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心所欲-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银铃心下一突,紧张的看向他,他不会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吧?
  只见他朝着她微微一笑,便向杏婆婆道:“既然两位已经离开琼玉楼来到我身边,那么就要守我定下的规矩。”只为一个人定的规矩。“两位琼玉楼的一切从今以后都将当成不存在了。另外,我要她——”
  银铃瞪大双眼,凌纱则是津津有味地看着二哥诱拐“老幼妇孺”。
  凌绍接着说下去,“改名字!”
  银铃憋住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吓死她了!她以为他会说他要她这个人呢……
  “改名字?”杏婆婆奇怪的确认。
  “对。”他转向银铃,“从今以后,你就叫凌银。”
  银铃张了张口,反射性的回呛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姓?!”
  “问得好!”一旁的凌纱饶有趣味的将目光转向自家二哥,“她为什么要跟你姓?”
  凌绍的目光没有离开银铃半分,他伸手托起她的脸蛋调笑道:“这就是我对你的厚爱啊,你不开心吗,小银?”
  小银?!银铃心下一惊。这是巧合吗?
  “这……”杏婆婆没多心凌绍出格的动作,还在犹豫名字的事。
  “杏婆婆,二少爷说得对,既是离开了琼玉楼,那里的一切该断就断了吧,从今以后,你就叫我小银。好听吗?”银铃压下心头上秘密被看穿的不安之感,回过神来说服杏婆婆,动作同时不忘伸手拍开捏在自己下颚的魔爪。
  “小银……小银……”杏婆婆念了念,然后笑着点点头,“很好听的名字。”
  小银笑开了,眨了眨眼,讨厌,怎么又有种想掉泪的感觉?
  “小银小银小银!”
  她讶然看过去,只见凌纱凑近她,亲亲热热的喊着。
  “呃……凌小姐。”
  “我是纱纱。”她笑嘻嘻的瞧着她的脸,先是惊疑,接着便明白了她的脸是怎么一回事,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呢。小银也跟着笑了。“纱纱。”
  “哇哇~~武勋说得没错,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眼睛也真的很漂亮呢!”
  通风报信的果然是只把纱纱当成心肝宝贝的武勋。凌绍心下了然。
  “武勋?”那是谁?小银困惑的问。
  凌纱一脸得意的解释道:“武勋是暗卫们的头头哦,暗卫们知道的事都要向他报告。”
  银铃呆了呆,想起自从凌绍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接连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如果凌绍身边时时刻刻都有暗卫……每一天都被人当成耍猴戏的来欣赏,可真是够令人无语的……
  “他们说二哥只要听见你用这种嗓音说话,或是看到用这双漂亮的眼睛瞪他,他就会被你勾引得呆呆傻傻的魂儿都不见了耶!”凌纱一派“天真无邪”的说出这阵子凌家最大的“笑柄”。
  “……”她可以不听这个吗?天啊,脸怎么热起来了?着火了吗?!
  凌绍嘴角一抽,尴尬的立在原地,心里思索着有没有一种方式,能让他避开忠犬一般的武勋,直接捏死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多嘴小妹。
  “这是怎么回事?”杏婆婆从凌纱的话中听出怪异之处。
  “杏婆婆,你别在意,是他们乱说的,来,我先来喂你吃点东西。”小银试着打混过去,希望体力尚虚的杏婆婆别再追问这个了。
  ~~
  伺候杏婆婆睡下后,小银放轻脚步走出厢房,身体仍是有些疲惫。
  一个多月来,她的身体可说是尚未完全恢复就投入疲劳又黑白颠倒的工作中,垂眸扫了一眼自己这瘦小的身板,要是继续在琼玉楼那地方待下去,她一定会短命!
  太阳散发的温暖光线扑面撒下,她闭了闭眼,感受着许久不曾发好享受过的日光浴。
  昨日是情急之下不得不求助于凌绍的人,现在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理清。
  凌绍喜欢她?还是青青?
  她甩甩头,感觉自己有些错乱了。
  停!不要再想那个美少男了……要她这个虽然身体只有十四岁但心理年龄已有二十七岁的熟女去正视一个十八九岁的少男的感情,这也真是太强人所难了。
  “嘻嘻……”
  小银侧头看过去,一身俏丽紫绸纱衣的凌纱正俏生生的站在几步开外。
  “凌小姐。”她曲身行礼。人在屋檐下啊。
  “纱纱。”她纠正。
  “纱纱。”小银从善如流。
  凌纱满意的点点头,“真好听。”
  小银不由得莞尔,真的是好可爱的女孩。
  “对了,二哥叫我来带你过去量身。”事实上,凌绍是叫她滚远一点不要靠近小银,她是半路上截了来请小银的丫鬟取而代之的。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她现在所穿的衣物,这已是她去年来别院时留在这的衣服,但穿在她身上还是松松垮垮的。
  她看起来真的很小欸,二哥果然是很变态!
  小银点点头,想起凌绍说过要帮她量身制衣的事。可是,为什么?他要她以什么身份留在凌家呢?
  不知何时人已闪到她眼前的凌纱忽然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放了一个东西。
  “来,这个给你瞧瞧!”
  她低头定睛一瞧——
  这、这个是……
  一只蝎子!一只通体黑色和她的手心一般大的一只蝎子!
  她瞪圆了眼,浑身僵硬。
  记得离小妹远一点,她从不伤人,但是她很爱恶作剧,别让她吓到你。
  她想起凌绍离开杏婆婆的厢房之前在她耳边轻声嘱咐的这句话。
  然后,她忍住浑身发毛的感觉,就这么动也不动的托着那只肥肥胖胖的黑色蝎子细细的观察。
  嗯,是活的,在甩尾巴。呃,是像小狗一样在摇尾巴……她眨了眨眼,她没看错吧?!
  瞧着瞧着,她竟然看出些趣味来了。
  “哇!真好,小乖不怕你,你也不怕小乖。”凌纱在一边直拍手叫好。
  小银困惑的转头看过去,凌纱接着向她解释:“小乖很怕生人哦,每次娘找来漂亮的女孩给大哥二哥看,我都试着让小乖跟那些女孩培养感情,结果总是很让人伤心,不是小乖吓得跑进姑娘的衣内或是钻进墙缝里不敢出来,就是姑娘被吓得像疯婆子一样大叫乱跳,还有不少直接昏过去的。”
  多次坏哥哥们的好事,她可是一点也不感到羞愧,反正那些女孩哥哥们不喜欢,她也不喜欢,瞧,连小乖也不喜欢。
  小银嘴角抽了抽,默然无语,凌家人其实都不怎么正常吧……
  “你瞧,小乖竟然愿意乖乖的呆在你手心里,你竟然也没把它扔出去,所以啊,我决定了,我也要喜欢你!”
  什、什么?!小银打了个寒颤,那毛毛的感觉简直比刚看手心里的小乖时更甚。被凌纱喜欢恐怕不是件多美好的事吧?
  “你是第二个我决定喜欢的女人!”凌纱快乐的宣布。
  “第一个是谁?”小银谨慎地问。
  “我大嫂!”
  “大嫂?”
  凌纱撇撇嘴,“好吧,是未来大嫂。”她大哥是个呆子,搞不定媳妇。凌家人哪有这么逊的,大哥不会真的是凌家抱错的孩子吧?
  “小乖也喜欢她?”这什么宠物,这么有灵性?
  “不,小乖怕死她了。”凌纱重重的摇头。
  她讶然。
  “因为她当下拎起小乖就要去找竹签,说要把它串起来烤来吃!”
  “……”好酷!

  第十九章

  “你在想什么?”
  突来的声音让正在发呆的小银吓了一跳。
  她叹了口气,无奈的面向一派风流倜傥的翩翩美少男。
  不久前她才量完身,当时她看着布庄的掌柜带来一匹匹看起来很赞的布料放在她眼前任她挑选,让她有种变身VIP客户的感觉。
  “我……不会选……”在现代,她是走气质休闲路线的,很会挑选适合自己的衣着风格,但在这里,她是真的不懂金月王朝的衣饰有什么讲究或者有什么流行色彩啊。
  “我来帮你!”有人自告奋勇了……
  她站在一边看着,然后——
  “等、等等、慢着!”她突然喝住那个兴冲冲的一边挑选面料一边吩咐布庄掌柜要制什么时节穿的衣服的男人,“你选这么多干嘛?”
  “你需要。”凌绍简单的答道。
  “我不需要那么多衣服!”他竟然春夏秋冬四季的都有选到……他这是要留她到什么时候?!
  “你乖一点,”凌绍又像拍宠物狗那样拍拍她的头,“马上就好。”然后又兴冲冲的去替她挑布料了……
  小银干脆转身就往外走,正要踏出门槛时,竟还听见他大声嘱咐:“记得别跑太远,我一会儿就去找你。”
  谁理你!哼!她脚下步伐未停,本想离开他的院子,走远点,但始终还是没踏出去,就这么站在廊外晒太阳。
  ~~
  “我能出门吗?”小银仰起头,看着凌绍问道。身高的差距过大果然还是有不便之处的,她应该还能再长高一点吧?
  “最好不要。”凌绍摇头。
  “为什么?”她问的懒洋洋的,晒太阳晒得真舒服。
  “因为我在家啊。”理所当然的语气。
  “什么意思?”她讶然。
  凌绍故意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你现在是我的贴身婢女,你不知道吗?”
  她俏脸一僵,咬牙切齿道:“没、人、告、诉、我、这、件、事!”
  “好吧,那我现在不就告诉你了。”好欠扁的表情……
  “是,二少爷。”她低头敛眉,曲膝行了个礼。
  “直接喊我绍。”他歪着头瞧着她,淡声要求着。凭什么小纱一提点她就从善如流的跟着喊“纱纱”呢?
  “奴婢不敢。”小银清清冷冷的回绝。
  “少爷我准你这么喊。”他勾起唇角。
  “二少爷还是不要为难奴婢了。”
  “我若是偏要为难你呢?”
  “二少爷你年纪轻轻,一定要这么难伺候吗?”
  凌绍登时笑了,“我说小银呐,就你——”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在少爷我面前还用‘年纪轻轻’这四个字?”
  小银心头又是一跳,是错觉吗?他念“小银”这个名字的时候语调似乎透着异样。
  她惊疑地看着他。
  “怎么,终于发现少爷我生得好看了?”他调笑。
  “你……知道了些什么?”她压着嗓音问。
  凌绍四两拨千金的回道:“那要看你想让我知道些什么了。”
  他知道的当然不只是一点点,除了“小银”的秘密,连青青的秘密他都一清二楚。凌家向来不为人知的江湖营生,专门培养暗卫的十方阁是其中之一,专门培养收集贩卖各路消息好手的隐语阁是其中之二。
  小银撇过头,不管他知道了些什么,她都不准备跟他摊牌。反正……她确定他是不会伤害她的。
  “既然不能出门,那我能请人帮我送封信吗?”是该告诉萌萌一声,以免她天天去河边等她又等不到人。
  “没问题。”凌绍爽快的答应。
  ~~
  “小姐,有人送了封信给你。”春儿从外面进房,将一封信递给江若雪。
  “给我的?”江若雪奇怪的看了一眼,伸手接过。
  萌:我和杏婆婆已经离开了琼玉楼,目前住在月落城凌家在金乌城的别院里,别担心,我在这里一切安好。只是不知道这里的具体位置,你能找到这里吗?能不能都没关系,如果我能出门,我会去你家找你的。银
  是小银!她认得小银的毛笔字。她是很少见的那种年纪轻轻却习得一手漂亮的正楷体毛笔字的人,她以前老是调侃说小银的业余爱好都太老龄化了,没想到有一天真会派上用场。
  她收好信,抬头问春儿:“你知道凌家别院在哪吗?”
  “不知道。”春儿摇摇头。
  “送信的人呢?”
  “已经走了。”
  江若雪沮丧的垂下头,没多会儿又“啊”了一声,她跳起来拎着裙摆就向外奔去。
  “小姐?”春儿最近常常会被小姐偶尔脱序的言行所吓到。
  ~~
  江若雪直接跑到哥哥的书房,到门口之前缓下了呼吸才举手敲门。
  “谁?”是云殊柔的声音,原来她正与儿子商议生意上的事。
  “娘,是我。”江若雪柔柔的回应。
  那晚,她知道了身世的秘密被看穿,翌日,她去云殊柔房里请安,眼中含泪的行了跪拜大礼,云殊柔也默默的流着泪扶她起来。
  从此,关于这个秘密,母女俩心照不宣了。
  “雪儿?快进来。”
  江若雪推开门,“娘,哥。”
  “怎么了,急着找你哥哥?”云殊柔笑看着面色愈发红润的女儿。
  现在的雪儿比以前活泼好动,身子看起来比从前要健康多了。
  “雪儿是想问哥是否知道凌家的别院在哪,我想去找朋友。”她坦白直言。
  “朋友?难道是你上次说的在琼玉楼工作的那位朋友吗?”云殊柔立即联想到这个。
  江若雪点头,“嗯,就是她。”
  “她又怎么会到了凌家别院?”
  “我也不知道呢,她也只给我送来了一封简信,没有多说其他。”
  江若寒想了又想,“是月落城的那个凌家吗?”
  江若雪点点头。
  “我只听说过凌家在这里确实有别院,但似乎没人知道究竟在哪。”凌家人向来神秘,就连在凌家工作的家仆也不会透露主人的任何信息。
  “娘,你知道吗?”江若雪希望的目光又落在云殊柔身上。
  云殊柔摇摇头,“这凌家人向来我行我素,不喜受到打扰,在各个城中的居处又多,所以除了月落城的老宅之外,从来没人知道它其他的别院都在哪里。”
  “这可怎么办才好?”江若雪难掩失落,“如果小银是去了那里工作,是不是又很难能出门了?”
  “雪儿别慌。”云殊柔安抚的拍拍她的手,“你忘了吗,还有你玄叔叔在呢。”
  “玄叔叔?”江若雪不明所以。
  “对啊,玄叔叔不正是出身于凌家嘛!”江若寒也随之想起秦安洛来访那天得知的消息。
  “那我去找玄叔叔!”江若雪开心的绽开笑颜,又一路小跑的跑走了。
  江若寒愣愣的看着妹妹的背影,喃喃道:“怎么感觉雪儿自从病愈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了。”
  云殊柔勾起神秘的笑意,“雪儿也算是九死一生的人,经历了生死大关,所思所想自会与往昔相异。”那是她和女儿的“小秘密”,儿子也不给听。
  “娘说的是。”感觉并不敏锐的江若寒就这么被敷衍过去了。
  ~~
  “玄叔叔!”江若雪在后院的练武场内找到正在练剑的玄明。
  “雪儿。”玄明收剑,笑着迎向她。
  “玄叔叔能不能带雪儿去凌家的别院?”她一脸期待的问。
  “雪儿要去凌家别院做什么?”
  “我要去找一个朋友。”
  “是什么样的朋友?”玄明对她的疼爱不比云殊柔少,但显然他更关心的是她的安危。
  “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朋友,玄叔叔,拜托拜托嘛……”江若雪眼见玄明对她的交友问题露出严肃的表情,直接就把颜沁萌学生时代专长的撒娇大法都使出来了。
  玄明嘴角抽了抽,虽然已知晓现在的这个雪儿有着雪儿的身体,灵魂却是另外一个人,而且她也真的十分尽力的在以雪儿原有的模样生活,但偶尔在细枝末节上发现不同的时候还真的是怪不习惯的。
  其实早在凌家派人来送信的时候,来人就已经来见过他了,他已大略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本来雪儿如果想让他带她去凌家别院是不成问题的,但很不巧的,凌家的人前脚才走,十方阁派守秦家的暗卫就又到了他面前。
  玄明神秘一笑,“雪儿,今天玄叔叔还要陪同你娘去铺子里一趟,明天我再找人带你去凌家,好吗?”
  “噢,好吧。”江若雪乖乖的听话,她知道不听也不行,因为在玄叔叔眼里,娘亲绝对是第一位的。

  第二十章

  “二少爷,有什么事要吩咐奴婢去做吗?”
  小银将中途又醒来一次的杏婆婆服侍着睡下,来到一整天都在院子里一会儿赏花一会儿饮酒一脸开心自在的凌绍面前。
  他既然说她是婢女,那她自然就得扮演好婢女的角色。
  “没有。”凌绍朝她露出温柔的笑意。
  “……”笑什么笑!长得好看了不起啊!小银解恨般的咬了咬牙,拒绝接受诱惑。
  “那奴婢可否先行告退?”折腾了一天,真有些累了。
  “不可以。”凌绍摇头。
  “那么二少爷究竟想要奴婢做什么?”她面无表情的翻了个白眼。
  “陪我啊。”凌绍一脸无辜的看向她,“你站着干嘛?坐!”
  “二少爷,这于礼不合。”她一脸淡然以对。
  凌绍一脸无所谓的摆摆手,“在凌家可以不讲礼。”
  他竟然说得这么理所当然……小银默默的垂手而立,感觉自己的修养不日必又能进步不少了。
  “坐。”凌绍沉了沉嗓子。
  小银略思索一下,决定还是听令行事吧,这人思维异于常人,如果她不听话,再闹出“咬她一口”这类的笑话,她可真的会羞愤至死。
  “你会什么?”凌绍突然开口门道。
  “什么?”他问得没头没尾,小银听得一头雾水。
  “爹说娘送过他香囊,明天你也缝一个给我。”凌绍跳过询问,直接命令道。
  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二少爷,奴婢不会缝香囊。”
  “你不会?!”凌绍一脸惊愕。
  小银感觉头上降下三条黑线。这位少爷,你这表情要不要这么夸张?不会缝香囊有这么恐怖吗?
  “你不是女人吗?怎么能不会?!”凌绍一脸的痛心疾首。
  小银感觉自己心底的火气正在慢慢往上升。
  “回二少爷的话,奴婢是、女、的,但确实不会这个。”
  她错了,她的修养不会进步,至少在现代生活了二十七年,她脾气大爆发的次数约等于零,而到了这里,只要有凌绍在,一天不发个一回两回的火简直就是太为难她了……
  “没关系,你现在就去学,我找人教你。”他挑眉而笑,心悦她现在总是毫不掩饰的用原本的嗓音与他说话,那娇娇软软的声音,就算是生气怒吼,也尽是诱人的甜。
  生得一张桃花脸,笑得这么灿烂给谁看!小银在心里冷哼,咬了咬牙移开视线。
  美丽的事物人人爱,尤其是她这种享受生活享受惯了的。但是,她一定要坚决阻止自己承认他这张脸实在很能迷惑人,而被迷惑的人中似乎也包括了她……
  “又何必多此一举?二少爷想要香囊,直接请人做一个便是。”她装傻。
  “可是……我只想要你亲手做的。”俊美的脸摆出温存乞求的姿态,再配上他轻慢好听的嗓音……
  “……”小银一下子刷红了脸蛋。他犯规!
  “我才不要学!”她恼羞成怒,便纵容自己骄纵的性情爆发了。他既然摆出无限宠溺的姿态,她也就不客气了。
  只见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的唇,“或者……你还想让我咬你吗?我救了你杏婆婆的命,你现在欠的可不只是六年了哦。”就一辈子吧,哈!
  “你这个混、蛋!”终于,忍耐已到极限的娇小少女爆发了尖叫。
  ~~
  啊,又一次河东狮吼……
  暗卫们还是挖挖耳朵,饶有兴趣的瞧着小姑娘气得小脚一跺,转身一溜烟的跑回杏婆婆所住的厢房。
  而这回,四周偷偷瞧着的不只有这几个暗卫,还有凌家的三小姐绫纱,和一直跟在她身边的武勋。
  等院内只剩下二哥一人朝着小银跑走的方向笑得好不得意时,凌纱才对着武勋喃喃道:“二哥真的很变态耶。”
  “……”他能点头吗?
  ~~
  这日才入夜,凌绍就拿来一套崭新的衣服给小银,而此时距她量完身也不过几个时辰的事。如此高的效率,让她为之侧目。
  她呆呆的捧着质料上乘颜色素雅的衣裳,女孩子嘛,没人不喜欢漂亮的新衣的。
  “这么快?”
  “这件是我请人到别院里直接缝制的,缝好就拿来给你了。”他解释道,“至于其他的,我会让他们赶工,明日起就会陆陆续续送过来了。你穿小纱的衣服不是很不合身也很不自在吗?快去换上吧。”
  “……”她胸间一阵荡漾,不明白他怎么能对她这般的好……
  虽然,他老爱气她逗她,但她不能否认他更是百般的宠着她、讨好着她的……
  她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的,可他究竟觉得她哪里值得他这么费心的对她好呢?
  ~~
  翌日,小银在熟悉的床榻上醒来,一时间有些神智迷茫。
  她明明是在杏婆婆厢房的小榻上睡下的,怎么一觉醒来又到了凌绍的房间?
  忽然嘴角一抽——不会又是被他抱回来的吧?在凌家的众目睽睽之下?
  唉,算了,她感觉自己已经认命了。随遇而安、随遇而安、随遇而……安。
  她起身,发现床边放着另一套全新的衣裳,她伸出手指抚过丝滑的面料,唇边无意识的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
  再抬头看向这间房间的时候,忽然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凝目细看,发现窗边多了一张小桌,桌上放着一个刻着细致花纹的小箱子。
  她走近,伸手打开,接着眨眨眼,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种东西叫做妆奁,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