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脑袋恢复自由,赶紧转头,这一眼看去,立刻心惊。
    邓沐紫嘴巴都被打得不成样子,红肿的变了形,嘴边还沾染着血迹,就像是花了的口红颜色,蔓延在唇边,甚至下巴上。
    而凌墨远这边,纵使他功夫不错,却奈何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现在围攻他的还是三个人,已经逐渐的落了下风。
    -----------------------------------------------------
    
     078 多求一个字儿,他就多挨一下拳
     更新时间:2012…7…14 8:39:21 本章字数:4805
     而凌墨远这边,纵使他功夫不错,却奈何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现在围攻他的还是三个人,已经逐渐的落了下风。
    再加上一旁邓沐紫被打的“啪啪”作响,扰乱着他的心神。
    刚才听着萧云卿的话,这才知道邓沐紫对宁婉说过那么不堪入耳的话,心里也气,可到底邓沐紫是个女孩子,被一个男的这么打,他又心软了起来。
    腹部,脸颊和双腿已经中了好几招,渐渐不支,却仍然分开神,艰难的说:“萧云卿,让你手下住手!动手打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女人?”萧云卿嗤笑,“在我眼里,只有我的女人,才能叫做女人。她不给我女人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的面子往哪搁?”
    “倒是你——”萧云卿嘲讽的看着凌墨远,不屑的说,“你喜欢的女人被羞。辱,你还能替邓沐紫求情,我是该说你并没有那么喜欢宁婉呢,还是说你的胸襟太宽广?”
    “不管怎么说,你不该打一个女人!”凌墨远被他说的脸有点红,事情明明不是如萧云卿所说的那样,可又无从辩驳。
    “砰!”
    他话音刚落,脸上就受了一记狠狠地拳头,本来体力就有些不支,受了这一拳,便不由自主的向后倒。
    “住手!萧云卿,让他们住手!”宁婉立刻说道,“别打了!别再打了!”
    萧云卿低头看向宁婉,不悦的沉下了脸。
    “萧云卿,快让他们住手!我不追究了!邓沐紫说的那些,我不追究,我原谅她了!你也让人打够了,让他住手!”宁婉叫道。
    邓沐紫都被打得神志不清了,声音也渐渐地弱了下来。
    嘴巴上血流的更多,说话都没了力气,口齿不清的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萧云卿,你不过是想替我出气而已,我这个当事人都不追究了,你又打什么!让他住手啊!”宁婉急道。
    在这么打下去,恐怕邓沐紫的命都要被打没了。
    “停下。”萧云卿淡淡的说。
    那名属下这才住手,邓沐紫整个人立刻倒在了地上,神志不清的。
    “沐紫!”刘莉月立刻无力的爬到邓沐紫身边,看着那张几乎是被打毁容的脸,吓得直哆嗦。
    可是凌墨远这边,属下却没有住手,凌墨远刚才被打倒在地,站起来的极为艰难,已经是挨打多,还手少了。
    “萧云卿,快让他们住手啊!快停手,不要再打了!”宁婉叫道。
    萧云卿低头看着怀里的宁婉,柔柔的笑了开来。
    可是面对这笑容,宁婉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的温柔,反而阴测测的,让她浑身发冷。
    那笑容冷得,透过她身上的每一处毛孔,渗进了骨头。
    “打,继续打!这小子要是还能说话,回头你们就给我把自己的嘴巴缝上!”萧云卿带着笑,却是下着阴狠的命令。
    宁婉立刻白了脸,气的双拳忍不住不断地落在萧云卿的胸口:“萧云卿,你这是什么意思!住手!快让他们住手!为什么打他!为什么打他!他又没招惹你!”
    “放了他!你放了他啊!萧云卿,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不许再打他了!他又没有错,你凭什么打他!”宁婉挣扎着,双手用力的推着萧云卿的胸膛。
    可萧云卿将她抱得牢牢地,任她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宁婉,你别求他!”凌墨远咬牙切齿的说,明明是吼出来的,声音却虚弱的厉害。
    看着她含泪的眼,萧云卿的表情愈发的沉:“娃娃,你可以再继续求情,多求一个字儿,他就多挨一下拳。”
    宁婉打了个激灵,眼里含着泪,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双眼瞪得那么大,直直的看着萧云卿,那双一向会说话的眼,很明白的表达着她的怒意,甚至是……恨意!
    萧云卿心里一刺,被她严厉的很给刺了一下。
    慢慢的,她又转头,只是看着凌墨远,看着他被那三个人打倒在地,渐渐地连还手都不能,只能双手抱着头挡住砸下来的攻击。
    “呜——!”忍不住哭出声,慌忙用双手堵住嘴巴,可是眼眶里的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双眼的视线模糊成一片,如隔着水看物,眼前雾蒙蒙的看不清晰,只隐约看到凌墨远的身影被埋在三名手下之间。
    凌墨远被打的越厉害,宁婉哭的越凶,被萧云卿抱在怀里,身子一下一下的颤着。
    萧云卿紧绷着脸,她的泪水仿佛是打在他的心上似的,让他越来越痛。
    就连她每一下的颤抖,都像
    是针尖一下一下的刺在他的心上。
    萧云卿紧咬着牙,根本不在意被打的是死是活的凌墨远,目光全落在宁婉的脸上。
    可是,他却只看到宁婉的后脑勺,她的目光,全在凌墨远身上。
    从她转头,就没有再看他一眼。
    萧云卿突然笑开,再也没了刚才的戏谑嘲讽,甚至连阴冷都不见,只剩下苦涩,那苦味儿浓的化不开。
    可是就连这从未出现过的笑容,宁婉也看不见,她看着凌墨远嘴边的血,觉得那么刺目,恨不得冲上去替他挡着拳头,替他将血迹擦干净。
    却看不到,脑后萧云卿脸上浓的化不开的苦。
    “停手。”萧云卿终于涩然开口,声音沙哑低沉,干涩异常。
    他命令一出,那三名手下立刻停了手,一点不拖泥带水。
    凌墨远躺在地上,浑身疼得甚至都没有力气动了。
    那三人可都是练家子,每一下的位置都打得很精准,绝不是那些街头打架的毫无章法。
    拳头落下的位置,掌握了肌肉所能承受的力最脆弱的一点。
    并且,每一下的攻击,都只落在那一点上,只会让凌墨远伤的越来越重,承受力越来越脆弱。
    浑身上下疼得像是刚从山巅滚下来,骨头散了架,胳膊动一下,就如断骨般的疼。
    凌墨远刚刚撑起胳膊,手臂便疼得一直颤抖,人还没站起来,就被那三人给抓了起来,牢牢的钳制住。
    三人没说一句话,就拖着凌墨远往山下走。
    宁婉一惊,再也顾不得萧云卿的威胁,大喊道:“你们带他去哪?!”
    “萧云卿,你让他们把墨远带去哪?”宁婉问道,“你要把他带去哪!你要干什么!放了他!让他们放了他啊!你——”
    宁婉突然收了声,眨着泪眼,看着一脸铁青的萧云卿。
    他的脸色沉得吓人,就像是没有阳光的黑夜,连月光和惨淡的星光都没有。
    薄唇抿出冷硬的线条,冷声开口:“娃娃,当着我的面儿,替旧情人求情,够可以的啊!你可以继续求,你的态度,决定了凌墨远的处境。”
    “他说的没错,我不会杀了他。”萧云卿嘴角残酷的勾了一下,“但是我可以让他吃尽苦头,至于吃多少苦,就看你的了。”
    宁婉突然觉得骨头发冷,浑身都抖了一下,脸色惨白的看着萧云卿:“萧云卿,你要的我都答应你了,我也已经是你的了,尤其是……尤其是让他看到刚才我们那样……”
    宁婉深吸一口气:“我跟他再也不可能,你又去找他麻烦干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还是——”宁婉挑眉,“你怕了?你萧少,也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
    萧云卿却一句话不说,抱着宁婉下山,只留下刘莉月,和被打的神志不清的邓沐紫,压根儿就没打算理她们。
    萧云卿走后,刘莉月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喂,爸!快……快来救救我们……呜呜呜……”
    刘莉月真是后悔死了,她今天就不该跟着来。
    -----------------------------------------------------
    求月票,求鲜花,求荷包啊~大文学
     079 你对他好,我非常不高兴
     更新时间:2012…7…14 8:43:20 本章字数:3276
    刘莉月真是后悔死了,她今天就不该跟着来。
    是邓沐紫想趁着凌墨远失意的时候趁虚而入,提出来这里登山散散心,好不容易把凌墨远给说动了,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
    ……
    萧云卿抱着宁婉下山,直接将她抱上出口处的一辆黑色轿车帱。
    随着车门“砰”的一声关上,袁野立即就发动了车子。
    佟品枝的家里离这里步行只要十分钟,他们来时便是步行过来的,现在坐在车上,汽车却是朝着与佟品枝的家,相反的方向行驶。
    “萧云卿,你说话啊!墨远呢?你又要带我去哪?这不是回佟阿姨家的方向!”宁婉扳着车上的门把,可是车门早就被锁死了,她再怎么扳动都是没用戬。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会回去?”萧云卿嘴角勾着。
    “你什么意思?!”宁婉脸上就连愤怒的表情都一起僵住,“我还没有跟佟阿姨和许佑道别!回去!你让他开回去!”
    “娃娃,别跟我闹。”萧云卿将她拉回怀里,“大家都还在礼堂等着。”
    “你什么意思?!”宁婉突然之间忘了挣扎,愣怔的看着他。
    “哦,忘了跟你说了,今天是我们举行婚礼的日子。”萧云卿看看手腕上的表,“这个时间,人应该差不多都到齐了,我们得快些。”
    宁婉瞳孔缩了一下,不敢置信的问:“打从一开始,你就打算带我从景区直接离开?!”
    看着萧云卿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她脑中突然有一道光线划过,刺中她的神经,让她猛然一震。
    “我就说,你怎么会突然要拉着我爬山,做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宁婉脸色白了一圈,她深吸一口气,“是不是,就连墨远他们会出现,也都是你算计好的?”
    “甚至,你就是故意让他看到我们……亲密的样子!这些,都是你计划好的?!”宁婉盯着他的脸,表情也越来越冷,“你明知道他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失控,更是借机打伤他!”
    听了她的话,萧云卿非但没有表现出被人揭破真相的窘迫,反而笑着捏住宁婉的下巴。
    “我的娃娃,这么聪明可怎么好?”萧云卿笑道,就连那双凤眼也带上了笑,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懂事了似的。
    “啪!”宁婉用力挥掉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
    “别再这么叫我了!我不是你的娃娃!不是!”宁婉红着眼吼道,“萧云卿,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跟墨远已经不可能了,你干嘛还跟他过不去?你要把他带去哪?放了他!”
    “不然——”宁婉深吸一口气,“我不会去参加婚礼!”
    她冷笑:“反正结婚证我已经签了字,不是吗?你想要的婚姻,已经得到了。”
    “我本来也不稀罕跟你的婚礼,那根本就不是我要的婚礼!我不想参加!你如果不放了他,你自己去好了,一个只有新郎,没有新娘的婚礼!”
    “娃娃,我想你把事情给搞颠倒了。”萧云卿眼中的笑意消失,只是嘴角仍然勾着,“现在不是我求着你去参加婚礼,而是你必须去。”
    “不只是你去,凌墨远也会去。”萧云卿扯出一抹残酷的笑,“我要让他亲眼看着,你成为我的新娘。”
    “为什么!我不要他去参加婚礼,我不要他看着我嫁给你!”宁婉摇头,“萧云卿,你不能对他这么残忍!”
    订婚宴就让凌墨远丢了那么大的人,到处被人指指点点,如果又把凌墨远强压着去参加她和萧云卿的婚礼,那些人还不知道又要怎么嘲笑凌墨远。
    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给他戴了绿帽不说,还要去参加他们的婚礼,甚至是被强压着去的,亲眼看着自己的前未婚妻嫁给别的男人。
    这种事情,哪个男人能接受得了?!
    凌墨远会因此,成为众人的笑柄的!
    她已经对不起凌墨远了,又怎么能让他因为她承受这种羞。辱!
    “萧云卿,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了他?所有的,都已经是你的了!他什么都没了,他争不过了,你为什么不能放了他!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把他牵扯进来?这根本就跟他没有关系!”宁婉说道。
    “怎么会没关系?”萧云卿冷声说,“从他成为你男朋友那天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他好过。他有胆子当你的男朋友,甚至还妄想要娶你,就得做好了准备,接受我的怒气。”
    “你不可理喻!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宁婉怒视着他,“他又不知道你喜欢我,这样成为我的男朋友也是错?”
    “是!”萧云卿立即回答,“所以娃娃,以后别再对哪个男人好,别再让我知道你关心他,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些什么来。”
    “你对他好,我非常不高兴。”萧云卿冷声说。
    “我求你。”宁婉突然说,让萧云卿都怔住了。
    “这一次,我求你,也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求情,行不行?别让他去,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会让他崩溃的!就只这一次,你放过他,好不好?”
    萧云卿不说话,双眼死死地盯着她。
    车内立即陷入可怕的沉默,萧云卿死死地咬着牙,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宁婉从来没有求过他,从来没有!
    可是为了凌墨远,为了那个男人,宁婉低声下气的,跟他求情!
    萧云卿怒的,胸口都要炸开了。
    可宁婉就好像没有察觉到这股可怕的怒意似的,她吸吸鼻子:“萧云卿,凌家也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你让墨远丢了那么大的人,凌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这也是给自己找麻烦,不是吗?”
    “多谢你这么替我着想,可我既然能这么做,就不怕凌家,这场婚礼,凌墨远是参加定了!”萧云卿紧绷着声音说。
    宁婉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双手越来越冷:“那你就准备把我绑进礼堂吧!”
    她轻笑:“让宾客们看到被绑进礼堂的新娘子,想来你和萧家也不会有多大的脸面。这场婚礼,会变成一场闹剧的。”
    “看到前面那辆车了吗?”萧云卿根本不在乎她的威胁,“凌墨远就在里面,他可以不参加婚礼。”
 。
    宁婉眼睛一亮,却听萧云卿继续说:“如果他不去婚礼,只要我打个电话,我手下会立刻将车子转弯,带他去另一个地方。”
    他笑笑:“我记得,你嫌弃我脏,不是吗?”
    “你喜欢凌墨远,你认为他干净无比,那我就让他在你眼前,变得肮脏无比。”萧云卿拿出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一处空房子,“看到桌子上的水杯和药片了没?那是催。情。药。”
    “如果你宁愿让凌墨远去那里,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他跟另一个女人是怎么做的。”萧云卿咂舌,“不,不止一个女人,另一个房间里,我准备了三个‘幽情’的小姐。”
    “一对三,我的娃娃那么纯洁,恐怕是没有看过这种画面吧!”萧云卿轻声说。
    双唇覆在她的耳边,说话时,热气都洒在了她的耳廓和耳垂上,可宁婉却觉得无比的冷,不断地发抖。
    那热气洒在她的耳垂上,却又变成了寒流,窜遍她的全身。
    别说她接受不了,像凌墨远那么骄傲的人,更加接受不了!
    更何况还是三个小姐,凌墨远崩溃都有可能!
    “要怎么选,就看你的了。”萧云卿说道,“是要让他去参加咱们的婚礼,还是让前面那辆车改道,是你一句话的事儿。”
    宁婉呆住,萧云卿这根本就不是在让她选择,她根本没得选!
    “停车!”萧云卿吩咐道。
    前面袁野立刻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这辆车停下来,前面关着凌墨远的车也停了下来。
    -----------------------------------------------------
    要结婚啦,啦啦~
 。
     080 娃娃,这就是我喜欢的方式
     更新时间:2012…7…15 8:51:31 本章字数:3304
    前面袁野立刻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这辆车停下来,前面关着凌墨远的车也停了下来。
    “前面就是岔路口了,你选吧!”萧云卿说道,“直着走,还是让前面的车拐弯。”
    宁婉低着头,许久都不说话,车子里的沉默比先前还要可怕。
    她静静地坐在萧云卿的旁边,甚至连身子都不抖了,那么静,仿佛要融入空气中一般。
    长发垂落下肩头,像帘子一样,将她的脸全部挡住帼。
    “你说你喜欢我,就是这么喜欢的吗?不顾我的意愿,非要把我逼到死角不可!”沉静的车厢内,突然传来宁婉细弱蚊蝇的声音。
    “你喜欢我,喜欢到要毁掉别的男人才甘心?即使我再也不可能跟他有一点关系,你也要让他丢尽了脸,甚至……让我也丢尽了脸?不管我怎么求你,纵使这样我会伤心,会难过,你也依旧要先满足自己的快活。”
    她突然抬头,几缕发丝还黏在脸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萧云卿:“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嫡”
    “对!我就是这么喜欢的!”萧云卿强压着怒气,冷声说,“我说过,我不只要你的人,早晚有一天,你的心也得是我的。”
    “现在既然你心里边儿还搁着别的男人,那我就把那个男人毁了,直到你心里除了我,没别人为止!”萧云卿指点着她的胸口,“我不管你是因为喜欢我,喜欢到心里全是我,还是害怕我伤害那个男人,害怕到不敢再把他搁在你心里。”
    “过程,我不在乎。”萧云卿将她的长发拢到耳后,露出她干干静静的小脸,“我只要你完全属于我的结果。”
    “我就是要摧毁他,我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我们的婚礼。我让他一见到你,就会想起你跟我在一起时的样子。让他想起你被我抱着,被我亲着,然后成为萧太太的样子。”
    “我让他再也生不起想要拥有你的心思!他胆敢拥有你,我就毁掉他现在拥有的一切!”萧云卿手掌穿过她的长发,托着她的后脑,将她苍白的小脸往自己的面前拉的更近。
    “娃娃,这就是我喜欢的方式。我喜欢你,我可以给你一切我喜欢你喜欢的。我喜欢你,我也可以摧毁一切我不喜欢你喜欢的。”
    “我付出我的喜欢,我就要收获到同样的全部。我不准许你这里——”萧云卿手指点在她的心口,“还有凌墨远三个字!”
    他看看表,嘴角勾起森冷的弧度:“娃娃,时间不多了,你再不决定,我就替你决定了。”
    “你的喜欢,我真不稀罕,如果可以,我真想把你的喜欢踩烂了!这种喜欢,我不要!”宁婉头用力一甩,甩脱他的掌握,目光看着萧云卿,同样的森冷,还多了坚定。
    “这样的喜欢,你永远别指望我能给你回报!”宁婉轻笑,“呵呵呵呵!你不是不想让我心里记着凌墨远吗?我偏偏要记!我就要把他牢牢地刻在心里,脑子里!”
    “萧云卿,你记住,今天我会答应跟你进礼堂,会答应跟你结婚,都是因为凌墨远!因为我喜欢他,我不想让他受伤害,所以才答应你的!”她的脸朝他凑近了些,“你的妻子,是你靠着威胁别的男人,然后施舍给你的。如果没有墨远,我都不会嫁给你!”
    萧云卿看着近在眼前的脸蛋,只要他微微的低头,便能吻上那双漂亮的唇瓣。
    可是现在,他完全没有心情。
    这张漂亮的小脸,却满载着恨意,就像毒药一样侵蚀着他的心脏,让他的心脏疼得喘不过气。
    如果言语能伤人,她已经杀死了他!
    萧云卿喉咙滑动,吞咽了一下,口水都变成了苦的。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他面无表情的说,身子疲惫的靠回到椅背上,“开车!”
    车子开到“王朝”的门口,因为这场婚礼,萧云卿让“王朝”今天暂停营业,所以今天的“王朝”,并不如往常热闹。
    他们的汽车刚刚停下,宁婉就看到前面的车子车门打开,萧云卿的两名手下将凌墨远从车子上拉了下来。
    到底是在公众场合,两人也没有明显的拉拉扯扯,却是在暗处钳制住了凌墨远。
    宁婉清楚的看到,凌墨远施着暗劲挣扎了几下,却被那两人给抓的牢牢地。
    萧云卿冷嗤一声,下了车,把宁婉也给带了下来。
    萧云卿长臂揽着宁婉的肩,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宁婉挣扎了几下,见萧云卿没有放手的意思,她也放弃了徒劳的挣扎,转而看向前面被两名手下带着的凌墨远。
    她看着他的背影,却不敢出声叫他。
    可偏偏,她越是想这么躲着凌墨远,萧云卿就越是故意的去刺激他。
    “你干什么!”宁婉低声问道,人被萧云卿揽着,强硬的往饭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