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ね醪皇怯懈龈玫目可铰穑扛陕锊蝗ネ侗寄隳镒樱克衷诳墒且淄蹂舫绻舛运墒呛玫煤苣牛钦媸呛谧炖铩⑴踉谑中模貌坏昧四亍!
  果然,凤楚君看到赫连明秀的脸黑了一下,她心里不禁得意,跟她斗?
  赫连明秀是给凤楚君的毒舌给打击了一下,赵玉龙已经快要成了扎在他心头的一根刺,不小心动到就会疼。
  但赫连明秀很快抖擞起精神,他打量着倾城绝色的凤楚君,突然有了一个计谋。
  “皇后娘娘不必羡慕他人,肖崇杰不是对您也爱得很吗?”赫连明秀说道。
  赫连明秀提到肖崇杰,不由让凤楚君窝心,在她眼里,把她与肖崇杰相提并论,那和侮辱她没什么两样。
  “皇后娘娘,不如你我合作一次怎么样?杀了萧家兄弟,燕国的江山归你凤家所以,我寸土不取。”赫连明秀开出诱人的条件。
  凤楚君望着赫连明秀笃定的眼光,她犹豫了,恨是一回事,可真要说到杀了萧崇光,她心就不由自主地打颤。
  “皇后娘娘,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你不想你凤家倒了,大局已定,再去想办法吧?”赫连明秀晒道。
  “你有什么计策?”凤楚君只好问道,她先听听看,赫连明秀有何高见。
  “苦肉计。”赫连明秀看着凤楚君说道。
  “苦肉计?”凤楚君疑惑不解。
  “如果我绑架了皇后娘娘您,肖崇杰是会去救您的吧?如果肖崇杰落到了我们手里,萧崇光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将这兄弟两个一网打尽。”赫连明秀胸有成竹地说道。
  赫连明秀说的很有道理,凤楚君倒是笃信,如果说她被绑架了,肖崇杰是一定会上钩的,赫连明秀此计可行。
  “好!本宫跟你合作。”凤楚君一咬牙答应下来,也是该她让目中无人的萧崇光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那好,你先借口回凤府去,带我离开这里,然后你去幽都城外二百里的苍山与我会和,我们再做商议。”赫连明秀说道,他在苍山有个秘密基地,正好可以在那里设伏诱杀萧崇光。
  凤楚君就规规矩矩在皇宫又呆了两天,等到外面搜查赫连明秀的风声松懈下来,她才跟肖崇杰提出要回凤府看看。
  肖崇杰也没多做怀疑,因为几天前,萧崇光派人搜查过凤府,所以他一直怕凤楚君会因此跟他闹。
  没想到凤楚君这次还挺体谅他,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而且她还很大度地主动提出要回凤府去安抚家人,这让肖崇杰万分欣慰,当即就准了。
  凤楚君就带着扮成宫女随从的赫连明秀,正大光明地回了凤府,赫连明秀又连夜离开凤府去往苍山布置埋伏。
  

☆、相公,你真好!

  赫连明秀一离开皇宫,赵玉龙就知道了,她在宫城之上看着凤楚君的凤辇离开,心里百般滋味。
  这几日赵玉龙都会潜入未央宫,偷偷去看赫连明秀,她看到他在凤楚君那里吃得好、喝得好,养的皮毛光鲜、精气神足的,她就觉得安心。
  赵玉龙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很贱,也对不起对她痴心一片的萧崇光,可她的脚就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一样,总是忍不住就溜去了。
  赫连明秀走了,离开了她的视线,带走了她波若香的味道,赵玉龙怅然若失,心中一片可怕的荒芜。
  她想要跟他去,抛开一切跟他去!
  赵玉龙知道赫连明秀虽然走了,但是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也许她可以带他走,解开他心中仇恨的锁。
  赵玉龙下了宫城,回到她的房间收拾东西,她把那支玉笛留下,算是与过去彻底告别。
  过去的一切都如云烟,如果她没有遇到赫连明秀,也许她与萧崇光就会幸福地过一生,赵玉龙望着玉笛发呆。
  赵玉龙一直等到晚间,她也没见萧崇光回来,她不会偷偷地走,她会跟萧崇光光明磊落地说个明白。
  萧崇光此时正躲在自己的易王府中,一杯接连一杯地自己灌着酒,他知道凤楚君离宫,就一定会带走赫连明秀,赫连明秀一走,赵玉龙也不知道会选择何去何从?
  他从赵玉龙几次欲言又止、进退两难的神情里,就大致可以预感到她会做出的选择,所以,他便以公务繁忙为名,早出晚归,尽量不去见她,给她机会说出口。
  “赫连明秀!”萧崇光举杯苦笑,他真的很不甘心,如果赵玉龙选择的是比他萧崇光还要好的男人,他可以退让。
  但是,那个赫连明秀是个什么货色?那就是个人渣!赫连明秀除了欺骗赵玉龙、伤害赵玉龙,他还做过什么?萧崇光恨然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火桐,去备马车,我要与龙儿回中原去。”萧崇光摇摇晃晃站起来吩咐,他要赶紧带走赵玉龙,摆脱赫连明秀,重新开始他们的恋爱。
  然而萧崇光身后却没有火桐的应答,他不耐烦地转过身,他没看到火桐,却看到了赵玉龙。
  “龙儿!你来的正好,我们这就回中原去,我们重新开始。”萧崇光踉踉跄跄走到赵玉龙面前,他两手抓着她的肩头说道。
  赵玉龙看着眼前醉醺醺的萧崇光,他的样子让她心疼,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不该一再地给他希望,又一再地负他。
  “崇光,我们回不去了!”赵玉龙说道,她不能再优柔寡断、害人害己。
  萧崇光愣住,这话她终是说出口了。
  “龙儿!我爱你!”萧崇光决定借酒装糊涂,他说着便要去亲吻赵玉龙。
  赵玉龙立刻退了一步,她继续说道:“崇光,面对吧,我们逃不了的。”
  “赵玉龙!你是傻吗?赫连明秀是什么人?他不爱你!他除了利用你、伤害你,他还做过什么?你让我把你交到这种人手上吗?我做不到。”萧崇光终于火了,他大声吼道。
  “可是我爱他!”赵玉龙苦涩地说道,就是这个理由,让她愿意放弃一切跟赫连明秀走。
  萧崇光无语了,他和赵玉龙分分合合这些年,他还不了解她,她一旦下定了决心要做什么事,就不会再回头。
  “龙儿!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们一定可以重新开始的。”萧崇光恳求,他只要一个机会,让她和赵玉龙回到中原,回到过去,回到没有赫连明秀的日子,他们一定可以重来。
  “崇光,对不起!我不能再伤害你,也不能再欺骗我自己,散了吧。”赵玉龙坚定地说道,她不会再左摇右摆了,那样只是加重她对萧崇光的伤害而已。
  赵玉龙说完扭头就走,她已经跟萧崇光说明白了,心里不再有沉重的负担压在那儿,她脚下的步伐坚定地向前走着。
  “龙儿!”赵玉龙听到萧崇光在她身后喊她,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也是刻骨铭心爱过他的,却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分手的这一步。
  她也心痛,她也难受,但是她不能回头,只要赫连明秀在她心里,她就无法回头。
  赵玉龙狠心一咬牙,她运起轻功飞身而去。
  萧崇光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庭院里,直到冷霜把他结凝,他浑身冰凉,赵玉龙终于弃他而去。
  过去的一幕幕好像在他眼前,苦中有甜、笑中带泪的那些日子,萧崇光一点点咀嚼其中的甜蜜。
  他不能失去赵玉龙,失去了她,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萧崇光攥起铁拳,人生的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这是他教导弟弟的话,所以,他要把赵玉龙夺回来!无论用什么办法,他都要重新找回他与赵玉龙的幸福。
  赫连明秀到了苍山,立刻指导属下布置埋伏,这苍山有个天然石洞,石洞里有个岩浆翻滚的火山口,他就是要在这里设伏。
  赫连明秀忙碌了一天,他回到房里一个人小酌,一边盘算着要如何计划才能万无一失。
  无论如何,这一局他赫连明秀是赢定了!赫连明秀得意地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赫连明秀刚要去拿酒壶斟酒,就有一双芊芊玉手执起了酒壶给他倒酒。
  赫连明秀赫然心惊,他把门窗都是关紧了的,怎么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
  他猛然抬头,眼前正是赵玉龙,而赵玉龙没有看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给他倒满酒杯。
  “易王妃不是回中原去了吗?”赫连明秀强自镇定问道。
  赫连明秀边问着边思忖对策,他可没指望在赵玉龙面前跑,或者是能与她一决高下,他只想着怎么稳住她,不要让她对他痛下杀手就好了。
  “我哪也不去。……我跟你走!”赵玉龙坐下来说道。
  “跟我走?”赫连明秀差点跳起来,他狐疑地打量着赵玉龙,不明白她到底想干什么。
  “对,我跟你走,我们回西夏去。”赵玉龙看着赫连明秀真诚地说道。
  赫连明秀笑了,他好奇地问道:“那萧崇光呢?”
  提起萧崇光,赵玉龙心中一疼,她注定要负了的那个人。
  “我已经和他说明白,我和他再也没有什么关系,我……爱的人是你!”赵玉龙说道。
  “你说真的?”赫连明秀眼底蕴起笑意,他不确切地问道。
  “你永远都是我的相公!”赵玉龙几乎要哭出来,她为了赫连明秀做了多么艰难地选择,背弃一个深爱她的人来与他在一起。
  “好像是真的哦!我还以为萧崇光不要你了,你才想起我的吧。”赫连明秀很没良心地笑着。
  “随你怎么想。”赵玉龙才懒得和他分辨,她端起那杯酒一饮而下,上好的竹叶青。
  赵玉龙干脆又斟了一杯,和赫连明秀在一起,她心里莫名其妙的很踏实、很喜欢。
  “哎,我这里就只有这一壶好酒了,你给我留点。”赫连明秀赶紧去抢那壶酒。
  但赫连明秀哪有赵玉龙快,他手都抓住酒壶了,却不知怎么的,酒壶却到了赵玉龙手里。
  赵玉龙得意地一笑,她以前都是由着赫连明秀欺负的,现在,该她来欺负欺负他了,她举起酒壶把酒倒入口中。
  “给你。”然后赵玉龙把空酒壶放到桌上说道。
  赫连明秀悻悻地看着空酒壶,怎么办?他武功没有赵玉龙好,如果让赵玉龙搅了他的计划怎么办?
  “相公,我们回西夏去吧。”赵玉龙薄醉微醺望着赫连明秀说道。
  “娘子,今天晚了,我们明天一早再回去好不好?”赫连明秀拖延着。
  “好,你说话算数,别打什么鬼主意,否则我捉你回去。”赵玉龙答应了,她又坐下来。
  反正她武功比赫连明秀好,他也别想在她面前耍什么花样。
  “娘子,来,喝杯茶解解酒。”赫连明秀看似讨好地端茶奉水。
  赵玉龙接过茶杯,她嗅了一下,里面倒是没毒,看来赫连明秀是真学乖了。
  赫连明秀是想给赵玉龙下个蒙汗药来着,可他想想最后还是放弃了,想当初他给她那把淬毒的匕首,她一下就知道上面有毒。
  他真要给她下个蒙汗药,蒙不倒她不要紧,再把自己给搭上,就弄巧成拙了。
  “来,娘子,再吃口菜,这个是你最爱吃的鱼。”赫连明秀夹了一块鱼肉喂到赵玉龙口中。
  赵玉龙就看着赫连明秀痴痴流泪了,他们好像又回到了不羡仙居,他对她千般呵护、万般疼爱。
  “相公,你真好!”赵玉龙醉意朦胧说道。
  赫连明秀讪讪笑了,她还是他那个傻娘子,她就算变成了赵玉龙也还是那个傻瓜,他心里起了一丝柔情。
  “相公,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秦淮河是吗?我不要别人陪我去,只想要你陪我去,我喜欢你!我只要你!”赵玉龙带着酒意倾吐着她对赫连明秀的爱意。
  “那当然,我们一起去秦淮河。”赫连明秀说道,这些话在他心里越来越沉重。
  “相公,你真好!”赵玉龙眼眸湿润说道,她还两手搭上赫连明秀的脖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她泪光闪烁地看着他笑。
  赫连明秀的心被赵玉龙万般柔情融化掉,他眼睛落在赵玉龙唇上,他终还是受不住她的挑逗,他手指抚上她娇柔的唇瓣,眸光渐渐迷离。
  “你会后悔的!”他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模糊说道。
  

☆、不能放

  早上,赵玉龙在赫连明秀怀里醒来,她幸福地依偎着他,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爱情。
  她望着眼前赫连明秀熟悉的俊颜,移不开自己的眼睛,仿佛他们已经相依偎了千百年那么久。
  赫连明秀睁开眼睛,就对上赵玉龙清澈的明眸,他心里暗叹口气,他是无法摆脱那个恶梦了。
  “我爱你!”赵玉龙柔情蜜意说道。
  赫连明秀却无言以对,爱,是他唯一给不起她的东西。
  赫连明秀为了不让赵玉龙搅乱他的计划,他给凤楚君留下一封书信,便带赵玉龙先离开了苍山。
  赵玉龙以为赫连明秀是真心要与她回西夏去,便大意了,她在一天早上醒来,就不见了赫连明秀,她便循着波若香的气息又回到了苍山。
  当萧崇光在紧锣密鼓地要彻底消灭凤家的时候,凤楚君被赫连明秀绑架了,消息一传到宫中,萧崇杰便疯了一样带着侍卫就往苍山去了。
  萧崇光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他吩咐火桐与宣沐协助李洲查办凤家的事,然后他就亲自去苍山,如果赫连明秀真的在苍山,那赵玉龙也一定在那儿。
  萧崇杰到了苍山,他被赫连明秀的属下引进石洞之中,凤楚君就被绑在火山口对面的石柱之上。
  “楚君!”萧崇杰在火山口边撕心裂肺地喊着。
  “崇杰,救救我!”凤楚君披头散发、装模作样地求救。
  “萧崇杰,想要救她,你就一个人过来。”赫连明秀拿把明晃晃的刀搁在凤楚君脖子上,他向萧崇杰喊道。
  萧崇杰向前看去,只有一条铁板桥通往对面,铁板桥被几条铁索吊在石洞的顶端,下面是翻滚着的岩浆。
  铁板桥被下面的热浪侵袭着,发出烫人的热气,如果一个不小心从那铁板桥上掉下去,立刻就会被岩浆吞没。
  萧崇杰虽然害怕,但为了凤楚君,他可以不计生死,“楚君,我来救你!”他抬脚踏上铁板桥。
  “皇上,您不能去!”后面的侍卫们惊慌失措地喊着。
  凤楚君看到萧崇杰踏上铁板桥,她心居然被震动了一下,这个人好像不是她眼中那个窝囊废萧崇杰。
  萧崇杰在铁板桥上晃晃悠悠走到中间的时候,萧崇光带人赶到了,“崇杰,回来!”他惊怒喊道。
  赫连明秀看到萧崇光来到,他露出满意地笑容,“萧崇光,你来晚了!”
  赫连明秀边说着,他突然按动石壁上的一个机关,铁板桥竟然一块块地纷纷掉落,眼看萧崇杰要落入下面的岩浆。
  萧崇光飞身而起,他及时抓住了掉落的萧崇杰,落在唯一一块没有掉落的铁板上面,但那块铁板在火山口的中央,他回不去。
  赫连明秀在对面哈哈大笑,“萧崇光,刚刚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皇后娘娘,您还满意吗?”赫连明秀向凤楚君问道。
  凤楚君此时抖落了身上的绳索,她气定神闲走到赫连明秀旁边,“非常满意,赫连郡王。”她回道。
  “楚君!”萧崇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失声惊叫,他终于明白了,凤楚君是在算计他。
  凤楚君却没理会萧崇杰,她抱臂在胸向萧崇光趾高气扬喊道:“萧崇光,你也有今日?”
  “凤楚君,你简直丧心病狂!”萧崇光不屑地讥讽。
  “二哥,是我拖累了你!”萧崇杰悔恨地说道,他抓住萧崇光的手涕泪交加。
  而更让萧崇杰难受的是,凤楚君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他,而是为了报复萧崇光,而他,只不过是个被凤楚君利用的帮凶。
  “崇杰,不许哭。”萧崇光向弟弟喝道。
  “凤楚君,你也不用得意,本王已经让闻将军包围了苍山,大家不过是同归于尽,谁也赚不到便宜。你要是有心悔过,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萧崇光又向凤楚君说道。
  “商量?哈哈……”凤楚君歇斯底里地大笑,她手指着萧崇光说道:“萧崇光,你逼我走到这一步,我就没想活着,要同归于尽是吧,我成全你!”凤楚君狞笑着把手搭上赫连明秀身后的机关。
  “住手!”赵玉龙出现在洞口那里,她拾起一块石子击向凤楚君的手腕,凤楚君吃痛手便软绵绵地垂了下去。
  赫连明秀看着赶来的赵玉龙,他并没有多少惊奇,他甚至有些兴奋,事情的发展似乎越来越合乎他的想象了。
  “龙儿!”萧崇光也是惊喜,他的惊喜甚至是有些本末倒置,因为他是遇到了危险,才得到赵玉龙出手相救。
  “相公!放了他们吧!”赵玉龙向赫连明秀喊道。
  “娘子,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这是我西夏与燕国的恩怨,你是管不了的,等我杀了萧家兄弟,我再和你回西夏做快活夫妻。”赫连明秀回道。
  “相公,我求你放了他们,否则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赵玉龙说着她俯身到火山口的边上。
  如果赫连明秀执意要置萧崇光于死地,她也没法心安理得的与他做夫妻,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龙儿不要!你有这份情义于我,我已经死而无憾。你要好好活着,别做傻事!”萧崇光心痛欲裂喊道。
  “赵玉龙!你口口声声是我娘子,到头来却偏向一个外人,你让我情何以堪?”赫连明秀不由起了怒火。
  “哈哈……”凤楚君在一旁笑得弯了腰,这出戏真是好看。
  “相公,你罢手吧!我们一起回西夏去,我们一起去秦淮河,好不好?”赵玉龙请求道,岩浆的热浪喷卷着她的秀发,凄美地让人心碎。
  赫连明秀盯着赵玉龙半天,他似是在犹疑。
  “还是让他们都去死吧!”凤楚君生怕赫连明秀改了主意,她猛扑到机关的旁边,想用另一只手去启动机关,反正她已经是没有退路,同归于尽就是最好的结局。
  然而,凤楚君的手刚碰到机关,她身子就软绵绵地倒下去,赫连明秀收回自己的弯刀。
  “楚君!楚君!”萧崇杰在铁板上面疯了似的喊道。
  凤楚君听到喊声,她艰难抬头看了一眼萧崇杰,唇角居然弯出一抹明艳地笑,这个笑,不是她对萧崇杰惯有的耻笑。
  “楚君!”萧崇杰泪流满面。
  “赵玉龙,我成全你。”赫连明秀说完,他转身进入一个密道离开。
  “龙儿!”萧崇光叫道。
  赵玉龙看着赫连明秀离去的身影,她心头起了一丝温暖地安慰,她到底没有看错他,他还是在乎她的,愿意为了她放弃国恨家仇。
  赵玉龙站起来,她先把一条铁索拴在石柱上面,然后她向萧崇光喊道:“崇光,你把崇杰扔过来。”这样她与萧崇光两下一结合,就能够安全救下萧崇杰了。
  于是,萧崇光把萧崇杰扔给赵玉龙,她就拽着铁索飞身而起,接过萧崇杰。
  赵玉龙放下萧崇杰,再去接应萧崇光,当她与萧崇光抱在一起,萧崇光深情凝望着她,他绝不会再放她离开。
  赵玉龙与萧崇光一落地,她后背便是一麻,然后她无力地倒在萧崇光怀里。
  “龙儿,我不能失去你!”萧崇光执着说道。
  赵玉龙立刻明白了,萧崇光不会放她去找赫连明秀。
  这时候,闻子君已经带人冲进来,“二哥,赫连明秀呢?”他问道。
  “他已经跑了,不用再追,我们立刻回幽都去,先解决了凤家再说。”萧崇光说道。
  “崇杰?”萧崇光回头不见了萧崇杰。
  对面,萧崇杰正抱起凤楚君的尸体,他给她擦拭着唇角的鲜血,她生前那么爱漂亮,他怎么能不让她漂漂亮亮地走呢。
  看到萧崇杰如此,萧崇光也不禁是心生唏嘘,虽然这几年凤楚君性情大变,但他们儿时的情意还是有的。
  萧崇杰抱起凤楚君,他走到火山口的边上,对着萧崇光喊道:“二哥,我不跟你回去了,我要在这里陪楚君。母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崇杰……”萧崇光大惊喊道,但萧崇杰已经抱着凤楚君跃入翻滚的岩浆之中,瞬间融化。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石洞里瞬间凝重地令人窒息。
  “崇杰!”萧崇光喃喃叫一声,泪流两行,他没想到弟弟对凤楚君竟是如此痴情。
  萧崇光低头看向怀里的赵玉龙,赵玉龙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眼角流下泪来。
  “龙儿,我们回家。”萧崇光说道。
  “崇光,你放了我吧!我不爱你!”赵玉龙始说道。
  “龙儿,我什么都可以放,只有你,我不能放,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萧崇光充满信心坚定地说道。
  不可理喻!赵玉龙闭上眼睛,她不再理会萧崇光。
  萧崇光回到幽都,凤容被抓,凤袭逃走,算是没起大的冲突,顺利解决了凤家。
  处理好了凤家的事情,萧崇光就到安庆宫去见李太后。
  李太后正焦急地等待着两个儿子的消息。
  “母后,崇杰他不愿意做皇帝了,他和楚君一起归隐民间,在民间做对普通的夫妻。崇杰说等他们安顿下来,再进宫来看母后。”萧崇光故作平常地说道。
  “噢。”李太后有些失望,又有些安慰,失望的是一时半会地见不到小儿子的面,安慰的是凤楚君能够和儿子去过安生日子。
  

☆、执子之手

  国不可一日无主,萧崇光当即就继承皇位,他到底还是做了燕国的皇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