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彭宠一回头,才惊愕地发现那个军士居然是少主赵玉龙。
  “少主!您何时来的?少主来的正好,前方的敌人就是燕国的太子萧崇光,末将这就把他拿下。”彭宠高兴地说道,有些邀功的味道。
  “利州王,先鸣金收兵,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赵玉龙说道。
  “哦?”彭宠愣了一下,他若是收兵,萧崇光就过去了。
  对于赵玉龙的命令,彭宠虽然疑惑不解,但是,他是军人出身,知道服从命令是天职,他立刻说道:“是,少主,末将这就收兵。”
  彭宠下令鸣金收兵,前方对战的马陵浑身是血匆匆跑来,大老远地就气喘吁吁地喊:“王爷,你怎么可以收兵呢?西安军和徐州军这就都过来了,一定会拿下那燕国太子的。”
  “马陵,为将者奉军令行事,你啰嗦什么!”彭宠向马陵呵斥道。
  唉!就这样放走了燕国太子,彭宠心里也是别扭。
  利州兵一撤,萧崇光赶紧率领军队继续前行。
  也幸亏赵玉龙及时制止了彭宠,萧崇光的军队才走没多久,西安军和徐州军就包围过来。
  萧崇光的军队马不停蹄,连走了两日,最后人困马乏再也走不动,萧崇光才下令找地方安营扎寨修整。
  但是,他们前方一片茫茫丘陵,时值大旱时节,水井都是干枯的,连点水源都没有,根本无处安营。
  看到面色严峻的萧崇光,火桐叹口气,他捂紧了腰间的牛皮水袋,里面还有半袋水,他从没舍得喝过,只给王爷留着了。
  突然,有个军士走过火桐身边,用胳膊肘蹭了他胳膊一下,就匆匆向前走。
  火桐当然感觉到那个军士是有意碰他的,好像是叫他跟去,火桐犹疑一下,还是决定跟过去看个究竟。
  火桐跟那军士到了一辆粮草车后面,军士站住脚,回过头来。
  火桐惊奇地瞪大眼睛,这张脸他熟悉,这不就是赵玉龙假扮的明和道长那张脸吗?只是嘴上没沾胡须,倒弄了满脸的麻子。
  “左前方二十里的山阴,那里水脉较浅,可以掘井。再往前就是赤城方清远的地盘,可以从西山绕赤城而行,但是千万不能进山,此时干旱,防备他们放火烧山。只要过了赤城,如果你们有接应的话,就可以顺利回去。都记下了?”赵玉龙直接嘱咐道。
  火桐感动地连连点头,他此时见到赵玉龙,无疑是见到了活菩萨下凡。
  “多谢赵先生相助!请您一定要帮我们王爷平安回到燕国去。”火桐恳求说道。
  “我会跟着他的,不要告诉他我在。以后叫我老郑,郑天宝,你快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会再找你。”赵玉龙说道。
  “是!”火桐应一声,赶紧离开。
  火桐边走着,他激动地泪水都快要掉下来,王爷真是幸运,遇上了赵玉龙这样不离不弃的好女子!
  

☆、玉门关

  萧崇光按照火桐所说,把营寨安扎到二十里外的山阴之地,然后命令军士掘井取水。
  果然,军士们才挖了四五丈的深度,清水就从地下喷涌而出,军士们看到清冽的泉水,都是欢喜雀跃、群情振奋。
  “行啊,火桐,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呢!”萧崇光赞赏地夸道。
  “属下哪有这本事,还不是赵……”火桐兴奋之下差点说漏嘴,他惊觉打住。
  然而萧崇光已经听到火桐脱口而出的‘赵’字,他目光立刻犀利地看向火桐。
  “啊……是赵先生,赵先生去年在宫里的时候,她教给属下的。”火桐也机灵得紧,他终于转弯抹角地圆了谎话。
  “哦。”萧崇光听了一脸的失望。
  火桐暗暗松了一口气,唉!这个赵玉龙也是,既然这么关心王爷的安危,干嘛不光明正大的来帮助王爷,非要难为他每次说谎。
  火桐哪里明白赵玉龙的苦,她是赵国皇室的后人,现在却来帮助燕国太子,若让天下人知道,让那些为光复赵国流血流汗的热血英雄们情何以堪?
  终于可以过一个安静的夜晚,连日来在马背上的奔波,征战,让疲乏的军士们很快进入梦乡。
  萧崇光却睡不着,他披起战袍出去巡营,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坎坷不平的路面上。
  赵玉龙本来是在远处望着萧崇光的营帐发呆的,她看到萧崇光出来,便下意识地躲在一匹马后。
  然后,赵玉龙就痴痴望着萧崇光,她的追随,能够换来他安安稳稳地在,让她很欣慰。
  萧崇光感应到有人盯着他,他警惕地回头,然而,除了山风吹得营帐窸娑作响,他没看到有任何人。
  他屏息凝神、侧耳倾听,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异样的动静。
  连日来的逃亡,都快让他变成惊弓之鸟了!萧崇光暗笑自己的多疑。
  但是,那种奇怪的异样感觉还是莫名其妙缠绕着他。
  萧崇光按照火桐的提议,发出信鸽到幽都,让舅舅派人接应他。
  然后,萧崇光率领军队在晚间悄悄绕过赤城,虽然后来被赤城的方清远军队追杀,但也算是有惊无险。
  过了赤城,前方的路上已经再也没有大的豪强势力,只一些零零散散的小股盗匪,他们也不敢拦截燕国太子的军队。
  所以,萧崇光走了三四天也再没遇到过战事,算是平稳了。
  赵玉龙追随萧崇光的脚步越来越沉重,进退两难,这时候,她就应该回中原去,但是,她盯着萧崇光的眼睛却不想离开他的身影,就想看着他。
  等到了玉门关,她就回去,赵玉龙这样给自己找理由。
  然而,快要到玉门关的时候,萧崇光却突然遇到了大批黑衣人的劫杀,足有几千人策马狂奔而来,卷起漫天的黄土风沙。
  萧崇光边厮杀,内心里边是震惊,这些黑衣人武功怪异,不似是中原武林的武功,应该来自燕国或者是西域。
  而且,这么多的人,应该出自军队。
  难道,燕国国内有变?萧崇光现在只能猜测这些黑衣人是和凤家有关,凤容有杀他的理由,要不然就是赫连明秀。
  萧崇光猜得不错,只不过这次劫杀他,却是凤容和赫连明秀联手搞得,凤袭带着他的下属栾史就在这些黑衣人中间。
  燕皇在北撤途中抱病而亡,萧崇光自然就是接掌燕国的未来新皇。
  凤容不想让萧崇光当皇帝,如果萧崇光死了,他可以立萧崇杰做皇帝,至少萧崇杰好控制。
  正好朝中接到萧崇光要求接应的信鸽,凤容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联络了赫连明秀,让凤袭亲自带人前去劫杀萧崇光,要把萧崇光解决在半路上。
  黑衣人虽然武功高强、来势汹汹,但是萧崇光和闻子君的军队经过这几日的休息,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战斗力,他们都是战场上浴血涅槃的战魂,所以并不畏惧这些黑衣人,反而气势更猛。
  而且,赵玉龙参杂其中,遇到她的黑衣人几乎毫无逃脱,只是她要顾及隐藏身份,要不然,黑衣人们早败了。
  眼看黑衣人寡不敌众,是要落败的局面,前面又来了一波军队,带军的居然是萧崇杰。
  萧崇光要求接应,凤容称病,凤袭就说他在撤退的时候受伤,无法领兵。
  李洲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去接应,萧崇杰便挺身而出,自己要求要去接应萧崇光。
  萧崇杰这次铁了心地要去接应萧崇光,也是被凤楚君逼得。
  凤楚君一听到无人去接应萧崇光,她就急了,这小郡主干脆跑到朝堂上大闹。
  萧崇杰是好心劝凤楚君不要心急来着,却遭到凤楚君的挤兑:“你就只知道在后方做缩头乌龟!为什么去打仗的不是你!”
  萧崇杰当时就难堪了,他知道凤楚君瞧不起他是有原因的,就是嫌弃他没有英雄气概。
  今回,他倒要教凤楚君看看,他是不是就没用,萧崇杰力排众议,坚持亲自去接应萧崇光。
  萧崇杰一出现,凤袭心中大喜,他暗自授意栾史带人去围攻萧崇杰。
  萧崇光一见萧崇杰有危险,他立刻向萧崇杰身边靠拢去。
  萧崇杰虽然也跟北冥老祖学过武功,但是他从不喜争勇斗狠,所以没什么对敌经验,被栾史几个人一围攻,他便乱了分寸,陷入手忙脚乱中。
  眼看栾史一刀砍向萧崇杰面门,萧崇光不顾一切飞身去救。
  凤袭便摸出随身的飞镖,甩手射向萧崇光,然而,凤袭的飞镖在堪堪要射到萧崇光的时候,刚好被一柄飞过去的钢刀打落。
  萧崇光用掌风把萧崇杰横扫出去,萧崇杰躲过了栾史那一刀。
  栾史为了继续牵制萧崇光,他便又向萧崇杰追杀过去,萧崇光只好不顾身后的敌人,他继续上前去缠住栾史。
  这时候却有一个黑衣人的马刀劈向萧崇光的后背。
  突然,侧面里冲出一个军士,拿刀架住黑衣人的刀。
  但那军士力气太弱,刀竟然被黑衣人斫断,黑衣人的刀在那军士胸前划了一道血口。
  “啊!”军士吃痛惊叫,原来是个女人。
  黑衣人立刻懵了,这不是德宁郡主凤楚君吗?他还要不要下手?黑衣人望向凤袭。
  凤袭当然也认出凤楚君,这丫头怎么跑来了?他也懵。
  萧崇光听到凤楚君的惊呼声,他回过头来,正好接住凤楚君倒下的身躯。
  “崇光哥哥!……”凤楚君望着萧崇光的脸,她眼睛里放射出喜悦之情。
  萧崇光身后的栾史趁机出手,他拿刀直劈萧崇光。
  栾史刚刚举起刀,一柄钢刀就带着劲风罡气从他胸前穿胸而过,栾史一脸的难以置信扑到在地上。
  这突然发生一切,让刚要赶过来的火桐都惊畏站住,带着栾史鲜血的钢刀又飞出七八丈远才掉落到地上,途中还误伤了两个人。
  火桐回头,他只看到赵玉龙扮成的郑天宝正转身离开。
  凤袭也看到栾史中刀那惊人的一幕,他咋舌不下,萧崇光身边定有高人保护,看来今天是注定要无功而返。
  而且,凤楚君中刀,也不知生死如何,凤袭打个呼哨,下令撤退。
  萧崇光身边的黑衣人接到凤袭的指令,也不再恋战,他们抢了栾史的尸体上马奔逃。
  萧崇光因为背对着栾史,他的注意力又都在受伤的凤楚君身上,所以,他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楚君!”萧崇杰心疼地摇晃着昏迷不醒的凤楚君喊道。
  “军医!”萧崇光叫来军医,让军医给凤楚君医治。
  萧崇光站起身,他搜寻着这一片狼藉的战场,他突然发现一件怪事,所有黑衣人的尸体都被带走,现场没有留下一具敌人的尸体可以供他查找线索。
  劫杀他的人到底是聪明过头了,他们不敢留下一丁点的线索,那不正说明他们的来路不可告人,萧崇光冷冷一笑。
  凤容!本王与你势不两立。
  前面就是玉门关,赵玉龙磨磨蹭蹭走在军队的后面。
  如果没有刚才萧崇光遇袭的事情,她也许到这里就会回头,但是,萧崇光刚刚又遇到了生命危险,她便又放不下他。
  萧崇光发现的问题,赵玉龙自然也发现了,那些人不是赵国人,极有可能是他们燕国自己的人,也就是说,萧崇光回到燕国,也未必不会遇到今天这样的危险。
  赵玉龙不禁联想到萧崇华用毒针暗算萧崇光的事情,她更无法放下对萧崇光的担心。
  反正现在战争打完了,也是她与萧崇光践约而行的时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追随萧崇光也算是应当。
  赵玉龙就一再地为自己找借口,她痴痴迷迷地眷恋着萧崇光。
  萧崇光的军队跨过玉门关,军士们几乎是欢呼雀跃着向前方跑去,他们终于回家了!他们终于安全了!不用再抱着冰冷的刀剑,靠着鞍镫齐全的马匹睡觉。
  火桐跟在萧崇光身后,他眼光有意无意地盯着走在军队后面的赵玉龙,当他看到赵玉龙踟蹰地脚步踏过玉门关,他心头一热。
  火桐没想到赵玉龙为了萧崇光,可以放弃她的国家和民族,踏上敌国的土地,这个女子太让他感动了。
  火桐就也磨磨蹭蹭走在了后面,他看着萧崇光没注意他,他便到了赵玉龙身边。
  “你在军中等我,我给你安排去处。”火桐压低了声音说完,然后他就快步又去跟上萧崇光。
  火桐打算着,等给赵玉龙安顿下来,他就做个成人之美的月下老人,让赵玉龙和萧崇光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爱的真相

  萧崇光进了燕皇的灵堂,李皇后与信氏全身缟素,正在为燕皇守灵。
  信氏一见到萧崇光,她立刻站起来向他身后搜寻,却没有见到她儿子萧崇华。
  信氏失望、惊疑,她也顾不得礼仪,便跌跌撞撞跑过去,一把抓住了萧崇光的胳膊。
  “易王,崇华呢?他怎么没来?”信氏满脸期待问道。
  “大哥已经为国捐躯。”萧崇光沉重说道,他示意火桐把萧崇华的骨灰罐交给信氏。
  信氏见到儿子的骨灰罐,她猛烈地摇着头,一连退了好几步,“不会的!……我儿子不会死!”她流着泪水绝望地呢喃。
  李皇后也站起身走过来,她想要安慰一下信氏,信氏却突然手指着萧崇光愤怒地喊道:“萧崇光!你太歹毒了!你有什么气可以冲我来,你要报复冲我来!为什么要害我儿子?……”
  萧崇光垂头不语,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对于信氏的指责他无话可说。
  “皇妃娘娘,您错怪我家王爷了,羽王是在保定府被吴军射杀,与我家王爷没有任何关系。我家王爷为了救羽王,被困中原,几乎无法生还,您还这样错怪他。”火桐却忍不住开口为萧崇光解释。
  “你以为你说的话我会相信吗?你们就是一丘之貉,串通一气害了我的儿子!”信氏疯了一般嚷着。
  “信妃,皇上尸骨未寒,你这样大吵大闹成何体统?”见到信氏如此不知道好歹,李皇后也来了气愤。
  “皇上!你们做这么卑鄙无耻的事情出来,还知道有皇上?告诉你们,皇上殡天,我就没想活着!要不为了我儿子,我早随皇上去了!”信氏神色凛然说道。
  信氏说的倒是她心里话,燕皇一死,她没了依靠,总想着李皇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报复她,与其活着受辱,还不如给燕皇殉情,也全个名节。
  但是信氏又舍不下她儿子,所以打算为了儿子忍辱偷生活着。
  这信氏是做贼的心虚,得了被害妄想症,总觉得没了燕皇,李皇后和萧崇光会对她怎么样。
  现在,她儿子也没了,信氏也再没牵挂,“李千凝!萧崇光!我诅咒你们母子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她声嘶力竭叫一声,便一头向旁边的柱子上撞去。
  信氏这一举动,惊呆了众人,看到信氏软绵绵地倒在地上,李皇后赶紧叫太医上前查看。
  “皇后娘娘,皇妃娘娘只是暂时昏迷,并无大碍。”李太医看过信氏额头的伤口之后说道。
  原来,信氏因为心情不佳,所以都好几天不肯吃饭了,她身体虚弱,连死的力气都不够。
  信氏撞到柱子上,只是把她自己的头给磕破层皮,又加上她心情激动、精神有些失常,所以便导致了昏迷。
  唉!李皇后叹口气,这信氏虽然不通情理,但失去了燕皇,又失去了儿子,也是可怜。
  李皇后向宫人们吩咐道:“把她抬下去,好生伺候着,别让她再寻了短见。”
  大殿里只剩下李皇后和萧崇光,还有李洲,李洲才把萧崇光拉到一边说道:“阿厚传过信来,他说凤袭受伤是假的,前几天他根本不在府中,直到昨日夜间才偷偷回来,但是,凤袭身边那个盗匪头子栾史不见了。”
  阿厚是李洲安排在凤袭身边的奸细。
  萧崇光点点头,追着要杀崇杰的那个人,倒是有点像是栾史。
  “还有,凤容这几天在他府里召见他手下那些个将领们,每次都要密谈很久,莫非他知道了我们的行动计划,你看这老匹夫会不会趁机作乱?”李洲问道。
  “现在不能让他作乱,我们还没有绝对的胜算,要稳住他。”萧崇光思虑后说道,如果凤容作乱,西夏一定会趁机进攻,燕国就会难保。
  “稳住他只有一个办法,崇光,你把凤楚君娶进宫封为皇后,凤容一定会安生的。”李洲说道。
  “不行!”萧崇光一惊,他立刻坚决说道。
  “有什么不行的?都知道凤楚君喜欢你,那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先顾全眼前大局再说。”李洲苦口婆心说道。
  萧崇光静默了,凤容敢让凤袭在玉门关劫杀他,那就说明凤容已经准备与他鱼死网破。
  他要扳倒凤容,现在不是时机,而要稳住凤容,眼下除了迎娶凤楚君进宫,没有别的好办法。
  “那我就去找凤容说此事了,就说现在局势动荡,为了稳定国体,新皇登基之日迎娶郡主进宫为后。”李洲见萧崇光沉默不语,看来已经是没有异议,他便站起来急急去凤容府上。
  萧崇光攥着铁拳,却无可奈何,他还以为,燕国退回北方,结束了中原的战争,他就可以心无旁骛去找赵玉龙。
  没想到他回到北方,面对的依然是一个烂摊子,父皇死了,他要挑起燕国的重担。
  时局动荡不安,当前,他也只有这样做了。
  就像李洲说的,先顾及眼下大局,他不能让燕国内战,不能让他母后和弟弟没了依靠,就只能让赵玉龙多等他几年,等到他可以放下这里的一切。
  萧崇光去跪到李皇后身边,“有儿臣在这里守着父皇,母后去歇息吧。”他说道。
  “你和你舅舅在那里说些什么?是又出什么大事了吗?”李皇后看到儿子严峻的脸色,她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明天给父皇出殡的一些事情。……母后,儿臣要在三日后登基,登基之日迎娶楚君进宫。”萧崇光说道。
  “什么?是凤容他逼你了吗?”李皇后惊疑问道,她甚至有些气恼,凤容怎么可以这样欺她儿子。
  “没有,是儿臣自愿的。”萧崇光把脸上挤出来一丝假笑,他安慰着母亲。
  李皇后才不相信萧崇光会是自愿的,去年的时候,他还说过他喜欢一个女子的话,怎么现在就会打算迎娶凤楚君呢。
  明知道儿子一定有苦衷,但李皇后也莫可奈何,既然儿子都想开了,她还能说什么?
  “听说楚君为了救你都受伤了,其实她对你还是好的,你们就好好在一起吧。”李皇后转而安慰着萧崇光,一想到凤楚君对萧崇光也是一片痴情,她也算欣慰。
  “是,母后。”萧崇光应道。
  “你才回来,还是好好去休息吧,就让母后在这里送你父皇最后一程,去吧。”李皇后摆手让萧崇光去歇息。
  看到儿子走出去,李皇后才把眼光又转向燕皇的灵柩,她默默流下两行泪水,李皇后到现在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她第一眼见到燕皇的时候,燕皇正出征赵国凯旋归来。
  她便装挤在人群里看热闹,她看到燕皇身着甲胄,骑在高头大马上,她看到他深邃地眼眸冲她微笑,她当时心头一跳、脸上一红。
  后来父亲说要让她嫁给燕皇,她居然心中栗六,拿不定主意,错过了与那个人私奔的机会。
  再后来,她日子虽然过得平淡,受到燕皇的冷漠对待,但她就是守着空房,守着自己给他生的两个儿子,也不去寻找她错失去的那个人。
  她现在才知道,其实她一直都在期盼,她一直都在努力,想要他一个眼光,想要他一个笑容,想要他能够爱上她。
  这个才是她今生真正爱的、真正想要的人!就算他从没叫过她的名字,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火桐把赵玉龙安顿在幽都皇宫附近的一个小院,这里也算是火桐在幽都的家。
  火桐给赵玉龙安排了两个丫鬟伺候她,一个叫如意,一个叫玲珑,都是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安顿好了赵玉龙,火桐就匆匆赶回宫里。
  赵玉龙让丫鬟给自己拿来了女装,她开始梳洗装扮。
  赵玉龙穿好衣服一出来,两个丫鬟顿时惊呆,这进去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出来一个妙龄绝色的女子?
  赵玉龙坐在镜台前面,她望着铜镜里面换上女装的自己,脸上飞红一笑。
  从今后,赵国少主赵玉龙已经不存在了,她要做回女子,她要做萧崇光的妻子。
  第二天,燕皇出殡,凤容、凤袭也都出来了,还尽心竭力地帮助李洲打点着一切事宜。
  萧崇光委屈,凤容也是委屈,他接受李洲的说法也是无奈,他也权衡过,他现在与萧崇光只能拼个两败俱伤,没有多少胜算。
  而且,他那宝贝女儿,一听说李洲过府提亲,她还带着伤就跑出来,眼巴巴盯着要他答应。
  他晚年得了这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宝贝女儿,从来是百依百顺,他能不答应吗?
  所以,凤容和凤袭这是卯着劲地与萧崇光和解来了。
  萧崇光当然会面子上过得去,你看他与凤容、凤袭,客客气气说话,商商量量办事,翁婿之间一派和谐气象。
  看到萧崇光肯低头,李洲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要假以时日,他一定会扳倒凤容、凤袭这倆老匹夫的。
  忙完了一天的殡葬,萧崇光回到他的寝宫,这里原来是燕皇生前住的地方。
  萧崇光抚摸着殿内的陈设物品,他记起他小时候有一次特别想见父皇,就偷偷溜到这里。
  他从门口望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