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暮⒆樱貌缓茫俊闭杂窳煺娴厮档馈
  “那当然好了。”赫连明秀露出笑颜,赵玉龙比个三岁孩子还好糊弄,这戏演的也太没难度了。
  这事过去没几天,郡王府的幕僚朱通从燕国回来,他给赫连明秀拿来了一副画像,正巧赵玉龙也在。
  赫连明秀当着赵玉龙的面把画像打开,然后他目瞪口呆,那画像上面的女子赫然就是赵玉龙。
  “这个就是易王萧崇光要找的人,听说是易王的意中人,现在不知所踪。”朱通边说着边不可思议地看着赵玉龙,画中人分明就是新月郡主。
  赫连明秀也是看一眼画像再看一眼赵玉龙,似乎是充满疑问。
  赵玉龙则盯着画像更是莫名其妙,那女子和她也太相像了,连她自己都分辨不出她们两个有什么不同之处。
  “郡王,你看郡主与这个女子那么相像,我们是不是可以让郡主去冒充这个女子,趁机刺杀易王。”朱通献计。
  “你胡说什么?刺杀易王!那是多么危险的事情,怎么可以让新月去做?”赫连明秀立刻沉了脸斥道。
  

☆、恨

  朱通提议让赵玉龙去冒充画像上的女子刺杀易王萧崇光,赫连明秀立刻坚决地反对,这让赵玉龙十分感动。
  待到朱通走后,赵玉龙端详着画像上的女子,她对赫连明秀说道:“相公,你让我去吧。”她想要为他承担些责任。
  “不行,国恨家仇这是男人的事情,你不要多管。”赫连明秀一把夺过画像,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可我也是赫连家的一份子,是西夏的郡主,国恨家仇我也是有责任的。何况,这样的机会很难得,不是吗?相公,你就让我为父母、为西夏做些什么吧。”赵玉龙恳切说道。
  赫连明秀拿着画像似乎是在苦思,好半天,他才凝望着赵玉龙无奈地说道:“娘子,难为你了!只是那个易王太精明,他不是好糊弄的,我们又不知道这女子的来历,只怕很难答对他,冒充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那怎么办?”赵玉龙着急问道。
  赫连明秀想了想,他眼睛一亮说道:“过些天是李太后的生辰,我们可以以祝寿为名到幽都去,那易王见了你,他一定会注意到你的,那我们就有机会了。现在燕国的朝政把持在易王手里,只要我们除掉了易王,再攻打燕国就容易多了。”
  “那太好了!我们就这么办。”赵玉龙高兴起来,她终于可以帮的上他。
  “娘子,我真是无能,要让你去做这些。”赫连明秀适时地愧疚说道。
  “相公,你不要这样说,能够替你分担责任,我很开心!”赵玉龙安慰着赫连明秀,她翘起脚尖,柔情蜜意地吻上他的唇。
  因为未知的未来,因为可能的牺牲,她便倍加珍惜眼前的爱人。
  赫连明秀说的不错,虽然萧崇杰登基做了皇帝,真正把持燕国朝政的是易王萧崇光。
  萧崇杰就是戴了一顶皇帝的帽子,替萧崇光娶了凤楚君而已,所以,他很悲催的,自从新婚之夜做了一回真正的新郎,他就再没进去过凤楚君的房间。
  凤楚君本来就瞧不上萧崇杰,洞房花烛夜那次纯属失误,她怎么还会让萧崇杰上了她的床。
  虽然凤楚君逼于无奈,也只能将错就错地与萧崇杰过日子,但是,她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而且,萧崇杰虽然做了皇帝,但是所有的朝中政务却是萧崇光一人说了算,凤楚君当然更嫌弃萧崇杰的软弱无能。
  就算凤楚君不让萧崇杰进她的房门,可洞房花烛夜那一次她便怀孕了。
  听到太医禀报,萧崇杰自然是高兴,他正上着早朝就不顾一切地丢下群臣跑回后宫去了。
  萧崇杰还没进凤楚君未央宫的门口,就与慌慌张张跑出来的宫人撞了一个满怀。
  宫人一见是皇帝萧崇杰,她赶紧跪下磕头,惊慌失措地喊着:“皇上,皇后小产了!”
  萧崇杰登时愣在那里,他呆若木鸡。
  原来,凤楚君听到太医说她有孕了,她茫然失措地出了半天神,然后她便突然爬上桌子从上面跳下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宫人们本来喜气洋洋的,谁也没防备皇后会突然这么干,她们大惊失色跑过去的时候,凤楚君已经疼的在地上打滚,鲜血湮湿了她的月白寝衣。
  萧崇杰双腿沉重地迈进未央宫,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她他看到床上的凤楚君正眼睛无神地瞪着纱帐顶,她脸色苍白没有表情。
  凤楚君斜眼看到萧崇杰进来,她便冷漠地闭上眼睛,看也不看他一眼。
  萧崇杰遣退了殿内的宫人,他坐到凤楚君的床边,他想要握住她的手,但他的手只伸了一半就缩回来,他不敢。
  “为什么要这样做?孩子是无辜的。”萧崇杰红着眼睛说道。
  凤楚君睁开眼睛瞧着萧崇杰,她眼睛里都是轻蔑,“我为什么不这样做?守着一个窝囊废就够了,还要再养一个小窝囊废?”她耻笑。
  “楚君。”凤楚君的话太刺耳朵,让萧崇杰心中一痛,“楚君,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是你丈夫!”
  “丈夫?哈……”凤楚君笑起来,然后她把脸色一沉说道:“萧崇杰,你要做我丈夫是不是?你想要我给你生孩子是不是?那你听着,你把易王赶出燕国去,自己真正地做皇帝,说了算,我就承认你是我丈夫,我心甘情愿给你生孩子!”凤楚君眼睛犀利地盯着萧崇杰说道。
  萧崇杰不言语了,他知道自从萧崇光与凤楚君婚变,她就处处针对萧崇光,是存心要与萧崇光作对,所以,他总是夹在两个人之间左右为难。
  “哼!做不到吧?”凤楚君不屑地发出一声冷哼,就又闭上眼睛。
  这时候,外面突然起了骚动,就听到宫人们乱哄哄地喊声:“易王,您不能进去……”
  接着,萧崇光怒气冲冲地进到殿内,他来到凤楚君的床前。
  “二哥,你怎么来了?”萧崇杰赶紧起身问道。
  凤楚君听到萧崇光进来,她睁开眼睛,无所畏惧直直地盯着萧崇光。
  “楚君,你太过分了!你是拿皇嗣当什么?”萧崇光质问凤楚君。
  萧崇光因为对凤楚君心怀歉疚,所以处处忍让她,不与她计较,可没想到,凤楚君变本加厉,这次居然故意摔掉了萧家的皇嗣,他便再也忍不住火,就来闯进未央宫问个明白。
  “易王管得真是宽,我自己的孩子,想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也要易王来管吗?”凤楚君立刻针锋相对。
  “二哥,楚君才小产,她心情不好,你就不要与她计较了,我们先出去,让她好好休息。”萧崇杰赶紧打圆场,他推着萧崇光往外走。
  “萧崇杰!你个窝囊废!别人都骑到你皇帝的脖子上来了,你还无动于衷,你是男人吗?”凤楚君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她不甘心地在后面辱骂萧崇杰。
  萧崇光一把推开萧崇杰,他回到凤楚君床边,一把抓住了凤楚君纤细的手腕,他冷声说道:“凤楚君,我劝你适可而止,你再敢欺负崇杰,我要你凤家满门好看。”
  “哈……”凤楚君歇斯底里地大笑一声,她对上萧崇光的眼睛,“易王,请放开你的脏手。我欺负我自己家的男人,你管得着吗?萧崇杰,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是不是你妻子,你就任由一个外人如此欺负我?”凤楚君转向萧崇杰大喊着。
  “二哥,有话可以好好说,你先放开她……”萧崇杰只好为难地去拽萧崇光握住凤楚君手腕的手。
  正在争执间,得到讯息的李太后跨进门来,她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大怒:“都给哀家放开,这成何体统?皇家是没有规矩了?”
  听到李太后的声音,萧崇光才恨恨地一把扔了凤楚君的手腕。
  “光儿,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出去。”李太后向萧崇光训斥道。
  萧崇光闯未央宫,的确是大不该,于公,凤楚君是皇后,他是臣子,他闯未央宫就是犯上,于私,凤楚君是他弟媳,他是大伯,他闯弟媳的闺房,有悖伦常。
  所以,李太后要疾言厉色先把萧崇光赶出去,才好说话。
  “是,母后。”萧崇光忿忿地出去了。
  “楚君,你这次真的很过分,抛开别的不说,孩子是你亲骨肉,你怎么就下得了这样的狠手?”李太后痛心疾首向凤楚君教训道。
  凤楚君把头扭向一边,根本不理李太后,她以前处处讨好李太后是为了讨好萧崇光,现在,她没那个必要了。
  “母后教训的是,儿臣会躬身自省的。楚君现在身体太虚弱,太医让她好好休息,请母后先到偏殿用茶。”倒是萧崇杰赶紧搭话,替凤楚君掩饰。
  “好吧,那皇后就好好将养身体,以后不要再做这样伤身体的傻事。……不为别人,只为你自己的身子好,为了天理良心。”李太后痛心地叹口气说道。
  凤楚君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顾惜,可见她对萧崇光的仇恨有增无减,这让李太后赫然心惊,事情越演越劣,竟然演变成现在这样子,是她始料未及的。
  萧崇杰送李太后到了门口,李太后回头对萧崇杰说道:“杰儿,对待她你也不要太懦弱,否则将来真的无法收拾。”
  李太后看着自己唯唯诺诺的儿子,她实在是恨铁不成钢,儿子这样由着凤楚君胡闹,将来早晚是祸患。
  “母后,楚君还小,她只是有些任性,过几年会好的。”萧崇杰还是不遗余力地替凤楚君在母亲面前说着好话。
  “你二哥这次做的的确不妥,你也不要怪他,他是你亲哥哥,听到这种事情,当然会失了分寸。不管凤楚君说什么,你自己要拿定主意,有句话母后不该说,但是现在这样子,母后也不得不说,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不合身可以换,手足若是断了,就再也没有了。”李太后谆谆教导萧崇杰,她怕萧崇杰听了凤楚君的教唆,会与萧崇光生出嫌隙。
  “母后的教导,儿臣会谨记在心,请母后放心吧。”萧崇杰躬身说道。
  唉!李太后又重重地叹口气,幸亏,萧崇杰还是个明事理的人,虽然惧内,却也有他自己的坚持。
  

☆、孽障

  大殿里空荡荡的、静悄悄的,凤楚君翻身向里,她手指抚弄着手腕上被萧崇光抓地起了淤青的肌肤,一串泪水悄然而下。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肯靠近她,她才能靠近他,凤楚君唇角泛起一丝惨然笑意。
  凤楚君把手腕贴到脸上,她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仿佛她可以感觉到萧崇光大手地温柔抚摸,她好想念之前那些无忧无虑,在他怀里撒娇的日子。
  只可惜,她再也回不去那时候。
  萧崇杰站在凤楚君的床边,他看着凤楚君的笑,他心中不禁弥漫起一股忧伤,他怎么努力都走不进她的心,而萧崇光,他就算对她再狠、再坏,她也念念不忘他。
  李太后回到她的安庆宫,萧崇光正等在那里。
  一旁的信氏在缝虎头帽子,信氏边缝着嘴里还不住地嘟囔:“华儿乖乖,娘亲给你做虎头帽,华儿戴上虎头帽,就可以消灾免难,长命百岁……”
  自从信氏疯了,李太后怕宫人们慢待信氏,她便将信氏接到身边亲自照顾。
  李太后如此照顾疯掉的信氏,也完全是为了燕皇,她知道燕皇生前钟爱信氏,所以,为了九泉之下的燕皇能够灵魂安息,她也要替他照顾好活着的信氏。
  “光儿,你今天太冲动了!再怎么说,楚君现在是你的弟媳,她又是一国皇后,你那么鲁莽地闯进她的寝殿都是不应该。”李太后一见到萧崇光,她依然教训着儿子。
  “是她太过分了,平时她怎样骄横,儿臣可以忍让她。但是,她竟然对崇杰的孩子下毒手,伤害皇家血脉,是可忍孰不可忍!”萧崇光说道。
  “这些事自有崇杰自己去处理,你不要越距。……毕竟,是我们愧对了她。”李太后坚持说道。
  “儿臣知道了。”萧崇光看到李太后不悦的表情,他便顺从应道,不过,他不会让凤楚君一直如此嚣张下去的。
  凤楚君现在如此嚣张、有恃无恐地折腾,无非是倚仗着凤家的势力,等他把凤家灭了,她也该会安生了。
  关于朝中的这些事萧崇光不愿和李太后提起,怕他母亲听了担忧。
  “华儿,我的华儿呢?谁见到我的华儿了?华儿……”一边的信氏突然疯叫起来,她慌张地到处寻找她的华儿。
  李太后赶紧过去,她温和地哄着信氏:“崇华上朝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来,让我看看你的虎头帽缝得好不好。”
  “噢!”信氏突然醒悟地点点头,“我都忘了,华儿上朝去了……他父皇说了,只要他好好上朝参政,将来就把皇位传给他,让他当皇帝……我儿子当皇帝了!”
  “是啊,你儿子是皇帝了,所以你要听话,不要乱跑给他添麻烦。”李太后和颜悦色说着。
  如果这世上的女人都像他母后一样善良就好了!萧崇光看着母亲与信氏在那里煞有介事的说话,他不由得感慨万千。
  凤楚君小产后便高烧了,萧崇杰就不上朝,日夜地守着凤楚君。
  凤楚君在昏迷之中,她口口声声喊着“崇光哥哥”,这让萧崇杰很难堪,他遣退了所有宫人,独自一人守着她。
  凤楚君平时在萧崇杰耳边吹风挑拨他与萧崇光的关系,萧崇杰始终都很坚定自己的立场,但是,他听着自己妻子在昏迷之中呼喊萧崇光,他的感情防线崩溃了,他难堪、他妒忌……他恨!
  萧崇光听了李太后的教诲,没有再进宫去招惹凤楚君,但纵使这样,他们的矛盾还是无法避免。
  凤楚君要求萧崇杰给她在城郊建一所行宫,要建宫殿之类的开销不是一半个银子的事情,所以便报到朝堂上,由国库发放银子修建。
  萧崇光一看到那修建行宫的奏折就恼了,燕国因为连年征战,国库一直不算宽裕,哪有多余的银子修建那些奢靡的东西?
  在中原的时候,燕皇又在燕京大兴土木修建帝都,后来燕国撤出中原,那些银子变成的建筑物又不能变回银子带走。
  所以,萧崇光对那些不实用的建筑物非常反感,他一口驳回了户部的奏折。
  萧崇光驳回了修建行宫的折子,这让萧崇杰很没面子,他是答应了凤楚君的,凤楚君还为此赏了他一个笑脸。
  千金难买美人一笑,肖崇杰就是为了博凤楚君对他一笑,他也要再去为她争取一下。
  “王兄,南郊行宫是父皇在世时,就准备修建的,还是准了吧。”萧崇杰第一次在政务上发言。
  萧崇光看了一眼萧崇杰,他不悦地皱皱眉头,弟弟还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皇上,西夏在我边境虎视眈眈,应该先充实军费,以稳定军心,至于行宫修建,什么时候国库宽裕了再议。”萧崇光断然说道。
  萧崇杰语噎一下,萧崇光在金殿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断然拒绝他,让他立刻觉得面子上无光。
  肖崇杰不禁憋了一口气,他要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主,他这个皇帝还不如不当,也免得凤楚君每次拿他这个皇帝说事。
  但是,萧崇杰刚想张口,户部的尚书就已经向萧崇光领命了:“臣谨遵王爷懿旨。”
  得,萧崇杰伸伸脖子把喉咙里的话咽回去,他还没有勇气反抗萧崇光的决定,也不敢去尝试他要是惹恼了二哥会是何种后果。
  但是,萧崇杰不敢得罪萧崇光,他就必然得罪凤楚君,他下了朝没敢去见凤楚君,躲在李太后那里不敢回宫。
  凤楚君知道了金殿上发生的事情,她竟然跑到李太后那里去闹了,她大哭大喊,污言秽语地辱骂着萧崇杰的无能,把李太后气得浑身发抖。
  正巧萧崇光来给李太后请晚安,他上去就给凤楚君一个耳光,把凤楚君打倒在地上。
  凤楚君看到萧崇□□得脸色铁青,她心里一阵痛快,她抹一把嘴角的鲜血,向李太后说道:“母后说臣妾没有规矩,请问母后,易王以下犯上,殴打臣妾,是何规矩?”
  凤楚君知道萧崇光最是孝顺母亲,所以她就故意去气李太后,戳萧崇光的心肺。
  “楚君,够了,我们走。”萧崇杰眼看事情无法收拾的局面,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从地上一把抱起凤楚君,也没顾得上向李太后告退,便抱着在他怀里挣扎喊叫的凤楚君回去未央宫。
  “怎么会是这样?孽障啊!”李太后垂泪哽咽。
  “母后,都是儿臣的错,让母后受此委屈。”萧崇光跪倒在地羞愧万分,是他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让他母后跟着遭殃。
  肖崇杰强抱了凤楚君回到未央宫,他脸上被她尖尖的指甲划了好几道血痕,凤楚君仍不解恨,肖崇杰一松手,凤楚君就干脆利落地又给了肖崇杰一个耳光。
  “肖崇杰,你个懦夫,你妻子被人打了,你却只知道逃跑,你是男人吗?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你当得到底是什么皇帝?连建个行宫都做不了主,你还不如一头撞死了,也免得我跟着你活得丢人现眼……”凤楚君依然不停地辱骂着,她要不叫肖崇杰与萧崇光反目成仇,她心里的恨意是出不尽的。
  肖崇杰也不答话,只任凭凤楚君拿他发泄。
  凤楚君骂完了就开始哭,肖崇杰看着凤楚君哭他就心疼了,尤其看到她被萧崇光打红的脸颊,他更是心怀愧疚。
  如果二哥打的是他,他绝无半点怨言,可二哥动手打他的妻子,就太过分了,肖崇杰无法不对萧崇光起了怨恨。
  肖崇杰伸出手,他想要安慰凤楚君,他的手却被凤楚君一把打开,他看到妻子对他的憎恨,不禁更是难过。
  而且,今天肖崇杰又在金殿上当着文武百官丢了面子,他本来就已经在心里对萧崇光的专权种下了疙瘩,紧接着又在后宫出了这档子事情,他也是忍无可忍了。
  入夜,肖崇杰就悄悄召见了与他比较好的吏部尚书的儿子谭梦生,让谭梦生给他出个对策。
  谭梦生现在任员外郎,因为他父亲是亲近凤家一族的,所以他也不被萧崇光重用,整日因为无所事事而醉生梦死地消磨时光。
  现在,肖崇杰找他商量对付萧崇光,正合谭梦生的心思,只有除掉了独揽朝政的易王萧崇光,他才有出头之日。
  于是,谭梦生就给肖崇杰出了一个狠毒的计策,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派人刺杀萧崇光。
  才听到谭梦生这个建议,肖崇杰还吓了一跳,他连连摆手:“这使不得!”
  但是,肖崇杰经不住谭梦生在他耳边煽风点火,他又想到凤楚君始终念念不忘萧崇光,而对他无动于衷,肖崇杰便一咬牙答应了谭梦生的计划。
  无毒不丈夫,他要摆脱萧崇光的桎梏操纵,赢得妻子的尊重,也只有狠心杀掉萧崇光,当然,他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能惊动了他的母后。
  “梦生,这件事干系重大,你千万要有十足的把握才可以下手,切记!切记!”肖崇杰一再地嘱咐谭梦生,一想到要对二哥下毒手,他就莫名地心惊肉跳。
  “皇上放心,我会从中原去找合适的杀手,就是出了事,也绝不会牵连到皇上身上的。”谭梦生就大着胆子安慰肖崇杰。
  看着肖崇杰发白的脸色,瑟瑟发抖的身子,还有他颤抖的语气,谭梦生都快对这个计划有些害怕了,他知道肖崇杰怕萧崇光,但没想到是如此怕。
  

☆、重逢

  凤楚君病好之后,凤容要求她回家归宁,他是要好好给女儿上上课。
  凤容实在是不知道他这个女儿到底是笨还是傻?她任性弄掉的是什么?那是凤家未来的江山!真是让凤容想想就心疼。
  “你傻呀?你有了皇子,将来就是一言九鼎的太后,整个燕国的江山都是你说了算。萧崇杰怎么了?他是真心对你好!你怎么就不知道好歹呢?”凤容是苦口婆心规劝女儿按照他的策略来。
  “爹,你和叔父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就怎么对付不了萧崇光?还要我一个女人去经营。实话告诉你,我不稀罕什么燕国的江山,我就是死,也不会给萧崇杰那个窝囊废生孩子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凤楚君态度非常强硬,什么太后、什么江山的,她根本不为所动。
  “你……”凤容给女儿一下噎死,“你不要死心眼地放不下萧崇光,萧崇光对你没感情,他只会和你作对,和我们整个凤家作对。你知道他这半年来向军队里安插了多少人?他是想要架空我们凤家,然后再对凤家下手。好女儿,你要明白,凤家若是倒了,你的皇后位置还能稳固吗?你现在要是不稳稳地把萧崇杰抓在手心里,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凤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凤楚君不言语了,她当然知道萧崇光对她无情,父亲说的这些都对,但是,她就是瞧不上萧崇杰的窝囊废样子,让她怎么去委曲求全、假以辞色?还要给他生孩子,想想就让她恶心。
  “现在为父正要与西夏郡王赫连明秀结盟,共同对付萧崇光,你以后多在萧崇杰耳边给他说些好话,让朝廷放宽对西夏的政策。”凤容只好又说道,他这个女儿如此不上道,他也只有走与赫连明秀联手的路子了。
  “爹,你是要造反吗?”凤楚君惊愕地问道。
  “如果凤家被萧崇光逼得无路可走,也只有冒险自保了。”凤容沉声说道。
  凤楚君的心蓦然沉下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