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7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谁说的?一点都不丑!”萧云卿没说假话,只不过她这样看着年龄更小,看着像个未成年。
    “你这样把我遮的那么严实干嘛啊!”宁婉不解的问。
    “我可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萧云卿老实的回答。
    “怎么了?我现在不好看?”宁婉立即摸向自己的脸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就是太好看了!”萧云卿下意识的接口。
    他这连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回答让宁婉又惊又喜的,脸红的***辣的发烫。
    这男人的意思是,因为太好看了,所以要遮起来啊!
    原来,他觉得她长的很好看啊!
    好看的,都要遮起来藏着了!
    就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宁婉双手捂住唇,吃吃的轻笑,觉得这男人的想法可真有意思。
    这男人平时可不怎么跟她说好听的话,那些情话啊,甜言蜜语啊什么的,更是想都不摇想。
    可是就是这么老老实实的回答,却比什么甜言蜜语都要甜。
    萧云卿脸上出现可疑的红,他本来也是白的,脸上染上的红也比别的男人明显。
    “你忘了你刚才大胆的主动吻我了?不想把自己捂严实了,不怕被别人笑话了?”萧云卿要笑不笑的说。
    宁婉一听,双手立刻把剩下没有被遮起来的小半边脸也给捂住,刚才因为萧云卿的一句话,得意的过了头,连这事儿都忘了。
    萧云卿好笑的看着她又开始装鸵鸟,也不说话,自顾自的替她将鞋换回来,拎着高跟鞋去找店员。
    “就要这双了!”萧云卿说道。
    “哦……哦!好!”店员发了半天的呆,这才反应过来。
    一想到刚才萧云卿和宁婉的吻,店员到现在都还回不过劲儿。
    萧云卿带着宁婉离开,宁婉还一直带着鸭舌帽和墨镜。
    萧云卿突然觉得,就连她的脸,他都想替她遮起来。
    晚上把她打扮得那么漂亮,在晚宴上露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他能不能克制住不把她直接从晚宴上拉走,带回家藏着。
    不过很快,萧云卿就知道了答案。
    在车里,正在去宴会的路上,他就已经想让罗毅改变方向,直接回家了。
    
    早知道,他就不把她打扮的那么漂亮了!
    歪头看着宁婉,长及腰的直发柔顺的散在背后,两旁的几缕发丝自然地落在胸前。
    只在发梢烫了一圈儿大卷,并不像满头的大波浪卷那样妩。媚,也不会让她显得老气横秋。
    只是让她显得更加俏皮了些,符合她现在的年纪,却又现出了一点点初为人妇的妩。媚。
    今晚,宁婉没穿华丽的长礼服,而是选择了更加活泼的及膝裙。
    白色的连衣裙样式简单,正好呼应了脚上的银白。
    只在腰间以黑色的刺绣,绣出了如蔓延的藤蔓般的花。瓣,像极了带着点邪恶气息的彼岸花。
    原本应该是清纯的白裙,配上这有些邪恶的图案,却又与宁婉的气质配极了。
    清纯懵懂之间带着丝丝的妩。媚,单纯的外表下,又藏着偶尔捉弄人的顽皮。
    A字的及膝裙,在左腰的位置,又设计出了一处不规则的蓬松,像花一样的蜿蜒向下。
    她浑身上下,都只有黑白两种颜色,两种极致。
    黑发,白肤;白裙,黑花。
    “娃娃,要不咱们回家吧!”萧云卿沉声道,十分的不甘心,把这样的她带进宴会里。
    “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要带我参加宴会的?”宁婉不解的问。
    -----------------------------------------------------
    求月票啊啊,不唠叨了,请使劲儿的砸吧!月票表留着,给我吧~~~~
    
     218 从头到尾,她的眼里就没有他的存在
     更新时间:2012…9…21 9:44:49 本章字数:3287
    “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要带我参加宴会的?”宁婉不解的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总觉得萧云卿看着她的目光里,还带上了幽怨。
    萧云卿叹口气:“没事,咱们还是去宴会吧!”
    今晚的宴会并不在“王朝”举行,只是这次宴会的主角作为T市新到任的市委书记,身份摆在那里,即使是萧云卿,也得给面子参加。
    毕竟他人在T市,大部分的事业也在T市,从中还是需要很多便利的愀。
    萧云卿带着宁婉出现,立刻就有人看到了他们。
    只是在那些人过来之前,靳言诺已经先一步走了过来。
    “今晚又是一个人?”萧云卿看到靳言诺没带女伴,皱眉说道嵬。
    靳言诺笑笑,萧云卿只有叹口气:“又没让你固定找谁,哪怕带着秘书来也行啊!”
    “得了吧!我知道你小子现在是春风得意,带着老婆四处溜达,生怕有人不知道!”靳言诺笑道。
    萧云卿脸上的喜意可是藏也藏不住的。
    “逸臣呢?今晚也没来?”萧云卿目光在场中逡巡了下。
    “你知道的,自从伊恩走后,他就不参加任何的公开场合了。”靳言诺说道,“就算是今晚,他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宁婉在一旁听着,她记得以前见过伊恩,是在相逸臣四伯的生日宴上,那是个漂亮且刚烈的女人,从不轻易屈服。
    可是那天晚上,伊恩独自一人时,她远远地看着,却看到了她露出了一丝无助。
    其实,她也是希望相逸臣能够找到伊恩,希望她能快些回来。
    不只是为了伊恩,也因为她离开后,相逸臣的改变。
    “娃娃!娃娃!”耳边传来萧云卿的声音。
    宁婉眨眨眼,抬起头来,已经不见了靳言诺。
    她刚才竟是不知不觉的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什么时候被萧云卿带离了刚才的地方也不知道。
    “在想什么呢,想的都出神了?”萧云卿问道,眼角却瞥见了站在人群中的凌墨远。
    自打他们进来,凌墨远的目光就没有从宁婉身上离开过。
    可是明显,宁婉还没有注意到凌墨远的存在。
    她缓缓地摇头:“想起伊恩,记得那次相四伯的生日宴上,我们见过,我喜欢她。”
    “如果她能再等等,不那么急着离开,现在她跟相逸臣应该会幸福吧!”宁婉遗憾的说。
    “该是他们的幸福,谁也跑不掉。”萧云卿淡笑道,“注定他们是夫妻的,伊恩就一定会再回到逸臣身边。”
    “嗯。”宁婉重重地点头,挽着他胳膊的手紧了紧,近乎是将他的胳膊搂在了怀里。
    萧云卿低头,看着沉默的她。
    她一句话不说,可是脸却红了。
    虽然没说话,可是萧云卿却是看懂了她这无言的动作。
    她由他的话,想到了她自己。
    因为注定了他们是夫妻,所以她现在又回到了他身边。
    即使曾经误认了良人,可是最终,结了婚的仍旧是他们俩。
    “走吧,来了一趟,总得跟于书记打个招呼。”萧云卿说道,带着她往围着最多人的一个圈子走去。
    看到萧云卿来,那圈子中的人自动为他们打开一个缺口,纷纷笑迎着萧云卿。
    哪怕是于书记,见到萧云卿,都客客气气的。
    可是两人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来到的同时,凌墨远也走进了这个圈子。
    萧云卿仔细的注意着宁婉的反应,却见她也只是微微一讶,便立刻恢复了正常。
    萧云卿双眼锐利的扫过凌墨远,却见他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宁婉身上。
    被她挽住的胳膊突然被轻轻捏了一下,萧云卿惊讶的低头,便见宁婉抬头看着他,朝他露出柔柔的笑意,双眼中放着坚定的光。
    这个小丫头,在安他的心!
    萧云卿的心中陡然有一股暖流滑过,要不是现在人多,他真想吻住她!
    左手轻轻拍了拍她挽住自己胳膊的手背,迎面看向于书记,也不再管凌墨远。
    “哈哈,云卿,没想到你今晚会来啊!刚才我还在跟墨远聊呢!真是惊喜,我不过是新到任,你们这些年轻一辈拔尖儿的,就都来了!”于书记笑容满面的说。
    “萧司令还好吧?回头帮我带个好啊!”于书记笑眯眯的说道,听说萧贯长与李首长走的近,若能攀上关系,他以后可是要轻松不少。
    “一定!”萧云卿笑道。
    “萧少,听说你结婚了,是宁家的千金,我们还都一直好奇,得是多么出色的小姐,才能让你甘心走入婚姻中,想必就是这位吧!”旁边,一个人说道。
    “我来介绍,这是我的新婚妻子,宁婉。”萧云卿淡笑道。
    “您好!”宁婉点头柔声道。
    “哎,可真漂亮!萧少结婚,可是不知道哭红了多少姑娘的眼,可是今天一看宁婉,才知道那些姑娘还真是没戏。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是少见啊!”陈总说道,
    宁婉红着脸,知道对方说的是客套话,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呢,萧云卿却开了口。
    “是啊!所以来的路上我就后悔了,早知道就该把她藏在家里的!”萧云卿一点都不客气的夸着自己的小妻子。
    他说话的时候,表情非常认真,任谁都不会往玩笑那方面想。
    结果这话把众人都说傻了眼。
    陈总说宁婉漂亮,确实是实话不假,可是一般人听到这话,大都会以为是恭维,不都会谦虚一下吗?
    哪像萧云卿啊!
    顺着杆子就往上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说的一脸的骄傲。
    所以一时间,还真没有人知道怎么接话了。
    烫红的颜色“唰”的一下就爬上了宁婉的脸,面对众人惊讶的目光,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男人平时嚣张自信惯了,可这种时候也别这么自信啊!
    那些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她的脸上,把她看的脸更红。
    可这时候,她又不能低下头,表现的太扭捏,给萧云卿丢了脸,可是嘴边的笑容却是维持不住了。
    她不知道,她这害羞的样子,就如微染着红晕的白色海棠,娇。艳。欲滴。
    那些人却不是笑话她,而是看的目光发了直,心中也不由同意萧云卿的话。
    
    要是他们,也把她藏家里不带出来!
    凌墨远在一旁,垂在腿侧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从宁婉进来,目光就没有与他对视过,对他视若无睹!
    刚刚,他看到萧云卿带着她来跟于书记打招呼,所以他也过来了。
    他就是不想让宁婉躲她,他要让她避无可避!
    可是,却没有想到,宁婉见到她,也只是惊讶了一下,除此之外,眼底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情绪!
    不论是惊慌,还是逃避,都没有!
    她甚至都没有一点的内疚!
    就这样公然的跟萧云卿出双入对,用眼神交流,表现的那么甜蜜!
    她这么快就把他给忘了,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她怎么对得起他?!
    以前,她这羞涩的样子只给他看的!
    现在却因为萧云卿的一句话,就脸红成这样,媚成这样!
    从头到尾,她的眼里就没有他的存在!
    什么时候,她可以这么坦然的面对他了!
    原本,一直以来宁婉的目光都该是追随他的,从来只有萧云卿在旁边嫉妒的份儿!
    可是什么时候,他的立场竟然跟萧云卿调换了,他可怜巴巴的,就像是萧云卿以前一样,只能在旁边嫉妒的盯着宁婉和萧云卿!
    凌墨远双拳攥的死紧,紧抿的双唇紧绷到发抖。
    -----------------------------------------------------
    求月票,求荷包~~
    
     219 这种爱,她不要
     更新时间:2012…9…22 9:35:45 本章字数:3284
    凌墨远双拳攥的死紧,紧抿的双唇紧绷到发抖。
    在宴会厅里比白昼还要明亮晃眼的灯光中,凌墨远的目光却暗的如黑夜,里面冒着含怒的幽光。
    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宁婉,看着她被萧云卿带走。
    萧云卿把她带到休息区坐下:“今晚累着了吧?”
    宁婉摇摇头:“才刚刚到,又没有站多久。愀”
    “你平时穿惯了平底鞋,穿高跟鞋会比其他人都累。”萧云卿说道。
    “还好啊!”宁婉笑道。
    “饿吗?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萧云卿说道,“你要是呆的腻了,咱们可以提前走。嵋”
    “今晚的宴会不是挺重要吗?不然你也不会亲自过来,还带上我。而且,就连言诺都来了,这种场合怎么能提前离开?”宁婉拉着他的手,“我真的没事!”
    她知道,这男人平时也鲜少出席这种场合,若非真的很重要,不能推脱,他可更愿意呆在家里休息!
    有时候,她都觉得他有点宅了,没事儿就呆在家里,哪也不去。
    萧云卿低头看着她,没想到这小丫头心里都明白,那么了解他。
    先前就被她感动的心里暖暖的,现在又听到她这席为他着想的话,不由伸手放在她的脑袋瓜上,爱怜的揉着她的发,把她的发都揉的有些微微乱。
    宁婉红着脸,将头发抚顺了:“都弄乱了,要是让别人看见,给你丢脸了我可不管!”
    萧云卿笑眯眯的,没说出口,他的娃娃,从来不会给他丢脸。
    “你快去忙吧!不用管我!”宁婉说道,“你瞧这场上的男人,有哪个是一直陪着女伴不肯走的啊!你当心被人家笑话!”
    “有什么好笑话的,他们要是想要找我,自己过来就是了!”萧云卿不以为意,“你在这儿呆着,我去给你拿些点心,虽然不如‘王朝’的,但是勉强也可以入口。”
    宁婉笑嘻嘻的皱皱鼻子:“哪有这样夸自家饭店的!”
    萧云卿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儿,便离开了。
    他正朝着甜品区走,中途手机响了起来。
    萧云卿拿出手机来看,屏幕上出现的,又是袁野的名字!
    萧云卿的脚步陡然顿住,眉头深深地拧起。
    佳宁并不常给他打电话,事实上除了上次要告诉他怀孕的事情,给他打过电话之后,便再也没有主动联络过他。
    可是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袁野两个字,萧云卿有些不悦。
    他不喜欢佳宁总拿着袁野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不论她是怎么想的,他的心里都不舒服!
    “喂?”萧云卿接起电话,声音有些沉。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
    萧云卿拧起眉头:“佳宁,什么事情?”
    “我……我……肚子……肚子……好痛……救……救救……我……孩子……”电话里,传来佳宁虚弱的呼救。
    她的声音还带着哭泣的颤音和浓重的喘息声。
    “你等着!”萧云卿立刻说道,也不敢耽搁,挂断电话就打给罗毅。
    幸亏罗毅还坐在车里,在外面候着。
    “罗毅,立刻去佳宁那里,孩子恐怕要出事了,快!”萧云卿沉声道。
    “我这就过去!”罗毅立刻说。
    萧云卿挂断电话,眉头仍紧紧地拧着,心思已经不在这场晚宴之中。
    袁野的孩子不能有事!
    一定不能有事!
    那个孩子……是袁野的,也是唯一能够延续袁野生命的存在了!
    他紧紧地握着手机,让罗毅先去,因为这个时候,哪怕是他立刻离开,也不如罗毅的速度快。
    ……
    ……
    宁婉正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鞋,这是萧云卿亲自为她选的。
    她还记得自己的脚被他握在手中的感觉,还记得这双鞋在他掌心中显得那般小巧的画面。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带着甜蜜的弧度,让她的表情不自觉的柔和,表情甜的,就像待采的蜜。
    “你爱上他了!”一声不甘的质问自她头顶传来。
    宁婉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惊讶的抬起头。
    她都没有发现凌墨远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又在她的面前站了多久。
    只是看着他一向温雅的脸上挂满了不甘,沉的吓人。
    而他的眼里,写满了指责,好像她对他不忠一样。
    宁婉下意识的皱眉,凌墨远现在这副样子与平时真的相距甚远。
    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下巴紧紧地绷着,倒是有些像一个冲动的毛头小伙子。
    “墨远?”宁婉叫了一声。
    “宁婉,你不用否认,我看得出来,你爱上他了!”凌墨远好像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似的,顾自的说。
    “我……”宁婉刚开口,却又被他打断。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凌墨远担心引起别人的注意,刻意压低了声音,却仍掩不住愤怒的低吼。
    “你才跟他结婚多久,就能忘了我,不顾我们过去的感情!宁婉,我不相信!”凌墨远不停地摇头,“我不相信,你变心变得那么快!你的爱若是这么容易变,那么过去我们的感情,又算什么?!”
    “你怎么能跟他一起,眉目传情的!你把我放在哪里?”凌墨远怒声质问。
    宁婉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生怕这边的动静引起别人的误会,传出什么不好的传言。
    毕竟,今晚是她第一次以萧云卿妻子的身份,陪他出席这种场合。
    她就算不顾及自己,也要顾及萧云卿。
    “墨远,你冷静一点!”宁婉说道,站起身面对着凌墨远。“我跟你说过了,我们俩不可能了!我既然已经结婚了,那我为什么不能爱我的丈夫?”
    “就算我们做出再亲密的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宁婉说道,“相反,如果我和他公开出入,却还要顾及你,这反倒是不正常吧!”
    “过去的我做错了,我不该不顾及我的婚姻。”宁婉说道,“而你,也不应该再跟我这个有夫之妇纠缠不清!”
    “墨远,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是在宴会里,那么多人都看着!你这样毫无顾忌的来找我,让人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传出不好的传言,你又让我如何自处?”
    “我怎么可能说忘就忘!我爱你啊!”凌墨远沉痛地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把我说放下就放下!过去的感情,对你来说就这么儿戏吗?!”
    
    宁婉瞳孔猛缩,声音也沉了下来:“你要是真为我好,就不要再这么说了!”
    爱她?
    就因为他爱她,他父亲派人去强。暴她!
    他爱她,爱到可以利用她去偷萧云卿的账目!
    这种爱,她不要!
    “爱情,不是单方面的付出,就一定要得到回报。”宁婉摇头道,“就像过去,萧云卿爱我,可是我却不爱他,纵使强迫也不爱。”
    “现在亦然,我既然决定放下,既然已经是萧云卿的妻子,既然已经不爱你了,你就算再爱我,我也无法回报你!”
    “纵使强迫也不爱?是这样的吗?可是你现在接受萧云卿了!”凌墨远不甘的说。
    “是!我接受他了,我爱上他了!”宁婉说道,“他给我的爱,让我感动!他明知我要偷他的账目,依然放着空荡荡的书房让我去偷!他明知道我背叛了他,还原谅我,接我回家。”
    “这些,你能做到吗?”宁婉问道。
    凌墨远被她问的神思一闪,宁婉便摇头笑道:“你做不到,除了萧云卿,谁也做不到。”
    “他对我的爱,从来不在口头上说。不论我看得到,还是看不到,他始终如一的为我做任何事情!你知道当他发现我偷他的账目后,他对我说了什么吗?”
    -----------------------------------------------------
    
     220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就是爱了
     更新时间:2012…9…22 9:37:43 本章字数:3261
    “他对我的爱,从来不在口头上说。不论我看得到,还是看不到,他始终如一的为我做任何事情!你知道当他发现我偷他的账目后,他对我说了什么吗?”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你跟我说另一个男人对你的爱!”凌墨远固执的说。
    宁婉却不理他,该是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不能总是一见面,就被他这样纠缠着。
    T市一共就这么点大,总有迫不得已要见面的场合,比如今晚愀。
    “他说,只要我要,对他说一声就好,他全部都给我!”宁婉红着眼眶说。
    “可是你呢?你告诉我,褚阿姨会坐牢,都是因为我,因为云卿嫉妒我们曾经恋爱过。可是事实呢?”宁婉轻声说。
    凌墨远的眼中出现了难以掩藏的慌张,他下意识的退步,却无法真正的逃跑嵋。
    他甚至连立即逃开的力气与勇气都没有了!
    “事实是,是你派人杀了袁野!所以,他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们!因为袁野,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你说你爱我,可是你骗我。”宁婉颤声说,“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什么都不说,因为我想,那一次,就当是我把欠你的都还了。至于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婆婆一开始也并不同意我跟云卿的婚事,因为在婚礼上,因为你,我让萧家丢脸了。”宁婉吸吸鼻子。
    “所以第二天,婆婆找来了,她想来找我的。我想,她是想斥责我,就算不懂事也要分场合。”宁婉低声说道。
    “可是她被云卿拦下了,他不让她见我,不给她机会骂我,伤我。他把所有的过错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