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心所欲-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她自然而然的说出“我们家”,凌绍笑了。
  他戏谑的朝她挤了挤眼,“因为大家闺秀要面子嘛。”
  小银错愕的眨眨眼,“大家闺秀?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大家闺秀吧?”
  “你说呢?”
  “……不用说了,雪儿姐姐已经到了。”小银微微勾起唇,津津有味的瞧着像在做贼、在偷情一样的两个人。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吗?
  “不用看了。”凌绍扳过她的小脸,“今天不准你陪她。”而后又补了一句,“反正你也抢不过表哥。”
  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过也真的没有凑过去跟江若雪打招呼。毕竟那位姐姐一脸羞愤的模样,看起来此刻不宜接近,以免引火烧身,所以她还是跟凌绍躲在这里看戏好了。
  ~~
  见到佳人来到身前,秦安洛抬头,软下了冷肃的面容,似带着几分笑意。
  “雪儿。”
  低沉悦耳的嗓音轻轻一唤,魅惑的味道立显,惹得恼着一张小脸的小佳人浑身一颤。
  “不要这样喊我!”她撇开脸蛋,羞恼地低斥。
  “雪儿妹妹?”秦安洛从善如流。
  “秦、安、洛!”江若雪咬牙切齿。他明明就知道她的来历,每每喊她“雪儿妹妹”的声音都透着异样,他一定是故意的!
  “雪儿妹妹有何吩咐?”秦安洛挑眉,冷面继续松动。
  “你为什么要派暗卫到我身边?”她的隐私权啊!她抓狂地质问。
  他手执茶杯,姿态优雅的啜了口清茶,才缓缓回道:“自然是保护你了。”
  “你凭什么?!我不需要你保护。”他怎么能、怎么能把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好像就是要去吃个便饭那样简单?
  他将视线锁住她,眸光放柔,声音又低沉了几分:“但是,我只想护你。”
  我只想护你……
  这话……嗯……还挺中听的……
  江若雪嫩白的脸蛋上飞快的染上一抹红云,接着,就忘了继续为自己的隐私权而斗争了。
  “过来尝尝凌家厨娘的手艺。”秦安洛潇洒的伸手一比,示意她坐下来。
  江若雪抬眼瞧秦安洛,依然是那张冷冷酷酷的帅脸,但与在他身边却让她感觉像是被一团暖融融的东西包围着。
  她目光染上困惑,似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来见他。
  像被催了眠一样,她温顺的坐了下来。
  秦安洛将装着精致小糕点的盘子往她面前一推,又伸手倒了杯茶放到她面前。
  江若雪愣了下,喃喃的说了声“谢谢”,才伸出小手拈起一块方糕含进嘴里。
  很好吃。甜食是最好的情绪缓解剂,入口即化的香浓滋味让她面上不由得泛起微微的笑意。
  ~~
  此时凌绍正拉着小银坐在廊上,修长的大手剥着葡萄喂进小银嘴里,瞧着那方两人的互动,他不由得笑了。
  他扭着头向身侧的女孩邀功道:“小银,你瞧,我比表哥强多了,他都不会亲手喂食的。”那个石头一样的表哥,大概只比他那木头一样的大哥强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小银轻睐他一眼,也跟着拿起一颗葡萄一把塞住他的嘴。
  说什么风凉话!天底下有几个像他这么无赖的?天底下又有几个像她这么倒霉,被缠上就再也脱不开身,最后还习惯成自然了的?
  她这样,像不像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她甩了下头,把这乱七八糟的想法甩了出去。
  ~~
  秦安洛直勾勾的盯着她因好吃的点心入口而悄悄绽出愉悦的小脸,微微失了神。
  人比花娇……
  他心下泛出几分沉醉的柔软,分不清是茶醉了他,还是面前这粉雕玉琢的可人儿迷醉了他。
  吃完一块糕点,江若雪才想起自己到底是所为何来的,不由得暗自懊恼着怎么会不知不觉的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她抬起柔媚的眸子,不料正对上他的视线,不由得又是心中一紧。
  唉,他那双眼睛,不管是锐利的目光,还是幽黯的目光,都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我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大家闺秀……她在心底念了几遍,又无声叹了口气,平缓了情绪才道:“秦大哥,我来是想问,为何母亲和玄叔叔会说我们即将成婚?那日……”脑中不由得闪过当日的画面,俏脸一红,“那日,我明明没有应你。”
  “你并没有拒绝。”终于问到正题了。秦安洛嘴角微扬,愉悦的心情不再掩饰。
  江若雪呆了呆。没有拒绝,等于她答应了?
  哪里来的恶霸?她忿然的眼神甩过去。
  秦家,墨玉庄。他一派悠然,平静的回视。
  她张了张口,想骂人,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骂起。可恶,好想咬他!
  不知怎么的,她就那么红了眼。
  或许是因为觉得被欺负了,或许是因为……想起他的求婚求得太随便了……
  见她眼眶一红,秦安洛立即变了脸色,没有哄过女孩子的他顿时心慌不已,却又不习惯直接展现出自己的焦虑,只能任脸色越来越冷。
  他试探着伸手,抚上她的小脸,硬声问:“就这么不想嫁我吗?”
  她抬眼望着他。她不是真正的骄纵别扭的千金小姐,在这个时候不会使性子故意任性的说“不想”。
  她暗中做了个深呼吸,些时的她不再眼眶含泪,小脸上却隐约透着几分委屈,又想起自己曾暗自做的决定,娇美的小脸上又不由得泛起微微的羞意。
  她无法再与他灼灼的目光相对,只好又再次低垂螓首,缓缓道:“我……我曾对自己说过,下次见你时,要告诉你,我心里也是有你的。”
  她轻软的嗓音似是即刻穿透心间,这番表情的话语在耳边不停的回响着。
  秦安洛发现自己的心里瘙瘙痒痒的,有种打心底里头窜出的愉悦,惹得他想当众做些什么不顾体统的事情。
  “我……唔!”江若雪一抬头,想继续说的话被突袭的唇覆盖掉了。
  秦安洛将娇小的人儿禁锢在自己胸前,狠狠地堵住她的小嘴——用自己的唇。
  很好,因为她,他又一次失控了。但他爱极了她这张小嘴的滋味!
  他略显生涩的啃咬着她的小嘴,直到她回过神来,拿小拳头砸他的胸口。
  粉拳的力道不大,不只是因为被突来的吮吻吻得四肢无力,也是因为……
  因为她同时发现一个令她心情颇为微妙的事实——秦安洛不会接吻。
  所以,她是羞恼的。但同时,也有一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飘然之感 。
  他松开她,气息不稳,而她也是。四目相对间,仿佛听见了彼此心跳的声音。
  ~~
  那端,长廊上,凌绍看得呆呆的,小银则轻轻“哇”了一声。
  “小银……”
  “嗯?”别吵她,她还想看后续。
  凌绍捧过她的小脸,带笑的星眸锁住她,诱哄般地开口:“你再让我咬一口,好不好?”
  他表哥果然比他生猛,他到现在也只到趁机偷偷啄吻一下佳人的小嘴的阶段……真是令人羡慕啊……
  “……你这个……”无赖!
  小银没能把话吼出口,因为凌绍眼疾手快的捂住她的嘴。
  “别恼嘛,我保证,不会像表哥他们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给别人看。”他笑得一脸讨好。
  这副表情……是想要她夸奖他吗?
  小银瞪他,狠狠地瞪他。
  ~~
  另一方,墨玉庄的暗卫们同时想着:回庄后要去回禀庄主夫人,最好在洞房花烛夜前给少庄主备好春宫图,否则的话,他们不由得担心……他会吗?会吗?真的会吗?
  ~~
  “告诉我,你真的不想嫁?”贴近的身躯,彼此的热度、心跳都混在一起,秦安洛的嗓音更加的低沉,带着几分沙哑,满满都是诱惑的味道。
  江若雪尽力的想要抚平跳动过快的心序,却发现这样贴近着他、听着他的声音,很难。
  “我……只是觉得太快了。”啊!脸烫烫的,耳根也烫烫的,该不会全身都着火了吧……
  “那你想什么时候嫁?”诱哄的嗓音再次响起。
  “等……”她脸红得快要滴血,终于挣扎着将他推开了半臂的距离,才故作镇定道,“等我长大一些,至少、至少要高过你这里——”她比了比她的肩膀朝下半寸的距离。”
  没办法,刚满十五岁,虽然这具身体已经完全成熟,但她怕她自己会有心理障碍。初中啊……
  秦安洛瞄了一眼她刚及他胸口上方一点的个头,神情变得十分复杂,他悠悠地开口:“你是准备这辈子都不嫁了吗?”
  江若雪原本就红彤彤的小脸,瞬间变成熟透的蕃茄样儿,不是羞的,是气的。
  “秦、安、洛!”
  ~~
  那方两人缠缠绵绵的时候,凌凌已无赖般舒舒服服的躺靠在小银的大腿上,一边享受着小银的指压按摩,一边剥着葡萄喂进小银嘴里。
  少女气极败坏的怒吼声传来时,小银为凌绍按摩的手指一僵,而凌绍则是“噗嗤”一声笑了。
  “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戏谑的声音。
  小银无奈的叹了口气,“相信我,她已经很尽力了。”
  装了那么多年的淑女,原本是很适应继续用大家闺秀的模样过日子的,可惜中途就碰上了秦安洛这么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看来冷面帅哥捉弄起人来也一样不含糊嘛。
  小银忽然想起自己过去是那么淡定自制的一个人,没想到就遇上凌绍这个脑袋不正常的,之后自己也跟着不正常起来了……
  唉,解放一下个性,也算是命中注定的缘份啊……
  至于那个婚礼的事,江若雪与秦安洛这次的会面,究竟是达成目的了没有呢?

  第三十五章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等江若雪长高?做梦比较快!小银偷笑着想。要知道,“上辈子”,颜沁萌长到二十七岁也就是这么高的个头,号称一六零,但实际上未满一五八的那种。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秦家和云家已经开始在外面放出风声,证实好事将近。江若雪那么个爱惜名声的,这个哑巴亏,她算是吃定了。
  最好笑的是,秦家直接跳过了定亲的阶段,直接就向云家下了聘,然后立即着手筹备婚礼。关于这个,小银问过凌绍,凌绍说因为秦安洛听过她们两个的谈话,知道不管是江若雪还是过去的颜沁萌,都有过不愉快的定亲经历,怕江若雪心理有阴影,索性就跳过了。
  当然,两大商贾世家的联姻可是大事,婚礼筹备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换言之,这也算是成全了江若雪想要“慢”一点的心愿。
  ~~
  “你又在看医书了。”凌绍走过来,一把抽掉小银手中的书册,满脸的不悦,“那么闲不会来看我啊,它有我好看吗?”
  “……”小银无语的瞧着他,发现“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果然是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你在腹诽我!”闹脾气的小鬼一个健步上前来,捧住她的小脸不放。
  “……”小银又默默地瞄了他一眼,叹气道,“不是,我是在同情自己。”
  “同情什么?我对你不好吗?”凌绍蛮横地将她的小脸固定住,目光凌厉的盯住她。
  小银呆了呆,旋即答道:“没有。”这倒是实话,他除了脑子有点异于常人之外,对她……还真的挺不错的……不,应该说是实在太好了!
  凌绍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刚要将手放开,就听见她接下来的话——
  “你为什么能对我这么好?”小银呆呆的问。
  “天生的啊。”凌绍原本要撤下的大掌继续停留在她的小脸上,他朝着她魅惑的一笑,那张本就够桃花的俊脸再配上柔情蜜意的笑,威力简直是秒杀等级的。
  “天生的?”她脑袋里头好像进浆糊了,搅不动。
  凌绍依然笑得灿烂,他万分柔情的拍了拍她的小脸,嗓音依旧那么清朗好听,出口的话却是恶狠狠的威胁:“少爷我等了快二十年你才姗姗来迟,这笔账我就宽宏大量些不跟你算了,现在我天天的把你锦衣玉食供着、捧在手里怕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把你当心肝宝贝一样宠着……”他深吸一口气,“好,你笨,你迟钝,学不会主动乖乖的躺到床上给少爷我暖床去就罢了,时至今日你竟然还敢问我‘为、什、么’……”
  小银身子抖了抖,缩了下肩,小脸蛋却还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轻柔的嗓音继续说着:“我说小银呐小银,你真是打算让少爷我提前抓你入洞房吗?”
  小银缩着肩膀,她不过就是脑子一时打结随口问了这么一句而已,没走脑子的啊……
  可……他、他是认真的!这人凶起来不是暴怒的那种,而是冷着脸冷着嗓子,轻声慢语的威胁、□□裸的威胁啊……就说天底下哪有人会那么完美的,脾气那么好,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的……果然,这就暴露出本性来了,好可怕!呜……
  银铃其人,说是冷淡自制,事实上也不过是在亲友圈受宠惯了的。半生不熟的人怎么对她她都不痛不痒,因为自小性情就属那种不冷不热的,不容易腻人也不容易伤人,以至于从小到大身边的亲朋好友们都没说过她半句重话……可以说,她基本上就没遇过什么需要她恐慌的事情。
  莫名其妙来到了金月王朝,在凌绍的庇护下又是各种的随心所欲、无拘无束,自然是把性情养得更刁了。而今让一向甜言蜜语绫罗绸缎宠着她的凌绍这样一吓,真的是有些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于是,银大小姐她——吓哭了。
  说是哭,其实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只是那张清灵秀美的小脸上写着“惊恐”两个字,那双美丽的杏眸中吊着一泡泡泪水,马上就要掉下来的样子。
  凌家的家仆们见了,无不为小美人感到心疼,指责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朝自家少爷射去。
  一般人见貌美的小佳人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早就心软地将小美人搂进怀里哄着了。可惜,凌绍他就不是个正常人——
  只见他语气依然轻柔却充满了威胁在她耳边道:“你那颗眼泪要是敢掉下来,我就在你脸上咬一口,你要是敢给我哭出声,我就在你脖子上咬一口……”
  小银当下就吓得把眼泪眨回去了。
  凌绍满意的笑了,“很好,现在少爷我来告诉你,你要是能把眼泪收回去,你这张小嘴就归我了……”
  真是太、太不要脸了!众家仆暗卫们无语的闭了闭眼,不敢再看向那边唇舌交缠在一起的两人……唉,只会引发羡慕嫉妒恨的画面,不看也罢。
  不过只有凌家的暗卫们同时悄悄点了点头。他们家二少爷粘在银小姐身边每次都找机会各种吃嫩豆腐久了,吻功果然比秦少庄主要好多了,值得赞赏!
  ~~
  “你这个混蛋!”被吻肿了樱唇的小银终于回过神来,挣扎着推开凌绍,“讨厌!你说过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给别人看的!”她气极败坏的捶了他一拳。
  偷袭成功的凌绍笑得十分邪恶,提高嗓音喊了一声:“谁在看?”
  “二少爷,小的们什么都没看见!”话未落,人就全都不见了。
  小银欲哭无泪的呆坐在椅上,只想找个洞钻进去躲着。
  “你今天没事干吗?”素未谋面的凌大少爷,我恨你!为什么不多找点活给你弟弟做啊!
  “啊,我是来带你出门的。”他顺势在她身侧的石凳上坐下,伸手揽过她的肩。
  她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为什么出门?”
  “今天是开市日,金街那边一直到晚上都会很热闹,我们去看看。”虽然,他也讨厌人多的地方,但为了让她开心,他定是奉陪到底了。
  金乌城每月十五设大市,类似于集市,但规模很大,主要场所在商户最多的金街,到时会有许多本地的、外来的商人小贩设摊卖东西,平日不常见的货品都会有。这一整日,从白天到夜晚都是开市的时间,许多百姓也是趁这日进行采买或是见识新奇的货物。
  到八月十五、正月十五那种大节,还会有各种节目和游戏,更是热闹非凡。今日不是大节,但商家受了秦家和云家喜讯的影响,应该会比往日更热闹上几分才是。
  “我不想出门。”她懒洋洋的半靠在他怀里,纤指把玩着他的衣带。
  凌绍失笑地看着她,知她喜静,却没想到她对外面真的一点好奇之心都没有。
  “你来了这么久一直都待在宅子里不会闷吗?”
  “不会啊。”她毫不犹豫的回答。她的业余生活多半就是一个人在家里泡泡茶看看书什么的,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但是我们还是得去。”他微微叹息道。
  “为什么?”她抬头望着他。
  “表哥想要带……未来表嫂出门游玩,”喊一个才十五岁的小丫头为表嫂,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小银跟江若雪只差半岁……凌绍勾了勾唇角,继续道,“但未来表嫂正在生闷气不肯理表哥,所以表哥要你去云家一趟把她带出门。”出门后是谁带的就不一定了。
  “不想管。”小银头一扭,拿起乔了。她不叫红娘的,得罪人的事为什么要她去做?雪儿发现被骗了,会气得好久都不理她的。
  凌绍故作烦恼的大叹了口气,道:“表哥说若你不肯帮忙,那他今晚就去云家把江若雪绑了,让街上的人都看着若雪进墨玉庄,然后把她关在他房间三天三夜,之后再送她回家。”
  “……”小银傻住。这秦家才是土匪出身的吧?
  现在的江若雪、以前的颜沁萌最在乎什么?面子!面子啊!万一秦家那位恐怖的表哥真的这么做……小银忍不住打个寒颤,那恐怕她的雪儿姐姐这辈子都不好意思再踏出家门半步了……
  “二少爷……”小银忽然一把抓住凌绍的衣襟。
  “嗯?”凌绍伸出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黑发,唇边露出异样的笑容。
  “秦家表哥他……是开玩笑的吧?”小银小心翼翼地问着,一脸的惶恐。
  凌绍轻笑一声,挑眉看着她,“你说呢?”
  不是!他是认真的!小银感觉这个世界都暗了,雪儿为什么偏偏要遇到那么恐怖的追求者啊?!
  “二少爷……”抓在凌绍衣襟上的小手紧了紧。
  “嗯?”凌绍依旧是唇畔带笑,目光柔和的看着她。
  “我们以后……要不要少与秦家表哥见面?”早知道墨玉庄的少庄主是个能下狠手的,但她不知道那位大少爷连自己人都下得去手啊……
  凌绍忍俊不禁,趁机将她抱紧,像哄小娃娃一样拍了拍背,“不怕不怕,表哥这次只是气坏了,不轻易下手的。只要这次我们一起出门,我保证大家都没事。”
  听说表哥一连数日亲自去云家别院登门拜访,把江若雪的外公外婆娘亲哥哥连玄叔在内都见了个遍,也混了个熟,偏偏就只有那位大小姐拒不见面……最爱惜名声的大家闺秀嘛,被表哥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是抱又是亲的,当然是得好生地害羞上那么一段时日了。
  这可是急坏了他家表哥,但他短时间内是还做不出破门而入这种死不要脸的事的……
  所以说嘛,他们凌家比秦家率性多了。不见?撞门逮人就好了,管他是不是在姑娘的娘家。
  他爱抱,小银也就顺势在他怀里赖了好一段时间,寻回了不少安全感。
  这个忙,是帮,还是不帮?

  第三十六章

  是帮,还是不帮?
  废话!秦少庄主是那么恐怖的人,雪儿是那么爱面子的人,所以在义正言辞地回绝秦少庄主的要求和昧着良心出卖好友之间,小银当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
  云家别院
  “小银,你今天怪怪的,你不是一向都不太喜欢出门凑热闹吗?”
  直到被小银拉着踏出了房门,江若雪嘴里还是在质疑着。以前都是她跑去小银家将死赖在家里不出门的她拖出去逛街的,这回怎么反过来了?
  “呃……”小银嘿嘿笑着眨巴眨巴眼睛,心虚道,“闷太久了也会想出门的嘛。”
  “也是。”江若雪点点头,但眼睛还是怀疑地瞧着她。
  小银将视线转向其他方向,目光不敢与江若雪对上。
  就在她们即将踏出云府的时候,忽然有人从身后喊住她们。
  “雪儿,小银姑娘!”
  两个女孩闻声望去,只见江若寒满面笑容的朝她们走来,看了妹妹一眼之后,目光就灼灼地定在了小银的身上。
  江若雪的目光在哥哥和小银之间徘徊了一阵……
  哇!哥哥他看上小银了!江若雪心中大叹一声,唉,如果哥哥早一步认识小银就好了……
  “江大哥好。”小银温温地朝江若寒一笑。
  江若寒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柔声问:“你们这是要去哪?”
  “我和小银要去街市上逛逛。”江若雪回答。
  “哦?”江若寒双眼一亮,立即道,“那我陪你们去好了。”
  终于有机会接近小银了!自从上次匆匆一见,他就对这个美丽出尘的小女孩念念不忘,想进一步认识她,又觉得太唐突,不得其门而入,今天她来找雪儿,岂不正是给了他一个极好的机会?
  “这……”完全不知江若寒心思的小银不知该怎么回应。
  毕竟,她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给秦安洛提供机会单独与雪儿相处,但雪儿的哥哥说要跟,她又不好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