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看着戒指,她知道她跟凌墨远是不可能的,一开始就不可能。
    对于凌墨远,她一直是怀着愧疚的心,对于他的要求,只要自己能做到,她都会尽力去满足。
    可是她知道,他们回不去。
    而且,现在凌墨远过得很好,他该有自己的生活。
    现在萧云卿的状况,她该是在萧云卿这边的吧!
    压着戒指的手紧了紧,目光缓缓地看向萧云卿。
    他的目光低垂着,失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他感觉到一具软软的身子的触碰,随着她的靠近,身上的那股淡淡的甜香味也窜入了鼻端。
    她的身子瘦瘦小小的,根本不能像他抱她一样,将她完全融进自己的怀抱中。
    可是她仍然努力地抱着他,小手安分的停在他的后背,把下巴搁到了他的肩上。
    她抱得不用力,很轻,怀抱软软暖暖的。
    他都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像他一样,都不那么平稳。
    刚刚抱住他的时候,她的身子还有些微的颤,可是当真的抱住了,似乎又觉得没什么,身子又平稳了下来。
    可是萧云卿却很不平静,就在她抱住他的那一刻,萧云卿整个人都懵了。
    身体僵直的都不会拐弯了,心跳的像个初恋的毛头小子一般,快的不正常。
    “萧云卿,你不如全都发泄出来,好不好?别再忍着了,然后……快些走出来。”宁婉轻声说,她咬咬唇,“这样的你,让我很不习惯。”
    萧云卿狠狠地一滞,双臂突然环住她,将她用力的抱住。
    他太用力的,双臂环到她的身后,勒的她都有些疼了。
    宁婉眉头皱了皱,却没说话。
    “娃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萧云卿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什么?”宁婉不解,她不知道自己说的有哪里不对了。
    萧云卿轻笑,这丫头果然不了解,她那话说的有多暧。昧。
    尤其是在这种情形下,“发泄”这个词可是会让男人想歪的!
    萧云卿也不跟她费唇舌解释,直接用行动来表明。
    双手突然捧住她的脸,她的小脸几乎被他的双手完全包裹住了。
    在宁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印上了她的唇。
    真如发泄一般的,吻得那么用力。
    双唇狠狠地攫住她的唇。瓣不松口,唇舌一起吮。着咬着,顺势,便将她压回到了床。上。
    宁婉吃惊的睁大了眼,没想到这个男人怎么说变就变,说亲就亲!
    她只是应着他的要求,抱抱他,安慰他,可没打算让他发泄到她身上啊!
    宁婉下意识的推了推他,可他完全不为所动。
    双唇吮。着她的唇。瓣,舌探入她的口中不断地勾缠着。
    双手疼宠的捧着她的小脸,吻得愈发的专注。
    宁婉本来就没怎么用力的推他,他虽然出院了,可那是他强行出的,伤根本就还没好利索。
    她怕推的狠了,再扯着他的伤口。
    她有意的相让,萧云卿有意的攻伐。
    结果宁婉便不由自主的败下阵来,一双小手抵在他的胸口,却使不出一点的力气,任他吻着。
    脑袋慢慢的迷糊了起来,缺氧一般的什么都想不到。
    只有胸口不断地起伏,上上下下的,不经意间磨蹭着他的胸口。
    呼吸都被他的吻给夺走,嘴巴被他吻得又疼又肿。
    好不容易,他吻得够了,终于松开她的唇,可他火热的唇。瓣却沿着她的嘴角往颈子上下滑,一路轻轻密密的啄吻。
    一只大手更是不规矩的从她的脸颊滑下,隔着衣服罩在了她的绵。软之上,一下一下的揉着。
    湿热的唇。瓣落在她的颈间,麻麻痒痒的。
    宁婉下意识的缩着脖子,推着他的胸膛:“萧云卿,停手……”
    萧云卿动作一僵,她的推拒并不用力。
    可是在这时候,哪怕是轻微的抗拒,都能让他心头黯淡。
    他僵硬着抬起头,手上停下了动作。
    就见到宁婉双唇被吻得红红肿肿的,双眸也水润润的发亮。
    她张着唇呼吸,看到萧云卿黯淡的脸色。
    宁婉咬咬唇,结结巴巴的说:“你……你的伤还没好呢!医生不是说,不让你做剧烈运动吗?否则就得回去继续住院,所以……所以……你就是发泄……也……也别……”
    萧云卿原本心沉的难受,本以为在他住院的时候,宁婉天天到医院看他,为了他的餐食一直奔波。
    虽然话不多,可是心里多少是被他感动的,也学着接受他了,所以才会坚持着往医院跑。
    所以今天才试着要她,却不想又被她拒绝。
    心底正自嘲着自己的自作多情,却没想到又听到了宁婉的这番解释。
    他这一颗心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的,还从来没起伏这么大过!
    萧云卿眼中藏不住的露出了希冀:“那你的意思是,等我的伤好了就可以了?”
    宁婉的脸“轰”的一下红了,她可没这么说!
    
    虽然对他,心头松动了,可也没说这么快吧!
    可是当看到他愈发璀璨的眸子,眸子里的希冀那么亮,竟是让她不忍去伤害。
    小手慢慢从他的胸膛移开,学着他的动作,捧着他的脸。
    可是她的手小,没法把他的脸给全部包住。
    “萧云卿,我……”宁婉舔了舔唇,欲言又止。
    萧云卿看她这样,心头发紧,竟是不由屏住了呼吸,有些害怕她会说出什么让他失望的话。
    “我……跟凌墨远是不可能了,现在一时半会儿,可能还无法完全接受你,但是我会去尝试,去努力。”她轻声说,“所以你……也别做傻事了。”
    “呵!”她突然轻笑一声,“其实一直以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我恨你逼我,我气你为我谋划生活的道路,不给我自己选择的机会。可是我真的……不想你出事。”
    “我不知道对你……到底是怎样一种心情。”她失神的摇头,“我分不清。”
    “但是你受枪伤的时候,我知道我是紧张你的,我气你却不想你有危险。”她慢慢地说着,“所以萧云卿,以后……别再受伤了。万一……我是说万一,真的躲不了,想着怎么得救,别只顾着给我打电话。”
    “别干傻事。”宁婉说道,“电话相隔那么远,我又救不了你。你要是觉得听我的声音心里安稳,那你把我的声音录下来,但是别……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
     151 接吻不算剧烈运动
     更新时间:2012…8…17 10:36:14 本章字数:3288
    “别干傻事。言嗣蠹耙”宁婉说道,“电话相隔那么远,我又救不了你。你要是觉得听我的声音心里安稳,那你把我的声音录下来,但是别……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她知道,人在最危险,生死关头的那刻,想到的都是自己最在乎的人。
    她不知道凌墨远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不论她怎么想都是假设。
    可是萧云卿真的做到了!
    她一直没表现出来,可是这件事确实震撼到了她,让她无法再拿出以前的态度来面对他狯。
    心里的感动一旦慢慢扩散,是止不住的。
    “娃娃,你……”萧云卿已经止不住的惊喜了。
    早知道他差点死一次,就能让宁婉在意他,他早就这么干了辰!
    宁婉红着脸,不敢看他,想想这男人也怪可怜的,身上还带着伤,就是有什么狠话也说不出口了。
    谁知,萧云卿环着她,突然搂的紧了一下:“那你欠我一次,等我伤好了,你要还回来!”
    “什么,我不——”宁婉眨眨眼,怎么就成了欠他一次了?
    可是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他堵住,又是狠吻一通。
    半晌,他才放开她:“接吻不算剧烈运动!”
    然后又用力的吻了她好几下,从他的吻里,她都感觉到了他发自内心的喜悦。
    终于,萧云卿放过她,把她扶了起来:“有点饿了,想吃什么?”
    “吃点清淡的吧!”宁婉想到萧云卿的伤,便说道。
    萧云卿笑笑,也不揭破她,拿起电话叫了餐。
    ……
    ……
    萧云卿觉得最近的日子过得真不错,宁婉虽不能说立刻就接受了他,可是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竖着刺。
    日子不说是蜜里调油吧,倒也挺和谐。
    宁婉显然还有些不太习惯这种改变,对他还是有点生疏。
    可是只要他一表现出伤口疼得样子,那丫头就会立即跑到他身边,紧张的查看他的伤口。
    伤口给他提供了不少便利,可是也让他难受的要命。
    因为宁婉坚持他的伤没好,死活不让他碰。
    晚上躺在床。上,闻着宁婉身上的香味,就像是无数只小毛毛虫在心口上爬,痒的难受,可就是碰不得。
    “萧少,方博然到了。”罗毅走进办公室说道。
    萧云卿回过神来,因为想起宁婉紧张的小模样,嘴角还不由自主的挂着笑。
    直到被罗毅打断,笑容也立刻收了起来,看着走进自己办公室的年轻人。
    方博然和他差不多年纪,作为闻家的情报头子,却是气势十足,不输给任何人。
    很多时候,闻家的情报要由方博然亲自上阵去获取。
    因此,不论是危险的,又或者是盛大的场面,方博然都已司空见惯。
    那份处变不惊,临危不乱的沉稳,别人不论身价多么丰厚,也轻易比不上。
    而闻家情报头子的身份,听上去或许有些不起眼儿,可是若是把他的身份往外界一公布,绝对会掀起层层的巨浪。
    谁见了方博然,都得敬上三分。
    因为不论背景多么强悍,身家多么丰厚,也免不了会藏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风光无限的背后,往往是藏污纳垢。
    而这些事情,指不定方博然掌握了多少呢!
    对于一个掐着自己命门,随时都能让自己死一回的人,当然要小心的敬着供着。
    方博然面对萧云卿,也只是微微的点头致意:“萧少!”
    “请坐。”萧云卿指指对面,“查到什么了?”
    方博然笑笑:“关于褚含玉公司最近的大笔资金流动,里面确实有猫腻。”
    方博然将调查的报告交给萧云卿:“凌孝礼坐在那个位置上,手上自然不可能干净了,这些年他也收了不少的贿。款,而处理的方式,就是通过褚含玉的公司,让这些贿。款合法化。”
    “凌孝礼那边不好查,而且他人谨慎,证据不那么容易搞到手。我之所以能够这么肯定,就是从褚含玉的公司入手,查到她开公司以来的资金流动情况。公司的银行账户里的资金流动,是瞒不了人的。”
    “以往,里面的资金流动多是百万左右的金额,与公司的盈利混合在一起,并不明显,也没有引起人的怀疑。但是坏就坏在,最近的资金流动明显增大,里面加了邓海岳和刘新起的投入。”
    “两人加大了对凌家的投资,这势必要造成自己的损失,所以他们一定要补回来。”方博然说道,“没有哪家公司的账是干净的。”
    说着,他笑看了萧云卿一眼,萧云卿回以微笑。
    这话不假,哪怕就是他的公司,账目也并非那么干净。
    “所以,邓海岳和刘新起就从税务那一方面入手,每年偷掉漏掉的税款可是一个相当大的数额。”方博然说道。
    “而且因为之前接触了那名狙击手,两人仗着有凌孝礼的支持,将目光放到了走私上。”
    “这是我查到的他们联系国外走私商的记录。”方博然将一个U盘放到桌上,“我们在凌孝礼身边也有钉子,这次为了你的事情,又安排了人进邓海岳那里。”
    萧云卿也不禁挑起了眉毛,怪不得知情的人都对闻家的情报部门非常忌惮,几乎到了闻风色变的程度,对方博然更是像祖宗一样供着。
    凌孝礼身边都能安。插。到他们的人,而闻家既然出手,更不可能让那枚钉子在底层,必然是十分接近凌孝礼的存在。
    能爬到凌孝礼身边的位置,那就不是短期内能够做到的。
    不知道闻家到底是在多久之前,就做了安排。
    就连凌孝礼身边都有人,那恐怕这些机关上下,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逃不开闻家的眼睛吧!
    确实,像闻家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并且明显是与目前国内的制度相矛盾的存在,至今还能够相安无事屹立不倒,必然有其独到的办法。
    而且,没有点准备,不做点防范是不行的。
    接着,就听方博然继续说:“因为安排了人,所以这些东西拿到虽然费了点儿劲儿,倒也不是做不到。”
    “反正都是要投资凌家的,所以邓海岳和刘新起两个老狐狸,干脆就把这些非法所得都投入到了褚含玉的公司,利用她的公司来为他们洗钱,这也就是为什么,最近褚含玉的公司资金流动量那么大。”
    
    “公司里收到了钱,便又分散着汇入了瑞士银行。”方博然放松的靠向椅背,“剩下的就不需要我解释了,你也明白,这么一来二去的,他们的黑钱就变成了干净的。”
    “不过结果虽然是干净的,但是我们掌握了过程,依旧可以把他们给扳下来。”方博然轻松地说道。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以凌孝礼的身份,上面愿不愿意让凌孝礼下来。”
    “你也知道,他们没有一个是干净的,真要弄下来,想弄谁弄谁,一弄一个准儿。”方博然不在意的说,“可为什么现在落马的人那么少?因为上面不想动。落马的都是失去了利用价值,利用他们的落马,还能为上面做一次最后的贡献,那是上面让他们下来的。”
    “这个你不用管了,这部分是我的事情,由我负责。”萧云卿说道,“不过你找来的都是自己的分析,我们还差最后一步的证据。”
    “他们把钱都汇进了瑞士银行,那边银行那么多,怎么能把他们给翻出来?”萧云卿问道。
    方博然自信的一笑,将随身的笔记本打开,里面赫然出现了一列瑞士的银行。
    “我知道后面的事情是你的责任,于是我把我的这部分都弄好了。”他长指指指电脑屏幕,“这些是瑞士目前所有的银行。”
    -----------------------------------------------------
    求月票,求荷包,求鲜花,么么~
    
     152 打击
     更新时间:2012…8…18 9:28:23 本章字数:3264
    “我知道后面的事情是你的责任,于是我把我的这部分都弄好了。”他长指指指电脑屏幕,“这些是瑞士目前所有的银行。”
    “因为他们是把钱分成几笔分别汇入的,是否汇入同一家银行,我们还不知道。”方博然说着,敲敲屏幕,“于是我入侵了他们的银行系统,把褚含玉公司转账当天,瑞士那边有交易记录的银行都查了一下。”
    他敲了几个按键:“于是,查出了当天有交易记录的银行,一共有十一家。”
    “其中这五家——”方博然指了指,“他们接过法院的传票,可以说是有不良记录了,如果褚含玉他们想让自己的资金保险一点,是不会汇入这五家银行的。”
    “另外,这一家现在正面临资金问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说不定就要宣布破产。”方博然说道,“所以他们也不会选择这家银行。飧”
    “于是,刨去这些就只剩下这五家银行。”方博然在剩下的五家银行上画了一个圈儿,“而这五家银行当日的交易记录总和,正正好好,和褚含玉公司里转出的资金相同!”
    方博然将笔记本转到自己面前,登录邮箱,键盘敲打几下,便将一封邮件发到了萧云卿的电脑中。
    “这是这五家银行的交易记录,我发给你。”方博然说道挹。
    萧云卿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敲在木质的桌面上,发出一下下的闷声。
    马上,电脑桌面显示邮件提示,萧云卿打开邮箱,便看到一串数字记录。
    萧云卿眼睛微微眯起,这一次别说凌家,就连邓海岳和刘新起都跑不了!
    ……
    ……
    “砰!”
    凌墨远豁的站起身,身后的椅子也因为他的动作太大,应声而倒。
    “你们说什么?”凌墨远看着面前的两名警察,“我妈有什么事,需要跟你们走?”
    “抱歉,我们怀疑凌夫人跟一起金融犯罪有关。”其中一名警察说道,“我们需要带她回去协助调查。”
    褚含玉看似冷静的坐在沙发上,可是浑身都已经发僵了。
    右手用力的按着沙发的扶手,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冷眼看着两名警察。
    “墨远,妈没事,不过是协助警察同志而已。”褚含玉挺直脊背,优雅的站起身,竭力的保持她贵妇人的形象。
    “你去跟你爸说一声。”褚含玉说道。
    “嗯!”凌墨远重重的点头,“妈,你不用担心,不过是去坐坐,聊聊天而已,我很快就去接你!”
    凌墨远目光凌厉的看向两名警察,有凌孝礼在上面震着,量他们也不敢对褚含玉不敬。
    他倒是不担心褚含玉会在警局受什么苛待,只是怕褚含玉自己心里不舒服。
    褚含玉一走,凌墨远立刻给凌孝礼打了电话,可是凌孝礼那边传来的消息,却让他如五雷轰顶一般。
    “爸,你说什么?”凌墨远痴痴地问,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现在已经被暂停一切工作,留职查看了!”凌孝礼在电话里沉声道。“有人举报公司洗黑钱!”
    凌孝礼顿了顿,压低声音:“若是平时,这种事根本就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不会管。可是现在闹得这么大,我问过朋友,他说有人施过压,一定要给我们一个教训。”
    “我怀疑,很可能是李首长那边故意给我们个教训,为的就是打击杜首长!”凌孝礼想了想,从出事到现在,时间并不长,他一直在不停地分析,觉得这个结果是最有可能的。
    “最近我们跟杜首长走的近,你也知道今年正是最乱的时候,面临重新洗牌,我们必须尽快站稳队伍。”凌孝礼说道,“一旦站了队,就要面临另一队的打压了!”
    “杜首长和李首长一向不和,李首长需要在这一年之内站稳,培植一切可能培植的势力,拔下尽可能多的杜首长这边的草,可杜首长就需要把已有的势力都巩固了,即使是将来需要让出一些,却也不会让李首长独大!”凌孝礼隐晦的分析着。
    “爸,你说萧家是站在哪一边的?”凌墨远突然问道。
    凌孝礼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听到凌墨远这么问,立刻很机警的将这次的事件联系到了一起。
    “萧家的眼光很准,站队最早,竟然在李首长尚未出头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他的队伍。”凌孝礼沉声道,“而那时候,萧贯长也有资格选择队伍,而我还未上位,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说着,凌孝礼的拳头不禁握紧。
    这就是时机!
    萧贯长那老家伙,不知道运气怎么就那么好,每次选择竟然都能让他押对!
    “墨远!”凌孝礼话音一转,“你有什么怀疑,不妨说出来!”
    “爸,我觉得这件事一定是萧云卿搞的鬼!这次他没事,但是他的属下袁野替他死了,那个男人有仇必报,一定不会这么算了!要说这次的事情不关他的事,说什么我都不信!”凌墨远冷声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单论私人恩怨,萧云卿未必会请李首长出面干涉!”凌孝礼说道。
    “那么很有可能,是有人看在萧云卿背后的李首长的面子,虽然李首长没有出面,可他们仍想卖李首长一个好。”凌孝礼语速有点慢,边不停地分析,边慢慢的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未必会有事,只要不是上面的故意打压,总有一线生机。”凌孝礼说道,“现在并非稳定时期,上面不会贸然的动我们,最大的可能就是默默的看着,不支持也不阻拦。”
    “这样!”凌孝礼转换话音,“墨远,你立刻去找杜首长,把我们的情况说一下,他现在还需要我的力量,想来也不希望我们家出事。而且杜婷婷不是对你很有好感吗?”
    “可是爸,我对她……”凌墨远一听杜婷婷,脸色立刻就变了。
    “又不是让你现在就去娶她!你现在娶,人家杜首长也得允许女儿嫁啊!咱们家现在是有点底子,可是跟人家比,可是差远了!”凌孝礼立刻说。
    “而且,你现在才刚刚毕业,什么事业都还没起来呢,人家凭什么就认定了你?”
    
    “墨远,只是让你去找找!我知道你还喜欢宁婉,可她都已经结婚了,有夫之妇,而且听说最近跟萧云卿的关系也有点改善,不管怎么说她都没可能离了婚再来找你!”
    “你不要因为你的那点小情感,就影响了整个大局!现在咱们家的事情,更重要!”凌孝礼语气重了重。
    为了一个宁婉,凌孝礼觉得实在是不值得。
    那个女孩长得是漂亮,可是又有什么用?
    宁家虽说有钱可也只是个从商的,跟杜家比可差远了!
    原本他答应让凌墨远跟宁婉订婚,也是看上了宁家能给他一些财力上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