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若真实如此,也就是说皇帝也是喜欢着丹青的,可是奇怪就在这里,就算皇帝喜欢丹青,丹青中意的是杨渊,身为一国之君,不会因为得不到一个女子便将整个杨姓人氏全部诛杀,可是宸国中人为什么说这里根本没有姓杨的。”卓颜细细的品读着这几个字,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是非曲折,为什么宸国没有杨渊这个人,那个所谓的高人又是谁,这里面有太多的疑问了。
    
    ————————————————————————————哈哈哈,阿九很郁闷,补考还要这么麻烦,明明一次可以考完,偏偏要分几天,揪心啊。————————————————…
    

94、情伤难却

    “颜儿,我们去内堂看看。”君岚绎看着蹲在原地凝眉思索的卓颜,低低的唤了声,他心中却是心疼,他不喜欢见他凝眉的样子,在他心里,那个初次见面就一脸明媚笑容的红衣女娃,早就在他心中凝聚成挥散不去的念想。
    
    “师傅,你难道没有觉得丹青看着很熟悉吗?”卓颜一脸迷惑的看着师傅,自己从小就跟着师傅去了很多地方,若是她都觉得熟悉了,那师傅肯定也见到过吧。
    
    “傻丫头,这世间想像的人太多了,你觉得熟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君岚绎微笑着,心细如尘的他又怎么会没有发觉丹青眉眼间的熟悉,只是他有点疑惑罢了,与丹青眉眼相似的人与丹青又是怎样的关系。
    
    卓颜一路无言的随着君岚绎一起到了院子里的内室,里面只是陈设着为数不多的家具。并没有什么只得注意的地方,然后在往内,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幢精致的小阁楼,阁楼下种满了红艳*人的海棠,花蕾红艳,似胭脂点点,有如晓天明霞。
    
    “咦,你说这阁楼内住的谁啊,怎么种的竟都是是断肠花。”花醉心是妖仙,也是花仙,一眼就认出在阁楼下种的花。
    
    “这不是海棠吗?怎么花姐姐说是断肠花?”卓颜看着精致的阁楼,又看了看红艳的海棠花。
    
    “哈哈,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海棠花开在春夏之交,迎风峭立,花姿明媚动人,楚楚有致。但是这都说的是粉色的海棠,像这种如此红艳的海棠,只在秋天到来是开放,传说是一对相恋的青年男女因为门户之别,不能在一起,女子的家人说若是男子能让海棠花开在秋天,就答应让女子嫁与男子。可惜的是海棠都开在夏之交,男子便日日用自己的血泪来养育着海棠,一年复一年,海棠却还是只开在春夏之交。然而就在男子培育海棠的日子里,女子的父母却早已经偷偷将女子下嫁他人。”花醉心看着眼下那些如明霞的海棠,有些心酸。“后来男子听人说女子已经被迫嫁人,一时心力交瘁的男子疯笑着看着自己种下的海棠,后来邻居发现男子的时候,他已经死去,但是那一年,海棠却开在秋天,颜色也成了这般明艳的鲜红色。”
    
    “走,我们上阁楼。”君岚绎听了花醉心说的话后,突然冲上阁楼,卓颜他们看着君岚绎如此,也跟着上了阁楼。
    
    阁楼上只有一间房,房门上还有锁,这种锁却拦不住君岚绎他们。打开房门后,从里面隐隐传来墨香。众人进去后,看着满室的画卷,不由的有些伤感。
    
    满室的画卷上都画着同一个女子,一颦一笑,一沉思一凝眉,每一笔似乎都画不尽相思情深,每一笔都用尽画者对画中人的痴心眷念。
    
    “原来宸国真的没有杨姓人家,有的只有姓易的痴心皇帝易木渊。”卓颜看着其中一张染上点点殷虹的画卷,里面的女子眼角垂泪,消瘦的脸颊上刻画的是断肠的等待。似是闺中女子等待良人归来。
    
    ——————————————————————阿九心情有些不好,本来不该这么的章节被情绪影响写成这样,有些对不住大家了。————————————————
    

95、深宫夜行

    “颜姐姐,你怎么说宸国皇帝就是杨哥哥呢?”阿晋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看来看去都只有那个叫丹青的女人的画像。
    
    “这上面有题字。”卓颜把手中那染上点点殷虹的画卷递给了君岚绎他们,然后仔细的看着每一幅画卷,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良人复灼灼,席上小扇掩红妆,花烛夜,自生光。”花醉心看着卓颜递过来的画卷,细细的品琢着这句话,花烛夜,自生光。
    
    “师傅,宸国皇宫守卫森严吗?”卓颜手里拿着一张装裱精致的画卷,仔细的看着,这是屋子内唯一一副被装裱的画,且画中的丹青也是盛装含笑,头发也不是梳的少女发髻,而是做的已婚妇人的装扮。高高盘起的飞天髻上,一对佩环并蒂相连,除此以外,竟再无其他的装饰物。
    
    “各国皇宫守卫都差不多吧,若是想夜探皇宫也不是不可,小心点是不会被住于宫内的祈福官发现的。”君岚绎看了一眼卓颜手中的画,淡淡的开口。
    
    “阿晋,你来看看这个。”卓颜在打定今夜去皇宫走一遭的决定前,最好让与莲心有些感应的阿晋看看。
    
    “咦,这个是什么。”阿晋本就无聊,听见卓颜让她去看什么东西也就乐呵呵的跑去看,当她看到卓颜手指在画中的那一对佩环的时候,心里蓦然一怔,双眼发愣的看着那个画中的佩环,这种感觉,就像是找到自己血脉相连的东西一般。
    
    “我也不知道呢,你看着这个有什么感觉?”卓颜仔细的将画中佩环的样子记在脑海中,看阿晋这个样子,今夜必须走这一遭。
    
    “有感觉,感觉还很强烈。”阿晋想了想,这个东西应该和莲心有关,不然自己怎么会有血脉相连的感觉。
    
    “那好,今夜我就去皇宫走一遭,希望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卓颜说罢,将手中的画放回原位,然后走出房间,站在阁楼上看着楼下灿如红霞的海棠花。
    
    夜深,一身红衣的卓颜跟在白衣翩飞的君岚绎身后,两人一左一右从皇宫外的瞭望台翻入皇宫内。相视一笑间,两人已经跃出几丈开来,熟悉皇宫布局的君岚绎带着*一路向内庭掠去。
    
    一路上华灯璀璨,宫婢侍卫鱼贯出入,卓颜感叹这不愧是最初华胥王朝的皇宫,里面的布置装饰远远不是其他各国的皇宫可与之相比。
    
    “师傅,咱们这是去哪里?”卓颜其实是想进入宫内的收藏皇室宗亲宗谱的地方,却不想师傅带着他去了皇宫内庭中偏僻处。
    
    “颜儿,何须如此麻烦,咱们直接去问问杨渊本人就是。”君岚绎含笑的看着卓颜,看着那一身绚丽的红衣在夜色中飞舞,君岚绎的心中涌起无限的宠溺。
    
    “怎么可能,师傅,那杨渊可是几百年前的人。”卓颜吃惊的看着面带微笑的师傅,觉得师傅在逗弄自己。
    
    “傻丫头,若他已经不是人了呢。”君岚绎看着越来越接近的祈福官的神明台,放慢了速度,并将卓颜带到自己的身旁,捏了一个神字决后,握紧卓颜的手直直的飞跃上了神明台。
    
    神明台上,一身星官衣袍的白发男人早已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人。
    
    ————————————————————————————阿九脖子被扭到了,好痛啊。————————————————…
    

96、不见不相思

    “你们来了,等你们很久了。”神明台上的白发男子淡笑着看着君岚绎与卓颜两人,三千银丝在夜风中安静的随风起舞。
    
    “你知道我们压力来找你?”卓颜站在君岚绎身后,眉头微皱的开口,她们一行人虽说一路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但是今夜的深宫一行,却做得极其隐秘,她与师傅走时甚至连花醉心他们都没有察觉。
    
    “你们刚进入宸国都城我便知晓了,只是我很好奇,你们怎么知道我就是当年的杨渊。”神明台外星子闪烁,神明台上的三人却各怀心事的看着对方,仿佛要从对方的神色中找出一丝丝的破绽。
    
    “那阁楼下的海棠和阁楼中的画,暴露了你的消息。海棠本就娇贵,没有人打理的海棠是活不过寒冬,然而,一般人家是不喜欢种海棠的,因为花象征着分离,只有正真感同身受的人,才会种这种断肠花。”君岚绎牵着卓颜的手,向着神明台上的易木渊靠了过去,“何况,阁楼中的画上的墨迹,虽然你对这些画全部施了术法,让他们看上去全像是百年前的东西,却忽视了你滴落在画卷上的血迹。我也正是靠着这些血迹,才确定了你的所在。”
    
    “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易木渊缓步走向神明台的边缘,站在宸国中最高的神明台上,看着国都内稀稀散散的几点灯火,眼睛看向宫墙外的一处,眼里的痴缠眷恋尽显。
    
    “当年你盗走的莲心,如今在何处。”君岚绎也不拐弯抹角,他对易木渊和丹青的爱情并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卓颜需要的莲心。
    
    “丹青去时,莲心所造的莲心环也随之不见,我寻了两百年都没有寻到它的踪迹,不过,除了那个人,也没有人会去拿走莲心环。”易木渊叹了口气,现在想来,他和丹青不过只是那个人得到宝物的棋子罢了。
    
    “是那个你们口中的高人吗?”卓颜忍不住开口问道,神明台上的风骤起,吹起了她掩面的红纱。
    
    “是的。”易木渊回身的刹那,看见了红纱下的容颜,瞬间的震惊后,他又冷静下来,即使再相似,那也不是他心中的女子,“小姑娘,你和她,很像。”
    
    君岚绎看着易木渊的神情,也知道他看了卓颜的相貌后会说出这样的话,白日里卓颜说看着丹青很熟悉的时候,君岚绎如此玲珑心思的人又怎会没发觉,丹青的眉眼竟与卓颜有七八分的相似,只是丹青多了些成熟的魅惑,而卓颜还略显稚嫩了些。
    
    “当年的初相遇,我与丹青彼此倾心,再我准备迎娶她进宫之时,她却病了。所谓的病了,不过有心人设的局,我和丹青不过只是这局里的两颗棋子,只因为那人要的东西,只有宸国皇室众人才能以凡人之躯触碰,而丹青,不过是那人为了养育莲心的而选定的器皿。”易木渊说及这些的时候,脸上的痛苦与自责宣告着他的悔恨,“丹青死的那一刻,她竟说若是不见便不会如此相思,若是没了这份相思,也不会让得有心人趁此入了愿,也就不会生出如此多的事端,也不会误了我一生。”
    
    清风起,送不了神明台上弥漫的愁绪。
    
    ——————————————————————————————各位,晚安昂。——————————————————
    

97、斗转星移山

    “你说莲心只有你们宸国皇族才能以凡人之躯碰触,而丹青的身躯却能培育莲心,这是什么意思。”君岚绎皱眉,用凡人之躯培养宝物,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自视甚高的仙人是不屑为之,那么就只有胆大妄为的妖族了。
    
    “那人之前只说只要取回莲心,就能让丹青醒过来。当年我取回莲心后,那人便将莲心铸成佩环,将其佩戴到丹青身上,说是上面的灵气可以修补丹青受损伤的身子,但是那人却只说了前半部分,却没有说后面的,丹青出生便有祥瑞征兆,她的身体是一切灵物最好的培养皿,因为她的身体会随时随地的吸收吐纳周身的灵气,只要她愿意,即使千里之外的灵气,她也能驾驭。“易木渊神情十分的懊悔,这两百年来,他日日夜夜责备自己,因为若不是他寻回了莲心,也不会害死丹青,竟是他自己间接的害死了她。
    
    “如此说来,那个人就是将莲心打造成环佩,放置于丹青身上,为了防止丹青将其取下,便说此物有助于她身子的恢复,当时你们又即将大婚,宸国很重传统,大婚之时,男女双方都必须身子健康。”君岚绎边分析边回想易木渊的话,如此说来,绝色丹青也不仅仅只是绝色。
    
    “是,可是就在我与丹青即将成婚的时候,佩环已成,那人竟然将佩环取走,不顾丹青死活。”易木渊突然激动起来,似乎想起了当时自己看着心爱的女子在自己面前慢慢的消逝,他恨他自己如此轻信别人的话,害死了心爱的女子。
    
    “那人在何处?”君岚绎叹了口气,看着远处问。
    
    “斗转星移山,这是我唯一知道的有关那人的信息。”易木渊突然看向卓颜,虽然现在的卓颜红纱安静的遮住了她的容颜,可是那相似的眉眼,让他感觉眼前的红衣女子就是身穿嫁衣的丹青。
    
    “逝者已逝,节哀,执着与过去并不是好事,或许她并不希望你如此。”君岚绎向易木渊拱手道谢,然后带着卓颜离去。
    
    “师傅,我想帮他。”卓颜跟在君岚绎身后,小声的说着,在她怀疑自己说的话是不是被夜风吹散的时候却看到师傅在微微点了下头,若不是卓颜一直看着他的背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斗转星移山。
    
    “这里已经是斗转星君的地盘了,记住不管怎样,都要跟在我身后,这斗转星君极其擅长奇门遁甲,且他布置的这些阵都是生杀大阵,一个不注意便会困死于阵中。”君岚绎看着卓颜,理好她耳边被风吹乱的黑发,转身向山上行去。
    
    卓颜先是呆呆的看着师傅,然后脸上突然扬起笑,眼睛都因为笑容变成了弯弯的月牙儿状,刚刚她看到师傅脸红了。
    
    “师傅师傅,等等颜儿。”卓颜跑上前去拉住君岚绎的手,她才不管他是不是她师傅,她只知道她喜欢他就够了,在宸国知道丹青的事情以后,卓颜其实一直都不解,明明都两情相悦,却因为家国礼数而一直未能成亲,到最后丹青竟然悔恨若是不见便不相思。她沈卓颜定不会如此,她定会牢牢的跟着自己喜欢的人,直到天荒地老时。
    
    ————————————————————————————————阿九昨晚陪寝室的女生喝酒去了,现在还头痛着,唉————————————————————
    

98、情已逝自去留

    辽阔的斗转星移山中,苍松挺拔,林中时不时响起几声低语。卓颜一路若有所思的跟在君岚绎身后,她想就这样一辈子都待在师傅身后,由师傅宠着护着。
    
    “颜儿,在想什么呢,笑得跟狐狸似得。”君岚绎握紧卓颜的手,看着她脸上的笑,微笑着问。
    
    “师傅,你会一直陪着颜儿吗?”卓颜记得很多年前,在姜国皇宫里星空下屋顶上,她问着的类似的问题。
    
    “会,不管你在哪里,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师傅都会找到你然后一直陪着你。”君岚绎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时的卓颜也是一身红衣,只是年幼她因为不能开口说话而心中难受,又怕父母担心,总是在人前笑得大方无谓,那时自己便是这样想的,守护她一辈子。
    
    卓颜看着一身白衣的师傅,心里因为师傅刚刚那句话而暖洋洋的,自从沈家出事以来,这是第一次心里这般释然的开心着。突然她不想喊他师傅,她更想喊的是他的名字,君岚绎。
    
    斗转星移山中,两人突然相视一笑,突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这遭算是白来了。若是真的是斗转星君拿了莲心环,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凡人皇帝知道,而且知道也就罢了,竟然还让他活到现在。
    
    神明台上的易木渊看着飘然离去的一白一红身影后,嘴角牵起一个若有似无的苦笑,然后伸手在怀里摸索着拿出一个在月光下泛着清冷光辉的环佩,咋看之下,竟然和卓颜他们在画中丹青身上看到的坏配一模一样。
    
    “丹青,丹青。”易木渊摩擦着手中的环佩,眼里满是痴迷。
    
    “阿渊。”一声低低的带着颤抖的声音从易木渊身后响起,也就是这一声低低的呼唤,让易木渊的身子一震。
    
    “丹青,是你吗?”易木渊转身,看着如同空谷幽兰一般立在自己深厚的饿青衣女子,他想上前,又不敢上前,怕又同往昔一般,是一个一碰便消散的梦。
    
    “阿渊,是我,我是你的阿维。”青衣女子眼中含泪,看着一头白发的男子。
    
    “阿维。”易木渊在听到阿维二字时,眼中竟然掉下了泪,之前的怀疑全部消散,在自己面前的真的是自己的丹青,因为只有他与丹青才知道阿维这个名字,因为那是他们的秘密。此生此心维系丹青。
    
    “阿渊,放下吧,我已经在两百年前便消亡了,即使你留住这一丝魂魄也救不回我的性命,你若还念及当年情谊,就此放手。还记得当年初见时我掉落的香囊吗?”丹青含泪询问。
    
    “记得,记得。你我约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易木渊急急的念出当年他拾到香囊时看到的上面的字,突然浑身一怔,眼中的清泪掉落得更急。
    
    “我已等待两百年,阿渊,不要再执着于过去,我虽身死,心却在。我的死并不是你的错,而是我命该如此,我降生于世便是为了这莲心环,阿渊,我要走了,徘徊了两百年,只因你过得不好,我不忍心离去,如今我完即将消散,即使莲心环也保不住这一丝魂魄,你要答应我,放弃救我的执念,不要遁入魔道。”丹青缓慢靠近易木渊,眼里的泪滴在莲心环上,那一缕清混消散于风中。
    
    易木渊看着丹青最后一丝被自己强留的魂魄消散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中的泪滴落在手中的莲心环上,最后看了眼后,竟将其挥手抛开,然后缓步离去。
    
    ——————————————————————————……晚安哦,各位亲们。————————————————————…
    

99、情根已种

    宸国前任祈福官突然病故,新任的祈福官按照历代的礼法,在继任时站在宸国中的最高处神明台上替皇帝为宸国百姓向上天祈求祝福。
    
    宸国皇陵外的守陵侍卫突然觉得一阵带着花香的风从身前飘过,看了看周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应该是自己想多了。摇了摇头,提起精神,继续守在皇陵入口处。
    
    一处陵墓前,几个身影立在那里,其中一个红衣女子点燃一团火焰,然后将一摞画卷放入火中,火苗迅速的吞噬着一张张画卷,知道最后一张变成黑色的灰烬。卓颜眼光有些迷离的看着坟墓上刻着的字,孝昭皇帝易木渊。
    
    三日前当她和师傅走在斗转星移山中时,突然明白一件事,易木渊是有意让他们来这里,正当他们不知易木渊这样做的目的的时候,一脸慌张的花醉心寻到了他们两人,并将一块略显陈旧的布块给他们看。
    
    看完上面所写的内容后,君岚绎和卓颜都显得有些震惊,因为写这些的人竟然是丹青,而里面的内容不单单只是她与易木渊的情殇,更有一个惊人的秘密,那就是那个所谓的高人根本不是别人,而就是易木渊。虽然有些内容叙一笔带过,却也知道了一个更让人诧异的事实,易木渊竟然早已经去世,留下的不过是他的一丝执念。
    
    于是便有了那夜丹青魂魄出现,含泪叙说。这不过都是与丹青长相相似的卓颜的有意为之,神明台上有风,他们重新回来的时候,君岚绎在曲流仙走之前留下的袋子里找出了能另人分不清虚幻与现实的药粉,借助夜风飘上神明台。卓颜再以丹青的身份出现,劝慰着只是执念的易木渊放手。
    
    “师傅,你说他们真的能在奈何桥上遇到吗?”卓颜脸上布满了迷茫,她有些难过,既然易木渊真心爱着丹青,又为什么要害她。
    
    “能遇到。颜儿,有些事情也许并不是出自自己的本意,就像易木渊伤害丹青。”君岚绎叹了口气,伸手揽住卓颜的肩,像是给她安慰。过了许久,又淡然却坚定的说,“但是颜儿,不管将来怎样,我都不会对你不得已,若是在你和自己间做抉择,我宁可放弃自己也不会伤你分毫。”
    
    站在他们身后的花醉心突然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君岚绎,然而看君岚绎的眼神里多了些不解和迷惑。白莫浑身一震的看着眼前的一红白,心里也是十分震惊。只有阿晋无所事事的逗弄着苍狼,反正这些事情与她又没有多大的关系,除了卓颜的安危,其他的事情都与自己无关。
    
    “师傅,你以后会取师娘吗?”卓颜听到刚刚师傅说的话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晃过一个白色的影子,那个女子曾经说她会是自己的师娘。
    
    “哈哈,我们的卓颜吃醋了。”君岚绎还没开口,花醉心早就忍不住,满脸愉悦的打笑着卓颜,她这个旁观者可是看得清楚得很呢。
    
    “花姐姐,我才没有吃醋,我只是只是。。。。。。”卓颜只是了半天,慢慢的低下头,许久才轻声的说,“只是舍不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