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劫妖传-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枚荆慌滤就叫⒊删突嵛O铡
  果不其然,司徒孝成一搭住东方伊莲的手腕,一条青蛇就顺着东方伊莲的手腕爬向他的手臂,然后张口重重地咬下去。
  “啊!”司徒孝成惊叫一声缩回手,青蛇却依然咬着他的手臂不肯放开。
  赵玉龙只好舍了萧崇光来救司徒孝成,而萧崇光正好一掌拍向她,十成的功力,一点不手软。
  等萧崇光发现赵玉龙只顾去救司徒孝成,而打算硬挨他这一掌的时候,他再收功力已经来不及,他一掌把赵玉龙打出去。
  赵玉龙硬挨了萧崇光一掌,她却借势软剑缠上东方伊莲,东方伊莲来不及躲闪,手臂被软剑划开一道血口。
  东方伊莲受伤,她自知也不敌赵玉龙,便只好退开。
  赵玉龙扶住已经脸色铁青、呼吸困难的司徒孝成,她把一颗药丸塞进司徒孝成口中。
  司徒孝成只感觉那药丸发出芬芳的气味,压制住了他喉头的蛇毒腥味,喉咙瞬间清亮,他赶紧咽下药丸,才觉神清气爽。
  “赶紧走!”赵玉龙发功力一把把司徒孝成推到后面的崖顶。
  于斯已经飞身过来接应,他携起司徒孝成,搭上木鸟飞向下面。
  司徒孝成回首望着石梁,却已经看不清赵玉龙的身影,他不由凄怆落泪,恨自己终是无用。
  “少将军请放心,少主神通广大,一定会安然无恙。”于斯安慰司徒孝成道。
  于斯并非只是安慰司徒孝成,他倒是真的相信赵玉龙会安然回来,伯老岛的天坑那么绝的境地都难不倒赵玉龙,何况现在在陆地。
  看到司徒孝成走了,赵玉龙才放心,她终是忍不住一口热血吐出来。
  失手打伤了赵玉龙,萧崇光心里已经凄惶不安,见到她突然吐血,他心一下子就疼了,再也狠不下心肠。
  “圣君,赵玉龙受伤了,现在正是除掉她的好机会!”东方伊莲捂着胳膊上的伤口,提醒萧崇光应该趁机灭了赵玉龙。
  “圣君,你我再来打过。”赵玉龙昂首俏立,说得云淡风轻。
  看着对面脸色惨白,却依然站得笔直的赵玉龙,山间的冷风吹起她的秀发,她的眼睛异常明亮,仿佛一直看到萧崇光的心底里,让萧崇光心中一滞。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萧崇光几乎攥碎了自己的铁拳,他没办法亲手杀了赵玉龙,他做不到!
  “撤!”萧崇光发出一个字,然后他扭头便走。
  圣君下令撤,魅灵们便跟着齐刷刷地往回走。
  “哎……”东方伊莲不禁疑惑万分,她失望地望着萧崇光的背影张了张口,萧崇光的决定大是出乎她的意料,此时不灭了赵玉龙,圣君要待何时?
  圣君就这样撇下重伤的她走了,赵玉龙也是万分奇怪,这就像一只猫按住了老鼠,然后又抬爪放生。
  但赵玉龙此时也想不得太多了,她得赶紧下山,因为山下还有燕国的兵马在虎视眈眈。

☆、傀儡蛊人

  萧崇光放过了受伤的赵玉龙,他急速带人回到山下,本来是希望能够在山下截住那些宝藏。
  但是,赵玉龙拟定的计划是走水路,宝藏运到山下就直接装船,顺流而下。
  面对燕军封山,走水路便成为最佳的安全撤离路线,经过安庆之战的失败,赵玉龙对敌谋划更是精密,她力求做到最好、万无一失,才敢实行。
  而且,船是经过于斯改装的,跑得飞快,也不是一般的战船能够追的上的。
  何况,燕军根本没准备水战,只好临时抓了几条渔船去追,最后只能都悻悻地望河兴叹。
  赵玉龙悄然下山,看到燕军没有堵截住于斯的船,她才放心。
  赵玉龙正要离开去追于斯他们,她突然看到圣君来到河边燕军将领的面前,那两个燕军将领见到圣君,好似是很害怕的模样,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这圣君到底是什么人?如果连燕国的军队都受他指派,那他一定是燕国位高权重的人物,赵玉龙猜测着。
  然而,赵玉龙就是想不到,与她两次交手的圣君,正是她心之所仪的如意郎君——周文龙。
  周文龙与圣殿圣君在赵玉龙心中,是处在两个极端的人物,她当然无法联想在一起。
  萧崇光脾气非常暴躁地把带军的将领臭骂了一通,然而,他心中那股郁闷还是发泄不出来。
  萧崇光的恼火,东方伊莲似懂非懂,如果他是恨被赵玉龙成功地夺走了宝藏,那他刚才还要放过手到擒来的赵玉龙,实在让人想不通。
  “圣君,过些天就是家师的忌辰,赵玉龙一定会去的,到时候,属下绝不会放她活着离开摩崖山。”东方伊莲揣测一番萧崇光的心思,她试探着说道。
  萧崇光却未回东方伊莲,他转身离开河岸。
  萧崇光回到燕军临时安扎的营帐,坐在虎皮椅上一言不发,他非常懊恼自己今天的表现,他居然没办法对自己的敌人下手!
  火桐也不知道王爷这到底是抽了哪根筋?王爷自从罗浮山回来,就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阴郁的气息——不,是悲伤的气息!
  火桐陪萧崇光从小长到大,他对萧崇光这点了解还是有的,萧崇光生气了会吼,高兴了会笑,就只有难过的时候会一言不发,独自闷在心里。
  “圣君,十三堡已经拿下,只是那十三个堡主不肯归降我圣殿,要杀要留还请圣君示下。”孔凌看到没有人说话,便趁机汇报他去取化州十三堡的任务。
  化州十三堡虽然是十三个不同的帮派,但他们同属化州的陆家一族,十三堡也有总瓢把子,就是陆家继世嫡孙陆连城。
  本来十三堡从未与燕国为敌,而是与燕国官府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
  但是,从去年开始,十三堡的人好似是变了心性,专门与燕国朝廷作对起来,最近一次,还明目张胆地抢了燕军的粮草。
  所以,萧崇光便派孔凌去收服十三堡。
  “这好办,他们既然不肯归降,属下可以把他们制成傀儡蛊人,让他们从此受我们圣殿的支配。”东方伊莲笑道,“圣君,我们摩崖教有一种傀儡蛊虫,把这种傀儡蛊虫放在人的脑袋里,这种人就变成了傀儡蛊人,受蛊主的支配。而且,傀儡蛊人没有任何意识,临阵对敌,只进不退,至死方休。十三堡的人也都是武功好手,拿来制成蛊人再合适不过”
  东方伊莲为了讨好萧崇光,可谓是费尽心机、更无所顾忌,因这傀儡蛊虫太不人道,所以自古以来只有摩崖教的教主掌握此法。
  而且,当年轩辕夫人也曾要东方伊莲立下毒誓,绝不制作傀儡蛊人伤害世间。
  如今,东方伊莲一心为了讨好萧崇光,便连她立下的毒誓都置之不顾了。
  孔凌对摩崖教的傀儡蛊人也是有所了解的,东方伊莲竟然想出如此残害武林同道的行为,着实让他震惊。
  孔凌立刻说道:“圣君,傀儡蛊人此法太过残忍无道,绝不能这样做,会失了天下人心的。”
  火桐非常赞同孔凌的话,他怒视着东方伊莲,这个女人就是个祸害!也不知道她要把圣殿带哪条沟里去?
  萧崇光此时心情纷乱如麻,他眼前都是赵玉龙受伤后站在石梁上的样子,那一刻,他差点就想跑过去抱住她,给她察看伤势,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
  所以,萧崇光恨自己对赵玉龙的软弱,他一直沉浸在自己懊恼的情绪里不能自拔,根本没注意他们争执的问题所在。
  这一刻,萧崇光只知道自己对敌人那样心慈手软是不对的,迟早会毁了他,毁了他的燕国。
  正好孔凌提到了残忍无道四个字,对待顽固的赵国人,他必须要无情无义才行!萧崇光强把自己的感情往执念里压。
  他一定要以狠辣的手段制服赵国人!彻底断掉他对赵玉龙的感情。
  “就按摩崖教主所言!”萧崇光态度坚决冷硬地说道,他必须要逼自己才行。
  东方伊莲闻言得意地一笑,“圣君,傀儡蛊虫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制成,属下明日就回摩崖山制蛊。”
  东方伊莲说明日回摩崖山,只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萧崇光,当她知道萧崇光的真实身份,她就更爱这个男人了。
  孔凌只好垂首不语,他思量着对策。
  “白金魅灵,把十三堡的人暂且押往圣殿关押,等到摩崖教主蛊虫制成,便即实施。”萧崇光向孔凌吩咐道。
  “是,圣君,属下这就去办。属下告退。”孔凌急匆匆告退离开。
  孔凌走了,东方伊莲可舍不得就走,她笑脸如花向萧崇光献媚道:“圣君,属下让弟子做了饭菜,请圣君赏个脸面,一起用饭吧。”
  萧崇光哪有心情吃饭,何况是跟东方伊莲这个女人,“摩崖教主,你确定赵玉龙会上摩崖山?”他冷声问道。
  东方伊莲愣了一下,不知萧崇光所问何意,“是,圣君,赵玉龙言出必行,一定会去的。”她立刻笃定答道。
  “摩崖教主,就凭你根本对付不了赵玉龙,本座派人协助你,你只要听那人计划行事就可。……杀了赵玉龙!”萧崇光沉声说道,就好像是断他臂、挖他心的感觉。
  “是!属下绝不会让赵玉龙活着离开摩崖教。”东方伊莲终于面露喜色。
  虽然,东方伊莲不太明白萧崇光为何在虎头崖放了赵玉龙,又要在摩崖山置赵玉龙于死地,这样颠三倒四地行事。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如果萧崇光派人帮她,赵玉龙就一定绝无生还,她既给萧崇光除掉大敌,又达到自己的目的,那可真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赤火魅灵,你去找柳无几,让他上摩崖山协助摩崖教主设伏,让他务必成功,不许失败!”萧崇光又吩咐火桐。
  柳无几是燕军专门研究火器的,善用火药设伏,他可以把丘陵夷为平地,把坚垒荡为倾川,一直跟随信国公凤袭的军队打仗。
  这下火桐也是给他家王爷弄迷糊了,王爷要用柳无几,看来王爷的用意是要把赵玉龙炸个死无全尸。
  可问题是,王爷明明刚才在虎头崖的时候就可以置赵玉龙于死地,干嘛非要费这么大劲再去摩崖山设伏?那根本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火桐虽然腹诽,可还是恭恭敬敬答应:“是,圣君。……圣君,属下还有一事禀告……”
  火桐故意拖长音,他把眼光瞟向东方伊莲。
  萧崇光立刻明白,火桐下面的话避讳东方伊莲,他便向东方伊莲说道:“摩崖教主先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东方伊莲只好躬身应命,她正贪婪地盯着萧崇光那个魅力男人怎么也看不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看到东方伊莲退出帐外,火桐才赶紧说道:“王爷,你不能听东方伊莲这个女人的鬼话,制作蛊人这个事情真的不能干,如果皇后娘娘知道了,她一定会难过的。”
  火桐是个孤儿,他自幼进宫陪伴萧崇光,李皇后待他像亲生儿子一般,所以,他要劝阻萧崇光做这么残忍的事情,让善良的李皇后为此难过。
  火桐提到李皇后,萧崇光沉默了,他当然知道自己母亲的心性,他要真做了违背天理的事情,母亲也不会答应的。
  何况火桐如同他的亲兄弟一般,从来本分,不会对他提什么要求,既然连火桐都不赞成的事,他还真是要好好斟酌一番才是。
  “本王知道了,会酌情考虑的,你先去办柳无几的事吧。”萧崇光心烦意乱说道,他本想借十三堡这件事情来坚定除掉赵玉龙的决心,但好像又这么做都不对头。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信国公那儿要人。”火桐遵命,却犹疑着不肯离开,他终是小心翼翼地嗫诺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事情让你为难的?属下看你一直愁眉不展,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火桐与萧崇光有感情,这份感情不亚于萧崇光和萧崇杰之间的兄弟情,所以,火桐才执着要问。
  “没什么。”萧崇光沉默半天才答道。
  他对赵玉龙的感情,就像巨石一般压在他心上,他却说不出口,就连亲如手足的火桐他也难以启齿。
  “本王要回宫去,你办完了柳无几的事,便也回宫吧。”萧崇光又说道。
  萧崇光现在像头迷失了方向的小鹿,他急需要回到母亲的怀抱里寻求安慰。
  所以,他要回宫去,回到母亲身边,不至于让他每想到赵玉龙,就会忘了自己燕国皇子的身份和职责。
  “是!王爷。”火桐却是高兴了,能够让他回宫是他最开心的事情,他也不去深究终年漂泊在外的王爷,为何突然想要回宫去。
  火桐就想像别人家的儿子孝顺母亲一样,在李皇后膝下尽孝。
  但是,他常年跟随萧崇光漂泊江湖,一年都见不到李皇后几次面,这一直让他很遗憾。
  

☆、想忘难忘

  仗着追踪波若香,赵玉龙很快追上了于斯和司徒孝成。
  于斯和司徒孝成看到后面没有追兵,便找了个隐秘的山洞暂且栖身,等待赵玉龙赶上来。
  司徒孝成见到赵玉龙安然无恙,他才放下一直提在嗓子眼的那颗心。
  赵玉龙弃了水路,他们找到振威镖局在荆州的分舵,打算把宝藏装车,由振威镖局押送回吴郡。
  但是,振威镖局分舵的镖师却为难地告诉他们,现在燕国对振威镖局的政策已经改了,镖车穿州过府从此要例行检查,而且严禁出入吴郡与利州这样的反叛地区。
  原来,经过赵玉龙利用振威镖局给利州王彭宠送东西之后,萧崇光就让他的舅舅丞相李洲,撤回了燕国朝廷对振威镖局的一切优待,严加盘查。
  萧崇光这样做,也是采取亡羊补牢、犹未晚矣的办法,至少这样可以阻断各地反叛串通一气,联合壮大。
  对于赵玉龙来说,这个消息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表明燕国已经盯上了振威镖局,他们要是再利用振威镖局的便利条件运送物品就难了,赵玉龙皱起眉头,义军一再失利,形式是越来越严峻了。
  于斯和司徒孝成看到足智多谋的赵玉龙都皱起眉头,他们两个对望一眼,更是犯愁。
  “你们不必犯愁,我有办法把宝藏运回去。”赵玉龙忽然眼睛一亮,她想到了一个人。
  赵玉龙以前曾经认识此地的一个赶尸人,叫做风不闻的,风不闻是个赶尸人的头领。
  两年前,风不闻的儿子得了一种怪病,怎么都看不好。
  风不闻就到处寻访名医为儿子看病,后来,他终于找到了赵玉龙,赵玉龙为他儿子治好了病。
  当时,风不闻就感恩戴德要报答赵玉龙。
  但是,赵玉龙为人治病从来不求报答,风不闻也就只好作罢,但他承诺赵玉龙,将来赵玉龙若有差遣,他必定义无反顾。
  此刻,赵玉龙也只好用风不闻了,反正荆州到吴郡距离不是很远,活人没有办法,她就只好打死人的主意了。
  赵玉龙让于斯和司徒孝成在振威镖局等候,她去找风不闻。
  风不闻在当地还是名声极盛的,赵玉龙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风不闻。
  风不闻倒也痛快,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赵玉龙是赵国皇室的后人,他为她办事是理所应当,何况赵玉龙还有恩德于他。
  赵玉龙回到振威镖局,有一个人早已在此等她多时,这个人竟然是武林盟主孔凌。
  原来,孔凌是假降圣殿,当初圣殿圣君对他威逼利诱,他看到圣殿来势汹汹,意图控制整个中原武林,而且,圣殿的背后势力是燕国朝廷。
  孔凌便大义凛然地做出了舍身喂狼地选择,牺牲他一人的名节,伺机杀掉圣君,以保全中原武林。
  后来,赵玉龙去到浅碧山庄拜阖孔凌的时候,孔凌便把他假降圣殿的事情全盘托出,他希望赵玉龙能够协助他,将来铲除圣殿这个武林祸患。
  当孔凌听到东方伊莲要用十三堡的人制作傀儡蛊人,他便再也按耐不住,急着来追赵玉龙。
  孔凌把圣君与东方伊莲制作蛊人的计划说给赵玉龙听,赵玉龙也是一惊,她没想到东方伊莲竟然丧心病狂如斯,居然要破摩崖教的禁忌制作傀儡蛊人危害世间。
  赵玉龙脸色不禁凝重,轩辕夫人在世的时候,曾经对她说过,如果东方伊莲掌教之后,做出倒行逆施、危害摩崖教的事情,就让赵玉龙代她清理门户。
  虽然轩辕夫人有此嘱托,但是赵玉龙一直顾及与东方伊莲的同门之谊,对东方伊莲处处宽容。
  即使东方伊莲一再加害于她,赵玉龙也从不记恨,没想到她的宽容却终究是纵虎为患,让东方伊莲做出更恶毒的事情。
  “少主,我们不能再等了,现在已经有多少武林同道命丧在圣殿之手,圣殿不除,武林永无宁日!老夫此番苦心也终将付诸东流。”孔凌恳切说道。
  孔凌每天做双面人的日子不好受,他每次看着那些不屈服圣殿的武林中人惨遭毒手,他就恨自己的无能无力,恨不能也出手拼死一搏。
  但是,孔凌知道自己的武功赢不了圣君,强出手也只能是做无谓的牺牲。
  孔凌就一直在寻找,寻找可以覆灭圣殿的力量,可以与圣君相抗衡的高手。
  当孔凌见到传说中的赵国后人赵玉龙,他才燃起了希望,至少,赵玉龙有和圣君一较高下的本事。
  “孔盟主,我师姐制作傀儡蛊虫,要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才能成功。过些天是我师父轩辕夫人的忌辰,到时候我会去摩崖山,毁了她的蛊虫,替我师父清理门户,以慰她老人家在天之灵。现在,当务之急便是除去圣君这个罪魁祸首,时至今日,也只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孔盟主先回圣殿去,按照圣君吩咐行事,把他稳住,等我有了消息再通知您,咱们一举消灭圣殿,为武林除害。”赵玉龙说道。
  听到赵玉龙说有办法除掉圣殿和圣君,孔凌终于面露喜色、愁眉舒展,他站起身来告辞:“好,那我现在就回圣殿去,等少主的指令行事。”
  一入夜,赵玉龙一行人便乔装改扮,有扮死尸的,有扮赶尸人的,杂七杂八地把宝藏夹带于身上。
  然后,再由风不闻带领着,白天隐藏,夜晚赶路,穿山越岭地一路回到了吴军大营,倒也顺利。
  再说倒霉孩子萧崇光,他几乎是逃回宫中避难的。
  尤其是萧崇光布置了杀掉赵玉龙的计划之后,他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赵玉龙那双幽怨清丽的绝美双眸盯着他。
  以至于萧崇光一路上都不敢闭上眼睛睡觉,他就没日没夜地逃回了皇宫。
  萧崇光回到皇宫,他母亲李皇后却并未在宫中,李皇后去了南山的昭华寺进香礼佛。
  萧崇光就一头倒进自己的寝殿玄武殿,又累又困,才终于好好睡了一觉。
  萧崇光与萧崇杰是皇后亲出,所以虽然封了王爷,却从未搬去各自的王府,而是还住在李皇后的东宫之中。
  李皇后也是纵容这两个儿子留在宫中,丈夫不爱她,好歹她还能守着儿子过活。
  所以,燕皇的三个儿子,只有羽王萧崇华搬去了宫外的王府。
  “崇光哥哥!崇光哥哥!……”萧崇光正睡间,就听到凤楚君的娇嗔喊声在他耳边。
  然后,他就感觉到凤楚君在摇晃他的身子,萧崇光睁开眼睛,一张妆容精致的脸映入他眼眸,果然是凤楚君那丫头。
  原来,凤楚君是随李皇后一起去进香的,没想到一回来就听到宫人禀告,说易王回来了。
  凤楚君当然高兴,她立刻慌慌张张、连蹦带跳地就来找萧崇光了,就怕像上次那样又给萧崇光走掉。
  所以,凤楚君刚才进门槛那儿还绊了一跤,差点摔倒。
  “崇光哥哥!崇光哥哥!……”凤楚君见到萧崇光醒来,她高兴地一头扎进他怀里,嘴里嘟嘟囔囔喊着抹眼泪。
  凤楚君是爱萧崇光爱得天昏地暗的,可萧崇光真对凤楚君没那种感觉,如果,萧崇杰是他弟弟,那么凤楚君就是他的妹妹,仅此而已。
  萧崇光本想要推开在他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凤楚君,但是,他的手抬起来,却改变了方向,他把凤楚君紧紧搂到怀里。
  他不是想要忘掉赵玉龙吗?
  也许,他接受了凤楚君,凤楚君就能够代替他心中赵玉龙的位置,他就不必再受赵玉龙的折磨,萧崇光决定试着接受凤楚君的感情。
  当萧崇光手臂搂住凤楚君,凤楚君浑身都是一震,她从小就追在萧崇光身后跑,但是面对她热烈地追求,萧崇光却从未如此明确地回应过。
  凤楚君一瞬间紧张地红了脸、忘了哭,她伏在萧崇光强健的胸膛上,几乎连心跳呼吸都停止,只为这一刻给她回应的心上人。
  他眼前的赵玉龙居然还是在盯着他!而且态度轻蔑,仿佛是嘲笑他。
  她就断定他不能忘了她是吗?萧崇光心中一阵窒息地痛,他把心一横,他抬起凤楚君精致的脸庞,向她的两片樱唇吻下去。
  此刻,他只知道,他要忘记赵玉龙!无论如何他都要忘记赵玉龙!
  心上人的吻,凤楚君是很消受,虽然是初次尝试,刚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但她也很快懂得深情厚意地回应。
  床上的两个人,顿时真正像对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般,上演着火热甜蜜的一幕。
  玄武殿门口,刚要进门的萧崇杰看到这一幕,他惊呆了片刻,便立刻回身走掉。
  萧崇杰边急急惶惶走着,他一双温柔清澈的眼睛里蕴满的泪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