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从这两方面入手,看他们的账户资金输出的方向,顺藤摸瓜,肯定能找到买家!”萧云卿说道,“现在,只要他们的账户有不正常的资金流动,就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是!”罗毅重重的点头,立刻跑去查。
 。
    现在他们一分钟都不愿意耽搁,都卯足了劲儿,要为袁野报仇。
    直到病房里没人了,人都被他打发去查凌墨远的事情,萧云卿才无力的靠回床。上,重重的叹气。
    没了袁野,一切都不习惯。
    ……
    
    ……
    宁婉来到“王朝”的大厅,经理在前面为她带路,就看到在一处屏风后面,靳言诺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宁婉没想到靳言诺会来找她,其实不用萧云卿嘱咐,没什么事情她也不爱到处乱逛。
    对于凌墨远,其实她也不太想见。
    她不想耽误凌墨远的时间,藕断丝连的对双方都不好,能不见自然还是不见的好。
    至于家里,她想父母,想哥哥,却不能在那里长呆着。
    萧云卿走的那天早晨,她听母亲说了,就因为她呆在家里,所以宁温才不回家。
    什么时候她走了,宁温什么时候回来。
    当时,她竟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再也无法在家里呆下去了,总不能因为她,让宁温一直不回家吧!
    于是,她只能一个人呆在这空荡荡的家里。
    刚才“王朝”保镖接通了家里的对讲机,告诉她靳言诺来了,想见她。
    她听到以后大大的吃了一惊,不知道靳言诺找她干什么。
    虽然她跟萧云卿早就认识,可是跟靳言诺,却并非那么熟,点头之交而已。
    面对靳言诺,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
    
     145 去看看他
     更新时间:2012…8…14 10:04:16 本章字数:3330
    面对靳言诺,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言嗣蠹耙
    “来了!”靳言诺见到宁婉,冲她微微一笑。
    宁婉回以微笑,坐到他的对面。
    经理识趣的离开,凌墨远为宁婉倒了杯茶。
    宁婉对茶并不怎么热衷,也不怎么懂得品,只是微微垂眼,看了眼杯中泛黄的茶水崴。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宁婉开门见山的问。
    “云卿回来了。”靳言诺说道。
    宁婉眼皮微微抬了下,立即想起那天萧云卿给她打的那通电话节。
    “我还不知道,他没跟我说过。”她垂眸,低声说。
    “他自然是不会跟你说的,我今天来这里,他也不知道。”靳言诺说道,声音带着点自嘲。
    宁婉微讶,等着靳言诺继续说。
    “他受伤了,枪伤,现在在医院。”靳言诺说道。
    宁婉双眼陡然圆睁,万万没想到,靳言诺带来的竟是这么一个消息。
    她曾对萧云卿说过很多狠话,甚至还对他说过,希望他在这世上消失。
    可是真到了这时候,听到萧云卿受伤的消息,她的心却跟着颤了。
    她知道,过去说的也不过是狠话而已。
    只是受伤的消息,就让她的胃狠狠地往里缩,身子不自禁的抖了起来,握紧了双拳才堪堪稳住。
    知道靳言诺能如此镇定的坐在这里,那就说明萧云卿的伤应该没问题,至少不会要了他的性命。
    “什么时候伤的?”宁婉低声问道。
    “在G市的时候。”靳言诺说道。
    宁婉怔住,立刻就想到了那通电话。
    他是不是……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
    她又想到那时,心底涌起的异样的不安。
    她立刻拿出手机,调出那天的通话记录,看着上面的时间,她的心紧了紧。
    “是不是……十五号下午一点左右?”宁婉问道。
    靳言诺微微惊讶的看着她:“大约就是在那个时间前后。”
    宁婉默默地握着电话,失神的盯着黄色越来越重的茶水。
    怪不得那天他电话里的声音不对,原来是受了伤。
    受了伤,不赶紧跑还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浪费力气说什么话!
    而且打就打吧,还尽问些无聊的问题。
    什么在干什么,吃的什么,他受伤的时候,难道就只能想到这些?
    那男人的脑子是什么做的!
    “云卿他瞒着你,不想你担心。”靳言诺说道,随即轻笑几声,“不过他也说,想来你也懒得担心他。不过现在看你的反应,估计云卿是猜错了。”
    宁婉低头不语,靳言诺微微叹息:“如果可以,去看看他吧!”
    “去看他,又不费什么劲儿。”靳言诺说道,“就算是恨,也等他好了再恨他。这次他差一点就死了,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
    靳言诺的神情有些黯淡,袁野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萧云卿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他知道,这时候的萧云卿,自己都恨自己捡回了这条命。
    “你去看看他吧,别等到他的命真没了,你恨都没处恨去!”靳言诺说道。
    更重要的是,萧云卿现在的心情,靳言诺真怕他做傻事。
    只希望宁婉能出现,即使她一句话不说,可是她的存在就能提醒萧云卿,他还得活着,继续活着。
    宁婉抿着唇,听到萧云卿现在没事,她真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当听到靳言诺又说,他差一点就死了,那条命是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她的心又不自觉地揪起。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不该去看他。
    她在犹豫,想看,又不想看。
    靳言诺见她一言不发的样子,叹息着摇头。
    他站起身:“消息我已经带到了,还是那句话,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我想即使你恨他,也不至于心狠到希望他死。去看看他,不会改变什么,却能求一个心安。”
    说完,靳言诺也没有跟她道别,便双手抄着裤子口袋离开。
    他的步伐不快,一如往常的沉稳。
    宁婉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直到他走出“王朝”,耳边却一直回响着他的话。
    去看看他,不会改变什么,却能求一个心安。
    那个男人,真可怕!
    他看人心的能力准的吓人!
    他竟是看透了她的想法,她的顾忌,他怎么就知道她会不安?
    宁婉慢慢的起身,回到家中。
    她坐在沙发上直愣愣的出神,忽然慢慢歪头,看着走廊。
    她曾和萧云卿站在那里炒过很多次,吵架的画面和那天他在电话里的话,不断地交错着,在她眼前浮现。
    眼前看到的是他们争吵的样子,耳边响着的,却是他在电话里虚弱的声音。
    宁婉深吸一口气,从电话簿里找到袁野的电话打了过去。
    耳朵听着手机里一成不变的铃声,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竟是一直没有人接电话。
    以前不论是袁野还是罗毅,只要是她的电话,两人一定会第一时间的接起。
    萧云卿真的伤的很重吗?以至于袁野连她的电话也不接。
    她吐出一口气,挂断了手机。
    而病房中,萧云卿拿着袁野的手机,手机铃声一直响着,上面闪动着宁婉的名字。
    竟然是非常老套的“少奶奶”三个字。
    虽然老套,却能从这三个字中,看出袁野对于宁婉的尊敬。
    萧云卿拿着袁野的手机,心里发酸,直到铃声终止,他才将手机放下,又缓缓地闭上眼。
    把头高高的仰起,闭着的眼睛一直在盛载着眼泪,努力地不让泪水流出来。
    相逸臣看着他,突然开口:“你真不打算告诉宁婉?”
    萧云卿摇头:“告诉她又有什么用?让她在我伤口上再捅一刀子吗?你也看见了,我现在心灵脆弱,受不了她的刀子,等我恢复过来,再去见她吧!”
    “我觉得你这样想是完全不对的!”闻人终于把目光从平板电脑上移开,十分鄙视外加不赞同的看向萧云卿。
    “女人啊,平时说的狠,可是关键时刻,心还是很软的!你看我们‘岚山大院’里的杀手,那些女的出去一个比一个狠,在院儿里也都没人敢招惹,就怕说错话她们一颗子弹轰过来。”
    “可是结果呢?一旦有人出任务受了伤,那人就算是嘴巴再。贱,那些女的都还是能给他们挤上几滴泪来着!”闻人砸吧砸吧嘴,说道。
    
    “‘岚山大院’里,嘴巴还有比你更贱的?”相逸臣毫不客气的冷冷吐槽。
    闻人一听,刚要炸毛,可马上又嘿嘿一笑。
    “再比如说相逸臣吧!当时他受到枪击住院,伊恩还不是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虽然最后被相夫人和苏言给拦着了,可至少他受伤了,人家老婆也表现出了极度的关心不是?”
    闻人刚说的兴起,突然有一股光束射。过来。
    转脸一看,相逸臣恶狠狠地怒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说:“你他。妈成心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
    这事儿后来左司告诉他,他都要悔死了,想都不爱回想,闻人还故意提,说他嘴。贱都是轻的!
    “哟!哟!生气了不是?这可不好玩了啊!你老婆又不是我气走的!”闻人砸吧砸吧嘴,贱。贱。的说。
    “玩你的小鸟去!”相逸臣懒得跟他多说了。
    “我呸!这叫愤怒的小鸟!我的鸟可不小,而且只有女人玩,我自己不玩!”闻人说着,低下头,手指又开始在屏幕上一顿划拉。
    “你们俩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不用在这里陪我,我现在心灵是脆弱,可也没到一碰就碎的地步。”萧云卿张口说道。
    -----------------------------------------------------
    
     146 关系改善
     更新时间:2012…8…15 9:37:11 本章字数:3322
    “你们俩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不用在这里陪我,我现在心灵是脆弱,可也没到一碰就碎的地步。言嗣蠹耙”萧云卿张口说道。
    “我今儿不忙,闲着呢!”闻人直接说道,也没有一点掩饰。
    相逸臣则是笑笑:“我是来找言诺的,谁知道他不在,借你的地儿等等,总行吧!”
    相逸臣这明显是借口,萧云卿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他们。
    但是病房里有闻人在,房间里就安静不下来崴。
    不说游戏的背景音乐声,闻人嘴里还一直念念有词的,就跟信号不好的收音机一样,一直在耳边“嗡嗡”作响。
    玩的嗨了,似乎是忘了这是病房,闻人直接掏出一根烟,熟练的点上。
    相逸臣倒是觉得闻人是不是装傻,反正这位小爷从来不会顾及场合,走哪哪都是他的地盘,病房里抽根烟这种小事儿才到哪解。
    不过闻人烟缸叼进嘴巴,还没来得及吸一口,就被相逸臣给拽了下来。
    “操!谁敢拔爷的烟?”闻人还真是玩投入了,转头就骂。
    一看相逸臣铁青着脸,这才想起自己是在病房里。
    “你是不是来看病的?云卿这样了你还在他跟前抽烟?再捣乱给我滚回‘岚山大院’去!”相逸臣铁青着脸骂道。
    闻人还真挺怕相逸臣生气,要说打架,偶尔能跟他打个平手,大部分时候都是被虐的那个。
    于是赶紧把烟给掐了:“我忘了!我忘了!不抽了啊!”
    宁婉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这一幕,不禁错愕的站住了脚步,就在门口愣愣的看着。
    闻人和相逸臣先察觉到了不对劲儿,齐齐的回头,便看到了宁婉。
    萧云卿看到宁婉,错愕的身子都跟着僵住:“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宁婉回过神来,朝着病床走来。
    相逸臣给闻人使了个眼色,可闻人这时候却成了一根筋儿,没看懂他的颜色,最后相逸臣动用了最直接的方法。
    捂住闻人的嘴把他给拽了出去。
    并且,非常善解人意的,为屋内的这对小夫妻关上了房门。
    “谁跟你多的嘴。”萧云卿沉声问。
    “靳言诺跑来跟我说的。”宁婉说道,“你不跟我说,是怕我不来吧!”
    “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哪能经得住你一次又一次的嫌弃。”萧云卿自嘲的笑道。
    “伤得怎么样?”宁婉看着他身上包的绷带,靳言诺倒是没夸张,真的挺严重的。
    “还行,在左后肩上,再往下一点点就是心脏了。”萧云卿原本想笑着说的,可是这伤又让他想起了袁野,脸上的表情也淡了下来。
    “对了,袁野呢?我来的时候没见着他。”宁婉有些奇怪,以前袁野可是紧跟着萧云卿的。
    有萧云卿的地方,就有袁野。
    而且在外界看来,袁野俨然已经成了萧云卿的代言人了。
    萧云卿一滞,立即低下了头。
    他眨眨眼:“袁野他……去了一个地方,帮我办点事。”
    下意识的,他不想从自己的嘴里将袁野的死讯说出来。
    好像这样一来,袁野就一直在他身边一样。
    即使人不在,魂也在!
    宁婉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看着因为受伤而脸色苍白的萧云卿,宁婉忽然想起了,他还是她小时候的那个大哥哥。
    那个一直宠着她,不管她提什么要求,他都一定会做到的男人。
    即使是现在,除了让他放了她这个要求,其他的,他也依旧都会做到。
    其实,她从来不希望他死,不想他出事受伤。
    看着他的伤口,她知道如果这个男人真的自这世界上消失,她的心也一定会很痛很痛。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在刚刚脑中冒出这个想法时,心脏突然刺痛了下。
    心疼的微微皱了下眉,不知不觉间,病房竟然陷入了安静。
    这份安静两人都不自觉,宁婉陷在自己不解的情绪中。
    萧云卿则一直盯着她的脸,看的专注。
    当他看到宁婉皱眉时,心理科一揪。
    以为她在这里呆的有些不耐烦了,却不知该找什么借口离开,便说:“我这里没什么事,你不用在这里守着了。”
    听到他的话,宁婉一怔,却没有离开,只是目光一直放在他的伤上。
    “那天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受伤了,为什么还要给我打电话浪费力气?”宁婉问道。
    萧云卿微微有些愣,这还是结婚以来,宁婉头一次跟他这么平心静气的谈话。
    这让他很不适应,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我那时候在山洞里躲着。”萧云卿轻声说,声音有些沙哑。
    “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当时就想听听你的声音。我想靠你的声音撑下去,哪怕就是撑不下,死了,至少临死前也跟你说了话。”
    宁婉双唇微微开启,听他这话,心里有点酸。
    嘴巴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心被刺得难受。
    半晌,她说道:“你……你又没那么容易死!受伤的时候,该想着怎么活下去才对!”
    说完,她有些慌乱的站起身子,低垂着目光却不看他。
    “你要走了?”萧云卿有些失落。
    本以为她还是在乎他的,于是过来看他了。
    问他的这些问题,不也都挺在乎的吗?
    可是这话还没说几句,就又要走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又说错了。
    “我回去带点吃的给你,医院里的饭又不好吃。”她说道,脸不自在的红了起来。
    这种关心他的话,实在是不适合她说,说的时候不止脸红,整颗脑袋都发麻了,要炸开了似的。
    鸡皮疙瘩从头顶开始往下窜,窜遍了全身。
    萧云卿的表情简直是又惊又喜,他也没指望宁婉亲手给他做,她在家里跟小公主似的,虽然嘴巴刁,可着实没什么手艺。
    她带了的吃的很可能是“王朝”大厨的手艺,可她能专程给他带过来,再来看看他,他就已经很开心了。
    “我现在只能吃流食。”萧云卿立刻说道。
    他脸上的惊喜表情,宁婉忽觉得有些刺眼。
    她之前对他有这么差?
    
    给他送点吃的过来就能高兴成这样?
    就算是普通朋友,她也会这么做。
    更何况他上次受着伤给她打电话,她对他的态度很不好,虽然她并不知道他当时的情况,可是还是感到内疚。
    想来他那时候,也只是想要来点能刺激他生存下去的动力。
    当时她态度不好,他弄得一个不好,因此丧了气,又丧了命,那怎么办?
    就算气他恨他,可她不想他死。
    宁婉点点头:“那我让厨子给你煮点白粥。”
    萧云卿简直是欣喜若狂了,可是表面上装的还是很镇定,微微笑着点头,柔声道:“好。”
    被他这么看着不自在,宁婉低着头,脸火烧一般的辣,几乎是逃着离开的。
    这之后,萧云卿住院的日子,中餐和午餐都是宁婉带来的,早餐萧云卿舍不得让宁婉起那么早,坚持不让她送。
    宁婉送餐过来,也不多呆,几乎只是放下东西就走。
    因为她每次来,萧云卿的属下都会自动退避,病房内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尴尬异常。
    宁婉又不知道跟萧云卿说什么,每次她来,萧云卿都用柔的腻死人的目光看着她。
    其实萧云卿一直以来都这么看她,只是那时候她还小,也压根没往这方面想过。
    现在什么都懂了,再看萧云卿这目光,就怎么看怎么不自在,脸总是发烫。
    -----------------------------------------------------
 。
     147 这么痛快的死也太便宜他们了
     更新时间:2012…8…15 9:39:31 本章字数:3264
    现在什么都懂了,再看萧云卿这目光,就怎么看怎么不自在,脸总是发烫。言嗣蠹耙
    可她不知道,萧云卿就是爱看她这小脸红扑扑的模样,从脸蛋到耳根,再到脖子,全都铺上一层粉,怎么看都看不够,目光不由自主的便贴了上去。
    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他越看,她脸越红,他就越爱看。
    再加上,最近多是宁婉送饭菜,即使知道她可能没什么心思,可他觉得这也是一个长足的进步。
    现在他已经把她拴在身边了,目的达到了,他可以慢慢来,不用把她逼得太紧,再把她给逼走了崴。
    她能来给他送点吃的,他也满足了。
    满足的他都有点不想出院了,就这样一直呆着,至少在这里,宁婉见到他不会跟他吵架。
    …解…
    ……
    这日,宁婉将午餐送过来。
    其实医生说萧云卿可以不用吃流食了,可以改变一下口味,萧云卿这些天,天天三餐的白粥,也确实嘴巴极淡。
    可是为了让自己的伤看起来重一些,萧云卿没有跟宁婉说,仍然让宁婉送粥过来。
    只是略微的提了下,可以在里面加点肉丝啊,蔬菜啊,提提味道。
    随着他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宁婉在这里呆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把粥给萧云卿盛出来,余光便瞥见罗毅走到门口,看见她在,身子顿了几秒,又离开了。
    看他的样子,像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萧云卿说,有她在却不太方便。
    宁婉垂了垂眼,将碗交给萧云卿:“我先走了,晚上再过来。”
    萧云卿尽管心里难受,想让她多待会儿,却到底是没开口,僵硬的点了点头。
    宁婉走后,罗毅才不好意思的走进来,有点歉疚的说:“萧少,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啊!”
    “没重要的事你也不会来。”萧云卿说道,只是声音还有些郁闷,“说吧!”
    罗毅脸色一正,表情变得严肃:“凌墨远那边查清楚了!”
    这话一出,萧云卿“砰”的一声,将碗重重的放到桌子上。
    “按照之前你给的指示,我们调查了他们的银行资金流动情况。”罗毅说道,“这方面,银行那边也不愿意得罪我们,所以也挺配合。”
    “凌家那边,资金流动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以褚含玉的名义开设的公司,最近频繁的注入大笔资金,看起来是投资获利,但是这些获利都跟邓海岳和刘新起有关。”
    “而邓海岳和刘新起的个人账户,各有一笔钱投进了他们的公司,这种资金的注入其实很平常,但是他们又从公司里汇出了相同的金额,投往瑞士银行。”
    “同时,从瑞士银行中又输出了相同的金额,这一次,是最后一次的转账,收款人是一个叫吴鹰中的。这人以前是特种部队的,五年前从部队退役,去了印尼,据说是做点小生意。”
    “我们从海关那边查到了他的入境记录,他就是在这个月初到达B市,然后就失去了他的消息,后来他去了哪,我们就查不到了。
    “显然在特种部队呆过的,对于摆脱追踪这些事情,也很有手段。”罗毅说道。
    “但是不论是从收款,他的身份,还是从入境时间看来,这都太过巧合,这么多的巧合连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罗毅说道。
    尤其是在联想到去G市之前,调查出的凌墨远他们做的一些小动作,已经不需要更多证据,就能确定这次的狙击,就是凌墨远他们干的!
    “萧少,这事儿查到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就是凌墨远他们干的!我们一定要动手,替阿野报仇!”罗毅紧握着拳头,沉声道。
    他恨不得现在就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