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宜嫡娴模豢嫘Α!
  捷泽看着孔孜,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孔孜……”
  “喂?”孔孜电话响了,“什么?不是你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真的?……这妮子,好,我知道了,马上回去……嗯嗯嗯,挂了啊。”孔孜挂了电话咬了咬唇,“捷泽,我有事先走了啊……”
  孔孜跑出去了两步,捷泽刚要去追,孔孜又回来了:“捷泽,请你以后不要随便对一个女生表现你的绅士风度,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再见!”这一次孔孜没有再回头。
  “哎!孔孜,我还有话没说呢。”可这话只能对着孔孜落荒而逃的背影说了,“还不如只是叫我来喝奶茶呢,呵。”捷泽这时即无奈又欣喜。抬手喝光了杯子里的奶茶,好甜啊。“幸亏不只是叫我来喝奶茶……”
  这丫头,终于开窍了。
  ————
  “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从来也不说呢,小妮子,你害的奴家好苦啊!。”孙清一点一点的挤着纯饮,终于挤到了沙发边,无路可逃。
  “干,干,干嘛呢你们,也不是故意瞒着你们的,这不也才刚确定关系嘛……”纯饮声音越来越小,小脸涨的通红。
  一声“啪嗒”,门开了,孔孜身子还没进来就问:“温纯饮,你真的和鲁恒在交往?”看了看围在纯饮四周的各位,想着在哪里插足,一路跑过来也挺累的。
  纯饮本来看孔孜来了,还想着能‘突破重围’,‘免受苦难’呢,可……
  杨萤邀功似的大眼眨了眨:“要不是我看见这妮子和鲁恒手牵手,一起走,他们这‘地下党’啊,还不知道潜伏到什么时候呢。”
  “根本没打算瞒你们,就是,就是怕你们这样我才想着晚点告诉你们的。”纯饮找到了很好的推辞。“哎!我电话响了,鲁恒的,要不你们和他说?”
  孔孜伸手:“拿来,给我,我好歹是你表姐。”
  揉了揉嗓子,咳咳:“喂?恩,我是孔孜……哦?你说桓纯饮啊……”孔孜瞟了瞟被重点‘保护’的纯饮,嘴角上扬两个度:“在被我们审问……审问什么?呵,你竟然问审问什么,当然是在审问我家这么一个单纯,美丽,聪明的桓小姐是如何被你骗到手的啊!”
  孔孜把手机按了免提,“快如实招来。”
  “就是在一起了,这样,你们别为难纯饮,星期二晚上我请你们吃饭,你们到时慢慢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满足你们的八卦心。”
  “去,你才八卦呢!”鲁恒被几人一哄,挂断了电话。
  纯饮看着四个魔头在自己面前摩拳擦掌,“咯咯咯咯,桓纯饮你到底是满足我们的八卦心还是满足呢还是满足呢?”
  “满足,满足,绝对满足。”
  鲁恒救我……!
  ————
  孔孜说可能自己的主角光环太亮了,以至于看不见‘黑暗’里的别人。自己于纯饮而言,这个表姐当的应该是相当的……不称职,想着纯饮妈妈在开学时对自己说的话:“孔孜啊,姨妈知道你从小就省心,乖巧,在学校你可得好好照顾我家纯饮,啊!”
  哦!
  可我连她是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都不知道,这,还真的是愧对姨妈的嘱托。
  要说纯饮是怎么和鲁恒的在一起的,还得看我慢慢打出来:
  上半学期期末,姜宁接了个活,是个小case,报酬高,可若是放在自己开的工作室里,几个人一分,就没多少了,还费人费力,就给了鲁恒。鲁恒也经常接这种case,可这个顾客要求附属这份文件的设计图。
  鲁恒是学金融管理,‘设计’这个东西自己也是有一定想法,但是要是说成品,自己不太懂,一时半会的也弄不出来。就向姜宁借人,姜宁手头刚接了一个案子,腾不出人手,提议道:我记得嘉涵说过,桓纯饮就是学广告设计的,你去问问她。按提成分红,应该会答应你的。
  就这样,纯饮红着脸给帮了忙,最后顾客很满意,多给了些奖金。鲁恒觉得这是个好办法,设计图能让顾客更清楚的理解,和纯饮的合作算愉快。
  在寒假里,鲁恒有时接到了比较复杂的案子,会发邮件让纯饮帮忙出个图,纯饮闲的没事,还有钱拿,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第一次鲁恒给自己打电话,纯饮是想也没想就拒绝的,帮忙设计个图,呵,还能有更烂的借口嘛!
  晚上嘉涵回来,一直盯着自己看,心里发毛,问有什么事。
  嘉涵一脸惋惜的摇着头说,‘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你这么点点小的事情都不帮,真小气,你知道鲁恒多努力工作嘛,为了一个设计图求了几个人了?’
  纯饮心有些软了。
  ‘纯饮你不会是喜欢鲁恒吧?’就这么一句话,纯饮第二天红着脸去给鲁恒帮忙了。不就是帮个忙嘛,帮就帮,Who怕Who!(谁怕谁!)。
  不帮就是喜欢,那拒绝的人都喜欢鲁恒,什么逻辑啊!
  之后纯饮问鲁恒,鲁恒说,‘没有啊,你不帮我就先忙我的,没想到你第二天主动来找我了。’
  纯饮心中默骂:温嘉涵,你NND !

  ☆、追个媳妇

  这么一来二去纯饮和鲁恒熟识了许多,开学后鲁恒特地请纯饮吃了几次饭,不过,要说确定男女关系,还是在一次客户请的饭局上:
  有次客户是个大公司,之所以让鲁恒参与到这个项目,主要是因为围绕的是大学生的消费方向,所以找了鲁恒做了一份以学生的角度的方案。
  这个方案给了这个公司很大的启发,设计图做的也很清楚,故而特地请鲁恒吃了饭,纯饮自然也去了。
  “听说你们现在才大三,当真是后生可畏啊,方案做的很好,我们boss都赞许有佳,下半年大四你们就要实习了,不知你们是否有择业方向了?我们公司现在向你们抛下橄榄枝,不算晚吧。”来人一身正装,尽显专业。
  鲁恒,纯饮对视一眼,鲁恒开口道:“陈总客气,我们如果真的能进你们公司那是求之不得,只是现在才大三,之后的事还真不好说。”
  “呵呵,当然,像你们这样的人才,毕业时应该会有很多不错的选择,可是我想,我们贵在诚心,所以给你们个建议。”这个陈总双手撑着下巴,笑了笑,“最主要的我们公司有个人性化的规定,不禁止办公室恋爱,这样你们可以一起上下班,免受‘异地恋’之苦。我很期待你们共同工作时产生的‘爱的灵感’。”
  纯饮听到‘爱的灵感’时,打了个激灵,“陈总误会了,我们不是男女朋友。”
  “哦!不是?鲁恒说设计图是你制作的,如此有默契的两个人竟不是……呵呵,是我冒昧了。”
  饭局过后鲁恒送纯饮回宿舍的路上,纯饮问鲁恒为什么不答应这个公司的邀请。
  鲁恒停下脚步,看着纯饮说,如果你和我一起上下班,我就答应。
  纯饮红着脸,点了点头。
  ————
  “噢~原来是这样啊!”几个妮子趴在饭桌上一边啃骨头一边笑,纯饮一反常态,脸红到耳根子,安安静静。
  “纯饮你就这么答应鲁恒了?太吃亏了吧,真是搭工又搭人,赔本。”孙清吃着鲁恒请客的饭菜,万分惋惜。
  杨萤不同意孙清的看法,“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不是强买强卖,赔什么本啊,我看啊,就是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切~又不是没葡萄吃,我要吃就吃青的葡萄扭子。哎!下半年又要来一批新生,啧啧……”
  嘉涵拿着手里的骨头砸了过去:“不害臊啊你,老牛吃嫩草也就罢了,还这么大言不惭的说出来,丢脸不,出去别说我们认识你啊。”
  “怎么了,这怎么了,那些女明星的男朋友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又不是没有,要这么算我的男朋友还在幼儿园玩泥巴呢!”
  杨萤看不过去了:“好了,还有男生在这呢。”
  姜宁挥挥手:“没事,不用顾忌我们,都是哥们,哥们啊。”
  要不说杨萤是学法律的呢,在言语上一点也不吃亏,立刻反击:“哥们?什么意思,把我们都当男的看呢,这话你要是被学校男生听见,非声讨你不可,别的不说啊,第一个饶不了你的就是嘉涵。”杨萤拿筷子敲了下碗,“感情你每次抱着嘉涵,心里都琢磨是个男的啊,我家嘉涵曲线~没这么差吧!”挑了个眉。
  “说什么呀,讨厌,听过躺着中枪的,没听过安静吃排骨也中枪的啊。”嘉涵脸和手里拿着的糖醋排骨一个色儿了。
  “ 得,说不过你学法律的,我认输。”杨萤看见姜宁举手认输,不免得意洋洋。
  孙清一直盯着捷泽看,捷泽一直盯着门口看,各怀心思。孙清想的是:别看了,再怎么看,你等的那个人也不会来的,望穿秋水,水更流啊,哈哈哈哈。
  捷泽想的是:“哎!孔孜怎么还不来啊。”
  “孔孜?怎么办呢?孔孜今天不来了,她说她有事。”孙清幸灾乐祸之意难掩。
  不来了,为什么不来?和自己有几分关联?算了,明天去找她吧。捷泽低着头想着,却没看见杨萤盯着自己也在思考着什么。
  要说捷泽也是个说做就做的主,第二天就等在了宿舍楼下,可一天,两天的过去,一次也没逮着孔孜。因为孔孜住在孙清爸妈分配的教师楼里,捷泽就上楼去找了。
  孙清看见捷泽一脸惊讶:“捷泽?你怎么在这?”
  捷泽知道孙清对自己有种不明的敌意,所以边说眼睛边从门缝里看:“我来找孔孜。”
  “你一个大男生往女生宿舍里看什么看?色狼啊!”
  孙清这么一吼,捷泽脸面有些挂不住,“不是,你小声点,我来找孔孜的。”
  孙清看着捷泽红红的耳根子,笑了:“嘻嘻,好了不逗你了,孔孜不在,她公司组织外出采风,孔孜跟着去了。”
  “哦,那我等她回来吧。”捷泽说完转身就走,被孙清叫住了。
  “哎!我也是听说啊,按理说孔孜是个实习生,这次采风应该没有孔孜名额的,我还听说,好像孔孜公司里有个摄影大师对她一直很照顾,叫什么布莱克来着,要出去七天六夜呢……”孙清点到即止。
  “为什么对我说?你不是不希望孔孜和我在一起吗?”
  “我对你的为人,不是很了解,所以不相信你,可是我相信孔孜。”孙清停顿了一下,“你要是对孔孜没有我哥哥对孔孜那么好的话,我,不,我们,会让你死的很惨的。”说完‘砰’一下关了门。
  “怎么突然想开的?不反对了?”纯饮对着一直靠着门的孙清轻声开口。
  “哼,我只不过是给捷泽一次机会,看看捷泽到底多在乎孔孜。”孙清眼眸暗了下来,“如果说有两个同样对孔孜很好的人,那么,就算孔孜选择的不是哥哥,我也不会反对的。”
  ————
  第二天捷泽就背着包出发了,鲁恒问:干嘛去?
  捷泽就说了一句话:追女朋友去,等着,回来给你带个弟媳。
  鲁恒憨憨的挠挠头,说:好!

  ☆、愿他为我

  捷泽是在第三天才追上的孔孜,总是队伍前脚刚走,后脚顶到。
  孔孜是在树林采景的时候看见站在远处的捷泽,格外惊讶:“你怎么在这,又出来旅游?”
  “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孔孜越发摸不着头脑了,“什么重要的事,这么急?让你追到这儿。”
  “我……”
  “孔孜,快一点啊,我们又要出发了。”
  “Ok,Black(黑色),我马上就好了。”大声应了那人一句,“嗯……说吧,什么事?”
  捷泽的眼神还一直盯着那个‘Black’,及腰的直发,曼妙的身姿,全身的黑色,一个典型的中国美女。“那个人就是布莱克?”
  “她?对,我的导师,对我很照顾,你……认识?”
  “明明是个美女,为什么要叫一个男人名字?”捷泽这才意识到被‘某人’耍了。
  “不是名字,只是个称呼而已,Black最喜欢的就是黑色,看她的装扮就能了解吧。”孔孜有些尴尬,本来这次出来就是想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可没想到又遇到了捷泽,“找我到底什么事啊?”
  “哦,没事,就,就来看看你,正好遇见了嘛,其实我也是出来玩的。”
  “哦……”
  孔孜在车上就一直对自己说,别再自作多情了,别再白日做梦了,你所心动的只不过是他的优良教养而表现出的种种罢了。
  “孔孜?刚才那个男孩子就是你说的那个吧!”
  孔孜还在发愣,呐呐的点头。
  “很帅气,很优秀,能和这样的男孩子谈一场恋爱,就算分手也值得。”这个‘black’是一个古典的中国式美女,投眸举止间全是温柔,叫白清。
  “老白,你都四十岁了就别给我意见了,我不希望我把我的的一腔温情投出去了却不正中靶心。”食指在窗户上画着圈圈。
  “我才三十九,好不好?”右手一个兰花指敲在了孔孜额头,“那如果他是真的喜欢你,不可惜啊?”
  “如果喜欢我,就应该向我表白,男生的勇气那么少,女生怎么敢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
  “那你为什么不勇敢点?喜欢就追啊。”
  孔孜翻开手中的相机,喃喃:“如果他喜欢我的话,我比他勇敢多了;如果他不喜欢我的话,比我勇敢的太多了。”正好翻到了一张照片,画面中的那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背着个大行李包,戴着黑白相间鸭舌帽,站在那里,看着镜头,看着自己。
  ————
  孔孜采风回来的那天,天已经黑了,还下着小雨,虽已开春但是晚上却依旧冷得紧,因车站离学校不远,孔孜就紧了紧裹着的大衣徒步回得学校,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孔孜一个接着一个打着寒战。就这样走了半个小时左右,第二天孔孜病了。
  拿着请假条的孔孜缩在被窝里看着正在看各种感冒药使用说明的杨萤,抽了抽鼻子,声音嗡里嗡气:“能不能给我的粥里放点‘老干妈’啊,我嘴巴里一点味道也没有。”
  “不行。”杨萤一口回绝,无半点商量,“感冒不能吃辣椒。”
  “谁说的,我小时候我爸爸生病发烧感冒就经常吃点辣椒,蒙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睡一觉起来,就什么都好了。”
  “那种是老人的法子,现在,你只要吃完药,吃完饭好好睡一觉就好了。”杨萤拿着药走了过来,“我去给你拿点榨菜可以了吧。”
  孔孜点点头,头从被窝里探出来喝粥,老远的就听见杨萤在厨房传来的声音:“真是欠你的,好不容易没课还要伺候你,晚上这么冷也不会多穿一点衣服,我看我待会上课谁照顾你。”
  孔孜看看杨萤的脸,又看看她手里的榨菜:“我都好几年没生病了,谁知道就昨晚那么一小会就感冒了啊,还这么严重,麻烦你了哈。”
  杨萤白了孔孜一眼,给她拆包装袋。
  “等会我睡觉就行了,一觉睡到天亮,病就好了。”
  “恩……”
  然后孔孜就一直睡觉,纯饮她们都下课了还在睡,吃晚饭了还在睡,熄灯睡觉了孔孜还在睡,一直到次日的凌晨两点半,孔孜渴了,睡眼惺忪的在床头柜上摸黑找水杯,可一不小心把上面什么东西打翻倒地,惊醒了杨萤。
  杨萤起身披了一件衣服去开灯:“孔孜,你醒了啦?怎么了?”
  “呵呵,我渴了,找水杯来着,可不小心把你惊醒了。”孔孜面色潮红,嘴唇干裂,却轻笑了出来。
  杨萤绕到孔孜这边,把水杯递给孔孜:“把我吵醒了这么开心啊。”语气无奈的很,蹲下把孔孜打翻的药都捡起来。
  孔孜看着杨萤,笑了:“杨萤,我这次出去遇见捷泽了。”
  杨萤猛的抬头,眼神清亮。
  “他说是去找我的,又说不是找我的,我也有点晕头转向不明白,可……”
  “什么?”杨萤站了起来,扣刚才捡起来的药,胶囊两粒,这个白色的三粒,还有一包冲剂,转身去接水。
  孔孜坐了起来,用后脑勺一下一下敲击着墙:“可,我希望他是来找我的。”
  “呶,给你,吃完再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哦……”
  杨萤看着孔孜,笑了,“说实话,你这次生病跟他有关系吗?”
  “咳咳咳咳……”孔孜突然咳嗽了起来,满脸通红,“没……没有,不关他的事。”
  杨萤轻拍着孔孜背,帮她顺气:“孔孜,如果你真的喜欢他,那就在一起吧,”
  那你们就在一起吧,如果,非他不可的话。
  “……什么?”孔孜才刚缓过气,不理解杨萤的话。
  杨萤已经关灯又爬上了床。
  风从老旧的窗户缝中溜了进来,吹动着窗帘,轻轻飘动,月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可看见高高挂起的满月,却看不真切窗外的画面。
  “孔孜,你困吗?我们聊聊吧。”
  孔孜向杨萤靠了靠,被子盖到了脖子:“好。”

  ☆、深夜浅谈

  孔孜闭着眼睛,往杨萤头发里凑了凑,是和自己一样的洗发水,很柔,很香。
  “孔孜,如果你真的喜欢他,那就试试看吧,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想了想,如果你因为喜欢他而要刻意避开他,那你以后看见他是不是就会绕道,遇见了也会闭口不说话,然后性格慢慢变了呢。”杨萤眨眨眼睛。
  孔孜喃喃,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怎么会呢。”
  “之前我是怕你和他在一起后因为家庭的不合适而分手,怕你伤心,怕你难过,我想要好好的保护你们,可是现在想来当时我的想法会不会太简单了……”杨萤偏头看着孔孜,“不能因为怕你受伤就让你放弃争取啊,就像婴孩一样,不能因为怕摔跤就不学走路了。而且,也不一定你就一定会摔跤,可能你就扶着捷泽的手一直成长呢。”
  “杨萤……”孔孜把头往杨萤的秀发里埋了埋。
  “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喜欢捷泽喜欢到无可自拔的地步,但是你这辈子能再遇到像捷泽这么优秀的人的机会应该是少之又少了。正因为我明白你对爱情的憧憬才想要保护你,可是,说不定捷泽才是真正保护你这一夙愿的守护者。”
  “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这一切其实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我并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曾经因为他的某些行为触动了我,让我对他动了心,让我以为他也喜欢着我,可是回想起来他没有像其他追我的那些人那样,对我说一句暧昧的话,做一些暧昧的动作,在一起时真的很平常,就只是朋友。”孔孜嗡嗡的声音在杨萤耳边围绕,听不清楚,却又知道说了什么,“他从没有说过喜欢我,都是我的自作多情。”
  杨萤侧了身子看着孔孜,很严肃:“他没有说过?”
  “是啊,没有说过。”孔孜闭着眼睛,声音依旧很小,“我也想过为什么我就会对他动心呢,和他相比认真追我的人太多了,浪漫的,走心的,温柔的,帅气的,细水长流的,可,都没有他给我的那种……耳鬓厮磨的感觉。”孔孜睫毛微动,嘴角微翘,应该在微笑。
  孔孜又突然笑了起来,略带一点自嘲,“呵呵,好肉麻是不是?”
  “如果我说,这一次你出去看见他是因为他特地去找你的呢?”
  “特地?他怎么知道……?”
  “是孙清说的,你走后捷泽来找过你,孙清告诉的他,他才去找的你,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告诉你他是特地找你的,但是由此可以看出他是喜欢你的。”
  “孙清?”
  杨萤拿过手机,按亮了屏幕,看了看时间:“是,孙清说,如果有两个同样对你很好的人,那么,就算你选的不是她哥哥孙涛,孙清也不会反对的。”
  “孙清她……很好,你们都很好。”孔孜声音越来越细微。
  “是很好,我们三年的感情,说好要一起拍毕业照,然后等嘉涵结婚的时候拍伴娘照。”我们能够在一起真的也很不容易是不是,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很好,很好。
  杨萤等着孔孜说下去可迟迟没有下文,借着月光看见孔孜已经睡着了,应该是药效发挥,泛困了。
  这晚孔孜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了一汪水,可以看见岸边竖着的牌:孔孜湖。
  春风吹着,太阳晒着,湖面漂着桃花,荷花,桂花,梅花。虽一年四季的花瓣都有,可是舒服惬意得很,鱼儿游着游着,突然晴朗的天上猛得打起了雷电,太阳却依旧很好,也不见下雨,然后‘孔孜’就看见从天上掉下了一大块冰,正好砸在了湖水中央,雷电停止了,可那块冰溅走了四季花,吓跑了鱼儿。
  这块冰大小正好把‘自己’填得满满的,‘自己’慢慢感觉到了冷,就祈求这块冰快点化成水,这样‘自己’就能晒到太阳了。
  太阳越来越大,这块冰在这汪湖水里慢慢晃荡,越来越小,最后冰块投入了湖底,可湖面没有了四季花,鱼儿也被砸死了,‘自己’也好冷,好冷,瑟瑟发抖……
  ————
  孔孜睁眼醒来的时候是在学校医务室里,看见杨萤好像很着急的在原地打转,孔孜从来没看见过杨萤这样,想要询问发生了什么:“杨萤……”可一开口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太过嘶哑,口干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