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嗯……”杨萤慢慢翻着,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哎,你过来看看,这是谁啊?”
  孔孜终于把被子放了上去:“什么啊?”
  照片中的孔孜身着一件白色伴娘服站在新娘旁边,正在敬酒,面色绯红,重点是那个站在孔孜后面穿着黑色正装的男子,拿着一杯酒低头似与谁交谈着,可惜照片只拍到那个人的脚尖,倒可以看出是双白色高跟鞋,是个女孩。
  “捷泽?”孔孜看着,照片中的捷泽比正在与自己交往中的捷泽显的成熟些。
  孔孜兴冲冲跑去找捷泽,孔孜想起来了一些关于那天和捷泽有交集的画面,她想告诉他,他们曾经见过面。
  上年暑假孔孜跟着孔妈去参加这个表姐的婚礼,可不巧一个伴娘临时被公司派出去出差,孔孜当天一到达就被委托当替补伴娘,孔妈点头答应孔孜也不好违抗。
  那天新娘和新郎交换戒指之后就是扔捧花,孔孜虽是个被赶鸭子上架的伴娘也是要去接捧花的,看着拥挤的人群,自己无意去抢,不料那个捧花不知被谁扔了出来,飞到了自己的上空,孔孜心想自己都二十好几了还没个男朋友,这个捧花,不要白不要,伸手就去接。
  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绊了自己一下,又在自己马上就要来个‘狗啃泥’之前一个旋转接住了自己,然后捧花落入了自己的怀里。可当时孔孜没有心情欢呼,因为孔孜被那人接的过猛扭了脖子。
  孔孜躺在那人怀里看着他,腹诽:“长的人模狗样的,跟我们女生抢什么啊。不会是个……基吧!”
  孔孜想到这里笑了出来,她已经来到了捷泽教室门口,跑的有点喘,先缓缓气……
  “捷泽,你真的在和孔孜交往啊?”孔孜还没进去就听见一个女生这么问捷泽。头从后门悄悄探入看看是谁,捷泽又怎么回答。
  捷泽坐在那里在玩手机,头也没抬:“恩,是。”
  “孔孜她有那么多人追,你和她交往肯定很累吧?”那个女孩坐在捷泽前面的桌子上,旁边还围了几个人。
  “不会啊,我和她在一起很轻松。”
  “哦,也对,有的女生只要男生肯花钱,就特别乖巧。”语气中多了一些别样意味。
  捷泽视线离开了手机,看了看那个女生:“她和我在一起从来没有张口要过什么东西,孔孜是个比谁都要实在的女生,唯一的缺点就是不会拐弯抹角的在别人背后说谁不好。”
  那个女生自然知道捷泽说的是什么意思,脸色有点挂不住:“是,怪我多管闲事啦,不过我也是好心提醒你,孔孜也不是你口中那么白莲花,她口碑可不怎么好,大一的时候为了主持元旦晚会也整出了不少幺蛾子,不然也成不了第一校花。现在这个世道最可恶的不是在人背后嚼舌根的,而是前面一套后面一套的人,不提了心吊着胆的小心翼翼,说不准哪天就被那种人推到阴沟里去了!”
  另外一个女生插了话:“顾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孔孜大一主持元旦晚会的那件事不是早就澄清了吗。你护着你闺蜜赵乐乐也不用这这么损孔孜吧,她的为人我虽不是十分清楚,但也有过几次交集,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再说了和孔孜交往这是牧捷泽的事,关你什么事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特招人烦。”
  “你……”
  捷泽皱了皱眉头:“杨帆,我隐忍到现在是给你面子,管好你自己的女朋友。”
  杨帆是捷泽的球友,顾娴是杨帆的现任女友。
  “她就这样口无遮拦,管不好,你别生气。”
  “连自己女人都管不好那你还有什么用?”捷泽站了起来,“我只说一遍,如果你□□不好你的女人,让我再从你女人嘴里听到一句关于我女人的话,那,我帮你□□□□你的女人。”
  “好好好,你说你急什么,不就是个女人嘛。”杨帆笑得满不在乎,他是以体育生考进这所学校的,和捷泽一起打篮球结下了兄弟之情。他换女朋友的速度堪比他打篮球的速度,与这相比下,他倒看中‘哥们儿’情谊的多。
  “你不止这一个女人你不在乎,我只有一个女人我当然在乎。”捷泽走了两步,“杨帆不是我说你,挑女人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转身,看见了站在后门的孔孜,很惊讶,“你怎么在这?”
  众人也都盯着自己看,孔孜有些尴尬,可心中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微笑,不要给捷泽丢人,这种场景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不是吗,抬头,挺胸,微笑,起步走……
  孔孜笑着站在捷泽面前,仰着头:“来看看你啊,凑巧听听你的同学是怎么说我的,你,又是怎么看我的。”
  “那考核结果如何?”
  “恩,各方面不错,考核通过!”
  众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
  他俩坐在草地上,孔孜把那本影集打开。
  “我给你看样东西,保准你目瞪口呆,你怎么样也想不到其实……”头在影集的上面,手指着照片角落里的那个男孩,“我们之前就见过,在我们大二升大三的那个暑假里,你看,这是我,角落里的这个是你,当时你抢我捧花来着,你不知道吧,哈哈哈哈……”
  “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记起来呢。”
  孔孜一脸不相信:“你……知道”
  “嗯,当时你在我怀里,脸特别红,跳着脚对我说你的脖扭了,非赖是我害的。”捷泽头向右歪着,“歪着个脖子对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和我一个小女子抢什么花啊!”
  “哈哈哈哈,是这样吗,不可能吧。”
  怪不得你曾经说过我们第一次看见时我的脸也是红的呢,当时那个情况,怎么可能不脸红嘛。
  “那是我们真正的第一次见面吗?所以你对我是一见钟情喽,是不是?啊?是不是……”
  捷泽任凭孔孜晃着,撒娇着,就是笑而不语,不确定,不否定。
  一见钟情啊?这么想来,好像是的。

  ☆、前因后果

  ‘五一’过后,天气越来越暖,已经大三的他们也越来越忙,这个证,那个证晕头转向。
  而孔孜和捷泽这对热恋中的小情侣也常常就一起吃个中饭就碰不到面了。
  孔孜最近想着怎么能在爸妈给自己的生活费中多抠出一点钱买夏季的衣服,可是……任务好像很难完成。
  “‘五一’多花了好多钱,有点超预算啊,虽说有了男朋友省去了平时出去吃东西和午餐的费用,可是每个月电话费多了好多,又刚订了两套书,如果让爸妈打钱肯定又要听爸爸一顿教育,再多打一份工的话学业就不能兼顾而且和捷泽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少啦,唉,衣服钱怎么也省不出来啊,啊,啊……”孔孜在房间踱步,碎碎念,“有了。”好像纯饮上个学期向自己借的200块还没还呢。
  “纯饮,纯饮?”
  “哎,在房里呢。”
  孔孜一推门进去就看见纯饮一脸谄媚,“姐姐,你找小妹有什么重要的事啊?”
  “你,怎么了?”孔孜整个头皮发麻,觉得纯饮肯定没什么好事,都升到‘姐姐’级了,平时‘表姐’级的都够呛了,还记得上一次她叫自己‘姐姐’是在……
  “哦吼吼,阿姐莫要紧张,就是最近奴家手头有些不宽裕,不知阿姐可否接济些银两?”双眼无辜的望着孔孜。
  “又要借?你……”
  纯饮忙摆手:“哦,阿姐莫要惊慌,阿姐放心,只要借奴家二两银子,不消半月,奴家定会如数归还,若是食言,奴家愿受鞭挞之刑,出门被马车碾压致死,望阿姐慷慨解囊,帮帮奴家。”
  孔孜看着向自己还鞠躬的纯饮,收起了视线,抬脚坐到了床上:“不可能,我这个月钱也不够了。”
  “切,早说啊,害我白演了半天。”纯饮立马站直了身子,“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我记得你上个学期还借了我两百块钱没还吧,快还。”
  纯饮一听这话愣了,委屈的口气:“好啊孔孜,亏了我妈在我开学前还对你说要好好照顾我,你就这么照顾的,火上浇油,我要告诉我妈去。”说完还抹了两下脸上不存在的‘泪水’。
  纯饮就知道拿姨妈来压自己:“要我不现在逼你还钱也行,这样,再叫声‘阿姐’来听听。”
  纯饮不情不愿的张口:“阿姐。”
  “听你这口气可不像是有求于人啊,你刚才不是叫的很好嘛,再说了,让你这个表妹叫我声‘阿姐’也不委屈你吧,还是说你要还我钱?”
  “阿姐哪里话,奴家不委屈,不委屈。”
  孔孜心满意足的走了:“天天古装戏看多了吧你,下个月一定要还钱啊,若是食言,你可是要受鞭挞之刑,出门被马车碾压致死的,吼吼吼……”
  纯饮看着孔孜嚣张的背影,咬咬牙:“哼,脑子坏啦,现在都21世纪了哪来的鞭挞之刑,哪来马车啊,笨蛋……嘻嘻。”
  ————
  孔孜综合种种,最后决定增加在‘影子’上班的时间,这学期下午课少,而且自己应该早一点适应起来,下学期就大四实习了。
  这样‘影子’就成了孔孜和捷泽无耻,无下限秀恩爱的场合。
  这天孔孜要加班处理几组照片,结束的时候天都黑了,孔孜和老师白清从暗房里出来。
  “天都黑了,你男朋友等着急了吧。”
  孔孜看着Black调戏的表情,脸红了:“我给他打电话了,让他今天别等我了。”
  “哦……”一脸失望,“我还指望在结束工作后看看帅哥,好增添点活下去的动力呢,是不是啊?”
  几个一起加班的同事起哄。
  “那我送你回去吧,请你吃东西。”
  “不用了,现在应该还能坐到末班车,我在车站旁买点吃的就行了,你们都忙一天了。”
  “也行,是累了一天了,现在接明星的case越来越讨厌了,要求越来越多,还要的这么急,玷污艺术。”
  “还不是因为老师厉害,就算再怎么赶也能处理很好。”
  “是你拍的好,我果然没看错你这棵苗子。我和你说的那件事你抓紧时间赶快做出来给我……”
  孔孜出了电梯,低头走路,注意听着老师讲话,突然感觉到了一束目光,抬头。
  恩……是真的,真的就像老师说的那样,看到他真的能让人增添活下去的动力。
  孔孜匆匆走过去,“等很久吧?不是打电话让你不要来了吗。”
  “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来接你了。”凑到了孔孜耳边轻声说,“而且很想你。”
  孔孜脸上飞了两朵红晕,甜蜜蜜。
  他们手牵手坐在公交车的车尾,吃着菠萝包。
  捷泽的手心很温暖,会微微出细小的汗,握得久了会有点腻腻的,却让孔孜上了瘾溺在其中。
  “真的只吃一个菠萝包就好了?”捷泽有点心疼孔孜,其实她可以不用这样早的就工作,虽然她认真工作的时候很迷人。
  “恩,工作的有一段时间特别饿,但是现在反倒不怎么饿了,可能是饿过头了吧。”孔孜吃着东西支支吾吾,“你买的这个菠萝包特别好吃。”
  捷泽摸了摸孔孜的发,孔孜扎了个马尾,鼓囔囔的脸颊,戴着一个碎石耳钉,很有生气。捷泽盯着孔孜看的出神。
  孔孜吃完菠萝包翻着背包找纸巾,一只手翻好麻烦。。
  “对了捷泽,老师说过段时间有一个摄影比赛,叫我这两天准备一套给她,出成绩好像要到我们大四了,所以老师说如果我能得到名次的话,毕业后好发展的多,我也这么觉得,毕竟现在摄影这行业竞争也好大啊。”孔孜翻到了纸巾,“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选摄影吗,因为它需要走很多地方,去很多地方,人情世故,风土人情,这么个美好的大千世界我怎能放过。哎,等我们毕业我我们来个毕业旅行吧,你最想去哪啊?”
  孔孜一转头盯着自己,捷泽才回了神。
  “嗯?”
  “嗯什么嗯啊?我问你你最想去哪旅行?”
  没想到竟然看得出了神,捷泽有点脸红,头转到旁边:“我想去希腊,我觉得度蜜月就应该去希腊,美丽而甜蜜。”
  孔孜听了脸也红了,扭了捷泽大腿一下:“说什么呀你,我是问你毕业旅行想去哪。”
  “啊?原来是毕业啊。”捷泽脸更红了。
  一路无话,两个人都红着脸,手却牵的更紧了。

  ☆、不同往年

  没过几天孔孜就整理了一套照片给了白清,是自己前段时间跟着组织出去采风时拍的山水。
  大学暑假放的早,在放暑假前一个月开始,孔孜就天天拉着捷泽一起自习,自习地点:‘影子’办公楼。
  孔孜说这样就不用每天都去自习室占位子,这里有空调,零食,还有工资拿,嘿嘿。
  孔孜自问自己是个不抠门,不占便宜的好青年,无奈生活所迫,能赚一点是一点嘛。成天和捷泽亲亲我我,浑水摸鱼,乐得自在。
  白清说了:“孔孜,我警告你,你拿着工资不拉屎没关系,可你不能见天的欺负我们工作室里的单身狗们,小心哪天我们集体把你们轰出去,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秀恩爱,死的快。”……
  “啊对,就是这个。”
  捷泽脸皮薄,本来每天蹭吃蹭喝挺过意不去的,今天这事又被拿到了台面上,刚预备脸红,孔孜‘嗖’一下站了起来:“干嘛呢干嘛呢,不就是在这里待了几天吗,我还就告诉你们,要不是这里有空调,有免费的东西吃和工资,我们可不稀得来,而且没一个月我们就要放暑假了,到时候我们想见都见不到了,不就是在这里碍你们眼了嘛,我们就不走,怎得?”说完一个傲娇的眼神。
  惹的满室轰笑,说:“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捷泽啊,也不是我说你,平时看你稳重精炼,没想到训练不好自己的女朋友,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悲哀啊悲哀。”
  捷泽笑着摇头,无奈:“我可预言,她是我这辈子永远的败笔。”
  孔孜在那边不乐意了:“说我败笔我忍了,‘永远’这词有点严重了吧,不盼我点好是吧,以后巧不巧我就改了这脾气呢!”
  “没事,我惯着你。”
  看看,又秀恩爱了,那些单身们躲到犄角旮旯里继续调色去了。
  这是孔孜自幼儿园上学开始最不期待的一次暑假,有时不上课不上班,孔孜就拉着捷泽奔走于各个地方的冰淇淋店,也难为他们大夏天的一直手牵手也不嫌热,终于,在起痱子之前暑假来了。
  “那……我走啦,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大四了。”孔孜比捷泽先走。
  捷泽送孔孜到了火车站,在等车的那段时间其实最难熬。想哭不能哭,想笑不能笑,想留不能留,想走……不想走啊!
  在火车开启的那刻,孔孜在车里面挥手,捷泽在车外追着,孔孜挥着挥着笑了:“捷泽,谢谢你,让我也当了一次女主角,以前觉得很浪漫,现在觉得手好酸啊,别追了,我挥不动了。”
  捷泽说:“那就别挥了,看着我就好,要想我……”
  火车越来越快,越来越远,孔孜坐在车里面红着眼,她想,如果这时有人问她怎么了,她好不容易忍住的泪一定会掉下来的,不过可以说,眼睛里进灰尘了,应该能说服吧,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
  事实证明,孔孜想多了。
  ————
  孔孜没有告诉爸妈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的事,每次打电话都还要在厕所,外面商店,和自己的被窝里,小声的,喂?
  捷泽每次听见这个音量心里都不高兴,因为捷泽的家人,朋友全都知道他有了女朋友,是个很漂亮,很温柔,很善良,很阳光,很调皮,很努力,捷泽很喜欢的一个人。
  这个暑假孔孜不止一次的被妈妈唠叨:“你看看纯饮,才大一就有了男朋友了,照片我看过了,是个很不错的男孩,你看看你,都大四了,牵过男生手吗?”
  孔孜心里嘀咕,不公平,下学期都要升一级了,凭什么把我说老了一岁,偏心眼。
  这是放假前孔孜对纯饮的要求,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有了男朋友。封口费200元,就是纯饮欠孔孜的拖了一个学期又一个学期的200元。啊,还真是历史悠久的200元啊。
  纯饮边点头答应,边天天往孔孜家跑:“大姨你看,这是我男朋友的照片。”
  “大姨你看,这是我男朋友给我的礼物。”
  “大姨你看,这是我男朋友……”
  孔孜终于忍不住了,笑里藏刀:“纯饮,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和你说。”
  ……
  “你能不能别天天到我家你男朋友你男朋友的?就你有男朋友是吧?”
  纯饮一脸惊讶:“哎呦喂,原来你也有男朋友啊,大姨怎么不知道呢?”说着转身要去找孔妈。
  孔孜无奈,伸手拦住:“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你跑我家说你男朋友干嘛啊?200块,这个暑假结束之前你别再来了。”
  纯饮得意:“你说的哈,要是食言了怎么办?”
  “要是食言,定受鞭挞之刑,出门被马车碾压致死。”
  纯饮摇头:“你傻啊,现在哪还有鞭挞之刑,马车啊。应该是你要是食言,出门出车祸。”
  “你狠,好,200块肯定少不了你的。”
  纯饮白赚200块,屁颠屁颠的回去了,可孔孜依然不得安生。
  “你看看人家纯饮男朋友多帅啊。”
  “你看看人家纯饮男朋友多好啊。”
  “你看看人家纯饮,再看看你,唉,我还是别看了。”
  孔孜向老爸求救:“爸,你看妈妈,没完没了的,烦死了,一天得说八百遍‘人家纯饮男朋友’,烦死了烦死了。”
  孔爸拿下了眼镜,一本正经的说:“就是,现在孔孜就应该以学习为主,不要催,我绝不支持孔孜那么早的谈恋爱!”
  孔孜洋洋得意朝孔妈扬了扬头,转过身后却叹了口气,忧心忡忡。
  时间飞一样的过去了,可惜和孔孜约定好的返校日那天捷泽有事不能赴约了,孔孜心情失落了不少。
  “哎,别垂头丧气的了,我们出去吧,今天新生报道,我们去看看有没有帅哥,走啊。”
  孔孜心想,对,我要找个小嫩草,气死你这个老牛。呃,这个好像比喻有点不对。
  可还不容孔孜把这句话修改完善,就被杨萤拉着出了门。

  ☆、见面相遇

  孔孜等人去了几个往年最受男生欢迎的社团看看有没有新到的可口‘货色’,在一番心满意足之后她们在咖啡厅里坐着探讨着那几个‘新货’。
  “我喜欢篮球社团的那个,多阳光啊。”嘉涵歪着个头想着。
  “真应该把你这个样子拍下来给姜宁看看。”杨萤说着要拿手机。
  孙清摆着手:“才不是呢,学美术的那个才最帅,小鲜肉一枚,嘿嘿……”咧着嘴笑。
  孔孜右手伸到孙清下巴张着:“哎哎,口水流出来了哈。”
  孙清笑着打了孔孜一下:“哎,这里人这么多,纯饮一个人去买饮料行吗?”
  “没事没事,她刚坑了我200块,浑身都是劲儿,别管她。”孔孜话虽这么说,可头左右摇摆着搜索纯饮的身影。
  纯饮端着饮料从人群中‘爬’出来:“累死我了,人也太多了吧,这一届真是没法跟我这一届比,还记得我这届开学的时候比他们见过世面的多了。”
  “哼,每一界开学都这样,别给自己戴高帽。”孔孜拿过饮料,“不过挺快的嘛,这么快就买到饮料了,是不是又有帅哥给你插队啊。”
  纯饮一个昂头,那个得意:“切,小看我了吧,我可是男女通吃的,是个学妹给我插的队。”突然站了起来,“哎,这里有位置。”
  众人转头,是个女生,长的很漂亮。
  “谁啊?”孙清问。
  “不知道,没见过啊,是新生吧。”杨萤搭话。
  其他人也不问了,杨萤都不认识,那就肯定没人认识了。
  那个女孩走了过来,笑笑:“又遇见你了,这里人好多啊,我和你们拼桌不介意吧。”说完挨着纯饮坐了下来。
  纯饮很大气的很照顾的介绍这个学妹:“当当当当,我给各位隆重介绍一下,这位呢就是我们新一届的学妹,刚才就是她让我插了队,才让各位这么快就喝到了饮料。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女孩大方的点头:“你们好,我叫巩敏,是金融系大一五班的。”
  “我叫桓纯饮,这里除了我是大二,她们几个都是大四的。”
  “杨萤。”
  “孙清。”
  “我是温嘉涵,你也读金融系啊,好巧啊,我们就认识好几个你们金融系的学长,以后有机会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巩敏点头:“不用了,我在这个学校有一个认识的金融系学长,其实本来今天是和他一起报道的,可是他临时有事我就只能自己先来了。”
  纯饮八卦心起,挑着眉角看着巩敏:“你不会是因为那个人才特地考来这个学校的吧?”
  “对啊,我和他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我才大一,他就已经大四了,可是我觉得我们能多在一起一年是一年。”
  “哎呦,甜蜜啊!”
  “是啊是啊。”
  孔孜被晾在了一边,低头玩手机,好像所有人都忘了她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呢。算了,以后还能不能再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