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使劲嚼了嚼,“咕咚”一声咽下去,才空出嘴巴。
    “虽然没到难以下咽,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吃,跟你做的可差远了!”宁婉说道。
    萧云卿笑笑:“不在乎味道,却在乎心意。现在这种生活,是我一直期望了很久的!”
    “晚上就算忙的再晚,一进门都有你等着我,有你早已准备好了热菜热饭给我。”萧云卿笑道,“以前我一个人,‘王朝’的菜是好吃,可是跟家里的感觉却不同。”
    “所以娃娃,谢谢你今天为我做的,这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萧云卿说道。
    看着男人吃的心满意足的模样,宁婉也不禁笑了起来:“那干脆,以后我天天给你做好了!你可不准嫌弃不好吃!”
    “偶尔做就行,我娶你是回来享福的。”萧云卿说道。
    
    “瞧你怕的,担心每天都吃到这种菜啊?”宁婉笑他,“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今晚啊,我就当个称职的妻子。”
    萧云卿一听,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抓住她的手,在她的掌心捏了几下:“那在床。上也称职吗?”
    宁婉脸蛋倏地鼓起,双眼瞪得滴流圆,小脸红扑扑的瞪着他。
    半晌,才细声细气的憋出一句话:“今晚就称一次。”
    说完,也不等萧云卿的反应,挣开手就跑了。
    萧云卿也是被她这句话给说的愣了,原本只是想逗逗她的。
    知道这丫头脸皮薄,她脸皮越是薄,他就越是忍不住的想逗她。
    却没想到,竟是给引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时间,萧云卿都傻了眼,捏着宁婉掌心的手也僵了,一点力气都没使,就让宁婉一溜烟儿的跑了。
    萧云卿现在哪还吃得下饭,三口两口的把碗里的米饭扒完了,就跑回了房。
    宁婉刚刚好把洗澡水放好,温度适中。
    刚刚转身,便撞进了萧云卿的怀里,萧云卿顺势便将她给抱住。
    “啊——!”宁婉惊呼一声,慌忙间却又觉得手感不太对。
    抓着他腰的双手忍不住掐了掐,指尖的手感细腻温热。
    她眨眨眼,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这男人竟然脱光了衣服直接进来了!
    浑身一丝不挂的,就连那儿还隐隐有着起立的趋势!
    -----------------------------------------------------
    求月票,跟后面的拉开距离,距离第九和第八都那么近,能一下冲破两名不?求~~
    
     209 你慢慢泡
     更新时间:2012…9…16 9:37:38 本章字数:3254
    浑身一丝不挂的,就连那儿还隐隐有着起立的趋势!
    “你……你怎么……”宁婉脸憋得通红,脸颊还贴在他的胸膛上呢,立刻就觉得他的胸膛烫得吓人。“你怎么不打声招呼,不穿衣服就进来了!”
    “我要洗澡,干嘛还穿衣服?”萧云卿说的理所当然。
    宁婉吞了口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那……那你放开我,我给你……放好水了……”
    在萧云卿张嘴之前,宁婉立即说:“我……我可不陪你一起洗!愠”
    哟呵!
    萧云卿乐了,这丫头现在可够了解他的啊!
    他还什么都没说呢,她就把他的话给堵死了恼!
    “是你说的,今晚要称我的意,我想怎么样都行的!”萧云卿把她搂的更紧,大手压着她的臀。瓣,就压上了自己下。腹的灼。热。
    一想到要跟这小丫头一起洗澡,把她摸遍了,搂在怀里要个死去活来,萧云卿下。腹就止不住的窜出一股火。
    宁婉紧贴着他,自然感觉到他身子的变化,烫的都冒出了火似的。
    她低着头,使劲的戳了下他的胸口:“那也是你洗完澡以后!你放开我,自己洗去,再不洗水可凉了啊!我去别的房间洗。”
    瞧她挣扎的厉害,萧云卿终于放开她,却又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知道了!”
    萧云卿一松手,宁婉立即逃了出来,还顺道替他将浴室的拉门关上。
    盯着浴室门映出的影子,看到萧云卿的影子进了浴缸,随着“哗啦”的水声,他整个人泡了进去。
    宁婉捂着发烫的双颊,也没急着走。
    刚才替他放洗澡水的时候,想起白天里,许佑告诉她的事情。
    那间公寓是萧云卿的,所以他可以自由出入。
    她不由得便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做的那个“春。梦”,真的只是梦吗?
    毕竟那个梦也太逼真了,逼真的她早晨起来都还浑身发软,就跟每个夜里,被萧云卿要过之后,第二天的情形一样。
    只除了一点,那天早晨,她身上一点吻。痕都没有。
    那个男人每回要她都特别激烈,好像不在她身上留下点痕迹不甘心似的,所以她身上一直就没消停过,总是留着他的痕迹。
    可是,“梦”里,她梦见萧云卿向她保证第二天就来接她回家,结果第二天,他果真就来了。
    这梦有那么巧合吗?
    宁婉红着脸,如果那天晚上萧云卿真的来了,那么她跟他说的那些话可真是……都没脸见人了啊!
    她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求他的,还跟他说想他,哭着说想他,怨他不来接自己。
    还……主动说喜欢他!
    宁婉羞恼的捂着双颊,不停地甩头。
    萧云卿享受的坐在浴缸里,歪头就能隔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看到宁婉在外面的影子。
    她就一直在外面站着,一动不动的,然后又突然摇起了头。
    萧云卿不禁笑了起来,不知道这丫头又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泡着小妻子给放的热水,萧云卿心里别提多自在享受了。
    饱暖思淫。欲,就是这么来的。
    现在没法把只有一门之隔的宁婉给抓进来,却又兴起了逗弄的心思。
    “娃娃,你一直在门外站着,是不是后悔了,又想进来跟我一起洗,却又不好意思的?”萧云卿笑眯眯的问。
    那声音痞痞的,就像个游戏花丛的浪子,音调还颇有点闻人的混劲儿。
    宁婉原本还在懊恼,脸烫的厉害,听到萧云卿这话,脑门都要冒烟儿了。
    “你……你说什么呢!”宁婉羞愤的跺脚,可是却没急着走。
    踌躇了半天,才说:“那个……云卿,许佑说我前段时间住的公寓,是你的。”
    “嗯,怎么了?”萧云卿轻快地问。
    “那个……就是你接我回来的前一天,你……有没有……去找我?”宁婉小心的注意着措辞。
    萧云卿眉毛一挑,心里咯噔一下,这丫头不会是察觉到了什么吧!
    他知道宁婉从来就不笨,可不那么好骗,否则这一次也不会想出这么一个方法,让人都以为她真的偷了他的账目。
    所幸两人之间还隔着门,宁婉看不到萧云卿的表情变化。
    “没有啊,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问?”萧云卿一副奇怪的语气。
    “没……没什么……”宁婉赶紧摇头,“那么……那天晚上,你在哪啊?”
    “就在家啊!”萧云卿语气特别的无辜,而后,又一本正经的问:“娃娃,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事!”宁婉摇头道,难不成还跟他说那晚的事情?
    要是真的,也就罢了。
    可万一真的只是她想他想得厉害,做的一个梦,说出来得多丢人?!
    她总不能告诉他,我没事,就是想你想得厉害,做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春。梦吧?
    “你慢慢泡,我去别的房间洗澡!”宁婉跺脚,得不到答案,便慌忙的逃开了。
    宁婉走后,萧云卿才暗暗地怪许佑这小子,也不知道藏一半说一半,把什么都说出来了,让宁婉怀疑到他头上可怎么办?
    不过马上,他就又眯起了眼,舒舒服服的泡澡。
    宁婉现在可没有心情像萧云卿一样悠闲,匆匆的冲了澡,便穿着浴袍出来。
    她心跳的砰砰快,之前都是萧云卿采取主动,她迷迷糊糊的就被吃了。
    可是她想着,今天是萧云卿生日,就想给他一个惊喜。
    晚餐是失败了,没有达到她预期的效果,不管怎么说,她都想补偿给那个男人,不想一年一次的生日,还给他留下遗憾。
    所以今晚就算是她脸皮薄,也想采取主动,给那个男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如果由她采取主动,那个男人应该真的会非常惊喜吧!
    宁婉不住的深呼吸,从来没主动过,第一次让她紧张的心脏都要从心口跳出来了似的。
    她不知不觉的,就转悠到了吧台。
    说是吧台,其实可以算是一个酒屋了。
    萧云卿专门准备了一个房间,像一个小型酒吧一样,把各种酒分门别类的放着。
    有时候相逸臣和靳言诺不想去酒吧,就会来这儿找萧云卿,三人在这间屋子坐着喝酒,自家的地儿,安静没有人打扰。
    
    一进屋,对着黑漆漆的屋子,宁婉摸索到门边的开关,“啪嗒”一声打开。
    房间却没有因此放亮,而是像酒吧一样,闪着昏暗的灯光。
    就着昏暗的灯光,宁婉看到了旁边一排的开关。
    上面写着吧台灯,落地灯等等。
    宁婉觉得屋里不够亮,她讨厌昏暗的感觉,便将所有的开关都打开。
    可是全部开开之后,屋内也没有变得多亮堂。
    沙发旁边的落地灯散发着幽蓝的光,天花板的吊灯则绽放着淡淡的银白。
    所有的灯都是些不规则的几何图样,是宁婉从来没见过的,也不知道萧云卿从哪弄来的。
    撇去灯光太过昏暗不说,这些灯的样式还是挺有意思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她先前一直急促的心情,慢慢变得平稳了下来。
    宁婉边打量着四周的布置,边走到了吧台。
    对于酒这种东西,她是没有什么研究的,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到底怎么样。
    平时参加一些宴会,大部分都是在聊天,女客们担心影响形象,毁了妆容,甚至是连食物都不吃的。
    而在这种环境下,宁婉也没办法,吃的也不多。
    很多时候,顶多手里拿一杯香槟,让自己看着尽可能的优雅一些。
    -----------------------------------------------------
    
     210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2…9…16 9:40:09 本章字数:3378
    很多时候,顶多手里拿一杯香槟,让自己看着尽可能的优雅一些。
    而宁婉平生喝过最多的一次,也就是一杯香槟而已。
    大部分时候喝的都是果汁,充其量也是酒精极淡的果酒。
    所以对于这些品种繁多,颜色也是各异的酒,宁婉根本分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分出一些大致笼统的种类,比如啤酒,红酒,白酒和洋酒的区别。
    至于每一种类里面更详细的,宁婉便是一无所知了,更加不会知道,这里的酒的年份有多么恐怖愠。
    她只是随意拿了一瓶放在比较显眼位置的红酒,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注意,便在吧台的抽屉里找到开瓶器,将就打开。
    拿着红酒杯,一个人窝到沙发里,倒了满满一杯的红酒。
    把酒杯举到眼前,因为倒得太满,杯中的酒红色格外的浓郁,几乎无法透过酒杯看到对面的画面,也无法像品酒一般,先晃晃杯中酒红的液体恼。
    宁婉皱了皱眉,闻着杯中带着酒精的烈味儿的葡萄香。
    她苦着一张脸,像喝中药一样,把酒杯凑到唇边,捏着鼻子灌进了嘴里。
    “唔……”红酒虽然温和,可对于不怎么喝酒的她来说,发酵出的酒精味还是有些刺激。
    浓烈的味道刺激着她的舌头,有种辣辣的感觉。
    这微辣的感觉从舌尖一直滑入到喉头,顺着喉咙滑入腹中,从胃到小腹都烧得温热。
    红酒虽然温和,却也扛不住她喝的这么猛,尤其是一口气喝了满满的一大红酒杯。
    “咳咳咳……”杯子见了底,宁婉也被酒劲儿给冲的咳嗽,脑袋开始晕晕乎乎的,反应迟钝起来。
    浑身热烘烘的,脸颊也像烧着了一样。
    跟萧云卿离的近了,她的脸也发烫,可是那烫像是入心入脾。
    而现在这烫却是暖烘烘的,被夏天的烈日烘烤着。
    宁婉甩甩头,又倒了一大杯酒。
    她现在虽然有点晕,反应迟缓,可是还没到兴奋的地步,胆子也没喝大,显然是自己喝的还不够,便紧闭着眼,“咕嘟咕嘟”的往嘴里灌。
    萧云卿从浴室出来,却还没有见宁婉回来,心道可能呆在客厅不敢进来,便噙着笑出去。
    “娃娃?”萧云卿叫道,可是客厅里空荡荡的,哪里有宁婉的身影。
    他一间房一间房的推开,都没有宁婉的影子。
    萧云卿皱起了眉,她能跑去哪?
    想起宁婉说,要到别的房间洗澡,萧云卿的表情不禁僵了下来。
    这一整层,房间那么多,谁知道她会去哪间房?
    萧云卿头一次后悔,自己把这里弄得太大了。
    叹了口气,也只能一间房一间房的找。
    幸运的是,出门刚转个身,就发现隔壁酒吧的门是敞开着的,里面还有幽暗的灯光照出来。
    萧云卿挑挑眉,这丫头不会是去喝酒壮胆了吧!
    他立即进了酒吧,可是沙发上却没有人,只剩下一瓶空酒瓶子,还有一只酒杯。
    萧云卿眉头微拧:“娃娃?”
    他慢慢的走进去,脚踩着地毯,悄无声息的,目光细细的打量四周。
    “娃娃,你在吗?”他一遍一遍的叫着。
    突然,角落里传出一声轻轻地吟。声。
    “唔……”一声含糊不清,听起来就很迷糊的声音响起。
    声音并不大,若不仔细听,还根本听不到。
    幸亏地上铺的是地毯,双脚落地无声,才不至于让脚步声将她的声音掩盖。
    在她的声音刚刚落下,紧接着,就听到“哐啷”一声,酒瓶碰撞的声音。
    这声音可比她刚才发出的那声清楚多了,萧云卿眉毛禁不住的挑起,这丫头还真跑来这里找酒喝?
    声音是从吧台里面传来的,萧云卿循着声便走向了吧台。
    绕到吧台后面,萧云卿看到眼前哭笑不得的画面,只能露出无奈的笑。
    宁婉坐在地上,背靠着酒柜,身旁还放着一瓶红酒,喝了有大约三分之一,手松松的握着酒瓶,没什么力道。
    她身上还穿着白色的浴袍,浴袍的领子松松垮垮的歪斜着,让她的春。光将露未露的,显然是洗完了澡,就跑这里来了。
    估计是她先前喝了那一瓶觉得不够,又跑来找酒喝,干脆就连杯子都不要了,对着瓶口豪气的往嘴里灌。
    结果这一口,就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萧云卿蹲下。身,就着浅浅的灯光看着她。
    红酒刚开始喝的时候,并不觉得多么烈,可是这酒后劲儿足。
    宁婉这样一通猛喝,酒意很快就袭上了头。
    她现在小脸泛着酒红,嘴巴微微张开着,上面还沾着红酒的水润。
    凑近时,都能闻到她呼吸间吐出的红酒香。
    她闭着眼,呼吸浅浅细细的,睡的熟了,还时不时的砸吧砸吧嘴,软软糯糯的小嘴开开合合的,而后又停了下来。
    “唔……”一声轻。吟从她的嘴中溢出,眉头浅浅的皱了皱,酒意让她的脑袋有些微疼,睡觉都睡不安稳。
    萧云卿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这丫头还口口声声的说今晚称他的意,让他怎么弄都行,结果自己跑这里喝醉了!
    本来估计是来这里喝酒壮胆儿的,谁承想这酒量竟然这么不堪!
    萧云卿抹抹脸,今天这生日过的还真是……难忘啊!
    伸手就要把她抱起来,眼睛却瞥见旁边的红酒瓶子,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这丫头还真是……什么值钱喝什么!
    萧云卿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的满是宠溺,微微摇头,将宁婉打横抱起。
    一直到回了房,把宁婉抱到了床。上躺着。
    和先前硬邦邦的酒柜不同,身。下软软的床垫立刻让她舒服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你这丫头……”萧云卿气道,“明晚非让你补回来不可!”
    可是宁婉却听不到,睡的舒舒服服的,被酒染得脸蛋儿泛红,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惬意。
    萧云卿只能看看自己的下。腹,叹口气回到浴室冲凉水澡。
    ……
    ……
    佳宁看着门口的人,吃惊的变了脸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对方有什么联系,而且竟然还主动找上了门。
    “是你!”佳宁也不隐藏自己的惊讶,一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有事,不请我进去坐坐?”宁温噙着笑,可这笑容依然是有点居高临下的不屑味道。
    佳宁抿着唇,侧身让过:“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如果有心想要知道,不会有查不到的事情。”宁温淡淡的说,穿着高跟鞋便走了进来,丝毫不担心自己的鞋跟会把地板踩坏了。
    她淡淡的打量着房间,就像是骄傲的公主初入贫民的住宅一样。
    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势,着实刺伤了佳宁的眼。
    “你不该来的,你既然能找到这里,自然知道萧云卿和他的属下也经常会过来,并且也会派人来保护我的安全,你来这里,会让他们觉得奇怪。”佳宁挑眉,说话的时候,萧云卿三个字说的格外的骄傲。
    仿佛,那就是她的男人。
    宁温背对着她,听到她的话,双眼猛然一瞪,射。出凌厉的光。
    只是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眼中的凌厉立即隐逝。
    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到佳宁这话的影响,嘴角的弧度更加骄傲。
    “你以为你是宁婉,能享受和她一样的待遇,让萧云卿派人时时刻刻的保护你?”宁温笑道,言语里的不屑那么明显,分明在嘲笑佳宁的自作多情。
    -----------------------------------------------------
    下章揭开佟品枝的过去,亲们一直好奇猜测却始终没有肯定答案的身世问题,明天揭开~
    感谢亲们的支持,月票榜冲到第八了,感动~~
    不过跟第九只有一票之差,离第十也只差三票,太危险了,求月票,拉开距离,咬手绢~
    
     211 佟品枝的过去(1)
     更新时间:2012…9…17 9:28:09 本章字数:3238
    “你以为你是宁婉,能享受和她一样的待遇,让萧云卿派人时时刻刻的保护你?”宁温笑道,言语里的不屑那么明显,分明在嘲笑佳宁的自作多情。
    “别做梦了!充其量不过是你有事,萧云卿派人来看看而已,哪会无时无刻的保护你。”宁温冷笑着嘲讽,径自坐了下来。
    “你到底来干什么?我们之间可没有什么交集,也不想让人误会了我与你的关系!”佳宁冷声说。
    几乎整个T市都知道,宁温喜欢萧云卿,疯狂地喜欢,不惜与自己的妹妹闹翻。
    要是宁温来找她的事情被萧云卿知道了,难保不会让他误会了什么愠。
    按着萧云卿对宁婉的在意程度,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出现,只要有一点苗头,就会被他立刻掐死。
    虽然她有袁野和肚子里的孩子当免死金牌,可也不想让萧云卿因此疏远她。
    “我劝你还是对我客客气气的。”宁温冷笑道,“我这次来,对你可是百利而无一害。我猜你长这么大,可没遇到这么好的事儿。呢”
    佳宁不想听她废话这么多,沉下脸冷声说:“到底什么事,你最好快些说,不然就算是天大的好事,我没耐心听也不在乎!”
    宁温也不急,从包里拿出一个黄褐色的牛皮纸袋,纸袋没封口,只是折了一下。
    她将纸袋放到桌上:“你自己看吧!”
    佳宁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才将目光放到了牛皮纸袋上。
    她觉得宁温有点故弄玄虚,可是看着宁温双手抱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佳宁还是将纸袋打开。
    里面是一份厚厚的文件,第一页,竟然出现的是佟品枝的照片。
    佟品枝的个人资料,非常详细的罗列在表格中。
    姓名:佟品枝
    性别:女
    年龄:43
    配偶:许常怀(已故)
    育有一子一女,大女儿佳宁,小儿子许佑。
    后面包括爱好,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等等,都写得非常详细。
    佳宁只是看了第一页,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她抬头怒看着宁温:“你这是什么意思!调查我妈?!”
    “宁温,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对我家人做什么!”佳宁霍然起身,怒视着宁温,“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你接着看下去。”宁温依然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抬头看向佳宁,自信的笑道,“后面的东西会让你非常兴奋的。”
    佳宁紧抿着唇,依然瞪着宁温,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她赶出去。
    “你往后看,要是看完了还想赶我走,我绝不多留。”宁温说道,“不过我倒是害怕你看完了,我想走你都不让我走。”
    “哼!”佳宁冷哼一声,却是低下头,又翻了一页。
    后面的介绍,却是佟品枝的生平。
    佳宁皱眉,自己的母亲只是一个村妇而已,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值得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