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佟品枝低头的视线,正好能看到任依芸交握在腰前的双手。
    那双手又白又细,指甲修剪的漂亮,还涂着精致的裸色甲油,一看便是在家里不干活的人。
    手指上戴着一枚钻戒,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翡翠戒指,看起来那么贵气。
    再看看自己的手,又粗又糙,因为干活和绣十字绣,指尖和掌腹都磨出了老茧。
    一枚黄金,没有任何装饰的戒指,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这还是结婚的时候,丈夫送的婚戒,此后便再也没了任何的首饰。
    因为戴的久,常年不摘,黄金的表面有些发污,并不如一开始那么亮了。
    而且戴着戒指干活,手指变粗,戒指的大小却没有变,结果手指就成了葫芦似的,两头粗,只有戴戒指的地方细,被戒指勒着,现在想要再摘下来,却是办不到了。
    佟品枝嘴角凄凄的扯了扯,右手悄悄地覆在左手之上,挡住上面的戒指。
    任依芸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注意到佟品枝的动作,嘴角嘲讽的扯了扯。
    “果然是你,变老变丑了,可我这辈子都不会认错了你。”任依芸突然出声。
    佟品枝一颤,好像被她的话给打伤了一样,眼底闪过忧伤,咬着唇却不说话。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任依芸目光陡然变冷,狠狠地看着她。
    “我……”佟品枝嘴哆嗦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找个地方,慢慢谈吧!”任依芸眉毛轻挑。
    电梯门“当”的一声打开,任依芸走在前,让佟品枝在身后跟着。
    “王朝”是个谈事情的好地方,却不适合她们,若是让萧云卿知道了,说不得便会引起猜疑。
    只是任依芸和佟品枝都没有注意到,在她们出了电梯没多久,旁边的电梯也打开,宁温走出,悄悄地跟在她们身后。
    任依芸带着佟品枝来到“王朝”附近的饭店,特意要了一个包间。
    宁温紧随其后进入饭店,却被服务生拦住:“小姐,请问几个人?”
    宁温直接从包里拿出几张红色的钞票,也没数是几张,便塞进了服务生的手中:“我是前面穿白衬衣那位女士的女儿,担心两个人出事,过来跟着,你要是能让我在她们的房间外听他们的谈话,这些钱就是你的。”
    服务生原本还迟疑,可是指尖摸了摸钞票的张数,立刻说:“那请你小心一点,不要被发现了,否则我也不好交代。我会去跟其他人说一声,他们不会打扰你。”
    宁温点头,便立刻跟了上去。
    来到包间门口,她悄悄地将门把拧开,闪出一条极细微的缝隙。
    任依芸在房间中站定,一双眼愤怒的盯着佟品枝,一个愤怒,一个紧张,谁也没有去注意门口怎么样。
    “啪!”
    佟品枝还低着头,突然被任依芸用力的打了一巴掌。
    任依芸的长指甲在她脸上划过,立刻就划出了一道伤口。
    “你好大的胆子!我警告过你,不准再在我们面前出现,你是不是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长了,就无所谓了?!”任依芸尖声怒道。
    宁温惊讶的睁大眼睛,从来没有见过任依芸这么生气。
    在她的印象里,任依芸的脾气一直很好,听从宁宏彦的话,就算是生气,也没有这么尖锐吓人。
    “你凭什么出现在‘王朝’?那也是你配去的地方?你在那干什么?竟然从我女儿的家里出来!你找她干什么!”任依芸尖声质问。
    -----------------------------------------------------
 。
     129 秘密往事
     更新时间:2012…8…6 9:27:24 本章字数:3323
    “你凭什么出现在‘王朝’?那也是你配去的地方?你在那干什么?竟然从我女儿的家里出来!你找她干什么!”任依芸尖声质问。
    “我……我只是想看她过得好不好,我想弥补。”佟品枝低声说,“当初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她。我知道她是你的女儿,就是当初……当初你肚子里的那一个,所以我想……”
    “你想弥补?”任依芸尖声打断,仇恨的看着她,“你配吗?贱。人!勾。引别人的丈夫,然后再扮可怜,装内疚?你真是恶心的我要吐了!我警告过你,不准出现,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怎么敢还出来?”
    “你见着宁婉,都不觉得心虚?还好意思找她?当初我怀着她,就是因为你,让她差点早夭!你差点害死了她,如今居然还能恬不知耻的在她面前出现!我真是——”
    任依芸咬牙切齿的说:“恨不得撕了你,恨不得剁了你,恨不得让你下十八层地狱!千刀万剐!崆”
    “我……”佟品枝艰难的开口,浑身都在抖。
    手捂着胸口,疼得难受。
    “啪!哦”
    任依芸反手又是一巴掌:“你再说啊!再说啊!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恶心!佟品枝,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在宁婉,在我,在我们家任何一个人面前出现!你给我带着你那所谓的内疚去死!”
    “就你现在这副模样,谁能想得到你当初是个狐。狸。精,还能勾。引男人呢!是不是你觉得苦日子太难熬了,想靠着宁婉,还有机会再在宏彦面前出现,让他记起你,再被你勾。引?”
    “哈哈哈哈!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有哪个男人能看得上你!”任依芸冷笑。
    她说的激动,再也没了往日温柔的形象,看的宁温心里一惊一惊的。
    宁温神色变幻,悄悄地掩上房门,踮着脚离开。
    她离开时,一直低着头,神思不属。
    脑袋一直在任依芸说过的话上打转,眼珠不停地来回转着。
    佟品枝紧咬着唇,深吸一口气,才抬起头来,鼓起勇气直视着任依芸。
    “我知道,我曾经对不起你,可我真没有想过在去勾。引谁。你说的对,我现在这副样子,又有谁能看得上我?我走在‘王朝’里,自己都觉得自卑,更何况是别人看我呢?”
    佟品枝自嘲的轻笑:“所以,我真的没想过别的。你不想让我见,我不见就是了。你放心,我没有要破坏你家庭的意思,从来没有。从我离开那天起,就没有再想过了,不然,我也不会嫁了人。”
    她撇撇唇:“坏事,做一次难道还不够吗?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很内疚,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竭尽全力的弥补。我过的比别人都差,甚至连我女儿的学费都保证不了。”
    她笑笑:“当初,我也算长得挺漂亮吧!可我选了我去世的丈夫,长的不好看,却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就是想老实本分的过一辈子的!”
    “可他早早的去世了,我想,这就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
    “所以现在,我也不想别的了。宁婉,你不让我见,我就不见了。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这次……是个意外,不会再出现了。”她轻轻的摇头。
    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佟品枝抬起手,用手背胡乱的抹着,动作也像个做惯了粗活儿的妇人一样的,大咧咧,粗鲁。
    眼泪被她粗糙的手背胡乱一擦,本就被任依芸打的有些红。肿的脸颊,显得更红。
    可她却不觉得似的,深吸一口气:“我走了,这次会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我希望你们……都幸福。”
    佟品枝慢慢的离开,当房间内只剩下任依芸一个人时,她的双肩立刻耷拉了下来。
    腰杆儿再也不是骄傲的挺直,脸上显出了疲累,也显出了符合她年龄的沧桑。
    她失魂落魄的走回“王朝”,来到宁婉的家门口,却见之前一直让宁温提着的汤摆在门口的地上。
    任依芸眉头皱了一下,将保温壶拿起来,按了门铃。
    门铃刚刚响,门就被打开了。
    宁婉一见任依芸,激动地就扑了过来:“妈!我刚给哥打电话,他就说你要来,可我等了老半天,你怎么才来啊!”
    任依芸提着保温壶:“我这不是来了吗?妈给你熬得汤,回头跟云卿一起喝了。”
    “嗯。”宁婉点头,接过保温壶。
    “对了,你姐来过没?”任依芸问道。
    宁婉一怔,脸色黯淡下来:“没有。”
    “哎!那孩子,一时半会儿劝不听,她也是钻了牛角尖了,你别太放在心上,回头我们再劝劝,时间一长,也就过去了。”任依芸安慰道。
    “嗯。”宁婉偎进了任依芸的怀里,“妈,你今晚要不就留在这儿睡吧,咱俩一张床,我可想你了。”
    “你啊!从小到大,就这么会撒娇!”任依芸笑道。“我在这儿睡像什么话,这不是委屈了云卿嘛!”
    闻言,宁婉带笑的嘴角就耷拉了下来。
    “宁婉,妈可跟你说啊,既然已经结婚了,成了没法改变的事实,那就把日子好好过,过的舒服一点,不然你折磨了云卿也折磨了自己。云卿他喜欢你,那你就享受他宠你就好了,干什么非跟他反着来啊!”任依芸劝道。
    “可我看到他,就想到他做的事,想到墨远,我这心就平静不下来。”宁婉低声说。
    “哎!”任依芸叹气。
    ……
    
    ……
    “萧少,经理说刚才宁夫人来过却又离开,离开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佟品枝,而且宁温也在后面偷偷跟踪。”袁野走进办公室说道。
    萧云卿眼皮抬了抬:“嗯?我那岳母跟佟品枝认识?”
    “当时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那佟品枝,倒像是惧怕宁夫人的样子,不过应该是旧识。”袁野将经理的话,原封不动的复述出来。“这是经理的判断。”
    萧云卿沉吟片刻:“经理的眼光,是不错的。你让罗毅去查查,看看佟品枝和宁夫人之间是怎么回事。”
    “是!”袁野点头。
    “还有一件事,萧少。”袁野说道。
    “嗯?这么严肃,怎么回事?”萧云卿看袁野的表情比刚才更严肃一些,也被提起了心思。
    “凌孝礼,邓海岳和刘新起三个人,有动作了。”袁野说道,“凌孝礼似乎是攀上了一位首长,那首长对凌墨远的印象不错,似乎有意把自己的女儿跟凌墨远撮合,于是凌孝礼也跟着起了身价。”
    “凌墨远虽然不愿意,但是碍着凌孝礼的前途,还是虚应拖延,凌孝礼似乎是想利用那位首长的影响力,来报复你对他儿子的伤害。”袁野说道。
    “嘁!伤害?无非是伤害了他们的面子,现在的面皮不止一毛钱,他凌孝礼在上面摸打滚爬的,难道还留着什么面子?”萧云卿冷笑。
    冷笑过后,萧云卿突然皱起眉,面色也沉了下来:“好好注意着,那三个人不老实,近期恐怕会有动作。”
    “那明天去G市的事情,要不要往后拖一拖?现在正好是敏。感的时候,凌孝礼的主要影响力,也是在G市,去那里我怕会有些意外要发生。”袁野劝道。
    “该去还是要去,做好了防范。”萧云卿说道,“他们要对付我,迟早会来,我总不能一直窝在这里,哪也不去吧!”
    “是!”袁野应道。
    “回来以后,这‘王朝’就交给你打理。”萧云卿突然说。
    “萧少?!”袁野吃惊的叫道,黝黑的脸胀的通红,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瞧你这样子,有这么吃惊吗?你跟着我最久,而且我把你带在身边,早就有这个意思了,这些年你一直处理‘王朝’这边的事情,也有了经验,交给你我放心。”萧云卿笑道。
    -----------------------------------------------------
    
     130 两个人抱的这么紧,像什么话
     更新时间:2012…8…7 9:44:18 本章字数:3293
    “瞧你这样子,有这么吃惊吗?你跟着我最久,而且我把你带在身边,早就有这个意思了,这些年你一直处理‘王朝’这边的事情,也有了经验,交给你我放心。”萧云卿笑道。
    “而且,你不是等佳宁毕业,就要跟她结婚?她明年就大四了,你总不能娶老婆的时候,还是在人手底下打工吧!”
    “怎么说,在未来的丈母娘眼里,你也得撑起门面,让老婆也跟着你享福。不然你成天跟在我身边,有白天没黑天的,哪来那么多时间陪老婆?”萧云卿笑睨着袁野。
    “萧少,我……我没想到……”袁野激动地,都不知道该如何说。
    “你能力够了,早晚是要上来的,什么想没想到的,没多大点事儿,别跟我结巴!”萧云卿笑骂崆。
    “那……那我原先的位置怎么办?”袁野双眼放着光,难掩激动,不过还是想到自己的交接问题。
    “不是有罗毅吗?不然我一直放些事情给他做是为了什么?”萧云卿笑道,“你就别操心了,等着回来,接管‘王朝’。这里空间更大,有的你发挥。”
    “呵呵呵呵!”袁野禁不住的傻笑起来,“谢谢萧少!哦”
    “行了,这儿就交给你,岳母来了,我得去陪着!”萧云卿笑道。
    “萧少放心!”袁野激动地,立正站好,敬了个礼,动作专业到位。
    萧云卿摆摆手,便出了办公室。
    袁野看着面前的办公桌,虽说这间办公室以后萧少可能就给他了,可他还是不习惯,总觉得这应该是萧云卿的,自己还没资格坐。
    隔着办公桌的那张转椅虽然已经空了,可他还是觉得萧云卿仍在似的,至少气势仍在。
    那个位置,不是他能染指的。
    袁野定定的看着空椅子,突然倾身,朝着椅子鞠了一躬:“谢谢萧少!”
    ……
    
    ……
    萧云卿一进门,就听到了宁婉的笑声。
    他嘴角自嘲的勾起,好像自从宁婉搬过来,他就没见过宁婉笑。
    即使是她嘴角勾起,所露出的也只有嘲讽和冷笑。
    他有多久,没有见过她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了?
    听着从客厅内时不时传来的笑声与撒娇声,萧云卿的心重重的往下沉。
    默默地换下鞋子,换上拖鞋,才走向客厅。
    “妈!”萧云卿微笑着叫道。
    只是他的声音一出,客厅立刻安静了下来。
    宁婉原本还窝在任依芸的怀里不肯出来,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抽身,表情也变得冷冷淡淡的。
    嘴角的笑就跟变戏法似的收了起来,仿佛刚才那来不及收起的一瞬只是他的错觉。
    这突如其来的安静,立刻让场面变得诡异尴尬,让萧云卿直挺挺的站在那里,都有些突兀了。
    好像刚才的和。谐都是因为他才破坏掉的。
    任依芸见场面僵了下来,忙笑着打圆场:“云卿啊,怎么这就过来了?不是有工作吗?”
    “妈你都来了,我还哪有心思工作啊!”萧云卿笑道。
    “你这孩子,工作要紧,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早就熟透了,还弄这些礼数做什么?”任依芸笑眯眯的说,“赶紧坐下,让我看看!哎哟,我这也是第一次以丈母娘的身份打量你,这感觉可不一样!”
    萧云卿笑笑的坐到了任依芸的对面,任依芸便说:“我这么来,不打扰你工作吧!”
    “今天没太多的事情,很多工作都可以放给手下去做。”萧云卿说道。
    “妈,不好意思,按理说应该结婚三天回门的,结果太忙,我也给疏忽了,还让你今天专程跑这一趟。”萧云卿抱歉的说道,语气真诚。
    “就这点小事儿,我跟你爸都没放在心上,咱们住得近,什么时候回家不一样啊!我压根就没当把宁宁嫁出去了,感觉就跟在家里一样!”任依芸笑着说。
    “你爸这个人啊,就是嘴巴硬!宁宁没在家这段时间,他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可是吃饭的时候,总是会扫一眼原来宁宁坐的那个位置,每次看到空的,那表情,别提多落寞了。”
    “有好几回,看着你的位置上没摆碗筷,还会说,宁婉怎么还不下来吃饭?她的碗筷怎么不摆?”任依芸笑笑,“可是每每说完了啊,就想起来你不在家呢!你是不知道他那张老脸红的啊!”
    “我估计你从小到大,都没见他的脸这么红过!”任依芸捂着嘴笑,而且宁宏彦还不许别人说,一说就恼羞成怒。
    那纠结的样子,可真够逗的!
    可是宁婉听着,眼眶却泛起了红,真想念在家里,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样子。
    宁宏彦是家里的大家长,要求很严格,也很传统。
    一定要要求家里人都聚齐了吃饭,谁也不能例外,除非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必须要应酬加班,才可以缺席。
    否则平时,缺一不可。
    而且在饭桌上,宁宏彦很严肃,吃饭的时候也很少聊天,家里人都比较怕宁宏彦的威严,吃饭的时候气氛更是紧张。
    可是现在,宁婉脱离了出来,又开始怀念起那种感觉了,虽然紧张,可是那却是家,是家人。
    “不如就今天吧,我们一起回去!”萧云卿突然说。
    任依芸和宁婉都吃惊的看着他,便见萧云卿说:“反正妈你也来了,我们俩把你送回去,再在家里吃个晚饭,结了婚,不回去拜见一下岳父岳母,也太不像话了。”
    “就趁着今天,咱们一起回去。宁婉肯定也想你的手艺了,妈你可别嫌我们麻烦!”萧云卿笑道。
    “哎呀!不麻烦!不麻烦!回去你爸和你哥肯定高兴!”任依芸赶紧说,提起旁边的包就站起身,一时都等不及了。
    “妈,那我姐……”宁婉有些迟疑。
    “放心,有你哥在呢!你爸也不会让她乱来!”任依芸拍拍宁婉的手。
    宁成旭听说宁婉要回家,二话不说,就把公司的事情给丢下,直接往家里赶。
    宁婉到家的时候,宁成旭也是刚刚进门,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依旧是工作时的正装,西装领带的。
    
    宁婉一见宁成旭,立刻就感觉自己总算是见到了可以依靠的人,再也不用害怕紧张了。
    “哥!”宁婉叫着,便扑进了宁成旭的怀里。
    宁成旭被她扑了个满怀,笑眯眯的轻拍她的后背:“怎么了这是?萧云卿欺负你了是不是?跟哥说,哥替你做主!”
    宁婉把脸闷在他怀里,闻着哥哥的味道,登时便觉得那么满足,有安全感。
    她摇摇头:“就是想你了。”
    “丫头,有日子不见,怎么比以前还会撒娇啊!”宁成旭轻笑,声音低低柔柔的,却是把宁婉给抱紧了。
    萧云卿在一旁看着,脸有点臭。
    虽说是兄妹俩,可宁成旭到底还是个男人,两个人抱的这么紧,像什么话!
    瞧宁婉窝在宁成旭怀里的那样儿,俩人简直就跟情侣似的。
    宁婉这么大一个人了,该长的都长了,现在跟宁成旭抱得那么紧,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萧云卿就要上前把两人给分开,就是兄妹,也不适合这么亲密!
    可是才刚准备上前,就见宁成旭皱着眉,两只手在宁婉的后背上,这儿摸摸,那儿摸摸。
    萧云卿一瞧,直接就炸了。
    也幸亏在他发作之前,宁成旭就松开了宁婉,可是两只手又捏上了她的肩膀和胳膊。
    “宁宁!”宁成旭皱起眉,“怎么瘦了?这段时间受委屈了?本来就不胖,现在比以前更瘦了!”
    边说着,边捏着她的胳膊。
    -----------------------------------------------------
    求月票,求荷包~~~
     131 瘦了你也别动手动脚的!
     更新时间:2012…8…7 9:46:15 本章字数:3303
    边说着,边捏着她的胳膊。
    萧云卿忍无可忍的,立即把宁婉给拽回到自己的身边:“瘦了你也别动手动脚的!”
    “什么动手动脚的,说的那么难听!”宁婉不悦的说,立即甩开他的手。“你想的龌。龊,可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似的那么龌。龊!”
    仗着是在自己家里,宁婉也有了底气,萧云卿就算生气,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她胳膊一甩,竟然是轻易地就甩开了萧云卿的手,立刻回到了宁成旭的身边崆。
    宁成旭的表情沉了下来,看向萧云卿。
    却见萧云卿的表情极隐忍,虽然目露着不悦,一直盯着宁婉的一举一动,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可他整个人都紧绷着,牙关紧咬,将情绪绷到了极点哦。
    “宁宁,说什么呢!”任依芸连忙说,“云卿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这就去做饭,我可得把压箱底儿的手艺都拿出来,今晚让你们吃顿好的!”
    ……
    
    ……
    宁温坐在咖啡厅里,在室内仍然带着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大半的脸,显得尤其突兀。
    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才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宁温。”宁温低声说道。“我想问你个事儿。”
    “嗯?什么事儿,说吧!咱们可是老同学,你开口了,能帮我一定帮!”电话里,一个男人说道,听口气是个颇爽快的人。
    “你们当警察的,对于私家侦探这一块儿,应该也比较了解吧!”宁温问道。
    “嗯,也没少打交道,怎么了?”那人有些好奇宁温怎么会这么问了。
    “给我介绍一个靠谱的,我想调查点事儿。”宁温压低了声音,出于心理作用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