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花姑伞!……圣君怎么会知道这种毒?花姑伞是天下第一毒,但是没有人会炼制此毒,所以也有人说那根本是讹传,不可信。”东方伊莲说道。
  花姑伞是天下第一毒,可是千百年来,还从没有人中过花姑伞的毒,所以,连东方伊莲也觉得不可信。
  “本座亲眼见到有人把它制成了,……摩崖教主,你可会解这种毒?”萧崇光虽然这样问,但他心里也没抱多大希望。
  还解毒?她都不知道这花姑伞是怎么炼制的!东方伊莲不由脸上讪讪一红。
  “圣君……属下能解……可要费些时日……”东方伊莲支支吾吾,她又不敢直接说她解不了花姑伞的毒,怕被萧崇光看低。
  “算了。”萧崇光失望地一摆手。
  他就知道东方伊莲解不了花姑伞的毒,东方伊莲要能解,这时候早尾巴翘上天了,还用脸上又黑又红的拿话搪塞他。
  “摩崖教主,过两天,本座要到京城去,你一起去吧。”萧崇光瞅着东方伊莲他眼睛一亮说道。
  萧崇光也好歹给东方伊莲找到一个合适的好差事,东方伊莲心狠手黑,不能让她对付赵玉龙,不过,让东方伊莲去对付心机深沉的赫连明秀倒是不错。
  京城?东方伊莲一下高兴了,萧崇光要把她带到京城,那不就是回他的家吗?难道,自己这个丑媳妇也要见公婆了?
  东方伊莲赶紧压抑着脸上的惊喜应道:“是,圣君。”
  这时候,孔凌带着披枷带锁的陆连城也到了。
  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十三堡总瓢把子陆连城,陆氏家族的嫡子嫡孙,他是个儒雅文士模样的年轻人,看年纪,与萧崇光相仿。
  陆连城看到高居在上的萧崇光,他跪倒见礼:“陆连城拜见圣君。”
  “陆堡主请起,陆堡主能够摒弃前嫌,与我圣殿联手共创大业,便是本座的上宾,白金魅灵,快给陆堡主撤掉那些枷锁,让陆堡主坐下说话。”萧崇光站起身说道。
  “圣君,陆某蒙圣君垂爱,感激不尽,有一件关于武林中的大事,陆某当说于圣君知道,也许对圣君统治武林有帮助。”陆连城急忙站起来说道,而且,他眼睛示意萧崇光,要单独说给萧崇光听。
  “那本座便听听。”萧崇光便走过去,也没太防备。
  是啊,陆连城身上枷锁脚镣的,谁会去防备。
  萧崇光刚刚走近陆连城,陆连城看似恭敬地附过身去,好像要在萧崇光耳边说话。
  这时候,孔凌突然到了萧崇光的身后,他出掌偷袭萧崇光背后。
  而萧崇光面前的陆连城身上的枷锁也立时尽开,他挥起铁链缠向萧崇光的颈项。
  虽然身受前后两大高手地攻击,萧崇光并不畏惧,他出手抓住了陆连城的铁链,带动陆连城向后横扫孔凌。
  孔凌是被逼退了,但萧崇光却感觉到后背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麻嗦嗦地痒。
  而此时,东方伊莲与火桐一看形势不对,立刻出手攻向孔凌和陆连城。
  这下,孔凌和陆连城就危险了,本来他们两个人也不是萧崇光的对手,何况还有武功与他们想当的火桐和东方伊莲。
  孔凌和陆连城就开始向殿外退去,他们两个打是打不过,可逃跑还是绰绰有余的。
  萧崇光刚想去追,就觉得心口一疼,他全身就已经动不得,脸上的骷髅面具掉到地上,发出铛啷一声脆响。
  花姑伞!萧崇光脑中电光火石地一闪,他突然明白了,孔凌是赵玉龙的人,赵玉龙就是用孔凌来给他下毒。
  孔凌入圣殿多年,一直忠心跟随他,萧崇光怎么也想不到孔凌就是赵玉龙派进圣殿的奸细。
  龙儿!萧崇光惨笑一下,喷出一口献血,他们再也见不到了!
  的确,孔凌和陆连城唱了一出双簧,两大高手围攻萧崇光,虽然赢不了,但是,趁机下个毒还是做得到的。
  只要毒杀了圣殿圣君,圣殿也就不攻自破。
  火桐和东方伊莲本来要去追孔凌和陆连城,但是,一看到萧崇光突然喷血倒地,他们赶紧回身来看萧崇光。
  花姑伞!东方伊莲瞅着萧崇光血红色的脸色,她惊惧地退了一步。
  刚才他还在和她讨论花姑伞来着,没想到,下一刻,他就中了花姑伞的毒。
  “王爷!王爷!……”火桐吓得脸色煞白,他恐惧地抱着萧崇光呼喊他。
  “你起来!”东方伊莲惊慌失措地一把推开火桐,她取出银针插,入萧崇光的眉间和心口,护住他的心脉。
  然后,东方伊莲又从怀里掏出一大堆的药丸,找了好几颗一起给萧崇光塞到嘴里,用内力帮他咽下去。
  火桐被东方伊莲推开,他本要发火拼命,但看到东方伊莲在不遗余力地救治萧崇光,他才松口气。
  第一次,火桐第一次感激世间有东方伊莲这么个女人,如果,东方伊莲能够救活萧崇光,他就几辈子给她当牛做马都情愿。
  火桐此刻像仰望神一样虔诚地仰望着东方伊莲。
  “禀告圣君,十三堡的人从地牢里逃跑了。”一个侍卫慌慌张张进来报告。
  “滚出去!任何人不得进来!”火桐冲着侍卫大喊一声,不能让人知道圣君出了事,让心怀不轨的人趁机作乱。
  侍卫只好赶紧又跑出去,大殿里什么情形他也没看清,就觉得怪异。
  而且,赤火魅灵平日里是很温和的,极少有见他发火的时候。
  东方伊莲让火桐扶正了萧崇光的身体,她双掌抵在他膻中,企图运内力给他逼出体内的毒质。
  然而,萧崇光犹如一具死尸,血脉中半点反应都没有。
  东方伊莲几乎用尽了自己的内力,她最后虚脱一样一屁股坐到地上,无奈地看着萧崇光脸上渐渐变淡的红色。
  花姑伞的毒经过七种颜色的变化之后,中毒的人就可以确定为死人了。
  可她已经尽力了!她毕生所学都用了,她还是救不了他,东方伊莲怔怔流下眼泪。
  东方伊莲眼前曾经有多少人中毒死去,她从没感觉。
  但是,看到生命奄奄一息的萧崇光,她心就像撕裂了一样难受。
  她一辈子没喜欢过什么人,就喜欢了萧崇光,还要让他在她眼前中毒死去,她却束手无策救不了他。
  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报应吗?东方伊莲喃喃自问。
  人到这时候,才会想起自己做过的坏事,相信老天爷是长着眼睛的。
  东方伊莲从小跟着父亲在一家药铺长大,她父亲是药铺的伙计。
  药铺的掌柜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对她父亲通常责骂,拳打脚踢的,这些东方伊莲都看在眼睛里,也记在心里。
  有一次,药铺的掌柜下手重了些,把东方伊莲父亲的头打破了。
  东方伊莲就偷了一把□□放在掌柜的饭锅里,然后,她躲在一边看掌柜的一家子吃饭。
  东方伊莲看到那掌柜的一家人都被毒死的时候,她就没感觉,还恨恨地过去又踢了掌柜的两脚,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东方伊莲是出气了,可她父亲被当做杀人犯砍头了,她看到父亲被砍头的时候,居然也没感觉,众人还以为她小孩子是吓傻了。
  其实,东方伊莲心里特别恨她的父亲,就是她的父亲软弱无能,才让她从小也受人欺负。
  她父亲临死的时候还拼命喊着冤枉,但东方伊莲却不敢站出来说毒是她下的,和她父亲没有关系。
  所以,东方伊莲后来总是做恶梦,梦见她父亲行刑时的场景,听到她父亲口口声声地喊着冤枉。
  当时,正好轩辕夫人从此路过,她见到刑场上被“吓傻”的东方伊莲,便起了慈善之心,带走了已成为孤儿的东方伊莲。

☆、天下无解

  “东方教主,圣君到底怎么样了?”火桐着急问道。
  因为东方伊莲现在给他救萧崇光,所以,火桐对她的态度也是大转变,不再恶声恶气地直呼其名,而是非常恭敬地尊称她东方教主。
  “花姑伞的毒,天下无解。”东方伊莲绝望地呢喃。
  “那要怎么办!那要怎么办!……王爷不能死!谁能救救我家王爷!……”火桐崩溃了,他一把抱住萧崇光,泪流满面地哭喊着。
  东方伊莲被火桐哭喊地更加心慌意乱,她看着萧崇光禁闭的眼眸,心痛欲裂,这是她唯一喜欢过的人,这世上唯一让她心动的人,她怎么能就这样失去他?
  东方伊莲努力搜索着记忆里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萧崇光,突然听到火桐那句“谁能来救救我家王爷”,她乱纷纷的思绪才一下定格。
  “赵玉龙!赵玉龙一定可以救他!”想到这里,东方伊莲惊喜地叫起来。
  “赵玉龙?”火桐也一下看到了希望,似乎无所不能的赵玉龙就在眼前。
  “我去找赵玉龙!我去找赵玉龙!”火桐兴奋地站起身,但他看到地上没有生机的萧崇光,他又迈不开腿,他走了,萧崇光怎么办?
  “我去找赵玉龙,你在这里看护圣君。”东方伊莲说道,她怕火桐找不到赵玉龙,而耽误了萧崇光的性命。
  “你?……”火桐狐疑地望着东方伊莲,虽然刚才东方伊莲的表现不错,但是要他彻底相信她,还是有些难度的。
  “你什么?”东方伊莲知道火桐的小心眼,但是她也顾不得和他计较,她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药都拿出来交给火桐。
  “记得每天给他吃药!用内力帮他保护心脉!不许动那两根银针!记住了?”东方伊莲一口气交代完,她又回头看看萧崇光,看他英俊的脸庞。
  东方伊莲附身到萧崇光身边,她用手抚摸着让她一见倾心的那双眉眼,她愿意为他去求赵玉龙,不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东方伊莲心碎欲绝,她俯首在心爱的男人唇上印下自己的初吻。
  也不知道这女人磨磨蹭蹭地干什么?火桐本要催促东方伊莲快点,但他一下子给东方伊莲亲吻萧崇光的举动惊呆,他张大了嘴巴话也说不出来。
  火桐这才似乎有点明白东方伊莲对萧崇光的感情,他的惊讶就是:东方伊莲这样的女魔头也会爱?
  “一定要保住他的命!”东方伊莲经过呆若木鸡的火桐身边时对他说道。
  火桐就机械地点点头,等东方伊莲快到大殿门口了,他才突然醒悟地喊道:“要说中毒的是周文龙!”
  火桐以为说是周文龙的话,赵玉龙一定会出手搭救,如果只说是圣君,赵玉龙万一不肯来就麻烦了。
  “我知道!”远远飘来三个字,东方伊莲已经没影了。
  火桐把东方伊莲留下的药丸塞进怀里,他抱起地上的萧崇光回后面的内室。
  火桐边走着边流泪,如果萧崇光有个什么好歹,他就没脸再去见李皇后了。
  东方伊莲本来还以为要到吴军大营才能见到赵玉龙,没想到在离白马塔寺不远的桐柏山里,赵玉龙把她给找到了。
  原来,这次赵玉龙不仅是要除掉圣君,她还要彻底的将圣殿消灭,永绝后患。
  所以,赵玉龙带了各门派的高手埋伏在白马塔寺周围,与逃出圣殿的十三堡的人会和一处,就等着圣君毒发身亡,他们便可攻进圣殿。
  前方的探子来报说,看到东方伊莲慌慌张张出了圣殿,不知要去往何处。
  因为东方伊莲浑身是毒,所以赵玉龙也不敢派别的人,她亲自去截住了东方伊莲。
  赵玉龙这次亲来圣殿,大多数原因也在东方伊莲身上。
  东方伊莲要制作傀儡蛊人,已经是犯了武林中的大忌,赵玉龙再不替轩辕夫人清理门户,依东方伊莲这样胡作非为下去,迟早会毁了摩崖教,毁了轩辕夫人一生的清誉。
  东方伊莲正纵马狂奔着,一声笛音传来,她的马立刻停步不前,任她如何打马,马就是立定不动。
  这时候,赵玉龙手执玉笛从前方的密林里踱步出来,“东方师姐,好久不见,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她微笑着问道。
  东方伊莲睁大了双眼瞪着眼前的赵玉龙,她有一刻心神恍惚,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当她听到赵玉龙说话,她才使劲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确定这不是梦,她眼前是真的赵玉龙!
  “赵师弟!救命啊!……”东方伊莲滚落马下,也不管赵玉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扑到赵玉龙身前跪下就哭喊道。
  赵玉龙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东方伊莲见了她之后是这副德性,难道东方伊莲知道她要替轩辕夫人处置她?先行向她求饶来了。
  “东方师姐,你这是何意啊?”赵玉龙退开一步说道,她暗中戒备着,提防着东方伊莲跟她玩什么花样出来。
  “赵师弟,求你救救他,他中了花姑伞的毒,现在危在旦夕,只有你能救他了!”东方伊莲依旧跪在地上,她扬起脸看着赵玉龙哀求说道。
  本来东方伊莲说的语无伦次,听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东方伊莲提到花姑伞,赵玉龙便明白了,东方伊莲是来求她救圣君的。
  看来,圣君果然中毒了,赵玉龙心中一喜,“师姐说的可是你们圣君?”她问道。
  “是……不是!他……他是周文龙!中毒的是周文龙!”东方伊莲蓦然想起火桐的嘱咐,便一口咬定中毒的是周文龙。
  “周文龙?”赵玉龙吃了一惊,她不知道东方伊莲打哪儿冒出来了周文龙,东方伊莲是知道了她和周文龙的关系,所以拿圣君冒充周文龙来骗她的吧?……可好像东方伊莲这样做也太幼稚了。
  “是周文龙!你们不是好朋友吗?现在他中了花姑伞的毒,你就救救他吧!……只要你肯救他,我把摩崖教让给你,我给你当奴做仆侍奉你,怎么样都行,求你救救他!”东方伊莲继续说道。
  东方伊莲一口咬定那个中毒的人是周文龙,让赵玉龙心中立时起了一丝不安,孔凌从圣殿回来,他把偷袭圣君的细节讲得都很清楚,中毒的那个人确定是圣君无疑。
  “你骗我!”赵玉龙疾言厉色向东方伊莲斥道,因为她心里突然很虚,所以要靠愤怒来支撑自己的信念。
  东方伊莲被突然发怒的赵玉龙吓了一跳,她还没见过赵玉龙有如此严厉的时候。
  东方伊莲也干脆豁出去了,赵玉龙不好骗,还不如实话实说地好好求她,说不定她会心软。
  “赵师弟,我不骗你,圣君就是周文龙!周文龙就是圣君!求你救救他!……你忘了?在虎头崖的时候,他饶过你的命,我们武林中人讲究的就是知恩图报,你救他也是理所应当的……”东方伊莲说道。
  周文龙就是圣君、圣君就是周文龙,赵玉龙的头轰地晕了一下,不可能!她不相信!“你胡说!”她忍不住尖声叫起来。
  “我没胡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东方伊莲今日若是对赵师弟有半句假话,立刻教我天打雷劈、不得善终!”东方伊莲立刻严整表情地指天发誓。
  赵玉龙嘴上说着不信,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动摇了,她与周文龙的事桩桩件件摆在眼前。
  她在汉水遇到周文龙,并非是偶然;东方伊莲劫镖,也不是偶然;安庆失守,更不是偶然;还有虎头崖夺宝……
  太多太多的不是偶然,让赵玉龙不由心神俱碎,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司徒孝成提醒过她,于斯也提醒过她,为什么别人都能够看出来的真相,她却看不到?赵玉龙泪水直流下来,那个骗取她的信任,玩弄她的感情的人,就是圣殿圣君!
  她真傻!她的爱真傻!泪水模糊了赵玉龙的眼睛。
  “龙儿,不管我以前做过什么,以后会怎么做,你都要记着,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没有半点掺假!记住了!”
  萧崇光的这番话却在此时强行挤进赵玉龙耳朵里,她似乎又看到他温柔的眼眸深情凝望着她,他说他喜欢她,他爱她,难道他这么残忍的欺骗就是他所谓的真心吗?
  “赵师弟,求你去救救他吧!师姐给你磕头了!”东方伊莲看到赵玉龙动容流泪,便更加恳求道,她把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希望以此来打动赵玉龙。
  赵玉龙此时心中栗六,她眼前都是萧崇光的模样,耳边都是萧崇光深情的话语,萧崇光让她难以抉择。
  她的爱得来不易,她爱他爱的那样辛苦,她怎么能忘得了萧崇光的万般柔情。
  想起那次分别,赵玉龙突然间心痛起来,萧崇光明明知道她要给他下毒,却依然温柔微笑把她拥抱在怀里,半句也没有多问。
  如果萧崇光当时问她,她也一定会告诉他,她将会用什么办法给圣君下毒,那他也就不会中毒了,偏偏他就不问。
  他对她是真的喜欢吗?
  他坚持不让她去摩崖山,是因为他知道东方伊莲给她布下了天罗地网吗?
  他坚持要离开她,是因为他对她有了感情,而不会再利用她吗?
  他不问她,是因为爱她,要向她表明心迹吗?
  ……一片的疑问充斥在赵玉龙胸臆间,可这一切都将没有答案了,花姑伞的毒,天下无解!
  

☆、重新做人

  “圣君制作傀儡蛊人,为害武林,死有余辜!”赵玉龙咬牙说道,那个人不是她的爱人周文龙,他是万恶不赦的圣殿圣君,她不会救他。
  “没有!没有!傀儡蛊人是我的主意,不是他的,他已经下令撤销了傀儡蛊人的计划,傀儡蛊虫也都已经销毁。”东方伊莲赶紧为萧崇光辩解道。“赵师弟,所有坏事都是我做的,与他无关,你就行行好救他吧!”
  “还有,还有我要在摩崖山设伏暗害你,也是他让我撤掉了所有埋伏,不许我害你,……他对你是好的!念在你们过去的情义上,你也该救他是不是?”东方伊莲继续说着。
  过去的情义,赵玉龙心碎肠断,他们过去是有情义吗?
  “我会救他。”赵玉龙终于说道,她不能让萧崇光就这样死,他得给她一个交代,他们过去到底算什么?
  东方伊莲听到赵玉龙这句话,她差点激动地昏厥过去,抓着赵玉龙衣袍的双手才微微松开。
  “但是,你,东方伊莲,你违抗师命,擅用傀儡蛊虫危害世间,今日,我要代师父清理门户。”赵玉龙目光锐利地盯着东方伊莲说道。
  赵玉龙说着从百宝囊里拿出一颗药丸,她递给东方伊莲:“我不取你性命,但你必须重新做人,这是忘魂丹,你吃了它,我会让人送你回摩崖山,你就在摩崖山终老一生吧。”
  吃了忘魂丹,人就会忘记前尘往事,从此清净做人,赵玉龙不忍心取东方伊莲的性命,用忘魂丹使她重新做人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东方伊莲望着赵玉龙,她知道她已经别无选择,她逃不过今日这一劫。
  这世间她本来别无留恋,可现在她心里有了萧崇光,说让她忘,她怎么舍得忘他?东方伊莲流下泪水。
  “赵师弟,你不如取我性命或者废我武功,求你留我记忆,我不能忘了他!”东方伊莲哀切说道。
  她不要忘了萧崇光!忘了那个让她一见倾心的男人,即使以后她只能靠对他的记忆而活,她也甘愿。
  “吃了它!”赵玉龙心烦意乱地厉声说道,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本来赵玉龙就因为萧崇光的事情而乱了分寸,东方伊莲还在这里跟她讨价还价的地啰嗦,怎不令她气恼。
  东方伊莲绝望地看着赵玉龙,忘魂丹就在她的面前,赵玉龙紧盯着她的眼睛,意志坚决。
  “你答应去救他,不会后悔?”东方伊莲问道。
  “我说过去救就会救。”赵玉龙坚决地回答。
  “哈哈……”东方伊莲突然大笑起来,然而却是满脸的泪水横流,“萧崇光!你要记得我!”她仰首向天喊道。
  东方伊莲说完,便毫不犹豫地拿过赵玉龙手中的忘魂丹送入口中,她闭上眼睛,努力记着萧崇光的样子。
  听到东方伊莲的话,赵玉龙全身一震,她这才知道,东方伊莲竟然也喜欢萧崇光,难怪东方伊莲肯为了萧崇光如此求她。
  赵玉龙望着东方伊莲脸上越来越平静的神色,她心中不禁为东方伊莲起了一丝哀伤。
  萧崇光那么可恨,她尚不能忘,却硬要东方伊莲忘了自己心爱的人,这是多么无奈的选择。
  赵玉龙回到驻扎的地方,她命人把东方伊莲送回摩崖山,指派弟子专人伺候东方伊莲。
  然后,赵玉龙吩咐孔凌率领众人先离开桐柏山,具体行动听她的命令。
  做完了一切该做的事情,赵玉龙一个人带着沉重复杂的心情赶去圣殿,她要去见见那个让她变成傻瓜的人。
  真是可笑!她赵玉龙是被什么蒙蔽了眼睛?
  火桐听到下属回禀,说赵玉龙来了,他赶紧迎出去。
  火桐此时不由心里十分感激东方伊莲,心想这个东方伊莲办事效率还挺高的,这么快就把赵玉龙请来了,他以后一定要对东方伊莲好点。
  岂不知,东方伊莲这个恶女人再也不会回来恶心他了。
  圣殿门口的侍卫正如临大敌一般盯着赵玉龙,他们都听说过赵玉龙的诡异,所以,都是全神戒备。
  “赵先生,请跟在下来。”火桐见了赵玉龙如同见到救命的菩萨下凡,他赶紧恭敬地往里面请。
  赵玉龙随着火桐进到萧崇光的卧房,她远远看到躺在床上的萧崇光,心还是莫名其妙地忍不住狂跳。
  那就是和她交过两次手的圣殿圣君,她傻到看不出来的周文龙!
  赵玉龙站住脚,她远远望着萧崇光,他那再熟悉不过面容,她再没勇气走过去。
  “赵先生,求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