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本王不去治他,倒让他把本王瞧扁了。”萧崇光眸光中透出冷厉。
  于是,萧崇光在他的王府设宴招待赫连明秀,赫连明秀当然不得不去,就算赫连明秀知道那很可能是为他设的鸿门宴。
  果然,席间,萧崇光突然口吐鲜血,中毒倒地。
  赫连明秀就被莫须有的名义正大光明地和谐了,他被软禁在驿馆,要等到官府查出下毒之人,才能解禁出行。
  赫连明秀闲散地躺在驿馆的床榻上,他表面老实多了,只希望自己积极配合的好表现,能够蒙蔽萧崇光不对他痛下杀手就好。
  为了让萧崇光留他一命,赫连明秀还特意让人去转告萧崇光,西夏的兵马愿受易王差遣,帮助燕国剿灭中原的匪患。
  萧崇光接受了赫连明秀的和解,他当然也不会在燕赵即将大规模开战的当口,杀了赫连明秀激变西夏。
  赫连明秀与萧崇光的过节这样就算是过去,虽然赫连明秀依然被软禁在驿馆,但好歹他的性命是无忧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赫连明秀有的是耐心与萧崇光周旋。
  萧崇光晚上去了李洲府上,他与舅舅商议了燕国北撤事宜。
  李洲没想到萧崇光居然会准备北撤,而不是原先制定的全面清剿赵国余孽的计划。
  但是,李氏家族的大主意向来都是萧崇光做主,李洲也乐得坐享其成,所以,李洲这次也没有反对意见。
  最后,萧崇光给李洲制定的任务就是安全北撤,和趁着燕赵交兵的机会往军队安插将领,削夺凤家的势力。
  萧崇华先是失了赫连明秀这个给他出谋划策的军师,然后,他向燕皇讨要军队的上表也被燕皇驳回。
  因为军权一直是凤家的倚仗,萧崇华要军队,就必须要从凤家手里划分,凤容岂能容得他人瓜分。
  更让萧崇华想不到的是,萧崇光居然开始上朝了,本来燕皇三个儿子,只有萧崇华自己拿朝堂做窝。
  因为萧崇华很有可能就是燕国未来的新君,所以,有很多官员巴结、依附于他。
  现在倒好,有人来跟萧崇华抢了。
  第一天,萧崇光就与萧崇华起了争执。
  面对燕国四面楚歌的严峻形势,萧崇光力主把都城迁回幽都,巩固燕国在北方的统治,给自己留条退路。
  而萧崇华还是咬着军权那块肥肉不放,他讥笑萧崇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在中原连打都不想打,就逃跑的软弱表现。
  “父皇,请给儿臣一支兵马,儿臣定会荡平赵国余孽。”萧崇华再次壮志激昂地请求燕皇给他兵马。
  燕皇便把请求的眼光看向凤容,“广国公,羽王既然对国家有如此忠勇,朕心甚慰,爱卿就成全他吧!”
  燕皇为了萧崇华可谓是老脸都不要了,这就像大庭广众之下,一个主人向仆人弯腰屈膝。
  但是燕皇顾不得了,他现在年老体弱,信氏几番在他面前哭哭啼啼,诉说他没有给她和儿子一条安稳的后路。
  所以,燕皇要趁着自己还有口气,尽力扶持萧崇华当上皇帝。
  就算萧崇华斗不过萧崇光,当不了皇帝,燕皇也要给萧崇华谋取裂土封疆的力量,让萧崇华与信氏将来可以有立足之地。
  凤容郑重思量一下,才说道:“那就让骠骑将军协助羽王殿下,剿灭吴郡的悍匪司徒静吧。”
  萧崇光闻言瞟了一眼凤容,他暗骂凤容老奸巨猾。
  凤容就是老奸巨猾,他早看出燕皇急切地想要为羽王争得一席之地的愿望,他虽然在第一次拒绝了燕皇要给萧崇华调拨军队的要求,但是,他知道这事一定不会完。
  凤容就苦心思虑对策,还真让他想到一计,而且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凤容就把他的眼中钉,骠骑将军闻子君的军队调拨给萧崇华。
  闻子君祖上三辈都是燕国的将军,所以,闻子君从十二岁就是军队的统领。
  一开始,凤容还真没把小娃娃闻子君放在眼里,而且,他对出身将门的闻子君持得是拉拢政策,培养闻子君将来成为他凤家的左膀右臂。
  等到闻子君势力逐渐壮大,在李洲的力荐之下,一跃成为骠骑将军,凤容才看出端倪,闻子君是易王的人!
  萧崇光居然在他的眼皮底下培养了一个骠骑将军,分割他的权势,这令凤容心惊胆战,这也是凤容忌惮萧崇光的原因。
  既然燕皇要为萧崇华铺路,那凤容也就顺水推舟,把闻子君交给萧崇华,这样凤容既割掉了闻子君这个毒瘤,又满足了燕皇的愿望。
  “这样甚好!羽王,朕封你为平南大将军,与骠骑将军闻子君共同剿灭吴郡的匪患,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朕的重望,早奏凯歌。”燕皇不知凤容的猫腻,他高兴地宣布。
  “儿臣遵命!”萧崇华也高兴,他终于取得了初步的胜利。
  萧崇光倒无所谓,别看闻子君长了一张无公害的娃娃脸,可闻子君不是好欺负的。
  笑里藏刀,阳奉阴违,闻子君比谁都擅长,要不然他也不会骗到老奸巨滑的凤容,萧崇华到闻子君那里是捞不到好处的。
  凤容斜眼看看萧崇光,他这等于是将了萧崇光一军,可萧崇光脸上平静无波,似乎根本不在意。
  凤容就叹口气,他是要别无选择了吗?难道只能将女儿嫁给萧崇光?可好像他把女儿嫁不嫁给萧崇光,他凤家的前途都是堪忧。
  而且,萧崇光准备北撤,巩固北方的势力,那就代表萧崇光是放弃中原了,更不会重用他凤家。
  朝堂一散,萧崇华就兴致勃勃地去准备启程去吴郡,萧崇光则去与李洲商讨北撤的具体事宜。
  凤容回到府中,他立刻修书给弟弟凤袭,让凤袭务必保存实力,不要在中原的战场上孤注一掷,断送了凤家立足的本钱。
  赵玉龙回到吴军,她立刻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派人去联络各地的义军,一起举事。
  赵玉龙和萧崇光的心思一样,她也想要快点结束这场战争。
  武林盟主孔凌也号召武林各派帮助当地的义军攻城掠地,夺取州府。
  一时间,燕国就如同陷入汪洋大海的孤舟,风雨飘摇。
  

☆、无毒不丈夫

  战争打了大半年,燕赵两国,孰胜孰败,优劣已分。
  赵国各地的义军已经壮大合流,燕国只剩下燕京可守,燕皇这才慌了神,他一病不起,开始采纳萧崇光的谏议,同意燕国迁都幽都,退出中原。
  而且,为了稳定朝堂大局,燕皇病体支离之际,他不得不宣布易王萧崇光为太子,将来继承他的皇位。
  由易王萧崇光继承燕国的皇位,朝中大臣们自然是没有异议,因为羽王现在被困在保定府,生死不明,想抢这个太子之位也来不及。
  都怪那个羽王目光短浅,好大喜功,非要去领兵打仗,这下可好,不仅太子之位丢了,连他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要丢了。
  一想到那个上赶着去战场送死的羽王,大臣们无不摇头喟叹。
  燕皇缠绵病榻不能上朝,便由萧崇光太子监国,布置北撤。
  燕皇被抬上龙辇,由文武百官随行,准备撤离燕京。
  但是皇妃信氏哭着喊着,怎么也不肯上辇。
  “皇上,您就弃了我们母子去吧,臣妾不会怨恨您的。”信氏在辇车旁边哭泣着,她不能丢下被困在保定府的儿子不管,但这时候又没人能去救她儿子,所以,她就只有逼燕皇想办法。
  燕皇躺在辇车上,老泪苍苍叹口气,他这一生就只觉得对不起信氏母子,让他们母子跟他受了一辈子委屈。
  如今,他已是风烛残年,要他这样走了,于心何安?
  “絮儿,朕不走了,朕和你一起等华儿回来。”燕皇说着开始手脚并用向下爬。
  “父皇,您是一国之君,要顾全大局才是。”萧崇光赶紧上前把燕皇又放回榻上。
  “易王!太子殿下!崇华和你是亲兄弟,你就去救救他吧!”信氏却趁机抓住了萧崇光的衣袍,苦苦哀求道,为今之计,也只有萧崇光能够救得了她的儿子。
  萧崇光厌恶地看一眼信氏,要不是这个女人,他母后也不会受他父皇的冷遇,他和弟弟也不会从小见不到父皇。
  “皇妃娘娘放心,儿臣会派人去救羽王的。”萧崇光敷衍着要扶起信氏。
  信氏却是死拽着不起,“除了你没人能救得了他,你就亲自去救他吧!只要你救了他,我们母子给你当牛做马都心甘情愿。”她说道。
  “光儿,父皇从没求过你什么,今天就求你去救救华儿!父皇求你了!”燕皇才明白信氏的用意,他也赶紧拽住萧崇光恳求。
  萧崇光可以无视信氏的要求,但是他却不可以无视父亲的的请求,虽然他一直恨父亲,但那恨的背面是他对父亲的渴望之情。
  “儿臣会亲自领兵去救羽王,父皇就放心启程吧。”萧崇光应道。
  萧崇光答应了燕皇,信氏这才哭哭啼啼地上了辇车,跟随燕皇北撤。
  送走燕皇,萧崇光便领兵启程,他飞鸽传书退守沧州的闻子君,让闻子君与他前后夹攻去救保定府的萧崇华。
  萧崇光与闻子君两股兵力,终于突破吴军的围困,进到保定府城里。
  自从离开京城到了吴郡,萧崇华这大半年过得是颠沛流离,残酷的现实与他想象中的功成名就、霸主一方,繆差了千百里。
  没有辉煌地建功立业,萧崇华最后还被莫名其妙地困在保定府里,吴军知道他是燕皇疼爱的大皇子,便一心守着保定府要活捉他。
  而那骠骑将军闻子君,早已经不知去向,还管他的死活。
  说实话,萧崇华落到闻子君手里,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萧崇华一到吴郡,闻子君就把他高高供起,整天拿甜言蜜语泡着他。
  萧崇华呢,他正好吃闻子君这一套,所以他在军中看似威风八面,呼风唤雨的,其实手中没有半点实权。
  萧崇华这次被困保定府,也是给闻子君利用了。
  闻子君为了保自身安危,他就把萧崇华当做诱饵给抛出来了,让萧崇华在保定府吸引吴军的注意力,他自己安全退守沧州。
  要不是萧崇光下令闻子君来救萧崇华,闻子君才不管萧崇华的死活呢,萧崇华要是死了倒是正合他的心意。
  萧崇华本来已经像涸辙之鲫,就等死了,萧崇光的援军却从天而降,他立刻来了精神,率领残兵败将跟着萧崇光的军队向外突围。
  眼看就要杀出吴军的包围,萧崇华望着萧崇光的背影,却是动了杀机。
  既生瑜何生亮!如果没有萧崇光,他就会顺利继承皇位,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
  “趁火打劫,除掉萧崇光,现在正是好时机!”他的人生导师赫连明秀的教诲言犹在耳,萧崇华暗暗咬牙。
  萧崇华四下偷望一眼,军士们都在奋力厮杀突围,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无毒不丈夫!萧崇华立刻搭箭拉弓,恶狠狠地要射萧崇光的后心。
  萧崇华弓弦未松之际,突然他后背一疼,一支雕翎箭已经射中他的后心,萧崇华大睁着绝望地双眼,一头栽下马背。
  萧崇华后面不远处,闻子君表情冷漠地收了自己的弯弓。
  萧崇光听到兵士的呼喊声,他回过头,见到萧崇华中箭落马,他赶紧打马回头,把已经毙命的萧崇华抢上马背。
  虽然萧崇华已经死了,但是萧崇光还是带着萧崇华的尸体,马不停蹄地回到了燕京,闻子君也率军直接撤到燕京。
  燕京的皇宫里,萧崇光望着面前萧崇华的尸体,到底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心里有些哀伤。
  唉!萧崇光叹口气,他将来要怎样面对父皇期待的目光,父皇真的是从没求过他什么事,如今就这一件事,他还给办砸了。
  “二哥,像羽王这种心狠手黑、无情无义的人,死了没什么可惜。”闻子君看着萧崇华的死相不屑说道。
  二哥就是太过仁慈,要不是他发现了萧崇华要在二哥背后暗算,只怕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二哥了。
  萧崇光看一眼闻子君,他这个兄弟呀,下手也是要看对什么人嘛,萧崇华再不好,到底也是他兄弟手足。
  萧崇光把萧崇华抢到马背上,一路向回走,他就发现问题了,萧崇华背上那支箭是闻子君的。
  闻子君爱臭美,他的箭在打造的时候,箭杆上面都会雕刻一朵精致的梅花印记。
  萧崇光发现箭是闻子君的以后,他就把箭□□扔在半道。
  他当然知道闻子君是为了他才杀的萧崇华,所以,萧崇光也只有装作不知,只当是萧崇华被吴军射杀。
  可怜一世算计的萧崇华,本来想要趁机杀了萧崇光,却没想到让闻子君趁机杀了他,这也算是报应不爽、罪有应得吧。
  “把他骨灰带回去吧。”萧崇光向火桐吩咐道。
  “是,王爷。”火桐立刻叫了两个军士过来把萧崇华抬下去火化。
  “子君,让兵士们修整一夜,明日一早北撤。”萧崇光又吩咐闻子君。
  “是,二哥,我这就去安排。”闻子君也领命下去。
  夜色中,一枚孤零零的下弦月挂在天边,萧崇光独自踱步在空荡荡的皇宫内院,一股独处的凄凉袭上他的心头。
  萧崇光上了钟鼓楼角楼,他俯视着暗沉夜色里的整个皇宫,他仿佛又看见宫中昔日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
  一朝风流云散去,只剩冷月伴孤城。
  萧崇光又望向天际,他与赵玉龙已经分别大半年,两个人没见过面,也没音讯往来。
  “龙儿!”萧崇光深情呼唤着,他眼前出现赵玉龙的璀璨明眸,春花笑颜,他咽下自己的刻骨相思。
  等他撤出中原,这场战争就算是结束,到那时,他和赵玉龙就可以团聚。
  萧崇光不担心赵国人会追着不放,危及燕国,中原的战场打到这时候,消灭燕国已经不再是那些义军的目标。
  因为他们这时候再打燕国已经没意思了,他们当务之急就是巩固自己的势力,在众多的义军当中站稳脚跟,独霸一方,或者逐鹿中原。
  而现在,萧崇光的当务之急就是带着自己这些人,安然回到燕国去,他只要回到燕国就可以后顾无忧。
  然而,就是一夜的时间,不分昼夜赶来的吴军已经围困了燕京。
  毕竟,燕京是燕国在中原的都城,人们自古以来就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谁先拿下,就有王者的意味。
  吴军带军的正是赵玉龙和司徒孝成,吴军因为有赵玉龙亲自坐镇指挥,所以战无不胜,很顺利就打到了燕京。
  赵玉龙排兵布阵安顿好了军务,她也接到前方探马的回报,说燕京城里困得是燕国太子萧崇光,她不禁心中暗惊。
  燕国迁都北撤,赵玉龙早都听说了,她还以为萧崇光已经撤回北方去,燕京城里不过是些留守的将领。
  当时,赵玉龙的心便乱了,萧崇光现在的身份是燕国太子,各地的义军为了争功名,也一定会全力以赴取他性命,不会让他活着离开中原的。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四个字的标题很古板,所以从这一章开始,偶要随心所欲啦,希望小天使们不要介意!

☆、送君千里

  萧崇光扶着城垛,他向下观望着吴军的九宫八卦阵,他苦笑一下:“龙儿,你这阵我还没想好要怎么破呢。”
  这时候,吴军阵中缓缓走出几匹战马,当前一匹马上的人正是赵玉龙,萧崇光一眼就望见了,他顿时心跳若狂,用几近贪婪地眼光盯住她。
  “龙儿,我们终于又见了!”萧崇光脸上露出温柔满足地微笑,他自言自语呢喃。
  赵玉龙也已经看到了城头的萧崇光,她对上他眼光,心头划过一丝痛楚,她魂牵梦萦的这个人啊,终于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两个人对望着,无需言语,已经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跟在赵玉龙身边的司徒孝成和于斯也都认出了萧崇光,虽然他们早怀疑萧崇光的身份,但是今天这样在两军对垒的战场上相见,还是让他们难以置信、无不震惊的。
  “少主,那个人不是周文龙吗?”于斯向赵玉龙问道。
  “那个人不是周文龙,他是燕国的太子萧崇光。”司徒孝成答道,他虽然并不认识萧崇光,但是他从萧崇光太子的服饰看出来,这个人就是燕国太子萧崇光。
  于斯惊讶地张了一下嘴巴,他看了一眼望着萧崇光的赵玉龙,终是没说什么。
  事情大了,与少主有断袖情缘的竟然是燕国皇子,不,是燕国太子,将来的燕国皇帝,也不知少主会如何做?
  半年前,司徒孝成就派人到洛阳去彻查萧崇光的身份,他派去的人给他带回来周文龙的画像,果然,此周文龙与彼周文龙根本不是一个人。
  不过,这件事司徒孝成倒是没和赵玉龙提过,他暗中调查萧崇光,怕被赵玉龙反感,这也是司徒孝成的聪明之处。
  司徒孝成这样说了,但他观察到赵玉龙脸上没半点的惊讶,他便明白了,关于萧崇光的身份赵玉龙是心知肚明的。
  司徒孝成虽然有点小小地妒忌赵玉龙看萧崇光的眼光,但是,今天在这战场见到萧崇光,他也宽心了,萧崇光是燕国的皇子,赵玉龙和萧崇光是不会有结果的。
  “子君,我们夜晚突围。”萧崇光向他身边的闻子君说道。
  萧崇光在吴军大营与赵玉龙俯瞰九宫八卦阵的时候,他发现阵中的传令官都是用五色旗子来表达指令,所以,他要夜晚突围,让九宫八卦阵不能发挥最大威力。
  夜晚,赵玉龙独坐在军帐之中,当营门遇袭的号角吹响,她抿紧了唇。
  “少主,敌军突围了,我们的五色旗不起作用,要怎么办?”于斯进来军帐问道。
  听了于斯的话,赵玉龙却无动于衷,她知道萧崇光会选择夜晚突围,她本是有对策的,在夜晚,五色旗可以换成五色灯笼,照样可以指挥作战。
  但是,他们有约定,她要萧崇光活着,等到战争结束,他们可以在一起。
  “由他去吧。”赵玉龙半晌才说道。
  五色旗不起作用,九宫八卦阵就如同瘫痪,她相信凭萧崇光的能力是冲得出去的。
  于斯一下无语,看来他家少主还是痴迷萧崇光,要故意放萧崇光一条生路。
  司徒孝成也来到赵玉龙帐中,他脸上带着喜色说道:“少主,敌人已经弃城而去,我们进城吧。”
  司徒孝成很聪明,他看到燕军突围,而赵玉龙稳坐帐中没有动静,他便明白赵玉龙的用意。
  不过,司徒孝成不在意,萧崇光从这里逃走,回燕国的路上还不知有多少义军在等着这位燕国太子,谅他也活不了。
  所以,司徒孝成也乐得顺水推舟送赵玉龙的人情。
  “夜晚不宜入城,等明日一早吧。我也倦了,你们都退下吧。”赵玉龙站起身说道。
  “对,少主所言极是,那少主歇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入城。”司徒孝成说完便与于斯一起退出去。
  赵玉龙合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此时,帐外的喊杀声已经停了,看来,萧崇光是已经成功突围,她终于放下心来。
  但是,此去燕国路途遥远,因为燕皇北撤,燕国仅剩的几个城池守军人心涣散,许多燕军不攻自破,只顾着逃回故国去,现在,只剩了萧崇光一支孤军留在中原。
  而且,萧崇光现在的身份是燕国太子,他就更加危险。
  想到这些,赵玉龙烦躁地又翻个身,她在黑暗里睁着眼睛,回忆起白天见到萧崇光的那一刻,他望着她,深情的眼眸,温柔地浅笑。
  赵玉龙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她不能丢下他不管,他是她未来的丈夫,她怎么能眼睁睁看他去自生自灭。
  赵玉龙立刻起床点了灯烛,她给司徒孝成留下一封书信,大意就是告诉司徒孝成,先稳定中原局势,把各路义军这一盘散沙凝聚到一起,避免中原内乱。
  至于她,赵玉龙告诉司徒孝成,她要功成身退,隐居世外,再也不问凡尘之事,叫司徒孝成不要寻她。
  赵玉龙又留下了赵国的传国玉玺给司徒孝成,并写下禅让诏书,让他可好号令天下。
  留下书信,赵玉龙便换上普通士兵的衣服,偷偷溜出吴军大营,向着萧崇光撤退的方向追下去,她要保萧崇光平安离开中原。
  第二天一早,司徒孝成与于斯来到赵玉龙的军帐,他们见到了赵玉龙留下的书信和玉玺,两个人心里便明白,赵玉龙一定是去追萧崇光了。
  于斯苦笑,他家少主怎么就这么一根筋,放着中原的大好江山不做坐,非要去和个敌国皇子纠缠不休,他也是服了。
  司徒孝成拿着玉玺和禅让诏书,他竟然一点激动之情都没有,只有满怀的无奈和失落,好像,他现在得到的这些,并不是原来他孜孜以求想要的。
  司徒孝成眼前出现赵玉龙娇俏容颜,婀娜风姿,这世上还有哪一个女子,可以这样动他的心?
  萧崇光北撤,遇到的第一支军队,就是利州王彭宠的利州军。
  彭宠比任何人更想拿下燕国太子,他要报答赵国皇恩,还要替当年以身殉职的蒲允鸿统领报仇。
  而且,他若拿下了燕国太子,他的功劳就可以盖过司徒静父子,削削司徒静父子那居功至伟的傲气。
  彭宠正在督战,他身边忽然多了一个军士,“利州王。”那个军士叫他。
  彭宠一回头,才惊愕地发现那个军士居然是少主赵玉龙。
  “少主!您何时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