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到王爷说撤销傀儡蛊人的计划,火桐一下子松了口气,幸亏,王爷还不是个糊涂的人,不会受东方伊莲那个妖女的蛊惑。
  但是,赵玉龙那事又是怎么回事?王爷这是又唱哪一出?他到底是要拿这个赵玉龙怎么办?
  火桐虽然满肚子地疑惑,但是看王爷那个劲头,是千万耽搁不得的,他便匆匆进宫去见了李皇后,没等李皇后想要拉住他问问话,他便又急匆匆离开,日夜兼程赶往摩崖山。
  吴军的大营里,赵玉龙正在药房里研制一种叫做花姑伞的□□。
  花姑伞是《虫草集》记载的天下第一毒物,它其实是一种很平常的菌类,人畜吃了都是无害的。
  但是,花姑伞经过一种特殊地炼制和提纯,它就会变成世间最毒的□□,纵使对方武功如何高强,只要沾上一点的粉末,便会立刻毒发攻心,救无可救。
  赵玉龙炼制花姑伞,就是为了对付武功高强的圣殿圣君,圣君要制作傀儡蛊人,她也顾不得什么道义不道义了,先为武林除害再说。
  赵玉龙正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于斯进了药房,他凑近赵玉龙神神秘秘地说道:“少主,那个周文龙又回来了。”
  萧崇光到了吴军大营,得知赵玉龙还未离开,他才舒了一口气,但他要见赵玉龙,却被于斯给挡了驾。
  于斯本来就对这个周文龙不是很信任,萧崇光又在虎头崖夺宝之后去而复返,于斯怎么会对他没有怀疑。
  赵玉龙正在密切地注视着药炉内花姑伞的变化情况,这本来是很关键的一步,她听到于斯的回报,不禁愣了一下,才突然醒悟一般就向外面跑。
  赵玉龙边跑边喊着嘱咐于斯:“药汁变成红色就熄火!切记!”
  “少主……”于斯话还没说完,赵玉龙已经出了药房。
  于斯只好摇头叹气,他把萧崇光挡在外面,就是要先来给少主提个醒,让少主千万不要再相信此人。
  可没想到,少主听了,竟然那般失态地跑出去,于斯也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少主为何就如此喜爱那个周文龙?
  赵玉龙远远就看到萧崇光在她营帐外焦急等待的身影,她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泪水一下子就迷蒙了眼睛,她赶紧揩掉眼泪,强装镇定走过去。
  “周兄,你回来了!”赵玉龙到了萧崇光近前依然热情地打招呼。
  虽然萧崇光一再地拒绝她的追求,她也会依然把他当最好的朋友对待,不会因为己所不欲,就对他产生嫌隙。
  赵玉龙神色如常,萧崇光却是心情澎湃,他望着赵玉龙,竟然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只贪恋地看着她的样子。
  赵玉龙却给萧崇光瞧得毛了,她是有哪里收拾地不妥的地方吗?
  赵玉龙赶紧又整理一下自己的装束才笑道:“周兄请里面坐,这里风大……”
  赵玉龙还未说完,萧崇光已经走向她,他伸出双臂将她轻轻搂进自己怀里。
  赵玉龙一下傻了,她被动地张着双臂,不知道自己是该抱他好、还是不该抱他好?他这样抱她又是何用意?
  “周兄……”她疑惑万分地轻声叫他。
  旁边的军士也是惊悚,都知道少将军和少主是断袖之交,这周公子什么时候也搅和进来了?
  ……不过,这周公子真是大胆!一向率性妄为的少将军还没敢当众抱过少主呢。
  “龙儿!我喜欢你!”萧崇光终于可以开口讲话,他在赵玉龙耳鬓边深情说道。
  这句话,就像被他憋在心里几百年那么久,终于可以在此刻一吐为快。
  赵玉龙被惊呆了,她大脑里一片空白,她张着嘴巴,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萧崇光的表白。
  赵玉龙想过萧崇光回来的千万种可能,但她就是没敢想,萧崇光会因为喜欢她而回来。
  赵玉龙呆了片刻,才满心欢喜地合拢双臂,她紧紧拥抱住萧崇光,不禁喜极而泣,她终于得到自己心上人的回应了,两情相悦,这是多么幸福的感觉啊。
  萧崇光感觉到赵玉龙的泪水糯湿他的肩头,他推开她,为她揩去脸上的泪水。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那么伤心!龙儿!……我喜欢你!”
  萧崇光说着便俯首吻住赵玉龙的唇,他无数次回味的那温柔触感,还有那心跳若狂、销魂蚀骨的感觉。
  一切都那么美好!就是他想要的。
  赵玉龙却是慌张地心都不会跳了,她虽然之前也接触过萧崇光的嘴唇,但那是为了救他的命,而且,他在昏迷之中,她没太多旖旎的想法。
  但是现在,这是纯属男女感情的亲密接触,她怎么能不紧张地要命呢?
  赵玉龙此刻心里竟然还有愚蠢地想法,怕萧崇光会不满意她的唇,亲完了对她再失望、后悔。
  所以,她一颗芳心里满是忐忑。
  军士们也真是开眼了,看这情形,将来他们少主真要登基做了皇帝,后宫里到底是要纳女子、还是纳男子?
  萧崇光与赵玉龙难分难舍地离开彼此,才发现他们在的场合多么不合时宜,看到军士们躲闪于别处的目光,赵玉龙满面通红,她赶紧拉了萧崇光进入军帐之中。
  看到军帐里无人,两个人才会心地一笑。
  “龙儿!”萧崇光轻声叫她。
  赵玉龙脸红红的,想起刚才两个人忘乎所以地亲热,她羞涩地垂下粉颈。
  “龙儿!”萧崇光把赵玉龙拥进怀里,怎么也喊不够她的名字。
  萧崇光突然想起摩崖山的事,他便在赵玉龙耳边说道:“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赵玉龙脸幸福地依偎在萧崇光胸膛上,她呢喃问道。
  “不要去摩崖山,……我听说东方伊莲在摩崖山设了埋伏。”萧崇光说道,真是可笑,他这是自己给自己拆台来了。
  赵玉龙心头一暖,他是因为听到了东方伊莲要不利于她,才匆匆赶回来给她报信的,原来,他是这么在乎她。
  “没事,我不怕。”赵玉龙说道,东方伊莲那些伎俩她都烂熟于心,才不会上当。
  “不要轻敌!答应我,不要去。”萧崇光再次郑重嘱咐。
  “好,我答应你,不去摩崖山。”赵玉龙看到萧崇光神情郑重,非常在乎这件事,便笑着点头答应,反正和东方伊莲那种人,也不必讲究信义。
  这时候,于斯的声音在帐外响起:“少主,药汁已经熬好,您看要怎么办?”
  于斯当然是受过军士们的点化了,才没有冒冒失失地闯进军帐来,而是在帐外禀告。
  不过,于斯这下也明白他家少主为何就对周文龙好,原来是他家少主是喜欢人家。
  于斯在赵国宫中当差多年,那时候,从君到臣,赵国人断袖成风,皇家贵胄都以圈养男宠为荣,所以,他也是见怪不怪了。
  但是,对于这件事,于斯有自己的看法,于公于私,他都认为少主喜欢周文龙不如喜欢有用的司徒孝成。
  他以后一定要给少主吹吹耳旁风,让少主做出明智地选择才是,于斯心里合计,他们宦官干这种挑唆的活,可是专长。
  听到于斯在帐外喊话,赵玉龙才想起花姑伞的事,她赶紧挣开萧崇光的怀抱,拍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呀!我把大事忘了。”
  “什么大事?”萧崇光随口问道,问了之后又觉得不妥,他不想要再利用赵玉龙得到任何情报,从此之后,他都不会!
  当萧崇光下定决心来找赵玉龙的时候,他就对自己发下誓言。
  “你跟我来。”赵玉龙说着便拉了萧崇光去她的药房。
  赵玉龙回到药房,她看着药炉内血红色的花姑伞毒汁,长长舒了口气,今天真是好事连连,她喜欢的人回来了,花姑伞也已经炼制成功。
  “这是什么?”萧崇光看着药炉内那神奇诡异的血红颜色,忍不住一时好奇问道。
  萧崇光没想到那是□□,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赵玉龙用毒。
  “这是花姑伞,虫草集所记载的天下第一毒。”赵玉龙用根树枝搅着毒汁回道。
  萧崇光愣了,虫草集已经是让世人胆寒的一本书,而赵玉龙现在所炼制的居然是虫草集上的天下第一毒,让人听了都会觉得没拧
  赵玉龙见萧崇光无应答,她便跟他解释:“圣殿圣君要用十三堡的人制作傀儡蛊人,我也只好以毒攻毒、出此下策,圣殿不除、圣君不除,只怕中原武林就要血雨腥风,再无宁日。”
  萧崇光一下明白了,赵玉龙这炉□□是给他准备的!
  他不禁心中一片凄凉,就算他冲破自己的禁忌又怎么样?他们相憎相杀的命运依然横亘在那儿,是无法改变的。
  “而且,我已经可以猜到那个圣君的真实身份了。”赵玉龙眼睛发亮说道。
  “什么?你知道……他是谁?”萧崇光心中一惊,他失声问道。
  “是!”赵玉龙笃定答道,“我与圣君交过两次手,圣君所用的武功内力寒冷、透着阴煞之气,而且他用的索命鬼爪鞭,在武林中的兵器谱上是有排名的,是域外北冥派的神器,所以,这个圣君的武功出自北冥派无疑。据说,燕国的二皇子易王萧崇光自幼跟随北冥派的北冥老祖习武,是北冥老祖的关门弟子。”
  萧崇光听到赵玉龙如数家珍一般道出他的名字和师承门派,他心中开始发凉,也不知道赵玉龙到底对他了解了多少。
  “我去虎头崖取宝藏的时候,圣殿也出现并参与其中,那个圣君居然可以调动燕国的军队,可以见得圣君的身份在燕国极其显赫,这就与易王萧崇光对上了号。所以,我敢断定,圣殿圣君就是燕国的二皇子易王萧崇光。而萧崇光是燕国最杰出的皇子,若能把他杀掉,取燕国就易如反掌了。”赵玉龙心中高兴,谈性正佳,她也只顾注意着药炉内毒汁的变化颜色,所以没注意到萧崇光变白的脸色。

☆、与子成说

  “萧崇光是燕国最有能力的皇子,除掉他,是当务之急……”赵玉龙自顾说着,当她发现花姑伞的药汁变成透明的像水一样的液体,她高兴的笑了:“成功了!我成功了!” 
  原来,花姑伞经过炼制之后,会出现七种颜色的变化,最后返璞归真化为清水才算成功。
  看着赵玉龙高兴的样子,萧崇光心里百味杂陈,他双手扳住她的肩头,凝视着她的眼睛。
  他十分郑重地说道:“龙儿,不管我以前做过什么,以后会怎么做,你都要记着,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没有半点掺假!记住了!”
  他来的目的就是告诉赵玉龙,他对她的感情,既然他们的命运无法改变,那他也一定要让她知道他的感情,让她知道,他同样喜欢着她,她不是单方面的感情。
  其实,萧崇光完全可以问赵玉龙,她要用什么方式给他下毒,只要他开口问,他相信赵玉龙一定会告诉他。
  但是,萧崇光已经下定决心,只要是和赵玉龙计划有关的事情,他现在都会回避,他要用这种方式来向自己爱的人证明他的感情。
  赵玉龙望着萧崇光充满爱意的深邃眼眸,她深深地沉醉其中,多么好的爱人啊!
  “周兄……”赵玉龙深情开口,她刚叫了句周兄,就被萧崇光打断。
  “龙儿,……以后不要再这样叫我。”萧崇光把额头抵向赵玉龙的额头,他无力地说道。
  ,他本来想要向赵玉龙承认他真实身份的,可现在有了花姑伞的事情,他却再也张不开口。
  “那……”赵玉龙为难了,她不叫他周兄要怎么称呼他呢?
  “龙儿,如果战争结束了,你我都还活着,我们就结为夫妇好吗?”萧崇光径自心酸地问道。
  怎么能不心酸?如果赵玉龙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她还会像现在这样爱他吗?
  而且,她还要给他下毒,就赵玉龙的本事,只怕是有十个他也在劫难逃,他未必有命活的到战争结束。
  结为夫妇!赵玉龙眼睛瞬间亮了,这正是她的心愿。
  “你真的愿意娶我吗?”赵玉龙带点羞涩惊喜地问道。
  “只要你愿嫁,我就愿娶!”萧崇光肯定地回答。
  赵玉龙不由激动的两颊飞红,她没想到,萧崇光这次回来,不止是向她表达爱意,居然和她连终身大事都定下了。
  “……那……房姐姐那里,你一定要和她好好说。……我不求名分,只要能和你一生相伴就好!”赵玉龙高兴之余,突然想到了周文龙的原配夫人房娥,她得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免得到时候周文龙在房娥那里没法交代。
  自作孽不可活!萧崇光现在也只有哭笑不得。
  不过,萧崇光见赵玉龙说的认真,不由心中更是酸楚,他一把揽过赵玉龙,把她紧紧贴进他胸怀里。
  “龙儿,没有任何人,只有你和我!”他说道。
  赵玉龙虽然有些惊愕、听不懂,但她心里却是非常温暖,很受用。
  自古以来就是这样,不管男人这种话有多少可信度,女人就是爱听,也宁愿相信。
  赵玉龙正贪恋着萧崇光怀抱的温暖,萧崇光却把她推开了。
  “龙儿,我要走了,以后我们也许不会再见,也许会再见,别忘了我今天说过的话,一定要相信我!”萧崇光再次叮嘱道。
  “这……就要走吗?”赵玉龙非常失望地望着萧崇光,她可怜巴巴地问道。
  赵玉龙不是很明白萧崇光的意思,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能留下来陪在她的身边?还是要走?
  萧崇光当然也舍不得这么快和赵玉龙分别,但是,这种时候,他们两个特殊的身份,他是必须要离开她才好。
  只有等打完这场战争,他才可以坦荡地面对她。
  萧崇光没有回答赵玉龙,反而是再次亲上她的唇,他细细地碾磨着,细细地品味着,他要记住她独特的感觉,她独特的味道,也许,这次就是永别!
  赵玉龙也紧紧地拥抱着萧崇光,她能够感觉到他的悲伤,她不知道他为何悲伤,他的悲伤深深感染着她,让她心慌意乱。
  所以,她用自己的拥抱,用自己深情的吻,尽自己所能地安慰着他悲伤的情绪。
  萧崇光告别了赵玉龙,他离开吴军大营,直奔向圣殿的总舵所在地白马塔寺。
  虽然,他和赵玉龙之间的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但是,他可以向自己的爱人表明心迹,就算是得不到好的结局,他也此生无憾了。
  萧崇光回到白马塔寺,火桐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当然,还有莫名其妙的东方伊莲。
  东方伊莲正兴致勃勃地准备立一大功,来邀宠自己的心上人,没想到,机会转眼就没了。
  萧崇光到底怎么想的?东方伊莲是彻底蒙圈了。
  萧崇光一再地出尔反尔,难道那个赵玉龙对他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他才舍不得杀?
  萧崇光不杀赵玉龙还勉强讲的过去,可那个傀儡蛊人是怎么回事?竟然也要她放弃。
  萧崇光先是单独见了火桐,听他汇报摩崖山的一切情况。
  “王爷,柳无几已经回去凤袭大营,山上的火药也已装车运回去。东方伊莲的傀儡蛊虫已经消毁殆尽,不会再害人了。”火桐心情非常好地说道。
  制了一半的傀儡蛊虫,东方伊莲当然是舍不得销毁的,是火桐壮着胆子强给她毁了。
  火桐这次也是拼了,他宁肯惹上东方伊莲,也绝不会让那种害人的东西留在世上。
  没想到,气急败坏看着被毁坏的傀儡蛊虫,东方伊莲只是张了张嘴巴,也没说出个什么来,这让火桐非常地解气。
  火桐可不知道,东方伊莲要不是为了讨好萧崇光,才不会受他的气。
  “王爷,您这次真的是太英明了!”火桐看到萧崇光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他也大大方方地又给萧崇光戴顶高帽。
  可是,火桐也奇怪了,前几天还死气沉沉的王爷,心情怎么突然变好了?
  是因为那个赵玉龙吗?火桐可清楚地记得,王爷说过,赵玉龙要是出了事,是要拿他问罪的,莫非……
  “王爷,您还会去见赵玉龙的吧?可是吴军又有什么新的动向?”火桐问道。
  他也以为萧崇光留下赵玉龙一条命,是因为赵玉龙还有利用的价值。
  “我不会再利用她了得到任何消息。”萧崇光眼望着前方出神地说道。
  “为什么?……”火桐惊异地问道,王爷这是什么策略?突然对敌人大发善心。
  而且,萧崇光对火桐用了个我,他是很少有这样的真情流露,这让火桐更感觉到萧崇光的反常。
  “我喜欢她!”萧崇光坦然说道,他眼睛里浮起满满的爱意。
  自从萧崇光承认了自己对赵玉龙的感情,他心里便再无任何的羁绊,这话说出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火桐却是没太听明白,王爷喜欢谁?“王爷,您喜欢谁?”他一头雾水地虔诚求教。
  “我喜欢玉龙!赵玉龙!”萧崇光就施施然再给火桐明确强调一遍。
  他没听错!王爷说的就是赵玉龙!火桐打个趔趄要扑了。
  “王爷,赵玉龙……他是个男人!”火桐眉毛都要打结了,他好心地‘提醒’王爷。
  “男人怎么了?本王不能喜欢吗?”萧崇光故意逗着火桐。
  火桐立刻退了两步,他狐疑地望着萧崇光,心里有些惊悚地暗自琢磨:王爷喜欢男人!他这爱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有没有对他……
  火桐都不敢往深处想了,萧崇光在他眼前已经幻化成为一只不怀好意,呲着獠牙的老虎,而他,还单纯无知地伴虎而眠。
  萧崇光看火桐果然被他吓到,这才得意地一笑:“赵玉龙,她,是个女子!……不许泄露!”
  锦衣夜行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所以,萧崇光一定要向火桐炫耀一下,他心里才痛快。
  “女……”火桐才说一个字,就看到萧崇光看向他犀利的眼神,他赶紧捂住嘴巴,再天大的秘密,自己消化吧!
  “王爷……”火桐半天回过神来,他觉得王爷这件事好像不靠谱,就算赵玉龙是个女子,可赵玉龙她不是普通的女子啊!
  赵玉龙是赵国皇室的后人,与他们燕国那是不共戴天的仇恨,王爷怎么会鬼迷心窍喜欢上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呢?
  这事不靠谱!绝对的不靠谱!火桐摇头、又摇头。
  但是,火桐看到萧崇光正在兴头上,他就算劝他放弃赵玉龙,他也未必会答应,萧崇光的性格可不是一般地执着。
  不如等回到宫中,让李皇后来劝说萧崇光,王爷虽然执拗,但对母后还是孝顺听话的。
  所以,火桐又把几欲脱口而出劝说之词又咽回肚子里去。
  “王爷,东方伊莲还吵着要见您,好像还是为了傀儡蛊人的事情,王爷您可千万不要听她的主意。”火桐紧张地说道。
  “本王心意已决,绝不会再做傀儡蛊人。十三堡的人呢?”萧崇光坚决地说道,他将来还要问心无愧地去见赵玉龙呢。
  “十三堡的人已经全部收押在地牢之中,由孔凌亲自看管。”火桐回道,孔凌这次非常配合的态度让火桐很满意。
  “好,我们看看去。”萧崇光站起身说道。
  如果十三堡的人实在不肯屈服,他便只好将他们全部送回燕国本土,去做劳役。

☆、突然袭击

  萧崇光与火桐一到大殿就被等在那里的东方伊莲截住了。
  萧崇光才看到东方伊莲的时候,还蓦然吃了一惊,这个东方伊莲今天穿的红花绿毛的,还高挽了一个仕女的发髻,鬓边戴了一朵娇艳盛开的红色牡丹花。
  东方伊莲弄得这个装扮,连和她打交道最多的火桐都被吓到,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他警觉地盯着她。
  女为悦己者容,东方伊莲当然是为了萧崇光才搞这么妖娆。
  “属下给圣君请安。”东方伊莲婀娜多姿,款款施礼,还拿腔作调。
  “摩崖教主不用多礼。”萧崇光冷然说道,这个东方伊莲装模作样的实在教他恶心,又不是第一天见面,谁也没见过谁。
  眼见萧崇光绕过她要走,东方伊莲就现出原形了,她赶紧拦住萧崇光。
  “圣君,属下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请问圣君为何要撤回傀儡蛊人的计划?还要放过赵玉龙?这是圣君统治武林多么好的机会啊!”东方伊莲喟叹。
  “以后不要再提什么傀儡蛊人!”萧崇光有些愤怒,要不是东方伊莲搞了个傀儡蛊人出来,赵玉龙还不会下定决心要以毒攻毒灭了他。
  东方伊莲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腿上,惹得萧崇光恼怒,她一下噎住。
  “圣君,陆连城愿意归降了!”这时候,孔凌从外面匆匆进来,他面带喜色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萧崇光闻言大喜,陆连城是十三堡的总瓢把子,他若降了,和十三堡归降有什么两样?
  “圣君,陆连城说,他有一个武林中的大秘密要亲口告诉圣君,以显示他归降圣殿的诚意。”孔凌又说道。
  “哦?带他过来吧。”孔凌说的合情合理,萧崇光点点头,也没有太多的怀疑,他回身坐到大殿中央的太师椅上。
  “是,属下这就去。”孔凌遵命去地牢里提陆连城。
  “恭喜圣君,又得到一个武林高手!”东方伊莲好歹找到一个讨好的契机,她忙不迭地说道。
  “摩崖教主,你可知道一种叫做花姑伞的毒?”萧崇光想起来赵玉龙炼制的那一炉药汁,他便问道。
  “花姑伞!……圣君怎么会知道这种毒?花姑伞是天下第一毒,但是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