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今生的擦肩而过-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们在三层吃饭,身披星辰,脚悬空,面对晚上安静的海面,微微的海风,轻声的海浪,一天的困乏都没了。
  “哇,好美啊,姜宁你在哪里找到这块宝的?”
  “你这块宝我都找到了,这个还不简单?”姜宁看着嘉涵微笑,“本来这是我一个哥们两个月前预订的位子,打算表白的,没想到女方趁着‘十一’回老家了,他觉得那女孩不来也没意思了。我之前也订了,可是晚了,连一层的位子都没订着,我昨天看见他,他见我没去玩,就把这个预订名额给我了。”
  “的确很漂亮,难得在于,酒楼里坐着也能感受到这么浓厚的海滩风味。”杨萤用右手小拇指将滑落在脸颊的发丝钩到了耳后。
  “呵呵,就知道你们这群人会满意的。”姜宁突然站起朝着楼梯方向招手,“这呢。”
  十分钟后桌位上就坐满了人,鲁恒,他宿舍舍友与他的女朋友,闺密。
  “姜宁,托你的福,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我们学校四大美女。”那个舍友挠挠头,腼腆脸红,他的女朋友脸色僵住了,面显尴尬,酝了怒气。
  孙清见了,缓解局面说:“这一路我们也没互相介绍认识一下,你,是鲁恒吧?我在学校人物栏里见过你,你本人比照片上好看多了。”
  “他这人低调多了,相较嘉涵的那口子,嗯……确实低调好多。”杨萤对鲁恒点头,显然是认识的,杨萤对于学校风云人物都认得。
  “确实是,人老实!”姜宁也配合调和气氛,“就是不上相。”
  “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也见过他,那个……一看本人,感觉挺上相的啊。”孔孜眼神往左边一瞟,见主人公没生气,抿嘴笑了。那个女生也崩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众人一看,暗暗吐气,也都无所顾忌的笑了出来。“那个,鲁恒兄,开玩笑的,你也别当真。”孔孜眉眼含笑,开口道歉。
  鲁恒憨憨笑了:“不会生气的,一起出来玩要是就因为这点事情就生气,那还玩不玩的下去了。”
  这话一出,她们几个就知道鲁恒也是个体面人。那个女生却面子上有点过意不去了,感觉这话有点别的意思,心中也因为刚才没有让自己的小心眼把气氛闹僵而庆幸。
  “好了,点餐吧,我早就饿了,宁,你知道这里的招牌菜吗?吃什么?”嘉涵一提,众人附和,氛围高涨了起来。
  “这里生鱼片很好吃,好像是特地在日本请来的师傅。怎么样啊,嘉涵?”姜宁问。
  “恩……孔孜不吃生的。先点个汤吧,孔孜喜欢喝,蛤蜊行吗,孔孜?”
  “恩,好啊,只是不要因为我不吃生的就不点,你们喜欢吃就好。”孔孜视线从嘉涵转向别人,“反正主菜是烧烤,我没差。”
  “也是,不过刺身拼盘还是点一盘吧,总觉得吃生鱼片才算吃海鲜。”捷泽翻着菜单说,“你们觉得呢?”
  “既然捷泽都说了,我也想吃生鱼片呢!”那个女方闺密娇滴滴的开口。
  “我还是算了,怕那个闹肚子。”杨萤说。
  “我对那个也不感冒,我比较爱国。”孙清说着自己笑了。
  孔孜却摇着头边笑着,这是她们的相处方式,如果她们单独相处时会互损,但是如果有外来入侵者,‘敌人'时,会不露痕迹的对‘他’排挤,从而保护彼此。这,恩……肉麻的说一句:很……情深。

  ☆、此真心话

  在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几个男生使劲的往下灌扎啤,脸早就红了。孔孜四人小口嘬着果汁交谈着,轻声笑着,那几个女生却尴尬的不言不语。
  在刚开始的时候,坐在她们最近的孔孜偶尔在聊天时会拉上她们几个,问她们些事情,但是得到的不是答非所问就是磕磕巴巴,这让孔孜她们有困惑,‘是不想交谈吗?’于是也就不和她们说什么了,这反倒让她们松了口气。当嘉涵充满迷惑的看向孔孜的时候,孔孜抖肩,表示自己也不明所以。
  “怎么的呢?是她们不愿意说话,我怎么会有一种欺负她们的感觉啊?”孙清拉了拉左边的羊角辫,得嘞,这下两边一样高了。
  “是因为她们太沉默,显得是我们不理她们。”孔孜开口。
  “应该是自卑的原因吧。”虽然用的是‘应该’,但是杨萤的语气很笃定
  。
  “我们吃的差不多了,你们也别一直喝酒啊,太无聊了,我们玩游戏吧。”嘉涵笑笑。
  捷泽却饶有兴趣的说:“这里?玩什么?这里不是包厢啊。”
  “就是因为不是包厢才好玩,很老套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这是我们的游戏。要试试吗?可银?”嘉涵眼睛眯了起来,叫着那个一直低头喝果汁的吃醋女友。
  这个叫做可银的,因为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猛的抬头,一脸的不明所以,“啊?什么?哦!好啊!”
  孔孜笑了,嘉涵果然被她们叫老好人,总是这样,为别人着想。
  “可以吧?你们?”嘉涵睁着大眼睛,看那几个男生。
  当然也都没有意见,特别是那个舍友,见自己女友一直不说话,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刚才嘉涵主动问自己的女友,心里高兴了很多。
  “恩,规则呢,我就不说了,还是那些,只是……声音要低调。”嘉涵是一个长的很妩媚,说话很温柔,笑起来连眼睛都会弯弯的江南女子。
  “对,这个一定要注意,就像刚才捷泽说的,这里是大厅,这个游戏,反正我们习惯了,你们要注意。”杨萤提醒道。
  “恩哼,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游戏氛围,我喜欢。”捷泽笑了,右嘴角习惯性的比左边高了些。
  孔孜看见了,脸不知道为什么,微微红了。然后掩饰轻咳一下,手肘抵在桌子上,托住下颚,转头,不再看他。
  “那么,从谁先开始呢?”低调的鲁恒声音很好听,是很男生的声音。孙清先拿了个干净的碗,再将用纸巾擦干水的调羹放入碗中,弯曲的调羹柄手搭在了碗沿:“好了,我转吧,这个柄手转到了谁,谁就得到了第一提问权?Are you ready Go!”(准备好了吗?走你!)
  这个勺子就在这一声下,转啊转的,也在十一双眼睛的注视下,指向了捷泽。要说到这个游戏的话,我觉得啊,第一个是最不好玩的,在一群人中,你免不了会有一个两个不认识的,所以总觉得放不开,然后就在下面高涨的气氛中悔恨白白浪费的机会。但是!我说捷泽同学,你身为这个游戏的始发者,这个问题问得,也有点……忒露骨了吧!
  “孔孜,我问你,你为什么总是一看我,就脸红?”捷泽本来看着那朵安安静静放在碗里的白瓷调羹上蓝色小花的眼睛,突然看向孔孜毫无防备的脸。孔孜从若无其事到惊讶不以到局促回答,表情变换的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入了捷泽的眼。
  “谁……谁脸红了!”孔孜涨红脸,“不是,谁看你了啊,自不自恋啊你!真是的你,真有意思嘿。”
  “孔孜,这个游戏要说真心话的,你现在说的是真心话吗?”捷泽的眼睛看着孔孜的眼睛,是很深邃的黑色,是很……很迷人的漩涡。
  孔孜从这个漩涡中沉迷,然后迷失自我:“我看你好看,不行啊?”瞧,说的多么理直气壮啊,你说你看人家好看就看呗,让人家揭穿了还赖账,赖就赖呗,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好像刚才抵赖的人不是你似的,哼,没有立场的家伙。
  于是,这段佳话就这么传了下去,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们孔孜校花追的我们捷泽校草,此真心话——亏大发啦。
  当这帮损友无聊时就经常回放这段场景,孙清用刻意装出的男生说:“孔孜,我问你,你为什么总是一看我,就脸红?”
  嘉涵说:“我看你好看,不行啊?”然后拥做一团,笑的前仰后合。
  捷泽会像往常一样温柔的拍着孔孜的头问她:“宝,就只是好看吗?”
  孔孜低着头,心中想着,恩……好像不只是好看呢,好像,还有别的原因,但是,是什么呢?然后抬头看着在阳光下等着她的答案的他,“是啊,就是好看,不然还有什么呢?贝。”嘴角上扬,眼睛弯弯。
  没有什么,真的没什么,好像……只是因为是你。

  ☆、是大冒险

  他们两个的对话就在捷泽微笑举起面前的酒杯一举而尽,满桌人的奸笑,和孔孜满脸通红嘟囔怎么就这么着了这个捷泽道的苦恼中结束。
  然后这个游戏之后的之后,有例如姜宁你这个月又收到了多少学妹情书之类的让人八卦心起的真心话,又例如什么杨萤你把你认识的所有知名人士的名字背下来之类的无聊大冒险,再例如可银,你男朋友惹你生气,你惩罚他的方法探窥别人隐私的真心话,还有例如让鲁恒向第十个从中间旋转楼梯上来的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少的前提下对他或她表白,会让人感觉超级恶搞又好笑的大冒险。
  “鲁恒这个人这么看去真的是一个很老实的人啊,看他这么紧张,我看在心里真的很……高兴啊,吼吼!”孙清笑,狂笑,放肆的笑。
  现在整桌的人都在看着站在楼梯口独自凌乱的鲁恒,罪魁祸首孙清却在这里说风凉话。
  眉眼含笑的杨萤说:“清儿(此处儿化音,不是白娘子的那个青儿的读音),你这样,会让鲁恒很下不来台的。”
  “哎呦,出来玩嘛,不拘小节,不拘小、节……”本来说话的孙清突然停顿,眼睛紧紧盯着楼梯口,这一下子上来了三个人,也就意味着下一个上来的就是鲁恒要表白的人,整桌的人都不说话了,幸灾乐祸地看着同一个地方。“不会吧!”孙清尖叫,从孔孜的这个角度可以隐约看见从二楼上来个女子。
  “今晚还真是好戏不断,是不是涵涵?”姜宁对依偎在自己肩膀的嘉涵说。
  那人已经到了三楼,一身白色衣服,简约大方,弯曲的发丝称托出高挑的身材,那双眼睛在寻找着什么。然后定住视线,站到了鲁恒的面前张了嘴,鲁恒僵硬的抬起了右手的手臂,指了指他们现在所在的方位,那女子在往这边走来,却被后面满脸通红的鲁恒截了去路。
  “纯,纯饮?不是吧。”孔孜还是一脸不可置信,“人家就是个出来玩的,竟然点背到被你们欺负成这样,唉,又一个出门没看黄历的。”
  孔孜在那里感慨,这边情势很茫然。在刚才纯饮看见站在楼梯口的鲁恒,问了伙伴们的位子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过来。鲁恒尴尬了,他,可还没忘记在不远处盯着他表白的那群人呢。
  鲁恒看着正在抬头一脸不明所以盯着自己的纯饮,在他们视线碰触的那一霎那间,鲁恒开口:“温、纯饮是吧?那个……”深吸一口气,“我鲁恒自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你的回眸一笑,你的举足投间都让我神魂颠倒,你是我的女神,你是我的缪斯,你是我的支柱,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二分之三。我,喜欢你!”手也在空气中比划着心肝的位置,鲁恒是个挺端正的男孩子,做着这些显得不相符的多,最后呼出一口气,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哦,知道了。”然后继续刚才被鲁恒打断的动作,头,也不回的走开,离孔孜她们越来越近,离鲁恒越来越远。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哦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孙清笑的前俯后仰。
  满桌的人都在笑,看着纯饮笑,从一开始的哈哈大笑到之后的只喘气,张嘴却没声音的笑,孙清的尤为恐怖。
  其实这个事情不是特别有笑点,但是因为发生在了他们认识的他们身上,就有了笑点,就像在电影院里看喜剧和自己在家看喜剧气氛不一样一样。
  纯饮刚落座:“发生了什么事?看把我家清儿逼的,羊癫疯都出来了。”
  “纯饮,你,你,你,哈哈哈哈……”
  纯饮觉得自己是不能和火星人交流的,转头别处,是那个刚刚对自己表白的人。
  “不好意思啊,其实,刚才是我们正在玩游戏,我,大冒险,所以……呵呵,不好意思啊。”鲁恒脸还是热的发烫。
  “鲁恒要对在第十个上来的人告白,那个台词也是孙清编的,很俗烂。哈哈,哎呦,肚子疼。”嘉涵躺在姜宁的怀里笑的花枝乱颤。
  “纯饮你太强悍啦,你知道吗?我真的是头一次看见有人这样答复别人的表白,什么发好人卡,扇耳光的我都见过,但是你这样,视若无睹的,哈哈哈,真的头一次见,真的。‘哦,知道啦?’你,你还不如给一巴掌呢。哈哈哈……”杨萤笑。
  “鲁恒,你这次面子掉大发了吧?”捷泽笑。
  纯饮在他们七嘴八舌中,明白了刚才那个表白到底是在什么原因下产生的,但是好像现在的焦点从表白转移到了表白回答上了。
  “我觉得还好啊,孔孜,你觉得呢?”纯饮笑,眼睛眯起来的笑。
  “恩,我也觉得还好,虽然鲁恒面子掉的有点多。”孔孜笑的最为淡定。
  众人不笑了,看着孔孜,一脸‘你竟然觉得这个回答不奇葩!’的表情。
  “我没对你们说过吗?在那个高三学长拒绝我之后,孔孜是怎么回答他的告白的?”
  “……”
  “我真的没说过?好吧,孔孜在留下自己背影的同时,说了一句‘哦,这样啊,那你继续喜欢吧’,那个画面……”纯饮双手一拍,语气称赞,表情夸张, “在夕阳的称托下异常唯美。我觉得我比孔孜好多了,哎,服务员,这里点单。”
  孔孜看着这几个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家伙:“这很正常,不,是吗?”到底哪里有错嘛。
  只是可怜我们孔孜小女娃子想着,给好人卡多假啊,‘你很好’,很好你还不跟他在一起啊,所以,你,就继续喜欢吧,不伤你,我也没损失不是。
  对于孔孜,她们几个觉得这个孔孜这个好娃子是不会这样回复他人的‘好意’的,可是怎奈这话就这么赤果果的散播在这个空气里,一时间里人们竟沉默了起来。
  “怎么没点生鱼片啊?来盘刺身。”
  “……”
  “?”

  ☆、触动心底

  都说年少的时光,总是这么精彩,这么绚烂。我却觉得在大学这几年的时光才最无忧无虑,不再幼稚,没有了束缚,不用太过惆怅自己的未来,却到了应该奋斗的时刻,偶尔贪玩,有时无知,落泪的时候拉过一个肩膀无声的哭泣,这样,还需要什么呢。
  在第二天,他们玩的很疯,每次从鞋子里倒出的沙子都会在海滩上堆起一个小小的沙包。
  “孔孜,快点帮我们拍张照片。”
  ‘咔嚓’是纯饮捡了满满一桶蛤蜊的炫耀。
  ‘咔嚓’是孙清‘一不小心'对祖国大地的深情一吻,当然,亲祖国妈妈的代价是姿势格外‘优雅’,四仰八叉不说还是狗啃泥,还有后面那个笑的四仰八叉比划着‘二’的罪魁祸首杨萤又怎么可能逃的了这一秒的镜头呢?
  ‘咔嚓’是嘉涵穿着一件白色田园T恤慢慢走进海里,不远处是伸出双手慢慢走上沙滩,穿着和嘉涵情侣装的姜宁,在浅蓝色的海面到彼此腹部的时候,他们相遇,牵手,相拥,深吻。不顾周边的人们,那样的动情。
  “咳咳……”拍照的孔孜脸红了。
  “孔孜,要我帮你拍几张吗?”捷泽举了举手中的相机,“虽然没有你专业的技术,但我自认我的技术还算良好。”
  “好啊,我学了摄影以后,出来玩总是我拍,他们玩,很不公平的……站在这里行吗?”
  后面是从右手边延伸过去的蓝色的海湾,左手边是白色的建筑物,孔孜穿的是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头上那顶田园风的帽子把孔孜烫着大波浪散开在胸前的黑发轻轻束缚着。微笑,嘴角慢慢翘起,眼睛微微弯下,如此,生动。
  在这一天于捷泽之手定格了孔孜的青春,也定格了捷泽的孔孜。在离别多年到再次遇见她的他,曾无数次对着这张照片微笑,在背后写着的那句话,成为了这张照片拍摄者的信仰:“佛说前生500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幸好,幸好……”
  海面上孔孜裙角被突然卷来的风吹起。那风似乎就那么一卷,但却如此强烈,将孔孜的帽子卷离了她的发,她的发飘离了她的肩。孔孜的眼,想要去追寻那顶帽子,却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现在在拍照,于是右眉眉角挑起,嘴角的微笑在要变形的时候捷泽按下了快门。
  孔孜觉得拍照,也就是摄影,不是既定的一个动作,不是既定的一个景象,不是既定的一个人物。‘他’或‘她’可能不美丽,很平凡,但是,那一霎那的回眸一笑,也是百媚生。
  在捷泽的那张照片中,是的,捷泽的照片里,背景蓝的海,白的墙,波光粼粼的闪耀,吹起在孔孜左边空气中的帽子,孔孜的裙角飞扬,黑发飘起,眼波琉璃,眉眼轻挑,嘴角含笑,目光,注视着镜头。
  接下来的镜头,微跳,孔孜伸出右手去抓帽子,发与裙摆在风中摇晃;落地,白皙的手将帽子戴上;微笑,进行刚才未完成的拍照。却不知道,刚才的这几秒,自己成为了他的心中的她,不被告知的,他自己独有的心里的那个角落。他无数次庆幸自己在那一秒找到了孔孜,他的孔孜,并且爱上了‘他的孔孜'。
  在晚年满头白发的孔孜,曾无数次感叹,想自己为了拍摄出好的作品奉献了一生,得了各种大奖的她,竟然没有拍一张诠释自己的照片,而在人生中最美丽,最真实的她,却假以人手被他攥在手心保存了一生,一世。
  “等我洗出来,会给你的。”捷泽看着孔孜。
  “哦,好。刚才那风有点怪异。是吧……”孔孜觉得刚才发生了好多事,要说些话来打破一些……什么呢?孔孜觉得有点尴尬。
  “你留直发好看些,我感觉。”捷泽答非所问。
  “是吗?”
  “恩,你发质挺好的,直发的话……咳,我感觉比弯发好看。”捷泽在说这句话时,想说便就说了,但是说了之后才思考,自己是站在什么立场对孔孜评论的呢,特别是自己的心才刚刚为了眼前的这个人而心跳,所以更加迷茫。
  “啊!什么?”其实孔孜是听见捷泽说的话的,只是在自己反应过来的前,就已经条件反射性选择了让自己去逃避一些事实,这是孔孜的一种自我保护。
  “我是说,如果你是直发的话,这些照片会更好看吧。”捷泽拨弄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发,看着孔孜。
  是什么呢?是什么原因呢?这个问题一直在捷泽的心里问自己,当时,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去对只见过数面的她,说出自己心里的要求。

  ☆、隐藏什么

  “孔孜?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纯饮走了过来,用手圈住了孔孜的脖子,眼光在他们之间流转,一脸暧昧。
  “没什么,就是捷泽帮我拍了几张照片,你们也真是的,就知道玩,也不说帮我拍几张留念。哼!”孔孜说这话的时候偷偷看了捷泽几眼,没……什么反应嘛,唔……那么,又有在期待什么吗?
  “哎呦,还不是你拍的专业,我们是怕把你拍丑了。哎!捷泽我看看你拍的专不专业。”纯饮说着就要走过去抢捷泽手中的相机。
  捷泽关了相机屏幕,扬了扬手中的相机:“我的是单反相机,光设备都没有孔孜的好,就是随便拍了几张,等我洗出来再给你们看吧。”嘴角笑了笑。
  “切,不看就不看。走吧,我抓的蛤蜊,已经在加工了,很香哦。”纯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移了话题。
  “恩,好啊,走吧。”显然前句是回答纯饮,后句是在邀请捷泽。
  “你们先去吧,我去房间把相机放一下。”捷泽左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我等会再放,说不定晚上还用的到。”孔孜回答了捷泽。
  “那捷泽你快点哦,我抓的蛤蜊太好吃了,等会可就没了。”纯饮说完拉着孔孜转身就走。
  “刚抓的就能吃吗?你确定肚子里没有沙子?”
  “哎呦,你这么杞人忧天干嘛啊!这叫原滋原味好吗?”纯饮转头看了看和自己背道而驰越走越远的捷泽,冷哼一声:“说什么设备不好,借口也太烂了吧。他手里拿的是上个月刚上市的新品好吗,我都一直想买的,孔孜你应该也知道吧,当时你还说不错呢。”
  “恩,我知道的。”孔孜说着也转身看着那个背影。
  “那个,孔孜。”纯饮看着孔孜,“你不要一直想着我在开学对你说的那些话,其实,我还是允许你幸福的,表姐。”
  ——
  他们吃过晚饭后就去了沙滩派对,有很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在那里牵手跳舞或者举杯欢呼。
  “人好多啊,”孙清拉着同伴的手,生怕就跑丢了。
  “是啊,现在都在假期,来这里的人也都是爱玩的,人当然越聚越多啊。”孔孜皱了皱眉,好挤。
  “哎呦,哪个踩到我脚了,好疼。”纯饮跟在后面抱怨。
  “呼,终于进来了,怎么里面人还少了呢?”嘉涵看了看周围。
  “来这里的一般都在外圈看着他们跳舞。人所以少一些。”杨萤又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