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冷笑,二话不说,便把宁婉给拽进了卧室。
    ---------------------------------------------
    明天上架,谢谢大家的支持让我到现在。本来想多写点免费章的,可是卡来卡去,点儿总是不对,总觉得这里最恰当,默~下本书,我会多写点免费章,这本只能这样了。
    另,凡是能免费看到这篇趣的网站均属盗版,一直看免费趣的亲们,如果真心喜欢我的趣,希望你们能够在红袖支持正版付费阅读,这便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与支持了。
    再说一下更新时间,老读者都知道,若无意外情况,每天早晨九点半之前会把当天更新的所有章节都更新完毕,九点半刷新页面即可。
    依旧,请亲们继续支持我,给我动力,我会写精彩的故事的,么么~
    
     到百度搜索本书名+天 天 书 吧最快最及时
     065 娃娃,会痛的
     更新时间:2012…7…8 10:26:04 本章字数:4014
    “啊——!”宁婉尖叫一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宁婉姐!”许佑双目通红的大喊,宁婉的尖叫让他的心都沉了底。
    “萧云卿,这不是你家,让你为所欲为!”宁婉一边说,一边后退,紧张的盯着他。
    萧云卿见宁婉这如惊弓之鸟的反应,目光转冷,可嘴角仍勾着笑,向前踏出一步,宁婉也立刻后退一步囗。
    他向前,她退后,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
    萧云卿再次向前一步,宁婉却已退无可退。
    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萧云卿却没有再向前,反而是坐到了放着矮桌的炕边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份文件—侦—
    《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
    “你这是什么意思!”宁婉错愕了一下,便看到了桌上的文件,怒视着他。
    萧云卿指指声明人那一栏的空档:“签了它。”
    “我说过,我不会嫁给你!”宁婉看也不看声明书一眼,嫌恶的说。
    “不嫁我,你又能嫁谁?”萧云卿不屑的冷嘲,把笔塞进宁婉的掌心。“乖,签了它,别跟我闹了。”
    宁婉想也不想的将笔用力的扔到桌子上,签字笔落在木头桌面上,“啪”的一声弹起,又落下,在桌面上滚了几圈,才渐渐停住。
    萧云卿注意到她嫌恶的动作,眉头皱了一下,又立刻的松开。
    “萧云卿,你到底为什么非要娶我!费那么大的劲儿,娶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有什么意思?”宁婉见他启唇,立刻将他的话堵回去,“别说什么你爱我,我不信!你萧少会爱人,之前就不会有那么多情人!连我姐都成了你的床。伴!”
    宁婉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想要什么?”
    萧云卿直直的看着她,一直不说话,那双眼在听到她的话后,原本还带着的一点笑意也全都不见,冰冷的像是整个人都跌进了无尽的深渊。
    不知怎的,看着他的目光,宁婉竟觉得喉咙发酸,一股酸楚涌上了鼻头。
    半晌,萧云卿才开口,表情木然,声音沙哑:“我要你。”
    他突然起身,只是向前踏出一步,便轻易地逼近了她。
    他居高临下的俯看着,将她困在墙角与自己的怀中。
    “我说过,你只能是我的娃娃,从里到外,都得是我的。”萧云卿低头看着她的脸,“所以我用婚姻,把你牢牢地拴住,不给其他人机会。”
    宁婉咬着唇,其实她并不明白,当一个男人想要用婚姻把一个女人拴住,不让其他男人觊觎的时候,那就是爱了。
    可是她看不清楚,冷笑道:“那又怎样?你就算用一张薄薄的纸把我给拴住,可也只能栓得住我的人,我的心仍然不在你那儿,我的心还是在别的男人那里,在凌墨远那里!萧云卿,以你的骄傲,你允许吗?这就是你要的?”
    萧云卿手指抬起,食指轻点着她的胸口:“不管你信不信,这颗心,早晚都得是我的。”
    “乖乖把声明书签了。”萧云卿下巴努努桌上的声明书,“这样我才好去办结婚证。”
    “做梦!”宁婉冷哼。
    “娃娃,你似乎是忘了,你现在是在别人家里。”萧云卿笑道,“据我所知,你在这里住着,外面的那对母子可是对你百般照顾,佟品枝对亲生女儿都没有对你这么好。”
    宁婉脸色一变,听出了萧云卿未说出口的威胁。
    “听说外面那个小子要高考了是吧?他说的没错,我是不会杀了他们,毕竟我又不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把他们杀了处理起来也挺麻烦的不是?”萧云卿嘴角勾笑,却是执起了宁婉的手。
    “可是如果废了他的手,别说高考,以那小子的性格,这辈子也就废了。”萧云卿低声轻笑。
    略带沙哑的笑声自嗓子眼儿里发出,竟是出奇的好听,可是宁婉却只觉得冷,彻骨的冷。
    “知道吗?其实我更想把他的双眼挖去,因为他看你的目光,我不喜欢。”萧云卿轻声说。
    他指指身后的房门:“当然,门就在那里,你要是离开,我的属下不会拦你。”
    “可你也不会放过他们!”宁婉双肩不断地颤抖,咬牙切齿的说。
    “你都走了,还管他们的死活?”萧云卿冷笑。
    “你真卑鄙!”宁婉扬手,想要把他脸上可恶的表情打散,恨极了他脸上掌握住一切的自信。
    只是手根本就没有碰到他的脸,手腕就被他攥住。
    “娃娃,会痛的。”他轻声说,那双黑瞳颤了一下,深深地看进她的眼里,莫名的伤悲,就连声音都染上了痛。
    宁婉怔了怔,神智被他眼底的悲卷住,不知怎的心刺了一下,好半天才挣扎出来,甩掉刚才的异样,冷嘲:“你也知道痛?”
    她用力的甩开他的手,走到桌边,看着声明书上,声明人那一栏的空白,还有被她甩到桌上的签字笔。
    “萧云卿,这是我的人生,可你却连选择的权利都不给我,让我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掌控。你说我是娃娃,可你娶了我,只会让我变成一个没有感情,没有灵魂的破娃娃,这样也没有关系吗?”宁婉轻声问。
    她低着头,长发顺着肩头滑落下来,遮挡住她的面庞,让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只是她的声音又低又冷,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虚脱了一般的喃喃低语。
    “没关系。”他说,只要你是我的。
    “呵!”她突然轻笑,右手抬到桌面上放,食指轻轻地动了动,轻颤着拿起那支签字笔。
    左手握住笔帽,拔了一下却没有将笔从笔帽中拔出。
    她的手颤着,深吸一口气,紧咬著牙,将笔拔出,好像费了极大的力气。
    微微倾身,手腕撑在桌面上,随着她手的动作,笔尖停在纸面上只有毫厘的距离,不停地颤着。
    她张嘴,自喉咙深深地吸了一口,发出的喘息声那么明显,还带着哽咽的颤音,笔尖终于落在了纸面上。
    当划出宁字的那一点时,一声极轻的,或许只有她能听到的“啪嗒”声响起,一滴泪就落在了纸面上的那一个黑点,将宁字上头的点给晕染开,晕成了一朵黑色的小墨花。
    她一笔一划的写,手抖得厉害,只能将每一笔都写得极用力,才没有让字变的歪歪扭扭的。
    每一笔下去,都力透纸背。
    每一笔下去,都被一滴泪给晕开。
    每一笔下去,她的心也都被划了一道。
    被泪水打散的字迹,仿佛就像是她今后的人生一样,也被萧云卿硬生生的打散了!
    抬笔写完,字迹也被泪水晕染的不像话。
    她的肩膀颤的厉害,手指无力的松开,便让笔跌落在了桌子上。
    她仍低着头,声音变得更轻:“这下你满意了?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这辈子,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说完,便低着头往门口走。
    她背对着他,没看到身后的萧云卿,因为她这话,身子狠狠地僵住,脸上的表情那么痛,眉头痛的狠狠的纠结在一起。
    就连一向硬挺的身子都微微的佝偻,仿佛正承受着剧烈的绞痛折磨。
    看着桌上的声明书,他慢慢的直起身子,走到桌边,拿起声明书,看到上面她的签字,当看到自己之上的濡湿时,他的唇紧紧地抿了起来,握着纸边的手也用力的捏紧,让纸边都发了皱,发出“噗噗”的声音。
    随即,他又将纸小心的折好,收起,放在外套内侧的口袋里,紧紧地贴着心脏的位置。
    宁婉无力的像游魂一样的走到门边,手刚刚握到门把上,却突然横出一只大手,握住她的手腕。
    --------------------------------------------
    “娃娃,会痛的。”
    被宁婉打,心会真的很痛,想到之前那次,他的娃娃,打他巴掌,可他又不会将自己的心撕扯开来让宁婉看,所以,萧云卿这么说了。
     066 凭什么奢望我爱上你?'荐'
     更新时间:2012…7…8 10:31:25 本章字数:4048
    同时,将她往后一扯,她的身子便被转了过去,后背抵上了木门。
    她低呼一声,下巴便被勾起。
    萧云卿看到她眼泪挂在眼前这张苍白的脸上,眼睛红的像要滴血,又想到那声明书上的泪渍,心脏便像是被一只手狠狠地钻了一下,心绞的疼。
    宁婉倔强的瞪视着他,被泪水浸湿的唇瓣紧紧的抿着,却见他唇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弧度:“既然都进来了,什么都不做,就太说不过去了。囗”
    说罢,他却突然低头,攫住了她倔强的唇。
    舌尖在她的唇瓣上舔。吮,吮入口中的尽是咸涩的泪,舌尖舔着她唇上的纹路,画着她的唇线,又有泪沿着她的唇,流进了他的口中。
    萧云卿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边吻着,拇指边将她的泪拭去,同时舌尖撬开她的唇齿攻进去侦。
    宁婉的舌拼命地躲藏着他的碰触,他缠上,她便躲开,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拼命地推拒。
    可她越是这么拒绝,萧云卿就越是容不得她逃跑,一手捧着她的脸颊,一手却探进她的衣摆,沿着她滑腻的肌肤,从小腹而上,一手揉握住她的绵软。
    宽松的白色棉质T恤将她的好身材都遮挡住,却让他非常满意。
    将她的内。衣向上推开,便掌握住她的绵。软,那颗小红尖不受她控制的硬。挺起来,被他的手掌掐握着如水的软。肉,小红尖儿便立即贴着T恤,在T恤凸起一颗明显的颗粒痕迹。
    “唔——!”宁婉扭着头,躲避他的吻,双唇竟真的得到了自由。
    因为她扭头的动作,萧云卿的唇沿着她的脸颊,一直划过,落在她的颈子上。
    萧云卿眼睛微微一眯,便在她的颈子上用力的吮了一口。
    吮的宁婉吃痛的低呼:“哈啊——!”
    同时,萧云卿捏住她的下巴,强逼着她把脸转过来,又攫住了她的唇,牙齿在她的下唇上使劲咬了一下,宁婉痛的张开嘴,他的舌便窜了进去,勾。动着她的舌,压着,捻着,甚至还伸进了喉咙。
    宁婉的舌被他压着,被迫向前伸,却正好被他的唇吮住,使劲的吮。着。
    “唔……嗯——!”宁婉气的脸憋得通红,泪水不争气的往下滑。
    面对这男人的强取,她总是那么无力,甚至连抵抗都没有用。
    自己可真是没用!
    就是因为这么弱,这么没用,才每次都被他轻易地得逞了!
    她握紧双拳,拳头全都洒到了他的胸口,拼命地捶打他。
    “唔——!”她闷声叫着,拳头一下下的落在他的胸口。
    萧云卿的脸紧绷着,这丫头似乎养成了打他的习惯。
    大手将她的手腕攥住,高举到头顶,目光落在了她T恤上的凸。起上。
    那颗小红尖儿硬硬的顶着她的T恤,竟是把T恤给顶出了暧。昧的形状,像小帐篷一样的撑着。
    萧云卿用力的掐握一下她的绵。软,让她的T恤被撑得凸。起的更厉害,松开她的唇,俯身,隔着她的T恤便含住了她的小尖儿。
    舌尖在那颗凸。起上轻。舔,双唇还不住的往口中用力的吮,棉白的T恤立刻便被他的口水沾湿,变得近乎于透明。
    那小尖儿上的嫩红更是透出了T恤,俏俏的立着。
    变得透明的T恤,更是映出了她泛着粉的白皙软。肉。
    被他用力的吮着,还微微的胀疼,可更多的却是一股让她无助的颤栗,窜着她的四肢,炸的她头皮发麻,就连双腿都因此虚软无力。
    可她恨极了自己的这种酥麻,恨极了自己对他的碰触产生的敏。感反应。
    就好像她天生……淫。荡一般,一边恨着他,却又一边因为他的抚摸吮。吻而敏。感的颤栗。
    “放开我……萧云卿……求你了……放开我……呜呜呜……”宁婉哭着推着他,想到那么多人就在门外,想到许佑和佟品枝在外面,不知道该怎么猜测她在屋里面,和萧云卿做了什么,就痛苦的无地自容。
    “快放开!放开!”宁婉低声轻呼,全都用力的砸着他的肩膀。
    萧云卿又咬了一下她的红尖儿,这才直起身,将她的内。衣重新拉下,裹着她的丰。盈。
    低头轻。吮着她的唇,又温柔的吮。去她脸上的泪。
    他的动作那么轻柔,好像怕吻碎了她,柔的让人发疼,可她却根本感觉不到。
    萧云卿抬起头,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泛红的眼眶,睫毛上还沾着泪,更有泪水慢慢的,再次顺着眼眶滑出来。
    宁婉见他终于不再碰自己,哭的岔了气,张着小嘴,一下一下的打着嗝,肩膀轻轻地颤着。
    “以后不许再哭!”萧云卿皱眉,低声说。
    “不许再逃,不许再哭……”宁婉苦涩冷笑,“还不许我做什么?不如你一次全告诉我。萧云卿,我不是没有感情的瓷娃娃,我的人生,我的喜怒,你无权,也没有资格来控制!你凭什么逼我嫁给你,凭什么不许我做这个,不许我做那个!你……凭什么!”
    “我不是你的玩具!不是!听话的任你上,不哭不闹的,那是充。气。娃娃!我有血有肉,我是人,你凭什么要这么对我!凭什么……凭什么把我当成你的玩具!凭什么……就这么……毁了我的人生……”
    多可悲啊,她连自己的人生都不能选择。
    当别的女孩在谈恋爱,在寻觅着自己的意中人的时候,她却被他给逼到了角落。
    他赶走了她爱的男人,他甚至毁了她的婚姻!
    当别的女人带着幸福的笑容,踏进婚姻殿堂的时候,她却只能成为一个被他操纵的玩偶,被他牵着线,走入她根本就不想要的婚姻!
    “我真后悔认识你……后悔死了……”她用力的哭,带着无尽的悔恨,恨得甚至希望他这个人,都从来未曾出现在过这个世界上,那该有多好!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你为什么不能消失!”她喊道。
   
    萧云卿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她吼完了,他才淡淡地说:“你也可以选择爱上我。”
    “爱上你?呵呵呵呵!”宁婉突然笑起来,“萧云卿,你在开玩笑?你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爱,你凭什么指望我爱上你?你把我爱的男人赶离了我身边,让他厌恶我,你毁了我的爱,又凭什么奢望我爱上你?”
    “我不知道吗?”萧云卿低喃,不厌其烦的擦去她不断往外流的泪。
    手上的动作突然顿住,攥住她的腰,把她圈进怀里,打开门,带着她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许佑仍然被绑着,双眼比刚才更红,当看到被萧云卿拥着出来的宁婉时,脸上却不自在了起来,目光躲避着宁婉,不敢看她的脸。
    佟品枝难过的张嘴,欲言又止:“宁婉……”
    宁婉知道,刚才他们在屋内的动静,许佑他们全都听到了。
    说不定,他们还想歪了,想到了更加不好的事情!
    不然,许佑的表情也不至于这么尴尬。
    许佑不敢看她的脸,可是目光仍然忍不住往她身上瞟,当看到她颈子上的吻。痕时,目光陡然一变,眼眶突然瞪了一下,瞳孔内缩。
    可是当他的目光再次下滑的时候,整张脸却愤怒的通红。
    宁婉的T恤右。胸。上,又一圈明显的透明水渍,带着明显的唇形,那透明的水渍还露出了里面内衣的颜色。
    水渍在这暧。昧的位置,想也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许佑的目光,不自觉地便盯上了萧云卿的唇。
    他的唇同宁婉的一样,都红肿着。
    ------------------------------------
    第二更到,上架第一天,啥都求一下,嘿嘿~
    
     067 有日子没见,怎么瘦了?
     更新时间:2012…7…8 10:31:25 本章字数:5552
    尤其是在看到萧云卿唇角极其习惯的勾起的一点弧度,更是无法抑制的联想到宁婉胸前的那一小圈水渍。
    许佑怒的握紧了拳,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要不是被绳子绑着,他真想冲上去,砸烂了萧云卿那张可恶的脸!
    宁婉也不敢看许佑和佟品枝,只是盯着萧云卿的站在许佑旁边的袁野:“现在,可以放了他们了吧!囗”
    袁野看向萧云卿,等着他的指使。
    萧云卿点点头:“放了。”
    “宁婉!”被萧云卿的手下松开胳膊,佟品枝便冲了过来,想要看看宁婉,却又害怕将宁婉揽在怀里的萧云卿侦。
    在距离宁婉一步的位置,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目光关切的落在宁婉身上,却不敢看萧云卿。
    “宁婉,你……没事吧?”佟品枝红着眼问。
    宁婉对上佟品枝关切的目光,旋即又把头深深地低下,甚至不敢看佟品枝那张关切的脸,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袁野将许佑身上的绳子松开,许佑急忙将绳子从身上扒下,也想要去看看宁婉,可走了一半,又停住了动作,刚刚抬起的手也僵硬的握拳,又放下。
    他紧咬着牙,盯着宁婉因为深低下头,而露出的白皙颈子,那上面的一枚吻。痕那么刺眼。
    宁婉咬咬牙,抬起头面对佟品枝:“阿姨,许佑。”
    她又看向许佑,许佑被她突然转头看着,微微一僵,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这段日子,谢谢你们的照顾。”宁婉说道,“我在这里,住的真的很开心,真的!”
    她吸吸鼻子:“对不起,今天……给你们添麻烦了,还差点让许佑受伤。”
    “别这么说!”佟品枝立刻说道。
    宁婉摇摇头:“你们对我的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
    她想起每天夜里,佟品枝都要偷偷来看她,便说:“我会再来看你们的!”
    “宁婉姐,怎么突然说这些?”许佑也急了,也顾不得什么尴尬,急忙的说。
    宁婉冲他笑笑,转身又要返回卧室。
    萧云卿拉住她:“去哪?”
    “你都找来了,难不成我还能在这里继续住吗?”宁婉冷嘲,“当然是收拾东西走了!”
    “谁说要离开了?”萧云卿挑眉,将她拉了回来,竟是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仿佛在自家一样的自在。
    “你什么意思?”宁婉问道。
    “在这儿住阵子再走。”萧云卿说道,丝毫不理众人的震惊,就连许佑如此明显的恨意都不看在眼里。
    宁婉注意到许佑的情绪,就怕萧云卿住在这里,万一矛盾激化起来,让许佑吃了亏怎么办?
    许佑这个孩子,她真是把他当成自己亲弟弟一样的疼。
    “你住这儿干什么?这里又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住!而且,难不成你还能连工作都不管了?”宁婉立即说。
    “这里不欢迎你!”许佑咬牙切齿的怒道。
    萧云卿冷嗤,一点都没把许佑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挑眉:“如果我走,宁婉也要走,以后也都不会来了,而我,也不会给你再见她的机会。你确定,这里不欢迎我?”
    许佑嗓子眼儿像是被鱼刺卡住了一样,被萧云卿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喜欢,甚至是讨厌极了萧云卿,可是想到以后再也没有跟宁婉相见的可能,又再也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许佑到底还只是高三的孩子,哪里是萧云卿这老奸巨猾的对手。
    又讨厌萧云卿,可又想跟宁婉多待些日子,内心陷入了苦苦的挣扎。
    佟品枝心思一动,忙说:“正好,我也想让宁婉再多住些日子,我跟宁婉一屋,许佑你把房间让出一半,给萧先生住,这不就行了?”
    “只是——”佟品枝为难的看了看萧云卿的手下,“只是这三位先生,恐怕就得委屈一下,挤一间屋子了。”
    其实萧云卿带来的人不多,只带了袁野和两名下属。
    “不用,我跟宁婉住一间屋,阿野你跟许佑住一间,其他两人在这里睡就行了。”萧云卿说道。
    “你这样要住多久?会给佟阿姨家添麻烦的!”宁婉不悦的说,不大的家里挤这么多人,又是初见并不怎么愉快的人,佟品枝和许佑能自在了才怪。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跟我去结婚?”萧云卿似笑非笑的抬头看她。
    宁婉滞住,怒瞪着他,不明白离开跟结婚又能扯上什么关系!
    眼看场面又尴尬下来,佟品枝忙打圆场:“都饿了吧,我这就做饭去!许佑你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