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龙儿伸出手掌,她的掌心里是金光闪闪的两颗金丹,“吃了金丹,你就可以变成人了。”她对惑说道。
  惑拿起了金丹,立时有一股涤荡世间的清香之气芬芳如幽兰。
  的确是好东西!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太古上仙炼制的金丹吧?惑心头大喜,传说太古炼制的金丹,一颗就可以增强一百年的修为,他若是吃了一定可以早日修成魔体。
  惑便吃了一颗,他知道好东西不可多用,要循序渐进。
  但是小龙儿不懂这道理,她只是心急惑快点修炼成人,她就可以带他到化龙池外面去玩了。
  “连这颗一起吃了。”小龙儿不由分说,她用蛮力掰开惑的嘴巴,就给他把金丹塞进嘴里去,她还怕他吐出来,她便挥舞着小拳头给惑一阵地猛捶后背。
  惑就这样悲催地吞下了两颗金丹,他赶紧盘膝在地,运用自己有限的功力去化解金丹的功力。
  小龙儿就在边上紧张地盯着满头大汗、神情痛苦的惑,她的手心攥出了汗水,她恨不能为他亲身代受,但是,偏偏修炼这种事情,不是别人能够替代的。
  惑的苦却不是小龙儿能够得知的,他现在挣扎在生死关头,对于黑龙怪这副皮囊的功力来说,也就只能承受一颗金丹的功力。
  如今惑一下吃了两颗金丹,走火入魔是轻的,一下要了他的命才是真的。
  于是,惑便只好搜罗自己身为魔王时的所有经验,他强行运用魔族的最高修炼方式,来化解自己体内的危机。
  惑有三天三夜这样苦苦化解金丹的功力,小龙儿看傻了,她没想到两颗金丹对于惑来说是这么难消化,她急得围着他团团转。
  终于,小龙儿一咬牙,她什么也不管了,她便手掌抵上惑的手掌,她将自己的功力输送给他,帮他化解。
  小龙儿的功力源源不断输送给惑,惑不由心惊,她这样做不仅会耗损她的修为,更严重会导致她功力枯竭而死。
  这个傻妖精!感动之余,惑只好强自提升自己的功力,提升修炼的等级,就犹如小马拉大车,步步维艰。
  两个人命运相连,生死息息相关,同时命悬一线,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惑从未有过如此感觉,此刻,小龙儿不再是他最大的敌人,她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不会让她有半分损伤。
  惑在功力上得到了小龙儿的支援,再加上他自身的修为经验,他很快控制了体内的真气,可以将金丹的功力融会贯通为自己所用。
  惑得以稳定了自己的内息,他便将功力又转回给小龙儿,以防她因为功力枯竭而受损。
  可是小龙儿就是一根筋,她感觉到自己的功力转回来,她就急眼拼命地又加力给惑送过去。
  惑是真无奈,这个傻妖精怎么就不会拐弯?她要死也是笨死的!
  惑把功力又转回给小龙儿,然后他就拼着自己内伤,双掌发力震开了小龙儿与他相连的手掌。
  小龙儿被震开一边摔倒在地,她一骨碌爬起来就看到惑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她吓坏了。
  “相公!你怎么了?”小龙儿赶紧扑过去问道。
  遇上你这么个傻妖精,不吐血才怪!惑强压着心头翻涌的热血,他默默叹口衰气。
  “相公!”小龙儿担心地叫着他,眼睛里急出了泪花。
  “我没事。”惑终于能够张口说话。
  “哦!”小龙儿看到惑恢复常态,她破涕为笑。
  惑看着这个又哭又笑的小龙儿,她的笑是为了他,她的泪也是为了他,他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动着。
  能够得小龙儿如此为他,在惑孤寂的生命里突然有了一抹亮丽的色彩,让他怦然心动。
  惑的内息平稳没过多久,他便开始浑身发热,几乎所有的龙鳞都在痒,他用爪子抓挠着。
  “小龙儿,我身上好痒,你帮我抓抓。”惑的爪子抓不到后背,他只好求助于小龙儿。
  “痒就好了,我变成人的时候,身上就是痒的。”小龙儿边卖力地给惑挠着痒,边兴奋地介绍着自己的经验之谈。
  果然,惑痒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他开始变身了。
  小龙儿就兴奋不已的在旁边看着惑变化四肢,然后是肩膀、腰腹……
  完全变身以后,惑终于不再痒了,不过也废了不少的力气,他躺在地上歇息着。
  小龙儿则好奇地看着惑的身体,她这里瞅瞅,那里瞅瞅,她惊奇地发现他的身体变化出来居然和她不一样,她伸手摸摸惑平平的胸。
  “干什么?不许碰我!”惑皱眉说道,这个傻妖精就是爱对他动手动脚的。
  小龙儿没理惑,她只是低头看看自己的澎湃汹涌,然后与他对比了一下得出结论,一定是相公没发育好,看来得后天恶补才行。
  小龙儿继续探索惑的身体变化的有何不妥之处,她就又发现他身体上趴着一条大虫子。
  这才变化出来,怎么就长虫了?小龙儿便好心的去给惑抓虫了。
  小龙儿一把就把惑身上的大爬虫抓起来,但是虫子是长在惑的身体上的,根本拿不掉。
  “别碰!”惑涨红了脸大叫起来,他翻身坐起拿眼狠狠盯着小龙儿,这傻妖精怎么没有不碰的东西。
  小龙儿吓得一下就松手了,她倒不是因为怕惑生气,而是那条虫子一下在她手里变大了好多,把她吓了一跳,她就扔了。
  小龙儿看看生气的惑,她又看看那条像惑一样“气鼓鼓”的虫子,虫子好像跟她示威一样直立着,散发着“怒气”。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碰了一下嘛,干嘛那么生气?小龙儿不屑地撇撇嘴巴,她刚想要张口教训一下生气的惑和那虫子,惑的脸却放大在她眼前。
  “小龙儿,你要负责!”惑几乎是咬牙切齿,而又痛苦难耐地说道。
  负责?这还要她负责?小龙儿有些气恼,她倒要问问要她负什么责?
  小龙儿还没张口呢,惑的嘴唇已经火热地贴到了她的唇上,他的双臂紧紧把她搂抱进怀里。
  小龙儿开始有些懵,她感觉到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就像那次他们打闹时一样,很好玩。
  原来是这样负责!小龙儿恍然大悟,不过,如果是让她这样负责的话,那她就大方点,多负点责。
  小龙儿就尽心竭力地负责起来,她抱住了惑去回应、逗弄他的唇舌,让他满意。
  唉!这其实也是个累人的活,小龙儿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浑身酥软无力,她晕头转向地感慨着。
  不过,小龙儿很确定,她喜欢这个负这个甜蜜的责任!
  惑抱着小龙儿翻滚到了蒲草之上,他褪下她的衣衫她也没有拒绝,这让他更加激情高涨,万般温柔。
  他吻着她柔软的唇,揉着她娇嫩的肌肤,他忘乎所以地深深沉醉在她的奇妙美好,他孤寂的生命里终于有了一个女人……(此处省略一万字。)
  

☆、动心忍性

  “喜欢吗?”惑看着身下如鲜花一样盛开绽放的小龙儿问道。
  “喜欢!”小龙儿肯定地回答。
  虽然小龙儿的经验和智商还不了解惑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但是,她确定她喜欢!惑那虔诚的力量和汗水让她心里柔情泛滥,她越来越喜欢他。
  听到小龙儿确定的回答,惑满心欢喜,这个千娇百媚、千奇百怪的小龙儿,实在是让他欲罢不能。
  “从此后,你便是我的娘子了。”惑宠溺地亲吻着小龙儿的额头说道,他承认她在他生命里的存在。
  “娘子?什么是娘子?”小龙儿第二次听到惑这样叫她,她奇怪“娘子”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你相公,你自然就是我娘子,我们从此就是夫妻。小龙儿,你愿意做我娘子吗?”惑很耐心地给她解释。
  “夫妻!……只要你喜欢,我愿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原来他们这样就是做夫妻了,小龙儿立刻柔情蜜意地回道。
  她知道夫妻是怎么回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太古上仙曾经跟她解释过这句话,说的就是男人和女人成亲,一生相守做夫妻,白头偕老。
  以后她和相公就是夫妻了,他们就可以一生一世在一起,这正是小龙儿的心愿。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惑喃喃自语,如果没有宿命的制衡,他情愿这样一生拥有小龙儿,让她给他带来生命的欢喜。
  惑带些忧伤无奈地再次亲吻小龙儿的额头,他的唇突然定定地停在她额头上,“小龙儿,你的角呢?”他惊叫起来。
  “什么?……角!我的角没了?……”小龙儿触手自己光溜溜的头顶,她也惊奇地叫起来。
  等小龙儿彻底明白怎么回事,她高兴地一把抱住了惑,“相公,我的角没了!”
  “你……别乱动。”惑急切地喊着,这个傻妖精,还是没轻没重的,也不管他们正在做什么吗?
  小龙儿调皮地吐吐舌头,她乖乖松开自己的手,“相公,你说我这是不是就成神仙了?”她两眼冒着憧憬的希望说道,她小龙儿再也没角了,她再也不是妖了。
  还跑神?她就是这样无视他的存在吗?惑气结,他立刻重重地让这个傻妖精找了一下他的存在感。
  小龙儿一下如风雨飘摇之舟,她不得不又抱紧了惑,没想到这做夫妻也是挺累人的活!
  不过,她喜欢!小龙儿把头颈交缠在惑的颈项之间,细细嗅着他肌肤的炙热气息,做夫妻真好!
  没了龙角,又和相公做了夫妻,小龙儿高兴地不得了,她急于想带惑出化龙池去。
  但是,看到惑还光着身体,她只好作罢,别的不说,好歹现在相公是她的私人物品,怎么可以去娱乐众仙呢?
  “相公,我去给你找件衣服来。”小龙儿对惑说道,她想起太古上仙有很多漂亮的衣服,她去给惑讨要一件。
  惑看看自己的样子也确实不雅,他便点头答应:“娘子快去快回。”
  “我知道了。”小龙儿高兴地应着,她就喜欢听相公叫她作娘子。
  小龙儿出了化龙池,就径直去太古上仙的书房找他,因为上次就是在书房找到的太古上仙。
  还真叫小龙儿找准了,太古上仙还在自己的书房拼命地练字来修身养性,他写的是“动心忍性”。
  “太古!”门口传来小龙儿的喊声。
  正在写着字的太古上仙浑身一震,小龙儿总是让他没来由地心惊、颤抖,他抬起头,就看到她笑靥如花、蹦蹦跳跳地跑进来。
  “太古,你看我有什么变化吗?”小龙儿故意晃动着脑袋问道。
  龙角!小龙儿的龙角不见了!太古上仙当然发现了,他还以为是小龙儿前些天跟他要去的金丹起作用了。
  “小龙儿,你终于修炼成人了!”太古欢喜地说道,只要小龙儿可以修炼成人,那她就不必再借助黑龙怪,他就能够光明正大的把黑龙怪驱逐下界。
  “是啊,我和相公做夫妻了,龙角就不见了。”小龙儿骄傲地炫耀着她龙角怎么没的。
  太古上仙听到这里,他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凝结了,手中的笔一下掉落到绢纱上。
  “相公说,以后我就是他的娘子了。”小龙儿太兴奋,她没有觉察到太古上仙的失态,她依然侃侃而谈。
  她所喜欢的没有人可以倾诉怎么行,小龙儿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以听她炫耀的人,但是她也很快发现了太古上仙脸色不好,他手中的笔都掉了。
  “太古,你怎么了?”小龙儿赶紧停了自己的话题,她关心地问道。
  太古上仙紧紧盯着小龙儿,他气得浑身发抖,他爱的小龙儿,居然被那个黑龙怪亵渎,一定是那家伙花言巧语骗了她。
  太古上仙的表情太过深沉、严峻,小龙儿被他盯得发毛,她不知道自己是说错了什么?还是做错了什么?她露出惊慌的神色。
  “太古……”小龙儿弱弱地叫。
  太古上仙看到小龙儿眼中对他的恐惧,他才猛然回了心神,小龙儿与黑龙怪本来就有姻缘,他们结成夫妻也是天意,他不该这样妒忌。
  “小龙儿,恭喜你修炼成人。”太古上仙拼命矫正着自己的态度,他挤出一丝很假地笑,尽量温和语气说道。
  既然他身为上仙,就应该有这份度量去祝福她不是吗?太古上仙苦涩地想。
  “呼……”小龙儿这才舒了口气,她拍拍自己受惊的小心脏,太古上仙刚才的样子真的太吓人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子。
  小龙儿努力稳定下自己的心神,她要不是因为还有求于太古上仙,她早吓跑了。
  “太古,我可以借你一件衣服给相公吗?相公他才变化成人,还没有衣服穿。”小龙儿问道。
  太古上仙尽量平定着自己的情绪,他要做好上仙,不能没那份心胸。
  “可以,你自己去衣柜拿吧。”太古上仙勉强笑着说道。
  “谢谢太古!”小龙儿高兴地道谢跑出去,她知道太古上仙的衣柜在他卧房,以前他带她参观过。
  小龙儿一阵风跑出去,太古上仙望着空荡荡的门口,他心里失落的难受,他就这样失去小龙儿了?
  可是,他又何曾得到过她?太古上仙苦笑,他开始撕自己写的那一幅幅没用的字,什么心如止水?什么动心忍性?对他来说全没用。
  太古上仙撕着撕着,他拿起来一幅却不是字,那上面一个长着龙角的少女栩栩如生,跃然纸上,是他苦思苦想都无法得到的小龙儿,是不属于他的小龙儿。
  太古上仙看着小龙儿的画像,他心中撕裂一样疼,他突然发疯地夺门而出,小龙儿再走了,他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她?
  小龙儿挑好了一件玄青色的袍子,她欢喜地抱着要出门去,却不巧地一头撞进了太古上仙怀里。
  小龙儿抬起头,她不好意思地揉着自己的额头,幸亏她的龙角没有了,要不然会伤到太古上仙了。
  太古上仙看着冒冒失失的小龙儿,他一股疼惜柔情就从心头升起,他定定地望着她,怎么也看不够,怎么也舍不得。
  太古上仙挡在门口,小龙儿无路可走,她只好开口叫他让开些,可她才开口说:“太古……”
  太古上仙已经一把把小龙儿揽进自己怀里,“小龙儿,你不要走。”他卑微地哀求。
  “太古!你怎么了?”小龙儿不明所以,但她感觉到太古上仙的悲伤。
  所以,小龙儿还想要好心地问问太古上仙究竟怎么了?他帮她那么多,她也是会愿意尽力去帮助他的。
  温香软玉抱满怀,又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太古上仙就再也无法把持自己,他骤然吻上小龙儿的双唇,他渴望已久的吻,让他灵魂都在深深颤抖。
  小龙儿被太古上仙亲懵了,她木然呆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太古上仙要做什么?怎么会成这样子?
  太古上仙舌头撬开小龙儿紧闭的双唇,他舌头伸进去,妄图与她交缠在一起。
  小龙儿猛然醒悟了,太古上仙现在做的,不就是相公与她做过的?
  小龙儿使劲挣扎起来,她只要她的相公做夫妻,她才不要与太古上仙做夫妻,她用力扭头逃离了太古上仙炙热的双唇。
  “我不要!你放开!……”小龙儿终于可以喊道,她明确地拒绝。
  “小龙儿,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我爱你!小龙儿!”太古上仙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
  他双臂依然紧紧地禁锢着小龙儿,他不能放她!哪怕是要用强迫的方式,他也要让她知道,他爱她,爱了不是一天半天,也不是一年半年。
  面对太古上仙这样直白的表达,小龙儿吃惊了,她一下忘记了挣扎,他说他喜欢她,她怎么从来不知道?
  “小龙儿,你也喜欢我的是不是?”看到小龙儿不再挣扎,她清澈的明眸里起了迷茫,太古上仙还以为自己打动了她,他不禁满怀期待地问道。
  “我……我……太古,我不喜欢你,我只喜欢我相公!”小龙儿嗫喏半天,她突然大声说道。
  这就是他要的答案!非常明确的答案!太古上仙呆住,小龙儿趁机挣脱他的双臂,她夺路而逃。
  

☆、求不得

  小龙儿抱着衣服回到化龙池,她在池边站定,回头看看太古上仙没有追过来,她才松了口气。
  可话说,这太古上仙是怎么搞的,现在来跟她说这些做什么?她已经有了相公而且两个人过得甜甜蜜蜜,再去和他?怎么可能?
  小龙儿平静了心神,她才跳入化龙池,惑已经仰着脖子等很久了,这次,他没矫情扒拉地躲开小龙儿。
  “相公,你看这件衣服好看吗?”小龙儿抛开太古上仙带给她的烦恼,她一如往常地笑着说道。
  惑却没有接衣服,他警惕地望向小龙儿然后在她身上嗅着。
  “做什么?有味吗?”小龙儿看到惑用鼻子嗅她身上,她便奇怪地问道,然后还自己提起衣袖来闻。
  “有男人的味道!你去哪儿了?”惑最后盯着小龙儿的双唇,他很不悦地说道,她唇色一看便是刚刚亲吻过的样子。
  小龙儿做贼心虚,她看到惑盯着她的嘴巴看,就蓦然回想起太古上仙刚刚亲过她的嘴巴,她立刻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捂住自己嘴巴。
  小龙儿这副不打自招的样子让惑很生气,他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我去跟太古借衣服,太古说……他说他喜欢我,爱我,他就……他就亲我……我就跑了。”小龙儿只好一五一十地招来。
  惑生气地夺过小龙儿手里的衣服就撕成了一条一条,他早该想到,小龙儿去给他找衣服,一定会到太古那里去。
  而且,他早知道太古那老东西对小龙儿不怀好意,他还大意地放她出去,让太古上仙得逞不轨。
  惑无比愤怒、无比后悔,他把那件衣服撕了个粉碎,如果是太古上仙在他手里,估计也就这衣服的下场。
  “相公,你别生气了,我已经告诉他,我不喜欢他,我只喜欢相公。”小龙儿看到惑气得浑身发抖,她便劝道。
  她更心疼那件衣服,她好歹拿来了,却被相公撕得稀巴烂,他到底要穿什么?
  “你记住,你已经是我的娘子,是我的女人!不许再去见别的男人!更不许去和别的男人做那种事!记住了?”惑扳着小龙儿肩头郑重嘱咐她。
  惑不得不对小龙儿担心,这个傻妖精这么好哄骗,说不定就会随便让别的男人占了她的便宜去。
  “我记住了!”小龙儿立刻很乖地点头。
  “尤其是太古老儿,不许你再见他!”惑特别指出太古上仙,太古上仙是他的死敌,不仅打败了他,还把整个魔族都封印了,现在又来抢他的女人,惑不由更恨得牙痒痒。
  “嗯!”小龙儿虽然很乖地点头,但是她不同意相公说什么太古是老儿的话,相公是眼神不好吧?说实话,人家太古看起来一点都不老。
  虽然看到小龙儿点头答应,惑还是心神不宁,他第一次给这个傻妖精的傻呼呼烦透了,就怕她傻儿吧唧地去给他弄个绿帽子戴。
  现在,是该他与太古老儿彻底清算的时候了,惑望着眼前的小龙儿,他已经有了毁掉太古上仙的至胜法宝。
  “娘子,看来这天界我们不能再待下去,我们只有尽快离开这里才好。”惑对小龙儿说道。
  “那我们要去哪里?”小龙儿茫然问道,她从出世就呆在这化龙池里,要说离开她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带你回秦淮河去。”惑心情大好地说道。
  “秦淮河?好啊好啊!相公,你说过要带我去看烟花,还有放河灯,我们这就去好不好?”小龙儿转眼就忘了刚才的不愉快,一想到可以到惑说过的秦淮河去,她就兴奋不已。
  “……可是你的衣服?”小龙儿看着还是没有衣服穿的惑她为难说道。
  “这没问题,你不用管了。”惑说道,他就是宁肯穿蒲草,也不会再让小龙儿出去给他借衣服的。
  小龙儿走后,太古上仙缓过劲来,他就去月老那里了,他要把三生石上小龙儿与黑龙怪的姻缘毁掉,他决不能让他心爱的人嫁给黑龙怪。
  太古上仙去的正好,月老出去喝喜酒还没回来。
  太古上仙站在三生石前面,他催动功力去销毁黑龙怪的名字,就像他曾经梦中做的那样。
  然而事实也如他梦中一样,天意是无法改变的,他根本就抹不去黑龙怪的名字。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他几万年修行的上仙苦求不得的,居然让一个下界的妖怪轻易拥有。
  太古上仙满怀悲愤,他突然凝聚自己所有的功力击向三生石,三生石顿时碎裂坍塌。
  看现在还有没有上天注定的姻缘?太古上仙有些疯魔地狂笑着。
  太古上仙笑着扔下一地的石屑转身扬长而去,他要去找他的小龙儿,他要把那个可恶的黑龙怪从天上扔下去。
  然而,太古上仙到了化龙池,小龙儿与黑龙怪已经不见了,他掐指一算,便即召唤他的金光云,他向着他们逃跑的方向匆匆追过去。
  远远的,太古上仙看到小龙儿跟着一个男子在前面跑,那个男子大概就是变化成人的黑龙怪。
  “小龙儿!回来!”太古上仙在小龙儿身后喊着。
  小龙儿听到太古上仙的喊声,她不由犹豫了,这样不告而别,她始终觉得很对不起太古上仙。
  虽然太古上仙对她做过那么不堪的事情,可她毕竟是依靠着他长大的,这样说走就走也太不近人情。
  小龙儿就回头看了一眼,然而惑拉紧了她,不让她停下,她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