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褪掌鹆四凶雍旱淖鹧先ズ蹇鬃巍
  “孔孜,你看现在天都黑了你不饿啊,我把灯开开吃点饭好不好?”
  “不要,我不是说了心情不好嘛,你别理我。”
  捷泽又耐着性子:“乖,吃一点东西,等会我送你回去,外面天都黑了,你看看。”说完把灯开了。
  孔孜急了,白天一肚子火没处发:“谁让你开灯的,关了关了。哪里凉快哪呆着去,你来烦我干什么?烦死了烦死了,走走走……”
  捷泽也不耐烦了:“我叫你吃点东西也有错啊,冲我发什么火?你让我走是吧?走就走,别以为这是我的公寓我就不敢走了。”放下碗筷还真就转身走了。
  咔嚓,‘嘭’!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本来孔孜只是使使小性子,哪成想捷泽还真就走了啊,忙起身出了卧室去看捷泽,果然不在了。孔孜心情更不好了,心想:‘这个榆木疙瘩,就不会哄哄我啊,还真走了,大晚上去哪啊?’另一方面又在责怪自己伤及无辜,不应该把工作上的不顺心发在捷泽身上的。
  环视了一圈昏暗的房间,顿时感觉孤独了许多,就只有厨房的灯亮着,孔孜也不知怎么的走了过去,就看见有一个身影蹲在那里,团团圆圆的。
  捷泽抬头一脸笑脸:“你怎么知道我躲在这儿啊?”
  孔孜也笑了:“我就是知道。”
  然后两个人对视着笑,扫清了一天工作的雾霾。

  ☆、什么求婚

  孙清一下子清醒了,哦,忘了忘了,是自己提议的,可……人家这不是也没想到这一群‘精英’里怎么一个也没有会的啊。脸红ing ……
  ————
  有一天孔孜在宿舍无聊发呆,纯饮跑了过来小声问孔孜:“喂,表姐,我问你啊,表姐夫在圣诞节,元旦送了你什么礼物啊?”
  孔孜听了纯饮给捷泽的称呼打了个寒战:“什么表姐夫啊,你又在算计什么呢?我们过得才没你们这么浪漫呢,就在圣诞节那天我自己做了一桌饭菜勉强算是烛光晚餐吧,元旦,不就是和你们一起过的,什么礼物也没有。”
  纯饮本来是想孔孜这里讨伐鲁恒的,结果成找平衡了。
  “捷泽不喜欢弄那些虚头巴脑的事,平时他会买点小东西或者衣服啊比较实惠的东西带给我。”孔孜口中继续解释着好像无所谓,可看了看纯饮手中的礼物,羡慕了。也是,又不是什么老夫老妻,这怎么也说是第一年开始交往,虽说自己比较粗线条,不在乎什么百天纪念之类的,但是这堂堂正正的节日要个礼物不过分吧!
  第二天捷泽在电话里约好今天发工资,晚上出去吃,孔孜拍完了一组照片后早下班就直接去了捷泽公司等他。
  捷泽是和一伙同事一起出来的,坐在大厅的孔孜站在门口微笑着等着捷泽过来。
  捷泽过来后很自然的就握住了孔孜的手,轻声问:“冷吗?”
  孔孜甜蜜的摇摇头。
  “呦,这就是弟妹吧,真是漂亮,比大明星还漂亮,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一个年龄看起来比较大的人调侃道。
  这句话把孔孜乐坏了,怎么感觉那么像电视剧台词呢。可不能笑啊,得有礼貌:“哪里,您过奖了。”
  捷泽介绍那位是他们组长。
  孔孜连忙握手:“是吗,常常听捷泽提起您,平日里真是承蒙您的照顾了。”这话一出口就感觉自己怎么也这么官方了呢。
  见那个组长哈哈大笑了起来:“捷泽啊,看来平日里你把这个丫头□□得不错啊,瞧瞧,哈哈……”然后拍了拍捷泽的肩膀走了。
  瞧瞧,瞧什么?
  路上孔孜问捷泽:“瞧什么?”
  捷泽摸了摸自己傻女朋友的头说:“瞧你说话这么一板一眼,日后必定是个贤妻良母。”
  孔孜低头思考了许久,右手被捷泽的左手握住放在了口袋里,用自己的食指在捷泽的手心画着圈圈,腹诽:‘我还没嫌弃你说话没水准呢,想必那句话一定说过百遍了才会说这么没水准的话。等下次我再遇见你必定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口才。’一路上孔孜心不在焉的,总觉得丢了捷泽的脸,后悔不已。
  捷泽倒没有孔孜想得那么多,就觉得天真冷,口袋里能握着个‘她’,真好。
  到了饭馆,点了菜,身子暖和了过来,孔孜就打开了话匣子,巴拉巴拉。
  捷泽听着。
  突然孔孜把手伸到了捷泽面前:“所以啊,你得给我个礼物,什么都行。”
  捷泽头疼,也不知道孔孜从哪里嫉妒上了,非问自己要个元旦礼物,平时虽没有正了八经的送过孔孜礼物,但是送的也不少,什么路过服装店突然看中的毛衣啊,帽子啊,香水之类也不少,现在让自己到哪里去找礼物啊。可看着孔孜倔强的眼神,伸在自己面前的手,也不好回绝。
  于是思量了许久,孔孜的手都要酸了,捷泽突然说:“等放寒假你跟我回B市吧,我爸妈要看看你。”然后把孔孜喝的那个雪碧易拉罐的铁环揪了下来放在了孔孜手心。
  孔孜愣住了,这是……什么?
  脸突然就垮了下来,捏起手里的铁环:“什么意思啊?这个?”
  “你不是要礼物嘛,算求婚吧,这个礼物开心吗?”捷泽笑得天真无邪。
  和捷泽成反比的是孔孜快哭出来的脸,不是感动,是无语:“你就拿这个求婚啊,啊?在这个……”环绕了这个店,“在这个重庆麻辣香锅店?这么就交给我了一个,这是什么?戒指?还是易拉罐拉环?”
  捷泽不以为然:“你手里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拉环,珍藏半年就能兑换一个真的戒指哦。当然这个婚求的有点草率,可是我觉得我们的事是我们的事,没必要像电视剧里单膝跪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吧。”说完还一脸得意。
  孔孜慢慢把还托着那个‘戒指’的手握紧,心里:深呼吸,深呼吸,确实也不一定所有的求婚都那么浪漫的,别急,别气,平静,平你M的静!
  孔孜暴走了:“OK!牧捷泽,你说我们的事是我们的事,我同意,你说不一定所有求婚都要单膝在地我也同意,你说不需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秀给别人看我们的恩爱我也同意。可是能不能烦请你也用点心,你要是真的不想给我元旦礼物吧也不用这么为难用求婚来糊弄我吧,啊?!我这一辈子就只打算结一次婚,啊,大哥,没戒指你可以买束花,不想众目睽睽你可以在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站着,啊!不想跪你站着行吧,说句你嫁给我吧。我也想双眼含泪点头说好一次,我也想用无名指慢慢穿过戒指一次,拜托你也用点心啊喂!!!”说完眼泪就流了下来

  ☆、打打闹闹

  捷泽看孔孜真的急了,都提名道姓的喊自己了,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开玩笑的,哎呀,别哭啊,我马上给你元旦礼物,给你买花去,别哭了。”
  听见捷泽说‘开玩笑的’哭得更凶了:“真的不知道你是觉得我太好糊弄还是觉得我们的爱情太好糊弄,就算开玩笑也不能把求婚安排在一个重庆麻辣香锅店啊。”
  其实也不怪孔孜这么矫情,现在是冬天,这个店生意好的不得了,也亏了捷泽预订了,不然都没有位置。可话又说回来,这个店里真的是乱糟糟的,这边再来打啤酒,那有群人喝醉划拳的,满屋的火锅底料味儿,所以啊,也别说孔孜矫情,这事要放在你身上,看你哭不哭。一个服务员正好路过听见了这话,自然是袒护自家餐馆的,嘴一咧,不高兴了,嘟囔:火锅店怎么了,我家开个火锅店碍你求婚什么事啦,哼!
  话说回来这事也不能怪捷泽没情趣,本来就是到这吃饭的,谁能想到会被孔孜逼着送礼物啊,自己一时半会去哪找,就想说向孔孜表明一下自己对她的那种海枯石烂,坚贞不渝的情感,顺便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办了,捷泽啊真的觉得首先,这是自己和孔孜的私密事,所以没必要搞很大的排场来求婚,其次,自己这次就是想转移一下孔孜的注意力,别再纠结在元旦礼物上了,再说自己怎么也不可能真的在火锅店求婚啊,自己还曾想过亲手为手捧鲜花含情脉脉的孔孜戴上求婚戒指的画面呢。
  可没想到孔孜太当真了,哎呦喂,在火锅店里哭得呀,鼻涕一把泪一把,嘴里还不停的嘟囔:‘你怎么这样啊,你不能这样对我……你真的觉得我是被你一个易拉罐拉环就收买的傻瓜啊?’
  捷泽本来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哭得这么伤心,一直埋怨自己不靠谱的孔孜,却被她这么一句给弄笑了,边给孔孜擦眼泪边笑着说:“没有啊,我没有啊,我不觉得你傻啊,真的不觉的你傻。”
  孔孜一看捷泽在笑,眼神更哀怨了:“把我弄哭了还笑,你是不是觉得我好骗,又笨又傻的?”
  “哪能啊,你说说你在这么多人的火锅店里可以如此旁若无人镇住场面的哭,得是一个多有气场,多看的开,多缺心眼的人啊。”
  孔孜一听这句话‘噗嗤’一下笑了,眼角还有泪呢。
  捷泽一看这样就放心啦,哄着:“这就对啦,别哭了,都不好看了……”
  “牧捷泽,你知不知道在别人生气时被人逗笑是件很没有面子的事啊!”孔孜很委屈的撅嘴,默默擦眼泪。
  吃完饭捷泽带着孔孜消食遛弯儿,大冷天的刚吃完火锅身体里暖洋洋的也还好。捷泽牵着孔孜的手走在前面,孔孜不情不愿的跟在后面。
  捷泽也不哄,就拉着孔孜慢慢走。
  孔孜虽还在生气,可也不傻,看了看走的这条路,心里嘀咕,绕那么远的路干嘛,等到家刚吃饭肚子里的东西都消化完了。
  天早就黑的沉沉的,各个商铺打开了霓虹灯,还有一些店铺窗户上还贴着圣诞节时的雪花。
  走到了一个店铺前捷泽刻意走得慢了些,因为走得太快,怕等会被某人‘紧急刹车’胳膊脱臼。
  果然被人拉住了,回头被一个可怜汪汪的人用可怜汪汪眼神看着:“捷泽,我想吃冰欺凌。”
  捷泽皱眉,摇摇头,最后实在顶不住孔孜的撒娇,勉强点头。看着孔孜像小孩子一样思考想吃什么口味时,捷泽终于露出了奸笑,一切都在计划中。
  捷泽这一招是在他们第一次约会时学会的,屡试不爽啊,也算没辜负绕了这么远的路,吹了这么多冷风啦。在此捷泽再次强烈请求每一个在冬天只做热饮的小吃站,体谅一些有吃货女朋友的男朋友吧,请在冬天也卖冰欺凌,拜托啦!
  在接近大半年的相处中捷泽摸清了孔孜的脾性,无论怎么生气,当时闹得多么凶,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会自己就好了,捷泽再适当的给孔孜砌个台阶,孔孜顺势就下来了。这样的女孩啊,好哄,省事的多。可捷泽不是个省事儿的人,他曾说过:‘我特别喜欢孔孜生气的样子,小脸憋得通红,眼睛瞪大了看着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可爱。’能让捷泽用这么多的‘特别’,看来也确实‘特别’可爱。
  一边的孔孜听见不乐意了,什么,平时也没听见你夸我用这么多的‘特别’啊,竟然觉得我生气的时候‘特别’可爱,看来平时得小心这家伙了,有病,就得治啊。
  所以呢捷泽没事就会气气孔孜,找孔孜碴,每次看见孔孜跺着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小脸鼓着指着自己:‘捷泽,你,你,你,你……’个半天‘你’不出个所以然来就会开怀大笑,感慨有这么个女朋友真是太好了。
  孔孜发现和捷泽在一起后脾气确实暴躁了许多,想当年孔孜在学校可是校花之首呢,现如今动不动就被捷泽气得暴跳如雷也是挺不正常的。
  ————
  这天是双休,孔孜在准备午餐,电视里放着‘午间新闻’:春节越来越近,随着更多的学生,打工者的回乡团聚,即将拉开新一波的春运的帷幕……
  捷泽听完冲厨房里喊:“孔孜啊,B市特别冷你到时候别忘了多带点衣服。”
  孔孜端着最后一盘菜出来了,疑惑:“B市冷就冷呗,我放了寒假一般都在家里,也不觉着冷,照顾好你自己就行。”
  捷泽用更疑惑的语气问:“我们不是说好了寒假跟我回B市嘛?”
  孔孜问:“我?什么时候?”
  “我上次对你说过的,就那天在火锅店。”
  孔孜努力回想,想破了脑袋才想起来捷泽的确说过,就是前一个多月在火锅店‘求婚’的时候说的:‘等放寒假你跟我回B市吧,我爸妈要看看你。’孔孜心里骂了一句,你妹啊,当时我注意力全在你所谓的‘求婚’上了,谁还管这个了。
  捷泽心理活动是:‘别说你忘了,忘了也得去。’
  两个人面面相觑,时间静止。

  ☆、又见孙涛

  孔孜回宿舍后就把这个难题抛给了自己的四位‘军师’,有说应该去,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还有建议不要去,现在还有点早,大四也是学生啊,急什么。讨论来讨论去孔孜脑子越来越乱,然后杨萤问了:“在于你想不想去。”
  是啊,我想不想去,当然,是不想去啦。还没毕业就见父母未免太早,没有准备。
  接下来的几天捷泽一直在问孔孜考虑好了没有,说是给时间考虑但语气让人不能拒绝。孔孜也明白,会对自己说:孔孜,你别太自私,捷泽为了陪你都在这里找工作了。另一边孔孜又觉得还没毕业就见了父母,捷泽又好像很着急,未来是不是要舍弃自己的梦想,抱负来成全他们之间的爱情。
  孔孜不能痛痛快快的给个痛快话,捷泽心里也不痛快,就这样这几天都生活了低气压中。最后解决这件事情的倒是个久未出场的人:
  这天孔孜和捷泽一起在超市推着小半车东西慢悠悠的,本是件温馨的事,但各挑各的,互不说话,气氛相当低,直到两人同时握住了同一瓶饮料,不约相视一顾,不免尴尬,心中想:到底怎么了,架也炒过,从未有过如此情景……
  “孔孜?”孔孜听见有人叫自己,向声音来源看去,是孙涛。
  孔孜和捷泽缓解了尴尬,微笑问候:“好久不见了。”
  孙涛走了过来,一个大大的阳光微笑:“是啊,确实好久不见你们了。”
  孔孜听了‘你们’,耸了耸肩:“嗯……你应该听孙清提起过吧,捷泽,我男朋友。”
  两个男生握手。
  “听我妹妹提起过。”孙涛大大方方,“我也有女朋友了,和我一样学医的,台湾人,我就是和她一起来的。”
  孔孜刚听到蛮惊讶的,随后想想,也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没女朋友才怪呢:“正好,等会儿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台湾人啊,那说话肯定很嗲气,人很温柔吧,我要跟她学学。”说完看了看捷泽,“省得你老说我是女汉子。”
  捷泽举手投降:“不敢不敢,就算你是女汉子我也不敢说啊。”
  孙涛说:“我先不说,你等会见了她就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了。”
  三人说了没两句孔孜就见迎面走来一个气质美女,及腰的长发,身着一套粉色淑女小洋装,衬着雪白的皮肤。和自己预想的台湾人差不多。
  “我的女朋友,凌玲。”孙涛互相介绍后,凌玲就开口了,是很好听的声音,和孔孜印象中的台湾女子不同的是说话很利落虽然带着很重的台湾腔,不过听着很舒服,人看着也很清爽。聊了一会后凌玲发现四个人站在交叉口处有点混乱,这时孙涛提议:“我们男生也不知道挑什么样的好,你们看着买吧,我和捷泽在门口等你们。”
  就这样只剩下两个美女‘苦力’继续买东西。
  “我见过你,在孙涛的手机,相簿都见过你的照片,我曾特地向孙清打听过关于你的一些……”没说完,挑了挑眉,耸耸肩,“可是孙清说要是想认识你,应该和你面对面的聊,由此可见你在他们兄妹俩心中的地位。”
  孔孜听着拿起了一瓶酸奶放入了车子里:“当孙涛说他的女朋友是个台湾人,我当时想的和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出入很多,你……不是很台湾。”岔开了话题。
  “不是很台湾?呵呵,其实你们对台湾了解的太片面了,就像我刚到这里读大学对大陆的理解一样。”凌玲转身问:“你的东西买的怎么样了,能帮我一起挑点东西吗?”
  孔孜看了看自己的购物车,差不多了,就点头答应了。
  可没想到是买营养品,凌玲看了看孔孜疑惑的表情解释:“我这个星期就要见孙涛的父母了,所以想买些营养品,你看看哪个好?”
  孔孜一听就问:“你们还没毕业就见父母了,不觉得太快了吗?”
  “不会啊,这可是我磨了孙涛好久才答应的,我可要好好表现。”聚精会神的看各个补品的详情,“我们学医的本来毕业就晚,而且一般都还要研究生,要是等那个时候再见面别人都两个娃了耶。其实刚开始孙涛也是说等毕业以后再见面得,那我当时就问了一句,他立马就答应了,你猜猜是什么?”
  孔孜呆呆的,说不知道。
  “我就说了一句啊,你爱不爱我?他立马就答应了耶。我觉得如果爱我,孙涛就应该会和我一样迫不及待的想向父母确定关系才对啊,不然会让很我没有安全感。所以如果你和我一样,也想快点去见捷泽父母的话就问他这句话,然后看他态度就知道他对你的态度了,超实用得。”带着台湾腔说完并一脸得意,全不知孔孜心里的苦。
  是,这样吗?所以,捷泽才会……
  “哎,孔孜,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凌玲拿着一个盒子问孔孜。
  “我也不懂这种东西,这个好吗?”
  凌玲实话实说:“不知道暧,不过这个是最贵得。”
  ……
  这边两个女娃子聊着,在门口等着的两位男士也没闲着。
  是孙涛先说的:“我早就知道孔孜会和你在一起,因为从没有任何一个男生能和我在一起时让孔孜为难不知该选谁。她对我没有任何杂念,常常把我当挡箭牌,可你是让她放弃我这个挡箭牌的人。”从口袋拿出两片口香糖,给捷泽一个。“在我很自觉退出孔孜的世界,最后从孙清那里得知你们交往的消息的时候我常常为我自己觉得不公,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不学医,或者我和孔孜一个学校,我有更多的时间,那么应该是我和孔孜在一起,而不是你。”
  捷泽低头思考了许久,摇了摇头,最后给出的回答是否认的。
  “可我也知道,这只不过是我的借口,以为可以欺骗你,说服我自己的借口,我明明比你和孔孜相处的时间多两年,可没有和孔孜在一起。”和捷泽对视着,“所以,牧捷泽,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孔孜,毕竟她是舍弃了那么多才选择了你,今后,你没有任何理由去辜负她。”
  是啊,那么多的追求者中孔孜自然最后选了自己,那么自己不仅没有理由去辜负孔孜,更没有理由去怀疑她对自己的感情。

  ☆、光彩如他

  四人在一起吃过晚饭后分手时,凌玲把孔孜拉到了一旁,悄悄说:“孔孜,你知道孙涛喜欢过你吗?我刚刚开始追他的时候他很抗拒哦,后来我才知道他喜欢一个叫孔孜的人,再后来啊我和他在一起后他才坦白说原来他从来没有向那个女生表白过,他还说他放不下那个女生,怕没人照顾她,所以呢,我今天帮孙涛完成他的一个愿望,这样他才不会一直对你抱有遗憾,你说对不对。”说完眨了眨眼,很是调皮。
  “对啊,你要是今天不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呢,谢谢你,也请在以后他提起我的某一天告诉孙涛,我很好,有人在替他照顾我。”说完看了看孙涛,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模样,阳光,温暖,还有那双拿手术刀的手,纤长而白皙,曾包裹自己的手,轻问冷不冷,那双永远比自己温暖的双手,应该永远也不会忘记吧。
  对不起,我明明知道你喜欢我却假装不知,对不起,我喜欢的不是你。
  视线一移,看见了正在和孙涛侃侃而谈的捷泽,不自觉得笑了。猛然发现,自己多久没这么看过捷泽了,他谈笑风生着,依旧那么风姿卓越,只是在把他定位成自己的男朋友后好像总是很容易忽视掉那些光芒。
  在只有两人走在黄昏的林荫小道上,孔孜侧过头仰视着捷泽侧脸,心中一下子想开了许多。其实无论是在火锅店求婚还是那么着急让自己去见他父母的捷泽,都只是因为捷泽很喜欢,很喜欢自己,对吧?嗯……好吧,是爱。
  捷泽低头看着孔孜被夕阳渲染成金黄的发和与自己紧握着的手,捷泽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扑通’了两下,今天在没有成见的与孙涛谈话之后才知道孙涛是一个多么完美的人,而手中正牵着的那个她是在遇见过那么多个那样的‘他们’后与自己牵了手,这应该是因为孔孜很喜欢,很喜欢自己,对吧?嗯……这就是爱。
  走着,走着,孔孜轻声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宁静:“捷泽,你知道刚才在我们和孙涛他们分手时,凌玲单独和我说了什么吗?”
  捷泽摇头。
  “她说孙涛曾经喜欢过我,你知道吗?曾经有很多男生暗恋过我吗?就因为我和你交往后他们又另找暗恋对象了。”孔孜笑了笑。
  捷泽脸黑黑的,语气中参杂着不屑:“我知道,我知道孙涛曾经喜欢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