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乖!马上就好了,这就好了!”萧云卿好声好气的说,被她包的舒舒服服的,缓缓地动了两下,又往后撤去,眼看就要撤出来了,才停了下来。
    宁婉粗喘着,实在是给累的够呛。
    可是身子却始终保持紧绷,不知道下一秒,萧云卿又会干出什么来。
    胸口不停地上下起伏不定,紧张的盯着萧云卿。
    萧云卿却低下头,再次吻住她的唇。
    “唔……”宁婉眨眨眼,牙齿无力的被他的舌挑开,变窜入口中,随着他的攻掠翻搅。
    宁婉的神志渐渐涣散,迷迷糊糊的陷入了他的吻中。
    却不知道萧云卿正蓄势待发,突然一个挺进,再次顶上她的最深处的柔。嫩。
    在他的灼。热顶触到她的柔嫩的同时,一股热。流陡然喷出,自他的顶端,直直的射。进她的最深处。
    “哼嗯——!”这股热。流在她体内流窜,一股说不出的酥意刺激着她,让她想要尖叫出声。
    可是偏偏,双唇还被他吮。吻着,只能倒抽着气,发出闷哼。
    那股热。流窜过,让她止不住的颤抖,浑身如痉。挛了一般。
    颈子忍不住高高的仰起,后脑撑着枕头,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
    待到热。流彻底喷出,她整个人都抽。搐了一下。
    
    彻底释放之后,萧云卿这才作罢,慢慢的从她体内撤出。
    缓缓松开她的唇,宁婉已然无力的瘫软了。
    她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呼吸粗浅不一。
    眼睛懒懒的闭着,脸上露出明显的疲色。
    萧云卿将她额前的刘海向两边拢,先前还洗完了澡,浑身清清爽爽的,现在额上又布上了汗水。
    脸颊上挂着剧烈运动之后的嫣红,艳艳的那么俏丽。
    似乎鼻子呼吸已经不够用了,就连嘴巴都张开着,白白的小牙齿和小舌尖都露着,喘息声那么大,困倦的一动不动。
    睡的一点防备都没有,像她小时候。
    这无防备的可爱睡颜,让他禁不住露出了无声的微笑。
    他拇指轻轻地将她额头的汗水拭去,低头轻轻地印下一吻,才又去了浴室。
    没消一会儿,便又走了出来,手上多了一块温热的湿毛巾。
    轻轻地替她将汗擦去,将毛巾冲干净,又折了回来,将她腿。间缓缓溢出的白。灼和她的晶莹也给擦干净,这才为她盖上被子。
    将宁婉收拾妥当,他才进入浴室,将自己身上的汗冲干净。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宁婉已经沉沉的睡过去,呼吸浅浅的,胸口节奏缓慢均匀的起伏。
    人已经侧卧着,缩到了一边。
    萧云卿笑笑,悄悄地上。床,怕吵醒她,动作极轻。
    躺到她的身后,伸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小心的拥着。
    -----------------------------------------------------
    
     137 等我回来
     更新时间:2012…8…10 9:41:25 本章字数:3309
    躺到她的身后,伸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小心的拥着。
    他的胸膛将她瘦瘦小小的身子全都包裹住了,像温暖的屋子,将外界的一切都替她遮挡掉,只让她安心的偎在他的怀里,什么都不用担心。
    替她将长发都拢到耳后,露出漂亮的颈子。
    他微微低头,将下巴轻轻地搁在她的肩膀上,双唇顺势印着她的后颈。
    鼻子嗅着她身上传来的香气,又将她搂的紧了紧,浅浅的呼吸洒在她的颈子上狒。
    可是宁婉实在是太累了,睡的太熟,所以也不觉得痒。
    萧云卿笑笑,唇。瓣的弧度在她的肌肤上拉开,温润的唇。瓣轻轻摩擦着她细腻的肌肤。
    倘若是平时,睡觉时他这么抱着她,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挣开尕。
    平日里,若不是他坚持,死死地把她锁在怀里,恐怕她都会跟他分房睡。
    萧云卿缓缓地抬眼,他也累,可又不想睡。
    此时宁婉乖巧的在他怀中,感觉那么安宁平静,他想要记住这种感觉。
    目光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星空,市区的夜里几乎看不到多少星星,夜空并不闪亮,甚至月光似乎都要比郊区黯淡几分。
    他一直盯着,也不知道盯了多久,到底是要从这片星空中看出什么来。
    只是这几日一直存在在心底的不安又涌了出来,即使怀抱着宁婉,这份温暖依旧不能把心底的冷填满。
    ……
    
    ……
    早晨,天刚刚放光,甚至还有些昏暗,日光像昨晚的月光一样的黯淡。
    外面的空气透着重重的霜露,一切都是白蒙蒙的。
    萧云卿睁着眼,也不知道是刚刚醒来,还是一夜未睡。
    只是他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不变,便是昨晚拥着宁婉的姿势。
    宁婉夜里翻了个身,不知不觉的,已经面朝着他的胸膛。
    似乎觉得他的胸膛很温暖,很结实,很可靠,在睡梦中,依着最本能的反应,红扑扑的小脸靠在他的胸膛上,深深地埋了进去。
    柔软的唇。瓣随着呼吸,时不时的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滑过,又吐出暖暖的气息。
    萧云卿低头看着,真想就这么把她的小脸给揉进自己的怀里。
    大手已经搁到了她的后脑上,萧云卿却是叹了口气,最终,手指也只是轻柔的,像是按摩一样的,在她的后脑轻轻地揉了几下。
    宁婉闭着眼,像小猫似的轻轻地呻。吟了声,舒服的表情都舒展了开来,脸庞又往他的怀里靠了靠。
    萧云卿苦笑:“娃娃,如果你清醒的时候,也对我这么依赖,该有多好。”
    在她耳边低低的喃了一句,才悄悄地抽手。
    他动作极轻,也极其的缓慢,一点一点的挪动着,力求不让宁婉感觉到一点变化。
    好半天,才将胳膊从她的脖子底下抽。出来。
    被她压了一晚上,胳膊麻的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左手揉了揉右臂,起身将袁野送来的衣服穿上,才又走回到床。边。
    看着熟睡的宁婉,他低身,在她的额上轻轻地印下一吻:“娃娃,等我回来。”
    他低声说完,便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在房门“咔嚓”一声,被悄悄地关上的同时,宁婉睁开了眼。
    她早就醒了,在萧云卿说那句“娃娃,如果你清醒的时候,也对我这么依赖,该有多好。”的时候,她便醒了。
    她醒了,却不想让萧云卿知道,她是清醒着送他离开的。
    直到房门关上,房间空荡荡的只剩她一个人,心里竟是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儿。
    以前她住在家里,这房间二十年来,也一直都只是她一个人住着。
    可是现在,却怎么生起了一股莫名的难受情绪?
    宁婉盯着房门,缓缓地坐起身。
    萧云卿不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以前他还经常来宁家的时候,便经常来她的房间找她。
    她做作业,他就坐在她的床。上静静地看书。
    她有不懂的题时,他便放下书,耐心的给她讲解。
    他温润轻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缓缓地述说着解题方式的时候,对她来说,解题的过程似乎都变得轻松容易了许多。
    想想那时候两人的相处方式,竟然像是夫妻一般。
    她有工作没做完,他便在旁边默默陪着。
    只是那时候,她一直没察觉。
    有段时间,萧云卿几乎除了睡觉的时间,都呆在她的房间中,让宁成旭都有些不乐意,经常跑到她房间里来赶人,将萧云卿赶出去。
    理由就是:“我们家宁婉青春少女,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成天呆在她房间里,孤男寡女的像什么话?”
    萧云卿却是笑眯眯的,无论被宁成旭赶多少次,都会重新回来,毫不妥协。
    宁婉双臂绕着膝盖,将自己环成了一个圈儿,紧紧地抱着,缩着,额头抵在膝盖上,闭上了眼,不知怎的竟回忆起了以前。
    萧云卿离开宁家,袁野已经开着路虎等在了门口。
    见到萧云卿出来,袁野立即打开车门下了车。
    “萧少!”袁野恭敬地叫道,“要带的行李,已经在车里了。”
    “嗯。”萧云卿点头,“那走吧!”
    ……
    
    ……
    萧云卿带袁野去的,是位于G市市郊的一处农场。
    农场的负责人迎接过后,便被萧云卿给打发走了,两人在农场随意的四处转着。
    “回去之后,你就要负责管理‘王朝’,所以这次来,除了跟负责‘王朝’食材的代理商谈续约的事情,也是为了让你跟代理商熟悉一下,也罢你推出来,让他们认识你。”
    “以后关于‘王朝’的一切事情,都由你直接处理,无需通过我。”萧云卿说道,“不过你可得保证了‘王朝’的品质,毕竟,那是为宁婉准备的。”
    “萧少放心!我一定不会落了‘王朝’的质量,让少奶奶吃得放心,住的舒心!”袁野严肃的说。
    “去!被广告词儿呢!”萧云卿笑骂。
    走着,萧云卿随意的指着一处田地:“以前,‘王朝’需要的食材,有部分是从国外进口的,有部分是从农家手里购买的。”
    “因为‘王朝’的要求高,食材要天然绿色,没有任何药物注射的,所以成本也高,再加上生产商那边的部分费用,还有一些中间渠道的费用扣除,使得‘王朝’的成本更高。”
    
    “所以这次,公司在一些地方开设分部,也是存了减少成本的意思。像这种农场,在H市,L市等地,也都有相当规模的,能够满足‘王朝’近一半的需求量。”
    “还有一半,还是需要进口,但是合同的订单毕竟少了许多,所以代理商那方面,就交给你来交涉。”萧云卿说道。
    “是!”袁野点头,知道萧云卿虽然说得轻巧,可是在这么多地方,弄出这么一大片农场,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种事情,往往是政。府的特权,一般的商人即使有足够的财力,却也没有足够的资格做这种事情。
    也只有像萧云卿这种身份,才能使出如此大的手笔,而不被上面阻挠。
    相反,上面非但不阻挠,还要让当地政。府大力配合。
    “走吧,去那边看看,这边的气候很适合水果生长,这片儿已经买下来了,就不能浪费,山上种了不少果树,那边是水库,做一些河鲜的养殖。”萧云卿说道。
    两人上了山,山并不陡峭,种果树的山坡度很大,虽然不太规则,可也依照山势,一梯一梯的开发了一下。
    -----------------------------------------------------
    求月票,求荷包,求鲜花~~~么么~~
 。
     138 跑!
     更新时间:2012…8…11 9:40:13 本章字数:3280
    两人上了山,山并不陡峭,种果树的山坡度很大,虽然不太规则,可也依照山势,一梯一梯的开发了一下。言嗣蠹耙
    因为毕竟有人常走动,所以山上被开辟出了简易的泥土道路,并不难走。
    两人也没打算真的翻越一个山头,到山的那边去看水库,顶多是爬到一半,看一下这里的环境,再下山绕到水库去。
    虽然山并不陡峭,可是这山毕竟还未被真正的开发,开出的道路也只是稍微方便攀爬,却仍旧是山石路,没有砌出台阶,毕竟如果这样弄,成本就太大了。
    聘请的果农也都习惯了爬上爬下,石阶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余的东西崆。
    山不高,可树木长在齐间,倒也有些阻碍视线。
    两人走着,脚下踩到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萧云卿正看着,林中忽然响起阵阵树叶带起的“沙沙”声,有如被风吹过哦。
    可是这时候,根本一点风都没有!
    萧云卿耳朵微动,神经骤然紧绷起来,头也没抬,恍若没事一般的走着,只是状似不经意的靠近了袁野。
    他双眼眯了起来,像是蓄势待发的豹子。
    走到袁野身边,低声说:“有埋伏,跑!”
    几乎是“跑”字一出,袁野便动了。
    两人几乎同时发力的向前奔去,所幸有树木作掩护,两人在树木中穿梭,让对方很难看清目标。
    可同样的,对方也有树木作掩护,让他们很难发现踪迹。
    “砰!”
    一声枪响乍然响起,真的耳朵发疼。
    枪声惊起了树木间的鸟,成片的鸟群拍打着翅膀,“扑哧扑哧”的飞出树林,往上空飞。
    几乎这一片的所有飞鸟都聚集在了一起,扑腾着翅膀,在头顶的天空汇聚,谈不上密集的恐怖,却也依旧给地上罩下了一片的阴影。
    子弹直冲着萧云卿追过去,萧云卿如背后生眼一般,身子突然往左侧闪了一下。
    右脚几乎刚刚离开地面,子弹便射。了过来,堪堪落在他的脚边,石子和杂草,还有落叶都被那一击给激起,四处散着。
    萧云卿牙关紧咬,眼睛眯了一下,这子弹是冲着他来的!
    不管是谁,对方是要他死!
    “袁野!”萧云卿突然叫道。
    “萧少!”袁野靠着树干躲了一下。
    两人几乎是不停地在各个树干中闪现,靠着树干来隐蔽自己的身形,并且给狙击手的视线造成阻碍。
    “你快走!他们是冲我来的!有可能的话,你自己冲出去,然后找人过来!”萧云卿寒声道。
    语气森森,双唇紧绷,那怒气已经冲到喉咙,眼看就要忍不住了。
    “我不走!”袁野想也不想的说,这还是他第一次违抗萧云卿的命令。
    “放着你自己在这里,我不放心!我冲出去了,等带着人回来的时候,你出事了怎么办!”袁野立刻说。
    “袁野,别犯傻!你在这里,我们两个人都被堵住,谁也跑不了!”萧云卿说,眼睛都冒出了红光。
    “萧少,以前我都听你的,这次无论如何我也不听了!就算是我傻,转不过弯来也好!至少让我在这里看着你没事,你出事,我也跟着玩蛋,你没事,咱俩一起冲出去!”袁野声音坚定,不容反驳。
    “说句不吉利的,就算咱俩都死了,那至少,我当时是在身边保护你,负到了我的责任!如果我先跑了,然后带着人来了,你却出了事,我好好的还有个屁。用!”
    袁野的眼睛怒红,这一脸耿直的汉子,在说这话的时候,整张脸都憋得通红,并非觉得自己说的肉麻而脸红。
    而是说到激动处的涨红,是对身后攻击他们的那帮杂。碎的愤怒!
    “所以萧少,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不走!哪怕事后,你教训我,把我辞了,我现在也还这么说!”袁野果断的说,一直为萧云卿是从的双眼,露出了少见的坚持。
    萧云卿歪头看着袁野,这一眼看的并不多长,可是在这种危及生命的时刻,却显得无比深邃漫长。
    “好!那今天,咱俩就一起冲出去!”萧云卿说道,深吸一口气,“跑!”
    袁野咬牙,在萧云卿出声的同时,业如箭一般的飞出。
    两人现在手上都没有武器,只能玩命的躲避。
    而躲在暗处,也不知道是只有一名,还是有多名的狙击手,似乎只把目标放在萧云卿身上,对于袁野,只是偶尔补上几枪,却并非重点攻克对象。
    这样一来,袁野的状况就比萧云卿要轻松的多。
    子弹不断地在萧云卿的身边落下,有时就在他刚刚抬脚的位置,有时打在树干上。
    萧云卿有些庆幸,这山上的果树栽种的还算密集,这样一来,狙击手的视线受到影响,命中率要差上非常多。
    “砰!”
    又是一声枪响,袁野怒目圆睁:“萧少!”
    萧云卿应声躲避,可是这一次,他的动作慢了些,那子弹射。的快了些。
    只听到“噗嗤”一声,子弹射。进肉里的声音响起,听着这声音,脑中甚至能够不受控制的便生出子弹将血液溅飞的画面。
    一切的画面在袁野眼中,都无限制的放慢,他甚至看到了鲜血从萧云卿的左肩迸出的动作,滑着怎样的轨迹,慢慢的划过空中溅落到地面上。
    萧云卿被子弹的冲击力给冲击的脚下踉跄,脚步变得急促沉重,差一点就要摔倒在地上。
    “萧少!”袁野大叫一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就要上前去扶住萧云卿。
    萧云卿右手往后伸,摸到了左后肩的伤口,指尖感觉到一片热意,湿漉漉的粘稠沾了满满一手。
    在手碰触到伤口的同时,钻心的疼便从左后肩一直渗入到心脏,窜入五脏六腑。
    他的内脏都攥紧纠结到了一起,互相缠着,推着,挤着。
    子弹击破他后肩的同时,也击破了他的衬衣。
    破碎的衬衣被鲜血彻底浸透,被粘稠的血液黏在皮肤上。
    衬衣上的猩红还在不断地扩散,伴随着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萧云卿的感官。
    脚下虽踉跄,却没有停住脚步,即使跑的并不那么稳,依旧努力地向前方冲着。
    
    看到袁野就要过来扶着他,萧云卿立即出声大喝:“不准过来!给我继续跑,我还能挺住!”
    “快给我跑!”萧云卿似是用尽了力气的大吼。
    枪伤刺激着他浑身发抖,肩膀不住的抽。动,就连声音都颤着带着破声。
    这一吼,几乎吼破了嗓子!
    袁野双眼通红,死死地咬着牙,牙齿间的血腥味儿在嘴里弥漫开来。
    在萧云卿的这一吼之下,袁野生生的止住了动作,看着萧云卿速度不减的往前跑,袁野咬咬牙,也紧紧地跟随。
    这次,他不敢比萧云卿跑快半步,始终跟他保持同样的速度,只为保他无恙!
    萧云卿也顾不得管他的伤口,后肩的位置,右手是能够得到,但是这样一来,必然会影响他的速度。
    萧云卿只能强忍着疼,拼命地往前跑。
    在枪伤的影响下,他不论速度还是反应力都要差上许多。
    G市又是个非常炎热的城市,他身上的汗不停地往外冒,可汗却是冷的。
    冷汗密密麻麻的冒出额头,冒出前胸后背,黏住衬衣。
    与此同时,他还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鲜血正在不断地流出,沿着皮肤往下淌。
    这炎热的午后,萧云卿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入眼的画面都被一层气浪蒙住,失血造成的缺氧,让他头昏脑胀,连思考都比往常慢上半拍。
    可偏偏,后肩的疼痛还有刺激着他,心绞一般的痛。
    -----------------------------------------------------
    
     139 只要有她的声音,就够了!
     更新时间:2012…8…11 9:40:14 本章字数:3301
    可偏偏,后肩的疼痛还有刺激着他,心狡一般的痛。言嗣蠹耙
    袁野担忧的时不时的看向萧云卿,就看到他脸色越来越白,双唇也失去了血色,唇周也冒出了芝麻大小的冷汗。
    “砰!”
    枪声再次响起,萧云卿动作艰难,却总算是躲避了过去。
    两人一路跑到了山边,看着这面陡峭的斜坡,这一面的山脚下便是先前萧云卿所说过的水库崆。
    萧云卿咬咬牙:“跳下去!这斜坡死不了人,但是后面那个狙击的却无法追上来!”
    袁野二话不说,抓住萧云卿,胳膊护住萧云卿后肩的伤口,便带着他一起滑下山坡。
    两人都是极有经验的人,自是不会像普通人那样翻着身的滚落山坡哦。
    两人身体放直,肩颈微微向前倾,两只脚脚底承受了冲击而来的大部分摩擦力。
    袁野下滑的同时,双眼在尽可能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突然,他目光一定,伸出左手猛然抓住山坡生出来的石头。
    五指紧紧地抓住石头,指尖泛着白,手背上青筋凸。凸的往外冒,右手紧紧的抓住萧云卿。
    萧云卿咬着牙,见袁野的动作,立即意会的以右手抓住山坡的泥土。
    五指甚至都陷入了泥土里面,针扎般的疼。
    好不容易,两人稳住了下滑的事态。
    “萧少,旁边有个山洞!”袁野绷着声音说,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
    “过去!”萧云卿说道,“松开我吧,我撑得住!”
    袁野这才松开他,抬头看了看,没有人追过来,两人才往山洞走。
    “看来,这是当年临时挖的一个防空洞,恐怕是挖的仓促,只为村子里的人做临时避难用。”袁野进了山洞,打量着洞内的环境说道。
    声音碰在山洞的壁上,四处的回荡着,发出空荡的声音。
    这山洞着实不大,也就足够十个人左右坐在里面,还要挨得紧一点,才能勉强装得下。
    看来当时这村里的人并不多,毕竟战争时候,青壮年都去当兵了,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孺。
    那时候村子的人数,自然是无法跟现在相比。
    而且如果真有敌人来袭,但凡是有点战斗力的都会冲出去,只留下实在是帮不上忙的,在这里躲避,想来这洞也勉强够用。
    和外面的炎热干燥不同,洞内潮湿阴冷,墙壁都透着湿凉。
    墙壁上方还有水滴以非常缓慢的频率往下滴,估摸着最快也是半个小时才能滴下来一滴。
    “啪嗒”一声,水滴落在地上。
    水滴滴落的那处地面正好有一小块巴掌大的坑洼,还有些平滑,有可能便是被这水滴长年累月的给击打出来的。
    这块坑洼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