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嗯,我知道的。”宁婉点头。
    “这事情也怪我,我和我爸都走的是仕途,所以家里的公司,就挂在了我妈。的名下。但是那家公司,她根本不管的,平时也是凌家的其他几个兄弟打理。”凌墨远说道。
    “萧云卿他为了打击我,就朝我家的公司下手!”凌墨远说道,终于到了正题。
    他摇头苦笑:“我确实佩服萧云卿的能力,以他的手段,竟然给公司安了一个洗黑钱的名头!”
    “我也不说什么多么冠冕堂皇的话,但凡是开公司的,里面都没有干干净净的!偷税漏税的有,对于一些对口部门进行行。贿的也有,搞一些踩线的生意的,更是比比皆是!我们公司自然也不能干净的让人一点儿也查不出来。”
    “可是洗黑钱这种罪名,我们万万不敢担!我爸又是那样一种身份,怎么可能做这种愚蠢的事情!”凌墨远说着,不断地轻轻点头,“可萧云卿他倒是有能耐,竟然硬生生的就把这个罪名给我们栽上了!”
    “行,你来了攻击,我们挡就是了,可他不能伤害我妈吧!”凌墨远气愤的低喝。“我妈是无辜的,凭什么让她来代替我们受罪?”
    “他看我不顺眼,直接冲着我来啊!我妈有什么错,她根本就不知道啊!”凌墨远紧握着双拳,牙关紧咬,低声的怒喝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他……”宁婉皱眉,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不知道萧云卿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原因的。
    可话没说完,就听凌墨远说道:“宁婉,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跟萧云卿说说,要战,咱们就光明正大的战!让他直接冲着我来!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家人!”
    宁婉咬唇不语,凌墨远目光黯了黯:“宁婉,我妈她……一直很喜欢你,到现在都还想让你做她的儿媳妇。我真的……真的不想让她在牢里过!”
    “我现在才发现,我妈她其实老了,你看她头上的白发,不只是发根白,那是一整根一整根的白!她那么大年纪,真的受不了监狱里的生活。她享了一辈子的福,怎么能到老了,却进了监狱?这让她以后出来,又怎么抬得起头来?”
    “宁婉,你能不能帮帮我,跟萧云卿说说,让他撤销控诉,或者……或者让我代替我妈也行啊!只要能让我妈出来!”凌墨远急道。
    宁婉拳头紧了又松,她和萧云卿的关系刚刚有所缓和,因为这件事,两人之间的关系恐怕又要崩了吧!
    可是,她也看不了褚含玉那么大年纪,还在监狱里。
    这件事跟褚含玉没关系,她是知道的。
    尽管凌墨远说的话未必真,他的公司肯定有什么问题才能被萧云卿抓住把柄,但是让褚含玉做替罪羊,她确实看不过去。
    将心比心,想想自己的母亲,在看看褚含玉,尤其是想到一直以来褚含玉对她的好,宁婉就狠不下心来。
    “我会试着跟他说,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宁婉说道。
    “一定能的!”凌墨远立刻说,“就算不能……宁婉,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宁婉下意识的问道。
    “把他公司的账目给我!谁的公司都不是干净的,他公司的账目一定也有漏洞!”凌墨远说着,双眼狠狠地眯起,“就算他不答应,如果我抓住了他公司账目上的把柄,就能跟他做交换条件了!”
    凌墨远说的有些急:“我知道他书房里的电脑一定有!萧云卿不会防着你,所以你能弄到的!”
    宁婉双目陡睁,压根儿也想不到,凌墨远竟然让她干这种事!
    这事儿要是往大了说,就是商业犯罪啊!
    而且,如果让萧云卿知道了,他该多么失望!
    正如凌墨远所说,萧云卿不防着她,就因为他信任她!
    可如果她利用他的信任,把账目偷出来,那她成了什么了?
    萧云卿又成什么了?
    她知道,一旦自己这么做了,萧云卿不会原谅她!
    他最恨别人辜负他的信任,曾经,她辜负了一次,可他原谅了她。
    可她知道,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宁婉,我知道这么说……有些过分!但是你放心,我只是让他放过我妈,不会拿着账目威胁他什么!我只希望他收手而已,不会去伤害他的!”凌墨远赶紧保证。
    宁婉低头,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婚戒。
    紧接着,她就看到了婚戒旁边,中指上带着的凌墨远送的戒指。
    右手微微偏移,来到中指上,抓着那枚戒指。
    “墨远。”宁婉食指和拇指捏着戒指,突然叫道。
    “什么?”凌墨远应道。
    “如果我帮了你,这枚戒指,我就会摘下来,再也不会戴上了。”宁婉低声说。
    凌墨远心里一突,看着宁婉平静的脸,虽然平静,却那么坚定。
    “一直以来,我对你始终愧疚。我觉得是我让你受了辱,是我背叛了我们两人之间的约定。所以,你提了什么请求,我都尽可能的答应。”宁婉轻声说。
    “可是这一次,如果我帮了你,就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就辜负了萧云卿他对我的信任。”宁婉轻声的诉说着,“是,一开始,是萧云卿逼我结婚,是他拆散了我们两个。”
    “可是这一切,却不能否认他爱我,很爱我。我做错了好多事情,他很生气,可是生气过后,他仍然原谅了我。我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想伤害他。”
    “除了家人,真的再也没有人能像他那样的包容我,无限制的原谅我,然后……依然爱我。”宁婉拇指在戒指面上轻轻地滑着。
    “如果这次我帮了你,可能我跟萧云卿就完了,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她忽而笑开,觉得讽刺,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走近萧云卿,两人如果再继续下去,说不定以后真的会好好的过,过得很好。
    可是就在这进展良好的时候,却突然闹了这么一出。
    这样,她和萧云卿算不算有缘无分?
    她轻声笑:“我曾毁了你的幸福,现在拿我的幸福来还,倒也没什么。”
    -----------------------------------------------------
    
     159 以后,不要再往来了!
     更新时间:2012…8…21 9:42:38 本章字数:3337
    她轻声笑:“我曾毁了你的幸福,现在拿我的幸福来还,倒也没什么。”
    只是萧云卿的幸福,她应该也给不了了。
    “我会去求他,努力的求他。”宁婉说道,手指突然用力拔了一下戒指,将戒指拔到了中指中间的那个指节,眼看,就要拔出来了。
    “可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这次之后——”宁婉突然抬头,认真的看向凌墨远。
    “墨远,我们俩就这样过去吧!你也不要等我了,该找别的女人就去找。我们俩,就用这枚戒指,彻底画上一个句号。以后,不要再往来了!饫”
    “这枚戒指,我也还给你,你留着也好,扔了也好,总之,我不会再戴了!”宁婉说着,就要将戒指从手指上彻底拔下。
    凌墨远听着宁婉的话,心越来越凉,越来越沉。
    宁婉竟是要跟他彻底做个了结,以后再也不往来了癌!
    以后,他们俩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凌墨远的脸逐渐惨白,没想到只因为这次的求助,竟是断送了他跟宁婉的关系!
    宁婉要把欠他的都还了,他就连最后的一点砝码都没有了!
    心正难受,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凌墨远瞥见正进入咖啡厅的身影,立刻握住宁婉的手,阻止她摘下戒指。
    “宁婉!”凌墨远焦急的叫道,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让她的戒指继续停留在手指上。
    宁婉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吃惊之下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整个人都傻住了,手就这么被他握着。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叫道:“墨远,你这是做什么?先放开我!”
    说着的同时,想要将手从他手中抽出,可是凌墨远握的紧,她怎么挣都抽不出。
    宁婉急的都红了脸,凌墨远手掌上传来的热意让她觉得不自在。
    情急之下,双眸中泛起的点点水波,看的凌墨远心情一荡。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宁婉的手腕上,突然横亘出一只大掌,修长的指牢牢地攥住宁婉纤细的手腕。
    萧云卿铁青着脸,幽黑深沉的目光凌厉的射。着凌墨远。
    大手用力一挣,便将宁婉的手从凌墨远的手心中拽了出来。
    凌墨远先前握的用力,把她的手都给握红了,现在手还疼着。
    现在手腕又被萧云卿给握着,她低头,就看到握着她的大手上,指节隐隐泛白,还微微的抖。
    宁婉咬咬唇,这个男人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萧云卿紧咬着牙,“王朝”的人告诉他,宁婉回来的时候被凌墨远给拉走了。
    他当时就坐在办公室里,让手下不要动,就当不知道。
    他今天说了,要信任宁婉,那就信任她,不去管她去了哪,做了什么。
    结果,等了很长时间,不见宁婉给他打电话说一声,也没见宁婉回来。
    到底,他还是用他的方法知道了宁婉在这间咖啡厅里。
    想着宁婉和凌墨远单独在这里,不知道说些什么,那凌墨远是不是又给她吃什么蜜糖呢!
    他终是坐不住了,立刻赶来这间咖啡厅。
    却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她的手被凌墨远握着!
    见到这一幕,身上的血液,胸口的火气都一股脑儿的往头顶冲。
    他们就这样在这里拉拉扯扯的!
    分明,宁婉才说过要试着接受他,才说过她跟凌墨远不可能了!
    那现在,又是怎样?!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子,居然还傻傻的相信宁婉!
    只是当着凌墨远的面,他并不方便对宁婉发作。
    只是牢牢地攥着她的手。
    宁婉见到萧云卿,立刻起身:“萧云卿!”
    萧云卿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的,将宁婉给拉到自己的身后。
    他无言的向凌墨远表达着自己的占有,将宁婉护卫在自己的身后。
    凌墨远嘴角嘲讽的撇了一下,慢慢的站起身,与萧云卿对峙着。
    “宁婉,你出去等我!”萧云卿沉声开口。
    他声音紧绷的像是随时会断的弦,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宁婉张张嘴,生怕萧云卿冲动之下,跟凌墨远打起来。
    可是想想,现在这种情况下再开口,恐怕是火上浇油。
    而且这咖啡厅也算是公众场合,两人顾着身份,也总不能打起来才是,她便又闭上嘴,不说话,只是冲着萧云卿点点头。
    手腕从萧云卿的手中抽。出,低着头离开咖啡厅。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刚才他手指看似用力,却是在紧绷着与她的手腕保持距离,努力克制不会握伤了她。
    所以手指才抖得厉害,所以她才轻而易举的,就把手腕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
    宁婉出了咖啡厅,可还是透过咖啡厅的玻璃门,看着里面的动静。
    “凌墨远,收起你那套把戏,我什么都不说,只是不想让宁婉失望,让她后悔之前怎么会选择了你这么一个男人。”萧云卿沉声道,“可你别给我得寸进尺!”
    “什么叫后悔选择了我?”凌墨远戳着自己的胸口,“我对宁婉这颗心是真的,一点都不比你差!我自问没做过什么会让她失望的事情!你少在这边危言耸听!”
    “好,你说你对她这颗心是真的,你爱她是吗?”萧云卿点头问。
    凌墨远紧抿着唇,眉头微微一皱,戒备的看着萧云卿,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萧云卿冷嗤:“连这都不敢承认,生怕里面混了陷阱。凌墨远,即使你是爱她的,你这爱也不纯粹,有什么资格跟我比。”
    “资格不是你来决定的,而是宁婉。”凌墨远被他说得脸色发青,随即冷声嘲讽。
    他抬起左手,有意无意的摆了摆,足够萧云卿将他手指上的戒指看清楚。
    “你就没想过,宁婉手上的那枚戒指有什么不对吗?就算结婚了,她也依旧戴着我给她的戒指!”凌墨远得意的笑,“这就是她对我的感情,不管我的感情如何,你的感情再纯粹,也比不上宁婉的一个态度!”
    凌墨远眯起眼,既然宁婉要跟他划清界限,要把戒指摘下来,那他就利用这最后的一次机会,再次打击萧云卿!
    他就不信,萧云卿就算表面淡定,内心还能如表面一般的平静?
    
    萧云卿淡淡的瞥了一眼他手上的戒指,果然和宁婉手上戴的一模一样。
    可是萧云卿是谁?
    他要是能被凌墨远三言两语的就给打败了,还能叫萧云卿吗?
    出乎凌墨远意料的,萧云卿只是不屑甚至怜悯的冷嗤一声:“那你就继续戴着这个戒指幻想吧!”
    “宁婉人都是我的了,你还想拿一枚地摊儿上的戒指刺激我?”萧云卿冷笑,嘴角的弧度简直就像是镰刀一样,把凌墨远刺激的不轻。
    尤其是当他听到地摊儿上的戒指的时候,更是藏不住的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萧云卿知道,一早就知道?
    要不然,他怎么就能轻易的脱口而出?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萧云卿轻蔑的睨了一眼凌墨远的手:“宁婉既是我的妻子,她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从他上次注意到宁婉手上的戒指时,便开始查了。
    可凌墨远听到这话,心里却是起伏不定的。
    他不信,竟然什么都瞒不过萧云卿,他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
    可是萧云卿说的话,却又由不得他不信。
    这个男人藏得太深了,他知道却一直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蹦跶。
    凌墨远忽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一个劲儿的唱啊跳啊,却都是独角戏。
    “哼!萧云卿,你就装吧!”凌墨远突然冷笑,“你心里明明气得要死,表面上却一副不在意,你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
    
     160 你的存在简直就是为了侮辱我
     更新时间:2012…8…22 9:45:02 本章字数:3274
    “哼!萧云卿,你就装吧!”凌墨远突然冷笑,“你心里明明气得要死,表面上却一副不在意,你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你越是这样,你心里就越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面对着淡定的萧云卿,不自觉地,凌墨远竟拔高了声音。
    萧云卿没有露出被他惹怒的神色,反倒是怜悯的摇头。
    “凌墨远,这就是你所谓的,对宁婉纯粹的爱?”萧云卿轻声说,“且不说,宁婉既然已经结婚了,哪怕你稍微为她考虑一下,也不该这样死缠烂打的缠着她,让她为难。”
    “说得好听,是等她一辈子,可实际上却是把压力和负担都往她的身上压!让她始终放不下你,觉得对你有亏欠!饫”
    “她结婚了,你却要等她一辈子,不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让她始终记挂着你过得是不是好!你总拿一副深情地可怜样儿面对她,让她对你越来越愧疚,越来越不开心,这就是你对她的爱?”
    “而且,她既然已经结婚,你却背着她,当着她丈夫的面说了刚才那番话,你就不怕我出于嫉妒,一气之下做出伤害她的事情?”萧云卿一句一句的质问。
    “你若爱她,做的就该是想尽一切办法的保护她,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我,让我回去跟她吵架,让她难受!癌”
    “是不是倘若她的婚姻不幸,你就开心了?你让她后悔没有选择你,你让她后悔假如当初是跟你结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凌墨远死死地握着拳,气的双肩紧绷,微微的颤着。
    萧云卿的话,一下一下的打在他的心上,刺中他深处最不愿承认,也一直在努力忽略,努力说服自己的地方。
    他绝不会承认萧云卿的话!
    “够了!这都是你自己的推断,这都是你为自己找的借口,你不过是想告诉我,你比我更爱宁婉罢了!我告诉你,你说的这些话,我一样都不会承认!”
    “我对宁婉的感情,不需要对你解释,向你证明!我自己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就够了!”
    “我为有你这么一个对手而感到恶心,你的存在简直就是为了侮辱我。”萧云卿嗤笑道,不再跟他多说,转身便往外走。
    只留下凌墨远站在原地,透过玻璃窗看着站在外面,紧张的向内张望的宁婉。
    宁婉见到萧云卿面无表情的走出来,立刻说:“萧云卿!我……我不是故意要见他的……”
    “走吧!”萧云卿说道,自己走在前面。
    宁婉赶紧跟上,继续说道:“我跟我哥一起吃饭,吃晚饭他把我送回来,没想到在‘王朝’门口被他截住了。”
    “他说……他说褚阿姨出事了,我……我就……”宁婉迟疑的说道。
    “你就跟他走了?”萧云卿冷声开口。
    “萧云卿,褚阿姨一直对我很好,我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墨远他又不肯说,一定要带我去见她,我是……真的很担心……”宁婉低声说。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王朝”,萧云卿闭口不语。
    当着那么多人,宁婉也收了声不再说话。
    直到回到家里,萧云卿才再次开口:“然后呢?你知道褚含玉出了什么事了?”
    “嗯。”宁婉点头。
    “那么,为什么出事,估计凌墨远也跟你说了吧!”萧云卿挑眉。
    至于怎么说的,又有多少真实的成分在,那就不知道了。
    萧云卿不屑的想。
    宁婉迟疑了一下,又点头:“嗯。”
    “萧云卿,你能不能……放过褚阿姨?”宁婉终于说道,“你和墨远怎么斗,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会听,可是褚阿姨是无辜的啊!那家公司,她根本就只是个挂名的,她那么大年纪了,到老了却突然要坐牢,怎么承受得住?”
    “她对我一直很好,可是现在,却是由我的丈夫亲手把她送进牢里,我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宁婉摇头道。
    “要怎么斗,都是你跟墨远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的事情,何苦要连累无辜的人呢?”宁婉双手抓住萧云卿的右前臂。
    萧云卿低头看着抓着他胳膊的手,她的手指上,婚戒旁边果然还戴着凌墨远送的戒指。
    虽然他早就知道,可是看着还是那么刺眼。
    萧云卿目光落在戒指上,就再也离不开了。
    垂眼遮着自己眸中的光,萧云卿缓缓的开口:“凌墨远就是这么跟他说的吧!我为了要对付他,所以才朝着褚含玉下手。褚含玉是无辜的,一切都是他的错。”
    宁婉眨眨眼,仰头看着他。
    萧云卿双眸中的光直射。入她眼中,看的宁婉心猛地下沉。
    “宁婉,你为什么不想想,如果褚含玉跟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他们父子俩的错误,更有甚者,是明面上掌管公司的他的那些亲戚的错,那他为什么不把真正犯错的人给揪出来?”
    “这样一来,褚含玉不就一点事都没有了吗?”萧云卿说道,“宁婉,别凌墨远说什么,你就马上相信了。你很聪明,但是你对凌墨远的信任太盲目!”
    “你不妨好好想想,我说的对不对!我要对付的是凌家,而我这次针对的,就是凌家的公司,而没有特别去针对褚含玉。”
    “嘁!”萧云卿冷嗤,“褚含玉一个妇道人家,我去针对她做什么?”
    “凌家的公司出了事,必然要有一个人出来负责,可不一定是褚含玉!”萧云卿说道。
    “凌孝礼不出来,凌墨远不出来,如今,是褚含玉站出来了!你说她无辜,那么无辜的她站出来,为的就是替凌家那父子俩顶罪!把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来保证他们的前途无碍!”
    “不然,凌墨远他真这么孝顺,他为什么不出来认了,而要让褚含玉呆在牢里受苦?”萧云卿冷声反问,谈及凌墨远的行为,言语间透露着打心底里的不屑。
    “要救褚含玉的方法不止一个,凌墨远他不需要找你来求我,只要他或凌孝礼肯站出来,这两个真正犯事儿的人出来讲明白,说清楚,为自己的过错负责,那么褚含玉就没事了!”萧云卿说道,嘴角讥诮的扬起。
    宁婉紧咬住唇,深吸一口气:“这次……是我求你,好不好?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凌墨远了!这次帮了他之后,我会跟他彻底划清界限!我欠他的,什么都还完了,以后他再有什么要求,我都不会理他!”
    
    “你放过褚阿姨,好不好?”宁婉轻声说,“我一直都觉得,男人之间的斗角,不应该牵扯无辜的女人,凌墨远父子也有错,他们竟然把最无辜的褚阿姨推出来替他们受罪!”
    “从古至今,男人之间的战斗,哪一次女人能逃得脱的?我都觉得这太不公平了,凭什么男人的战斗,受苦的却要是女人?”
    “褚阿姨一直对我很好,即使是出了订婚的意外,她难受可从来没有骂过我半句。曾经,她是真的将我当成女儿那么的疼爱,所以我真的真的……不想看到她出事。”
    “萧云卿,我求你好不好?以后哪怕是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