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给我介绍一个靠谱的,我想调查点事儿。”宁温压低了声音,出于心理作用的,又架了架鼻梁上的墨镜。
    电话那头,男人沉吟了一会儿:“行,我给你传短信,把地址和电话传给你,你就说是我介绍的。这家信誉不错,不会泄露客人的资料,多余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多问,而且效率挺高,但凡是一点蛛丝马迹,都能给你抠出来。我们查案子,也找他们帮了不少忙。”
    “其实,最好的是闻家的情报部,可是那种级别的,就是我们警方也接触不上。这家是闻家以外,算是不错的了,在业界也能数得着。”那人说道。
    “好,闻家就是能找我也不能找。”宁温说道,“你传短信给我吧!”
    就算能与闻家的情报部搭上,依着闻人和萧云卿的关系,萧云卿就一定会知道她调查佟品枝的事情,说不得就能联系到宁婉身上。
    所以这个险,她不冒!
    “行!”那人爽快的应下。
    挂断电话后,半分钟不到,宁温便收到了他的短信,上面有电话和联系人,还有详细的地址。
    宁温事先打电话预约了一下,电话那头,那人一听是程子介绍的,直接跟宁温说,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宁温也不耽搁,从咖啡店出来,便按着程子发来的地址,找到了侦探社。
    宁温从来没接触过这一块儿,没想到侦探社也能开的这么明目张胆的。
    在她的想象中,侦探社应该开的隐蔽一些,在一些比较难找的居民小区,或者破旧办公楼,外面有个大众化的招牌做掩饰。
    毕竟侦探社在国内来说,并非主流,甚至连正规的营业牌照都没有,根本不可能像《名侦探柯南》里的毛利侦探事务所一样,挂起一个大大的招牌。
    可是没想到,这间侦探社竟然开在T市最繁华的商务区,在一间高级写字楼内,门口挂着明显的招牌——
    大鹏私家侦探社!
    宁温想到了程子给她的联系人,对方叫曹大鹏,看来就是这间侦探社的负责人。
    她顺着指示的方向走进办公室,这间侦探社还挺有规模,做的就像一般的公司一样。
    电脑桌整齐的排列着,四个男人两个女人对着电脑忙碌。
    其中一个坐在最靠门口的女人看到宁婉,立刻站起来:“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跟曹先生约好了。”宁温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精瘦的男人从里面的办公室走出。
    听到曹大鹏这个名字,宁温下意识的就以为对方应该是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
    却没想到,出来的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看起来还有些瘦小的男人,和想象完全不符。
    “宁小姐,你好,我就是曹大鹏!”曹大鹏笑脸盈盈的说,“具体的事情,到我办公室里谈吧!”
    宁温点头,随着曹大鹏进了办公室。
    “宁小姐,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曹大鹏笑问。
    “我想要你帮我查一下我父亲年轻时候的事情,大约是在二十年前。”宁温说道。
    记得佟品枝说过,做了对不起任依芸的事情,而那时候,任依芸正怀着宁婉。
    那么按照时间来算,便应该是二十年前了。
    “至于我父亲,他叫宁宏彦,‘宁氏’的总裁,到网上搜一下,照片和资料都应该有。”宁温说道。
    “我想知道,大约在二十年前,他的身边有没有一个叫佟品枝的女人,若有,他们之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宁温慢慢的说,“我要知道详细的经过,越详细越好。”
    “没问题!”曹大鹏立刻答应下来。
    “程子跟我说过,你们很可靠,对于顾客的保密也做得很好,不过我还是想要再提醒一遍,我不希望这件事被任何人知道。”宁温说道,“尤其是,以宁家这样的身份,不能出现任何的流言。”
    “这一点,宁小姐尽管放心,而且你又是程先生介绍来的,我们自当更加认真地对待!”曹大鹏笑道,“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可以签一份合同,合同里的条款,宁小姐可以仔细地看一下,若有任何一条认为不合适,可以提出来!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也可以!”
    等宁温从侦探社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渐黑,可是她的脸上却浮现出了笑容。
    她有预感,这次的事情,一定会给她带来很大的好处!
    
    ……
    
    ……
    吃完饭,宁成旭就把萧云卿给叫到了书房中。
    “怎么回事?宁婉的精神看着那么不好,看着我的眼神儿,尽管她努力的藏着,可我还是能看出她委屈!你到底怎么对她了!我把妹妹嫁给你,不是让你给她委屈受的!你看她现在瘦的,就跟缺营养似的!”萧云卿刚刚把书房的门关上,宁成旭就怒声质问。
    大有只要萧云卿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他就会对萧云卿出手的架势。
    “她本就是带着委屈嫁我的,不是吗?”萧云卿自嘲轻笑。
    这话让宁成旭怔住,可只是微微一顿,他便说:“我答应让宁婉嫁给你,就是因为知道你喜欢了她这么久,能对她好,甚至,要比凌墨远可靠得多!”
    “可不是让她嫁给你之后,难受成这样的!”宁成旭沉声道。
    “你当我会委屈她吗?我疼都来不及了,恨不得时刻都捧在手心上,好好地捂着!”萧云卿皱眉,“你说她瘦了,可‘王朝’我就是为她开的,我会饿着她吗?!”
    萧云卿深吸一口气:“总之,我尽我所能给她一切最好的。”
    他右手覆上左手的婚戒,轻轻地转了转,又用力的按着戒面压向手指。
    “成旭,我正在努力,努力地让她接受我,我不敢保证她现在跟我在一起,就能立刻很开心。可我能保证,这世界上,我一定是对她最好的人,比你,比你父母,都要好!”
    “呼——!”萧云卿长出一口气,“我在努力,并且,不会放弃!”
    -----------------------------------------------------
    就快到一个转折鸟,萧少幸福的日子快来啦~
    
     132 幸福,我给!不幸,我赐!
     更新时间:2012…8…8 9:31:33 本章字数:3288
    “呼——!”萧云卿长出一口气,“我在努力,并且,不会放弃!”
    “可如果宁婉一直不接受你呢?一年不接受,十年不接受,甚至,一辈子都不接受!”宁成旭双眸乍亮,目光投射。进萧云卿的双眼内,直直的逼视着他。
    说话的同时,宁成旭朝着萧云卿向前踏出一步,浓眉杵起,连眼都不眨的紧紧看着他:“你,要怎么办?”
    萧云卿牙关咬了一下,右手一直覆在左手的婚戒上,听到这个问话,手指又用力的按压戒指。
    宁成旭双眼微微的眯起,注意到萧云卿的这个小动作崆。
    当萧云卿松手时,便开口:“那我就等她一辈子!即使生,她不能接受我,死后,我们也依旧要同葬!”
    萧云卿深吸一口气,也直直的回视宁成旭,他甚至看到了宁成旭瞳孔中,自己的倒影。
    “反正,我是不会放她自由,哪怕自由会让她更幸福,我都不会放!幸福,我给!不幸,我赐!我就要抓着她,一辈子!”他沉声道哦。
    若她是鱼,他就是鱼缸里的水,。
    他的怀抱固然不够外面宽广,会禁锢她。
    可当她脱离了狭窄的鱼缸去广阔的深海中,自由的游弋的时候,他就会在鱼缸中慢慢的发臭,再也不会有任何的鱼在水中游。
    他的怀抱即使不够宽阔,即使会限制她,可也依旧只为她一个人留着。
    一旦她离去,他的胸中就会被阴霾充斥。
    而后,慢慢腐朽。
    “就算你不答应,就算将来你要将她夺回来,我也不会放!她既已经到了我的怀中,那就别指望我再把她推出去!”萧云卿说道,面上带上了不会更改的坚持,“哪怕跟你闹翻了,我也依旧是这个答案!”
    宁成旭的双眼紧紧地眯了起来,双眼内几乎只剩下漆黑的瞳,眼白几乎看不到。
    半晌,他才说:“你既然说到这份儿上了,我就不再问。但是,你给的只能是幸福,倘若她受到伤害,那么我就把你的话再还回去,哪怕是跟你闹翻了,我也把她夺回来!”
    “如果你不能让她好好地,那么我的妹妹,我自己来疼!”宁成旭声音沉到最底,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萧云卿。
    萧云卿沉默的看他半晌,嘴角微微勾着点头,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两人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先前在书房里,两人也只是聊着笑话,根本让人看不出,两人之间的气氛曾经紧绷到像是快要断了的弦。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过些天会再来看你们的。”萧云卿说道。
    宁婉却皱起眉,淡淡的说:“我不想回去,今晚想留下来。”
    任依芸和宁宏彦都吃惊的看向宁婉,先前他们也没有听她说过啊!
    闻言,萧云卿微微一怔,又慢慢走向宁婉。
    “明天我要出差去G市。”来到她面前,他低声说,“我想出门的时候,有你看着。”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明天去G市,他就总有些心神不宁。
    以前这种感觉不是没有过,有那么一两次,也出现过。
    每当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往往都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这次这种不宁的感觉,比以往都要严重。
    他不知道G市有什么在等着他,所以他想,在他出门的时候,还有宁婉陪着,有宁婉送他。
    像个小妻子一样送他出门,跟他说出门小心点,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着你。
    这样的话,他会舒服一点,走的安心一点。
    记着家里还有个妻子等着他,无论如何,都会小心翼翼。
    “你若想在家住着,明天我让罗毅把你送回来,我不在的时候,你在这里住着,我也放心。”萧云卿耐心的商量。
    可随着他凑近,他身上熟悉的清冽香气便窜了过来。
    宁婉只觉得四周到处都是他的味道,将她紧紧地包围着,就像他的人一样,将她锁着,哪里也去不了。
    他的气息围着她,就像是在她四周架起了厚厚的墙壁,迫得她压抑,迫得她想要逃离,却偏又无处逃窜。
    宁婉低下头不去看他,拳头却握紧了,被这份压抑给刺激的愤怒极了。
    明明现在的空间很大,父母,兄长,就在旁边陪着。
    可是萧云卿在面前一站,她就像是被关进了狭窄无光的黑屋子里,堵闷得都喘不过气。
    她真想吼出来,你出差又怎样?你走了又不是不回来,还要我送你!
    哪怕你就是闷声不吭的走了,都跟我没关系!
    “不如两人一起在这里住一晚吧!”就在气氛压抑到极致的时候,宁成旭突然开口。
    抬头,见他站在一旁,双手抄在口袋里。
    “你带宁婉回家,明天再送回来,这多麻烦!”宁成旭淡淡的说,“你俩今天都住在这里,跟袁野说一声,让他明早来接你,直接从这里出发去G市,也没什么问题。”
    宁婉张嘴想要反对,她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不想在家里的时候,身周还全是萧云卿的气息。
    “宁宁,一人各退一步!”宁成旭难得严厉的对宁婉说道。
    宁成旭的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宁婉也只能僵硬的点头。
    宁温回到家中的时候,宁婉已经被萧云卿带回了卧室。
    可是当她看到玄关多出的两双男女皮鞋,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任依芸不悦的问。
    对于今天她没有去看宁婉,反而只是把汤放在门口,很是不悦。
    宁温嘲讽的撇了撇唇:“他们来了?”
    “难道你还想让宁婉因为你不回家?”宁成旭冷冷的开口,“宁温,别去捣乱,你现在过去找事儿,恐怕会看到不该看的画面。”
    宁温紧紧的抿着唇,浑身气得发抖,当然知道宁成旭口中那“不该看的画面”,指的是什么。
    “你们不就是怕我闹腾?我不闹了。”宁温眼露嘲讽,可声音竟然诡异的那么轻柔。
    她这番反应,所有的人都始料未及,吃惊的看着她,好像不认识她了似的。
    
    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平静下来。
    难道是想通了?
    众人正狐疑的看着宁温,却见她冷笑道:“这家里,有我没她!既然她回来了,那我走!”
    “你们不是都帮着她吗?明知道我的心情,却依旧让她回来,那好啊,你们就跟着她好好过吧!什么时候她走了,我再回来!”宁温冷声说。
    她目光看向任依芸:“不过你们将来,可不要后悔!”
    说完,宁温便愤然的转身。
    没多久,就听到大门“砰”的一声,被使劲甩上的声音。
    “宁温!”到底是她的女儿,任依芸忙追出去,可是追到院子里,已经看到宁温发动车子迅速离开。
    “宁温!宁温!”任依芸对着车尾喊,直到车尾消失在拐角,她才无力的叹气,“这……一家人,何苦搞成这样子?”
    心沉甸甸的回到家里,任依芸对宁宏彦说:“这大晚上的,宁温一个人出去,可怎么办?”
    “她这么大个人了,应该知道保护自己。”宁宏彦也是无奈的说,对于家里这种情况,他们多无能为力。
    “对了,她会不会回到外面自己的公寓?她进公司的时候,你不是为了她上班方便,送给她一套房子吗?”任依芸想起来说道。
    “那时候你怕她遇到加班,又不爱让她因为自己的身份搞特殊,就在公司附近买了一套房,让她如果加班太晚的话,可以去那里睡。虽然她平时一般都会回来,可是今晚说不定,就是回了那里!”任依芸说道。
    -----------------------------------------------------
    
     133 睡前运动有助于睡眠'荐'
     更新时间:2012…8…8 9:31:33 本章字数:3310
    “那时候你怕她遇到加班,又不爱让她因为自己的身份搞特殊,就在公司附近买了一套房,让她如果加班太晚的话,可以去那里睡。虽然她平时一般都会回来,可是今晚说不定,就是回了那里!”任依芸说道。
    “是有这个可能。”宁宏彦点头。
    “那……我们去看看吧!”任依芸立刻说,“宁温那孩子,始终坚持我们偏向宁婉,如果放着她一个人跑出去,我们又不找,她肯定又要胡思乱想。”
    任依芸无奈的摇头:“这样我怎么放心!”
    “妈,我带你去看看。”宁成旭沉吟一会儿,说道崆。
    “好!”任依芸说道,也不拖拉,忙拿着包,就拉着宁成旭离开。
    宁宏彦摇头叹气,目光看向二楼,宁婉房间的方向。
    也不知道这个家,什么时候才能平静下来哦。
    萧云卿躺在宁婉的床。上,这张床他躺过一次,可是现在躺着,心情又不太一样。
    这一次,他是以宁婉丈夫的身份躺在这里,嘴角不由露出笑容。
    双手压在后脑下,垫着头,目光慢慢的打量着房间。
    即使宁婉不在家,可她的卧室依然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刚刚进屋的时候,这里面居然还有股人气,丝毫没有长时间无人居住的清冷。
    梳妆台上还放着她在家里用的护肤品,飘窗上放着厚厚的绒毛毯,还有抱枕,绒毛毯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一切一切的摆设布置,都像是她从未离开过,一直生活在家里,可见家里人的用心。
    萧云卿将左手从脑下抽。出,将枕头抬起,微微歪头,嗅了嗅枕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枕头上面竟然还有她的发香味儿。
    淡淡的馨香让他愉悦的闭上了眼,一下又一下的慢慢嗅着,嘴角都不自觉的微微上扬,似乎先前心里的不安也渐渐地淡去。
    浴室的门“哗啦”一下敞开,萧云卿眯着眼,看到宁婉穿着睡裙走出。
    她的头发被吹风机吹得半干,披散下来,发上的香味儿格外浓郁。
    不同于在家里时,她用他洗发水时的清爽味道,这次的洗发水带着甜甜的果香,又有一点冰淇淋的感觉。
    用他的洗发水时,他感觉她完完全全是属于他的。
    而且清爽的味道放在她身上,多了丝清凉性。感。
    可是这种甜甜的味道,却让他想起了她身上惯有的那丝香甜,不禁带起了他的回忆。
    好像自打他第一次见她时,她身上就带着这股香甜的味道,从小到大,一直都不曾变过。
    他也一直很喜欢她身上的这股香甜味,还好奇过这是什么味道,竟原来是从她的发上散发出来的。
    回忆中的味道让他的心里也生出了些许的暖意,表情愈见柔和。
    他发现,这种甜甜的味道,更适合她。
    宁婉走到床。边,倾身绕过萧云卿,将他旁边的枕头拿起来,转身就要往屋外走。
    萧云卿眉头一皱,立刻抓住她的手腕:“去哪?”
    “我去跟我妈睡。”宁婉淡淡的说。
    “你还没断奶?”萧云卿冷声说,胳膊便用力一扯。
    “啊——!”宁婉尖叫着被他扯到床。上。
    紧接着就感觉到身旁床。垫上下起伏,带着摩擦床。垫的“噗噗”声。
    她的心跳都还没稳定下来,头上就罩下阴影。
    萧云卿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
    “老公留在这里,你却跑去跟你。妈睡,这像什么话!”萧云卿低声说,看着她惊魂未定的小脸,那张小嘴微微启着,嫩的都能掐出水儿来。
    身子紧紧地压着她,还能感觉她刚洗完澡,身上散发出的热意。
    透过睡裙的衣领看着她露在外的肌肤,透着被热水烫过的粉。
    看着这粉嫩微烫的颜色,不自禁的便想到她刚才在浴室中,会是怎样一副情景。
    微热的水在她细腻的肌肤上不断地冲下,缓缓的流过她肌肤上的每一丝纹理。
    流过她柔软的丰。盈,划过雪山上的那点嫣红,就像是覆在上面的一层薄溪,让她的两点嫣红看上去如此俏皮。
    顺着两团耸。起之间的小谷汇成一道细流向下,划过小腹,滑到柔软的细绒之上,慢慢的凝成一点,顺着细绒落下。
    他能想到她躺在浴缸中,白腾腾的热气绕着她白。嫩的身子,将她的肌肤烘出了粉色,将她身子的香气都烘的更加浓郁。
    脑子里的画面不断地闪现,身。下就压着她馨软的身子,一股股的热气传过来,下。腹立刻就有了反应。
    宁婉手腕被他抓着,起伏不定的胸口紧抵着他光。裸。的胸膛,她睡裙的薄薄布料根本就起不到任何阻挡的作用。
    感觉他身上传来的热意,比先前的热水还要烫。
    萧云卿的脸离着她那么近,几乎是鼻尖对着鼻尖了,呼吸全都洒在了她的脸上,热哄哄的,将她的脸都给烘的通红。
    “你……你不是说明天一早就要走吗?那还不……还不赶紧睡……”宁婉紧张的脸又涨又烫,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我……我不在这儿打扰你!”
    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随着一起一伏,一下下的撞着他的胸膛。
    “睡前运动有助于睡眠。”萧云卿轻声说,热气随着他的吐字,一下一下的喷洒在她脸上。
    说完,竟是把脸埋进了她的颈窝,嗅着她颈间和发间的香气。
    她身上带着果味儿的甜香,让他对过去两人在一起的记忆愈发的清晰,却又不觉得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孩子。
    那甜甜的香味儿在她身上,竟然那么诱。人。
    他鼻子嗅了嗅,就在她耳边,宁婉都能听到他吸气的声音。
    单是这声音,都弄得她痒痒的,胸口发烫。
    “娃娃,你的味儿真甜。”萧云卿低声哝道。
    嗅着她颈间的甜香,说话间,双唇也贴上了她的颈子,轻轻地吮。着。
    热。烫的双唇贴上她的颈子,仿佛被铁烙上一般,宁婉立即颤了起来。
    舌尖藏在唇内,沿着唇内的轮廓,在她的颈子上来回的画圈轻。吮。
    “萧……萧云卿……”宁婉抖得厉害,声音也跟着颤了起来。
    整个人颤抖的,像是被巨浪拍打着,被他吮。的全身都泛起了粒粒的小疙瘩,身子忽热忽凉的。
    温热的舌尖就像是沾了水的羽毛,在她的肌肤上扫过,又痒又麻。
    “你……这……这是我家……你不能……”宁婉手腕挣着,却被他攥紧动弹不得。
    总觉得,这是在自己的家,如果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被家人听到怎么办?
    “不能怎样?”萧云卿低声道,“不能这么吻你,还是不能这么吻你?”
    说着,他吮了下她的肌肤,突然抬头,却又极快的将她的唇堵住。
    她的舌还热乎乎的,唇瓣上带着果味儿的甜香。
    舌尖勾动着她的小舌尖,来回的打转。
    想着明天就得出差,得有好几天看不到她了,他就吻得愈发的用力。
    甚至是有些狠的吮。吻着她的唇。瓣,吸着她的舌。尖儿,就往自己的口中吸。
    这些天他不在家,也不知道这丫头会不会安分了。
    偷偷去找凌墨远怎么办?
    这几天他不在身边,哪怕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