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我愿意嫁给你!……如果你不嫌弃我。”小龙儿信誓旦旦说了,又突然怕惑会嫌弃她眼睛失明。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惑真情说道。
  这还像句话!小龙儿心里一下甜透,什么娘子?什么替身的?她全抛脑后了。
  “那你是会来乔府提亲了?”小龙儿兴奋地问道。
  “我明天就来。”惑说道。
  “明天?……”小龙儿一下愕然,这效率也太快了吧?怎么反而是她没准备了?
  “明天,我来向你父亲提亲。”惑明确说道。
  “那我一定要早些跟父亲说,让他答应你。”小龙儿高兴地说道,她终于要出嫁,这下她父亲该满意了。
  惑望着小龙儿花样盛开绽放的笑容,然而她却依然空洞没有光芒的眼眸,他心深深地痛苦,小龙儿的眼睛从来都是婉转流波的晶莹璀璨、摄人心魄,就像一朵笑语盈盈的解语花。
  他心疼地拥她入怀,从此他要把这个女子当做小龙儿来疼爱,满足她一切要求,把他所有欠小龙儿的交给她。
  这一夜,小龙儿心满意足地偎在惑的怀中,她甜美地闭上双眼,然而迎接她的却不是美梦,她又回到曾经的那个恶梦里,重新被那人推入火海一回。
  小龙儿这次镇定了,她忍着恐惧与疼痛,手脚并用地从火海里往上爬,她要活着!她不要被任何人打败!
  终于,前方伸出一只手,小龙儿拼尽全力去紧紧抓住那只救命的手。
  小龙儿浑身挣扎着,她冷汗湿透了寝衣,“救我!救我!”她大声地喊着。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翡翠叫着沉浸在恶梦里的小龙儿,唉!她的手腕都快要被小姐抓出淤青。
  小龙儿听清了翡翠的声音,她这才醒过来,“翡翠……是你?”小龙儿透出口气问道。
  “是啊,小姐,是夫人叫我来让你起床的。……小姐,一大清早的,有人来府里提亲了。”翡翠伏在小龙儿耳边兴奋地说道。
  “啊!”小龙儿一下有了精神,她怎么把惑来提亲的事情忘记了!
  “快!翡翠,快帮我梳洗。”小龙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她得赶紧去和父亲打招呼,答应这个来求亲的人。
  “小姐,你知道来提亲的是什么人吗?”翡翠给小龙儿梳着头发,她神神秘秘地问道。
  小龙儿当然知道,但她还是故意问道:“来提亲的是什么人?”
  “小姐还记不记得七夕那天送你回来的公子?就是他来提亲。”翡翠说道。
  纵然知道答案,但是得到丫鬟的证实,小龙儿还是芳心一跳,感觉到惊喜。
  “小姐,那公子原来是个大家主,光金银珠玉的聘礼就抬了十个大箱子,看得老爷眼睛都直了,当场就要答应。多亏夫人拦着,说要问过小姐的意思再作定夺。”翡翠小嘴吧吧吧地就把整个事件给说清楚了。
  “啊!翡翠,你快去,就说我愿意嫁给那位公子,莫要叫父亲辞了人家。”小龙儿急得赶紧吩咐翡翠,要是让她母亲好心办了坏事就麻烦了。
  “啊!小姐……”翡翠张大嘴巴惊异的不明所以,小姐连人都没去见一下,这就答应了?
  “你快去,别耽搁了!”小龙儿着急地向房外推着翡翠。
  “好,奴婢这就去。”翡翠赶紧抬脚出去,急匆匆赶去前厅禀告夫人。
  小龙儿梳洗停当才由小红扶着去前厅会客,这时候周郎中和夫人已经得到了翡翠的消息,他们答应了惑的提亲,正和惑坐在前厅吃茶说话。
  定下了与惑的亲事,小龙儿的病情这才渐渐好转起来,何况还有惑夜夜来与她相会,两个人又像以前一样,相拥而眠。
  然而让小龙儿失落的是,惑温柔体贴,对她要多好有多好,但他就是除了抱着她睡觉,从没有其它更亲昵的举动。
  小龙儿可以感觉到,惑虽然对她好,但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什么,是她无法与他更亲密的阻碍。
  也许是他娘子吧?小龙儿郁闷地猜想,她能够遇到一个痴情的好男人,应该是幸运的,只是好男人的痴情不是对她,这倒让她亦喜亦忧。
  惑要成亲,这也是他魔族的一件大事,不可能不让魔族的长老们知道。
  这天,惑听取了长老们对于攻打天界所做的计划,他久久没有表态。
  “攻打天界的计划暂且延后,……本座要成亲。”惑就这样石破天惊地说道,他此话差点把十二个魔族的长老惊个跟头。
  魔王要娶妻?可真新鲜!他们最老的也已经跟随魔王几千上万年,从没听说过魔王要成家的。
  “魔王,趁着天界失去太古上仙,现在正是攻打天界的最好时刻,您不可以错失良机啊!”最老的一个长老劝阻道,他是个蝙蝠怪,瘦小骷髅的,背上生着双翼,眼珠冒着红光。
  “本座心意已决,你们毋需多言,准备迎接魔宫的主母吧。”惑断然否决蝙蝠长老的进言。
  惑虽然拒绝了长老们的进谏,但是长老们不死心,魔王的妻子,魔宫未来的主母,怎么可以是随便的什么人?
  “魔王,不知您看中的是哪家闺秀?也让属下们瞻仰一番。”说话的长老是个老狐狸精,她会幻术,所以才这样问惑。
  “她是金陵城乔府的小姐乔玉龙。”惑不耐烦地说道,他要成亲哪来的这些繁琐?
  “金陵城乔府的小姐乔玉龙。”老狐狸精嘴里念着咒语,他说着把手一摆,魔宫的大殿之中出现了小龙儿的幻象。
  模样倒是没得说,众长老点点头,只是一个凡人的灵魂,怎么能够做他们魔宫的主母?
  “魔王,这女子资质平凡,怎么能够配做魔宫的主母?”一个口角没遮掩的金蟾蜍裂开大嘴吐槽。
  然而金蟾蜍这次真是风大闪了舌头,惑冷笑着伸出手拍向金蟾蜍,就把金蟾蜍一溜跟头拍到了大殿门外。
  “本座娶妻,又不是你们娶妻,哪来的这些废话!”惑阴着脸说道。
  惑一发飙,整个魔宫大殿都是颤了三颤,众长老都是噤若寒蝉,老狐狸精赶紧知趣地要收幻术。
  “魔王,这不是那个劫妖吗?”惑身边的四大护法,其中一个突然惊叫起来。
  这个护法是去过法坛的,也是最后扯住了小龙儿将她与太古上仙分开的,所以他认得劫妖。
  这劫妖两个字立刻乍了魔宫大殿,谁不知道,劫妖是魔王的死劫之术,他们顿时面面相觑看向惑。
  “她不是劫妖,劫妖在一百年前已经被炼池所化。”惑阴沉着脸说道。
  “魔王,这事关您的生命安危,更关乎我们魔族的兴衰,魔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众长老纷纷跪谏在地。
  金蟾蜍刚从外面进来,一看不知道什么情况,也赶紧跪下跟风。
  “本座说过了,劫妖以已死,她不是劫妖,你们不也都见到了吗?她是个凡胎肉,体。”惑站起来气愤地说道。
  这些个榆木脑袋的长老,除了跟他找茬还有什么本领?
  还有他的四个护法,空长了个头的巨人怪,说话总是不长脑子,惑回头狠狠地盯一眼,那个多嘴多舌给他找麻烦的巨人护法。
  巨人护法被主人凌厉的眼光秒杀,他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下头,主人不是总教育他们要对主人忠诚、知无不言的吗?他不过是实话实说了而已。
  “魔王,属下有办法测出乔玉龙到底有没有灵力。属下的冰湖之侧的雪山中心有一个冰魄宫,如果是凡人进去,就会冰冻而死。如果是精灵进去,冰魄宫便可以吸出精灵的魂魄。只要让乔玉龙到冰魄宫去,她是不是劫妖立见分晓。”北方极寒之地的冰湖怪说道。
  

☆、真相

  “魔王,为了您与魔族的安危,请答应冰湖长老,让乔玉龙去冰魄宫验明正身。”
  “魔王,请您答应冰湖长老吧!”
  ……一时间,众长老纷纷要求惑同意把小龙儿放到冰魄宫,以求个心安。
  “笑话,本座的妻子是让你们拿来随便生死的吗?她若有生命安危,你们谁敢承担责任?”惑不屑地冷声道。
  “魔王放心,属下敢担保乔玉龙的性命,如她真的是肉,体凡胎,属下有避寒珠,可以保她性命无忧。如果她是劫妖转世,也可趁着她妖元未成之际,让冰魄宫吸取了她的魂魄,为魔王早除祸患。”冰湖长老胸有成竹地打保票。
  话都赶到这份上惑还能说什么,他就算是为了安抚魔族众长老的疑虑,也该让小龙儿去验明正身给他们看。
  “好吧。”惑气馁说道,他是养了一群什么东西?专门和他作对的。
  一到夜晚,小龙儿早早就赶走身边的丫鬟,她躺在床上喜悦地等着惑的到来。
  然而,一阵阴风吹过,小龙儿就觉得自己飘飘忽忽随风而起,她似乎被风裹挟到一个寒冷的地方,她落在一片冰面上。
  小龙儿伏在冰面上,冰面太滑,她费了好大力气都无法站起来,只能趴在冰面上,任由冰面彻骨的冰寒穿透她的骨肉灵魂。
  “这是哪里?有人吗?……救命!……”小龙儿茫然喊道,然而四下里是冰冷的死寂,没有人应答她。
  小龙儿绝望地又喊了几声,最后她确定不会有人来救她,她便使劲地在冰面上向前爬去,希望能够离开这个冻死人的鬼地方。
  小龙儿力气用尽,她找不到路,也爬不出冰面的范围,她整个人都绝望地伏在冰面上,泪水涌出眼眶随即冰冻,她脸上开始挂上冰碴。
  小龙儿绝望地哭泣,她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才如愿以偿地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美好的未来刚刚向她张开怀抱,她就莫名其妙地被抛弃在这种地方,莫名其妙地等死。
  也许现在惑正为了找不到她而着急,小龙儿想着惑到了绣楼找不到她怎么办?他会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情,又到了什么地方吗?
  “惑!惑!……”小龙儿呜咽着,她突然感到自己在身体内游离,仿佛要脱窍而出,她便十分努力地依附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分离。
  这时候,正在冰魄宫外看着小龙儿的惑突然脸色大变,他看到小龙儿的灵魂游离在她体内,似乎正要脱离她的身体。
  惑紧张地扫了一眼他身边的长老们,那些长老们没有他的法力高深,自然还无法探查到小龙儿现在的状态。
  “娘子!”惑看着苦苦挣扎的小龙儿,他内心一下刺痛。
  惑毅然踏步进了冰魄宫,他把小龙儿抱进自己怀里,然后不顾长老们惊异的眼光,他抱着小龙儿化作一阵风离开了极寒雪山。
  长老们不禁面面相觑,不知魔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眼看就要得知真相,魔王却不陪他们玩了。
  小龙儿意识迷离之间,她触到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她深深地缩进那个怀抱里浑身瑟瑟发抖。
  惑紧紧地抱着小龙儿,努力地把她贴近自己的胸怀,他脸上悄无声息流下泪水。
  “娘子!”他在她耳边呼唤,他炙热的双唇覆上她冻成乌青的冰冷双唇,渴求着她的甜美滋味。
  然而,小龙儿已经无所觉,她安心地昏睡在惑的怀里。
  小龙儿再醒来,她已经回到乔府的绣楼,两个小丫鬟和乔夫人正在紧张地守望着她。
  小龙儿一动,翡翠和小红就发觉了,“小姐醒了!小姐醒了!”她们高兴地惊呼着。
  “玉龙!玉龙!”周夫人在床头叫着小龙儿。
  小龙儿所有的意识终于回归,她摸着自己熟悉的被褥,确定自己是在自己床上。
  她身边的寒冷都没有了,她身上暖暖的与平常没有两样,好像,她向往常一样早上醒来的样子,那些冰寒的记忆就像做了一个恶梦,现在她醒了,恶梦就没有了,然而回味恶梦,小龙儿犹有心悸。
  “小姐,你去哪儿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你。”翡翠好奇地问道。
  “啊?”小龙儿茫然,难道那一切不是做梦?
  “小姐,我今天早上来伺候你起床的时候,就不见你了,然后我们就到处去找都找不到。后来我们就发现你自己回来了,正躺在床上睡觉呢。”翡翠说道。
  噢,果然不是做梦,那一切都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好像是被一阵风给吹跑了,然后到了一个很冷的地方……那里很冷、很冷的!……后来我也不知道了。”小龙儿回忆着说道,当回忆起那寒冷,她心里还冷得发抖。
  “很冷的地方?”翡翠奇怪,这还是六七月的暑热天气,怎么会冷呢?
  “不要再说了,小姐既然安然回来,这件事就不许再提,翡翠、小红,记住了!你们先下去吧。”周夫人向着翡翠、小红严厉说道。
  周夫人自有她老道地考量,她女儿还是待字闺中的未嫁新娘,突然失踪了一个晚上,这种事若是传出去,好说不好听,于女儿名声不好。
  而且,要是传到女儿的未婚夫家更是说不清,再让她未婚夫婿对她有了轻贱,所以,周夫人不许两个丫鬟再议论此事。
  看着两个丫鬟出去,周夫人才靠近女儿低声问道:“玉龙,你真的没遇到其它的事?你尽可以和娘说,娘给你想办法。”周夫人还是担心女儿的清白问题。
  “没有,我就是到了一个很冷的地方,差点被冻死在那里。”小龙儿说道。
  “噢,这就好,你记得别人要是问你这话,你就这么回答,千万不要乱说。……就是和那惑公子也别什么都说,知道吗?”周夫人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地教导女儿。
  和天下的所有母亲一样,女儿没定亲的时候,周夫人也没这些危机意识。
  现在女儿订亲要嫁人了,她这个母亲就觉得还有好多要教导女儿的事情,当然首先是教会女儿事夫之道,别让女儿傻乎乎地吃了亏。
  “是,母亲,我知道了。”小龙儿虽然不太了解母亲的意思,但母亲说的总不会错,她便乖乖应着。
  周夫人和女儿又贴心贴肺地说了些知心话,她才留下小龙儿一个人休息,下楼去了。
  周夫人走后,小龙儿有些困倦就又睡了,在冰魄宫要对抗寒冷,还要拼尽全力地寻找生路,她是真的累了。
  太古上仙出现在小龙儿房间里,冰魄宫发生的一切他与女娲娘娘已经都看到了,本来他们是要冒着危险去救小龙儿的,但是没想到惑会突然改变主意,结束了对小龙儿的考验。
  当时女娲娘娘就说道:“魔王对小龙儿不是无情的,我们暂且静观其变吧,毕竟小龙儿要复明,还要着落在混元神珠上,也许事情将来会有转机。”
  既然连女娲娘娘都那么说,太古上仙就只好下界,他坚持要守着小龙儿身边保护她。
  太古上仙才不相信惑对小龙儿会有什么情意,当初把小龙儿推下炼池的就是惑,这样冷酷无情的天地间第一魔王,怎么会突然在今天就可以变成情圣?他不相信。
  太古上仙凝视着睡得香甜的小龙儿,她永远都那么美!美的让他心醉、心碎,天上,人间,他跟随她的脚步,虔诚地亦步亦趋,但他们就是没有情缘,这是让他多么无奈的遗憾。
  千回百转,她还是要嫁给惑,而他,几生几世都只是一个路人而已。
  “龙儿,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会保护你的。”太古上仙对小龙儿说道。
  小龙儿在睡梦里唇角上弯,露出甜甜的笑容,不禁让太古上仙心中稍许欣慰,只要她喜欢、她快乐,他还有什么不能成全她的?
  小龙儿睡了非常香甜的一觉,夜晚就有精神约会她的情郎了,她让翡翠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等着惑的到来。
  翡翠和小红下去的时候,两个人互相对望奇怪不解的眼神,她们小姐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大晚上的化妆,搞得就像要去私会情郎一样,她们还真会猜。
  丫鬟们走后,小龙儿就坐在床沿上摸索着绣荷包,她要亲手给惑绣一个荷包作为定情信物。
  小龙儿曾经问过翡翠、小红,她们会送什么东西给心上人,她们就告诉她,送亲手绣的荷包最合适。
  于是,小龙儿就开始学着绣荷包,她眼睛看不见,所以挨了很多针扎,两个手指上都是针眼。
  两个丫鬟看不过去要替她绣几针,她还说什么也不肯,她送给惑的定情之物,她要亲力亲为。
  而且,小龙儿也有她自己的小心眼,她的丈夫用的随身物品,怎么可以让别的女人染指?
  小龙儿正在吃力地绣着荷包,她突然嗅到了惑的气息,她心思一闪,针尖就毫无悬念地奔她手指头去了。
  

☆、魔王

  “啊!”被针扎到,小龙儿吃痛失声。
  “怎么了?”惑赶紧上前问道。
  “又扎手指了,真是笨!”小龙儿举起手指说道。
  惑看到小龙儿手指上针扎的伤口流血,他赶紧吹一口气,那血居然自己流回去,皮肤立刻愈合完好如初。
  “咦?不疼了!”小龙儿惊喜叫道,刚才还疼的针孔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她好奇地拿手去摸,手指上光滑滑的没一点血渍。
  惑惊奇地拿起小龙儿的手,她手指上还有好多被针扎留下的痕迹,“你做什么呢?眼睛看不见还拿针,丫鬟们不帮你做针线吗?”惑心疼地责问道。
  “不是。”小龙儿笑笑,她举起自己手中绣了一半的荷包说道:“我要亲手给你绣个荷包,才不要她们帮忙。”
  惑拿过荷包,荷包上面都是点点滴滴的血渍,他望着小龙儿黯淡无光的双眸,心中阵痛。
  她眼睛看不见,还要亲手为他绣荷包,她不是那个傻妖精她是谁?
  “荷包很漂亮!我很喜欢!……我收下了。”惑说着把绣了一半的荷包揣进怀里,就算为了小龙儿的十个手指头,他也不能让她再绣下去。
  “哦……现在不能送给你,荷包还没绣完呢。”小龙儿赶紧往回要。
  “那就留着,等你眼睛好了再绣。”惑说道。
  “等我眼睛好了?”小龙儿燃起一丝渴望,但她很快就否定了,“我眼睛不会好的。”她闷闷地说道。
  她们乔家现在也算是大户人家,为了给她治眼睛,还不是什么办法都用了,而且她自己就是郎中,她已经把所有她知道的医药方子都试过,根本就治不好她的眼睛。
  “别灰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你治眼睛,我会让你看得见!相信我!”惑说道,他就不信了,他是魔王,会没有办法让小龙儿眼睛复明?
  “我信你!”小龙儿虔诚说道。
  惑的话让小龙儿内心温暖地一塌糊涂,不管他治不治得好她的眼睛,他有这份情意对她,她已经很知足。
  “噢,对了,昨天晚上你来过吗?”小龙儿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便问道。
  “来过,怎么了?”惑坐在小龙儿身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他给她手指头上的伤痕吹气,那些伤痕就都不见了。
  惑温柔地摩挲小龙儿芊细的手指,不管她是天上的小龙儿,还是人间的赵玉龙,她从来都是孔武有力的,可现在她却体质很弱,一定是被炼池伤了魂魄精灵,所以才会元气不固。
  “我本来是在屋里等你的,但是却不知怎么着被风吹去一个很冷的地方,我不知道那是哪里,还差点冻死在那里,……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小龙儿心有余悸地叙说着,她得跟惑说明她是等他的。
  “我知道,是我送你回来的。”惑说道。
  “你知道?”小龙儿惊得差点跳起来。
  “都是我的属下们干得蠢事,不过幸亏你安然无恙!……对不起!”惑把小龙儿抱进怀里,就像兜抱一个婴儿那样爱惜。
  小龙儿有些受宠若惊的惊喜,她羞涩地偎进惑的怀抱里,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
  她记起来了,就是这个温暖的怀抱带她离开了那个寒冷的地方,看来惑说的是真的,是他救了她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个地方的?”小龙儿好奇地问道。
  惑有些愧疚,是他纵容了那些长老的作为,如果他知道乔玉龙就是小龙儿,他绝不会答应让他们把她放到冰魄宫的。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惑把脸贴到小龙儿脸颊上,他说道。
  小龙儿感觉到惑的脸颊贴在她脸颊上,她立刻慌乱地心跳脸红,他对她越来越亲近了,他还一直跟她道歉,如果是因为昨夜让她吃了苦而过意不去,那她吃再多苦也值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惑突然问道。
  小龙儿笑了,她与他亲都定了,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
  “你是京城来的珠宝商人啊。”小龙儿好笑地说道。
  “我不是什么京城来的珠宝商人。……你知道魔族吗?”惑否定了自己之前的说辞。
  “魔族!……我听丫鬟们说过,她们说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妖魔鬼怪,它们会吃人的。”小龙儿有些恐惧地说道。
  小龙儿听翡翠和小红说过很多关于魔族的传闻,说什么魔族连朝廷都控制了,皇帝都是听魔族的吩咐。
  惑看到小龙儿提起魔族有些畏惧的表情,他不禁有些踌躇,自己要不要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
  “惑,你在外经商可一定要小心,不要惹上魔族。要是不小心遇上了,就多拿银子消灾,千万要保……”既然说到魔族了,小龙儿不由担心地多嘱咐几句。
  “如果我就是魔族的人,你会怕吗?”惑终于忍不住问道。
  他不想再隐瞒小龙儿,她终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