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相公!”赵玉龙惊喜地叫一声扑进赫连明秀怀里。
  “娘子受苦了,我们走。”赫连明秀温柔地抱一下赵玉龙说道。
  赫连明秀带着赵玉龙出了寝殿,他抱起她窜房越脊而去。
  赫连明秀一口气带着赵玉龙出了幽都,凤容早给他备好一架马车,他便带着赵玉龙直奔西夏的方向下去。
  但是没走多远,萧崇光就率领军队追过来,跑是跑不了了,赫连明秀便弃了马车,带着赵玉龙先躲到一户农居里。
  农户是个老两口,女儿嫁人,儿子去吃军粮,就只剩了他老两口在家,他们被赫连明秀一手刀,一手金子吓得不敢说话。
  最后老两口拿了金子打包出门,连夜住到山另一边的女儿家中去,房子就让给赫连明秀了。
  赫连明秀与赵玉龙就在农居里隐藏起来。
  “相公,我们以后也住在这样的地方,相依为命好不好?”赵玉龙打量着简陋的农居兴奋地说道。
  “好啊,只要你喜欢就好。”赫连明秀敷衍着,他在思量脱身之计。
  萧崇光找到了赫连明秀废弃的马车,他断定他们不会走远,他一边命令军士挨户搜查,他一边拿出玉笛吹奏。
  笛音由萧崇光的内力远远送出去,他估计不管赵玉龙躲在哪里,应该都会听得到。
  深夜,人们都已安睡,却有一股笛音仍在不停不歇地吹奏。
  赵玉龙窝在赫连明秀怀里刚要睡着,那股笛音就钻进她脑袋里,笛音像一把利锯一样锯着她,让她头痛欲裂。
  “相公,我疼……”赵玉龙喃喃说着,她两手抱着头使劲地挤着,她想把那笛音挤出她的脑壳去。
  “娘子,没事,我在这里。”赫连明秀抱紧赵玉龙,哄慰着她。
  赵玉龙就这样折腾了好久,最后她忍不住疼痛终于昏睡过去。
  赫连明秀瞧着赵玉龙紧蹙的眉头,他又把她抱更紧了些,她还能在他怀里安睡多久?
  

☆、你走吧

  赫连明秀一觉醒来,他怀里不见了赵玉龙。
  “娘子!……娘子!……”赫连明秀叫了两声,但是农居里静悄悄的没有应答。
  赫连明秀赶紧找出去,此时,天刚透明,秋意正凉。
  赫连明秀终于在村外的一条小河边找到赵玉龙,她正出神地盯着水面上自己的影子在发呆。
  “娘子!”虽然赫连明秀觉得赵玉龙的状态有些诡异,但他还是大着胆子在她身后唤她。
  赵玉龙回过头伸出手,赫连明秀腰间的宝剑已经到了她的手中,她顺势将宝剑搭上了他的脖颈。
  赵玉龙这几下快速敏捷、一气呵成,赫连明秀根本无招架之功,他就已经受制于她。
  赫连明秀对上赵玉龙寒冷清明的眼光,他心中一凉,眼前这个女子绝不是他娘子。
  对,赵玉龙的灵魂已经被玉笛唤醒,她记起了所有事情。
  赵玉龙看着眼前的赫连明秀,就是这个男人,他给她灌了噬魂丹,让她失去记忆。
  他还欺骗了她的感情,她不杀他难以泄她心头之恨,赵玉龙眼睛射出寒芒,手上加重了力道。
  赫连明秀的心随着剑刃发紧,眼前这个已经不是受他摆布的娘子,他没法再继续哄骗她。
  但是,赫连明秀的性命就在赵玉龙须臾一念间,办法就算不好使也姑且一试再说。
  “赵玉龙,我虽然骗了你,但我也是救过你的。你被萧崇光抛弃,要没有我,你早死在荒郊野外被野兽吃了裹腹,哪还有今日的你?我到底也算是你的恩人,你们赵国人是讲究恩将仇报吗?”赫连明秀急急说道。
  赵玉龙果然眼神缓和了一些,刀也压得轻了。
  赫连明秀一看自己的话有用,他便立刻又说道:“你在西夏,我待你也是不薄的,以郡主之尊来对你,新月若是活着,我待她也不过是如此。我知道你恨我骗你,但是,你忘了?是你自己死活要喜欢我的,是你自己追到绿野行宫去的,这些总不是我的过错吧?”
  赫连明秀说的句句是对的,赵玉龙狠狠咬住下唇,是她自己犯贱,就像飞蛾扑火一般爱上了赫连明秀。
  “娘子!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在感情方面,我对你问心无愧。”赫连明秀这才抛出感情牌,他看到了赵玉龙的犹豫,也许他还可以成功地扭转局面。
  这时候,突然来了一队军士,军士们以扇面的形势将两个人包围在中间,萧崇光纵马过来。
  “龙儿!”萧崇光高喊一声,他下马向赵玉龙跑过来。
  本来已经看到说服赵玉龙希望的赫连明秀,见到萧崇光带人包围过来,他不禁面如死灰。
  “你走吧。”赵玉龙突然扔了手中的刀,她说道。
  赫连明秀这才松了口气,他看一眼赵玉龙,纵身跃入河中顺水潜走。
  “龙儿!你怎么样?”萧崇光到了赵玉龙身边急着问道,他刚刚看到她与赫连明秀对峙的场面,深怕她受到赫连明秀的伤害。
  “放他走。”赵玉龙望着河水对萧崇光说道。
  萧崇光立刻明白了,他喝住要顺水去追赫连明秀的军士们。
  “龙儿,你放心,我会放他回西夏。”萧崇光说道,他现在就只想要讨好赵玉龙,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会照做。
  “龙儿,你终于记得我了吗?”萧崇光望着赵玉龙,他满怀希冀地问道。
  “我不记得你。”赵玉龙冷漠地说道,她抬脚就走。
  “龙儿,你要去哪里?”萧崇光赶紧跟上去问道。
  “我要回家去,你不要再跟着我,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不怨你,你也不要怪我,就这么散了吧。”赵玉龙说着、走着,泪水也任意地流着。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好像是为了她和萧崇光无疾而终的恋情,又好像是为了她与赫连明秀那番意外地纠缠。
  总之,确切为什么,赵玉龙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此刻的泪水是为了祭奠她失去的爱情就对了。
  萧崇光挥手止住他身后跟来的军士,他自己一个人跟在赵玉龙身边,默默陪着她走,无论她走向哪里,他都只想跟她走下去。
  赵玉龙走了大半天,萧崇光始终跟在她身边不声不响、不离不弃,她终于停住了脚步。
  “赫连明秀,他不是我的假哥哥。”赵玉龙突然下定决心地望着萧崇光的眼睛说道。
  萧崇光虽然不知道她这么说的意思,但他静静望着她,静静聆听着。
  “他……我和他已经是真正的夫妻!我……我和他……什么都做过了。”赵玉龙终于艰难地说出口。
  萧崇光一瞬间愣了,赵玉龙和赫连明秀?这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难怪他一直觉得赵玉龙对赫连明秀的态度不对,就算是兄妹之情,好像也太过了。
  赫连明秀竟敢趁着赵玉龙失忆,对她做出那么卑鄙无耻的事情,萧崇光攥紧了拳头,“我杀了他!”他咬牙说道。
  “是我自己的错,和他没关系。”赵玉龙执拗说道。
  萧崇光立刻明白了,赵玉龙之所以告诉他这件事,只是为了向他说明她要和他分手的理由,而并不希望他去伤害赫连明秀。
  “你不让我动他,我绝不动他。龙儿,不是你的错,如果说有错的话,也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才让你落到赫连明秀的手里,都是我的错!不怪你!”萧崇光赶紧表态,他不在乎赵玉龙被赫连明秀骗了,只盼着不要再失去她。
  “我们始终都是有缘无份,还是趁早散了吧。”赵玉龙哽咽着垂头落泪,萧崇光对她越好,她就越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他,负了他。
  赵玉龙的模样让萧崇光心疼不已,他把她揽进怀里深情说道:“龙儿,不要说这样的话,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现在不是比过去好多了?你看,战争已经打完,我们都还活着,可以履行当初的誓约,白头终老!不是很好吗?”
  当初的誓约,那是多么美好地愿望,赵玉龙更是难过,“可我已经不是当初的赵玉龙,我已经不是完璧……我!……根本配不上你!”她抬起泪眼说道。
  “龙儿,我爱的是你赵玉龙,又不是什么贞操,若论贞操,天下人可能千千万万,但是我不稀罕,我只稀罕你!认定你赵玉龙是我今生的妻子。不要再说什么有缘无份的话,你只要记得你当初许给我的誓言,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你看,现在天和地都好好的,我们为什么要分开呢?”萧崇光给赵玉龙擦着泪水说道。
  “崇光!”赵玉龙的泪水却越擦越多了。
  萧崇光干脆俯首去吻干赵玉龙脸上的泪痕,最后,他炙热的唇带着亘古地相思落在她柔软的樱唇上,如饥似渴地汲取着她独特的馨香味道。
  赵玉龙被动地感受着萧崇光的狂热激情,她有这么好的爱人,是应该彻底忘了赫连明秀那个混蛋,忘了那个混蛋给她的伤害。
  “龙儿,我们这就成亲好不好?”萧崇光热切地问道。
  “好。”赵玉龙点头。
  “等成了亲,燕国没什么事情,我们就一起隐居世外去好不好?”萧崇光充满憧憬地又问。
  “好。”赵玉龙又点头。
  萧崇光说什么赵玉龙都一概答应,反正,她只要跟定了萧崇光,绝不再去想起赫连明秀就好。
  萧崇光带了赵玉龙回到幽都,他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去见李太后,他心情很激动,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挽着赵玉龙的手去见他的母亲。
  李太后正和信氏在挑红绳,她把信氏哄得咯咯直笑,信氏经过她的细心照顾,已经不太发疯,每日都乐呵呵的。
  李太后见到萧崇光带了赵玉龙从殿外进来,她还吃了一惊,不是说西夏郡王已经带着新月郡主回西夏去了吗?
  “新月,哀家还以为你跟哥哥回西夏了,原来你还没走。”李太后赶紧迎过去,她拉住赵玉龙的手亲亲热热说道。
  赵玉龙闻言脸上一窘,不知该如何回答李太后,她把眼睛望向萧崇光。
  “母后,她不是赫连新月,她是赵玉龙,我跟您提起过的赵玉龙。”萧崇光向李太后解释道。
  “哦?”李太后有些被弄迷糊了,她眼前的明明就是西夏郡主赫连新月,前两日她天天都见的,怎么会弄错?
  “赵玉龙给太后请安。”赵玉龙给李太后施礼。
  “新月,不,你看哀家这记性,是玉龙才对。玉龙,快请起,哀家这里无需多礼。”李太后赶紧搀住赵玉龙和蔼说道。
  李太后也不管眼前这女子到底是叫赫连新月,还是赵玉龙,反正只要她的儿子喜欢就好。
  “……哎,哀家倒是记得,玉龙不会就是那位神医道长吧?”李太后突然想起神医道长的事,她便疑惑问道。
  “那个神医道长正是小女子所扮,当时不得已对太后有所隐瞒,还请太后恕罪。”赵玉龙不好意思地道歉。
  “神医……不,玉龙不要这么说,你救了光儿的命,还治好了哀家的头风病,哀家感谢你还来不及呢。玉龙人好心好,又生的俊俏,光儿真是好眼光、好福气!”李太后拉着赵玉龙的小手,她从头看到脚,真是越看越喜欢。
  “母后,儿臣要迎娶龙儿为妻,特来向母后禀告。”萧崇光说道。
  “那当然!那当然!只要你们两个情投意合,母后就高兴。”李太后笑着说道。
  儿子终于要成亲,李太后也顾不上赫连新月那茬是怎么回事了,她一手一个拉着萧崇光与赵玉龙,舒心满意地开怀笑着。
  

☆、可怜孩子

  李太后专门为赵玉龙设了家宴,萧崇杰早早到了,凤楚君却没来。
  凤楚君一知道是那个新月郡主又进宫来了,她心里就堵得慌,还有心情来应酬。
  凤楚君虽然没到场,但是她派了宫女专门来打探消息,当听到说李太后已经给萧崇光定下婚期,就三五天的时间,她又坐不住了。
  凤楚君精心装扮了一番,她就到安庆宫去了,她要把那个新月郡主给比下去,让萧崇光看看,谁更漂亮?谁更适合做妻子?
  环珮叮当、仪态万方的凤楚君一出现在大殿门口,正在说话的所有人便停住了,不知道她这次要来不来的又搞什么。
  然而,凤楚君一反常态地上前给李太后请安,态度那叫一个好,真让所有看惯了她撒泼耍赖的人大吃一惊。
  按礼制,萧崇光是要与赵玉龙给凤楚君行礼的,他忍着心中的不悦,拉了赵玉龙的手站起来要给凤楚君行礼。
  “算了,光儿,今天是家宴,就不用那套繁琐的礼法了。”李太后摆手说道。
  “是啊,这是家宴,王兄为长,理应楚君给王兄见礼才是。”凤楚君居然笑着应答,还款款给萧崇光施礼。
  凤楚君这么说,她又单独给萧崇光见礼,自然是没把赵玉龙算在内,赵玉龙势必然要给凤楚君行礼问安。
  凤楚君这套小心眼,赵玉龙自然是看出来了,但是,她才不跟她计较这些,只不过行个礼,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赵玉龙刚要行礼,却被萧崇光拉到了身边去,“皇后娘娘,本王已经娶龙儿为妻,她现在也算是您的王嫂,请您见见,”
  凤楚君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这一下子,该她给赵玉龙也行一礼了。
  “算了,都来坐吧。”李太后适时地开口,给众人解了围。
  凤楚君一来,饭桌上立刻没了之前融洽的气氛,你看她说那夹枪带棒的话吧:
  “王嫂,你真是好福气,之前有多少名门闺秀想要嫁给王兄,他都看不上,偏偏对王嫂如此情有独钟。王嫂,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秘术,可以拴住男人的心,不如也教教本宫,本宫也学学看。”
  大家就知道凤楚君来便没有好事,她这分明就是挑衅赵玉龙来的。
  所有人都黑了脸,偏偏赵玉龙笑了,“皇后娘娘,请附耳过来。”她神秘说道。
  凤楚君不知所以,还真凑过去,她也没听到赵玉龙在她耳边说的什么,然后,她耳朵就聋了,只能看到别人张嘴,却听不到声音。
  “啊!我听不见了!”凤楚君站起来惊惧地喊道。
  “楚君!你怎么了?”萧崇杰赶紧抱住凤楚君担忧地问道。
  “我给皇后娘娘看一下。”赵玉龙说着拿起凤楚君的手腕。
  凤楚君看到赵玉龙拿她手腕,她本来是要挣扎甩脱的,但她手臂根本不听她使唤,只能乖乖由赵玉龙探脉。
  萧崇光把头别转一边,他心里憋着笑,本来凤楚君说那话来污辱赵玉龙,他就打算教训凤楚君了。
  没想到龙儿也不是吃素的,动手比他快,还做得不留痕迹,不伤崇杰的颜面,他今后倒是要向龙儿多学着点。
  “皇后娘娘是火大伤耳,回去熬点去火的清汤喝喝就好了。”赵玉龙放开凤楚君的手腕说道。
  “多谢王嫂!楚君,我们先回宫去。母后,儿臣告退。”萧崇杰赶紧带着凤楚君回宫熬汤。
  “下去吧。”李太后不悦地说道,刚刚凤楚君那叫什么话?还哪有一点一国之后的仪表?这两个人,赶紧走了她清净。
  “龙儿,委屈你了!”回到王府之后,萧崇光拉着赵玉龙的手愧疚说道。
  “我没觉得什么,他们是你的家人,我接受你当然也会接受他们。……就是你不要怪我使点小手段就好。”赵玉龙笑着说道。
  “等崇杰能够自己处理朝政就好了,到时候,我和你回罗浮山去。”萧崇光说道。
  “你要和我回罗浮山!”赵玉龙惊喜万分。
  “罗浮山是你的家,那里有你的母亲,我们去哪里不是去,还是和家人在一起比较好。”萧崇光看到赵玉龙闪亮的眼睛,他心情也登时好起来,只要是她喜欢,他愿意和她到天涯海角去都无妨。
  “那你的母后呢?”赵玉龙不禁问道,萧崇光若是为了她而舍弃他的母后,她也是过意不去的。
  “等以后我们可以把母后也接过去一起住,一家人在一起,一定会很快乐的。”萧崇光说道。
  “那太好了!崇光,你真好!”赵玉龙由衷说道。
  “我当然好了,我会是这世上最爱你的那个人。”萧崇光把赵玉龙搂进怀里,他幸福地说道,他想要的未来就在眼前。
  赵玉龙附在萧崇光温暖的怀抱里,她脑袋里却不合时宜地挤进一个人,“娘子,我带你去秦淮河看烟花。”那句话清晰地响在她耳边。
  赵玉龙使劲甩头,把那人与那声音甩掉。
  “怎么了?”萧崇光发觉怀抱里赵玉龙的异样,他问道。
  “没什么,崇光,我只想早点和你成亲……你要我吧!”赵玉龙抬起头把唇热烈地送到萧崇光唇上,她一刻也不要再想起赫连明秀。
  萧崇光受到赵玉龙的感染,他猛然抱紧了她,手指滑进她领口的衣衫里,触到她滑嫩的肌肤。
  “不!”赵玉龙却突然失控地一把推开意乱情迷的萧崇光。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做不到,她脑袋里都是赫连明秀与她亲昵的一幕幕,她就算是成心要出卖自己,她也做不到。
  “龙儿!”萧崇光痛苦暗哑地喊她,他已经被她撩拨的难以自控了。
  “我……”赵玉龙张口,却不知道要如何说,她无法面对萧崇光渴求的眼睛,她干脆转身离开。
  “龙儿!”萧崇光在赵玉龙身后无奈地喊,这可怜孩子,又给赵玉龙稀里哗啦涮一把。
  萧崇光还指望萧崇杰能够挑起燕国的江山呢,没想到萧崇杰直接给他告假了,让萧崇光全权代理朝政。
  萧崇杰就每天在后宫陪着凤楚君,就算凤楚君不理他,或者拿他出气,他都默默承受着,自得其乐。
  易王要大婚的消息传遍天下,因为赵玉龙身份的特殊,她不愿意让人知道她是赵国皇室的后人赵玉龙,所以,昭告天下,她用的依然是西夏郡主赫连新月的身份。
  各国使臣纷纷前来到贺,赫连明秀居然带着贺礼也来了。
  赫连明秀这次来的是光明正大,西夏郡主成亲,他这个哥哥能不来吗?只有他来才说得过去,萧崇光也只能默认了。
  而且赵玉龙也要求过萧崇光放过赫连明秀,所以,萧崇光依旧把赫连明秀礼让在驿馆,并没有为难他。
  可赫连明秀居然得寸进尺,他在驿馆没安生两天,他便恬不知耻地以大舅哥的身份,到易王府去见赵玉龙。
  “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我不见他!”赵玉龙气愤说道。
  “龙儿别怕,有我在,谅他也翻不出什么花样,你越躲起来不见他,倒越助长了他的气焰。……你要是讨厌这个人,我会想办法让他永远从你眼前消失。”萧崇光说道。
  萧崇光巴不得赵玉龙说要杀赫连明秀的话,那样他也不必为难。
  “算了,我若不见他,倒真让他小瞧了我。”赵玉龙咬牙说道,她倒要去看看,赫连明秀这次究竟想干什么?
  萧崇光心中一凉,她始终都不肯说要杀赫连明秀的话。
  赫连明秀见到赵玉龙出来,他立刻春风满面地迎上去,还大老远热情地打招呼:“新月,哥哥来看你了。”
  赵玉龙冷冷地盯着赫连明秀那副无耻的嘴脸,“你到底想干什么?”她问道。
  “西夏的郡主出嫁,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能让她净身出户,我今天是送嫁妆过来。”赫连明秀脸上依然挂着散漫地笑容说道。
  “那多谢了。”赵玉龙冷漠回道。
  “既然郡王给龙儿送嫁妆过来,那就在府里用过饭再走吧。”萧崇光面无表情,但却很大度地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易王盛情难却,那微臣就叨扰了。”赫连明秀顺着杆就爬上来了。
  “崇光……”赵玉龙急于阻止,她一刻都不想再看到赫连明秀。
  “龙儿,稍安勿躁,且看他有什么目的。”萧崇光低声向赵玉龙说道。
  萧崇光一声令下,酒席摆上,三个人入座。
  一场酒喝下来,萧崇光和赵玉龙还真没瞧出赫连明秀有什么其它的目的,赫连明秀就真如他自己所说,只是单纯来送嫁妆。
  赫连明秀还说些和萧崇光套近乎的话,那意思好像他就是存心来巴结萧崇光,要与萧崇光化干戈为玉帛的。
  萧崇光就只冷眼瞧着,只要赫连明秀不出什么幺蛾子,他就忍他,看着赵玉龙要假借西夏郡主的份上也忍他。
  然而,赫连明秀却左一杯、右一杯的,把他自己给灌醉了,赵玉龙看得直皱眉。
  “易王,不……妹夫!我祝你们从此举案齐眉、白头偕老!来,我先干为敬。”赫连明秀晃晃悠悠举着酒杯站起来说道,然后他一仰脖,潇洒地把整杯酒倒进嘴里。
  然而,赫连明秀的动作太过潇洒,他控制不住的身子向后直倒下去。
  这一下变故大出萧崇光的意外,他刚站起来,赵玉龙已经到了赫连明秀身旁,她一把扶住他。
  

☆、藕断丝连

  赵玉龙以极快的速度过去扶住了赫连明秀,萧崇光脸色瞬间发白,他开始明白,赫连明秀的存在,在赵玉龙心里没有那么简单。
  “火桐,你送赫连郡王回去驿馆歇息。”萧崇光吩咐火桐。
  “是,王爷。”火桐赶紧上前接过赫连明秀,“赫连郡王,属下送您回去。”
  赵玉龙呆呆地看着火桐搀走赫连明秀,她心里一片茫然空白。
  “龙儿!”萧崇光到她身边唤她,赵玉龙才突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
  “崇光,我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赵玉龙说道,她此刻心里乱纷纷的。
  “好吧。”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