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花姐姐,我才没有吃醋,我只是只是。。。。。。”卓颜只是了半天,慢慢的低下头,许久才轻声的说,“只是舍不得师傅。”
    
    卓颜的话音有些颤抖,只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情根早已深重心里。
    
    ————————————————————————阿九很不解,自己怎么会写这么一章,难道是冬天快过去,春天快来了,阿九心里的小邪恶又发芽了。。——————————————
    

100、黑色瘟疫

    只是舍不得师傅,轻浅的一句话,却萦绕在君岚绎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卓颜看着师傅脸上依旧如同以往的温暖的笑,心下有些茫然,脸上布满了询问。君岚绎看着卓颜脸上的询问,虽么有用言语来表明自己的心迹,却越发的用力握紧了手心里卓颜的手。
    
    一只碧色的鸾鸟扑腾着停在君岚绎面前,落地化身为一个青衣的小女娃,小脸酡红,咿呀的将手中的锦帛递给君岚绎后,便安静的躲在君岚绎身后,偷偷的打量着卓颜他们。
    
    在看到青衣小女娃的时候,君岚绎便觉得很是诧异,当看完由她递给他的锦帛后,脸色大变,迅速用凌厉凝聚了回复的话语在锦帛上后,便将其交于青衣小女娃。青衣小女娃收好锦帛后,恢复真身后振翅离开。
    
    “师傅,是不是出事了。”卓颜看到师傅变得十分难看的脸色后,小心翼翼的问着。
    
    “姜、楼两国交战,重文轻武的姜国本就节节败退,如今已经退守到了桓香郡,桓香郡地势上易守难攻,将近半年楼国都未曾攻克,本欲退兵驻守。却不想,桓香郡内生了瘟疫。”君岚绎看完师傅的传信后便明白了其中的问题所在,瘟疫的发生并不是那么简单,瘟君在下瘟疫的时候必须有帝君批准,且发生瘟疫的地方也是要有毁神灭道这类似的情况出现。
    
    “师傅你怀疑的是什么。”卓颜一听桓香郡出事,心下立刻慌乱,他们沈家在桓香郡的产业并不少。
    
    “两国交战,修仙之人不得以自身修为参战其中,神族与妖族更是不得参与,否则必遭天道谴责。桓香郡是姜国有名的郡,普通百姓商贾人士居多,民风淳朴,此处是不再瘟疫范围内的。”君岚绎眼中闪过锋利的冷光,竟有胆敢插手人族战争的事情,呀难怪师傅会那么生气。
    
    “师傅我要去。”卓颜心下愤怒,单不说她是姜国人,就她家族里的那些产业里鞠躬尽瘁的人,她都不能坐视不理。
    
    “知道你定会如此,走吧,修仙之人本就应该心怀仁慈,既然有人要做有违天道的事情,我们若是不予理会,与他们又有什么不同。”君岚绎笑看着卓颜,眼里有着无尽的宠溺,“不过你要答应师傅,跟在我身后,万事不可冲动。”
    
    一行人分做了两拨,卓颜与君岚绎带着白虎先行潜去桓香郡,花醉心则带着阿晋和苍狼前往流仙谷寻曲流仙,毕竟桓香郡受到瘟疫袭城,城中定是有不少老百姓出事,他们几人虽然有能力帮助一些人,可毕竟他们不是医者,能解燃眉之急却不能根除彻底。
    
    一路疾行,卓颜看着不少老百姓携带家眷躲避着战乱,还有着不少的官兵竟然抢夺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老百姓,卓颜看得心酸不已,虽然出手帮了不少老百姓,可是姜楼两国战火波及到的又岂止是这里,只要战火不停,在两国里这样的老百姓多不胜数。
    
    靠近桓香郡边缘的时候,卓颜和君岚绎看着从城中方向弥漫的黑色烟云不禁有些心寒,究竟是谁,竟然狠心致此,对着城中数万百姓下了如此狠毒的疫病。
    
    ——————————————————————晚安哦,各位亲。————————————————
    

101、桓香郡

    离桓香郡还有几里路的地方,君岚绎与卓颜隐去周身灵气,徒步走在桓香郡外的官路上。然而一路行去,除了他们两人是向进城的方向去,其余所见之人都是互相搀扶着,携带着家眷由城内向外走。
    
    “大爷,你们这是去哪里?”卓颜向停在路边歇息的馒头白发的老大爷询问。
    
    “你们两人是外地来的吧,这桓香郡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桓香郡了,现在楼国大军打过来了,本来游大将军还死守着这里,那知道前两天城里开始死人了,哎呀,有人说是瘟疫来了。现在都已经封城了,说是不允许城内的人外出,怕瘟疫被带出来了。我们这些是住在城外的,怕被传染了,现在都离开了。”那老大爷带着不舍的眼神又回头看了看在他眼里并没有什么变化的桓香郡,摇了摇头,带着自己的小孙子劝了劝刚刚向他问路的两个年轻人,然后跟着人群离开。
    
    “师傅,我们什么时候进城去?”卓颜看着站路边一脸沉思的师傅,又看了看被黑色烟云笼罩的桓香郡问。
    
    “等天黑再进去,我们先去城外的山林里看看。”君岚绎说完带着卓颜继续向桓香郡赶去,只是他们在人少时隐了身形,向着山林掠去。
    
    “师傅,你是不是觉察到什么异常了。”卓颜小心的跟在师傅身后。
    
    “瘟君。”君岚绎轻声的吐出两个字,然后静静的站在一处,仔细的看着四周的变化。
    
    “他在此处?”卓颜站在师傅身边,也仔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不知道,只是在刚刚快要到达桓香郡的时候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传言瘟君不喜白昼,白昼里都是幻化成各种人世间的植物,有时时参天大树,有时是一株不起眼的地皮青苔。”君岚绎的眼睛看着这山里里一处比其他地方更加阴暗潮湿的地方。
    
    “师傅,你是说瘟君现在就隐身在这里。”卓颜顺着师傅的眼神看了过去,只见哪里除了阴暗些,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异常。
    
    “应该是在这里,我并不能看出他的真身,若是青鸾在这里就不一定了。”君岚绎叹了口气,再一次看了看那里,看来只能传书师门让师傅派青鸾来一次了。
    
    “青鸾是谁?”卓颜不明白,那个叫青鸾的为何能知道瘟君的幻身。
    
    “还记得那日给我们传书的鸾鸟吗?那就是青鸾,她是西昆仑山上西王母豢养的青鸾鸟遗留在人间的一枚卵,有幸被我的师傅寻得,带回师门用天地灵气养成,也是在前几年才孵化,被取名青鸾。她是神族的后代,又因为是西王母所豢养,天生便是有着察觉任何瘟疫的异能,即便是瘟君,见了鸾鸟也只能低头的份。”君岚绎给卓颜解释,此时他们即使从瘟君的幻身面前路过,也只能是路过,并不能有所察觉。
    
    “师傅,瘟君如今是神,他怎敢随意向人间界下放瘟疫。”卓颜心里难受,莫不是在那些神的眼里,他们这些凡人的命就这般的不值钱吗?
    
    如今只能等待夜深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能与瘟君狭路相逢。
    
    ————————————————————————————————郁闷,这章过度。嘿嘿。——————————————…
    

102、正面初次交锋

    最后一丝太阳的光辉掉落下去后,君岚绎带着卓颜轻松的进入了桓香郡中,一进入城中,本身就灵感强势的卓颜立刻被城中瘟疫气息的瘴气所牵引,一时间,卓颜体内的灵气有点不受卓颜本身的控制,脸色发白,一个狼疮,差点栽倒在地上。幸而君岚绎发现及时,赶紧扶住她,并以自身的灵气渡于卓颜体内,为她体内紊乱的灵气做牵引。
    
    “把这个吃下去。”君岚绎拉住卓颜的手,并拿出一颗抵制瘴气的丹药让卓颜吞下。
    
    “谢谢师傅。”卓颜将丹药吃下后,由着药力的作用,将体内的灵气稳固。
    
    待卓颜没有大碍后,两人迅速在城中疾行,卓颜顺着家族玉佩的指引,找到了在桓香郡中沈家最大的钱庄。敲门三下后,对了暗语,来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同卓颜年纪相当的少年。
    
    “大小姐,我是桓香郡沈氏钱庄的掌舵,宸歌儿。”少年带着卓颜和君岚绎进了内堂,开口说话间竟羞红了脸。
    
    “令尊何在?”卓颜看着如此羞涩的宸歌儿,将脸上严厉的表情放了去,露出一脸的温和。
    
    “爹爹,爹爹他两日前被一阵黑烟带走,现在还没有消息,派出去寻找的人也是一去无回。”宸歌儿听卓颜问到自己的父亲,眼圈竟然红了。
    
    “你现在不用担心,我向你保证,你父亲生我会给你带回来,死也会带回令尊的遗体。”卓颜叹了口气,她并没有说什么一定将宸歌儿父亲活着带回来的话,毕竟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多谢大小姐,宸歌儿自小由父亲带大,父亲失踪心下自是担心。父亲也是修仙之人,他在有危险之前曾告知过宸歌儿,万事都要有担当,不能辜负了沈家家主的知遇之恩。”宸歌儿眼眶虽然红了,但是却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因为父亲大人要他做一个坚强的男子汉。
    
    “沈家现在虽出事,但是只要沈家有一个人在,就不会让你们这些为沈家鞠躬尽瘁的出事,万事有我沈家的人在前面给你们顶着。”卓颜安慰了宸歌儿一番,然后询问了桓香郡里反生了的事情,并将一些克制瘟疫的丹药交于宸歌儿,让他顺带着派发给在桓香郡里所有沈氏产业中的所有人。
    
    卓颜立于钱庄里宸歌儿为她安排的庭院里,君岚绎一身白衣无风自动,眼神凌厉的看着虚空中。
    
    几声沙哑的讥笑后,一个全身包裹着黑色斗篷的人出现在虚空中,黑色斗篷里伸出一只苍白干枯的手,在卓颜他们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两团带着嗡鸣声的烟雾向着两人射来,君岚绎大惊之下,立刻向后掠去,带着卓颜避过了攻击。
    
    “瘟君,你竟背叛神界。”君岚绎脸色愠怒,手中的剑寒雾四起,凌厉之下立刻劈向虚空中的黑袍人。
    
    “我只是被囚神界,从未入神界,又何来背叛,哈哈哈。”原来那人就是瘟君,卓颜暗自记下,慢慢的调运着体内的灵气,四周的空气开始变得灼热。
    
    瘟君看着他们两人,心里有了底,知道自身若是正面迎战必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心下一番衡量后,大笑着竟然散开身形消失在君岚绎卓颜两人眼前。
    
    ——————————————————…——————————————…手背划开了两条口子,还是被鼠标垫子划开的,我是该笑还是哭,纠结啊。——————————……
    

103、宸宵醉昔年

    看着瞬间消失的瘟替,君岚绎与卓颜互相对看一眼后,立即分别向两个城门追去,本来按照他们两人的谨慎性子,放做平时,断不会如此轻率的去追一个还没弄清是否有背后支援的敌人。但是今日不同,因*年答应宸歌儿替他寻找失踪的父亲,幸亏他父亲宸宵也算是半个修仙之人,只要瘟君出现,身上必定会带着他的气息。
    
    卓颜一身红衣在夜里疾行,身上所带的灼热气息,让得成立飘荡的孤魂野鬼们惊恐的寻找藏身之处。就连瘟君在桓香郡布下的瘟疫被卓颜散发出的灼热气息惊扰得稀疏了不少,往日笼罩城中的黑色烟雾看着都淡了些。
    
    一路追踪到达北城门,这里宸宵的气息极其的凌乱,似乎在争扎,却又摆脱不了,这种欲拒还迎的心理,让卓颜漂亮的眉头打起了结。
    
    卓颜一直在北城门处徘徊着,这里气息最浓厚,可以肯定的是宸宵在此处,通过他散发出来的求救的气息看来,他虽有受伤,却不致命。这让得卓颜焦急万分,明明知道要寻的人在此处,却找不到找寻的入口。
    
    君岚绎循着气息追到南城门,但是一路过来气息越来越薄弱,当到了南城门后,最后一丝属于宸宵的气息都小时殆尽。君岚绎明白此处没有宸宵的踪迹,便立刻转身奔北城门去了。
    
    而追踪出去的白莫变回真身,一路循着瘟君的气息到了西城门守着,它本身就是天界的战将,当年缉捕瘟君上天界之时,他也在其中,是以为他对瘟君的气息很熟悉,并不用可以去寻找,直接在西城门处守着,在西城门一身银色战甲手持灭魂剑的他微笑的看着天边那团越来越近的黑色云烟。
    
    还未靠近北城门就感受到了卓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然后就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卓颜在一处幻境外徘徊,君岚绎立刻摇头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卓颜一直对幻境的学习就不上心,如今人站在幻境外竟无法进去。
    
    “傻丫头,看你以后还偷懒不。”君岚绎提速瞬间到达卓颜身边,说话件拉住她的手闪身进入了幻境之中。
    
    幻境里入目的是漫天粉色的烟霞,桃花的微香四处飘荡,绵绵数里皆是这醉人的桃花。卓颜一愣,以为自己到了花醉心的地盘了。君岚绎示意她看不远处,那里一身玄色衣袍的魁梧男子与一身水色烟箩裙的娇小女子相拥而立,在仔细看去,那女子的眉眼竟与今日见到的宸歌儿有几分相似。
    
    “昔年,和我一起离开吧,我们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的把歌儿抚养成人。”魁梧男子手捧着女子娇媚的脸,眼里温柔得快渗出水来。
    
    “宵,我我我对不住你,你走吧。”昔年眼中含泪,看着心爱的男人,若是她自私的走了,这桃林里的所有生命都会因她的离去而丢了性命,她不能如此狠心。
    
    “昔年,你忍心看着歌儿从小就没了娘亲吗?”宸宵一个堂堂八尺男儿,竟在心爱女子说不能与自己一起时颤抖了身躯。
    
    卓颜看到这里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宸宵发出的求救信息是那般的彷徨,这个幻境里有自己心爱的女子,然而幻境外面有自己心爱的儿子,叫他怎么选择。
    
    ————————————————————————————————…阿九在想啊,要不要狠狠的虐虐小颜儿和小君君呢,嘿嘿。————————————————
    

104、前程往事随风去

    幻境里的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真实,卓颜甚至感受到了桃花瓣掉落在身体上的柔软感。卓颜看向师傅,她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她能感受到宸宵内心的挣扎,可是她害怕自己鲁莽行事会伤害到已经受了伤得宸宵。
    
    “先看看吧,或许宸宵能自己走出幻境。”君岚绎眉头皱起,这里幻境是由入境之人自己内心压抑的感情形成的,若是他和卓颜两人出手,不管多么小心都会伤到困在此中的人,谁让这人世间最伤人的就是自己无法克制的感情呢。
    
    宸宵虽然只是跟着云游的师傅修行了一个月,但是好歹也算是半个修仙之人,当日城中突然黑雾临城,他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战争引起的那么简单。当他感受到有危险的时候,只能临时告诉自己一直宠爱着的儿子宸歌儿,让他等着现任沈家家主沈卓颜到来,他有幸见过那个女子一面,那是个了不起的女子,至少在面对家破人亡的时候,她表现出来的是令人臣服而不是怜悯。
    
    他试着与那黑雾斗了斗,只是没想到两着不到,自己就毫无还手之力,晕倒之前,他似乎见到了那个桃花树下向他温柔微笑的女子,昔年,昔年。
    
    醒来的宸宵看着入眼的绵延几里的桃花林,桃花儿开得正艳,不是不可方物的艳丽,而是娇柔妩媚的艳,粉色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入他怀里,当那个一身水色衣衫的女子靠近自己的时候,宸宵这八尺汉子竟然局促不安起来。像所有人一样,见到自己心爱的人,再刚毅的男子也会变成绕指柔。花香盈鼻,温香软玉入怀,只剩下铿锵有力的心跳再诉说着无尽缠绵的爱恋。
    
    桃花树下缠绵悱恻,耳鬓磨蹭,天为盖地为床,羞涩了绵延桃花林。
    
    “昔年,昔年,昔年。”一声声的唤着心爱女子的名字,待到情深整浓时,宸宵突的惊起,不对不对,这不是昔年,他心爱的昔年,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早已经离去了。
    
    可是他心里又不愿意醒来,明知道这是个陷进,他也是愿意就此掉下去。歌儿,对啊,他还有宸歌儿,他还没有看着自己和心爱女子唯一的孩子宸歌儿长大,还没有看着他成亲,还没有看到他有了自己的家。他不能,不能丢下宸歌儿,那孩子从小没了娘亲,怎么能再让他失去自己这个唯一的父亲。
    
    “滚,你是谁,为何将我困在这里。”宸宵突然神智清明,冷眼推开还靠在自己怀里的女人。
    
    “宵,我是你的昔年啊。”女子垂首,声色凄然的呢喃着。
    
    “你不是,昔年那般出尘的女子,又岂是你这些妖孽能扮演。”宸宵厉声呵斥,是啊,他心爱的那个女子,又岂是什么人都能饰演。
    
    “呵呵呵呵,我就是昔年呀,你这负心人竟然想装作不认识了,刚刚我们还缠绵着呢。”女子抬起头,还是一张娇艳如花的脸,只是换了个人,脸上的神情轻佻放荡。
    
    “出手。”君岚绎见那幻境中女子现出了原貌后,立刻与卓颜对看一眼,一人攻那女子,一人迅速带着宸宵后退。
    
    绵延的桃花林迅速枯萎,刹那间,柔美的嫣红变成了枯枝林立,荆棘横生的荒芜之境。幻境中得女子被突然出现的两人弄得措手不及,一时间只能看着其中一人带着她得猎物离开,另外一个人灵力强悍,出手间霸气外露,错失先机的她,只能赶紧保命离开,无心恋战。
    
    被救出得宸宵看着带自己出幻境的红衣女子,突然看大其腰间挂着的玉佩,心下了然。站在北城门上,卓颜看着宸宵,他从怀中拿出一块丝帕,上面绣着一只桃花。宸宵看了看手里的丝帕,里面包着的是当年自己赠她得定情物,只是已经碎了多年。
    
    “昔年,今生今世,我谨守生未相守,死当守心之言。”宸宵点燃手中的丝帕,往事已去,独留倩影常于心。
    
    ————————————————————————————感情嘛,永远都是这样,死了得那个永远留在活着的那人心中。不是不想忘,是不敢忘。因为忘掉的是心,心都不在了,人又怎么能活,——————————————————————
    

105、醉心至良药归

    君岚绎立在卓颜的身后,伸出手安抚的拍着卓颜略显消瘦的肩,心中有千言,却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她站在原地,看着宸歌儿红着眼睛在自己父亲的怀里撒娇。
    
    “爹爹,还好你没事,你看歌儿没有丢你的脸,钱庄也还是好好的。”卓颜带着宸宵回到钱庄后院的时候,被惊动的宸歌儿一直在院子里焦急的看着外面,当看到走在最前面的自己父亲伟岸的身躯时,宸歌儿也不顾什么,直直的扑向自己的父亲,像小时候一样,在父亲的怀里撒娇,只不过现在的他不会再流泪罢了。
    
    “好儿子,你一直都是爹爹的骄傲。”宸宵看着儿子,适才因心爱女子伤情的心得到了治愈,还好自己没有糊涂下去,若是一直困在幻境里,他只怕是无颜面对昔年的在天之灵。
    
    “师傅,你看,又快要过年了呢,今年颜儿就要满十七了呢,时间过得好快啊。”卓颜看着他们父子重逢,打心里的欢喜,只是欢喜过后,想到的是已逝去的家人和生死不明的弟弟。心里不免有些伤感,回到暂住的院子,看着逐渐凋零的木叶,才知道快进入冬了。
    
    “颜儿,逝者已矣,你若是活的不好,他们怎能安心。你爹爹娘亲定不喜欢你为此伤心,只有笑对人生,才担得起你的姓氏。”君岚绎看着卓颜,心里也是一番感叹,算起来,他竟已经在她身边十二年了。
    
    “师傅,你一定不要离开颜儿,颜儿如今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卓颜迷茫的看着君岚绎,在她的心里,她知道师傅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存在,像亲人却又不愿意是长辈于晚辈。
    
    “傻丫头,师傅说过,不会离开你。”君岚绎心中微动,小心翼翼将卓颜楼在怀里,像对待稀世珍宝一般,怕她受到伤害。
    
    “哎哟,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打扰你们两个的好事了啊。”在两人沉默间,一阵香风袭来,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女子声音,带着几分打趣几分嬉笑。
    
    “花姐姐,你这么快就赶来了。”卓颜靠着师傅,看着院墙边斜靠的黄衣女子,又四处看了看,除了她以外,竟没有其他熟悉的身影,“花姐姐,阿晋和曲流仙呢,他们还没赶来吗?”
    
    “别提了,我同阿晋刚到流仙谷,就被妖圣手下的三护法中的妖蟒点昙偷袭,本来一个点昙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却没想到的是妖狐遣尧竟然背后偷袭阿晋,阿晋年幼,垦地年不是那狡诈的狐狸的对手,我又要对付点昙又要出手帮阿晋应付遣尧,幸亏曲流仙那小子及时出现,利用流仙谷的护谷阵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