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明白什么?”赵玉龙大惑不解,哥哥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对她说,她明白什么?
  “郡主,虽然你和郡王是兄妹,但是兄妹也应该避嫌,你们总是那么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是会被世人说闲话的,所以,郡王才去了别处。”夜娘说道。
  原来是这样,赵玉龙愕然,以前她没这样想过,但是经由夜娘这样一说,她才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
  赵玉龙便不再吵着找赫连明秀了,她想慢慢适应没有赫连明秀的生活,毕竟他们是兄妹,不应该有那么亲热,要避嫌也是应该的。
  可是又两天下来,赵玉龙的状况没有任何好转,她还是想赫连明秀,赫连明秀不在,她孤单地害怕。
  一天晚上,赵玉龙就忍不住从郡王府跑了,她要去绿野行宫找赫连明秀,她就只想要见到赫连明秀,至于见到他要怎么样她没想过。
  赫连明秀在绿野行宫听到夜娘的回禀,说是赵玉龙从郡王府逃跑了,他不由得大怒。
  赫连明秀来绿野行宫前,三令五申让他们看好赵玉龙,没想到还是给赵玉龙逃跑,赫连明秀就赶紧带人去找赵玉龙。
  赵玉龙出了郡王府,她也辨不清方向,只问了一个路,就一路寻过去。
  绿野行宫建在沙漠中的绿洲上,赵玉龙一进沙漠就迷路了,漫天风沙,让她看不到前路,也找不到来路,她终于又饿又累昏倒在沙漠里。
  赫连明秀先带人回了郡王府,顺藤摸瓜找到了赵玉龙问路的人,他才知道赵玉龙是去了绿野行宫。
  赫连明秀便又带人顺着来路寻找,最后终于发现了被黄沙埋了半截的赵玉龙,赫连明秀把赵玉龙从沙土里抱起来,他为她拂去满脸的沙土,看着赵玉龙憔悴的模样,赫连明秀眼中掠过一丝隐忍。
  赫连明秀带赵玉龙回到绿野行宫。
  赵玉龙再醒过来,她置身在柔软温暖的丝被中,她懒懒地伸个胳膊,睁开眼睛。
  “哥哥!”赵玉龙发现眼前的脸,她惊喜地叫起来,她起身一把抱住赫连明秀的颈项,潸然泪下。
  赫连明秀放心了,他的计划一切顺利,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新月,哥哥在这里,别怕。”赫连明秀温和的声音抚慰着赵玉龙。
  “哥哥,我想你!真的好想你!……哥哥,不要离开我!新月不能离开哥哥!”赵玉龙哭诉。
  他这个哥哥是当得太成功了吗?赫连明秀苦笑。
  “新月,我们以后不能一起睡,知道吗?”赫连明秀首先声明,他得表明自己的立场,他必须在潜意识里拒绝赵玉龙,他不能和她越走越近,不能——被她迷惑!
  “我知道,我不会再要你陪我睡,我会避嫌……求你不要再离开我!只要在我身边就好。”赵玉龙很乖地说道。
  “好吧。”赫连明秀只好勉强说道,至少他可以不用再陪她睡觉,也就不会再让他受□□了吧。
  赵玉龙便在绿野行宫住下来,能够与赫连明秀重新在一起,她很快乐,虽然,她晚上还是要一个人睡。
  赫连明秀带赵玉龙参观了绿野行宫,绿野行宫是赫连明秀的父亲为赫连明秀的母亲专门建造的,是为了纪念他们在此相遇相知的恋情。
  所以,绿野行宫的花草树木都是成双成对地种植,亭台轩榭与一些小物件也都是两样两样的,到处都散发着两情相悦的浪漫气息。
  此时正值仲夏,整个绿洲一片绿草香花,如世外桃源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行宫建在绿洲的湖边,一大片碧绿的湖水在沙漠里,就像一块翡翠宝石那样珍贵迷人。
  赵玉龙最喜欢水,她惊喜地奔向湖边,撩一把清冽的湖水,然后她回头望着赫连明秀笑。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赫连明秀竟然看得一呆,心头悸动。
  夜娘看着手牵手,绕湖行走的赫连明秀和赵玉龙,她不禁泪水湿润了眼睛,她仿佛又看到当年赫连明秀的父母恩恩爱爱的样子。
  

☆、娘子

  到了夜晚,赵玉龙被安排在行宫的偏殿——于飞殿,她还以为赫连明秀会像以前一样,睡在她的隔壁。
  可是,赵玉龙等到了半夜,赫连明秀也没出现在她隔壁的房间里。
  赵玉龙就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竖起耳朵听隔壁的动静,可是让她很失望,隔壁半点动静都没有,而且连灯火都没点。
  虽然说好不陪她睡,可也没说不能睡隔壁,赵玉龙有些委屈。
  赵玉龙忍不住了,她突然担心起来,担心赫连明秀像上次那样消失不见,她便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她要去找他。
  赵玉龙问了守卫,才知道赫连明秀不住这里,他住在湖边的不羡仙居。
  赵玉龙赤着脚就跑去不羡仙居,不羡仙居的守卫们见是新月郡主,便也不敢阻拦,就放她进去了。
  不羡仙居正是灯火通明,丝竹靡音,佳人美酒,赫连明秀左拥右抱好不自在。
  赵玉龙被眼前奢靡的一幕惊呆,她愣愣地看着赫连明秀与他怀里衣衫不整的歌姬,一瞬间不知所措。
  赫连明秀正抱紧了怀里的歌姬,向她口中渡酒取乐,他一眼瞥见赵玉龙,也是愣了一下,他对上赵玉龙清澈绝美的眼眸,不由松开了手中的歌姬。
  赵玉龙突然泪水夺眶而出,她心里莫名地气愤、委屈,她便扭头跑出去。
  赫连明秀愣了片刻,他才一把推开歌姬追出去,他怕赵玉龙又跑没了。
  赵玉龙一口气跑到湖边,她望着暗沉的湖水,心里就是莫名其妙地悲愤、生气,泪水不争气地哗哗流。
  “郡主,你这是怎么了?”夜娘在赵玉龙身后问道。
  赫连明秀远远望见夜娘和赵玉龙在一起,他才放心地悄然离开。
  “我也不知道。”赵玉龙闷声说道,她蹲下身子,茫然望着水面,她像个被遗弃的孩子,眼前的世界一片荒芜,没有生机和希望。
  “郡主,你是不是喜欢郡王?”夜娘问道。
  “啊?”赵玉龙闻言她茫然地看向夜娘,她当然喜欢哥哥!“我喜欢哥哥!”她肯定地说道。
  夜娘笑了,她解释:“是那种‘喜欢’,就像先皇与皇后那样的。”
  赵玉龙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眸,那种“喜欢”?赵玉龙思索。
  “可我和哥哥是亲兄妹,……那个,怎么可能?”赵玉龙思索过后,她终于找到问题的重点。
  “如果郡王也喜欢你呢?”夜娘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又问道。
  如果哥哥喜欢她?赵玉龙沉默了。
  “郡主,郡王喜欢你,所以他才要搬到绿野行宫来,他以前从不近女色的,就是因为你,他才夜夜笙歌,和那些女人搞在一起的。”夜娘说道。
  关于这些,夜娘都是看得很明白的,赫连明秀是她从小带大的孩子,他什么秉性她最清楚,自从赵玉龙来了,他一连串的表现,都让夜娘肯定他是喜欢赵玉龙的。
  “哥哥真的喜欢我?”赵玉龙急切地问道。
  “那当然,他看你,就像当年先皇看皇后的眼光。”夜娘出神地回忆着当年的情形,只羡鸳鸯不羡仙!当年赫连明秀的父母是如何恩爱啊。
  赵玉龙整个人都惊呆了,别人这样说也许不可信,但是夜娘这样说,那肯定是真的。
  “郡主,如果郡王喜欢你,你愿意也喜欢他吗?”夜娘问道。
  赫连明秀的婚姻大事一直是夜娘的心病,他孤傲冷僻,从不接近女色,所以夜娘甚至担心他会断了西夏皇族,赫连一脉的香火。
  但是,自从赵玉龙出现,终于让夜娘看到了希望,赫连明秀与赵玉龙的亲近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夜娘看到他们两个如胶似漆的腻歪,就常常让她回想起赫连明秀父母在一起的画面。
  所以,夜娘希望赵玉龙能够和赫连明秀在一起,反正他们也根本不是真正的兄妹。
  夜娘也不管赫连明秀打哪儿弄来这个女子,他弄这个女子来有什么意图,为什么要喂赵玉龙噬魂丹,让她失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赵玉龙能够给赫连明秀带来快乐就足够了。
  “如果我喜欢哥哥,他就会再陪我一起睡是吗?”赵玉龙突然明白过来,她期待地问道。
  “那当然了,你们以后可以做夫妻,夫妻当然是要一辈子同床共枕的。”夜娘煞费苦心,对赵玉龙循循善诱。
  “我愿意……喜欢他”赵玉龙立刻说道,她喜欢赫连明秀,想要与他永远都在一起不分开,就为了与他同床共枕,她也会愿意抛开一切喜欢他。
  “那就好了,你现在就去找郡王,告诉他,你喜欢他,郡王一定会喜欢的。”夜娘兴高采烈地怂恿赵玉龙。
  人家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让赵玉龙去主动追求赫连明秀,赫连明秀一定会接受的。
  “我这就去。”受到了夜娘的鼓励,赵玉龙高兴地立刻又跑回去不羡仙居。
  她要去告诉哥哥,她喜欢他,愿意和他在一起,只要他也喜欢她,她不在乎世俗的眼光。
  不羡仙居的歌舞伎已经都被赫连明秀赶出去,只剩他一个人坐在空荡荡、一片狼藉的筵席间,他擎起玉壶琼浆,饮尽一生的孤单、寂寞、愁。
  夜娘看到的一切都对,赫连明秀就是为了躲避赵玉龙,他才搬来的绿野行宫,他就是为了逃避赵玉龙的诱惑,才要夜夜笙歌,让别的女人来分散自己对她的注意力。
  但是,他好像做的不成功,表面的一切假象都无法掩埋事实真相,他还是会被赵玉龙的一颦一笑牵动感情。
  他不能爱她!如果他爱了她,那他就死定了!赫连明秀往口中灌着酒液,火辣辣的酒液像火焰烧过他的喉咙。
  “哥哥!”赫连明秀突然听到赵玉龙的声音,他醉眼朦胧看到赵玉龙近在咫尺的清澈的眼眸。
  “哥哥。”赵玉龙拿下赫连明秀手中的酒壶,她凝望着他的眼眸,深情说道:“我喜欢你!”然后,她紧张地等他的答案。
  赫连明秀看着赵玉龙,他手指拂上她的雪腮轻柔地摩挲,“你真傻!”他说道。
  “哥哥,你也喜欢我是吗?”赵玉龙问道。
  赫连明秀苦笑,“我不会喜欢你……我,无情无爱,不能喜欢你……”他仿佛在喃喃自语。
  听到赫连明秀这样说,赵玉龙还以为他是顾忌世俗的眼光,她便很坚定地表白:“哥哥,我不怕!我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只要你喜欢!”
  “不!……我不喜欢!”赫连明秀带着醉意说着。
  但是赫连明秀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靠近了赵玉龙,他轻吸鼻翼,贪婪地嗅着她身上芝兰一样的芳香气息,无论多久,他都不能忘怀的气息。
  “可夜娘说你是喜欢的!”赵玉龙坚持说道。
  赫连明秀望着赵玉龙倔犟的表情,她怎么还是没长进?他更靠近一些,他把额头抵在赵玉龙的额头上,嘟囔了一句:“你会后悔的!”他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对赵玉龙说的,还是他自己。
  赫连明秀薄醉微醺,他带着温热阳刚气息的酒气扑到赵玉龙的脸上,赵玉龙似乎也醉了,她痴痴地软糯说道:“我喜欢哥哥,永远都不会后悔!”
  赵玉龙带着磁性诱惑的轻柔嗓音撩起赫连明秀的热血沸腾,他猛然吻住她的唇,贪婪地吮吸着她唇齿间的芬芳香甜。
  赵玉龙一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但她很快便高兴了,赫连明秀亲她,就代表他是接受她了,她不禁紧紧拥抱住他,给他回应。
  当两个人的舌头柔情地交缠在一起,赫连明秀干脆扑倒了赵玉龙,他退去她的衣衫,忘情地揉搓着她娇嫩的肌肤。
  他不管那么多了,还有什么比及时行乐更快乐的事情?他为什么要放弃这样的机会?
  不羡仙居里灯烛摇曳,珠帘帷幔半掩着春光无限,一对小鸳鸯交颈缠绵。
  “喜欢吗?”赫连明秀凝望着赵玉龙的眼眸问道。
  “喜欢!”赵玉龙眼睛里流动着万般柔情,她肯定地回答。
  “傻瓜!”赫连明秀说着吻上她的额头,她总是傻得让他心动。
  赵玉龙攀附着赫连明秀遒劲的虎背熊腰,他无穷无尽的力量,与他挥洒的汗水都让她悸动、沉醉、喜欢,“哥哥,我喜欢你!”赵玉龙情不自禁地在他耳边呢喃说道。
  赫连明秀却沉默了一下,他更想要听到她叫他……
  “以后……叫我相公。”赫连明秀终于说道。
  “相公?”赵玉龙想了一下明白了,他们已经成了夫妻,她当然不再适合叫他哥哥,不过,相公!听起来还不错。
  “相公,我喜欢你!”赵玉龙立刻高兴地改口说道,她更加情意绵绵,温柔地为他拭去发际边的汗水。
  “娘子!”望着此时如娇花一样美艳无边的赵玉龙,赫连明秀动情地脱口而出。
  赫连明秀抱紧了胸口美妙绝伦的可人儿,她的美味可口让他深深迷醉,欲罢而不能,他只能放纵地更努力探索、挖掘她的美好味道,甘之如饴。
  娘子?赵玉龙甜蜜地笑了,赫连明秀对她这个称呼就像一股甜甜的蜜汁溢满她的心田,从今以后,她就是他的娘子了。
  

☆、吃干抹净

  赵玉龙终于如愿以偿,赫连明秀又陪她睡了,她在他怀里醒来,看一眼两人光溜溜的身子,她又羞涩地闭上眼睛,双手却更抱紧了赫连明秀。
  赫连明秀看着假睡的赵玉龙,他温柔地抱紧她,“娘子!”他在她耳边唤她。
  “嗯?”赵玉龙嗯了一声,却还是羞涩地依偎在他胸口,不敢睁开眼睛。
  赫连明秀笑了,真是可爱!她以前吹嘘的胆量去哪儿了?
  赫连明秀疼惜地抱紧赵玉龙,他心里有些遗憾,可惜,他终是不能拥有她,如果宿命可以改变,他愿意穷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改变它,但是,他不能。
  夜娘也是如愿以偿,她终于看到赫连明秀和赵玉龙就像他父母当年那样恩爱成双,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夜娘站在一颗绿柳树下,她望着碧水湖上悠然泛舟、形影不离的一对小鸳鸯,她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赵玉龙芊芊玉手搭在船舷边上,她撩着碧绿的湖水,偶尔与她身侧的赫连明秀交换一个会心地微笑。
  赫连明秀一手揽着赵玉龙肩头,一手抓了鱼饵撒进湖中,引得湖中七彩鲤鱼上窜下跳地抢夺鱼饵。
  “这里真美!”赵玉龙感叹。
  赫连明秀扫一眼风景如画的绿洲,他颇有感触,“有个地方,比这里更美。”他突然说道。
  “还有比这里更美的地方?在哪儿?”赵玉龙好奇地问道。
  “在中原,那里有条秦淮河,秦淮河的夜景最美,风中飘的都是香气。过节的时候最热闹,人们会在河畔放烟花,水面上飘着一盏盏的河灯,就像天上的银河一样漂亮……”赫连明秀回忆着秦淮河的夜景。
  “相公是去过那地方吗?”赵玉龙问道。
  “是啊,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赫连明秀叹口气,他还挺怀念那个地方的。
  赵玉龙看到赫连明秀遗憾的神情,她便安慰他说道:“相公,以后我陪你去秦淮河,你要喜欢那里,我们就永远住在那里好不好?”
  赵玉龙这话言犹在耳,历经劫难而初心不改,赫连明秀望着她纯真地眼神,他心上陡然起了一丝伤感。
  “好啊,娘子,我带你去秦淮河看烟花、放河灯。”赫连明秀微笑着说道,他把赵玉龙揽进怀里,轻吻了一下她的秀发,仿佛他的这个承诺越来越用心。
  “相公,你真好!”赵玉龙把脸贴在赫连明秀的胸口说道。
  赫连明秀苦笑一下,这个傻瓜,他要把她卖了,她还会心甘情愿帮他数钱的吧!真傻!
  可是,她越傻,就越让他心疼她。
  赫连明秀遣散了绿野行宫的所有歌舞伎,只留了夜娘和几个心腹的宫人伺候,他要和赵玉龙在这里好好享受恋爱的幸福。
  当然,确切地说,赫连明秀是要好好享受赵玉龙这个傻瓜的爱,好好品尝属于他的美味罢了。
  夜晚,夜娘端来一碗补药呈给赫连明秀,她神神秘秘对他说道:“愿郡王早得龙子,以慰先皇与皇后的在天之灵。”
  赫连明秀刚要喝那药,他听到夜娘的话手不禁一抖,差点把药碗都摔了。
  他怎么没想到这个?赫连明秀的心一下沉静,他不能和赵玉龙有太多牵扯,留下后患,乱了他的计划。
  赫连明秀把药递回给夜娘说道:“去换个药来,我不能让她怀上我的孩子,听懂了吗?”
  夜娘愣了,郡王明明喜欢赵玉龙,干嘛不要赵玉龙给他生下孩子,延续赫连一族的血脉。
  “还不快去!”赫连明秀蹙起眉头催促夜娘,他要防患于未然,不能等赵玉龙有了他的孩子再想办法,他怕自己到时候会心软。
  夜娘只好又去换了一碗药,交给赫连明秀,她叹口气,本来还指望赵玉龙能给赫连家生个孩子的,这下没指望了。
  赫连明秀端了药走到赵玉龙身边,他温柔说道:“娘子,这是夜娘帮你熬的补药,快喝了吧。”
  赵玉龙嗅到那药味,她皱皱眉头,她在记忆里搜索着那是何种药材,“这是什么药?……”她疑惑地问道。
  “娘子,这是补身子的药,来,我喂你喝。”赫连明秀不容赵玉龙深究,他把药碗端到赵玉龙口边就给她喂下去。
  赵玉龙来不及思索,她被动地张口喝下整碗药。
  赫连明秀见赵玉龙喝了药,他扔下药碗,根本不给赵玉龙回味的时间,他吻上她的唇,开始热情地纠缠她。
  赵玉龙的确是什么都想不了了,她被赫连明秀突然的热情弄得很晕,什么药与药材的,都抛在了脑后,只顾享受眼前爱人的怀抱。
  但是,赫连明秀可以骗过赵玉龙一时,他终究骗不了她一世,三个月后,赵玉龙终于发现了补药的秘密。
  赵玉龙到厨房要去为赫连明秀煲汤,就发现了夜娘藏起来的药材,她看到药材一下就知道那是什么药,有什么作用,她就冲动之下拿了药材去质问夜娘。
  夜娘见也瞒不过赵玉龙,便把赫连明秀的吩咐说给她,“郡主,郡王这样做,他一定是有他的打算,你千万不要怪他。”夜娘最后说道,这也是她对于赫连明秀如此对待赵玉龙,她所能理解的。
  赵玉龙一个人难过了半天,她边煲着汤便抹眼泪,然而,她却没有勇气去问赫连明秀,他为何要如此无情地对待她?她怕他说,他根本不喜欢她,只是与她逢场做戏而已,那她还是不要问的好。
  可就算赵玉龙不问,她那哭红了的眼睛也瞒不过赫连明秀。
  赵玉龙端了汤回到不羡仙居,赫连明秀一眼就看到她哭红的眼睛,“娘子,怎么了?”他惊异问道。
  赵玉龙每天开心快乐的像个小孩,刚还欢欢喜喜地非要亲手去给他煲汤喝,这怎么一会儿就哭红了眼睛。
  “没事,煲汤的时候烟火大了点儿,熏到眼睛了。”赵玉龙赶紧揉着眼睛掩饰说道。
  “让我看看。”赫连明秀赶紧接过汤放在一边,他拿开赵玉龙的手,望着她的眼睛心疼地皱皱眉头,“我给你吹吹会好些。”他说道。
  赫连明秀温柔的口气呵在赵玉龙的眼睛里,赵玉龙的泪更止不住的流,她干脆抱住他,埋首在他怀里偷偷哭泣。
  “好,没事了。”赫连明秀更加心疼地轻轻拍着她的背,温言安慰着她。
  赵玉龙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她努力挤出笑容,抬头说道:“相公,你尝尝我做的汤,一定好喝。”
  到了晚间,夜娘端着给赵玉龙熬好的药,她偷偷把赫连明秀叫道一边,为难地讲起赵玉龙已经知道药的秘密。
  “郡王,你看这药还给她喝吗?”夜娘举过药碗问道。
  赫连明秀终于明白赵玉龙为什么哭了,这个傻瓜,她居然不来问他。
  “当然要喝。”赫连明秀接过药碗。
  夜娘难解地看了看赫连明秀,这孩子的心思越来越难猜,他一点都不像他父皇那样对爱人有情有义。
  赫连明秀端了药走向赵玉龙,赵玉龙看着他手中的药碗,她忍不住又流下眼泪。
  “娘子,快来把药喝了。”赫连明秀装作若无其事说道。
  赵玉龙回头偷偷抹去泪水,她顺从地接过药碗,她把药喝了个干净才递回给赫连明秀。
  赫连明秀默然接过药碗,他真想问问她,她是打算笨死吗?
  “相公!”赵玉龙抱住赫连明秀,她软软糯糯地叫道,她可以逆来顺受,只要能够与他在一起。
  “娘子,我对不起你!”赫连明秀突然痛心疾首地说道。
  该吃的他都吃干净了,见好就收吧,他与她的游戏该结束了,再玩下去,只怕他要玩不起。
  赵玉龙抬起头,她惊诧莫名。
  “娘子,想必你也都知道了,我让你喝的是什么。娘子,我也是逼不得已而为之!我们父母的大仇未报,西夏国未复,我身为西夏之主,赫连家的唯一传人,不能报仇雪恨,何以有面目为家?娘子,我将来要上战场与燕国决一死战,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将来重复我们的命运,所以我才做了这种事,你能原谅我吗?”赫连明秀热泪盈眶,他动容说道。
  原谅!当然原谅!赵玉龙心里欣喜地喊,原来他竟是有这样的苦衷,她怎么会不谅解。
  “相公,我能明白你的苦衷,我不会为此生气的。相公,等到你为父母报了大仇,光复了西夏国,我们再生一大群的孩子,好不好?”赵玉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