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6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毕竟,袁野死了,你还活着。你以后还是要嫁人的,如果带着孩子,难免会造成不便。”萧云卿说道,“袁野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过得幸福,嫁一个好人家。”
    “我会把孩子生下来!”佳宁突然坚定的说。
     206 宁婉在家等我
     更新时间:2012…9…14 9:18:35 本章字数:3113
    “我会把孩子生下来!”佳宁突然坚定的说。
    这一次,轮到萧云卿怔住,吃惊的看着她。
    “我不会后悔!”佳宁说道,“嫁人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我还没有想过。而且,以后会怎么样,又有谁会知道呢?”
    “现在,我只知道我舍不得这孩子,我想要的无非只是一个坚定我想法的支持。”佳宁吸吸鼻子,将脸上滑下的泪抹去。
    “我想找一个认同我的人而已。”佳宁低声说,“既然,你的想法跟我是一样的,那我心里就轻松多了。峥”
    说着,佳宁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容。
    萧云卿顿了半晌,才开口:“如果这是你的决定,而且不后悔,那么我很欣慰,能够看到袁野的孩子出生。希望这件事不会造成你的负担。”
    佳宁用力的摇头:“不,一点也不!我也期待,很期待袁野的孩子!客”
    萧云卿轻轻地点了点头:“这孩子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生下来之后,我会给与你最大的帮助。倘若以后你遇到心仪的男人,想要结婚,不想要孩子的话,我来养。这孩子不会成为你今后人生的负担。”
    佳宁摇摇头:“我只要这孩子就够了,如果将来,那个男人连我的孩子都不能接受,又如何给我幸福?”
    “我要找,也要找一个连我,带孩子都要,并且,会给我孩子最好的男人!”佳宁坚定的说,目光直直的迎向萧云卿。
    见萧云卿没有任何反应,她低头,歉然道:“抱歉,刚才跟你说了过分的话。”
    “没什么,你没说错。”萧云卿淡淡的说道。
    佳宁咬咬唇,萧云卿淡漠的话让空气尴尬的凝结。
    佳宁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抬头四下看了看。
    看到墙上的时间时,愕然道:“啊!真是抱歉,因为我的事情,竟让你专门过来一趟,还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你饿了吧!我这就去做饭,吃完饭再回去吧!”
    “今天是你的生日,不如,我给你煮碗长寿面吧!”佳宁文玩的笑,笑的那么自然,浑似今天萧云卿就该跟她一起过生日。
    说着,佳宁便起身,就要往厨房走。
    她这句话,立刻就把萧云卿的神智唤了回来。
    下意识的看了眼墙上的时间,竟是已经八点半了!
    宁婉还在家里等他,想着为了他的生日,宁婉可是准备了很久,更是亲自为他下厨,萧云卿眼中出现了难得的焦急。
    “不用了!”他冷声说,“你不用忙,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告诉罗毅,别自己担着。”
    佳宁人已经进了厨房,正打开冰箱找着食材,抱着给自己丈夫做饭的愉悦心情。
    可是萧云卿的话,却让她生生的止住了动作。
    她的心猛沉,动作僵硬的转身,手还扶在冰箱的门边上,看着萧云卿已经走到了门口。
    “不……吃了饭再走吗?让你在这里呆到这么晚,却让你空着肚子离开,我过意不去。”佳宁笑的有些僵硬。
    “不了,宁婉在家等我。”萧云卿淡淡的说,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听到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的生冷声音,佳宁的脸色愈发的白。
    她的手不自觉的覆上了小腹,耳边只有萧云卿那淡淡的语气。
    宁婉在家等我。
    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响着,源源不断。
    覆着小腹的手,五指不自觉地用力,扣住了自己的小腹,小腹上的皮肉随着五指的力道而不断地下陷。
    在门前站了很久,站的浑身都有些发僵,她才缓缓的转身。
    转身的动作僵硬的有如机械,只差发出机械的“咔嚓”声。
    转身时,她的脖子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就像是卡在了肩膀上,脖子不会转动了一样。
    佳宁面无表情的走回客厅,缓缓抬头,看向了墙上的表。
    半晌,她的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弧度,虽然没能把萧云卿给留住,可是也没让萧云卿一直呆在宁婉的身边。
    她准备的那些东西,算是白费了。
    然后,佳宁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腹:“宝宝,我会给你找个爸爸,对你非常非常好,比亲生父亲还要好,不嫌弃你是别人的孩子。给你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好到别人都得不到”
    她的双眸绽放着炽热的光亮:“让所有的孩子都羡慕你,嫉妒你,你会有一个最出色的父亲。”
    ……
    ……
    宁婉坐在餐桌旁,桌子上的菜都已经凉了,散发着残冷的菜味,谈不上香。
    这些菜她还一口都没动,就算是等的饿了,直到现在饿过劲儿了,她也没有吃上一口。
    她想等着萧云卿一起,想让萧云卿第一个品尝,然后由他来告诉自己,好不好吃。
    可是她等了很久,萧云卿都没有回来。
    她眼睁睁的看着桌上的菜,味道由香浓变得甚至有些让人作呕,看着饭菜的温度有烫变温,再到现在的冰凉。
    她伸手在盘子边缘试了试,指尖冰凉的触感让她涩然的扯唇。
    宁婉面前还放着手机,可她始终没有拨过萧云卿的号码。
    她怕他现在在忙,如果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他不会抛下她不理,所以她不敢在这时候打扰他。
    抬眼看看表,已经快九点了,他从五点半的时候,便离开了家,告诉她他很快就会回来。
    可是快要四个小时,却始终没有任何的消息。
    宁婉突然目光一亮,好像听到了门口有响动,忙跑到门口去把门打开。
    可是门外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她心暗淡的沉下来,低着头往回走。
    她又听错了,这一晚上,她好几次都以为自己听到了萧云卿回来的声音,然后立即激动的往门口跑。
    带着兴奋的笑脸,想让萧云卿一进门,就看到她在期待的等着他回来的样子。
    可是每一回,她总是兴冲冲的打开门,却又失望的把门关上。
    这样来来回回的几次,她的激动从未减少,可是失望却越来越大,心也跟着越来越沉。
    宁婉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心里矛盾着,要不要给萧云卿打个电话。
    她终于有些理解以前萧云卿为什么会生气,在家里久久的等她却等不到,也联络不到她的焦急,她终于体会到了。
    想来,当时他的心是比她还要焦急的。
    缓步的往餐桌走,身后却响起了开门的“哔”声。
    宁婉却没有在意,心道自己这幻听可真是越来越严重了,总盼着他回家,所以连开锁的声音都在心里模拟了出来。
    可是随即,耳边又响起了轻微的开门声。
    “娃娃!”身后,萧云卿柔柔的带着歉意的声音响起。
    宁婉身子猛然顿住,不可思议的眨眨眼,莫不是她想他想的太厉害,连声音都模拟了出来吧!
    她不禁抬手抠了抠耳朵,使劲的摇晃着脑袋瓜儿。
    萧云卿不知道宁婉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举动,可是这略显孩子气的举动,却让他忍不住的发笑。
    先前在佳宁那里,有些抑郁的心情,在踏入家门,见到宁婉好笑举止的这一刹那,立刻烟消云散。
    心情豁然开朗,嘴角更是抑制不住的上扬。
    不知为什么,面对佳宁,他的心情总是很沉重,好不起来。
    有可能是一见到她,就会想到袁野,他的心就会开始闷得发疼。
    可是现在看到宁婉,哪怕只是背影,他的心都开始愉悦起来。
    好像立刻就有一片片的阳光投射。进他的心里,将他的阴霾驱散。
    在他心里,宁婉便是独属于他的那片阳光。
     207 该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更新时间:2012…9…15 9:30:20 本章字数:3263
    在他心里,宁婉便是独属于他的那片阳光。
    “娃娃?”见宁婉好像没听见他的叫声似的,迟迟不肯回头,萧云卿又叫了一声。
    宁婉掏耳朵的动作猛然僵住,嘴巴开开合合,竟是不会反应了。
    萧云卿好笑的关上门,不知道宁婉这是怎么了。
    可是当他把门关上,一转身,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过来愠。
    萧云卿忙张开双手,把主动扑进来的小小身子给接住,将她抱进怀里。
    像抱孩子似的抱着宁婉,让她双脚离了地,整个人都窝在他的怀里。
    这主动的投怀送抱,着实让他大大的惊喜了一下恼。
    “真的是你,我以为我又听错了呢!”宁婉高兴地,一张小脸红扑扑的,一双眼毫不掩饰的闪烁着兴奋的光。
    宁婉还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什么不妥,在扑到他怀里的时候,她的双腿顺势盘上,紧紧地缠绕住他的腰身。
    屁。股被他托着,双臂圈住他的脖子,发自内心的高兴,让她的小脸儿都闪耀着动人的光。
    萧云卿没有提醒她,她现在的动作有多么的大胆暧。昧,动一动就能惹出他的一身火。
    “什么叫又听错了?之前也听错过吗?”萧云卿心细的捕捉到了她的话语。
    宁婉羞赧,却是用力的摇头,绝对不承认自己傻乎乎的听错了好几次,在家等他等的坐立难安。
    “怎么这么久,事情很麻烦吗?”她担忧的问。
    不知道是不是凌墨远又来找麻烦了?
    “还好,过程有点麻烦,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萧云卿笑道,“抱歉,让你等那么久。”
    宁婉摇摇头:“回来就好,吃饭了吗?”
    萧云卿目光深了一下,托着她臀的双掌突然用力按了一下,压着她身。下的敏。感,紧紧地贴向自己的下。腹,猛然撞了一下她的柔。嫩。
    “没有,等着回来吃呢!”他低哑着声音说。
    那声音低沉的还藏着几欲燃烧的火气,说话间的热意喷洒到她的耳垂上,让宁婉不可抑制的轻颤。
    看着萧云卿的脸,那双眸子都要冒出火来了,火热的双唇中吐出暧。昧的话也是一语双关的,也不知道是回来吃菜,还是吃她。
    他这表情里含。着的情。欲再明显不过,着了火的目光烧灼着她,让她浑身上下都在发烫,双臂都要圈不住他的脖子了。
    接触到他颈间肌肤的手臂像是被热铁烙着,烫的双臂通红。
    宁婉嘴唇讷讷的动了动,被他的目光烫的低下头,却正好发现了此时自己暧。昧的动作。
    双腿紧紧地夹着他的腰,如果不是两人现在还有衣服蔽身,他便能直接进入了!
    她大开着双腿,大喇喇的将自己最敏。感柔嫩的地方,搁在他最敏。感的热。烫之上。
    “啊!”宁婉惊呼一声,脸上的热意一下子便窜到了脖子上,红彤彤的一直蔓延进衣领。
    她立刻松开环住他颈子的双手,改为搭在他的肩膀上。
    轻轻地推着他的双肩:“放……放我下来!”
    可萧云卿却将她抱得更紧,宁婉有些急了:“你还没吃饭呢!”
    “好吧!”萧云卿哑声道,却又追着吮。咬了一下她的唇。瓣,才将她放下来。
    手却没离开她娇。软的身子,长臂揽着她的腰,把她圈在怀里。
    宁婉被他刚才一逗。弄,也没什么力气,浑身虚软的瘫靠在他怀里,任他带着来到餐桌旁。
    “这些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一会儿就好。”宁婉说道。
    宁婉慌乱的离开他的怀抱,少了那份温暖,竟有些怅然若失。
    她低着头,刚才被他烫的心里发慌,只想找些事做来分散一下注意力。
    急匆匆的把菜都端进厨房,排着队的等待微波炉的加热。
    宁婉来来回回的忙碌的颇为热闹,慢慢的也恢复了自然。
    将早已做好的生日蛋糕拿了出来,笑道:“还好蛋糕凉了不会变味儿。”
    蛋糕是宁婉自己做的,普通的鲜奶蛋糕,花边修饰的也没有蛋糕店里那么精致,可在萧云卿眼里,却是最漂亮的。
    宁婉虽然下厨的能力不怎么样,可是做西点却十分有天分,蛋糕饼干之类的,味道确实不错。
    以前萧云卿的每个生日,蛋糕都必须是宁婉亲手准备的。
    她的蛋糕作为萧云卿的生日必备,已经不在礼物之列,而是必须要有。
    除蛋糕之外,宁婉还要额外再想一个送给萧云卿的礼物。
    而这一次,额外的礼物便是她亲手准备的一桌饭菜。
    蛋糕上面铺满了当季的水果,切成柳丁状的猕猴桃,剥了皮的葡萄。
    因为宁婉曾说过,自家做的不用像店里那么讲究美观,葡萄还是剥了皮放在上面吃起来方便。
    于是原本应该有鲜艳的紫红色的葡萄装饰,变成了绿油油的一圈。
    在最边儿上,还铺了一圈宁婉最爱的黄桃罐头。
    蛋糕顶上铺着满满的水果,都看不到奶油了。
    这也是独具宁婉特色的一项,从她学会做蛋糕起,水果蛋糕就是这样的材料丰富。
    萧云卿笑看着面前的蛋糕,没想到她做蛋糕的习惯一直没变。
    宁婉决定自己学习做蛋糕的原因,便是在蛋糕店里买了水果蛋糕,却发现实物远没有图片上的那么货真价实,寥寥的几片水果,根本解不了奶油的甜腻。
    为此,宁婉几乎尝遍了T市的蛋糕店,却始终没有一家能够达到她的要求。
    基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道理,宁婉决定亲自去学做蛋糕。
    记得当时她下这个决定时,对萧云卿眼睛发亮的说:“我一定要做非常非常好吃,水果非常非常多的蛋糕!”
    而萧云卿就淡笑着,眼里却是闪着算计,说:“你去学做蛋糕,我负责接送,但是你学会了以后,就得负责我的生日蛋糕,每个生日。”
    “好!”宁婉当时非常痛快的答应。
    可是后来,她食言了。
    有好多年了,他的生日都没有再吃过宁婉为他准备的蛋糕。
    少了她做的蛋糕,萧云卿便不再过生日。
    因为他觉得,没了宁婉的生日便不叫生日了。
    
    他在乎的从来不是她的蛋糕,而是她的心意。
    她的心意没了,那他过生日还有什么意思?
    如今,在看到眼前熟悉的蛋糕,好像他昨天才看到过它的样子。
    但是这样坐着,看着宁婉为他忙碌,却又恍如隔世一般。
    面前的蛋糕上散发着奶油的香甜,和水果的甜香,混合在一起,竟有一种甜腻中却又很清新的香味儿。
    闻着熟悉的味道,这么多年来,似乎从未变过。
    萧云卿不由自主的笑起来,嘴角勾的特别温和,特别温暖,眼眸里的光也暖的像蜡烛上的晕。
    这么多年了,该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他的娃娃,他的蛋糕,终究,还是回来了。
    宁婉将一根蜡烛象征性的插。在蛋糕上,点上了火,又跑去关灯。
    萧云卿静静地看着她为了他忙前忙后,还颇有点小主妇的架势,唇角扬着便一直落不下来了。
    她小跑带动的微风中,还带着她身上散发的甜香气,与蛋糕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他恍恍惚惚的,分不出彼此。
    屋内的灯关掉,就只有蛋糕上那一根纤细的一碰就断的蜡烛,蜡烛上燃烧着细细的烛火,散发着朦胧的光。
    这光晕将屋子也照的朦胧,仿若脱离了现实。
    宁婉关掉灯,噙着柔柔的笑意往回走。
    萧云卿便就着晕黄的烛光,双眼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看着宁婉。
    -----------------------------------------------------
    
     208 今晚就称一次
     更新时间:2012…9…15 9:32:12 本章字数:3277
    萧云卿便就着晕黄的烛光,双眼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看着宁婉。
    晕黄的灯光仿佛在宁婉的身周蒙上了一层昏黄的薄纱,让她看起来就像是被框进了油画里,多了层朦胧的色彩。
    漆黑的瞳孔也被烛光照的,愈发的绽亮。
    萧云卿直勾勾的盯着她,都看的恍惚了。
    朦胧的光晕中,她就像是朝他走来的精灵,轻快地动作显得那么灵动愠。
    萧云卿看的痴了的时候,宁婉人已经坐回到了他的身旁,见他看着她发呆的样子,宁婉脸颊酡红的推了推他的胳膊。
    “云卿!云卿!”宁婉低声叫道。
    屋子里很静,只有厨房中微波炉运转的声音隐隐的传出来恼。
    宁婉细细软软的嗓音响起,声音虽低,可在这安静的房间中,也显得格外的明显。
    恍惚间,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的手臂,萧云卿呆呆的,目光却只注意到宁婉开开合合的唇。瓣,觉得那两片粉嫩的唇。瓣那么可爱,真想含。在嘴里好好地把玩。
    渐渐地,宁婉的声音逐渐传进耳中,萧云卿眨眨眼,收回神智,才看到宁婉早已酡红的小脸。
    “云卿,吹蜡烛了!”宁婉看着他对着自己发呆,微羞的嗔道。
    萧云卿闻言,笑着执起她的双手,十指交叉着,将双手合拢,正好将她的小手包裹在了掌心中。
    闭上眼,过了一会儿,才又把眼睁开,将蜡烛吹熄。
    宁婉要起身去开灯,萧云卿拦住她说:“这么黑,你别动了,万一磕着就不好了,我去开!”
    便听到开关的“啪嗒”一声,屋子内重新放亮,两个人好像又回到了现实中似的。
    宁婉将拉住拔下来,对萧云卿取笑道:“哪有许愿还抱着别人的手许的啊!”
    萧云卿笑眯眯的看着她:“我的愿望就是你,当然要抓着你的手来许愿。”
    宁婉嘴巴微微动着,被他这话给羞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我……切蛋糕!”
    可是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切蛋糕的手都在抖。
    萧云卿不再逗她,接过刀子,亲自动手切了两块蛋糕。
    先将一块给宁婉,才把另一块放进自己的盘子中。
    有些迫不及待的叉起一块蛋糕放进口中,香甜的奶油和水果带着熟悉的味道。
    不知怎的,他就是能分辨得出,宁婉做的蛋糕和蛋糕店里的不同。
    他不太爱吃甜腻的食物,可是吃宁婉做的蛋糕,却是津津有味儿的,三口两口的,便吃完了一块。
    “我去把菜端出来!”宁婉听到菜热好的提示声,便说道。
    萧云卿在外面等着,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在里面忙活什么,过了许久,才见她端着菜出来。
    看着满桌的菜,宁婉皱皱鼻子:“菜凉了再热一遍,味道比刚做出来的差了好多。”
    炸的紫薯卷也不脆了,泡椒排骨也没有刚出锅时那么漂亮,海带变得软烂,上面飘着一层淡青色的油汤。
    海藻拌北极贝,北极贝被调料腌的都不怎么新鲜了。
    甚至,这满满一大桌子菜,通过刚才的加热,还有些串味。
    宁婉的表情有些沮丧,这些菜她准备了好久,做的特别认真,守着汤锅,不停地尝着汤味的浓淡,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做出最好吃的味道。
    可是忙活了这么久,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原本满心期待着能让萧云卿好好尝尝她的手艺,到现在却全都落空了。
    原本一直期待着兴奋着的心情,到现在也不免沮丧。
    却不料,眼前突然伸出一根汤匙,萧云卿舀了一勺汤便塞进口中,“咕咚”一声咽下。
    “好喝!很鲜!”萧云卿笑道。
    眉眼弯弯的,好像吃到了什么天大的美味,一连又喝了好几口。
    然后放下勺子,又每样菜都夹了一块尝遍。
    “娃娃,有米饭吗?到现在还没吃饭,饿死了!”萧云卿说道,又塞了满满一大口的菜。
    “啊,有!你慢点吃,我去给你盛饭!”宁婉赶紧说,立即起身跑去盛饭。
    宁婉很快就端着米饭出来,萧云卿看着像是真饿坏了,大口大口的吃菜扒饭,没多久,盘里的菜就少了一大半。
    宁婉看着萧云卿吃的这么香,原本已经饿过劲儿了,也来了胃口,便也拿起筷子尝了尝。
    吃进嘴里,尝到味道,她不禁皱起了眉。
    菜说不上难吃,已经热过了,按照现在的味道,如果是刚刚出锅的应该会更好一些,但也绝对达不到好吃的程度。
    反正跟萧云卿的手艺是没法比。
    泡椒排骨她担心不够入味,还另外放了点盐,没想到咸了。
    海带汤有些腥,而且搁的久了还很油腻,海带软烂的也毫无口感可言。
    紫薯卷不脆了,软塌塌的没什么口感,而且有点甜腻。
    北极贝被酱油和芥末腌的太久,又咸又呛辣。
    “云卿,要是不好吃就不要吃了,吃点蛋糕吧!”宁婉看他仍是大口大口的吃着,吃一口米饭舀一勺汤,就连泡烂的海带也吃的津津有味,心里有些难受。
    今天是这个男人的生日,本来想煮一桌好吃的给他,结果现在,饭菜都变了味儿,根本就不好吃。
    “谁说不好吃的?我吃着挺好吃的!”萧云卿嘴巴塞得满满的,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
    使劲嚼了嚼,“咕咚”一声咽下去,才空出嘴巴。
    “虽然没到难以下咽,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吃,跟你做的可差远了!”宁婉说道。
    萧云卿笑笑:“不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