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说孙涛曾经喜欢过我,你知道吗?曾经有很多男生暗恋过我吗?就因为我和你交往后他们又另找暗恋对象了。”孔孜笑了笑。
  捷泽脸黑黑的,语气中参杂着不屑:“我知道,我知道孙涛曾经喜欢过你,也知道你现在依然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之首。”拍了拍胸脯,“可我也不是盖的,响当当的金融系才子,有貌有才,跟着我你绝对不吃亏。”
  把孔孜逗笑了。
  捷泽认真了,说:“哎,笑是什么意思啊,不相信是吧。等着……”左右看了看,不远处有个公园,人还蛮多的,捷泽跑了过去,踩在一个花坛上。
  孔孜看着站在高处的捷泽,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又脸红又想让他赶快下来,又想看看他会做什么。
  在孔孜纠结的不知所措时,捷泽说话了:“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我站在这里是因为我有一个很好,很漂亮,很完美的女朋友,而这些也让我困扰,因为她之前有太多追求者了,所以请求在场的女生帮我的女朋友判断一下我是否也和她一样是个有魅力的人,我是否能让我的女朋友依靠一下。现在是我的自我介绍。”捷泽深呼吸,很是激动。
  孔孜在台下笑了出来,静候捷泽接下来的表现。
  人慢慢聚了过来,年轻女子居多。
  “我叫牧捷泽,今天22岁,现就读于S大,金融大四,家庭状况良好,目前在一家跨国公司实习,也会玩点乐器,我很了解我的女朋友,也很疼爱她,我知道我这些是作为一个男朋友最起码的表现,但如果这些中有你选择男朋友的条件的话,就算只有一条,也请给我点掌声,还有啊,请各位注意,其实我最大的优点就在我的身上,看这里,咳咳,长的帅啊。……掌声!”本来一口气说了一大溜的话,捷泽都脸不红心不跳,可自夸自己‘帅’后,脸猛的就红了。
  在台下看着的孔孜,笑的合不拢嘴,第一个拍起了手。然后纷纷那些女生也鼓起了掌,有一个女生喊了一句:“真的好帅啊,你女朋友不要你,我要。”
  孔孜听了这句话是又气又好笑,瞪了捷泽一眼。捷泽心领神会忙解释:“我女朋友没有不要我,就是我想向她证明一下我很配的上她,别让她觉得委屈。”
  孔孜听了这句话,眼睛有些泛红:才没有呢,才不会委屈,也从来都没有觉得你配不上自己,你是我见过的最卓越,最优秀,最会散发自己光彩的人。
  这段也是孔孜保留在脑海最深层的记忆,永远不会磨灭。
  在被捷泽感动后,独自一个人时慢慢冷静了下来,孔孜突然想起他们之间还有一层障碍存在着,就是捷泽的背景。
  如果去见捷泽的父母,这个不弄清,将成为不可跨越的鸿沟。可观察捷泽又好像没有想要对自己说明的意向。而自己又大致知道些什么,那样的背景只知道个大致就已经发觉与自己的是怎样的差别,又怎么开得了口问。
  ‘好像我们之间一直都存在着问题,解决一个冒出一个,是因为彼此太不了解了,还是因为不适合才会如此不了解呢?不行,不行,脑子又在胡思乱想了,得赶快制止。’孔孜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想摆开那些想法,可又坐立难安,这时候一个绝佳人选从脑子里冒了出来,起身把宿舍门反锁起来,避免那几个八卦女偷听,然后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小题大做

  一听那人的声音就觉得很温暖:“喂?孔孜?”
  孔孜突然有点不知所措:“呃……是啊,是我。”
  “有事?”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的?”
  “呵呵,猜的,毕竟你很久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了,最近的一次见面也是在三天前,所以就断定你是有事找我啦。是哪里不舒服?”
  孔孜手乱挥,好像孙涛能看见似的:“没有,没有,不过我确实是有点事情想咨询咨询你。”
  “哦?什么事?”
  抓耳挠腮:“就我们见面的那天啊,我听凌玲说你这个星期就要带她去见孙教授啦?”
  “是啊,她之前一直缠着我,说什么没有安全感啊之类,我没办法就答应了,怎么?你也想赶快去见公婆所以到我这里取取经?”
  孔孜隔着电话不知道那头孙涛是什么表情,但语气有点像是开玩笑的轻快,又感觉不是,让人琢磨不清。
  “没有啦,我就是觉得吧,那个,你们都还没毕业呢,就见父母会不会有点早啊?”
  “所以说你是不想见的一面,而牧捷泽是催你的?”
  “啊?”孔孜一惊,这么快就被孙涛洞悉了自己的想法。
  “啊什么啊,是还是不是?”
  无奈,只好承认:“是……”
  “其实在凌玲刚催我的时候我就是觉得麻烦,太忙了,可后来想想我们学医的什么时候不忙啊就答应了。可你的情况不一样,真的,凌玲说的很对,就看你爱不爱,如果爱就无所谓,或者是有什么在牵绊着你?”
  孔孜赶忙捂住自己张大的嘴,这也太准了,像跟算命的一样,难道孙涛有兼职:‘孙半仙’?
  “就像你们,凌玲是台湾人,那背景什么的你们都彼此了解吗?”
  “哦,凌玲的父母也是学医的,和我爸妈还是朋友呢,不然你以为我这个工作狂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
  这次孔孜听出来了,孙涛在调侃他自己。
  “所以你是不了解牧捷泽的背景喽?”
  孔孜彻底折服了,就这么含沙射影的问了一句,孙涛就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是啊,我们彼此从没有一个人主动问过,或说过彼此的背景,而我知道一点点关于他的,他和我真的是,怎么讲呢……就是不在一个等级的你懂吗?他从来没说过,我也不好意思问,怕他觉得我早就知道他的一切然后有目的接近他一样,但是他现在又让我去见他父母,这让我进退两难,又或者是不是我太敏感了?”
  “女孩子敏感这很正常。也确实,如果你不知道他的背景,到时候看见了他奢华的生活,把下巴惊掉了就不好了。”孔孜这时候能想象得出孙涛的表情和动作,应该是摸着下巴,挑了个眉。
  “切,这倒不至于。”
  “那不就得了,你觉得无论他怎么样,再有钱,就算是哪国的王子你都觉得可以hold住,你还担心什么。所以呢,你在乎的不是牧捷泽的背景,而是他不告诉你他的背景,这其中有很大的不同。”
  孔孜突然恍然大悟,是啊,是这样。可……“那怎么办啊?”挠了挠头。
  “那你既然都已经不管他是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就直接问他呗。”
  有道理,自己心态正了,就不觉得尴尬了,也不会被怀疑是别有用心了,等等。“不对啊,我是这么想的,可捷泽不知道我是这么想的啊!”
  “男女朋友之间本来就应该坦诚,如果牧捷泽不对你说又因为这个分手或者产生了隔阂,那这种人真的不适合和你成为一生的伴侣,他不说分手你也得说,不然苦的是你。”
  孔孜心境又明了了,是啊,如此说来,这样还能好好测试测试捷泽的人品,不过自己对捷泽有信心,应该不会的。
  挂断电话后孔孜长送了一口气,在拨通号码时还不觉得,在听见孙涛的声音后变得手足无措,抓耳挠腮,一种名叫:‘尴尬’的气氛油然而生,当然只有孔孜这边觉得。
  是因为凌玲替孙涛表明了曾经的态度,就尴尬了吗?可明明知道的不是吗?果然有些事情最好还是沉入海底比较合适。
  隔天孔孜约捷泽出来,捷泽在接电话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有点像当时孔孜对自己表白时的语气,笑了笑,出门去了。
  到时孔孜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杯珍珠奶茶,穿的很厚实。像个雪球,不过,依旧很养眼。看了看手表,比约定的时间提早到了5分钟,那孔孜等了多久了?
  “等了多久?”这是见了孔孜说的第一句话。
  “我就是坐在这里给你打的电话,在那之前我还发了半个小时的呆,你猜我等了多久?”
  “哦,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了,我看你的奶茶都凉了,换一杯吧。”捷泽看着孔孜表情很严肃,有点想笑。
  “不用了,这是第四杯,不想喝了。”孔孜顿了顿,豪气万丈,开门见山,气吞山河的把捷泽约出来的目的‘巴拉巴拉’全说了,“归根到底一句话,我们虽然已经交往了大半年了,可是我确实不怎么了解你,你也不怎么了解我,再怎么说爱情至上,也至少在你催我去见你父母之前先互相交代了解一下彼此的家庭环境吧。”说完一大段话之后孔孜观察捷泽的表情,他……皱了皱眉!他竟然皱了皱眉!他居然皱了皱眉!
  然在捷泽开口说完一句话后,孔孜愣在了那里
  “怎么?你不知道?”他……以为,他竟然以为……他居然以为……她、知、道。
  “我知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姜宁,鲁恒都知道的,你可以问他们啊。”
  孔孜不理解:“这种问题为什么要从他们那里得到答案?”
  “因为你从没有问过我啊。”理直气壮。
  “我……”孔孜无语了。
  “唉,还以为什么事呢,以为上次你在这里表白,这次还期待你求婚呢。这点事情至于这么特地约我过来说嘛,我说你啊,你以后别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问我就行,别再瞎寻思了。”
  孔孜:“哦……”
  捷泽:“乖!”

  ☆、未来公婆

  很快的就要放假了,只有短短几天不再像上学时长达一个月之久了,所以要好好安排。孔孜为避免在自己爸妈那里露出马脚,和捷泽商量事先请假几天,跟着捷泽回他家。
  这假捷泽还好请,因为上的是外企,老板是外国人,尊重中国礼节可不怎么遵守中国节日,捷泽本就要在初五回来代表公司参加一个实习生策划案演讲比赛,公司宽宏大量又觉得着小伙子是个人才就网开一面在这个档口放了行。
  孔孜这个假就不好请了,本来影楼在节假日的生意就比较红火,又是在春节期间人手本就不够,孔孜竟然还想临阵脱逃,白清自然不松口,可禁不住孔孜死磨烂泡才签下了假条。
  而孔孜匆匆忙忙整理行李到此刻都已经坐在飞机上了依旧觉得那么不真实,这么快就要见捷泽的家人了,紧张反倒不是很多,更多的是不真实。看了看握着自己手,给自己微笑,安抚自己的捷泽,笑了笑。
  “睡吧,睡一觉就到了,到时候问题都没了。”
  好吧,那就睡一觉,天大的问题大不了到时候两个人一起扛着,塌不了。
  一觉之后,下飞机,拿行李,早已有人在那里等着接机了。是个孔孜从来没见过的男生和巩敏。那个男生和捷泽一般大,感情很要好的样子,跟孔孜打招呼:“嗨,孔孜?终于见到你了,早就听捷泽提起过你,我是捷泽的发小:孟桦。”
  孔孜微笑:“孔孜。”
  “哎,怎么就你们俩,樊琅呢?”
  “本来他要来的,因为我妹……反正临时有事不能来了,走吧,回去。”
  捷泽左手拉着行李,右手牵着孔孜向机场外面走。
  巩敏站在孔孜的右边,一脸不乐意:“在学校,你们亲亲我我,腻腻歪歪也就算了,现在又跟来这里。孔孜你不至于看得这么紧吧,就放这几天的年假也不给我和捷泽哥哥单独相处的时间。”
  孔孜笑笑看看捷泽,捷泽无奈的摇摇头,孔孜什么也没说,又笑笑,坐上了车,去见捷泽的爸妈了。
  车子最后开进了一个红顶红墙的大院子,在上次孔孜特地约捷泽为了各自家庭背景出来后,捷泽就对孔孜全盘托出了,捷泽家里成员:捷泽,爸爸,妈妈,目前开了一家公司,从事木材行业,发展不错。'
  从车子驶进这个红色大院孔孜就感受到了一股庄严肃穆的氛围,手臂上不受控制的起了些鸡皮疙瘩。
  最后在一栋红顶红墙的房子前停下,孔孜观察着附近,这个大院里都是独门独户,红顶红墙,路上干净利落,除了几片落叶没有任何垃圾,行人很少,前几天下了场小雪,有些地方的雪还没化,冰冷冷的雪反倒给这个院子添了份俏皮。孔孜想起了捷泽之前对自己说的,这个院子里住着不少以前的军人,让自己对这里更加肃然起敬了。
  “ 走吧,进去。”捷泽拍拍孔孜的肩,笑笑。
  孔孜本紧张的神情缓和了几分,只要每次看见捷泽那比左边高两度的招牌笑容,就会无比心安,走吧。
  进入大厅就看见两位妇女正在桌子前忙碌,一个年轻些,富贵,雍容在对自己的那一个微笑中就透露出来了,盘着发髻,一身浅蓝色的旗袍将她的身材包裹着,也呈现着。
  “回来啦!”走到孔孜面前,抓起了孔孜的手:“孔孜是吧?我是捷泽妈妈,外面冷吗?先喝杯热茶暖暖,来。”
  捷泽妈妈很热情,牵着孔孜手就坐了下来,孔孜看看捷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妈,你就没看见我啊,也不问我冷不冷,我爸呢?”语气委屈,脸上却笑开了花。
  “在厨房呢,说要给孔孜露一手,快去把你爸喊出来。”
  “不用了,我出来了。”捷泽爸爸围着围裙,右手了端着个锅,左手端着个盘子急忙忙的就出来了。
  孔孜连忙站起来问好,抬头看着他,这和孔孜印象中那个在自己学校演讲时意气风发的牧建洲是完全不同的,眼前的这个比四年前看见的略显老态,不过也更真实,更随和。
  “当时我家小子说交了个女朋友说叫孔孜我就在想应该长的如何才能配上这样名字,今天一看果然古色古香。”牧爸爸把还冒着热死的锅往桌子上一放就不管了。刚才和牧妈妈一起打理桌子的年龄较大的人忙接了过来把菜盛出来。
  与孔孜交谈了几句的牧爸爸点了点头交代后转身又进了厨房。捷泽暗里朝孔孜比了个手势,食指中指两根手指头晃来晃去,让孔孜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些。
  在吃饭时他们也交谈胜欢,捷泽向孔孜介绍刚才那位年长的妇女是家里的阿姨,而孔孜看见那位阿姨也和他们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孔孜心里对这个家的印象更好了。
  在饭桌上牧妈妈问了孔孜的家庭,孔孜也对牧爸爸坦言曾经在大一的开学典礼上见过他,也就此弄明白了捷泽在学校为什么会有传言无人知道他的姓氏,因为在大一牧爸爸捐款修建了一座体育馆后就被人扒出牧捷泽可能和这位大金主有关系,牧爸爸为了给捷泽一个安静的校园生活就含蓄的向校长示意低调,结果校长理解错了就把所有关于捷泽姓的文件都抹去了姓,就这样被传出了不同的谣言,之后又因为捷泽为了牧爸爸的病休学,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吃过晚饭又聊了许久才不舍分别各自回房,孔孜关了灯躺在床上闻着完全陌生的气味久久不能入睡。这时孔孜听见了轻微的开门声,孔孜吓的忙起身:“谁?”
  “我!”
  就一个字孔孜就知道是谁了。“你怎么来了?”
  “怕你睡不着,人家来陪你嘛。”
  借着月光,孔孜看着那张人畜无害厚着脸皮笑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行。”
  “我绝对什么也不做,真的,我就只是怕你睡不着,我就抱着你睡,谁思想不纯洁,谁拉出去枪毙五分钟!真的!”
  孔孜更无语了,可想了想后点了点头,
  因为孔孜觉得如果自己一个人的话应该真的一夜也睡不着,如果他敢乱来再轰出去也不迟,就掀起了被窝。
  结果事实证明,果然两个人的被窝更暖和也更容易入睡,一夜无梦。

  ☆、他的世界

  隔日清晨孔孜咪咪眼睡醒时就听到了鸟鸣,感受到了照在身上的温和阳光。微笑间却看见了用手支撑着歪着头,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他,脸‘唰’的就红了,手拉着被子盖过了头顶,闷闷的:“你怎么还没走啊,哎呀,你再不走被别人看见可怎么办啊!”
  “哼,可不是你枕着我肩膀睡的正香的时候了,你说这话也太伤我心了吧?”撒娇意味浓厚。
  “哎呀,讨厌,你快走……”
  “就这么让我走啦?在这冬意正浓的早上你不觉得我们不做点什么的、话,有点,辜负啊!”
  孔孜把头探了出来,被子拉到了眼睛下面,一副不可置信:“你昨晚不是保证不会……的吗?”
  弹了下孔孜的脑门:“傻瓜,我说的是早安吻,你想什么呢?”
  孔孜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害羞的。
  “你再盖着,我爸妈就要起来喽。”好心的提醒孔孜。
  孔孜这才把被子慢慢拉到脖子,满脸绯红,也不知道是被子闷的还是害羞的。
  捷泽覆了上来,轻轻的,慢慢的,先是浅浅的,后是重重的,直到孔孜透不过气才放了她。
  “还没刷牙呢……”孔孜喘着气小声嘟囔。
  “我不嫌弃啊。”说完又想覆过来。
  孔孜连忙又躲进了被窝:“好了,快走吧,等会你爸妈就起床了。”
  感觉逗够了孔孜,起身下床向门走去,握住门把的时候,背向着孔孜说:“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就像一只狐狸叼着一块肥肉一晚上,却不能吃。”然后转头向孔孜展示了一个高两度的完美微笑:“不过没关系,因为你注定这辈子是我牧捷泽的女人。”然后开门,关门,像个小偷一样潜回自己的房间。
  而房内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的孔孜,满满的幸福。
  吃过早饭后捷泽说要带孔孜出去见见和自己一个院子长大的发小们。这一天孔孜穿了件白色的羽绒服,捷泽在出门前又给围了条米黄色围巾,包得严严实实出了门。捷泽反倒只穿了一件高领毛衣,黑红相间的,整个人都看着喜气了许多。
  捷泽先带孔孜去的是孟家:“就是昨天去接我们的孟桦家,在这个院子里只有两个人和我处得最好,一个就是他,还有一个就是樊琅,我估计现在这个时间樊琅也应该在孟桦家,为了那个小丫头。”
  “谁?是之前巩敏说的那个吗?”
  “嗯,其实巩敏小时候和那丫头挺不对付的,没想到心里这么护着她。”
  孔孜低头慢慢回想了起来,那还是大四刚开学那会,孔孜她们几个和捷泽正在餐厅吃饭,当时也不知道谁起的头,问李珊怎么样了,说到李珊当然就想到了樊琅,杨萤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可靠消息,说樊琅会和李珊分手是因为劈腿喜欢上了一个相隔很远很远的女生,而且那时樊琅就去了那个女生的学校。
  女生八卦心起,推测心也起来了,有说那个‘小三’是网友,有说是心机叵测的前同学。
  这时一个夹杂着愤怒声音从身后升起,是巩敏,义正言辞的对着她们说:“你们知道些什么呀就七猜八猜的,你们了解吗?我告诉你们,李珊才是樊琅和你们口中那个‘小三’之间真正的小三,我见过你们说的那个李珊,很好,但是就算再换一个人,再换一个多完美的,多无懈可击的人只要试图插足在他们情感里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小三了!所以,你们,永远不要妄自菲薄的谈论别人的事情,你们没有参与其中,又有什么资格?”说完转头就走了。
  现在想想巩敏当时真的很气愤,如此看来她是参与到那段情的其中一员吧,所以才会如此袒护,才有资格。
  还在发呆孔孜手上受到了两下重捏,回过了神,捷泽对孔孜说:“到了,这里就是孟家。”
  孔孜抬头望去,和牧家不同的是孟家门顶上挂了一个牌子:孟府。两个铿锵有力的毛笔字,给了这栋房子一种不可冒犯的威严,同时很容易让别人把这里和别的房子区分开来。
  “孟府?”
  “哦,这两个字是孟爷爷写的,都说字如其人,我每次看见这两个字都能又想起孟爷爷的威武,我小的时候最怕他了。”
  “恩,我觉得我会很喜欢这位孟爷爷,从这个笔风中我倒是可以肯定这是位又倔又犟又古板的老人,和我的爷爷一样。”
  “ 现在这门文化由隔辈继承了下来,只可惜啊身为孙子的孟桦对孟爷爷的笔风只到了形似而非神似,还不如他家的丫头虽不会书法,但不知为何却唯独能将这两个字写得惟妙惟肖。”
  又是她。
  进了大门,是个老阿姨给开的门,很是热情的打了招呼,听捷泽称呼‘周姨’,应也是帮佣。
  “夫人,牧少爷来了。”周姨向里面通报。
  可以听见屋子里有不少人,欢声笑语的。捷泽牵着孔孜的手从玄关向里走去。
  “孟叔,孟姨我来了,今年啊我是带着女朋友来的。”
  听着捷泽这么说,孔孜不好意思了,好在孟妈妈热情,很快就缓解了。
  “哎呦,昨晚我就听孟桦说了,还念叨着你怎么还没带来给孟姨看看呢,瞧瞧,长得真好看,水灵灵的,一看就有福气,捷泽,可得听孟姨的话,好好待人家。”
  “孟妈妈,你放心吧。”捷泽一口答应。
  屋子里有孟叔叔,孟妈妈,孟桦,还有一位坐在轮椅上老态龙钟慈祥的看着孔孜的孟奶奶。除了孟家的人还有樊琅的爸爸,妈妈,和在哪里都能看见的巩敏。除了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