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末将与少主一起去,少主的朋友,末将自当以礼相待,怎能失了礼数。”司徒孝成放下宝剑说道,他紧随赵玉龙出了冶炼房。

☆、久别重逢

  过了凤楚君的生辰第二天一早,萧崇光就离了京城赶奔吴军的大营,他有赵玉龙的亲笔书信,自然一路顺利到了吴军驻扎的营寨。
  萧崇光立在吴军的行辕门外,他这次深入虎穴可谓是收获颇多,凭他的心智,对于吴军的虚实也有了一定地了解。
  如果能够让他接触到吴军的战略计划和下一步的动向,凭他燕国的百万铁骑要攻破吴军指日可待,萧崇光拿着赵玉龙书信的手竟有些激动地微微颤抖。
  想谁来谁,萧崇光正想着如何好好利用赵玉龙,赵玉龙就来了,他看到纵马而来的两个人,当前马上翩然一人正是赵玉龙。
  两骑战马到了萧崇光近前,赵玉龙还未下马,司徒孝成已经抢先跃下战马,他替赵玉龙勒住缰绳,然后向赵玉龙伸出一只手。
  “少主慢点。”司徒孝成体贴说道。
  赵玉龙武功高强,哪用得着人如此伺候?萧崇光暗暗腹诽司徒孝成。
  赵玉龙也没想太多,便搭上司徒孝成的手翻身下马,她自从一到吴军,享受的便是司徒孝成这种待遇,也惯了。
  但是,萧崇光却觉得两个大男人之间这种暧昧,实在可疑,让人看着别扭。
  殊不知,吴军军士早就见怪不怪了,都以为他们少将军有断袖之瘾,就这爱好呢。
  “周兄!小弟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赵玉龙快步走到萧崇光身前,抱拳见礼。
  “是愚兄来得冒昧,叨扰贤弟军务了。”萧崇光抱拳回礼,心中却是暗忖:这赵玉龙果然是妖孽,你看他明眸善睐、顾盼生姿,分明便是一副女子的模样!
  萧崇光之所以抛弃自己眼见的事实,宁愿相信自己虚拟世界里的赵玉龙就是个男人,那是因为他从心底里就不愿意承认,他强大的对手、难以战胜的敌人赵玉龙,是个弱小女子。
  面对着不男不女、妖娆风姿的赵玉龙,萧崇光心理上扭曲地难受,他越发觉得赵玉龙这个人神秘莫测、诡异无边,是他燕国最大的祸患。
  “哪里,自从蜀中一别,小弟无一日不在思念周兄,只盼着与周兄早日相聚。”赵玉龙却是情真意切。
  的确,从蟠龙镇两个人分手,赵玉龙就再也忘不下萧崇光,总是一个人悄然回味那段美丽地邂逅,怀念那个男人温柔浅笑的眼眸,然后惆怅莫名。
  司徒孝成警惕地盯着眼前潇洒俊朗、气宇轩昂的萧崇光。
  虽然司徒孝成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自负的,不至于让眼前这人比下去,但他还是有一丝危机感,因为他从未见过赵玉龙眼睛如此闪亮过。
  “少主,这位就是周公子吧?”司徒孝成问道。
  “是啊。周兄,这位是司徒静将军家的公子,少将军司徒孝成。”赵玉龙为萧崇光介绍。
  “周文龙久仰少将军大名。”萧崇光赶紧抱拳一礼,原来这个就是司徒静的儿子司徒孝成,相貌倒是不赖,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争天下的本事?
  萧崇光如此质疑司徒孝成,是因为民间有个典故,说司徒孝成出生之时,霞光彩瑞满天,便有术士断言司徒孝成是真龙降世,将来是要坐天下的。
  “不敢不敢,周公子是少主的朋友,便是我司徒孝成的朋友,今后还要请周公子多指教。”司徒孝成谦逊地抱拳回礼。
  时值晌午,司徒孝成便命军士摆了筵席招待萧崇光,俨然一副东道主的姿态,更重要的是,他要宣示自己对赵玉龙的主权。
  席间,司徒孝成便理所当然地坐在赵玉龙身边,然后是无微不至贴心地照顾,反正就是告诉萧崇光,不要对赵玉龙有任何非分之想。
  司徒孝成做得那么露骨,萧崇光慢慢是看明白了,这个司徒孝成和赵玉龙的关系不一般,难怪他对这两个人的第一直觉那么别扭呢。
  这就是赵国人那怪嗜好断袖吧?萧崇光暗自猜测。
  萧崇光本人对断袖这件事是非常不耻的,因为燕国贵族就是沾染了赵国的这些奢靡风化,燕国统治才渐渐腐朽的。
  当着萧崇光的面,司徒孝成这样夸张地呵护她,赵玉龙自己也觉得有些别扭,她却又不好开口赶司徒孝成,便匆匆结束了筵席。
  “小弟陪周兄四处走走吧。”赵玉龙向萧崇光说道。
  “好啊。”萧崇光看似淡定地应道,其实他心中乐开花,他自从进到吴军大营,便觉得处处透着神秘古怪,他正想探个明白。
  “那在下还有军务,就不陪周公子了。”这次司徒孝成倒是识相地走开了。
  赵玉龙带着萧崇光在军营闲逛,说些别后离情。
  萧崇光便敷衍应承着,他目光偶尔扫过身边的军营,军营的布局好像暗合阵法,所以才会给他诡异的感觉。
  “贤弟,这整个军营都是你布局的吧?看着好像有阵法一样。”萧崇光便试探着问道。
  “是啊,周兄请跟我来。”赵玉龙眼中亮出了星芒,她前面带路直奔军营深处。
  两个人一直到了军营的中央腹地,在一所拔地而起的木制高台下停住。
  “我们上去看看。”赵玉龙笑着挽住萧崇光的手臂。
  要上这高台,萧崇光的轻功是没问题,但他现在不是用得周文龙的身份嘛,武功虽说不上低,但也不是武林中拔尖的那种。
  所以萧崇光故意凝重气息,任凭赵玉龙带着他上了高台。
  不过,赵玉龙这份轻功也确实让萧崇光折服,赵玉龙兼顾着他却仍然是气息平和,没有半点吃力。
  “周兄你看。”赵玉龙指点着下面的军营说道。
  萧崇光往下一看,顿时心惊肉跳,下面的军营已经变成一个大阵,犹如风云雷动、变幻莫测,纵然敌军有千军万马,只要入了这阵,也必然有去无还。
  “九宫八卦阵!”萧崇光不禁失声。
  “正是九宫八卦阵,只不过小弟又稍作了些变动,在大阵之中套入小阵,这样就算有敌人攻入,各营也可独当一面,不至于牵一发而动全身,做些无谓的变动。”赵玉龙侃侃而谈。
  她因肩负着复国重任,从小便钻研兵法,对于排兵布阵之术可谓是炉火纯青。
  萧崇光听得心旌摇曳,他侧目看一眼身边如同妖孽的赵玉龙,不由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萧崇光生在帝王家,他本又聪明过人、无所不精,当然心高气傲、目空一切,但他自从遇到赵玉龙,他就骄傲不起来了,人家赵玉龙处处高他一头。
  如果赵玉龙不是他的敌人就好了!萧崇光暗叹。
  如果赵玉龙不是他的敌人,他愿意与赵玉龙携手比肩、共看天下,也未尝不是人生一件快事。
  唉!想这些都是假的,他还是好好想想有朝一日怎么破赵玉龙这个九宫八卦阵吧,萧崇光把目光转回下面的阵法。
  “周兄也是懂阵法的,你看小弟这阵法还有什么可改良的地方吗?”赵玉龙向萧崇光虚心请教,她是看到萧崇光盯着阵法紧蹙的眉头,还以为萧崇光看出什么不足的地方。
  赵玉龙知道萧崇光绝对是懂阵法的,棋局对弈与战场上真刀实枪的排兵布阵没什么两样,她从未遇到过敌手,但是萧崇光却能与她堪堪匹敌,足见萧崇光对兵法是很精通的。
  “哦?……这阵法已经是精妙无比、易守难攻,愚兄佩服!”萧崇光赶紧从阵法中回过神来,向赵玉龙恭维道,他提醒自己切不可过于心急,露了马脚。
  突然,高台下面一个军曹快马飞奔而来,向高台上的赵玉龙摇着一面小黄旗。
  “周兄,我们下去了。”赵玉龙看到小黄旗便说道。
  两个人落到地面,军曹向赵玉龙行礼禀告:“少将军让属下来禀告少主,振威镖局的车已经准备好,即刻便可启程。
  司徒孝成没跟着赵玉龙,他就是办这事去了,他本来是舍不得赵玉龙去利州,又是几十天的见不到面。
  可现在不是萧崇光来了嘛,司徒孝成就巴不得赶紧套好车让赵玉龙上路,好分开这两个人。
  振威镖局!萧崇光心中一动。
  振威镖局是中原最大的镖局,燕国统治中原后,为了收服人心,对振威镖局实行宽厚政策,振威镖局的镖车有朝廷特别颁发的通行令,不会受到地方官府的阻拦和检查。
  他们莫不是要利用振威镖局的镖车运送什么物品?萧崇光便留神了。
  赵玉龙看向萧崇光,有些愧疚和不舍说道:“周兄,真是不巧,小弟有要事要去利州一趟。你且安心在军营住下来,小弟会快去快回。”
  利州!又是一个敏感的词。
  萧崇光当然知道,利州的反贼利州王彭宠还并未与司徒静结盟,赵玉龙去利州一定是要去游说彭宠与司徒静结盟。
  正如他所料,赵玉龙在织网,利用各地的反贼织一张覆灭燕国的大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将来这片燎原之火就会把燕国烧得荡然无存。
  萧崇光想到这里背上出了冷汗,他一定要了解赵玉龙所有的计划,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跟定了赵玉龙。
  于是萧崇光便说道:“愚兄应邀前来,也是想与贤弟分忧解难,不如就让愚兄与你一同前往利州,山高路远的也好有个照应。”
  赵玉龙听到萧崇光此话,她心中温暖的一塌糊涂,她本来就不舍与萧崇光才见面就分别,现在萧崇光主动要求与她一路同行,正是她的心意。
  司徒孝成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本来想要分开萧崇光和赵玉龙两个人,没想到人家这就正大光明地双宿□□去了。
  “少主,……”司徒孝成送出赵玉龙十里,还是不忍别离,让那个周文龙捡了天大的便宜。
  “少将军请回吧!……少将军,我要是回来,见不到你拿下安庆,别怪我军法从事。”赵玉龙半开玩笑、语重心长地嘱咐司徒孝成。
  “少主放心,末将会在安庆等您回来。”司徒孝成陡然平添信心,只要他拿下整个天下,还愁抱不到美人归?
  安庆!萧崇光悲哀了。
  他没想到赵玉龙竟然会早安排好了司徒孝成去打安庆,只可惜他现在□□乏术,火桐又不在身边,无法通知安庆的守军,安庆就只好听天由命吧。

☆、东方伊莲

  振威镖局的镖车由振威镖局的镖师郑平押送,郑平是吴军的人,镖车明面上装得是丝绸布匹,但镖车的暗夹里是送给彭宠的兵器和金银。
  赵玉龙则与萧崇光扮作路人甲乙,一路同行暗中保护镖车。
  眼见还有几日脚程就可以到达利州,萧崇光不由心急如焚。
  萧崇光一路上也给火桐留了暗号,但是他怕机敏的赵玉龙发觉,所以也不敢留下太多暗号,或做出明显可疑的行为。
  其实萧崇光完全多虑了,就凭着当初第一眼的好感,赵玉龙对萧崇光的身份根本没有任何怀疑。
  就算萧崇光当面做个圣殿的暗号,赵玉龙自己也会为他找理由开脱的,也不是赵玉龙笨,这就是好感的力量。
  但是火桐一直都没出现,却让萧崇光很是失望。
  火桐虽然没出现,东方伊莲倒是出现了。
  东方伊莲就是发现圣殿的暗号跟过来的,她在打尖的客栈里遇到了正在用饭的赵玉龙和萧崇光。
  东方伊莲看到赵玉龙,这次却没大打出手,她是受了圣君的指点,决定改变策略和赵玉龙玩点阴的。
  “赵师弟,好久不见。”东方伊莲撇开她的教众,满脸堆笑就在赵玉龙和萧崇光的桌边坐下来。
  “师姐,好久不见”赵玉龙笑着敷衍,她当然知道一只猫把尖利的爪子藏起来,也不是件什么好事情。
  “赵师弟,以前的事情都是师姐听信了小人挑拨,对你误会了,所以还请师弟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师姐一时失察。”东方伊莲继续说道。
  “那师弟多谢师姐体察。”赵玉龙也不温不火地继续和东方伊莲演戏。
  “唉!你我同门,自应该携起手来振兴摩崖教,以慰师父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师弟,还有两个多月就是师父的忌日,师父生前最疼爱你,你也该上摩崖山看看她老人家。”东方伊莲故作伤痛,娓娓动情说道,丹凤眼里还挤出一滴泪水。
  “师姐放心,玉龙自会去的。”赵玉龙倒真是有些伤感,轩辕夫人独爱于她,她是铭记在心的。
  听到赵玉龙如此干脆答应,东方伊莲差点憋不住乐出来,阴招还就是好使,到那天她一定要在摩崖山布下天罗地网,让赵玉龙插翅难逃。
  “那师姐就在摩崖山恭候赵师弟。”东方伊莲赶紧应道,就怕晚了赵玉龙再反口。
  萧崇光听得是忍不住要喷血,他还以为东方伊莲是一教之主会有点心机,至少也会慢慢取得了赵玉龙的信任再下手。
  可没想到这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蠢女人,她这样急于求成,和光明正大地向赵玉龙下战书有什么两样?不用像赵玉龙那么聪明,是人就可以看得出她想干什么。
  而且她还以为是给人家挖坑呢,其实是她自己挖好了坑埋自己,愚不可及!萧崇光脸上带了轻蔑。
  东方伊莲一转眼,她就看到脸上不以为然的萧崇光。
  奇怪了!赵玉龙向来是独往独来,怎么这次还带个伴?不过这男子相貌俊美、气质不俗,还挺耐看的。
  “这位公子好面熟啊!我们哪里见过吧?”东方伊莲搭讪道。
  萧崇光听了这话心头一惊,莫不是他的样子让这个东方伊莲看出了什么端倪?
  “在下神剑门弟子周文龙,不知姑娘是哪位?”萧崇光稳定心神说道,就算东方伊莲有可能猜到他是谁,他这样说她也该明白怎么办。
  “原来是周公子!幸会幸会,我叫东方伊莲。”东方伊莲没敢抬自己摩崖教主的名头,怕吓坏了神剑门这个小公子,她向着萧崇光微微一笑,这个人她倒是喜欢。
  “我师姐是摩崖教的教主。”赵玉龙很快替东方伊莲说了,东方伊莲心狠手辣的特质她是知道的,所以她要特别提醒萧崇光防备。
  而且,东方伊莲的目光像只苍蝇一样围着萧崇光身上打转,让赵玉龙心里很不爽。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摩崖教教主,在下失敬了。”萧崇光赶紧很配合地向东方伊莲抱拳拱手。
  东方伊莲面上红白不定,有些尴尬,但她又舍不得离开刚认识的帅哥,便招手又要了些酒菜。
  “周公子,初次见面,我请你和赵师弟喝酒。”东方伊莲说道,反正她也是要和赵玉龙套近乎的,打渔晒网两不误。
  萧崇光思虑再三,他终是忍住没向东方伊莲发号施令,赵玉龙太聪明,而东方伊莲又太笨,他怕弄巧成绌泄露了他自己的身份。
  但很快萧崇光就看到火桐的身影了,他便借故去如厕给火桐留下劫镖的命令,并让火桐派人去通知附近的凤袭军队去攻占利州。
  萧崇光让东方伊莲把赵玉龙送给彭宠的见面礼劫走,如果东方伊莲劫镖成功,这样赵玉龙即便是到了利州也不好说话。
  然后,他要再能从中做点小梗,破坏赵玉龙的联盟计划就更完美了。
  如果东方伊莲劫镖不成功,他也好趁机帮助赵玉龙护镖,取得赵玉龙的信任,以方便今后的行动。
  怎么着这都是个两全其美的计策,萧崇光暗暗得意。
  夜晚,镖车露宿在山林,镖师们点了几堆篝火取暖,有人轮流放哨、休息。
  下半夜的时候,东方伊莲带着摩崖教的人就出现了。
  东方伊莲要劫镖,当然是用拿手的绝活——下毒。
  殊不知,东方伊莲昨天一出现的时候,赵玉龙就做这方面的准备了,暗中让郑平给所有镖师吃了防备熏香之类的解药。
  萧崇光看着郑平接过那些解药,他就后悔地咬牙了,他就不该用那个蠢女人!
  东方伊莲一接到火桐的命令,上一刻还在和他们两个人纠缠不休,对着他卖弄风情的,居然还热乎到以姐姐自称。
  下一刻,东方伊莲就带着她摩崖教的人消失,不是蠢是什么?依赵玉龙那样机敏的心性,还能觉察不到什么?
  萧崇光也是因为实在没人可用,才用的东方伊莲,时间紧迫,火桐来不及去调集别的人手,而他又不想让火桐暴露在赵玉龙面前,他要留着火桐将来配合一下他的行动。
  东方伊莲的熏香虽然没取得什么效果,但是她口中发出怪异的哨声,调集了林中的毒蛇去攻击镖师们,这却是让镖师们淬不及防的。
  顿时就有好几个镖师被咬伤,也幸亏事先吃过解毒的药,所以才没有性命之忧。
  摩崖教的武功也是不赖的,只是摩崖教的毒术抢了武功的风头,那些镖师们根本不是摩崖教弟子的对手,眼看镖车要被夺走。
  看到情况危急,赵玉龙飞身跃入场中,她手拿玉笛横唇,吹出一股极细的音色,那些毒蛇竟然纷纷逃窜而去。
  萧崇光自然不能失了博取赵玉龙信任的良机,他紧随其后,解救了一边被两个摩崖教弟子围攻的郑平。
  东方伊莲见到赵玉龙,她自然会知难而退,她才不会为了那个圣君的命令卖死力气。
  但是,东方伊莲看着萧崇光,她丹凤眼里浮起一丝笑意,这个小公子她是不能放过的。
  东方伊莲以极快的速度欺身到了萧崇光跟前,她手上一块绿罗帕罩向萧崇光的脸,萧崇光立刻嗅到一股香气。
  迷药!萧崇光心中一惊。
  但萧崇光又不敢用自己的真功夫来解,以周文龙的水平,他只能束手就缚!
  他就不知道这个东方伊莲要干什么!萧崇光怀着愤怒的心情倒在东方伊莲的臂弯里,东方伊莲带着萧崇光运起轻功离开。
  东方伊莲才不担心她摩崖教那些弟子,她知道赵玉龙是不会对他们下毒手的。
  东方伊莲带着萧崇光来到他们之前藏身的一个破庙里,火桐正在那里等待消息,他看到东方伊莲回来,而且还带着一个人。
  当东方伊莲把萧崇光放在柱子边上,火桐看清了,这不是王爷吗?他愣了半天不知道什么个情况。
  “你干什么?”看到东方伊莲把萧崇光往柱子上捆,火桐才大喊一声。
  “吵什么?”东方伊莲白了一眼大惊小怪的火桐,她挽好一个死结,才在火把的照亮下仔细看起自己的战利品。
  火光下的男人更有魅力!
  萧崇光浓密纤长的睫毛羽翼一般投下暗影,高挺的鼻梁更显英挺,完美的下颏线透着一股温柔的味道,东方伊莲满意地一笑,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让她这样爱不释手的男人。
  虽然这个男人对她冷冰冰的一副厌烦,却更招得她喜欢,要是别的男人对她那副态度,她早把他大卸八块喂了自己的毒物宝贝。
  东方伊莲拿手拍了拍萧崇光的脸,这小公子皮肤保养得真不错!
  萧崇光睁开眼睛,他看到东方伊莲那张蠢脸,然后他又看到东方伊莲身后的火桐,火桐向他无奈地皱下眉,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这个东方伊莲,让她劫镖,她掳他干什么?“东方教主,你这是何意?”萧崇光愠怒地问道。
  “周公子,你醒了?”东方伊莲却依然恬不知耻地笑,“我是看周公子走错了路,要带你回归正途。”
  “正途?”萧崇光笑,这女人还懂什么是正途!
  “是啊,你说你好好一个名门正派的少侠,跟一群反贼混个什么劲?还不如投到姐姐门下,让姐姐保你将来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你说怎么样啊?。”东方伊莲向着萧崇光媚眼流波,自顾温柔说道,还拿手指轻浮地划着他下巴颏的弧度。
  东方伊莲倒是都忘了,她摩崖教现在已经和名门正派早没什么牵扯。
  当初她师父轩辕夫人掌教的时候,还能严规禁律门下的弟子用毒伤人,所以摩崖教虽然让人敬畏,却没多大坏名声。
  倒是东方伊莲掌教之后,仗着毒术傍身,行事越发的狠辣歹毒,门下的弟子当然是有样学样,让江湖中人对摩崖教谈虎色变、忌惮三分。
  后来,东方伊莲又投了江湖中的大反派圣殿,助纣为虐,与整个江湖为敌作对,更是让摩崖教在黑化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利州之战

  “痴心梦想!”萧崇光唇间不耐烦地吐出四个字,这个可恶的东方伊莲,现在像只发情的猫,让他极其地恶心。
  萧崇光要不是为了隐瞒身份,他肯定赏东方伊莲一个耳光尝尝,可现在他只好把眼光望向火桐,示意火桐帮他。
  火桐当然看到萧崇光的示意,东方伊莲这套肉麻无趣的口吻,听得火桐也在一边直恶心,眼见着东方伊莲竟然敢这么调戏王爷,让他这个做暗卫的情何以堪?
  他现在要是不帮忙,袖手旁观,只怕将来王爷也饶不了他。
  “东方伊莲!你够了!让你去劫镖,你带个不相干的人回来,你的门人呢?镖究竟劫到没有?”火桐故意发火吼道。
  “闭嘴!”东方伊莲回过头不耐烦地看一眼火桐,怒斥道。
  东方伊莲站起身走到火桐面前,两眼直视着他,她伸出右手五指,食指上赫然出现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蜘蛛在张牙舞爪。
  “赤火魅灵,你仗着圣君宠爱,就敢对本教大呼小叫。今天圣君不在,你再敢耍威风,本教就让你尝尝这毒蛛的味道。”东方伊莲狰狞笑道。
  火桐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