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被佳宁这么一说,佟品枝表情黯淡下来:“对不起,都是妈没用,才让你这么累。”
    “算了,反正我也习惯了。”佳宁摆摆手,“没什么事儿你就回去吧,这大热天儿的!”
    “嗯,我……我这就走!”佟品枝闻言,忙站起身来,“对了,我这次来带了些钱,给你当零花的!学费赚起来有些累,可是零花钱,我还拿得出来,来,拿着!”
    佟品枝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帕子,看着帕子包的也挺厚实,鼓鼓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多少钱。
    佟品枝不由分说,就把帕子塞进佳宁的手里:“你买些好吃的,买些漂亮衣裳啊!”
    -----------------------------------------------------
    佟品枝的秘密开始慢慢揭开~
     126 同人不同命
     更新时间:2012…8…5 10:04:37 本章字数:3313
    佟品枝不由分说,就把帕子塞进佳宁的手里:“你买些好吃的,买些漂亮衣裳啊!”
    佳宁握着帕子,手捏了捏,便感觉得出,里面都是些零票子,恐怕也没多少钱。
    “知道了。”佳宁说道,随手将帕子往桌上一放。
    佟品枝看了看,迟疑了许久,才试探地说:“那个……你同学,就是宁婉,她还好吧?”
    “嗯,她挺好的。”佳宁点头,随意的应付狒。
    “呵呵!许佑把她的地址给我了。”佟品枝有些局促,“我想去看看她,又不好意思的!我这身份,我怕找她人家说我高攀,说闲话。”
    “那就别去了。”佳宁说道,“你这样去,确实不太好。”
    佟品枝神色一黯:“哎,嗯!尕”
    “那……那我走了,要是碰上休假不用工作,回家休息两天吧,妈给你做好吃的!”佟品枝又笑道。
    “嗯。”佳宁淡淡的应道。
    佟品枝又看了她一眼,不舍得看了看宿舍里面,显然是想在这里再多待会儿,却又不得不离开。
    把佟品枝送走,佳宁才走到桌边,拿起刚才被她随意丢下的帕子,打开一看,嘴角立刻扯出嘲讽。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里面只有两张一百块,然后还有三张五十块,两张二十块,四张十块钱,甚至还有零零散散的好多一块钱,皱皱巴巴的叠在一起。
    就这点钱,还好意思说让她买好吃的,买衣服?
    人家宁婉,一件普通的薄衬衫都要好几千,上万块的名牌更是大把大把的抓,她就握着这四百来块钱,能买些什么?
    她住这四人间的宿舍,宁婉却是从别墅搬到“王朝”。
    上次和许佑一起去看宁婉,她还特意打量了她和萧云卿的住处,那房间大得吓人,里面的装潢家具都那么考究。
    而且离开后才知道,人家住的不只是那一处,而是“王朝”顶楼那整整一层,都是他们的家,那可比别墅大多了去了!
    “可真是同人不同命。”佳宁自嘲的冷嗤一声,将钱收起来。
    又看着刚才袁野来过的短信,目光闪烁,终于发了回复:“好,我搬去和你一起住,不过时间长了你可不能嫌弃我!”
    过了一分钟,得到的回复是:“我今晚去接你。”
    ……
    
    ……
    佟品枝问了人,倒了两次公交车,手里捏着写着地址的纸条,才找到“王朝”。
    站在“王朝”门口,佟品枝抬头看着顶楼。
    “可……真高啊!”佟品枝抬头看着,有些晕眩。
    宁婉她就住在这里,住在最顶层。
    佟品枝终于见识到,什么才叫两个世界。
    这真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以前她还觉得宁婉平易近人,一点富家小姐的架子都没有,可真看到了她居住的地方,她才意识到,渗入到骨子里的东西,是没法改变的。
    她舔了舔唇,许佑说,“王朝”可厉害了,一般的有钱人都进不去。
    许佑说,“王朝”里有很多保镖,保护着萧云卿和宁婉的安全。
    佟品枝踌躇着,又看了看自己的篮子,再次舔了舔干燥的唇,上面都裂了口子,舔一下,便带出一股腥甜的味道。
    她咽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才慢慢地朝着门口走。
    进了门,经理见到佟品枝这幅打扮,惊讶的挑了挑眉。
    哪里来的村妇,不知道“王朝”是什么地儿,就这么没头没脑的闯进来了!
    经理面色不变,朝佟品枝走来:“这位女士,请问您预订了位置了吗?”
    “不……不是!”佟品枝忙忙摆手,“我是来找人的!”
    “请问您找谁?”经理依然有礼的问。
    “王朝”虽然挑客人,可是进了“王朝”的门,他就不会对对方无礼,丢了“王朝”的脸。
    “我找宁婉,我儿子说她住在这里!”佟品枝说道,忙将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经理看,“你看,这是我儿子给我写的地址。”
    经理随意的看了眼地址,仍旧有礼的问:“能问您叫什么吗?”
    “啊,我叫佟品枝。”佟品枝说道,“其实……我也不是非要见她,就是来给她送点东西。”
    说着,佟品枝将竹篮交给经理,里面还有一袋鸡蛋,是她特意留给宁婉的。
    “麻烦你帮我转交给她,可不可以?就说是佟品枝送的,自家的鸡下的鸡蛋,她知道的!”佟品枝说道,面对经理,局促极了。
    在这富丽堂皇的地方,面对彬彬有礼的经理,佟品枝觉得自己矮了一截儿。
    经理眨眨眼,有些错愕,不过看来面前这位妇人跟宁婉是认识的。
    经理一向八面玲珑,心思细腻,在这里工作多年,从未犯错,工作表现让萧云卿很满意。
    否则他也不会坐上“王朝”经理的位置,而且在这里打滚多年,凭着圆滑的社交手腕,也掌握了极广的人脉。
    当下,经理便说:“您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跟少奶奶说一声,您若是跟少奶奶认识的,让少奶奶知道您来了却又不声不响的走了,怕是要责怪我的。”
    “啊!好!”佟品枝点头,没想到这里的人竟然这么客气,可比普通人都还要有礼的多。
    经理离开,却给附近的保镖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暗中看着。
    宁婉才刚刚跟宁成旭结束通话没多久,她打电话一向是不怎么能聊天的,可是这次实在是憋得大了,竟然跟宁成旭聊了那么久。
    到最后,隔着电话听到宁成旭的秘书提醒他要开会,她才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占用了哥哥太多的时间,这才匆忙的挂上电话。
    要不然,宁成旭可是打算推掉会议,跟她继续聊天。
    宁婉看着手机,吐吐舌头,跟宁成旭说说话,心情便好了许多。
    让她知道,这世界上,身后永远还站着一个哥哥给她撑腰,支持她,保护她。
    这时候,门口的对讲机响起来,宁婉以为是任依芸过来了,忙跑到门口,却在屏幕上见到一张经理的脸。
    “少奶奶,有位叫佟品枝的女士过来了,她让我转交东西给你,但是我觉得你们认识,就把她留下来了,您要见吗?”经理问道。
    “佟阿姨?你等着,千万别让她走了,我这就下去!”宁婉立刻说,心情又好了不少。
    
    “好的。”经理点头笑笑,之后又给萧云卿打了电话汇报,在萧云卿那儿得到切实的同意之后,便没有了一点忧虑。
    宁婉匆匆的下来,远远地便见到佟品枝坐在沙发上,局促的四处打量“王朝”的环境。
    “佟阿姨!”也不顾进出“王朝”的人多,隔着老远,宁婉就大声叫道。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叫,把好多人都吓了一跳,纷纷看向她。
    宁婉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目光,一路小跑着过来。
    佟品枝一瞧,立刻站起来,提着篮子也朝着宁婉跑过去。
    “宁婉,你怎么跑下来了?”佟品枝跑到宁婉面前,立刻笑开。
    “下来接您啊!”宁婉笑眯了眼,“走吧,咱们去屋里聊。”
    “哎,不用了!我就是来给你送个鸡蛋。”佟品枝说道,将篮子交给她,“你也别嫌弃,我这就走了。”
    “哪能一来就走啊!也得上去喝点茶什么的!”宁婉说道,拽着佟品枝就往电梯走。
    “哎,这不合适……”佟品枝说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再看看往来的人,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突兀。
    那些人看她的目光,也不太对劲。
    “有什么不合适的!”宁婉皱皱鼻子,“我在你们家住,你也没觉得不合适啊!佟阿姨,跟我上去坐坐吧!不然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得很。”
    -----------------------------------------------------
    
     127 那天晚上,你做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2…8…5 10:06:33 本章字数:3343
    “有什么不合适的!”宁婉皱皱鼻子,“我在你们家住,你也没觉得不合适啊!佟阿姨,跟我上去坐坐吧!不然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得很。”
    于是就这么半拉半拽的,把佟品枝给拉回了家。
    “佟阿姨,喝红茶行吗?”宁婉说道。
    “你别忙啊,我就坐会儿!回去还得给许佑做饭,呆不长的!”佟品枝连忙摆手。
    宁婉笑笑,仍然冲着茶:“对了,我听许佑说了,他考上了T大,我跟他说了,以后学业上有什么不懂得,尽管问我哥!狒”
    “他不是想在创业之前,先积累些经验吗?以后毕了业,也可以去我家的公司实习,免得出去找工作,还要受排挤什么的。”
    “这也太麻烦了!”佟品枝立刻说。
    “这有什么麻烦的?我可是真心把许佑当成弟弟那么喜欢的!”宁婉笑道,“我们家啊,我是最小的孩子,还没尝过当姐姐的滋味儿呢!尕”
    “对了,佟阿姨,你是从佳宁那边儿过来的吗?”宁婉笑问。
    提到佳宁,佟品枝神色顿了顿,又笑道:“是啊!我也给她带去了鸡蛋,她暑假要留在这里打工,也不回家,我没法照顾她,也没什么补品能给她,就带了点鸡蛋过来。”
    “啊,宁婉啊,你可别嫌弃,鸡蛋虽说不值钱,可是自家的东西,放心!”佟品枝说道,想到自己就带了这点东西过来,顿时觉得有点上不来台面。
    “佟阿姨,你说什么呢!现在跑哪去买这么好的鸡蛋啊!就是超市里号称的山鸡蛋,还不都是些幌子!现在城市里,能吃点纯天然的东西,可不容易,我觉得啊,这可比什么都好!”宁婉笑道。
    “对了,下回再来啊,给我带点海星吧!我一直挺想那个香味儿的!”宁婉笑眯眯的说。
    “好!好!”一听宁婉喜欢,佟品枝忙不迭的点头。
    她最怕的就是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空着手又不好意思来。
    “佟阿姨,你下次来,直接跟我说一声,这是我的号码。”宁婉说着,将手机号写在便条纸上交给佟品枝,“我让人去接你,这大热天儿的,也免得跑了。”
    佟品枝看着手中的便条纸,小心翼翼的折起来,放进口袋里收好。
    这是宁婉的手机号,她得好好收着,不过收下的那一刻,她也打定了主意,不能给宁婉添麻烦,要来看她,还是自己来好了。
    “时间也不早了,我得早点回去。”佟品枝站起来,拍拍裤子,还特意低头看了看沙发,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没有灰尘,把这么高级的沙发给弄脏了。
    “这么早?难得来,咱们去下面吃顿饭,你再回去吧!把许佑也叫来一起。”宁婉说道。
    “不不不!”佟品枝连忙摆手,“我看下面那饭店,可高级了,我这样……还是不要了!而且那小子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野呢!等他过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我先回去,等下次再带着他一起来看你!”
    佟品枝捂嘴笑了声:“那小子要是知道我来看你,不带着他,准得气老半天呢!”
    “佟阿姨……”宁婉还要再说,便被佟品枝打断。
    “你别留了啊,今天我是真不能多呆了!改天!改天我带许佑一起来,咱们一起吃饭!”佟品枝说道。
    “那好吧!”宁婉见佟品枝坚持,便没有再继续挽留,“那我送你。”
    “不用不用!你好好休息着!”佟品枝拦着她,“而且我这身打扮,跟你走在一起让人笑话。”
    “笑话什么?他们走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宁婉立即说。
    “好好好!我知道你的心意,不过我心里不舒服,宁婉啊,你就当是为我想想,下次我来见你,一定穿的体面点。”佟品枝忙说。
    “佟阿姨,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宁婉拉着她的手说。“咱们过咱们自己的,根本不用管别人怎么看,重要的是自己舒服,咱们不偷不抢的,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又怎么了?”
    “我知道!行了,我走了,你可别送我啊!”佟品枝难得板起脸,认真的说。
    宁婉见她不是客气,只能点头:“那好吧,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我能自己来,难道还不能自己回去吗?你别管我了!”佟品枝摇头,提着空篮子离开。
    “那……佟阿姨,路上当心点!”宁婉站在门口说道,一直看着佟品枝拐了弯,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
    ……
    
    ……
    任依芸带着宁温往“王朝”里走,任依芸和宁温,经理是识得的,见了之后,忙恭恭敬敬的迎着。
    “不用告诉宁婉了,给她个惊喜。”任依芸笑道。
    经理笑着点头:“好,对了,宁夫人,少奶奶现在还有客人。”
    “哦?知道了!”任依芸应着,也没怎么当回事。
    打发了经理,任依芸才嘱咐宁温:“你待会儿上去,别再发疯了,到底是你妹妹,难道还能一辈子不往来吗?为了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妹妹翻脸,你可真能耐!”
    “不管怎么说,宁婉已经和萧云卿结婚了,事情已成定局,你再闹腾又有什么用?你这么闹腾,萧云卿可是会更厌烦了你。”任依芸说道,“好歹,我们才是一家人!”
    宁温紧抿着唇:“我就不知道,你今天非要带我来干什么,我根本就不想见到她!”
    “你怎么就是说不听呢?她是你妹妹!我带你来,是希望你们俩和好的!就因为你,宁婉都不敢回家!”进了电梯,电梯内没人,任依芸终于放开声音说。
    “那我走好了!我离开家,让她回来,总行了吧?你们不是就喜欢她吗?那有没有我,都无所谓!她抢了我男人,她反而成无辜的那一个了?”宁温脸色陡变,嘲讽的大笑一声,“哈!她可真行啊,还跟你们告状了!”
    “宁婉可一个字儿都没说!”任依芸紧绷着声音,“该回门的时候她没回来,甚至连电话都没打,难道我们还猜不到原因吗?宁温,你就非歹要做到这个地步,做到家里有你没她?”
    任依芸失望地摇头:“你们俩都是我的女儿,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我从来就没有喜欢哪一个,讨厌哪一个。”
    
    “你说我一直偏心宁婉,家里人都偏心她,可你知不知道,我替你隐瞒了多少,有多少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任依芸直勾勾的看着宁温。
    宁温被她看得,心里突了一下,目光禁不住的闪躲。
    “以前宁婉跟萧云卿一直很好,我和你爸都很看好,觉得这两个孩子一定能走到一起。那时候宁婉小,她不懂,可是我跟你爸懂,萧云卿那目光里含着什么,我们都看得清!他一直是以守护自己女人的心态,一点点的守着宁婉长大!”
    “挡住宁婉身边的那些男孩,不让宁婉知道有人追她,这里面,有一半是你哥挡掉的,剩下一半,就是萧云卿挡掉的!”任依芸说道。
    “萧云卿的举动,我们都看在眼里,也没拦着,甚至乐见其成。一个男人,能守着宁婉那么长时间,投入那么多的心力,那么将来一定会是对宁婉极好极好的!我们当父母的,当然希望自己女儿能找到一个把她疼到心窝里的男人。”
    “以前,我对你,对宁婉都说过,如果你们没有找到一个,能够像在妈妈身边一样幸福的男人,那么,我宁愿你们不嫁!可我知道,萧云卿能够做到!”
    “可是那天晚上,你做了什么?”任依芸眼睛眯了起来。
    “什么?什么晚上?”宁温言辞闪烁,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
    任依芸摇头笑笑,这嗤笑声听起来有些冷。
    “我说了,宁婉和萧云卿一直很好,可是从高二,却突然疏远了。那天晚上,我都看见了,我看见萧云卿出门等宁婉,看见你追出来,看见你看到宁婉回来,立刻趁萧云卿不注意,吻了他,就是让宁婉误会!”
    -----------------------------------------------------
    求月票,求荷包,么么~
    
     128 异常,跟踪
     更新时间:2012…8…6 9:27:24 本章字数:3272
    “我说了,宁婉和萧云卿一直很好,可是从高二,却突然疏远了。那天晚上,我都看见了,我看见萧云卿出门等宁婉,看见你追出来,看见你看到宁婉回来,立刻趁萧云卿不注意,吻了他,就是让宁婉误会!”
    “之后,你继续让宁婉误会,我都看在眼里,可我没说。”任依芸深吸一口气,“因为我知道,你也喜欢他,两个都是我的女儿,我说不出口,让你别跟你妹妹争,这样的话,我说不出口!”
    “我想,你既然喜欢,那就去争取吧!如果你觉得萧云卿就是你的幸福,我也希望你得到幸福!可最后,萧云卿都没选你,你又执着什么?宁婉早就退出来了,现在她跟萧云卿在一起,分明是被萧云卿强迫的,你又怪宁婉干什么?”
    “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对你妹妹使些计谋,却不说话!”
    “你说我偏心,可我更偏心你!因为我最先生的是你,你跟在我身边的时间比宁婉长。因为我怀着宁婉的时候,有好多不愉快的记忆,所以真要说偏心,我更偏心你!”任依芸说道崆。
    “我——”宁温刚刚张口,电梯便“当”的一声响起。
    “走吧!”任依芸说道,刚出电梯,便看到迎面走来的佟品枝。
    任依芸身子猛然僵住,浑身的肌肉都在收缩紧绷,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前面哦。
    佟品枝原本嘴角还挂着笑,一看到任依芸,脸色突然变得灰白,眼里透着巨大的惊慌,瞳孔颤着收缩。
    “噗通!”
    她胳膊一松,跨在胳膊上的竹篮也摔落在地上。
    佟品枝慌忙的蹲下。身,将竹篮拿起,可是手却止不住的抖,连带着握在手上的竹篮也跟着哆哆嗦嗦的。
    她死咬着唇,低着头再也不敢抬头,快步从任依芸身边走过,按下电梯的下楼键。
    嘴里无声的念叨着:“快开门,快开门!”
    任依芸双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唇上涂的枚红色唇膏,让她的唇看上去,就像是一条血线。
    听到电梯门开的声音,佟品枝立刻迈了进去,慌忙的按着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地向内关合,眼瞧着佟品枝就要消失在电梯门缝中,任依芸突然快步冲到电梯门口,手掌猛然间横到电梯门之间,挡住了电梯的关闭。
    电梯门重新打开,站在电梯内的佟品枝便完全露了出来。
    她慌张的睁大了眼,嘴唇不停地哆嗦着,被太阳晒得粗糙微黑的脸煞白煞白的。
    任依芸死死地盯着她,头也不转的对宁温说:“你先去找你妹妹,进去态度好点,别跟她吵架,我有东西忘在车上了,下去拿,一会儿就回来。”
    说罢,任依芸便踏进电梯,按下关门键。
    宁温目光闪烁,说什么也不信任依芸的理由。
    她和刚才那个女人,之间分明是有什么事情!
    那个女人的慌张那么明显,瞎子才看不见!
    而且任依芸见到她,也明显的反常,突然就要跟着那女人一起下去,一定有猫腻!
    宁温眼珠转了几下,按下电梯,旁边的电梯门打开,她也跟着下了楼。
    佟品枝缩在电梯的一角,局促的看着任依芸。
    任依芸穿着高跟鞋,比她高了半个头。
    与她局促的低头恰恰相反,任依芸扬着高傲的头颅,腰杆儿挺的笔直,十足的豪门贵妇人派头。
    佟品枝低着头,却在用余光悄悄地打量她。
    这些年,任依芸几乎没什么变化,脸上精心的包养,眼角的皱纹也很浅,不像她,不笑都有好多道印子。
    任依芸的皮肤很白,很细,不像她因为常年在外面晒着,原本也很白的皮肤被晒得发黄微黑,眼周还有点点的晒斑。
    两人站在一起照镜子,她就像是比任依芸还要老上十岁。
    可是实际上,她比任依芸还要年轻五岁。
    跟她一身宽松的人造棉衣裤不同,任依芸穿的那么考究,奶白色的真丝衬衣和黑色长裤,脚上的高跟鞋看着就很昂贵。
    这一身打扮虽然简单却得体,上面一点褶皱都没有。
    反观自己,人造棉布本就很容易起皱,再加上挤公交车,棉布无袖汗衫上早就挤出了好几个皱褶。
    佟品枝低头的视线,正好能看到任依芸交握在腰前的双手。
    那双手又白又细,指甲修剪的漂亮,还涂着精致的裸色甲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