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崇光哥哥,这个平安符是我从昭华寺求来的,可灵验了,你带着,不许摘下来哦。”
  ……
  “他现在不能乱吃东西,只能吃药!”赵玉龙透着冰冷地声音打断凤楚君。
  赵玉龙知道无论萧崇光和凤楚君如何,她都不能吃醋,要视而不见,躲得远远的。
  但是,她就还是忍不住这句话就脱口而出,赵玉龙说完了,才惊觉自己是不对的。
  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已无法收回,赵玉龙心虚地偷看一眼萧崇光,他正望着她,眼睛里似乎有笑意。
  “哦,我知道了,不会再给崇光哥哥乱吃东西。这是崇光哥哥的药吗?我来喂他。”凤楚君欢快地说道,她伸手接过赵玉龙手中的药碗。
  每次都挨这道士的训,凤楚君也皮了,何况人家刚刚给她救活了心上人,教训她也是为了萧崇光的身体着想,她现在看到萧崇光好了,高兴还来不及,自然也不会再去与赵玉龙计较。
  赵玉龙这次没说什么,她正后悔自己刚才的失语,对自己过激的表现失望,所以,她任凭凤楚君把药碗拿了过去。
  “来,崇光哥哥,我们吃药了。”凤楚君拿了汤匙给萧崇光往嘴里喂药。
  萧崇光看到黯然背过身去的赵玉龙,他便接过凤楚君手中的药碗说道:“我自己可以。”他说完一口喝尽。
  凤楚君接过空碗,非常失望,她本来要学贤妻的样子,一口一口把药喂到萧崇光嘴里的,可人家把药一口喝了,根本不给她机会。
  唉!崇光哥哥什么都好,就是不解风情,这是凤楚君对萧崇光的理解。
  这时候,两位老太医跟着火桐屁颠屁颠地就来玄武殿了,师父要亲授针灸之术,那可是难得的机会。
  “崇光哥哥,我就在外面等。”凤楚君极不情愿地又被赶出去。
  赵玉龙在一旁指导两位老太医下针,李皇后看得着急,她不明白,神医道长干嘛不亲自动手,要是让两个老头子把萧崇光扎坏了可怎么办?
  赵玉龙教太医给他针灸,萧崇光心里明白,她是要和他保持距离,不肯再靠近他,或者也许是她准备离开他。
  她真的忍心就这样和他成为陌路人吗?萧崇光盯着神色冷漠的赵玉龙,心里起了一丝悲哀。
  针灸可以假手于人,但是帮萧崇光打通淤滞的经脉,却无人可以代替赵玉龙。
  赵玉龙把萧崇光扶起来,她盘膝坐于他正面,与他双掌相抵,为他推血过宫。
  这下,赵玉龙更无法避开萧崇光的眼光,她只好垂下双眸,视而不见。
  心知肚明,萧崇光却不敢说,如果他道破她的身份,他也许就再也无法见到她。
  等到所有人离开,萧崇光留下火桐,细细询问了他中毒之后的所有情况。
  “王爷,属下已经答应绝不向您泄露她的身份,可您已经知道了,属下也就无法瞒您。但请王爷千万不要与她相认,要不然她就会走了。”火桐最后劝说萧崇光不要与赵玉龙相认。
  “我知道。”萧崇光神色黯然说道,火桐说的道理他当然明白。
  到了第三天,萧崇光已经恢复了大半,与平常无异。
  只是他与赵玉龙保持在那么一种微妙的距离上,明明相识相知,却是咫尺天涯,对面不相认。
  赵玉龙当然也明白,萧崇光已经把她认出来,只是他没说。
  也幸亏萧崇光不说,只要他与她保持现在的这种距离,她还可以安心坦然地面对。
  反正就还有几天的时间,她便可以安心地离开他,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了了与他的孽缘。
  这天,赵玉龙给萧崇光把完脉,正要离开,“道长请留步。”萧崇光把赵玉龙给叫住。
  “王爷还有何吩咐?”赵玉龙冷漠问道。
  “我母后有一只八哥,最近不肯进食,可否请道长去看看?”萧崇光说道。
  “是啊!神医道长,我的八哥病了好久了,请您一块给看看吧!”李皇后这才想起她八哥的事情,她赶紧附和说道。
  既然李皇后都这么说了,赵玉龙只好应道:“那贫道就去看看。”
  赵玉龙来到约约的笼前,她看着笼内羽毛没有光泽,无精打采的鸟儿,她打开笼门将鸟儿取出来,捧在手心里。
  鸟儿厌仄仄看一眼赵玉龙,赵玉龙便微笑着向它打个口哨。
  听到赵玉龙的口哨声,鸟儿竟然一下来了精神,它盯着赵玉龙左瞅右瞅,仿佛在研究她是只啥同类。
  赵玉龙又向鸟儿打了两声口哨,仿佛是在和它说话一般。
  鸟儿终于彻底欢快起来,它扑闪着翅膀向赵玉龙嘎嘎地叫。
  见此情形,李皇后惊奇地与萧崇光对望一眼,赞许地点点头。
  “皇后娘娘,它是年老思念故土,想要回家乡去。”赵玉龙捧着鸟儿向李皇后说道。
  “哦?”李皇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那要怎么办?”她为难问道。
  “皇后娘娘不妨放它回家乡去吧,强留它在这儿,它只会抑郁而死。”赵玉龙说道。
  李皇后将信将疑地望着鸟儿,不禁问道:“那神医道长可知道,它家乡在哪儿呢?”
  “应该是滇南。”赵玉龙笃定答道。
  “滇南!”李皇后瞬间脸色苍白,她当初要与心上人私奔去的地方就是滇南,他说那里鸟语花香,四季如春,他们就在那里做对神仙眷侣,白头偕老。
  昔日誓言犹在耳边,今日却早已是劳燕分飞,华年不在。
  “母后,你怎么了?”萧崇光看到母亲变了脸色,他赶紧问道。
  “母后没事。”李皇后强颜一笑,当初她要知道这只鸟儿来自滇南,她也许会舍了一切去寻他。
  但是,现在什么都晚了,她已经是盖棺定论的人。
  李皇后抚摸着约约的羽毛,悲戚说道:“既然它要走,那就放它去吧。”
  赵玉龙高兴地对着鸟儿说道:“赶紧去吃饭,吃饱了就走吧。”
  鸟儿似乎听懂了,它跳回笼子里,开始啄食进水。
  三个人望着鸟儿的举动会心地笑了。
  鸟儿吃饱喝足,振翅就飞出宫外,李皇后赶紧追出去。
  “约约!”李皇后看着振翅高飞的鸟儿,她伤心的在它后面叫它。
  鸟儿听到李皇后叫它,它竟然犹豫一下又飞回来,“千凝……千凝……”鸟儿绕着李皇后盘旋一圈,它高叫着李皇后的乳名飞走。
  李皇后伤心的一阵眩晕,她泪如雨下,今生,她彻底与她爱的那个人告别了。
  “皇后娘娘不必伤心,等我寻只一样的八哥来送给您。”赵玉龙见到李皇后如此难过,她不禁安慰道。
  “多谢神医道长好意,本宫再也不会养八哥了。本宫有些疲乏,想要歇会儿,光儿,你送神医道长回去吧。”李皇后难抑悲伤的情绪,她向萧崇光吩咐道。
  “母后请去歇息,儿臣告退。”萧崇光躬身说道。
  此时,萧崇光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他看到飞走的鸟儿,就想起赵玉龙也会离开。
  火桐已经跟他说过,再过两日,等他身体彻底康复,赵玉龙就会离开。
  他们难道真的就要这样散了?
  “道长何时离开?”萧崇光向赵玉龙问道。
  赵玉龙正出神间,听到萧崇光问她行程,不由也是一阵凄怆,她还没回答就听到远远传来凤楚君那标志性地喊叫“崇光哥哥!”
  赵玉龙立刻想到她走了,萧崇光正好和那小郡主配成一对,她心里登时又对他气恼。
  “贫道该走时自会走,不会打扰王爷的好事。”她又失言了,赵玉龙惊愕地捂住嘴巴。
  赵玉龙尴尬万分,她气恼地想咬自己舌头,她干脆丢下萧崇光急匆匆先走了。
  萧崇光听着赵玉龙酸溜溜的话语,他愣了一下,他是让她受委屈了。
  傍晚,火桐来请赵玉龙,说是李皇后在湖心亭设宴,要答谢赵玉龙对萧崇光的救命之恩。
  因为是李皇后相请,赵玉龙便去了。
  湖心亭碧波荡漾,晚风清徐,赵玉龙跟随火桐到了厅内,萧崇光早已在那里等候,只是不见李皇后,他身边也没有随从人等。
  “明和道长请先入席,在下这就去请皇后娘娘。”火桐说着便退出厅外,他可没去请李皇后,而是守在厅外,严防外人来打扰。
  厅内只有萧崇光和赵玉龙,赵玉龙似乎有些预感,她是给萧崇光骗了。
  “道长请坐,我姨娘刚好进宫来,可能我母后会来晚一点。”萧崇光神色郑重说道。
  赵玉龙只好试着坐下来,等下,若真的不见李皇后来,她就借口告辞。
  萧崇光看到赵玉龙坐下来,他执起酒壶,给赵玉龙倒满一杯酒。
  “过些天就是中秋节,这月光真是好。”萧崇光望着天上的明月说道,但是语气却透着无奈地伤感。
  赵玉龙没有答话,她拿定主意,无论萧崇光玩什么花样,她都会以不变应万变,绝不会再与他有任何纠缠。
  

☆、相知相爱

  赵玉龙不答话,萧崇光也不气馁,他把一块鱼夹给赵玉龙,“这条鱼是我做的,你尝尝味道如何?”
  自从下午与赵玉龙分开,萧崇光就一头钻进厨房里,跟着御厨学做鱼。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非报也,永以为好也。
  萧崇光做这条鱼给赵玉龙,就是投桃报李之意。
  “贫道出家之人,不用荤腥。”赵玉龙故意装糊涂,她一句话就挡回去。
  虽然赵玉龙不肯接受他心意,但好歹她是说话了,萧崇光微微一笑。
  赵玉龙干脆别转了头,不去看萧崇光那极具魅力的笑容,她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没抵抗力。
  “我生在幽都的皇城,四岁的时候拜北冥派北冥老祖为师,开始学习武功。我十二岁才跟随母后来到燕京,从此,就在这里长大。”萧崇光自顾说着,好像他是与赵玉龙初次见面介绍自己。
  一直对赵玉龙隐瞒身份,让萧崇光觉得很对不起赵玉龙,现在,他就正式的把自己原原本本介绍给她。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赵玉龙无动于衷。
  “我母后是个好人,你也看到了,她温柔善良。我弟弟崇杰,他生性随我母后,从不与人争霸斗狠。……还有楚君,她从小与我和崇杰一起长大的,就像我们的妹妹一样,我对她没有别的心思。”凤楚君是萧崇光特别要向赵玉龙说明的,他怕她误会。
  然而,赵玉龙对萧崇光的解释,她的理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介绍他家人,无故扯上凤楚君干什么?那还不是做贼心虚吗?
  “我十五岁的时候,用周文龙的假身份,入了神剑门学艺……”萧崇光思量再三,还是说道。
  赵玉龙突然站起来向外走去,他们已经结束了,她不要听这些话。
  萧崇光也站起来,他在赵玉龙身后痛苦地喊道:“我们有什么错?”
  他当然没有错,因为错的是她!赵玉龙冷酷地想着,脚下走得更快。
  “你恨我是吗?”萧崇光继续问道。
  她不恨他,她只恨她自己,赵玉龙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她出了花厅。
  萧崇光追出花厅,他今日要不和她弄个明白,只怕就再没有机会。
  “如果你恨我,我可以把这条命补偿给你。”萧崇光说完,他一咬牙跳入湖中,顿时激起一片水花。
  赵玉龙听到水声,她愕然回过头去。
  “王爷!”火桐不知所措地向水花处喊一声,他待要跳入水中救萧崇光,那边,赵玉龙已经跳下去。
  赵玉龙把下沉的萧崇光捞起来,游向花栏边,火桐赶紧伸手把萧崇光拉上走廊。
  赵玉龙从水里上来,她赶紧先去查看萧崇光的情况。
  “你怎么样?”赵玉龙急切询问。
  萧崇光呛出一口水,他看到俯身过来询问他的赵玉龙,他伸手把她揽进自己怀里。
  “龙儿,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宁毋死!”萧崇光痛苦说道。
  火桐一看这情形,他还是知趣点,快些隐身吧。
  “那能怎么样?你是燕国皇子,我是赵国公主,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赵玉龙冷面说道,那是他们改变不了的命运。
  “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龙儿,我是决心一定要与你在一起的,不要拒绝我。”萧崇光坚定说道。
  “那根本不可能!除非,你不是燕国的皇子,而我也不是赵国的公主。”赵玉龙用力挣开萧崇光的怀抱,她绝望地说道。
  “那你敢不敢和我立个约定?不管将来战争如何结局,我们都要结为夫妇,白头终老,你可敢吗?”萧崇光目光炯炯望着赵玉龙问道。
  赵玉龙垂首不语,萧崇光的执着已经打动了她,战争总会结束不是吗?等战争结束,他们可以隐居世外去。
  “龙儿,答应我好吗?”萧崇光执着恳求。
  “我答应你,但是,战争结束之前,我不会再见你。”赵玉龙正视萧崇光说道。
  萧崇光舒口气,无论如何,他们总算是取得了共识,“我答应,只盼你勿忘今日之约定,不会反悔。”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赵玉龙坚定不移地说道。
  萧崇光这才露出笑颜,这场战争如何他已经不在乎了,只要最终他与赵玉龙能够白首偕老,他的人生还有什么遗憾?
  “龙儿,我定不会负你!”萧崇光深情地把赵玉龙拥进怀里,他双唇炙热地吻上她的唇。
  他们的爱情经过这次生死涅槃,终于可以摆脱俗世地羁绊,做到真正地相知相爱。
  两个人紧紧相拥着对方,全心全意地付出真情,他们更加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
  两个人一番浓情蜜意地热吻,吻得天昏地暗,神魂颠倒。
  萧崇光突然觉得唇间有异,他放开赵玉龙,望着她的嘴巴抑制不住笑地前仰后合。
  赵玉龙被萧崇光笑了个莫名其妙,她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嘴巴,手上却抓下一把山羊胡须,她一下囧地脸红了。
  原来,赵玉龙下到水中救萧崇光,她粘在脸上的胡须就因为见水而变得不结实,现在又和萧崇光这样激烈地一番亲吻,她的假胡须就必然地罢工了。
  赵玉龙想起自己现在是个猥琐道士的模样,还深情款款地和萧崇光谈情说爱,不禁深觉尴尬。
  “你好坏,人家为你成这副模样,你还笑。”赵玉龙一把把胡须沾到萧崇光脸上,然后,她看着满脸胡子的萧崇光开心地笑了。
  “那就不要再扮这个样子,还是恢复原来的你,好不好?。”萧崇光抓下胡须,他期待地说道。
  说实话,脸色焦黄,贼眉鼠目,赵玉龙这个道士的装扮实在让萧崇光不敢恭维,何况是还要面对着这么一张奇葩的脸谈情说爱。
  “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就这样子吧。”赵玉龙突然沮丧说道。
  现在这样子还能让赵玉龙心里没有负担,如果,她恢复本来的面目,她就会记起她与萧崇光的身份,记起他们之间不可逾越地那道鸿沟。
  萧崇光知道赵玉龙心里的想法,他怜惜抱住她,“这样也很好,反正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喜欢!”他由衷说道。
  湖心亭上花好月圆,鸳鸯成对人成双,一对有情人深情相拥,看不够彼此的容颜,说不尽爱意缠绵。
  “喂,我说……”赵玉龙在萧崇光怀抱里慵懒开口。
  “我不叫‘喂’,叫我‘崇光’。”萧崇光好笑地吻一下赵玉龙额头纠正道。
  火桐远远望着情投意合的两个人,他一脸幸福地艳羡。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第二天,萧崇光带了赵玉龙到李皇后那里,还有萧崇杰,吃了一顿便饭,赵玉龙当然还是道士的装扮和身份。
  李皇后一开始也没发现异样,可后来她越来越觉得儿子与神医道长的状态有些蹊跷。
  李皇后看着那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亲密无间的互动,李皇后不禁纳罕,前几日的时候,神医道长还对她儿子惜言如金的,爱搭不理,可现在却是一反常态地热乎,实在让她猜不透其中的玄机。
  “光儿,楚君这两日为何没有进宫?”李皇后突然想起有两日没有见到凤楚君进宫了,这可是稀奇,她便疑惑地问道。
  “楚君说昭华寺的神佛灵验,儿臣便请她去昭华寺为母后祈福,可能要再在那里住个十天半月的。”萧崇光说道。
  因为赵玉龙一再吃凤楚君的醋,所以萧崇光想个由头,把凤楚君打发走了,免得赵玉龙误会他。
  萧崇杰正吃着饭,他闻言愣了一下,难怪,凤楚君从前天就神神秘秘地消失了,原来是去了昭华寺。
  昭华寺的凡间清修很是艰苦,他一定要去昭华寺看看她,偷着给她带些好吃的去,萧崇杰此时人在饭桌上,他一颗心却早飞去了昭华寺。
  “听说神医道长明日要离开,本宫很是舍不得,不如本宫在燕京为神医道长修建一座道观,也免去道长漂泊之苦。”李皇后对赵玉龙说道。
  “皇后娘娘的好意贫道心领了,只是贫道眷恋故土,要回峨眉山去。日后若是有缘,定会与皇后娘娘再见的。”赵玉龙躬身回道。
  “既然道长去意已决,本宫也不好强留,光儿,道长与你有救命之恩,你多敬道长几杯。”李皇后向儿子吩咐道。
  这去意离别的话,登时让萧崇光有了几分伤感,他向赵玉龙举杯:“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愿你此去平安,来日重逢,再叙长情。”
  “王爷亦如是,愿君多保重!”赵玉龙不禁也是伤怀,不是不爱,却要生生别离。
  而且,两国交兵,刀枪无眼,等战争打完,到时候是何种情形还不知道,今日一别,再见是不是有日谁能说得准?
  两人这番凄凄别离,让李皇后与萧崇杰都是停了箸筷,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唱地是哪一出。
  夜晚,玄武殿摇曳的烛光,纱幔,都透着道不尽的伤感。
  萧崇光与赵玉龙立在窗前,相互依偎着,望着天上的明月相对无言。
  此去经年,谁知道明天是个什么模样?
  

☆、明争暗斗

  第二天一早,萧崇光便装送换回原来装束的赵玉龙离开京城。
  两个人一路上赏玩着京城的美景,宛如一对情侣同游,偶尔看一眼身边的人,幸福,满足,而又带着浓浓地离愁别绪。
  萧崇光一直送赵玉龙到了黄河岸边,赵玉龙踏上船板的那一刻,萧崇光突然抱住她,“勿忘”他在她耳边说道,温热的唇扫过她的鬓发。
  赵玉龙垂首泫泪,她毅然转头而去。
  远远的一辆马车内,赫连明秀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他唇角勾起一抹满含深意地笑。
  马车是羽王府的马车,赫连明秀就仗着萧崇华的庇护,在燕京畅通无阻。
  萧崇光回到皇宫,李皇后正等着他,她一见到儿子回来便急急问道:“神医道长走,你怎么不与本宫说,好让本宫送送他。本宫还命人准备了厚礼,要送给神医道长呢。”
  “母后,她不需要那些。……母后,您觉得神医道长这个人怎么样?”萧崇光问道。
  “神医道长当然是个好人了!要没有他,母后这头风病还不知道哪辈子能好。”李皇后夸道。
  “那……母后,等以后让她与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吗?”萧崇光转弯抹角问道。
  “那当然好了!……光儿,你是逗母后的吧?”李皇后突然醒悟,那怎么可能呢?
  “儿臣不是诳语,等以后,儿臣和母后,崇杰,还有她,我们永远都在一起。”萧崇光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你说少了,还有你和杰儿的妻子,儿子,孙子,我们一大家子人。”李皇后补充说道,作为一个母亲,最喜闻乐见地就是儿孙满堂。
  “母后,您想不想回家乡去?”萧崇光突然问道。
  “回家乡去?”李皇后疑惑,她是一国的皇后,哪能想去哪去哪。
  “这场战争最后的结局,就是我们平安退回燕国去。母后,您可以向父皇请旨,先回幽都,也免得将来战火一起,再回去就难了。”萧崇光说道。
  萧崇光想要快点结束这场战争,而且,他也不想在战场上与赵玉龙生死对决,所以,他最好地选择就是把中原还给赵玉龙,燕国退回北方去。
  “什么战争?”李皇后更是疑惑难解,她没听说边境有什么战事呀。
  “儿臣说的是燕赵之战,燕赵之战已经在所难免,母后就只管照儿臣说的做,您带崇杰先回幽都去。”萧崇光郑重说道。
  燕赵之战?赵国不是早就灭亡了吗?李皇后虽然满心疑惑,但她看到萧崇光神色极其严肃,便再无质疑。
  “好,母后就说回去祭祀祖先,你父皇一定会允的。”李皇后说道,她丈夫一心宠爱别的女人,才不会管她太多,也许巴不得她回老家去,他落得清净。
  萧崇光回到玄武殿,他让火桐去找来监视赫连明秀的黑水魅灵宣沐,详细询问了赫连明秀在燕京的行动。
  知道赫连明秀与羽王走得亲近,萧崇光冷笑,他当然知道赫连明秀想干什么。
  赵玉龙临走的时候,曾经跟他讲过毒针的事情,他猜想,萧崇华虽然有贼胆,但是贼心却是有限,一定是赫连明秀的主意。
  “本王不去治他,倒让他把本王瞧扁了。”萧崇光眸光中透出冷厉。
  于是,萧崇光在他的王府设宴招待赫连明秀,赫连明秀当然不得不去,就算赫连明秀知道那很可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