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然后看着捷泽似笑非笑摇了摇头,“但走路就是一摇一摆的啊。”气得冒烟。
  不过,这是后话了。
  ————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孔孜和捷泽就坐在站台上等车,身边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唯有孔孜一直坐在那里,而捷泽,已经买了第三个冰淇淋了,伸手递给孔孜,此时,站台上一个人也没有。
  “喂,捷泽,你为什么买那么多冰淇淋给我,加上刚才飞出去的那个,这个是你今天请我吃的第四个冰淇淋了。”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要想让一个女生停住她不停唠叨的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不停的吃。”
  “怎么?嫌我唠叨?可是我说的都是事实,刚才要不是你从小亭里出来的这么慢,我们会赶不上那班车吗?我们会浪费两个小时在这里等车吗?你会听我两个小时的唠叨吗?这都是有因果关系的好吧!我的冰淇淋还飞了呢……”
  “所以补偿你三个冰淇淋了啊。”捷泽的一句话熄灭了孔孜的烦躁。
  这就叫吃人家的嘴软?领教了……
  “好吧。”舔了粒巧克力豆,‘嘎嘣嘎嘣’。
  “不要为了已经过去的事情而计较,能挽回什么吗?”
  孔孜偏头仰视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捷泽,然后低头继续吃。
  然后,就没看见捷泽嘴角的那个……偷笑。
  夕阳被这个城市的大厦遮住了光彩,人们早已忘了‘夕阳山下’的概念,人们就如同一只坐在井底的青蛙,看着用科学技术搭建起来的‘井壁’上的那一小块天空,心满意足的活着。
  太阳,它每天都在升起,落下,从不在乎可曾有人仰头对自己微笑。
  天渐渐得暗——
  “我等的真的有点心烦意乱了。”孔孜抬头看了看天空,月牙已升起,就挂在前方,“对了,你说你和李珊的男友樊琅是发小?那他和李珊怎么样了?”
  捷泽看了看手表,快七点了:“他家里把樊琅的消息封锁了,我也不知道。”
  “那他真的和李珊分手了吗?”孔孜问过之后就后悔了,太过唐突,管得太宽。
  幸好,捷泽像没听见般一直看着前方。
  让孔孜送了一口气,少了些尴尬,可,也多了丝遗憾。
  天边的红霞已不在,孔孜有点堵得慌,刚才既然问了还不如就此得到答案呢。
  天快黑了,人流量却还蛮大的,今天是‘十一’长假,所以不论是客车,公交车还是出租车,都被往返的人们塞得满满的。等车的地方又太过偏僻,是刚开发的地方,俗称‘开发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演出地点到学校只有‘116’路公交车,而且是两个小时一班车,路途又确实遥远,让孔孜打消了走路回去的想法。
  用捷泽的逻辑就是:“你走路差不多三个小时才能到,而坐车四十分钟左右,再加上等车的两个小时,才两个小时四十分钟,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就是在你累死累活的终于看见学校顶楼屋顶,感觉胜利在望的时候,我已经非常愉快的坐着车从你的身边擦肩而过与你挥手说拜拜了。当然,这还是在你不迷路的情况下,懂?”
  这声‘懂’像只大冬瓜一样把孔孜的脑子‘咚’得一下砸的‘汁水四溅’:“好吧……”
  捷泽看着来往的人们,心不在焉。等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身旁太过平静。
  “孔孜?”
  “嗯?”
  “你在想什么?”
  “捷泽?”
  “嗯?”
  “捷泽?”
  “干嘛?”
  “jie(捷)ze(泽)…e…呃……”
  “怎么了?”
  “那个,百家姓里面有‘捷’这个姓吗?”
  “什么意思?”捷泽这才回头看了孔孜。
  “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啊。”举了举手中的手机,里面是‘百家姓表’,“你看,你就算姓什么‘颛驷’,‘夹谷’…啊什么的,这上面都有,你这个‘捷’,上面没有。”
  “这个不准的。”捷泽指了指孔孜亮着的手机,“你还真以为你是孔子啊?”
  孔孜站了起来,看着捷泽的瞳孔在夜色下慢慢变大:“哎,孔孜孔孜,孔子孔子,我们可是有渊源的,知道嘛你……”
  ‘啪’,很轻微的声音,头顶的路灯亮了,这个路口的灯亮了,到下个路口,再到下个路口,再到下下个路口,灯,全亮了。
  “哎~天亮了。”孔孜向左方一路看去,一条路全都……“哎!捷泽,捷泽,车来了,车来了。”
  听见了,没必要叫我两次,再重复两次,车来了。
  

  ☆、传奇人物

  这个城市与所有城市一样,白天忙碌,夜晚繁忙。市中心的霓虹灯整晚闪烁,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在老旧小区门口摆摊卖馄饨的老头子在‘十一’假里生意似乎也没有提高多少嘛,然后再往前开就到校门口了,这是孔孜对这辆两小时一班的公交车唯一满意的地方。
  这座大学建在城东郊区,环山而建,若在太阳光辉下,白色的墙,蓝色的天,绿色的树,从远处看来倒也交相辉映。
  “谢谢你还特地送我回宿舍,你也快点回宿舍吧,应该还能赶上最后一班校车。那我先上去了哈,拜拜。”孔孜和捷泽‘拜拜’的时候已经快晚八点了。
  这个学校条件好得很,空间宽的很,从这个出发点到那个目的地一般都远的很。用嘉涵的话说就是,我要和姜宁分手,从我们宿舍到男生宿舍太远了,我不想再谈异地恋了。
  然后招来一记枕头:瞧瞧你那贤妻良母样儿,分手?你倒舍得说出口……噎得嘉涵一脸菜色,躲墙根玩泥巴去了。
  孔孜回到宿舍的时候看见杨萤坐在电脑桌前玩电脑,不见嘉涵的踪影,而纯饮和孙清都怏怏的。
  “怎么了这是?像秋后打了霜的茄子,被雷击了你们?”
  孙清躺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抬头看着刚进屋的孔孜:“姐姐,我以后再也不去爬xx山了。”
  孔孜一笑:“哼,我要是没记错啊,你上面,上上年也是这么说的吧。”
  “孙清,我服了你了,你一座山爬了三次!真毅力嘿,问题是你干嘛拉上我啊,被坑了……”纯饮躺在地板上的毛毯上,无语望天,不对,是望天花板,“那哪是爬山啊,根本就是人挤人,挤死人嘛。”
  “什么啊,别什么帽子都往我头上扣好不,要怪就怪杨萤和孔孜,要不是她俩,我们这会已经在九寨沟感受微风徐徐了。”
  “你确定那里就不挤了?还微风呢。”孔孜走到杨萤旁,扯过她戴的耳机:“哎,别看了,嘉涵呢?”
  “?”
  杨萤面带微笑,一脸慈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孔孜。
  “??”
  “???”
  “问你话呢,看我干嘛?怪说摹!
  “……”
  “哎哎,姐妹们,怎么了这是?”
  纯饮继续趴在地上看电视:“嘉涵在房间里煲电话粥呢,和谁煲你用脚趾头想想吧,至于杨萤嘛,我就不知道了。”
  “萤萤啊,小萤萤?”
  “别用你那满口讨好的语气喊我的萌称。”甜的腻人。
  (要说这个萌称啊,用杨萤爸爸的话说就是:在那个小镇二十几年前一个夏天的夜里,我的宝贝呱呱落地了,在我感受到当爸爸喜悦的同时看见了漫山遍野的萤火虫,如一只只小灯笼照亮了大地,啊,我亲爱的女儿。
  用杨萤的话说:第二天我爸爸就升职了。
  再用杨爸爸的话说:是谁给我家带来了希望,是谁给我家带来了光明,是她,是她,就是她,小萤萤!)
  孔孜一想到杨爸爸那朗诵般的语调,头上就有三条黑线竖下来,赶紧改口,“哦,哦,亲爱的,亲爱的行了吧?你到底咋了嘛。”
  杨萤站起来走到了孔孜身边,把她按在了椅子上:“说,刚才送你回来的是捷泽吧。”
  “真假?”
  “真假?”
  纯饮,孙清满血复活,把孔孜包围了严实。
  “呀!呀!看看你们三个像饿狼扑食一样,我的空气都被你们隔绝了。”孔孜看着盘旋在自己上方的三张脸,一双双眼睛如雄鹰捕食时的精光,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像你这种搞地下组织的就该枪毙,你丫还渴望空气啊,快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纯饮双手掐在了孔孜的脖子上。
  “坦什么严,抗什么宽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是我今天的拍档,演出的男主持,咳咳。”
  纯饮这才一声叹息松了手。
  “还一直说我不找男朋友,才和男性走了这么点路就被你们‘家法’伺候,我要找了男朋友还得了!”揉揉脖子。
  “你也别喊冤,他是捷泽哎,审问当时当然需要适当的隆重点啦!”
  “‘适当’?了、吗?”
  “捷泽,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七十公斤,属鸡,狮子座,是一二界商业金融系最受瞩目的男生,没有之一。爱好:篮球,棒球,在高中,大学篮球比赛中多次获奖。拥有迷人外表的他至今没有女朋友。”杨萤转头,“当然,之前有没有嘛,无从考证。”又把头转回去,“捷泽的身世也是一个迷,据传说,捷泽不姓捷,但是到底姓什么除了校长知道……”
  “等等,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消息啊?”孔孜打断了杨萤的言论。
  “傻了你,电脑啊,校园网上多着呢。你的也有,要听吗?”
  孔孜看着杨萤电脑上显示的‘校园网’三个大字,和捷泽大大的图片,三条黑线。“好吧……你刚才说捷泽不姓捷?”
  “嗯,没人知道他到底姓什么,上面说有很多同学试图偷他身份证看,但都是徒劳。”
  “话说,我今天还问他这个问题了呢。”
  “他怎么说?”
  “当时……”孔孜想到了那一刻的情景,有些不自在,“咳咳,他没说什么,就跑到别的话题去了。”
  杨萤摸着下巴,一副思考的样子:“嗯,果然很可疑。”
  “是啊,是啊……”
  这时嘉涵穿着长袍睡衣从卧室出来,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长发及腰,右手拿着手机:“姐妹们,我家那位要我问你们,明天要不要去东海玩?怎样,感兴趣吗?”
  众人频频点头,显然很赞同。
  嘉涵对着手机那头笑吟吟的开口:“亲爱的,搞定。”众人雷倒。
  

  ☆、避而远之

  孔孜等人在第二天就坐着姜宁雇的小巴开始了他们的国假之旅,他们的目的地是山的那一头。还记得以前教科书里有一篇文,主人公问山的那一头是什么?
  得到的回答是,山的那一头是海,于是主人公就对山那一头充满了想象,但是当他有能力站在山头时,才知道,山的那头还是山。
  孔孜的学校占了山的北面,再往南走还是山,翻过了这座山,再往南走就是海。孔孜常想,那个孩子有没有再努力翻过一座山呢,如果再翻过一座座山,那一头究竟是什么呢?说不定真的是海。
  他们先坐车下山,围着北山的山根一直到两个山的山脉,到那里就没有大路了,只有崎岖的小路,然后步行翻过这南山,就能看见海了。
  都是年龄一般大的孩子,情绪十分高涨。只是在山顶的时候快十二点了,女孩子吵吵着歇会吧,几个小伙子也早就饿了。姜宁大手一挥说到,男子汉要照顾好美女啊。同行来的除了姜宁和孔孜五人,还有姜宁的舍友鲁恒,捷泽,他的另一个舍友与他的女朋友,和两个闺蜜,共十二个人。
  “捷泽,来这里啊。”纯饮向不远处正在包里拿吃的捷泽挥手,“有什么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嘛。”说着瞄了一眼正在吃面包的孔孜。
  孔孜暗叫不好,刚想躲,就被眼尖的孙清按住。 
  “没什么啊,你们要吃吗?”说着看向偷跑不成功,被按住的孔孜,突然笑了一下,又觉得好像有点幸灾乐祸,手握拳放在嘴边掩饰性的咳了一下,“咳,你们随便吃啊。孔孜?你要吃什么?”虽然掩饰着,但还是能看见嘴角高的那两个的度。
  孔孜一听见捷泽特意叫了自己的名字,立刻看向捷泽,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后眼珠子一转,瞪着捷泽。
  捷泽被孔孜瞪的心情舒畅,热情的招呼她们几个女生吃东西。
  他们两个表情,纯饮看的最清楚,却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孔孜恨恨的吃着面包。 
  各位看官应该也很奇怪吧,别急,看我慢慢写来:他们这一趟旅途,是以孔孜宿舍为起点,坐的小巴是双排座,嘉涵自然是要和姜宁坐在一起的,杨萤和孙清坐在一起,纯饮坐在孙清她们的前面,本来孔孜想和纯饮坐在一起的,但是想了想因为纯饮高三学长的事,不想再自讨没趣,所以坐在了纯饮的前面,靠着窗。
  在下一站第一个上来的就是捷泽,一上车就看见了孔孜,说了声,“好巧,不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吧?”
  孔孜脸突然红了,为什么?哎呦~不是因为捷泽坐在旁边脸红的啦,你们想多了,孔孜可是女主啊,脸皮这么薄,咳咳,怎么当女主啊!实话跟你们说吧,我们孔孜是因为那几个一直盯着自己的损友才红的脸,腹诽:至于吗,刚来了个帅哥就跟狼似的看着,就没有点淑女有的矜持吗?矜持啊矜持。
  不过幸亏是腹诽,要是让她们听见,她们肯定说,矜持?哈哈,看你那跟猴腚一样红的脸,也有资格跟我们说矜持?……《嘻嘻,各位看官不好意思哈,有点不文明。》
  不过真的不怪孔孜脸红,孙清和杨萤一看见捷泽坐在那里了,小声喊了一句“有好戏看,快换位。”这个声音不大,真的不大,只是刚好能被坐在前两排的孔孜听见,至于捷泽听没听见嘛,孔孜也只能祈祷了。
  在车刚开始行驶的时候,孔孜是如芒刺在背的,坐在后面的纯饮眼神那叫个犀利,坐在纯饮隔着走道的嘉涵眼神那叫个犀利,坐在嘉涵前面的杨萤和孙清眼神那叫个相当犀利,为何加了个‘相当’,原因?两个人啊。
  在路程到了一半的时候,孔孜一直头靠窗,欣赏风景,各位看他们没什么小动作,眼神不犀利了,在车跑到终点站的时候,众人已经忘却了。
  孔孜却在人下车乱哄哄的空挡对捷泽说:“那个,呃……我知道这么说有点唐突,但是,你也看见了,她们都误会了,特可怕,毕竟我们也不熟,感觉有点冤枉啊,所以,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呵呵,避而远之吧。哎!等等我呀你们……”然后跑到已经下车的纯饮旁边,对着要张口说话的纯饮说:“丫的,你要是再提你的高三学长的事儿试试。”孔孜瞪,瞪啊瞪,纯饮讪讪嘟嘴。
  但是,孔孜忘了,纯饮最喜欢的就是报复了,对不对,纯饮?所以,前文就是刻薄姐的报复,赤果果的。

  ☆、摸鱼打混

  他们是在下午两、三点到达的目的地,正是日头不大,温温暖暖的时候,十月,初秋。
  “冲啊!弟兄们,向着胜利迈进,哇呀呀!大海我来了!”
  孔孜听着同行的呐喊声,自己也抿嘴笑着,奔跑着,一连被捷泽坑的郁闷心情,一扫而光。
  海滩上因为‘十一’的原因,人相较比孔孜之前来的那次要多,从孔孜这个视角看去,乌压压的一片,与大海蓝色的暖色调形成很鲜明的对比。海面上的海鸥时而飞得很低,侧着身子用翅尖在海面上划出点点涟漪;时而飞翔高声得叫着。孔孜是喜欢海鸥的,喜欢它们舔着身子在海浪上挥翅。
  姜宁早就订好了旅馆,是在海湾的附近,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能够很清晰的听见海风打着旋,呼啸而过。
  孔孜等人在旅馆放好行李之后就自由活动了,不过要不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呢,孔孜五人全坐在海滩亭子边上喝果汁,没一个去玩的。
  “哇,美女啊,比基尼…”路人甲
  “看那个那个,是C还是D?”炮灰乙。
  “我看是B。”土匪丁……等等,哦,不好意思啊,没看清,原来是我们纯饮。
  不怪我没看清,谁能想到女孩子家家,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咳咳,这个问题啊。果然,看吧,邻桌的甲乙丙回头看了,也是,是哪个女孩如此?可不得看看嘛。
  “哎呦呦,这身材真好,健身教练也没这么好啊,胸肌都有B了,六块?不是!八块腹肌呢,,唉,比那些只知道看美女的一块腹肌的人,到底强了多少?让我算算……”说完还真的装模作样的学算命的掐指算了起来。
  这通话一出,惹得姐妹几个是一阵笑,其实她们也早就烦了那几个一直在旁边喊啊叫的,只是无奈于没纯饮这个毒嘴,也就只能无奈了。
  邻桌的男生一听,自然知道是说谁的,流氓丙不悦了,蹙了蹙眉,转身走向这个背对着他的她。纯饮也不慌,拿起果汁抿了一小口,随又放下。坐在旁边的杨萤歪头,嘴角微翘,眼微眯,笑的满眼琉璃,等着看好戏。
  “怎么?我怎么觉得你这话说的…”这个流氓丙压着气走到纯饮旁边,“桓纯饮?你也来这了啊,早知道就带你了嘛我刚买的宝马你住在哪的要不和我住一起吧我家在这里有投资住总统套房隔壁有个生鱼馆刺身做的特别地道我带你去啊!……”
  ……呱啦呱啦,哗啦哗啦。
  这个流氓丙是纯饮的忠实粉丝,用他的话说,那是‘一见钟情’,是个十足的富二代,长的也不错,对纯饮也可以说是用了心的,但就是不对纯饮的拍,主要原因:话太多。
  纯饮一看是他,头扭到别处,一副不想搭理的表情。孔孜听纯饮提过,实打实的有钱,所以实打实的炫富,话多到喷出来的口水都能养活水仙花了,还是成亩计算。
  “那个,口水兄,不是,这位兄台,你说话慢点,加个标点行不行?”孔孜受不了了,开口阻拦。
  “呦,你们也都来了啊,哈哈,今天我算是把全校的美女都看着了,到底有多大的福气啊!老板娘,给这桌再上点吃的,帐算在我头上。”
  好嘛,感情才刚看见这一桌美女啊。
  “桓纯饮,要不晚上我请你们一起去吃海鲜吧,做的挺好…”
  “我不喜欢海鲜。”
  “那要不搬我那去住,虽然现在房间不好订,但是我爸…”
  “我知道你爸有股分,房间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是我有地方住,还好得很,不麻烦你了。”
  “哦,那就。。。”
  “不必了!我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至于是你买的宝马还是你爸买的宝马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什么时候走。你挡着我太阳了。”
  “哦,不好意思啊,对了,纯饮…”
  “什么都别说了,快走。”纯饮这话一出,把这个流氓丙噎的一个字也不敢再蹦出来了,“等等。”
  “什么事啊?纯饮?”满脸堆笑,满脸阳光。
  “你给我们五个人每人再买杯饮料。”
  “啊?哦!好啊,刚才我说了请客的嘛。纯饮…”
  “不是请客,是赔偿,你把口水都喷到我们饮料里了,让我们怎么喝?还有,别叫我纯饮,把姓加上,我跟你不熟。”
  流氓丙只好讪讪闭嘴,赔偿每人一杯饮料,静静退场。在换饮料的空挡,孙清说:“纯饮,你太刻薄了。”即而她们又继续喝饮料,对于刚才的事都不再提起,好像不曾发生。

  ☆、姐妹情深

  因为爬了一天的山,孔孜一行人还是很累的。在海滩喝过果汁之后就回房休息了,在姜宁叫她们去吃晚饭‘海鲜烧烤'之前全在睡觉,被姜宁一阵数落,“怎么这么不精神啊,难得放假带你们玩,别人带的不漂亮的都花枝招展的,你们却躲着脸,唉,白带你们出来了。”
  “就是就是,说了不睡的,偏喊我睡,看,落埋怨了吧。”孙清说着打了个哈欠。
  “是啊是啊,可是,到底是谁一边嘟囔着要出去玩,一边睡着的?还睡得那么熟,喊都喊不醒,真是的。”孔孜边说边笑边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孙清听了,一笑,拉了拉自己右边的羊角辫,特意打理出的松垮垮被拉紧,比左边高出了些。
  “哎?纯饮呢?怎么没见她?”杨萤问。
  “她说她不饿,再睡会儿,等会下来,让我们先吃。”和纯饮一个房间的嘉涵说。
  她们去的这个饭店是这个地方有名的风味烧烤。三栋房子分别位于南,西,北。开了个大门在南,东方是海。这个饭店没有大厅,就像个三层的四合院,但是装修精致。第一层的桌子就摆放在沙滩上,与第二层却不是直接隔断,第二层是三条走道,座位集中在中间,走道中间被掏空了。第三层座位重叠在二层三条走道和被掏空的地方,顾客可以从第一层中间建立的旋转楼梯直接上去。三楼的座位放置的更为巧妙,楼层打的一个一个小洞,座位之间的空隙也挖空了,放置了镂空的透明玻璃,即不妨碍走路,又能从一二楼看白天阳光闪闪,晚上星星闪闪。只是走这个路需要些勇气罢了,害怕这层楼就这么塌了。还有就是…咳咳,女生走光嘛。
  如此精致的装潢,又面朝大海,景象美的,无法言喻。
  他们在三层吃饭,身披星辰,脚悬空,面对晚上安静的海面,微微的海风,轻声的海浪,一天的困乏都没了。
  “哇,好美啊,姜宁你在哪里找到这块宝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