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打开家门。
    隔着并不算多么宽的走道,看着紧闭的书房门,宁婉突然失却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身子陡然一松,便靠在了门框上。
    她看看书房的门,又看看自己手中的U盘。
    “宁婉,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宁婉自语道,手掌用力一握,便向着门外踏出。
    也仅仅只有两步,便走到了书房门前。
    她舔了舔莫名干燥的唇,竟是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左手缓缓地抬起,抬到门把前的时候,左手收紧,手掌握了握,才又颤抖的张开。
    中指的指尖最先碰到金属的门把,门把上的凉意立刻传递到指尖上。
    她却像是被烫到一般,指尖颤动的跳了一下,在凉意传来的一刹那,猛的跳开。
    “宁婉,宁婉……”宁婉呼吸起伏不平的自语,“这是你决定好的事情,就去完成它!”
    说着,左手再次向前伸。
    这一次,左手整个的将门把都给握住。
    在握住的同时,眼泪不自禁的落了下来。
    她胡乱的擦掉眼泪,咬着牙转动门把。
    萧云卿的书房门从来不上锁,她毫不意外的,便轻易地打开了房门。
    她缓缓地走到写字台边的椅子上坐下,按下电脑的店员。
    U盘并没有插。入接口,而是改握到左手的掌心。
    当开机的音乐响起,随后出现windows的桌面,宁婉才开始查找电脑内的文件。
    当她看到“雀煌”两个字的时候,心跳止不住的加快。
    颈子上,手心里,都止不住的冒出了汗。
    鼠标点进去,立刻就弹出了输入密码的提示。
    宁婉一怔,十根手指停留在键盘之上,却迟迟不知道该按什么键。
    左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同时互相捏紧,半晌,才深吸一口气,试着在上面输入六位数。
    是萧云卿的生日。
    在两人疏远之前,每逢生日,萧云卿总会追着她要生日礼物,不需要多么贵重,但一定是要宁婉用心准备的。
    哪怕是亲手织一条围巾,一副手套。
    或者全天像一个小女佣似的,一直跟在他身边为他服务。
    又或者为他做一个生日蛋糕,准备一桌菜,哪怕手艺不好,可是是她亲手准备的,萧云卿就高兴。
    这么年复一年的,每当他要过生日的时候,宁婉就会想破了脑袋。
    久而久之,便将他的生日也给记得清清楚楚的,向往都忘不掉,比电脑还要快速,一提起萧云卿的生日,大脑自动反应,出现一串数字。
    对于密码这种东西,宁婉惯用的就是自己的生日,再复杂的她也想不到,所以下意识的,想到的最大的可能就只有萧云卿的生日。
    当六位数字输入弯成,按下确定键后,随着“当”的一声,却弹出一个对话框,提示密码输入错误。
    就在对话框弹出的这一刻,“王朝”的保安室内,突然响起“嗡嗡”的警报声。
    负责顶楼安全的保镖立刻调出监控,当他看到监控上的画面时,表情顿时僵住。
    画面上,那娇小的身子正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电脑,书房里没有开灯,只透着电脑屏幕发出的幽幽光亮,照在一张脸上,却不是宁婉是谁?
    保镖心一点点的发冷:“快!把监控往后退,看之前的影像!”
    旁边的人立刻把监控调出来,画面快速往后倒退,在书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画面上,清清楚楚的看到宁婉走进书房,坐到椅子上,打开电脑。
    电脑上的内容,他们是看不到的,可是他们知道这警报意味着什么!
    只有当有人企图进入萧云卿的电脑时,才会发出这种警报。
    若是宁婉得到了萧云卿的授意,不会不知道电脑的密码,这样警报也不会响起!
    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宁婉偷偷的进入书房,想要从他的电脑中寻找什么!
    保镖动作僵硬的拨通电话:“罗毅,你快过来吧!出大事了!刚才萧少书房的警报响了起来,入侵者是……宁婉!”
    保镖直到挂上电话的时候,心头仍然觉得不敢置信。
    宁婉作为萧云卿的妻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罗毅黑着脸挂断了电话,立刻又给萧云卿打过去,把这件事说了。
    他不明白,宁婉和萧云卿之间的关系不是改善了吗?
    那么宁婉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萧云卿电脑里,需要通过输入密码才能进入的文件,都是极重要,不得外泄的。
    否则,也不会设置了专门的警报。
    她特意输入密码,这可就不是单纯的来借电脑那么简单了!
    “我知道了。”萧云卿拿着手机,平静的说,“你们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挂上电话,萧云卿看这桌上的相框。
    相框里放着他跟宁婉的合照,是宁婉刚刚考上高中的时候照的。
    那时候的他还很年轻,笑的灿烂,带着刚刚大学毕业的阳光青涩。
    宁婉更加小,与现在没怎么变的小脸上,也挂着全无戒备的笑。
    两人笑的都那么灿烂单纯,面对着镜头,是对对方全然的信任。
    “娃娃,这就是你的选择?”他喃喃自语,从椅子上站起,走出办公室。
    ……
    ……
    罗毅匆匆的往书房赶,进入电梯,正好遇到了也往书房赶去的保镖。
    宁婉将提示密码错误的提示框关掉,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生日数字竟然窜了上来。
    鬼使神差的,宁婉试着输入了自己生日的六个号码。
    看着长方框里的六个星号,她手攥了攥,用力按下回车键。
    密码输入提示框消失,也没有弹窗提示她密码错误,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个个文件和表格。
    宁婉禁不住的倒抽一口气,用手捂住嘴巴。
    -----------------------------------------------------
    今天的两更希望大家能仔细看,注意下细节,然后就会猜出宁婉的意图了~
     167 我所做的努力,终究抵不过他的一句话
     更新时间:2012…8…24 10:01:48 本章字数:3123
    宁婉禁不住的倒抽一口气,用手捂住嘴巴。
    她没有想到,就连电脑的密码,萧云卿用的都是她的生日!
    他就真的不怕,她来盗取他电脑里的那些机密吗?!
    “萧云卿,你一定……非要这样吗?”宁婉颤声道。
    双眼盯着屏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屏幕上的幽光太过刺目,让她的眼睛发疼,都刺出了湿润饫。
    左手仍然攥着U盘,也没有插。入USB接口的意思,反而将手握的更加得紧。
    点开一个EXCEL文件,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数字。
    这就是凌墨远要的账目了斑!
    可是她握着鼠标的手,却一动不动,只是在不停地颤抖,却没有要将这份文件复制到U盘中的意思。
    “砰!”
    就在她专心的盯着电脑屏幕的时候,书房的门被“砰”地一声,用力的推开。
    罗毅第一个冲了进来,其他的保镖跟在身后,将房门堵得死死的,就怕宁婉会畏罪潜逃一样。
    在“砰”声响起的同时,宁婉立刻起身,看起来那么慌张,长发慌乱的因她起身的动作而甩到了身前,发丝黏在脸颊上,显得慌乱狼狈。
    罗毅已经将房间的灯打开,通亮的房间照着她的脸却更加的苍白。
    “宁婉?”罗毅面色平静的叫了声,“你来这里有事吗?”
    宁婉粗重的喘息着,双唇抖了抖:“我……”
    同时,一直紧攥着U盘的左手不自觉地便背到了身后。
    罗毅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办公桌前,当他看到电脑屏幕上,还没来得及关掉的账目表时,双目陡睁,不可置信的看向宁婉。
    紧接着,他便看到她攥在掌心的U盘。
    他的表情瞬间失望,原本还抱着是不是有误会的心态,希望宁婉说出实情。
    希望这真是误会,这样至少萧云卿不会难过,不会失望。
    可在看到她掌心中U盘的一刻,罗毅的心立刻冷了下来。
    电脑屏幕上是“雀煌”的账目表,她的掌心攥着U盘,两者之间立刻就能联系起来。
    现在宁婉就算解释是误会,罗毅也不会信了。
    “宁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萧少他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要偷公司的账目!”罗毅怒目圆睁,气愤的质问宁婉。
    真是打死他也想不到,先前对宁婉还抱着希望,希望她已经看到了萧云卿的好,并不会做出对不起萧云卿的事情。
    可是希望越大,当失望来临时,就越觉得愤怒。
    宁婉紧咬着唇,冷声说:“这是我跟他的事情。”
    “是谁让你来偷公司的账目的?”罗毅问道,没有注意到宁婉苍白的脸上,泛出的密密麻麻的汗珠。
    “是不是凌家的那父子俩?”宁婉不说话,罗毅却猜测了出来,“我知道今天你跟凌孝礼见面了!今天你要出去,我担心你出事,就在后面跟着,却没想到你离开茶室不久,凌孝礼也出来了。”
    罗毅冷笑:“我想,这世界上可没有那么多巧合,你和凌孝礼会不约而同的出现在同一间茶室吧!”
    “凌孝礼他难得回来T市,也没那么好的闲情雅致,跑到茶室去喝茶。”罗毅又向宁婉踏前一步,“原本,凌家跟萧家就斗的厉害,是他让你偷账目的?”
    “罗毅!”门口,萧云卿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他的声音有些沉,相比于罗毅的激动,他的声音显得那么压抑,也听不出是惊是怒。
    把声音压抑到最低,反而听着让人心惊。
    听到他的声音,屋内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转向门口。
    宁婉身子猛然一跳,却没有转头。
    她不敢看萧云卿!
    握着U盘的手抖得厉害,牙齿死死地咬着唇瓣。
    罗毅看到她这样,嘲讽的扯了下唇。
    “你们都撤了吧!”萧云卿低声说。
    “萧少!”罗毅立刻叫道,目光还瞥了眼宁婉的左手。
    “都撤了!这是我们俩的事情!”萧云卿语气加重了几分。
    “是!”罗毅点头,跟保镖使了个眼色,带着他们一起撤出书房。
    当房间内只剩下她和萧云卿两个人时,宁婉难受的看向萧云卿。
    她现在真怕看到萧云卿的脸,她怕看到他脸上的失望。
    当目光接触到他面容的一刹那,宁婉身子猛然一颤,险些叫出声来,就连手中的U盘也差点被丢到地上。
    萧云卿红着眼,死死地盯着她,眼里写着无尽的愤怒与失望。
    额前的一丝发落在眉心,看着有些零落,显然他往回赶的太过仓促。
    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她面前,身体像是积蓄了数不清的怒气。
    萧云卿双唇紧抿着,下巴用力的绷住,明朗的线条变得更加锐利。
    “为了凌墨远?”他轻声问,声音沙哑的像是含了一块砂纸。
    每次说话的时候,砂纸就在他的喉咙里摩擦,让他的声音嘶哑的厉害。
    “我以为,你说你跟他没关系了,会试着接受我。”他轻声说,“这几天我开心的不行,好像又回到了以前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可是又不太一样。”
    “我小心翼翼的,就怕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惹得你不开心。所以在开心的同时,我也是诚惶诚恐的。我恨不得钻进你的心里看看,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这样我就可以避免惹你不开心。”
    宁婉颤的更厉害,一直隐忍的泪在眼眶里打转,渐渐地模糊了双眼。
    “可是我还是失败了,我以为我多少有些懂你。”萧云卿轻声说,“你说不喜欢我逼你,所以我试着考虑你的感受,你不喜欢的事情,我就不做。你不想跟我一起去见你哥,我也不去。”
    “你说想要自己的人生,抱歉,你自己选择的人生,我给不了你了。可是我在努力,让你的人生中有我的同时,也依旧是快乐的。即使你的人生中有我,我也努力给你多样的选择,只希望你开心。”
    “你说你要跟凌墨远彻底了断,我信了,开心的像个傻子一样,每次想到你说,你要试着接受我这话,我就会开心的傻乐。”
    “开会的时候,冷不丁的笑出来。看文件的时候,也会看着看着就笑了,这段时间,我表现得一直像个傻子!”
    “昨天,我看到你手上没了凌墨远送你的戒指,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开心吗?我开心,却又不敢表现出来,我怕你会生气。我还怕,这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你摘下戒指也不代表什么。”
    “可我还是很高兴,即使这只是你很简单的一个举动,我却觉得,朝你走近了一大步。我看到你的手上只戴着我们的婚戒,看上去那么漂亮,就好像……就好像我们就像所有的夫妻一样,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呵!”他自嘲的轻笑,“可没想到,除去戒指并不代表什么,你戴着婚戒,也不代表什么。你说得对,一枚小小的戒指,怎么可能套牢一个人的心?”
    “我没想到,我所做的努力,终究还是抵不过凌墨远的一句话。”萧云卿摇头道,声音里带着无尽的自嘲与悲伤。
    宁婉的眼泪终于流下来,她张着嘴,双唇不住的颤抖,无声的哭着。
    萧云卿越说,她哭的越凶。
    最后,眼泪顺着她的嘴角,全都流进了口中。
    她从不知道眼泪竟是这么咸涩,苦的把心都给浸透了。
    “你是为了帮他救褚含玉吧?”萧云卿平静的说。
    可越是平静,宁婉听着就越是心痛。
    她宁愿他失望的对她吼,用力的骂她,也不想他这样自己忍着。
    看到他这样拼命隐忍,愈发平静地模样,她的心竟是止不住的抽痛,从未有过的痛。
     168 我想……你就自由了
     更新时间:2012…8…25 9:31:07 本章字数:3277
    看到他这样拼命隐忍,愈发平静地模样,她的心竟是止不住的抽痛,从未有过的痛。
    “娃娃。”他轻声叫道,边叫着,边叹息,最后那声“娃”,就像是承受不住那个字的重量似的,音调不断地往下滑。
    “其实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哪怕你要拿着这些账目毁掉我的公司,毁掉我,只要是你选的,我都给你。”萧云卿轻声说,“只要你说,我就不会拒绝。”
    “你可以不必偷偷进来的,‘偷’这个字,永远不适合你,也不应该挂在你的身上。只要你想要,我双手奉上。”萧云卿淡淡的说,瞥了眼宁婉手中的U盘。
    她已经没什么力气握住U盘了,手抖得厉害,那小小的如手指一般的U盘,在她的手中摇摇欲坠馊。
    “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你求了我,我也依旧坚持不放过褚含玉,不放过凌家吗?”萧云卿看着她道。
    宁婉已经没力气回答了,她哭的厉害,努力忍着不发出声,可是还是偶尔从嗓子眼儿里发出几声细细的呜咽。
    “如果是别的事情,你不必求我,只要跟我说一声,我就会应了,可是这次不一样,谁来跟我说,我都不会答应!墚”
    “哪怕,是我爸站在面前,拿枪指着我的脑门子,我也不会答应!”
    “因为袁野在地下看着我,我不能自私的为了博得你的一次开心,就不顾他的冤屈!”萧云卿说着,手指向下,狠狠地指着地面。
    “我跟你说过,袁野死了,为了救我,替我死的。可你知道是谁杀的吗?”萧云卿双唇紧绷着,咬牙切齿的说。
    “是凌墨远!他和邓海岳,刘新起一起,找了狙击手追杀我!袁野为了救我,替我挡了子弹!”萧云卿终于忍不住怒意,大声说,“就是他。妈。的凌墨远杀了袁野!”
    “呜——!”宁婉忍不住哭出声,忙用双手捂住唇,U盘随着她松手的动作,落到了地上。
    她没想到,没想到,袁野……袁野竟是因为这个原因死的!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
    如果她知道,她甚至不会想出今晚这种笨办法!
    她承认她这个办法很笨,却是她唯一能够想得出来的!
    她从来不知道,凌墨远企图杀掉萧云卿。
    即使袁野并不是凌墨远的目标,可到底,也是被他派的人杀死的。
    宁婉哭的喘不过气,只觉得胸口发疼,压了无尽的重量,压得不能呼吸,一直疼一直疼。
    一手捂住胸口,不停地揉按,却一点都无法缓解那自内发出的疼痛。
    “呜呜呜呜——!”她忍不住的哭出声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原本死的该是我!我宁愿死的是我!”萧云卿戳着心窝,“宁婉,你知道这种心情吗?他死了,我却不能替他报仇!”
    “我真他。妈想一枪崩了凌墨远那个王。八。蛋!所以就是天皇老子来求情,我也不会放过他们!他让你求我放过他,可谁还我袁野的命!他想要他母亲平安,好啊,拿他的一条命来赔啊!”
    “你要拿公司的账目去救褚含玉,没问题!哪怕是公司垮了,我完了,我依旧不会放弃,给袁野讨一个公道!”萧云卿用力的说。
    “你要是想要拿去救褚含玉,你就拿去,我不会拦着你。你既然都做到了这地步,想来你也是下定了决心。”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宁婉无力的蹲下。身,无助的哭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没料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这跟她原本料想的不一样……不一样的……
    “宁婉,其实这话,我在结婚之前,就该跟你说的,可我一直闷在心里。”萧云卿说道。
    “我一直等着你,等了你十三年,从来不是为了看你嫁给别人的,不论是凌墨远,或是其他的你选择的男人。”他说,“我既然能等一个十三年,就能等第二个十三年。”
    “我想我这么等下去,你总有一天能看到我的心意,能明白吧?可我错了,我等了你十三年,只等来你厌我恨我。”
    “我恨不得,把心剖出来给你看看。”他手指抠着自己的胸口,“可当我剖出来的时候,你会不会依旧不屑?直到掌心的心脏停止跳动,你便将它当垃圾一样的扔掉?”
    “宁婉,我努力地,努力地把整颗心都摊在你面前,又亲手把能够伤我的刀子送到了你的手上,让你刺我一遍又一遍。”
    “这世上,除非我愿,没人能伤我。唯一能伤我的利器,却永远都在你手上。我对你的心,你真就一丁点儿都看不到吗?”
    “我所做的努力,只求能让你不恨我,只求能让你多看我一眼。爱,之于我来说都成了奢望。”
    “你今晚做的,真真是成功的把我的心给撕成了两瓣。我舔舐伤口的本事再大,也受不住这样的伤害。”
    “呜呜呜呜呜……萧云卿……我……”宁婉蹲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已。
    她不停地摇头,可是她又能说什么?
    她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否则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结果不如她所料,可是效果依然相同,只是……伤的更痛。
    她知道结果会让萧云卿伤心,可没想到这个结果却让她也跟着更痛。
    “我今晚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我想你也是。”萧云卿无力的说,看着跌落在脚边的U盘,却没有捡起。“这些,都留给你。如果你交给凌墨远,我想……你就自由了。”
    宁婉低垂着目光,婆娑的泪眼看到他双脚调转离开的动作,一直消失在门口。
    他没有赶她出去,就这么把她留在书房里。
    他明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密码,却仍旧将所有的秘密都一点遮掩都没有的,大喇喇的朝她敞开着,放任她留在书房里。
    这些秘密,足以将他从云端打落几百次,可他就这样留在这里,就不怕她真的拿走吗?
    “呜呜呜呜呜我……”宁婉干脆坐倒在地上,双臂环着膝盖,埋着头大声的哭出来。“呜呜呜呜呜……呜呜……”
    
    “萧云卿……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对不起……呜呜呜呜呜……可你……可你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个地步……呜呜呜呜……”
    “你怪我啊……你骂我也好……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啊……萧云卿……我不知道……不知道……袁野……对不起……对不起……”
    宁婉一直哭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的眼睛发痛。
    她抽抽嗒嗒的看向躺在地上的U盘,将U盘拿起来,双手撑着地面,缓缓地站起。
    将U盘放到桌子上,又看了一眼,最后退出书房。
    回到家里,屋内空荡荡的,和她离开时一模一样。
    她头一次觉得,这间房子空的吓人,冷得吓人。
    没了萧云卿,好像没有一点人气,脚踩在地毯上,也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柔软。
    她在屋子里游魂一样的荡着,打开了每一间房间的门,无意外的,都没有看到萧云卿。
    直到最后回到卧室,床铺还维持着她躺过,他坐过的样子。
    她长吐出一口气,拉开衣橱的门,将自己的衣服都取了出来,放进行李箱。
    她的东西不多,很多都是萧云卿为她准备的,所以她来的时候,也没有准备什么,要带走的东西更加的少。
    将行李整理好,把箱子放在床。边,她就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