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孔孜不是真的不想告诉爸妈自己已经有了名叫‘牧捷泽’的男朋友,而是自己对自己的父母最了解,妈妈一定会问家庭背景,思想腐朽的爸爸就会不同意,爸爸最希望的是孔孜找一个和自家门当户对的家庭,最好也是公务员,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孔孜就想等毕业了再对自家父母说,然后让捷泽正经的来拜访自己的父母。孔孜也只不过是想稳妥一点,再说孔孜自己都一直不是很了解捷泽的家庭,如果告诉了爸妈,爸爸肯定会拍着桌子对自己说:‘不行,家庭还没了解清楚怎么能处对象呢,那样的人家我们高攀也不起,你以后到了他们家一定会穿小鞋的,我不同意!’
  孔孜和捷泽两个人毕业之后的问题就已经够多了,这时候要是再把可以以后面对的问题提出来捆在一起会增添更多的问题的。
  下了飞机的孔孜发了一条短信给捷泽报了平安,这可能也是自己的自尊心作祟,这次去捷泽家受了那么大得委屈最后还被捷泽冤枉误解,又一个人在飞机上哭了这么久,所以希望捷泽可以先打电话给自己,关心关心自己,就拉着行李包一边走一边看手机屏幕,等着捷泽的来电,一直等到家了手里屏幕依然暗着,无奈收起了手机,推门装作无事人一般如往常一样向父母撒娇。
  ————
  如往年不同,正式进入职场的孔孜今年只有7天年假,看着爸妈忙里忙外的身影发现即将又长一岁的自己好像依旧什么忙也帮不上,心情更加低落了。垂头丧气的模样被爸爸数落了不止一次,还是个小年轻就这么没精神,这大过年的就应该有喜气一点,孔妈打圆场让孔孜帮着跑腿出去买瓶酱油。
  孔孜为免受孔爸唠叨之苦披了一件大衣出了门。
  在超市兜兜转转又买了些零食也花费了不少时间,出门后抬头一看下雪了,路上有好多爸爸妈妈带出门的小孩子看见雪高兴的不得了,又蹦又跳。
  孔孜站在原地看着,感受到了口袋里的手里响了,还以为是妈妈又要买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是捷泽。这是孔孜回到自己家后捷泽第一次打给自己,大拇指一划,接了:“喂?”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电话那头飘来温和的声音:“孔孜,我这下雪了,很大,我抬头看着天飘下来的一朵朵白色的雪,就突然好想你。我在很久之前就想让你来我家,因为这里比学校和你家冷,下雪的几率也大得多,我就想等下雪的时候可以和你一起散步,然后慢慢走,慢慢走,一不小心就和你一起白了头。这是我偶尔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段子,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觉得很矫情,但想和你一起走走看,现在,我在后悔,如果你今天还没走或者这场雪早一点在昨天下就好了……”
  “捷泽,我这里也下雪了,我现在也正巧在外面散步呢。”
  一路上孔孜和捷泽慢慢的走着,慢慢的打着电话,虽不知道捷泽那边下着的雪是什么样的场景,但孔孜知道这一路上自己的发已白了些许,柔声细语中,似乎他们昨天的尴尬和手里的酱油已不复存在。

  ☆、言而无信

  作为一个已经过了二十多个春秋,二十多个春节的资深吃货,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别吃太多东西,小心发胖。——孔孜
  孔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收也收不起来的腹部为难了,脸红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成了专业替补员了,之前是元旦晚会主持人替补,现在成伴娘替补了。
  一个小区的留洋女博士初五要结婚,因多年没回国没有什么闺蜜,本来联络了小区的另一个女孩子当伴娘的,可那个女孩临时和同事一起出去旅行出尔反尔了,这个留洋女博士新娘的娘家就找到了孔孜应急,孔妈平时和这家关系不错就答应了,这才来试试伴娘服。
  “妈,我现在也工作了,一年就放这几天假,你还大年初二就拉我当替补,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孔妈拍了拍孔孜的肚子:“你还好意思抱怨,也不看看你的肚子多少肉。”在试衣间里帮孔孜把拉链拉好。“你不是我亲生的是谁亲生的?我这还不是为你好,你长的这么天生丽质还没有男朋友也就你亲妈急,我听这新娘的妈妈说啊,她找的老公是个作家,那他圈子里的朋友肯定也会来,我知道你是摄影师,是艺术家,所以肯定有合得来的。”
  孔孜一听,原来妈妈的如意算盘算到这了,转身看着妈妈:“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啊,而且你等会出去别说啊。”
  “放心放心,这不是跟你说呢嘛。”孔妈看着孔孜这么说,还以为是不好意思,笑了笑,就指望在这次婚礼上找个乘龙快婿了。
  新娘是个很知书达礼的人,笑起来温文尔雅,说话也不大声,看着孔孜出来了,轻声说:“恩,很不错呢。”
  这时新郎和新郎家人也都过来了,挑了几件婚纱让给新娘去换。
  孔孜有点纳闷了,小声嘀咕:“我说呢,一个伴娘试礼服新郎一家也来陪着未免有点兴师动众了,原来新娘婚纱还没定啊,不过怎么回事?伴娘是替补,新娘也是替补啊?还有两天就要结婚了新娘怎么才来试礼服啊。”
  旁边的孔妈听见了,说:“说什么呢你,那是因为新娘马上就要回美国了,男方就说快点结婚,这新娘呢又特别听话,懂事,这才匆匆忙忙订了初五的日子。”
  “哦~原来这样,等等……”孔孜意识到不对,“不是说初四吗?” 
  “本来男方订的是初四,可刚刚男方妈妈说初四不如初五好,初五迎财神啊,就改成初五了,我还没对你说呢。”
  孔孜慌了,初五捷泽要回去代表公司参加一个实习生策划案演讲比赛,自己答应了捷泽会回去给他加油的。
  孔妈看着孔孜坐立不安的问:“怎么了?”
  “哦,没事。”孔孜怕在露出马脚,就去找新郎问清楚。
  新郎穿着黑色的礼服,正在喝咖啡,长的很儒雅,面相和新娘很般配。
  “你好,我是你们的伴娘,我叫孔孜。”孔孜先打了招呼。
  “我知道你,坐吧,我叫李文博。”
  孔孜食指卷着礼服裙角,不知道怎么开口:“那个,听说你们的婚期改到初五了?”
  “恩,怎么?是不是你那天有事耽误你了?”新郎说话就像古代里的文人墨客斯斯文文。
  “呃……你这样新娘不会生气吗?”孔孜也没说会不会耽误到自己,跳过了那个话题。
  “不会,文雅是个很识大体的人,她从没有跟我吵过架,也不会对我生气,我父母的安排她也从没有武逆过。”新郎喝了口咖啡,继续说:“安雅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准时的早七点起床,晚十点睡觉,她总能安安静静的做好她的事,也不会缠着我,给人一种很独立的感觉。有时候委屈了也只不过是自己闷头哭一场,偶尔向我撒撒娇。不好意思,我说的有点多了,可能是看着她穿婚纱的样子太美了,美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而你刚好是我现在唯一能倾诉的人。”
  孔孜忙挥手:“哦,没关系,没关系,我很愿意听的。”然后也看向站在镜子前穿着婚纱向这里笑得温文尔雅的新娘。
  如果不是新郎嘴角不自觉发自内心的笑,孔孜真的要以为面前的这对新人是没有感情的了。听着新郎说的新娘的平时种种,和镜子中新娘的完美笑容,真心觉得他们和自己与捷泽的日常太不同了,即使他们感情好到不会争吵,那怎么可能感情那么好的他们会将一生就一次的婚礼办的这么仓促,婚期也是说改就改,让孔孜觉得与其说是顺从,不如说是不在乎。
  赶紧摇了摇头,‘人家好好一对新人,你瞎猜什么呢孔孜!你自己都已经麻烦一堆了还去乱猜,你以为你上过几节心理课就牛啦?’孔孜吐了一口气,起身和新郎告别,换下礼服后去厕所给捷泽打了个电话。
  开门见山的对捷泽说:“捷泽,我可能不能在后天初五你演讲比赛的时候赶回去了,我得参加一个人的婚礼,当伴娘。”说完就静静听那头捷泽怎么说。
  “你之前怎么没说过呢?”
  孔孜蹲在厕所间里,“是我妈妈答应的,而且之前那个结婚的人家说初四办的,可突然又把日期改成了初五,所以……这个新娘一直在国外,没有认识的可以帮忙的女朋友,我……”
  “没关系,反正也只不过是一场实习生演讲赛,你既然答应人家当伴娘了,你就好好的当一个漂漂亮亮的伴娘,我没关系的。”
  之后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孔孜坐在马桶上心里不是滋味,捷泽怎么可能不在乎,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实习生策划案演讲比赛,是J 市几大公司联合举办的比赛,美其名为交流,实则是各大公司对未来发展的较量。
  捷泽作为一名实习生能代表他的公司参加这个比赛很是骄傲,早几个月就开始准备方案,还信誓旦旦的向自己保证一定会得到冠军。
  “唉!怎么办啊?”孔孜正发愁,听见了隔壁的厕所间发出了响声,提上裤子出来,厕所里又一个人也没有。

  ☆、是不在乎

  第二天初四孔孜一大早就起床思考该找什么借口拒绝明天伴娘的安排呢,思考来,思考去,思考不出个所以然,一个头两个大。
  明天就是婚礼,如果不是没办法想必也确实不会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当自己婚礼上的伴娘的,自己又已经答应了,怎么好出尔反尔再让新娘去哪在这么少的时间内找新的伴娘呢。
  可不论自己怎么体谅,时间不会体谅自己啊,捷泽比赛也在明天,如果今天不走,明天怎么也赶不到的。
  ‘啊!啊!啊!’孔孜使劲揉了揉自己刚起床凌乱不堪的头发,翻白眼。
  还在纠结怎么办的时候孔孜电话响了,一接是明天要成为新娘的文雅打来的:“是孔孜吗?我是安雅。”
  “哦,是,是我。”
  “是这样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吃午饭,我想请你吃顿饭,顺便和你说一下明天的婚礼流程,你有时间吗?”
  孔孜抬头一看才刚十点,心里嘀咕:‘谁这个时候午饭啊,其实是想和我说一下婚礼流程,顺便请我吃饭的吧。去,干嘛不去啊,正好可以看时机把这个伴娘位还回去。’当然这些是孔孜心里话,没说出去,嘴上说:“哦,好啊,正好我还没吃呢。”
  这间餐厅可是说是让现在的孔孜趋之若鹜的,里面的一盘菜顶自己一个月工资呢,要说平时出去团购吃个烧烤什么的是小资,那在这里坐着就是奢侈了,孔孜没想到这个新娘这么有钱,更没想到新郎一家子也在。让孔孜拘束不自在得很,低着头喝面前的这碗玉米浓汤,一顿饭很少说话,偶尔抬头看看新郎给新娘夹个菜,新娘微笑着说谢谢。
  新郎的父母也都是文化人,戴着个眼睛,说话温声细语,一直都是笑吟吟的,看着也是很好相处的人,这样一来孔孜就更不好拒绝明天伴娘这件事情了。
  饭过半旬,新娘安雅轻声交代了孔孜明天婚礼的流程,说三句问一下新郎的妈妈,未来的婆婆,是不是这样,这样妥不妥当,十分尊重的样子,新郎的妈妈也显得十分受用。
  孔孜听着,心里暗暗替新娘高兴:‘这样的一家真好。’
  这时候一个服务员托着一个盘子来了,上了一道汤,白白的浓汤上面漂着一朵鲜红色的‘莲花’,孔孜也不知道这‘莲花’是什么做的,若不是知道这个时节没有莲花,差一点就信以为真的。
  “这道菜叫做芙蓉莲花汤。”
  孔孜看见坐在旁边本来还在笑的新娘震了一下,转头看着那道菜,嘴角很勉强的勾起来:“我们……没要这道菜啊,是你们上错了吧。”
  “这道菜是那位先生请的。”
  安雅忙看向服务员指的那个方向,一个男子坐在后面,桌子上也摆着同一道菜,他正细细品着,感应到了一般抬起头看着文静,面无表情,两人注视很久,男子勾起了嘴角,笑着看着安雅。
  “这道菜啊是我们店里的招牌菜,只有老顾客才能上的!”服务生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还骄傲的介绍着。
  ‘吱’安雅猛的站了起来,椅子发出了很刺耳的声响,响彻整个餐厅,新郎一脸不可置信的她,安雅一句话也没说拎起包就走。
  孔孜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新郎妈妈说:“哎,安雅怎么回事啊这是,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新郎打圆场:“爸,妈,你们别生气,安雅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她可能是突然想到有重要的事……”
  “那也不能说走就走,一句话也不说啊,她这样……”
  孔孜盯着面前的‘芙蓉莲花汤’,转头看着身后刚才那个桌位,人已在不觉的时候走了,桌子上的那碗汤里的‘莲花’,和自己面前的一朵不同,那是一朵‘雪莲’。
  ————
  天黑了,吃过晚饭孔孜坐在沙发上陪孔妈看电视,脑子里想着今天在餐厅的事。这时听见门铃响了,孔妈去开门:“安雅你怎么来了?”
  孔孜一听是安雅,起身去门口。
  “阿姨,我来是想告诉您一声明天我的婚礼取消了,”声音还是很清净。
  “啊?哦。不是,为什么啊……”
  孔孜这时已走了过来,看着安雅,她卸了妆,很素美,嘴角的笑依旧很标准。
  安雅也看见了孔孜,说:“阿姨,我能和孔孜聊聊吗?”
  “啊?”
  “好。”孔妈还没反应过来,孔孜就走出了门。
  两人在楼下走着,安雅说:“不好意思啊,让你百忙一场。”
  “没关系,你不用向我道歉的,毕竟你的事,比我的严重的多……”
  “呵,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在我答应文博求婚时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完全忘了那个人。”
  孔孜问:“今天在餐厅的那个人?”
  “嗯。可是今天再看见他我才知道我有多可笑,所以这一切都是我作出来的,我不怪谁,我自己兜着。”
  “我是在半年前回国相亲和文博认识的,他,无论是家境还是职业都很符合我的要求,他对我也一直很好,我就答应了。”安雅看了孔孜一眼,笑了,参杂着无奈:“今天,我只是想和文博结婚之前一起去我和‘他’最喜欢的餐厅吃一顿饭,是纪念也是告别,我的过去。可我没想到会遇见‘他’,甚至还特地给我点了一道我以前最喜欢的菜。”
  安雅拿出了手里,亮了屏幕,是一张小狗的照片:“在和文博交往后他问过我好几次,为什么不把屏保换成他,我说忙,老是忘。其实不是的,不是忙,是不想。有一天文博对他爸妈说我的好,生活规律,自主自立,不讨人烦,不黏人,从不撒娇,还很理智,他对我很满意。我那刻站在墙的这面哭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成这个样子的,那样的我毫无生机,可文博竟然觉得很好,而我那时心里竟然在想,为什么……为什么要在离开‘他’之后才变成这样呢,如果早一点,早一点变成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不分手了。”

  ☆、坦白从宽

  “今天在餐厅里遇见的那个人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相处六年的前男友,他叫净然,净呢是干净的净,然是然后的然,很好听对不对?我当时就是因为他的名字才注意到他。我们从大一认识到大四毕业再到一起生活了两年总共交往了六年。我以前很喜欢黏着他,特别是在上班后,我和净然不是一个公司,那段时间我知道了他公司里有个女生喜欢他,而净然平时也挺帮助她的。说实话现在我回想,平心而论的话那个女生人挺不错的,可我当时醋意大发,心智也没有现在成熟,天天二十四小时让他给我报备行踪,时间久了我们的争吵就越来越多,一气之下我就提出了分手,净然虽然不同意,但建议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一下。”安雅说的很慢,夜色太暗,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语气却很冷静,孔孜一句话不说,静静听着。
  “结果呢,冷静过头了,我们的交集越来越少,在今天之前最后一次见净然是在三年前,我隔着玻璃打电话问净然他和谁在一起,在哪,他回答我说在公司,可他明明和那个公司女孩坐在今天我们去的那家餐厅里,我就隔着那层玻璃看着他们,净然握着那个女生的手,在和我打电话时都没松开。就这样,我直到申请去美国工作的程序下来了我都没有再见过他,就连分手都是短信联系,因为我怕,我怕和净然打电话会哭,我更怕和净然见面会舍不得分开。”安雅紧了紧穿着的羽绒服,吸了吸鼻子:“好冷啊,我们回去吧。”和孔孜往回走。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哭,导致我现在落下了毛病,一吹风眼睛就痒。那一幕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真的不会相信和我交往六年的净然背叛了我,我心里很疼,疼得厉害,我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成长的,我不再会黏着谁,不会无理取闹,也不会为了等一个电话,一条短信,大晚上的熬夜不睡觉,我开始只为了我自己而活,可在我以为已经调整到最完美的状态,却只看了他一眼,所有的努力在瞬间,溃不成军,甚至为了他,拒绝了我幸福的未来。”
  孔孜问:“是你……”
  “恩,是我,我对文博说了一切,他却说不在乎,你说他傻不傻,他爱的明明不是真的我,他甚至连我到底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怎么爱我。而我,他不在乎的是我的过去,可我不在乎的是他,我又怎么去爱他。”
  “原来是这样,可,你为什么会找我出来说这些呢?我们……不是很熟啊。”
  安雅笑了:“因为我急需找人倾诉啊,我如果有可以倾诉这些话的闺蜜,也就不会让你当我伴娘了,而现在你是我唯一一个能想到可以倾诉的人。”
  接下来的路谁都没有再说话,一直到了楼下,安雅才又开口:“到了,你自己上去吧,替我向你妈妈道声谢,也谢谢你答应当我的伴娘,又听我说了那么多的事,不过我想我们应该不会成为朋友,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说完挑了下眉,笑了。
  “我想和你成为朋友也不可能,你马上就要回美国了不是吗?”
  “对,也是,那,拜拜。”
  “拜拜。”孔孜转身要上楼。
  安雅也转身走了,突然停住了脚步,又转了回来,叫了一声孔孜:“孔孜,对不起让你因为我的婚礼失了你男朋友的约,所以如果来得及的话,我劝你尽量赶过去。”
  孔孜不知道安雅怎么会知道,有些疑惑。
  安雅又说:“昨天我在婚纱店的卫生间里听见了你的电话,抱歉我当时很自私的选择了没有对你说我刚才那句话,因为那一刻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子,但是我现在想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你个建议,如果你觉得那是件因为你没参与而会让你后悔的事情的话,那就尽量赶回去吧。因为偏偏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总会恰恰挑你不在的时候发生。”
  ————
  孔孜躺在床上回想安雅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无意间看见了钟表,猛的坐了起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出了房门看见爸妈还在看电视,孔爸已经昏昏欲睡了,可孔妈精神头还足得很,孔孜一下子挡在了电视机面前,深呼吸一口气。
  “爸妈,明天凌晨两点我要坐早班车回S市。”
  孔爸眼神还有点迷离,孔妈手挥着示意孔孜让开,挡住了视线:“哎呀,你先让开,现在是精彩部分,再说你的假期不是还有一天嘛,而且你之前都是坐早七点那班车回学校的,这次干嘛要提早啊。”
  “因为再晚的话就赶不上我男朋友的比赛了。”说完屏住了呼吸,像小时候做错事一样站得笔直。
  孔爸一下子清醒了,表情严肃,瞪大眼睛看着孔孜。孔妈也不看电视了,喜笑颜开的拉住孔孜坐在旁边问东问西。
  “你有男朋友啦,多大啊,交往多久啦,怎么不说呢,哎呀……”扒拉扒拉的问了一大堆,孔孜回答孔妈的问题,观察孔爸的表情,小心翼翼回答。
  孔孜看着孔爸一句话也不说,就瞪着自己看,坐得端庄,面色僵硬,好像憋着一肚子的话要问自己,孔孜心里直打怵,害怕了起来,然后听见孔爸重重的叹了口气:“唉……”就起身要去卧室。
  孔孜站起来:“爸,你,别生气,也别对我失望,我知道你不许我上学时期谈恋爱,但我现在已经实习了,也马上就要毕业了,所以……你没有要对我说的吗?”
  孔爸缓缓转了身,看着孔孜:“我不是不让你谈恋爱,我是不想让你在上学期间谈恋爱,第一怕耽误你学习,第二怕你小,早恋被混蛋骗,不过你现在也该谈恋爱了,但有句话你要记住,不论你多喜欢那个男生,自己一定不要迷失自我,女孩子也一定要自重。好了,你和你妈妈聊聊吧,我回房间了。”
  “爸……”孔孜这一声‘爸’,喊的眼眶泛了红,声音颤抖。
  孔妈拉住了孔孜的手,说:“其实我和你爸早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也都挺操心的,特别是你爸,一边担心你,一边又舍不得你,总说想想以后你出嫁的画面就舍不得。”
  “妈……”泪掉在了缠在一起的双手上,冰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