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愕降资且蛭舨排闼致璧幕故且蛭致璨排阕殴舻模抑幌胛饰夷信笥衙看魏臀以蓟崞臼裁此苁浅鱿郑抑幌胛势臼裁次夷信笥押臀以谝黄鹗被挂雒妹茫 笨鬃紊艉艽螅劾岬袅讼吕矗舌舌模灰乃频摹
  孔孜带着很厚的鼻音:“我可以不和你一起过国庆,我可以明年不和你一起过,后年不和你一起过,大后年也可以不和你一起过,可是凭什么我们约会她总是出现?你告诉凭什么……凭什么我还要说,没关系啊?”孔孜吸吸鼻子,抬头看着捷泽,“捷泽你告诉我,你别撒谎,你说实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巩敏喜欢你?”
  “巩敏她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孔孜……”
  孔孜满眼眼泪看着捷泽,摇头:“你别骗我了,我都知道。在你到校的那天下午,我不知道巩敏是不是真不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反正她正巧坐在了我们的咖啡桌上,当着我和纯饮她们的面说的,她之所以报考这所学校,而且还是金融系,就是因为那里有一个她喜欢着的青梅竹马,虽然那人有女朋友,可是很自信的说会把她的竹马抢回去。你别说那人是樊琅,樊琅没有女朋友,巩敏也没有天天跟在樊琅后面!”孔孜右手紧攥,使劲的向下挥着,“牧捷泽你说实话,你TM到底知不知道巩敏喜欢你?”
  “我,我知道。”
  ————有时即便知道,话,说了更伤人,可,却不得不说。

  ☆、巩敏坦言

  接下来的几天孔孜没有再见过捷泽,捷泽走时孔孜埋在膝盖的脸抬了起来,对捷泽说:“这几天不要再来找我了,你先去伺候好巩敏的爸妈吧。”
  直到国庆结束,他们也没有再见面。捷泽会发短信问:在干嘛?吃饭了吗?睡觉了吗?睡醒了吗?然后石沉大海,无人回应。
  纯饮众人在假期的最后一天下午才回来的,然而满载而归的喜悦在看见孔孜后都沉静了,孔孜短暂的说明了一下状况:“我国庆就一直在宿舍,我和捷泽吵架了,你们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别管我,可是如果我突然心情不好摔个东西什么的,你们也不用介意,好了,继续吧你们。”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了打扮的花枝招展凌乱在宿舍门口的四个小猪。
  晚饭时孔孜又用一句话讲明了他们吵架的原因:“巩敏她爸妈来了,所以捷泽为了陪她的爸妈对我说了一个:国庆节医院很忙的,算是谎话的笑话,然后我识破了这个算是笑话的谎话,然后我就成猪了。”
  得到了四个小猪的安慰,就这样五个小猪幸福悲催的拥抱着。
  ————
  这天刚开学,孔孜她们在食堂吃饭,讨论这次假期出去玩的好玩的事,孔孜也插不上嘴,默默的在米饭上戳洞。
  老远听见一个男声说:“哎呦哎呦,好巧好巧。”
  “真的好巧啊,你们也来吃饭呢。”嘉涵开心。
  孔孜一听你‘们’就抬头看了看,果然除了姜宁和鲁恒,还有捷泽,倒没见‘小跟屁虫’,随又低下头好好吃饭。
  杨萤眼皮活,找话题:“孔孜你尝尝这个好吃吧?”然后往孔孜碗里夹了一块吃过八百遍的麻辣土豆。
  因捷泽和孔孜中间夹了个孙清,捷泽也不好说什么。纯饮使劲给孙清使眼色让她起开,孙清当没看见依然啃着自己碗里的排骨。
  “整个餐厅就属你们这桌最养眼了。”巩敏姗姗走来。看了看捷泽旁边坐着鲁恒,就坐在了鲁恒的旁边。
  众人都观察着孔孜的脸,刚缓和的神情又紧绷着。
  巩敏自顾自的扒完了碗里的饭,看着各位微妙的表情,笑了:“既然你们大家都在这里,我想和你们说些话,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我自满,我自傲,我自负,就整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有着公主病的神经,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主要的是我这么一个完美的人喜欢着正在和孔孜交往中的我的青梅竹马。”转头看了看捷泽,“我也知道你们从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上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喜欢捷泽很久了,孔孜,我别的不敢说,至少我喜欢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流鼻子呢。所以,我从不认为我是第三者,我只是在努力,努力完成我从小就许下的愿望。捷泽,这是我第一次对你表白对不对?你好好听着。”
  捷泽看不过去了,出言阻止:“巩敏,别说了。”
  巩敏瞪回去:“我说话你别插嘴,听着就行,再打断我信不信我把你的饭扣在我后面同学的头上?”霸气侧漏。
  顿了顿,又说:“孔孜,我知道你最近因为我的某些原因和捷泽吵架了,说实话捷泽在医院和你打电话时我一直在旁边,所以在他说出国庆节医院很忙的这种谎言时我心里很开心,因为我也在想是不是我在捷泽的心中比你重要。结果,这几天捷泽根本就不理我了,而且还对我下了警告让我别老是跟着他。”说完拿起了已经放下的筷子越过鲁恒从捷泽碗里夹了块土豆放在了嘴里吃了起来,支支吾吾,“孔孜,你知道从小到大捷泽是怎么对我这个妹妹的吗?他一直很宠我,所以可能会让你吃醋的一些,一些动作啊什么的,真的,你作为捷泽他的女朋友就得担待一点。”
  孔孜的脸色有点难看,从不知道当捷泽的女朋友还要有个异能呢。
  “最后啊,最后再说几句,捷泽,我喜欢你,很小的时候,在你把你的糖全部给我的时候就喜欢了,不管你是把我当妹妹看也好,以后你不好意思面对我也好,反正我是对你表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又看着孔孜,“还有孔孜,接下来的这句话我本来想私下里和你说的,不过那样太麻烦了我就在这里一块说吧,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很有信心以后会把捷泽抢过来,所以如果有那么一天,希望你和捷泽还是朋友,也希望你能笑着祝福我们。”巩敏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好了,说完了,你们慢慢吃,不过今天的麻辣土豆块真的挺好吃的,我走了啊。”
  巩敏走得很潇洒,面带微笑,抬头挺胸,如此骄傲。
  杨萤啧啧称奇:“这个巩敏真的是牛,跑过来对我们这么说一顿,显得又大方,又坦荡还顺带呲了我们孔孜一脸,功力深厚,佩服佩服啊。”
  “我吃饱了,我先走了。”孔孜站了起来,目不斜睛。四个小猪也赶紧滴溜溜跟在后面。
  捷泽这才仰天长叹:“这个敏丫头,真是不我让我省心啊。”
  ————
  孔孜回到宿舍在呆在床上沉思,过了许久杨萤过来拍了拍孔孜的肩膀,安慰道:“别想了,巩敏今天说的也很清楚了,捷泽只是把巩敏当妹妹看。”
  “我不是在想这个,我在想我要是和巩敏一样就好了,把所有想说的说出来,不自己憋着,突然觉得自己鼓了一肚子气很,很莫名其妙。”
  杨萤一听,恩,看来开窍了。
  这时孔孜电话响了,杨萤瞄了过去,是捷泽打来的,孔孜从床上下来跑进了卫生间,杨萤笑了笑,看样子是快和好了,自己果然情商很高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显然忘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男朋友这件事情。
  匆匆跑到客厅对大家说:“哎,各位,孔孜接捷泽的电话了。”
  众人感慨,苦日子终于要过去了。

  ☆、雨过天晴

  孔孜等铃声响到快挂断的时候才接了电话,懒懒的问:“干嘛?”
  捷泽也没想到今天打了一次电话就接通了,有点难以适应:“哦,那个,我,我想问问你吃饭了吗,在餐厅你的饭根本就没动。”
  孔孜不说话。
  “那个,还想问问你,你还好吧,今天巩敏那丫头说的话你别生气,她真的从小就被我惯坏了。”
  “你不用这么说,巩敏说的对,我不能插足你们过去的那些年,也插不进。”
  捷泽听着孔孜的声音有点小,也不知道孔孜在干什么:“小时候我们这个大院里女孩子少,比较亲近的就巩敏一个女孩子,我们这几个一般大的男孩子全都护着她,她真的就像小公主一样。现在叫她改也改不了了,不过你放心,我觉得巩敏只是把对我的依赖当成了喜欢,等她遇见一个比我还宠她的男生,她就会明白……”
  “那如果她永远都遇不到比你还宠她的人呢?那该怎么办,你还要一直宠着她吗?”
  捷泽沉默了很久,轻声说:“我应该会。”
  然后在手机里听见了孔孜轻声的呜咽声,“孔孜,你别哭,虽然那个人还没出现,但一定会有的,我也不可能管她一辈子啊。”
  “捷泽,你还不明白?你还不清楚我这些天生气的原因吗?我就是不喜欢你这么在乎巩敏,我不喜欢,我就是不要,不想,不可以,不允许,不高兴!就是不要,就是不要呀!”孔孜带着哭声的呐喊,让电话那头的捷泽和隔了几堵墙的纯饮她们都听见了,终于,释放了吗?
  “好好好,不要,不要。”
  借此机会捷泽也明白了和女朋友吵架时与她讲道理是多么不明智的做法,无论她平时多么理性,但在吵架时男方只要说顺从比道理更容易让对方熄火。
  之后,捷泽打来的电话也会接了,也偶尔和捷泽出去转转。
  有一天捷泽问孔孜,你不是说吵架不能冷战吗?
  孔孜理所当然的答:那是因为我从来没和男朋友吵过架,那个时候我是真的不想听你说话来着。
  捷泽无语:那你现在已经吵过了以后我打电话必须接,不许和我冷战。
  孔孜:那也不能再骗我。
  好吧。
  那我也答应你。
  然而事实证明除了在吵架时说的气话不能信之外,之后为了息事宁人做出的承诺也不可当真,但那时已无人在意了。
  ——许久之后孔孜对捷泽坦言说:我知道你和巩敏的生活比我优越,所以我从没有主动的问过你的背景。在我决定和你在一起前我有过我的深思熟虑,我和你在一起真的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吗?我和你在一起真的能克服所有困难吗,如若不能,我们分手,我要承受的舆论,压力又有多少。然而最后我还是决定和你在一起,所以对于你的背景,你不说,我不问,你说了,我听着,然后该吃吃,该喝喝。可捷泽你知道吗?当巩敏出现后给我的恐惧,她那么骄傲,她对我说我们的爱情抵不过你们的时间时我认输了,我承认,我害怕,我恐慌,我开始责怪你,怪你为什么不能给我安全感,可又不敢怪你,怕你就此离我而去。那一刻我知道我输了,不是输给了她,而是输给了你。
  捷泽把孔孜揽入怀中,轻拍后背,说:怪我……
  不过,这是后话了。
  ————
  当倾盆大雨过后,也不一定就能看见彩虹。
  那次争吵过后的孔孜再见捷泽有些扭捏,和巩敏碰面有些尴尬。巩敏倒满不在乎,该跟在捷泽后面继续跟,只是现在偶尔‘大方’些,给捷泽孔孜一点二人世界,孔孜久而久之也习惯了,习惯真的很恐怖:
  有时巩敏特地给孔孜和捷泽单独相处的时间时,孔孜还会感激涕零的激动好一会;再有时巩敏有事不能来打扰他们,孔孜还会问巩敏去哪了。把捷泽绕的晕头转向,直呼,搞不懂女生啊。
  也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之间好像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什么,孔孜说不出,捷泽道不明。
  十一月,连下了几天雨,天气急剧转凉,学校下了公告,大四的学生可以离校实习了。
  孔孜继续在‘影子’打工,工作时间一稳定,工资都涨了。杨萤本就是尖子,很快就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实习了。嘉涵打算考研,而孙清因父母都是这个学校的教授,所以开始了助教生活,应父母的期望,当一个老师。看似每个人都各有安排,其实她们之中存在着很多隐患。
  孔孜最近和捷泽商量去留的问题,捷泽父亲想要捷泽回公司实习,可又舍不得孔孜,而孔孜不想跟着捷泽去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地方。
  杨萤实习的地方是这个城市里很有名气的律所,相应的能留下实习的也都不简单,这次就有一个和杨萤同校的千年老对头,所以为了能留下来,杨萤也得万分努力,可那人比杨萤滑头的多,杨萤感觉心力交瘁。
  而嘉涵计划是考研,却被自家父母逼婚,而姜宁父母又不支持姜宁现在结婚,可怜了这两个孩子,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孙清呢是对自己的未来不明确,所以听从父母给自己的建议留校助教,可内心却又有些不情愿,自己又想出去走走。
  现在的人对自己的未来抱有太多的幻想,而幻想往往会被现实打破,每天的早出晚归,每天的耳提面命,被这些所打破的梦想碎片随着时间挥发在空气中,偶尔想起了,拾起小小的一片,笑看自己曾经的青春。也有多少人后悔自己当时没有的坚持,而也有少数坚持却没成功的,剩下的就是极少数坚持并且成功的人的。
  而我就是那极少数的,可,我却后悔了,成功会让人常常感到孤独,再发觉没人能懂自己,身边无一人能与我交谈时,我后悔了,却已无济于事。——孔孜

  ☆、可不可惜

  作为唯一一个不用面临毕业择业的纯饮来说,看着一个个没精神耷拉着耳朵的四个,对以后自己的前程堪忧了起来:“看着你们这样我都不想毕业了,我听鲁恒说他们宿舍人也跟你们一样愁的不得了。”
  “唉,我活了二十多年现在回头想想还是幼儿园的日子最好混啊,迷茫,往哪走?不知道,发觉这些年真的白活了。”孙清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萤盘腿坐在地上,静静打坐:“在进入社会之后才知道什么骄傲,自满根本没什么用,就我跟你们说的那个和我一起实习的钱玲,比我在律所混的开的多,人没我漂亮吧,在学校人气没我高吧!嘿,可是人家会拍马屁啊,人家眼皮活啊,吃香着呢。要不是我的实力在那里,换了别人不知道吃了多少亏了。而我以前不屑的,现在不得不学着去做,我这几天一直都在问我自己,这就是我一直努力,梦寐以求的人生吗?”杨萤音调突然升高,“我现在每天看着钱玲那风骚样不深呼吸一下都控制不住想要把她嘴撕裂的心。”深呼吸,继续闭眼,打坐。
  嘉涵窝在沙发里,抱着个枕头,无精打采:“我日子也不好过,我爸妈呢就想着自己的女儿能赶快有个归宿,而姜宁父母呢又不想我们现在结婚,原因姜宁事业才刚刚起步,不想被我拖了他后腿。我们现在啊是被两家父母弄得头昏脑胀,晕头转向的。”看了眼孔孜,一脸羡慕,“还是你好命,工作,爱情双丰收,生命大赢家啊。”
  孔孜听着她们说,自己不言语,原来她们羡慕着自己都嫌弃的生活。如此看来谁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活下去不难,难的是活得不难。
  ————
  这天孔孜刚刚忙完,从工作室出来就看见捷泽趴在大厅的桌子上,右脸被挤压变了型,左手食指敲打着桌子,打发时间的数着拍子。这一刻孔孜才刚意识到原来捷泽这个样子已经很久了,好多次从工作室里出来都还能看见留在捷泽脸颊的红圈,曾问过是怎么回事,捷泽说被美女亲的。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工作的地方的桌子是女的。
  孔孜坐了下来,左脸也变了型,看着捷泽,说:“要不你回去吧,别再为了我继续在这里了。”
  ‘回去’:回到捷泽的老家去。自从实习开始,捷泽父亲就希望捷泽来帮自己打理公司,可捷泽舍不得孔孜,就决定目前先继续留在这个城市,所以到现在为止还一直都还没有找工作。而日前捷泽最大的活动就是在孔孜工作的公司等孔孜下班。
  “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我觉得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你不觉得累吗?其实我们有更好的选择,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
  “你敢说出那三个字你试试!”捷泽突然坐正,瞪着孔孜。
  孔孜笑了:“哪三个字?是我爱你……还是分手吧?你想什么呢,又不是每一对情侣一毕业就会分手的。我是想说,你每天都这样等我,这样虚度光阴,不累吗?你其实可以回去实习的,就算如果我们最后因为距离而分手了,那这样的爱情也没什么好可惜的吧。”
  “不可惜吗?”
  “喂,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吧,重点是你不能一直因为我就每天在这里浪费你对生活的热情,我怕有一天你会把它们消耗殆尽的!”
  “不可惜吗?”捷泽嗓门提高,语气带着怒气。
  “你这么大声干嘛?我不是在跟你吵架,我是为你好,我……”
  “我在问你,回答我,如果和我分手你真的不会觉得可惜吗?”
  “不会!如果我们仅仅是因为距离分手的话,我绝对不会觉得可惜,我……”
  还没等孔孜说完捷泽就转身出了大门。
  孔孜不明白捷泽到底生的是什么气,实事求是,在自己眼里看来如果他们的爱情经不住时间,距离的挑拨,那么,确实没什么好可惜的。
  而捷泽觉得首先,自己是从来没有想过和孔孜分手的,其次,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好,没有一点让孔孜留恋的吗?
  这一天的午饭孔孜都是和导师白清一起吃的,捷泽都没回来找自己。
  白清问自己是不是和捷泽吵架了,孔孜笑笑,不否认。
  “其实呢,捷泽真的是很好,是个能托付的人,可你没觉得他这种人自尊心很强吗?平时交往中应该要多注意这一点。”
  孔孜这才恍然大悟,捷泽原来是因为这个……
  “可捷泽不可能因为我一直留在这里吧,而我也有我的生活,至少现在我不想跟着他去他的生活里,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也不是很了解他,我也是在和他沟通嘛。”
  白清把自己碗里的肉往孔孜碗里夹:“所以捷泽都为了你舍弃了这么多,又那么包容你,你就更应该迁就一下他。”白清站了起来,用筷子指了指孔孜碗里的肉说,“吃了它们,我最近减肥,别浪费粮食。”走了两步又回头,“对了,你之前参赛的那组照片这两天给了我通知,说你已经进入初赛了,最终结果应该在你快毕业的时候出,时机刚好,很利于你的毕业找工作。孔孜,我很看好你,你不会屈就于在这一个小小的影楼里的。”
  可没听见白清转身之后的话:要不是因为那个老头,我现在应该在环游世界,而不是顺从了生活。
  孔孜很开心的把碗里的肉都吃了,嘴巴油光光的笑着,心里琢磨要是捷泽回来找自己,一定会好好和他说的。
  孔孜觉得自己很幸运,有别人没有的男朋友,有别人没有的工作,甚至有别人没有的才华,还有别人没有的幸运。

  ☆、想象之中

  果然如孔孜所料,捷泽到了傍晚还是来接孔孜了,看见捷泽站在大厅等自己的背影,夕阳已经泛黄,围绕在捷泽周围,和上一年捷泽等自己的那个场景好像,那也是自己一直惋惜没有保留下来的一幕。已经一年了,好快,再次看见这一幕让孔孜多了很多温馨和感慨。
  孔孜悄悄走过去猛的拍了捷泽肩膀,捷泽若无其事转身指了指在自己面前的落地窗。
  孔孜看去,果然把两人映的一清二楚,无趣:“早知道上一年我就拍你了。”
  “什么上一年?”
  “就上一年你第一次在这里等我啊,你也是背对着我,我当时就想吓你一跳的,可在拍下去的那刻觉得我们好像还没有熟到能开玩笑的地步。”孔孜吐了吐舌头,牵起了捷泽的手,“走吧,我的男朋友。”
  捷泽被孔孜这一举动感动了,觉得手中握着的柔软是自己这一生不愿松开的温暖。
  吃过晚饭天已经黑了,他们坐着公交回校,人已经很少了。其实实习了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最大的利益就是没有了巩敏那个‘跟屁虫’,能常常享受到二人世界的喜悦。
  孔孜头靠在捷泽肩膀上偶尔抬头看看捷泽,偶尔颠簸中看看窗外,街上行走的人,驻足的人,奔跑的人,快乐的人,不悦的人,老人,大人,小人,还有闪烁的霓虹灯,暗着灯的写字楼和一个个亮着灯的小家庭,忙碌而温馨。
  “想什么呢?”
  “ 没什么啊,就是觉得人活着啊,真好。”
  捷泽一下子笑了出来:“这就是你发呆半天思考的东西?”
  孔孜抬头看着捷泽,捷泽低头看着孔孜,吻了吻孔孜,孔孜闭上了眼,睁开了眼,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想让你吻我?”
  “因为我想吻你了。”
  好吧。
  孔孜把头埋在了捷泽的怀里,因为她发现车上还有别人,自己成为了平时在公交车上所讨厌的秀恩爱的人了,真的,好丢脸……
  可又在这时捷泽的手机响了,孔孜没有了‘藏身之地’只好红着脸看着窗外。
  “爸,我说了我现在不会回去的……”
  尽管捷泽的声音很小,可坐在他旁边的孔孜怎么可能听不见,转头看着捷泽,那紧皱的眉头,压低的声音都从捷泽的侧脸表达出来,这时孔孜才知道有些事不是不说,不提就可以逃避掉的。
  捷泽无意识的一个转头看见了那双闪烁泪花的眼,愣住了。
  “爸,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聊,我先挂了。”挂断电话后捧着孔孜的脸问,“怎么了,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