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萧少,这事儿查到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就是凌墨远他们干的!我们一定要动手,替阿野报仇!”罗毅紧握着拳头,沉声道。
    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那三个人,替袁野填命!
    “这么痛快的死也太便宜他们了!”萧云卿眯起双眼,“你刚才不是说,褚含玉的公司最近大笔资金流入的很频繁吗?”
    “是的!”罗毅点头。
    “去查,这笔资金到底有多大,以刘新起和邓海岳的能力,能不能应付下这些钱。”萧云卿说道,“他们两个是典型的商人,即使是因为对付我,而跟凌墨远走到了一起,也绝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把大把的钱平白的给凌家,绝不是他们会干的事情,不管给了多少,他们一定会赚得更多,才会心甘情愿的给出去。可这样的话,这么多的钱,他们是怎么来的,怎么赚的?”
    萧云卿说着,拿出手机给闻人打了个电话:“问你借个人,把方博然借我用用。我知道他是你情报部的头,就是因为他厉害我才要他,不会借太长时间,你给我痛快点!好,嗯!”
    挂上电话,萧云卿说道:“回头方博然会去找你,他负责闻家的情报部门,这方面更专业一些。正面找银行,银行不会拒绝我们的调查,但是容易走漏风声。让他带着人直接入侵银行系统,查的更快一些。”
    “是!”罗毅立刻应道。
    只要能给袁野报仇,他的动力就格外的足。
    “你去帮我办出院手续吧!”萧云卿想了会儿,突然说道。
    “萧少,你的伤还没好利索,这么快出院怎么行?”罗毅立即说道。
    “有个人,我得去见见,袁野的死,她必须知道,不能再拖了。”萧云卿说道。
    罗毅张张嘴,可一想到袁野,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给萧云卿办了出院手续,萧云卿不让他跟,说那个地方,他自己去,罗毅赶紧把他交代的事情查清楚就行了。
    罗毅也只能欲言又止的离开,知道萧云卿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就是问也问不出来。
    而且又想想,袁野在去G市之前,曾找过他。
    说以后他负责呆在萧云卿的身边,负责原来袁野负责的那些事情。
    当时罗毅只是很顺口的问:“你要去哪吗?”
    他现在还记得,袁野喝了口啤酒,脸微微泛红,咧嘴笑:“萧少要我负责‘王朝’。”
    罗毅听这话,心里是一点嫉妒的情绪都没有,或许有些不适应,有些羡慕,却不会去嫉妒他。
    袁野跟在萧云卿身边做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了,不论是论资历还是论能力,确实没有人能跟他比,嫉妒也没用。
    
    所以,罗毅也是发自真心的说:“恭喜你了!”
    “你也好好干,萧少把你带在身边,做我原来的工作,下一个就是要提拔你了。”袁野笑道。
    罗毅也难掩激动,毕竟有袁野的例子在这里,萧云卿把助理的位置当做训练人才的跳板,是十之八。九的事情了。
    “虽然以前我也帮萧少做事,可是呆在他身边的时间毕竟少。”罗毅说道,“阿野,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
    “也没什么,萧少是个讲理的人,不会限制我们太多。”袁野想了会儿,“不过萧少的性子也是说一不二,他不说的事情,你问他也不会告诉你。所以萧少的话,你只要照着做就可以了,如非必要不要多问。”
    这是袁野跟他的最后一次谈话,他记得清楚。
    走到车旁,抬起头,湿润的双眼看着天空:“我或许不如你做得好,但是我会努力。”
    ……
    ……
    佳宁在袁野的家里,跪在地板上,用抹布擦地。
    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肚子里的孩子。
    这孩子,说实话她不想要。
    可是她知道,如果真的去医院打胎,袁野不会原谅她。
    袁野是个重视家庭的人,他父母死的早,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组建一个自己的家庭,所以他才会早早的向佳宁求婚。
    在袁野看来,佳宁是个能好好过日子的女人,能干,也不虚荣,会是个贤妻良母。
    -----------------------------------------------------
     148 你死了,总要让我过上好日子才对
     更新时间:2012…8…16 9:38:06 本章字数:3307
    在袁野看来,佳宁是个能好好过日子的女人,能干,也不虚荣,会是个贤妻良母。言嗣蠹耙
    而在佳宁看来,以她现在的身份想找个像萧云卿那样,有钱有权又年轻的男人,实在是不太现实。
    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童话故事,而现实中的故事有个童话的开头,却没有一个童话的结尾。
    而那些有钱的老头子,她又看不上,也不想委屈自己。
    于是袁野,就成了目前看来还不错的选择獯。
    至少在她找到符合她要求的人之前,袁野是个最好的选择。
    所以她不想因为一个孩子,便失去袁野。
    但是事情总有意外,并不为人力所掌控箭。
    佳宁想着,如果她因为干活不小心把孩子给弄掉了呢?
    不是说,前三个月是最不稳定的时候吗?
    所以她在家拼命的干活,装作不知道自己怀孕,如果因此流掉了孩子,袁野也说不出怪她的话。
    擦地擦得腰都疼,跪在地上,直起腰杆儿,手指费劲儿的揉着后腰。
    铃声“叮咚,叮咚”的响,佳宁眨眨眼,袁野出差后这家里还没有门铃响过,即使他在家的时候,也没有人来。
    这是袁野回来了?
    佳宁站起身,走到门口。
    开门的同时,露出温柔的笑容,像是迎着丈夫回家的妻子。
    “回来啦!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没带钥匙?”佳宁笑眯眯的说道。
    将门打开,发觉站在对面的人气势不对,不像是袁野。
    抬起头,才惊讶的发现,来人竟是萧云卿!
    宁婉错愕的站着,嘴巴张了半天,才惊讶地叫道:“萧……萧少……”
    萧云卿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口,对于佳宁错愕的表情没有丝毫不悦。
    因为袁野,他会给予这个女人无限的包容。
    半晌之后,萧云卿才开口:“我能进去吗?”
    “哦,嗯!”佳宁连忙点头,错了个身,让萧云卿进屋。
    走在萧云卿身后,佳宁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形象实在是不怎么好,忙用手整理头发,把长发整理的服帖了。
    路过屋里的镜子,她瞥了一眼镜中的自己,因为干活脸颊微微泛着红,看起来挺好看。
    “萧少,你怎么会来?我……”佳宁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她以为萧云卿不知道她跟袁野的关系,只是来找袁野的,却碰上了她。
    那么这样一来,她跟袁野的关系不就包不住了?
    “我是来找你的。”萧云卿看着佳宁,声音发紧。
    “找我?!”佳宁眨眨眼,吃惊的看着萧云卿。
    “你和袁野的事情,我知道。”萧云卿说道。
    佳宁低下头,藏住不停转动的眼眸。
    “对,我忘了,袁野不可能瞒着你的。”双手手指不停的绞着:“我听袁野说,他是跟你一起出差的,萧少你回来了,那袁野他……”
    萧云卿心中一恸,强忍着酸楚:“佳宁,我们坐下谈吧!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好。”佳宁不解的点头,坐到了沙发上。
    她坐的端正,面对萧云卿,大气儿都不敢出,这和面对袁野时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佳宁。”萧云卿舔舔唇,“这个消息我很难说出口,但是你必须得知道。袁野他……死了。”
    “什么?萧少你说什么?什么意思?我有点……不太明白?”佳宁一连串的问号,脸上充满了不解。
    什么叫死了?
    她接受不了这个答案,怎么就死了?
    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事情!
    她不接受!
    “很抱歉,今天才来告诉你。”萧云卿深吸一口气,“之前我们去G市,但是遇上了狙击,我受了伤,一直在住院,袁野他……没能挺过来。”
    “原本我可以早点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但是我想亲口告诉你。”萧云卿说道,“袁野是为了救我死的,所以我必须亲口告诉你这件事情。”
    “不会的……不会的……”佳宁不停地摇头,脸色惨白,“袁野不可能会死,他怎么会死?他说他要娶我的,他说他要跟我结婚的!”
    佳宁突然抓住萧云卿的胳膊,不停地摇晃:“他走之前,还高兴的跟我说,你把‘王朝’交给他负责了,以后他要让我,让我妈我弟,都过上好日子!”
    “他没死!”佳宁摇头,声音越来越低,“他没死,他没死,他没死!”
    他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她怎么办?
    他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说死就死?
    为了救萧云卿而死?
    那个蠢货,他救萧云卿的时候,难道就没想想她吗?
    他怎么就没为她考虑考虑!
    “佳宁,袁野真的去世了。”萧云卿说道,“我会为他报仇,也希望你能振作起来。”
    “他真的很爱你,临死前最记挂的就是你。我答应过他,会帮他好好照顾你。”萧云卿说道,“这也是我欠他的,也欠你的。”
    “他也希望你能找个好男人,好好地过,不要想他,也别怪他。”萧云卿说道,拿出袁野的手机,交给佳宁,“这是他的手机,阿野的东西真的不多,不过我想你应该会想要。”
    “我不要什么好男人,我就要他!”佳宁突然大喊,紧抓着萧云卿的胳膊不放,“你把袁野还给我!还给我!你为什么要让他救!你的命值钱,他的命就不值钱吗?”
    “你把他还给我!他说他要娶我的,他说我毕业就跟我结婚的!你把他还给我!我不要别的男人,没人比他好!”佳宁嚎啕大哭,没有丝毫的形象可言。
    “什么手机,别给我手机,把人还给我!还给我啊!”佳宁哭道,鼻涕眼泪都混在了一起。
    萧云卿咬着牙,面对佳宁的质问责骂,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任由她打着骂着。
    拳头捶在他的胸口,他只是任她打着。
    打吧打吧,她说对了,他欠袁野的,这一辈子都还不完!
    “哇啊——!呜呜呜呜呜!”佳宁最后手也懒得动一下,嚎啕大哭。
    萧云卿叹息着,将她揽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
    佳宁一句话不说,一直哭,一直哭。
    半晌,萧云卿才轻轻地将她推开,她的眼泪鼻涕都沾在了他的衣服上,他也没有皱一下眉。
    “袁野的手机里,有我的私人号码,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萧云卿说道,声音也沙哑了起来。
    “以后,我替袁野照顾你。你要是想嫁人了,我就替你找一个最好的人家。”萧云卿说道。
    “呜呜呜呜……”佳宁却好像没听见一样,径自的呜呜哭着。
    “明天有袁野的追悼会,我接你去看他。”萧云卿站起身,轻声说。
    佳宁只是怔怔的看着空气,好像他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萧云卿垂下眼,吐出一口浊气,一言不发的离开。
    直到关门声响起,佳宁才停止了哭泣声。
    她面无表情的擦干眼泪,翻看着袁野手机中的通讯簿,果然找到了萧云卿的手机号码。
    佳宁看着手机中的号码,左手却慢慢的覆到了小腹上。
    “袁野,如果你真的爱我,觉得对不起我,那就补偿我吧!你死了,总要让我过上好日子才对!”佳宁低声说。
    ……
    ……
    第二天,萧云卿亲自来接佳宁去追悼会。
    在房间内,所有的人看着袁野的黑白照片,都忍不住的鼻子发酸。
    作为这里面唯一的一个女人,佳宁哭的最厉害,让所有人看着,都心生不忍。
    一直到追悼会结束,萧云卿让耗子把佳宁送回家。
    -----------------------------------------------------
    
     149 就这样让我抱抱
     更新时间:2012…8…16 9:38:06 本章字数:3327
    一直到追悼会结束,萧云卿让耗子把佳宁送回家。言嗣蠹耙
    临离开之前,佳宁把萧云卿叫住。
    “萧少!”佳宁咬住唇,“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萧云卿问道。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佳宁低声说,“我妈,我弟,还有……宁婉,都不要说。獯”
    她说着说着,眼泪又“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我不想让她们担心,跟着我一起难过。”佳宁哽咽道。“这份罪,我自己一个人受就够了。”
    萧云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沉吟许久,长的佳宁的心都开始乱跳,紧张的都不敢呼吸了箭。
    萧云卿终于开口:“这是你自己的事情,选择权在你。”
    佳宁睫毛轻眨,悄悄地松了口气:“谢谢。”
    “嫂子,走吧!”耗子在旁边,语气还带着哽咽。
    他一直知道袁老大有个女朋友,可是袁老大一直把女朋友看的紧,谁也不告诉,直到今天才真正见面。
    即使袁野死了,可在他们心中,袁野永远都是他们的大哥。
    而佳宁也将永远是他们的大嫂,就算将来佳宁嫁人了,可依旧是他们的嫂子,他们都会替袁野照顾好佳宁!
    佳宁点点头,转身随着耗子上了车。
    “萧少!”罗毅走到萧云卿的跟前,等着他的吩咐。
    萧云卿疲惫的摆摆手:“送我回家吧!今天什么都不要谈了,我要冷静冷静。”
    “嗯。”罗毅沉重的点头。
    ……
    ……
    宁婉错愕的看着刚刚进门的萧云卿,他看上去那么狼狈。
    他的衣着整齐,面容也干净,可是却掩盖不住一脸的疲态。
    而且,他眼眶泛着红,就像是刚刚哭过。
    她头一次看到他这么没有精神的样子,心中禁不住的也泛起了担忧。
    不得不说,他受了枪伤生死不知的时候,却坚持给她打电话,这件事她真的忘不掉。
    一直留在她的心中,不断地扩大。
    每次想到,心都会悸动一下,紧接着,就是泛疼的抽。搐。
    每每想到,那次的通话有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谈话,他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她的心就止不住的钻疼,对他生不出一点的怨气来。
    “萧云卿,你……”她轻声出口,被萧云卿这样子吓坏了。
    可马上,她又因为他的反应,而止住了话。
    萧云卿看到她也像没看到一样,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经过,往卧室走。
    她的目光一直随着他,看着他脚步沉重,如行尸走肉。
    宁婉咬咬唇,跟着他一起进了卧室。
    萧云卿一头栽进床。里,仰躺着闭着眼,眉头却紧紧地皱起。
    她第一次见他这么消沉,好像被什么事情给打击的,压弯了腰。
    即使她拿话刺激他的时候,他眼里的伤心也只是一闪而过,之后就又是那个强大有自信的男人。
    可是他现在的样子,好像被人卸下一只臂膀一样!
    宁婉不自觉地放轻脚步,走到他旁边,低头看着萧云卿。
    “你……身上还有伤,别那么奔波。”她迟疑的说道,连着去医院给他送饭,似乎关心他的话,说起来也不是那么困难了。
    可是萧云卿一动不动,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似的。
    “你……怎么了?”宁婉有点害怕,“出了什么事?”
    见他不答,宁婉叹口气:“我让下面送点吃的上来吧,你该饿了。”
    说完,转身刚要离开,手腕突然被他抓住。
    纤细的手腕被他的大手钳着,分外的有力。
    紧接着,她的手腕便被他一挣,整个人便不由自主的往后栽,径直的栽进床。中。
    “萧——”她刚刚开口,萧云卿突然翻身将她压到身。下,整个人被他压得动弹不得。
    “娃娃,别动,就这样让我抱抱,只要抱抱就好了。”萧云卿把脸埋进她的颈窝里,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她的香气好像有点镇定作用似的,嗅着心情也稍稍平静了一点,可还是难受的发疼。
    宁婉本想推开他,可是手放在他的肩上时,却发现他的肩膀那么紧绷,不,是全身都那么紧绷。
    他的肩膀还隐隐的颤抖,虽然她被他抱得紧紧的,也看不见他的脸。
    可是他这样子,感觉那么无助。
    “萧云卿,你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宁婉轻声说道。
    或许是宁婉鲜少这么温柔的跟他说话,或许是这略带着关心的语气击破了他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萧云卿深吸一口气,就连呼吸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袁野……袁野他……死了……”他颤声道。
    轰——!
    宁婉没想到,从来没想到这个结果。
    那个看着那么耿直的男人,自此从世界上消失,再也不会出现了吗?
    她还记得袁野因为萧云卿的命令,而在她身边寸步不离的样子。
    记得袁野愤怒的为萧云卿抱不平,一脸激愤的训斥她的样子。
    可她从来不讨厌袁野,相反,她喜欢这个忠诚的男人。
    她知道这个男人从不会背叛,即使袁野不那么喜欢她,可是只要萧云卿命令了,袁野一定会誓死保护好她。
    袁野生气却又无奈的让她不要对萧云卿太坏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仿佛昨天刚刚发生的。
    可是现在,她却被告知,袁野死了!
    宁婉眼睛发直,始终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什……什么时候……”宁婉哽咽的问。
    “都是因为我,都是我害的!袁野是为了给我挡枪才死的!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袁野不会死!”萧云卿颤声道。
    心里的内疚始终得不到纾解,连日来的积闷终是爆发了出来。
    宁婉终于知道了,那天为什么在医院见不到袁野,为什么一连好几天,始终只有罗毅在萧云卿左右,因为他本就不在了!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萧云卿在说袁野去了一个地方的时候,表情为什么会那么苦涩。
    袁野一直拿萧云卿当奋斗的目标,感情比亲兄弟还要亲,萧云卿又何尝不是呢?
    宁婉双手颤抖,慢慢的从他的肩上抬起,终于,落到他的背上,回抱住他。
    “萧云卿,不如……哭出来吧!”宁婉轻声说。
    萧云卿明显的滞住,身子僵硬。
    房间内静的让人心慌,就连他的呼吸声,她都听不到了。
    半晌,她的颈间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湿意,沾到她的肌肤上,顺着她的颈子慢慢往下流淌。
    渐渐地,那股湿意越来越重,萧云卿的身子陡然颤的厉害。
    她的耳边传来隐忍的轻泣,那泣声就像是急促而颤抖的呼吸,在她耳边无序的响起。
    宁婉说不出心中的滋味儿,心竟是止不住的疼。
    他的泪水那么烫人,不断地在她的颈间滚过。
    她睁着眼,怀里的男人现在却像个大男孩儿。
    抬手,缓缓地抚过他的发,将他抱得更紧。
    他终究是隐忍的,也只是哭了一会儿,便止住了。
    他深吸一口气,声音闷闷地道:“娃娃,把眼闭上。”
    宁婉这次没有多问,头一次如此听他的话,顺从的闭上双眼。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身子上的束缚没有了,他从她身上爬起来,原本颈子上温热的泪水接触到空气,立刻变得微凉。
    “好了。”他嘶哑的声音响起来。
    宁婉这才睁眼,见到萧云卿坐在床。上,腰背并不那么挺直。
    -----------------------------------------------------
    求月票,求荷包,求鲜花,娃娃要慢慢接受萧少咯~
    
     150 我会去尝试
     更新时间:2012…8…17 10:34:10 本章字数:3351
    宁婉这才睁眼,见到萧云卿坐在床。上,腰背并不那么挺直。言嗣蠹耙
    脸上没了一点泪痕,可眼眶还是红的,告诉她刚才她并非错觉,这个男人真的是哭了。
    看着他这样,宁婉的五脏六腑止不住的狠狠地抽着。
    从他受了伤坚持给她打电话开始,她就对这个男人狠不下心了。
    如今,又看到了他的泪狯。
    这个男人从不会轻易表露出自己的情绪。
    不是说,男人都只会在他最信任的人面前露出脆弱吗?
    她的心不是铁打的,看着萧云卿这样,她的心也一抽一抽的疼辰。
    她不知道萧云卿跟袁野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厚,可她看得到萧云卿的痛苦。
    宁婉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他不是强大的永远不倒的。
    以前,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永远不会被击倒,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他总能直挺挺的站着,立着地,顶着天。
    或许,他是不得不强大。
    她也缓缓坐起身,低头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
    她不懂萧云卿为什么会经常把戒指往手指压,可是想到那个动作,她也不自禁的把手指按压到了戒指上,往自己的手指上压着。
    看着戒指,她知道她跟凌墨远是不可能的,一开始就不可能。
    对于凌墨远,她一直是怀着愧疚的心,对于他的要求,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