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个蠢东西!”凤容火了,他一反常态地给凤楚君一个耳光吼道:“你还不明白吗?萧崇光要是娶你,也是为了对付凤家!他这样羞辱你,你还不知悔改,你要真是我凤容的女儿,就狠狠给他还回去,将来把他踩在脚下。现在,给我回宫去,准备参加封后大典。”
  凤楚君捂着被父亲打得火辣辣疼的半边脸,她的世界崩塌了,她喜欢的人把她推入火坑,她的爱情变成了恶梦,连最爱她的父亲也瞧不起她。
  “还不回宫去,记住了,以后要牢牢把萧崇杰抓在你手里,我们父女联手对付萧崇光。”凤容对女儿说道。
  萧崇光!凤楚君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恨意。
  新皇登基大典,大多数官员都被身穿龙袍出场的萧崇杰惊呆,新皇不是先皇钦点的太子萧崇光吗?怎么换成洛王萧崇杰了呢?
  可是大家看到首辅的相国李洲,和新晋的国丈凤容,都没有半点惊讶,他们才开始试着接受这样戏剧性的一幕。
  闻子君也是惊讶,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帝变成了萧崇杰,他只好悄悄问李洲。
  李洲就把闻子君拉到一边,告诉他这一切是萧崇光的意思,闻子君才没了疑问,服从安排。
  萧崇光搜遍了方圆几百里,就是没有赵玉龙的行踪。
  看着萧崇光日见消瘦的容颜,火桐实在不忍心了,便劝他:“王爷,您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不等找到赵先生,您自己已经先累垮身体了。赵先生武功高强,不是寻常的人,她一定不会有事的。她生您的气,躲起来不见您,这很正常。等到她气消了,知道您没娶德宁郡主,也许自己就会回来找您的。您不如先回宫去,属下安排人去找。”
  事到如今,萧崇光也只能认同火桐的说法,他不能累垮身体,他要好好等着与赵玉龙团聚的那一天。
  “把圣殿所有的人都派去找她,找到她立刻给我回报。”萧崇光向火桐吩咐。
  “是,王爷。”听到萧崇光肯回去了,火桐终于放心,他干脆地答道。
  萧崇光回到宫里,他当然无可避免的要见到凤楚君,他正和母后说着话,萧崇杰就带着凤楚君来给太后请安。
  萧崇光对上凤楚君幽怨而带着恨意的眼神,他心中起了些许内疚。
  凤楚君多么想要舍开身边的萧崇杰,再扑到萧崇光怀抱里喊他“崇光哥哥”,可是,她一双脚硬生生站在萧崇杰身边,她对自己说:“凤楚君,这个人从此就是你的仇人!你要恨他!让他活的生不如死!”
  “皇上,臣明日便会搬出宫去。”萧崇光对萧崇杰说道,萧崇杰现在当了皇帝,他再住在宫里不合适,而且,还有凤楚君的事情,他也应该避嫌。
  “二哥不必如此,还是你我兄弟住在一起吧,也免得母后寂寞。”萧崇杰赶紧说道,他可没想萧崇光那么多,只觉得一家人还是像以前那样和和睦睦住在一起多好。
  “易王千岁说得对,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哪有王爷还住在宫内的,易王还是搬出去的好,以免别人说闲话。”凤楚君在旁边冷冷地开口。
  凤楚君如此说,顿时所有人都尴尬了,萧崇杰面红耳赤,却不敢吭声。
  凤楚君成亲之后性情大变,李太后早看出来了,她只以为凤楚君是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时间长了就好了。
  而且这次的确是她萧家理亏,是萧崇光对不起凤楚君,所以,她也不跟凤楚君计较这些不中听的话。
  “楚君说得对,是应该这样做,光儿明日搬到王府去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李太后说道。
  “是,母后。”萧崇光应道,他知道凤楚君是针对他,但是,此时他也不会与她计较的,谁让他做的的确是很过分。
  凤楚君如愿以偿,可她心里苦得难受,她不愿萧崇光搬出去,他搬出去,她就很难像现在这样见到他。
  可是,她要恨萧崇光!她就要处处与他作对,让他不好过!凤楚君硬起心肠狠狠地想着。
  萧崇光满世界找不到赵玉龙,那赵玉龙到哪儿去了呢?
  赵玉龙心碎肠断离开皇宫,她施展轻功一路出了幽都,她一直狂奔,哪里偏僻去哪里,哪里荒凉去哪里,她只想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自生自灭。
  谁能说的清她现在的懊恼、悔恨与绝望,似乎全世界都在笑她的痴、她的蠢,萧崇光与凤楚君相拥亲吻的画面一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疯狂。
  赵玉龙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天已经黑了,狂风暴雨骤然而来,把她淋成落汤鸡,她浑身湿透依然执拗地前行,浑然未觉她身后一直有辆马车在跟着她。
  赵玉龙终于力气用尽,她越走越慢,脚步蹒跚,最后终于昏倒在地上。
  马车的门帘掀开,赫连明秀下了马车,他撑着雨伞来到赵玉龙身边,他用脚踢了踢动也不动的赵玉龙,看到她没什么反应,他才放心大胆的蹲下身子。
  赫连明秀翻过赵玉龙的身体,赵玉龙双目紧闭没有反应,但是尚有鼻息。
  赫连明秀修长的手指给赵玉龙撩起脸上粘着的头发,他望着赵玉龙绝美的脸庞出了一会神,才喃喃说道:“我们终于又见了”。
  赫连明秀最后扔了雨伞,他抱起赵玉龙回到马车上,“立刻出发。”他吩咐马车夫。
  赫连明秀看着随着马车颠簸晃动的赵玉龙,他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喂进她口中,然后他勾唇一笑,这样至少他回到西夏以前赵玉龙都不会醒来了。
  可是第二天,淋了雨水的赵玉龙就发高烧了,她浑身抖成一团。
  看着赵玉龙痛苦蜷缩的身子,赫连明秀忍不住把她抱起来,抱在自己怀里,赵玉龙才慢慢停止发抖。
  赫连明秀的马车一路不停,走了十几天,直接回到他西夏郡王的府邸内院,他用斗篷包了昏迷不醒的赵玉龙走进他的房间,把赵玉龙放到床上,才彻底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人端着一碗药走进房间,她向赫连明秀说道:“郡王,您吩咐的药已经准备好了。”
  “这药的药效怎么样?”赫连明秀接过药碗问道。
  “郡王放心,这药我多加了三倍的噬魂丹,就是她亲娘站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会认得。”妇人得意地说道。
  “那就好。”赫连明秀满意地点点头,他把赵玉龙扶起来,给她把药灌下去。
  给赵玉龙喝下药,赫连明秀便吩咐那妇人给赵玉龙梳洗换衣。
  赵玉龙终于睁开眼睛,但她脑中一片白茫茫,不知道自己是谁,她又是在哪里。
  赫连明秀的脸出现在赵玉龙眼前,因为不知道给赵玉龙喝的药起没起作用,所以,他不敢贸然说话。
  “你是谁?”赵玉龙茫然问道。
  

☆、好哥哥

  “你是谁?”赵玉龙茫然地看着赫连明秀问道。
  她不认得他是谁,赫连明秀终于放心了,他脸上露出慈爱温和的笑容说道:“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哥哥赫连明秀啊。”
  “哥哥?”赵玉龙使劲想,她没印象,她开始有些害怕,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认得身边的人,“我是谁?”她又问道。
  赫连明秀笑的更有爱,“你忘了,你是我的妹妹新月,赫连新月。”他说道。
  “赫连新月?”这个是她的名字吗?赵玉龙还是没有一点的印象。
  “新月,你失忆了,很多事情不记得是正常的,不过你不要害怕,哥哥会永远在你身边保护你的。”赫连明秀抓着赵玉龙的手万分诚恳地说道。
  “……我怎么会失忆?”赵玉龙思索后问道。
  “你从树上摔下来,就失忆了。”赫连明秀信口胡诌。
  赵玉龙又想一下,她不记得自己爬过树,“我怎么会到树上去呢?”她皱着眉头问道。
  “呃……”赫连明秀有些卡壳,但是他会推,“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到树上去的,我接到消息的时候,你已经从树上掉下来了。”这种话模糊其词,无从考证也无从追究。
  “哦!”赵玉龙失望地应一声,什么记忆都没有,让她很郁闷。
  这时候,中年妇人进来,她对着赵玉龙惊喜地说道:“郡主,您终于醒了!”
  赵玉龙茫然地瞪着妇人,这个人她同样不认识。
  “新月,这是我们的乳娘夜娘,你也不认识了吗?她可是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的。除了父母,我们最亲的亲人就是她了。”赫连明秀说道。
  “哦!”赵玉龙又无奈地应一声,她突然好奇地问道:“哥哥,我们父母呢?”如果她见到父母总该认得。
  赫连明秀神色瞬间沉痛,他满怀悲愤说道:“我们的父母在我们很小时候,就被燕国人杀死了!”
  “什么?”赵玉龙吃惊,她的父母竟然都被人杀死了,那她和赫连明秀是孤儿了?
  “为什么?燕国人为什么要杀我们的父母?”赵玉龙问道。
  “我们的国家本来是西夏国,父亲是西夏国皇帝,十几年前,燕国大举进犯我国,父亲就带兵迎敌,最后战死疆场。我们的母亲与父亲感情深厚,她便为父亲殉情而亡,剩了我们兄妹两个相依为命。”赫连明秀娓娓道来。
  “哦!”赵玉龙听得热泪盈眶,原来她与哥哥的身世竟是如此悲惨。
  “后来我委曲求全,给燕国递了降书顺表,才保住疆土百姓的安宁。但是,却被燕国把西夏改国为郡,纳入他们的版图之中。都是哥哥无能,不能为父母双亲报仇雪恨,还要对燕国卑躬屈膝、忍辱偷生,哥哥愧对父母的在天亡灵!也愧对西夏国的臣民!”赫连明秀无比愧责地说道。
  看到赫连明秀愧责,赵玉龙张了张嘴巴,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毕竟他说的一切,她都没有记忆,没有体会,她突然好恨自己不记得那些切肤之痛。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赫连明秀和夜娘轮番地给赵玉龙上课洗脑,就是要激起她对燕国的仇恨。
  赵玉龙也努力吸收着赫连明秀给她灌输的这些思想,她急于想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过去。
  入夜,赵玉龙陷入恶梦之中,她仿佛置身在千军万马厮杀的战场,她茫然不知去处。
  赵玉龙蓦然从床上爬起来,她穿着寝衣跑出去,她身边是厮杀,她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赫连明秀就睡在赵玉龙的隔壁,他听到赵玉龙开门跑出去,还以为她是要逃跑,他追出去。
  赫连明秀一把抱住四处躲藏的赵玉龙,赵玉龙挣扎嘶叫着想要挣开他,赫连明秀这才发觉赵玉龙可能是在做恶梦。
  “我怕!……我怕!……”赵玉龙在赫连明秀怀里流着眼泪瑟瑟发抖。
  “不怕!,新月不怕!哥哥会保护你!别怕!”赫连明秀此时像个非常称职的哥哥一样安慰着赵玉龙。
  赫连明秀温暖魅惑的嗓音仿佛有魔魅的力量,恶梦消退,血腥的厮杀没有了,四周一片安静,只剩下赵玉龙一个人站在战场上。
  赵玉龙在赫连明秀怀里渐渐安静下来,她最后把头枕在赫连明秀肩上睡着,赫连明秀看着重回睡乡的赵玉龙,他眼中起了一丝疼惜。
  赫连明秀把赵玉龙抱回屋内放到床上,赵玉龙的两手竟然死死拽着他脖颈,不肯松开。
  赫连明秀努力半天也是白搭,他始终无法拉下赵玉龙的胳膊。
  赫连明秀放弃了挣扎,他顺势躺在赵玉龙身边,两个人面对面,赵玉龙温馨的气息扑面而来。
  可能这感觉很舒服,赵玉龙不仅是禁锢着赫连明秀的脖颈,她把一条腿也舒服地搭在赫连明秀身上,睡得香甜。
  望着眼前赵玉龙酣睡的娇俏模样,赫连明秀无奈地叹口气,真正做恶梦的,究竟是赵玉龙还是他?
  赵玉龙香香甜甜地睡了一觉,早上,她睁开眼睛,对面是赫连明秀熟睡的容颜,她着迷地望着他,好熟悉的样子,好熟悉地感觉!看来,他一定是她的哥哥不错。
  赵玉龙伸出手指去戳赫连明秀的鼻头。
  赫连明秀正睡着,就感觉到脸上毛毛的,他随手一挥,“别闹!”他说道。
  赫连明秀刚说完,他就感觉到一口热气呼在他脸上,他蓦然睁开眼睛,就看到赵玉龙的脸近在眼前,她正在嘟着小嘴调皮地往他脸上吹气。
  的确是恶梦!赫连明秀一下坐起来,但他还不能和赵玉龙翻脸,他得装出一副无限慈爱的面孔。
  “新月,别闹,你好些了吗?”赫连明秀问道。
  “什么?”赵玉龙一脸的懵懂无知。
  “你昨夜做恶梦了,还光着脚就跑出去。”赫连明秀说道。
  赵玉龙想了半天,也不记得有这样的事,“我不记得。”她闷声说道。
  好吧,不记得,他是不是噬魂丹给她下多了?赫连明秀疑问。
  结果,赵玉龙恶梦的戏码开始天天演,她每天晚上都做恶梦,然后跑出去,然后赫连明秀把她抱回来,然后两个人相拥而眠到天亮,然后赵玉龙对恶梦的事情一无所知。
  赵玉龙一连十几天天天如此,赫连明秀干脆睡在赵玉龙房里,他打算阻止她跑出去,也省得他每次为了抓住她都要费好大力气。
  赵玉龙正要睡觉,她看到赫连明秀来到她房间里,他脱靴上床躺在了她身边。
  “从今天晚上开始,我陪你睡。”赫连明秀对满脸疑惑的赵玉龙说道。
  “那太好了!哥哥,新月的好哥哥!”赵玉龙一下高兴了,她兴奋地抱住赫连明秀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赫连明秀浑身一僵,他是自己找死来了!他正想着要不要打退堂鼓,可已经晚了,赵玉龙已经手脚并用把他桎梏起来。
  赫连明秀是做对了,这一夜,赵玉龙没有再做恶梦。
  虽然赵玉龙不再做恶梦,但是她完全离不开赫连明秀了,无论赫连明秀走到哪儿,她都像条小尾巴一样跟着他。
  尤其是夜晚,赵玉龙是一定要抱着赫连明秀睡的,如果赫连明秀不让她抱,她就不会睡觉。
  赫连明秀曾经试着让赵玉龙一个人睡,他好说歹说哄了半天,赵玉龙才勉强答应一个人睡。
  但是,赫连明秀睡到半夜,他就发觉赵玉龙那边又有动静了,只是这次她没往外跑。
  赫连明秀就伸长耳朵听着,看赵玉龙想做什么?
  他听到赵玉龙进了他的房间,听到赵玉龙到了他的床边。
  赫连明秀凝神屏息假装睡熟,他心里很紧张,他突然怀疑赵玉龙也许没有失忆,只不过是在跟他玩一个猫捉耗子的游戏,而他,被她的假象骗了。
  赫连明秀正怀疑着,他就感觉到赵玉龙上了他的床,她躺在他的身边,她细长柔软的手脚像条水蛇一样缠上他的身体,她清新如兰的芳香气息蕴满他的怀抱。
  终于弄清了赵玉龙的意图,赫连明秀一下放松,原来她还是要抱着他睡。
  赫连明秀是摆脱不了赵玉龙了,他只好接受这个现实。
  于是,每天晚上,赵玉龙都会等赫连明秀“睡着”,她就偷偷溜上他的床抱着他睡觉,然后在天将明的时候,再偷偷溜走。
  赵玉龙摆脱了恶梦的困扰,她渐渐开朗起来,可以与王府的人相处融洽,她真的变成了西夏郡主赫连新月。
  赫连明秀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萧崇光,他终于可以给他致命地一击。
  但是,赫连明秀百密而有一疏,还是发生了一件意外,让赵玉龙记起一些事情。
  七月七夕,郡王府举办了晚宴,赫连明秀就把赵玉龙带到宴会上。
  宴会上,歌舞伎演出歌舞,其中有人吹奏笛子。
  赵玉龙一听到笛音,她就觉得非常熟悉,却又想不出这熟悉的记忆从何而来,她听着听着,想着想着,脑中仿佛略过一道闪电,她头痛欲裂,昏倒在地。
  赵玉龙昏迷之后,过去记忆的碎片在她脑中闪现,她喃喃痛苦地呼唤着萧崇光的名字。
  赫连明秀听到赵玉龙在昏迷之中呼唤出萧崇光的名字,他一下愕然惊呆。
  

☆、抱枕

  赫连明秀听到赵玉龙在昏迷中呼喊萧崇光的名字,这让赫连明秀非常心惊,他立刻吩咐夜娘:“再去熬些噬魂丹,加重些!”
  “是,郡王。”夜娘立刻领命去了。
  夜娘一股脑地加了五颗噬魂丹到药里,然后她端给赫连明秀。
  赫连明秀扶起赵玉龙,他把药碗送到她的唇边说道:“新月,来,把药喝了。”
  赵玉龙闻言睁开眼睛,她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赫连明秀是谁,“哥哥。”她艰难说道。
  浓浓的药味冲进赵玉龙的鼻息中,她皱眉,这种药草的气味她熟悉,像是噬魂丹的气味,这种药吃了是要失去记忆的。
  “噬魂丹。”赵玉龙叫出药的名字。
  “这不是噬魂丹,是治你病的药,新月听话,快喝了吧。”赫连明秀说着便把药强给赵玉龙灌到嘴里。
  赵玉龙头脑昏沉,浑身疼痛无力,只能任由赫连明秀给她把药灌下去,然后,她便又失去了知觉。
  给赵玉龙把药灌下去,赫连明秀才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功亏一篑。
  赫连明秀等到赵玉龙再睁开眼睛,他紧张地盯着她,“新月。”他试着叫她。
  “你是谁?”赵玉龙瞪着茫然的眼睛望着赫连明秀问道。
  又来了,赫连明秀无奈地苦笑,看来他又要重新开始了,那就再演一遍吧。
  “新月,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哥哥赫连明秀。”赫连明秀按部就班说道。
  “哥哥?……”赵玉龙瞪大眼睛,努力回忆,记忆中一张模糊的脸浮现在她眼前,越来越清晰。
  “哥哥!我记得你,哥哥!”赵玉龙惊喜地叫起来。
  赵玉龙竟然还认得他,赫连明秀舒口气,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但是,赫连明秀又担心赵玉龙还有其它的记忆,他便问道:“你还记得什么?”
  赵玉龙便使劲想,她边想边说道:“我叫赫连新月,是你的妹妹,……我失忆了,……我们的父母被燕国人杀死了……”
  赫连明秀听着赵玉龙数说,幸好,都是他提供给她的那些记忆,并没有其它。
  赵玉龙的郡主生活又重新开始,赫连明秀更加小心翼翼,再有宴会之类的场合就避免让她接触。
  赵玉龙的身体虽然慢慢恢复,但是她的武功也随着记忆丢失,她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少女。
  新的生活犹如新生,赵玉龙体验着全新的生命,重新学习新生,她在赫连明秀的郡王府里无忧无虑,像个开心的孩子。
  最让赵玉龙感到幸福的是她有个好哥哥,哥哥宠她,爱她,赫连明秀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尤其是晚上,赫连明秀陪她睡,给她当世界上最温暖的抱枕。
  每天早上醒来,赵玉龙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赫连明秀,她会痴痴地凝望他俊美的容颜,也会淘气地逗弄他,把他从睡梦中叫醒。
  赫连明秀也只好认了,谁让他还要利用赵玉龙来对付萧崇光。
  赵玉龙最喜欢的就是和赫连明秀在床上打闹,她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孩子,精力充沛、活力旺盛。
  但是,赵玉龙和赫连明秀两个毕竟不是真正的兄妹,就算赵玉龙信了赫连明秀的鬼话,她真的把他当做亲哥哥。
  但是,他们不是兄妹,这点赫连明秀是心知肚明的。
  而且,他们两个又是成年男女,总会有尴尬的时候。
  赵玉龙爱玩闹,她常常会爬到赫连明秀身上跟他打闹,赫连明秀正是血气方刚,他要承受赵玉龙这样的无底线的挑逗,也是有苦难言。
  终于,又一次,早上的美好时光,赵玉龙又调皮地爬到赫连明秀身上,她用双手去呵他的痒。
  赫连明秀就还击她,赵玉龙怕痒,便向后退去,她就很不小心碰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赵玉龙好奇地伸手去摸。
  “别碰!”赫连明秀顿时红了脸,他吼道。
  赫连明秀是个正常男人,他面对如花似玉的赵玉龙,他要没反应都难。
  赫连明秀一直都很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对赵玉龙的欲望,而且他一直做得很好,没什么纰漏。
  但是这次,他偏偏被赵玉龙抓个现行,而赵玉龙偏偏还是那个白痴货,死性不改,要抓着那个东西问个究竟。
  这仿佛是几百年前的台词,赫连明秀将赵玉龙一把从他身上推下去,然后他从床上跳起来,还穿着寝衣就跑出去。
  “哥哥……”赵玉龙惊愕地在赫连明秀身后喊道。
  赫连明秀强烈排斥她的反应,让赵玉龙莫名其妙,哥哥不是一直都喜欢和她打闹的吗?这次怎么突然生气跑了?
  赫连明秀这一跑,赵玉龙几天都再没见到他,夜娘只说他出去有公干,要赵玉龙好好呆在郡王府。
  赫连明秀不在,赵玉龙怎么能够好的了,她白天失魂落魄地像个孤魂野鬼,夜晚瞪着疲倦的眼眸等天明。
  “哥哥什么时候回来?”这句话她每天都要向夜娘问十几遍。
  夜娘就只好回答赵玉龙:“快了,郡王很快就会回来。”
  到了第四天,不厌其烦的夜娘终于告诉
  赵玉龙,赫连明秀去了绿野行宫,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
  “哥哥为什么要住绿野行宫?他是不要我了吗?”赵玉龙沮丧万分,她疑惑地问道。
  “郡主,你还不明白吗?”夜娘颇有深意地问赵玉龙。
  “明白什么?”赵玉龙大惑不解,哥哥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对她说,她明白什么?
  “郡主,虽然你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