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刚才那两个女人如果真的往这边走,恐怕萧云卿也不会停,反而会回过头,阴沉沉说一个字:“滚!”
    就这样任他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一点反抗都生不出来。
    想开口,可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不远处的地上,躺着先前被萧云卿给丢掉的晚宴包,手机铃声自包中传出来,发出声声的闷响。
    ……
    
    ……
    那两名女生从洗手间出来,回到热闹的礼堂,仍旧忘不掉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你说,这会是谁啊!胆子这么大,在走廊上就做起来了!”
    “是啊!而且可就在这礼堂附近,咱们今晚这么多人呢!要是去个洗手间什么的,来来回回得路过多少趟啊!他们也不怕人瞧见?”
    “你不知道,刚才我都吓死了!也太不要脸了!”
    “你还说呢!我都被吓了一跳,看着那边儿关着灯,咱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往那处走!”
    “可我真好奇,那会是谁?刚才吓得我也没仔细看。”
    “我倒是瞥了一眼,那男的好像还穿着西装,今晚穿正装的,恐怕就是来参加咱们毕业晚会的吧!”
    “难道是今晚来参加的人里边的?今晚可来了不少人啊!”
    “指不定啊,就是因为今天就毕业了,有小情侣害怕毕业后就失恋,所以干脆今晚放纵一次?”
    “喂喂!你们说的真的假的?”
    礼堂里人多,大家都凑得很近,聊天若非刻意压低声音,很轻易就能被附近的人听到。
    所以没一会儿,附近就有不少人都听到了两人的聊天内容,便忍不住八卦的心,纷纷凑了上来。
    “当然是真的,我们亲眼所见!”
    “对!那走廊里怎么就漆黑一片,灯全灭了?起先我还以为是坏了,现在想想,估计是被故意关上的!”
    “是啊,他们就在窗户边儿,透着月光我们可瞧的清楚着呢!”
    “虽然我们没看见那女的长什么样儿,可是那呻。吟的声音可媚着呢!我们听着都跟着脸红,都不好意思听!”
    凌墨远在场边等着,一曲开场舞早就过去了,宁婉还没有回来,萧云卿也不在,他正着急,给宁婉打电话也没人接听。
    焦躁的挂上电话,便听到旁边女生聚堆讨论的声音。
    越听他的心越沉,不自禁的便联想到宁婉与萧云卿的先后离开。
    既然是出席这次晚会的人当中的,那么萧云卿和宁婉的可能性就极大!
    凌墨远一想到,可能就是宁婉和萧云卿在那条走廊的尽头,他的心就堵得难受!
    他在这里等着,宁婉却在那边被萧云卿给压在身。下尽情的索要!
    明明今晚说好的,宁婉会陪在他的身边,却被萧云卿给毁了!
    现在,可能宁婉就在他身。下求饶呢!
    而他却在这里傻乎乎的等着,等着宁婉回来陪他跳开场舞,结果一整场,就只有他自己在这里孤零零的站着,像个笑话!
    “你们刚才说的那对男女,是在哪看到的?”凌墨远突然来到那名女生身后,沉声问。
    他突然插。进来开口,声音还阴沉的吓人,众人都吓了一跳。
    错愕的抬头,见来人竟是凌墨远,一时间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奇怪。
    “在哪看到的?”凌墨远也不理他们诡异的表情,只对刚才那两名女生,再次问道,声音比刚才更加的阴沉。
    “就……就在这层的洗手间,出门左拐经过的那条走廊,走廊旁边又延伸出的那一条。”那名女生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不在。”
    凌墨远沉着脸,听到想要的答案,立刻转身离开,也不理这一转身,给众人留下的流言与无限想象。
    他脚步匆匆,已经走到了礼堂的门口,再迈一步便能出去,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身子朝着左边的走廊,双手垂在腿侧,紧紧地握成了拳。
    他如果真的去了,发现那两个人真的是宁婉和萧云卿,他又能怎样?
    难道还要亲眼看着宁婉在他身。下,被他索要的样子?
    除此之外,他又能做什么?
    如果去了,真看到宁婉与萧云卿纠缠的画面,他知道他一定会受不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反应!
    默默离开还是发疯?
    他自己都不知道!
    凌墨远迟疑着,这一刻,突然又没有勇气踏出这一步。
    他不想,真的不想看到宁婉属于别的男人的样子!
    原本她应该一直一直的陪在他身边的!
    
    可是现在,全变了!
    他甚至连去把她从萧云卿的怀里拉出来的资格都没有!
    凌墨远紧握的双拳不断地用力,握的越来越紧,指节泛白,发出咯咯的声音。
    怔怔的,就站在礼堂的门口,像一尊雕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
    ……
    直到萧云卿彻底的撤出,她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双。腿一软,便往地上栽。
    萧云卿赶紧扶住她,将她的裙子整理好,才让她靠坐在墙上。
    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罩在她的腿上,袖子缠绕着她的腰间,系了一个结,将地上破碎的底。裤和隐形内。衣以及晚宴包都捡了起来。
    他可不能让她的贴身物品有任何的遗落,万一被哪个男人捡到怎么办?
    将两人都整理妥当,萧云卿再看宁婉,却见这小丫头懒懒的靠在墙上,脑袋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
    双眼只是勉强撑起一条细细的缝,随时都会合上,累的没精打采的。
    长发披散着,遮着她小半酡红的脸颊,眼缝中隐隐流露出妩。媚的水光,是她每次被他要过之后,都会流露出的丝丝媚。意。
    这种媚。态,恐怕是这丫头自己,都从来没有察觉过。
    甚至于有时候在无意间,她也会散发出这种风情,着实醉煞了人。
    可是转念,又想到她这种无意间流露的妩。媚,极有可能在他不在的时候也露出来,也不知道撩。拨了多少人的心,便不由有些郁闷,恨不得把盖在她腿上的西装往上掀,把她的脸也给蒙住。
    -----------------------------------------------------
 。
     124 给你烙上我的印
     更新时间:2012…8…4 10:27:00 本章字数:3365
    可是转念,又想到她这种无意间流露的妩。媚,极有可能在他不在的时候也露出来,也不知道撩。拨了多少人的心,便不由有些郁闷,恨不得把盖在她腿上的西装往上掀,把她的脸也给蒙住。
    可是她这迷人的小模样,偏偏又是他自己一点一点的,给她发掘出来的,萧云卿登时有种自己是在自掘坟墓的无奈。
    摇头无奈的笑笑,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宁婉的脑袋瓜便偏到他的胸口靠着,萧云卿低头,便看到她累的靠在自己胸口,眼睛半眯着,睫毛偶尔慵懒的浅浅扇动两下。
    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上面仍挂着晶亮的水渍狒。
    双唇微微张着,吐着浅浅的呼吸,露出的小节白白门牙像兔子似的。
    长发遮着她细白的小脸,被月光一照,就像是赖在他怀里的小妖精。
    黑与白对比着极致的美,只有唇上那一点红,在黑白之上多了一抹明。艳的色彩尕。
    她那么轻,小小的身子在他怀里真就像个娃娃一样。
    萧云卿抱着,都有点爱不释手了。
    手掌轻轻按了下,将她的小脸埋进自己的胸口,隔着衬衣,还能感觉到她浅浅的呼吸,丝丝的热意拂在他的皮肤上,还有些痒。
    凌墨远定定的站在礼堂门口,终究踏不出向外的那一步。
    宁婉一时不出现,他的心里就不会平静,一直矛盾着。
    陡然,他看到走道拐角出现的身影,整个人都僵住。
    礼堂内喧闹的声音在这时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他再也听不到一点的动静,音乐声与聊天声都离他那么遥远。
    只剩下自远及近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他的耳膜。
    “哒!哒!哒!哒……”
    萧云卿的皮鞋底踏在大理石的砖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一下一下的,仿佛是印在了凌墨远的心上,让他的心跳都变得跟这脚步声成为同样的节奏。
    随着萧云卿的走近,凌墨远双眼睁大,瞳孔骤然收缩,双拳紧握着不断地发出“咯咯”声。
    他的怀里,正抱着宁婉!
    宁婉就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一点反抗都没有,被他抱着,就像个孩子。
    两人的画面,竟然也说不出的和谐。
    好像宁婉就该这样被他抱着,两人就该如此,不分开!
    她的长发遮住了她大半的脸蛋,剩下没有被遮到的地方,却是埋进了他的胸口。
    看着如此的画面,凌墨远浑身紧绷着,牙齿不知不觉的紧紧咬住。
    可这些,却不是让他的心刺痛的最主要原因。
    最重要的是,他们来的方向!
    萧云卿抱着宁婉出现的那处,正是刚才那两名女生说的地方!
    现在根本就不用怀疑,凌墨远可以肯定,刚才那两名女生看到的人,就是萧云卿和宁婉!
    呵呵呵呵呵!
    凌墨远突然想笑,自嘲的大笑。
    他在这里傻乎乎的等,结果,他等的女人一直在别的男人怀里。
    他以为,今晚宁婉总会完全属于他一次,哪怕只有一晚也好!
    甚至他都打算好了,今晚会让宁婉留下来陪他,让宁婉成为他的女人!
    想到宁婉彻夜未归,萧云卿在家着急的样子,他就畅快!
    萧云卿送给他的绿帽子,他终于可以送还回去,并且,还是送一顶更大的!
    萧云卿不是喜欢宁婉吗?
    如果宁婉成了他的女人,不知道萧云卿还会不会那么执着的留着她,不让她离开!
    即使萧云卿依旧不放手,可心里总会有根刺,总会不是滋味儿吧!
    他也要让萧云卿尝尝,被千百根刺刺着心脏,被数万流言吞噬淹没的难受滋味儿!
    他也要让萧云卿受到他所受过的折磨,甚至还要百倍千倍的偿还!
    萧云卿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被妻子背叛,和旧情人在一起,他能受得了才怪!
    如果能因此放弃宁婉,那更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可是没想到,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又都被萧云卿给打破了!
    他没能让萧云卿难受,反倒是眼睁睁的看着宁婉在萧云卿的怀里,疲累的睡着了!
    他在这礼堂内干等着,立刻就成了笑话一般!
    带着别人的妻子出现,现在人家妻子的丈夫来了,他就好像是见不得人的情。夫!
    这次的毕业晚会,他还真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萧云卿抱着宁婉走入礼堂,自他身前经过,看到他时,萧云卿嘴角嘲弄的勾起。
    凌墨远浑身紧绷着,在他们经过时,目光不由自主的便放在了宁婉的身上。
    尽管只是匆匆的一瞥,却仍然看到了宁婉的小半边脸。
    那上面的酡红那么娇。艳,艳到刺眼,提醒着他,刚才他们都做了些什么!
    萧云卿目不斜视,连看都没有看凌墨远一眼,只是嘴角扬着嘲弄的笑,嘲弄他的不自量力。
    当萧云卿抱着宁婉进来的时候,看到他的人都不自觉的收了声,随着看到他的人越多,场面也越安静。
    一个个的都在跟身旁的人交换神色,目光在萧云卿,宁婉和凌墨远身上来回的逡巡,觉得现在这种情形,实在是诡异极了。
    校长正跟主任在说话,旁边还站了两个学生会刚刚卸任的主席与副主席,说着说着,突然察觉到礼堂内诡异的安静,不由收了声。
    主任给校长使了个眼色,校长顺着主任的眼神看过去,就看到了门口的萧云卿,立刻迎了上去。
    “萧少,这是……”校长瞥了眼萧云卿怀里的宁婉。
    萧云卿笑笑,毫不遮掩:“我妻子太累了,我带她回家。”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古怪了起来。
    因为宁婉他们三人的绯闻一直不断,所以宁婉不可免的,在这场中便成了众人注意的对象。
    大家可是都看着她在这里站了没多会儿,随后便离开了,这又能有多累?
    可现在再出现时,就被萧云卿给抱在了怀里,萧云卿还说她太累了!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太累了,可就不由不让人想歪了。
    几乎是同时,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暧。昧,唯有凌墨远在一旁,脸愈发的阴沉,低着头,嘴角在不断地抽。搐。
    校长也是老脸暗红,干笑了几声:“呵呵!那我送萧少!”
    
    “不用了,各位继续,别让我扫了大家的兴。”萧云卿淡淡的说,“而且我妻子——”
    萧云卿扫了眼凌墨远:“不习惯我俩之间还带着外人。”
    凌墨远身子一震,紧握着拳,差点就要挥拳揍过去。
    “呵呵!好,那萧少走好!”校长客气的说道。
    萧云卿点点头,抱着宁婉离开,期间也懒得去看凌墨远。
    将宁婉抱上副驾驶座上,刚刚放稳,宁婉便睁开了眼,脸色怒红着,小脸气鼓鼓的。
    她一直是醒着的,可在礼堂内,她不想睁开眼,让谁都下不来台。
    既然萧云卿已经来了,那她,就跟他走吧!
    萧云卿一言不发的绕过车头坐进车里,系上安全带,刚要发动车子,便听到宁婉说:“你可以直接带我走的,为什么非要多此一举的回到礼堂,让别人都看到!”
    “不让他们看着,怎么知道你是我的?”萧云卿轻声说,“你不爱站在我身边,可我有很多办法,给你烙上我的印。”
    宁婉紧咬着牙,一言不发的看着萧云卿发动车子。
    直到开到了半路,萧云卿突然来了一句:“娃娃,既然我给你的信任,你不要,那么以后,你就被我牢牢地看着吧!”
    宁婉心里猛地一咯噔,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你也暑假了吧!没什么事儿,就在家里呆着吧!”萧云卿淡淡的说。
    -----------------------------------------------------
    今早又起晚了,泪~第二章马上到~
 。
     125 限制自由
     更新时间:2012…8…4 10:27:00 本章字数:3291
    “你也暑假了吧!没什么事儿,就在家里呆着吧!”萧云卿淡淡的说。
    “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宁婉立刻说道,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难道他还想锁着她吗?!
    “吱——!”
    萧云卿猛转方向盘,将车子停在路边,火未息,只是拉上了手闸。
    “自由?我给过你,可你骗我,那你还指望要什么自由?”他转头看向宁婉,在昏暗路灯的照映下,那双眸子显得明暗不定狒。
    “我说过,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否则我会很难信任你。”萧云卿目光幽幽,看的宁婉心颤,“现在我不信了,只有你在我眼皮子底下的时候,我才能放心。”
    “萧云卿,你这算什么?我是一个人,你真以为你叫我娃娃,我就真是你的玩具娃娃?你不能把我关起来!”宁婉怒道。
    可她没想到,萧云卿真的把她关起来了尕。
    不能说关,因为她在“王朝”还是有自由的,可以自由出入,使用“王朝”的一切设施,但是就是出不了“王朝”的大门。
    “王朝”的保镖好像无处不在似的,只要她一出现,就一定会有人出现在她身边跟着。
    她要出“王朝”的大门,就必定会有人在门口拦着,不让她离开。
    那些人紧守着萧云卿的命令,对她说话客客气气的,非常恭敬,可是在行动上,却是寸步不让。
    而且更过分的是,萧云卿索性就在“王朝”办公,反正“王朝”也是他的产业之一,他就在这儿坐镇,遥控指挥。
    宁婉愤愤的回到房间,摆弄着手机,翻到宁成旭的号码时,不由鼻头一酸,想也不想的就拨了过去。
    “宁宁?终于想起哥了?”宁成旭一接起电话,就打趣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宁婉心中一暖,委屈就更憋不住了。
    “哥……”宁婉叫道。
    宁成旭立刻就听出了宁婉声音不对,眉头皱起:“宁宁,怎么回事?萧云卿欺负你了?”
    宁婉摇摇头,吸吸鼻子:“没有,就是……想你了!”
    宁成旭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真的只是想我了?”
    “嗯。”宁婉红着眼,努力地克制声音里的哽咽,“好些天了,也没见着你跟爸妈,我真想念在家的日子。”
    “傻丫头!想我们了,来看我们就是了!家里的路你认得,公司的路你也熟,你现在放假,没事儿就来公司找我玩啊!”宁成旭笑道,“倒是你,我还在想呢,结了婚就忘了家里,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我这不是……怕去你公司,会打扰你工作吗?”宁婉红着眼眶笑。
    “你啊!你来怎么会打扰我?咱们又不是住的多么远,你想回来,就让萧云卿带你回来!他要是敢欺负你,你跟哥说,哥把你接回家来住!”宁成旭立刻说道。
    宁婉一听,便有些心动,不过想到宁温,一颗心又沉了下来。
    “萧云卿他没欺负我,不过我会跟他说说,让他带我回家看看。”宁婉说道。
    “对了,今天妈会去看你。”宁成旭说道,“昨天她还在家唠叨,你结了婚这么多天,也没回来回门,正担心你呢!”
    “啊!我忘了这事儿了,估计萧云卿也不在乎这个。”宁婉惊讶的说。
    “没事儿,都是自家人,也不讲究这个。对了,妈一大早起来就煲了汤,要带去给你。”宁成旭笑道。
    闻言,宁婉的心头立即暖暖的,真的想念家里人,也想念任依芸煲的汤。
    与此同时,T大的校园内,一位妇人提着一个竹篮,篮子上盖着一张粉红色的棉布。
    正是午头,太阳当空照的厉害,视线所及的景物都有些发虚,像是被热浪蒙住。
    佟品枝眯着眼,这样常年日复一日的眯着,眼角也显现了深的无法平复的皱纹,比同龄人还要多出许多。
    她左手挎着篮子,右手手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嘴里念叨着宿舍楼的名字。
    学生都放了假,校园里也没什么人,只有少数回家晚的,或者干脆不回去留在这里打工的,才会在学校里。
    佟品枝走在这偌大无人的校园,头都有些晕。
    难得周日休假,佳宁在宿舍里吹着风扇,宿舍里其他人都已经回家了,现在就剩她一个,倒也自在。
    宿舍还没到封楼的日子,她还能在这里住些时日,利用假期的时间打工。
    正跟袁野发着短信聊天,说起自己一个人在宿舍。
    过了会儿,袁野来了短信:“你放假不回家的话,不如就搬来和我住吧!住我这儿,条件总比住宿舍要好很多。等你们宿舍封了楼,你也免得再出去租房子。”
    佳宁正考虑着要不要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宿舍里的座机响起来。
    佳宁握着手机跑去接电话,刚拿起听筒,就听到楼下宿管阿姨说:“佳宁吗?你妈来找你。”
    紧接着,电话里就变了个声音:“佳宁啊,我是妈!这大姐不信,非要打电话跟你核实一下。”
    佳宁眼光一闪:“妈,你把电话还回去,我跟她说说。”
    “哎,好!”佟品枝说道。
    电话交换时,隐约间还听到话筒里传出宿管阿姨不悦的声音:“怎么这样啊,突然就抢电话!”
    “阿姨,那个真是我妈。”佳宁说道。
    “行,那我让她上去。”宿管阿姨说道。
    没多久,便见佟品枝提着篮子上来,佳宁等在门口,见到佟品枝,不冷不淡的说:“妈,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我也没想那么多!”佟品枝笑道,浑身的汗被风扇吹的干爽了许多。“你放假也不回家,还要留在这里打工,我就想过来看看你。”
    说着,她将篮子上的棉布掀开,从里面拿出一袋鸡蛋。
    “你宿舍有没有锅子啊?这是家里鸡下的蛋,我攒了好些天呢!你不在家,我也没法煮给你吃,就给你送过来,也不用太大的锅子,小电锅就行!”佟品枝笑道,好像没看到佳宁有些不耐的表情似的。
    “嗯。”佳宁淡淡的应了声,“不过是鸡蛋,不用专程送来的。”
    
    佟品枝尴尬的笑笑:“家里也没什么别的能拿出来的东西,这鸡蛋虽说不值钱,可也挺补的,咱们自家养的鸡,总比那些喂激素的鸡下的蛋好,这是纯天然的,吃起来也香!”
    “知道了!”佳宁说道,瞥了眼鸡蛋,着实不怎么待见。
    再瞧着佟品枝这一身村妇的打扮,在这校园里显得格格不入,看着那张在太阳底下曝晒出的粗糙脸,更是不耐。
    “没事儿你就别往这边跑了!”佳宁说道。
    “哎,我知道!”佟品枝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就是你放假也不回家,我挺想你的。”
    “我这不是为了留在这里打工,赚下学期的学费吗?”佳宁不客气的说。
    “佳宁啊,别这么拼,学费不是有妈吗?”佟品枝说道,看着佳宁有些心疼。
    “你不是还要负责许佑的学费?大学的学费可不比高中,你能给我交多少?”佳宁不客气的说。
    被佳宁这么一说,佟品枝表情黯淡下来:“对不起,都是妈没用,才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