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矣忠愿兜汴加忠鍪职锇⒔Ω肚惨ⅲ铱髑飨赡切∽蛹笆背鱿郑昧飨晒鹊幕す日蠼矣氚⒔牍戎小2还⒔谧詈蟊磺惨⒌囊甓せ髦校凰×艘换暌黄牵飨芍勒饣赶憧さ那榭觯浜昧艘┤梦蚁却矗⒔搜煤蟊慊嵊胛颐腔愫稀!被ㄗ硇奶岬奖煌迪氖拢劬锉某龅睦淅魅米垦盏谝淮尉醯闷涫祷ㄗ硇恼娴暮芮康哪钔贰
    
    “有曲氏一族的人在,相信阿晋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没想到那妖圣竟然将手下的三护法派了两位去拦截你们。”君岚绎看了看风尘仆仆的花醉心,又看了看天色说道,“你先去休息下吧,一路赶来也累了。配好的药交于我和卓颜就好,等天一亮,我们就去城中派药克制瘟疫。”
    
    “等你这话很久了。”花醉心乐呵呵的将一个乾坤袋扔了过来,然后打着呵欠的向屋内行去,进屋时还不忘调侃君岚绎与卓颜,“天就快亮了,你们可别趁我睡着就卿卿我我去了,忘了正事。”
    
    ——————————————————————————————————…情动啊心动啊,哈哈哈。睡觉睡觉咯。明天还要考试,话说,阿九竟然期末考试了,为什么今年这么早啊,郁闷。————————————————……
    

106、青鸾到瘟君逃

    卓颜被花醉心几句调侃的话语说得小脸酡红,眼睛里闪着幽深的光芒,看向君岚绎时,里面溢出的是满满的依恋。
    
    君岚绎微笑着,远远的天边开始泛着日出将至的灿烂霞光,隐隐间早市里已经有了早起做买卖人的叫卖声,也算是这被瘟疫笼罩的城中还算心安的时刻的了。他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看到卓颜这般害羞的样子,他却记得,她的娇羞只为自己。
    
    “颜儿,我们走吧,现在去派药。估计药派发完的时候,青鸾也该到了。”君岚绎收敛心中的喜悦,却轻柔温暖的和卓颜说道。
    
    “嗯,莫儿刚刚发出了信号,说是瘟君逃了。”卓颜也同样收敛了心中洋溢的情感,当下之事还是解决城中的瘟疫要紧。
    
    “无妨,瘟君本身在夜晚就要占不少便宜,况且白莫它有着不少的限制,这是在人界,很多事情是身为神界战将的他不能为的。”君岚绎倒是没说什么,有些规矩,不是轻易便能破坏掉的,否则这世道不知乱成什么样了。
    
    卓颜不再说什么,她心中还是有些自责,毕竟自己的神兽能力如何,有部分原因也要看他的主人能力如何,卓颜知道自己现在根本就不能让莫儿发挥全部的能力,几百年如此,她也不会因此气馁,她会让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足够俯视自己的敌人。
    
    依旧是三人分开行动,卓颜这次负责的是东城门这边,在这边有着不少驻守城中的将士,守城的大将是朝中元老年约四旬的游志明游大将军,此人正直古板,是戍守边疆的大将却不是朝中能称君心的朝臣。卓颜派药来到军中,打的是沈氏反的名义,一来是为了让边疆大将能对沈氏感恩戴德,二来是为了让自己派药有正当的名义。毕竟以个人的名义派药,难免会让人疑心是敌国派来的细作,乘机加害军营中的将士。
    
    游志明虽然人在边疆,却也知道富可敌国的沈氏。只是据说沈氏一夕之间便被一场来的蹊跷的大火毁掉,如今来得这个红衣女子应该就是沈氏刚刚上任的新家主,沈家原来的大小姐沈卓颜。
    
    “多谢沈氏赠药之恩,他日若有所需,游某定当全力以赴。”游志明抱拳相谢,他欣赏这个磊落光明的女子。
    
    果然,午时将至,卓颜刚刚准备起身离开军营之时,便收到了君岚绎的消息,说是青鸾已至,速去城外树林。
    
    卓颜起身向游志明拜别后,立即向城外的树林掠去,当她赶到的时候,君岚绎身边站着的青衣小女童对着卓颜害羞的笑了笑,眼睛里有着询问,但是在看了看身边的君岚绎后,又打消了询问,青鸾应该是在对卓颜的身份询问。
    
    当白莫到来的时候,青鸾看着白莫的瞬间,本来微红的小脸瞬间像是滴血般的红,整个人甚至全部躲在了君岚绎身后,却又忍不住时不时的偷偷观看白莫。
    
    君岚绎对着青鸾抵身耳语少时,青鸾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人向前跨了几步,一阵青光闪过,一只巨大的青色的鸟出现在了树林里,而后青鸾所化的鸾鸟直直的扑向密林中的一处,还未靠近,那处地方便升腾起一阵黑雾,卓颜看见后,本欲上前,却被君岚绎摇头制止。
    
    远远的鸾鸟与黑雾缠斗在一起,卓颜心里七上八下,却见鸾鸟突的一翅膀拍在黑雾上,黑雾直直的被打散,却仍然有一小团乘着此机会,逃匿而去。
    
    —————————————————————————————不好意思,这么久才更新,阿九要出去实习,最近很忙,可能都没有多少时间更新,但是等到达实习地安顿好了以后就会继续稳定更新。————————————————————————
    

107、妖狐驾到

    卓颜看着那逃匿的小团黑雾,本准备乘机而上,却被君岚绎拦住,示意她不用去追了。
    
    “师傅,为什么不让我去追。难道还要留着他继续害人不成。”卓颜不满的质问着君岚绎,这大号的机会就这么错失了去。
    
    “傻丫头,这时间万事万物都有其存在的原有,你今日将他灭了去,他日还是有其他的瘟君出现,何况他修炼万载才得以成形,将他灭掉有为修道之人的怜悯苍生的原则。”君岚绎也不恼,笑看着卓颜在一般恼怒。
    
    “可是他这般所为,伤了那么的无辜百姓,难道那些百姓就应该如此?”卓颜不明白,师傅怎么可以偏袒这个恶人,那么多的无辜百姓呢,他们难道就不是生命了。
    
    “而今你生为人,你当然是以你的种族利益为先,那瘟君其实也一样,你想想,若是有一天你生为妖族或者神族,你会不会也以你们种族的利益为先呢?”君岚绎这时收敛起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定定的问着卓颜。
    
    “那不是我该想的,我一日是人,就一日为天下百姓的利益为先,师傅,我不要去想那些恼人的事情。”卓颜却是被师傅的话问住了,说实在的,那样的问题还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解决的。
    
    “你这孩子。”君岚绎笑了笑,然后看着回身而来的青鸾。
    
    “师傅,你怎么这样嘛。”卓颜看着其他地方,不满的嘟囔着。
    
    “真是麻烦你了,小青鸾,早点回去吧,不然师傅会担心你的。”君岚绎理了理青鸾有些凌乱的头发,既然瘟君已经逃匿了,那么青鸾也该回去了,师傅一向视青鸾为亲孙女般,定舍不得青鸾在外面待久了,怕她出事。
    
    “阁下既然已经来了,就请出来吧。”君岚绎在青鸾走后,小心的走到卓颜身边,对着空旷的树林大声说道。
    
    “嘿嘿,君岚绎,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警惕。”谈笑间,一个魅惑至极的声音从林子周围传来。
    
    “丫头,小心了,不要被遣尧的声音迷惑了。”君岚绎小声的附在卓颜耳边说道,“遣尧,别装神弄鬼了,出来吧。”
    
    “先说好,我这次来不是找你打架的。”卓颜只觉得一阵香风袭来,然后看到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男人出现,其实这个男人真的很适合穿得这般的花枝招展,像只花蝴蝶一般,长相嘛,确实很极品。
    
    “哦,那你是来做什么,来看看瘟君有没有被灭掉?”君岚绎此时将卓颜护在自己的身后,都说妖狐狡诈,他必须防范遣尧的突然袭击。
    
    “不是,那瘟君的结局我早就知道,何必来看已知的,我只是想来问你一件事。”遣尧时不时的看看君岚绎的周围,似乎是在找谁。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事情。”君岚绎倒也有耐心,静静的等着遣尧的下文。
    
    “那个花醉心呢,怎么没见到她人。”遣尧看了半天没看到那个打了他一巴掌的女人,这才不甘心的问。
    
    “你找她做什么。”君岚绎皱起眉头,花醉心什么时候招惹到了遣尧这个男人。
    
    ————————————————————————阿九回来了,嘿嘿,想我没啊。阿九决定,给花姐姐一个欢天喜地的爱情,你们猜猜,那个活宝男人是谁,哈哈哈哈。——————————————————
    

108、相思一曲

    “我找她就是想问问她,他身为妖族,为何要一直护着你们人族的这些人罢了。”遣尧拿起手中的羽扇轻摇,然后半掩面媚眼流转的看着君岚绎以及他身后的红衣女子,那应该就是沈家的卓颜了。
    
    “你个死妖狐,你找老娘又说这个事,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有我的坚持,并不是因为种族的原因,你烦不烦啊。”就在这时,花醉心似怒似嗔的声音从卓颜的身后传来,花醉心本来在房间里睡得好好的,结果突然被妖狐遣尧身上的味道惊醒,那种味道惹得花醉心十分的不高兴,于是便循着气味而来,却没想到一来便听见遣尧的那些话。
    
    “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坚持。”遣尧只觉得一阵香风飘来,甜软的味道让他那颗万年不动的心忽的就颤抖了,那感觉,蛮怪的。
    
    “关你什么事啊,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花醉心斜瞪了遣尧一眼,然后低声的问卓颜去了,“小颜儿,事情办好了?”
    
    “嗯,师傅请来了青鸾帮忙,那瘟君已经逃匿了,但是受了重伤,想来这些时间也不能作恶了吧。”卓颜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花醉心,为什么花姐姐好像很不喜欢那个长得魅惑的男人。
    
    “那便好,你没受伤吧。”花醉心看出了卓颜眼中的疑惑,但是她打算直接忽视掉,说实在的,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这个丑妖狐,反正打她修炼成精以来,就实在不喜欢这个长得比女人还媚的男人,说她嫉妒可能也是吧。
    
    花醉心同君岚绎几人说了几句话后,便商量着先回桓香郡在做后面的安排,然后几人很有默契的忽视了还在一旁的妖狐遣尧。
    
    遣尧若有所思的看着花醉心几人离开,知道他们的气息完全消失在这片林子后,遣尧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明了的表情,有些事情,其实想明白是很简单的,也许就是一个不经意的转身,一个不以为然的眼神,就这些简简单单的东西,就会让人茅塞顿开。当遣尧想明白后,便立即大笑的追了出去,那个叫花醉心的女人,他遣尧要定了。
    
    卓颜看着桌子上面的白纸黑字,上面写着的是四个谜题中其中的一个,若是除去已经破解的谜题,那就是只有三个谜题了,而现在在她面前的就是三个中的一个。凝翠山林秀光色,子域山,空悲鸣。华竹葳蕤四方青,檀香湖,茄月明。
    
    “其实这里面给了我们两个地名,一个凝翠山一个就是子域山,但是这两个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到底有什么联系。”花醉心悠闲的喝着茶解释着她在这谜题上看出来的东西。
    
    “对,所以我们必须两个地方都去,现在我们只能碰碰运气了。”君岚绎没有多加解释,凝翠山和子域山,他们都必须去。
    
    “那个凝翠山是不是在宴国国都所在的地方,听说宴国人都长袖善舞,不知是不是真的。”卓颜有些兴奋的问道,以前娘亲经常个她说起各国的风土人情,在说道宴国时,娘亲告诉她那里有座凝翠山,这里的人都能歌善舞,在国都里有一首人人都会的相思曲,听说那是年轻小伙儿向心仪女子表达情谊的曲子。
    
    就在这时,房间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听不太真切的乐音,几人都愣住了,静静的听着那乐音一直若有似无的响着。
    
    ————————————————————————相思一曲,肯定就是遣尧向醉心表达情谊的第一步啦,哈哈哈。————————————————…
    

109、诸怀承欢

    就在大家都听得痴迷的时候,突然花醉心爆了粗口,猛的打断了众人的沉迷,君岚绎也一改往常的春风满面的笑容,一脸冰霜的看着紧闭的门外。
    
    “你们等一下在我出去后便离开桓香郡,立刻启程去凝翠山,我处理好这里的事后便会追上你们的。”花醉心话一说完便消失在众人眼前,外面的乐音也在这一瞬间停止,然后外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我们走吧。”君岚绎面色稍缓,然后当机立断离开桓香郡。
    
    “师傅,花姐姐不会有事吧。”卓颜担心的听着外面远去的打斗声,看向君岚绎的眼里充满了疑惑,难道师傅就不担心花姐姐不是妖狐遣尧的对手吗?
    
    “不用担心,花醉心不会有事的,遣尧不是来找她麻烦的。”君岚绎毕竟见多了世间万态,把遣尧出现时的话语以及刚刚听到的相思一曲,大概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所以决定听花醉心的安排,先离开桓香郡再说。怕就怕他们离开得晚了,妖族的其他人追了过来。
    
    然后卓颜去想宸宵父子道别,并吩咐他们将沈家在桓香郡的产业守好,临走时还分别替两人结了一道护身的符咒,虽不能起死回生,但是能帮他们及时的通知到卓颜,以便卓颜他们安排他们前来相救。
    
    一路向南,横跨在姜国与宴国之间的须臾河水流湍急,幸得他们几人都是修仙之人,这湍急的河水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想要跨过去是难事,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不难。一天的世间,他们便从姜国到了宴国,一入宴国境内,卓颜明显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温润触觉。
    
    “我们今晚之前一定要到宴国的边境驿站,不然可就只有露宿在荒郊野外了。”君岚绎看了看已晚的天色,轻声的提醒着众人。
    
    “莫儿,加快点脚程,我们今晚就在驿站里等花姐姐吧。”卓颜斜坐在莫儿身上,俯身在它的背上娇笑着对着莫儿的耳朵说着。莫儿被弄得耳朵痒痒得,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差点把心思放在调笑它的卓颜甩了下去。
    
    然而另外一边,受了伤的花醉心被遣尧护在自己身后,遣尧眼神冰冷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点昙与上古诸怀一族后裔承欢,然后他自己身上,也是鲜血淋淋,其状十分的狰狞。
    
    “遣尧,你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女人。”承欢是上古异兽诸怀一族,诸怀一族本身皆为雄性,但后来因为上古大战后元气大伤,存世的并不多,在后面的存活中,与其他种族繁衍后,也有雌性的诸怀产下,但大多难以存活,而承欢是这一代唯一存活下来的诸怀一族的女性,其修炼成人性以来,因面容姣好,大受妖族雄性的喜欢,唯独这九尾妖狐中的遣尧对她不上心。以她诸怀族的骄傲,当下对遣尧有了意见,却在见到遣尧的一瞬间,承欢便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更貌美的男人。
    
    “她是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们来管,点昙,你我还是兄弟就不要*我对你出手。”遣尧并没有看承欢,在他心里,诸怀一族的人就是一群粗鲁的蛮牛,没什么好说的。点昙与他从小一起长大,他倒宁愿和点昙说话。
    
    “遣尧,你护得了她一时可护不住她一世的。你可想好了?”点昙并没有正面回答遣尧的问题,在他心里的点昙就是个花狐狸,对什么女人都不上心。
    
    “我只说你现在,让我走还是不走。”遣尧收起自己的折扇,眉眼轻佻的问着自己的好兄弟。
    
    “就这一次,你走吧。”点昙收起自己的武器,转身便消失在遣尧面前。留下承欢一人在原地直跺脚。
    
    ————————————————————————————————晚安,亲。————————————
    

110、搭讪

    卓颜几人在驿站等了几日也不见花醉心追来,心里不免有些着急,怕她着了遣尧的道,就在几人准备回身去寻她的时候,花醉心用秘术传来了消息,原来她受伤了,现在无法与他们会合,让他们先行赶往凝翠山,说是伤好后便会去与他们会合,并让他们无须担心。
    
    君岚绎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摇头笑了笑后便安排好他们的行程,连夜赶往凝翠山。初入晏国卓颜就感受到了这个国家浓厚的歌舞气息,城镇中歌舞馆林立,舞娘乐师在晏国随处可见。有时他们行至深山中,都能遇见那么一两个怀抱乐器静坐在一处寻找创造新曲子灵感的乐师。有时也能见到穿着舞衣当众献艺的舞娘,她们并不在乎异样的眼光,她们要的就是大家的肯定,那才是一个晏国舞娘的追求。
    
    “师傅,你不是说相思一曲是晏国的国曲吗,为什么一路行来却没有听见有哪个乐师在奏这首曲子呢?”卓颜在经过不少歌舞馆后,疑惑的问着身边的君岚绎。
    
    “嘿嘿,小姑娘,既然是国曲,怎么能在随随便便的场合演奏呢。咱们晏国的相思一曲可是在特殊日子才会演奏的。”不知道哪里窜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满脸的胡渣遮住了脸部的轮廓,高大的身躯被裹在一件破破烂烂的麻布衣服里,一只手上还拿着没啃完的半边烧鸡,另一只手则揽住了卓颜的肩。
    
    “大叔,那你说说相思一曲是什么时候才能演奏的呢。”卓颜警惕的笑看着中年男人,然后不着痕迹的移开中年男人揽在她肩头的手,而被中年男人揽住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乎乎油腻腻的手掌印。
    
    “当然是在跳偶节上啊,这么重大的节日小姑娘你都不知道啊。”中年男人也不介意卓颜眼中的警惕,竟然又用自己油腻腻的手去抓他自己拿本来就凌乱的头发。
    
    “阿颜,跳偶节是晏国年轻男女互相以歌舞寻找心仪对象的节日。”君岚绎站在卓颜的身边,将她和中年男人隔开。他心里很不喜欢有其他人碰到卓颜,这大概就是吃醋吧,君岚绎在心里叹息一声,自己竟这般的在意她。
    
    “恩。”卓颜听到师父喊的那声阿颜,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心里在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也喊师傅的名字呢,可是那样会不会很无理呢。
    
    “小姑娘,再过几天就是跳偶节了,你有心仪的对象没有,你看大叔我怎么样。”中年大叔厚颜的凑到卓颜面前问。
    
    “我是她的夫君,所以她不能参加跳偶节的。”君岚绎在卓颜开口说话前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占有性的看着中年男人说道。
    
    “这样啊,好不容易遇见个仙女,原来已经嫁人了,可惜可惜了。”中年男人还站在原地说着什么,卓颜也没有听清楚,脑中只是有着君岚绎那一句我是她的夫君,夫君,师傅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卓颜脑子乱乱的,茫然的跟着君岚绎的脚步走着。
    
    “可是,我也很喜欢她啊,我们应该还会见面的。”中年男人看着走远的两人,轻轻的呢喃,那一抹远去的红影一直在脑中盘旋,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上了穿红衣的女子,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了,只是,他想得到她。
    

111、两情相悦成一人

    在晴眠城的几日,卓颜觉得很是诧异,这几天里她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中年大叔,这都不算什么,可是看似衣衫褴褛的大叔,却同她与师傅一样,住在了晴眠城里最好的酒楼书香湖畔里面,且他们都住得是这里最好的房间,卓颜他们住得华砚阁旁边的丽清院就住着的是那中年大叔。
    
    “阿颜,看人不能只看他的表面,有的人就是这样,败絮其外,金玉其内。”君岚绎慵懒的靠在窗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同样倚窗而立中年男人。
    
    “师傅,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卓颜有些恼了,那日君岚绎在街上说他是自己的夫君,她问了师傅为何这样说,可是师傅只是给了自己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后,一直没有正面回答自己这个问题,为此卓颜不知道生了君岚绎多久的气了。
    
    “阿颜,你很在乎师傅的回答吗?”君岚绎关上了窗户,他不想看到那神秘的中年男人试探性的目光,也许自己应该对卓颜说明确些,可是这样做又会不会太鲁莽了些。
    
    “对,师傅你的回答对喔来说很重要,也很在乎。”卓颜沉默了下,便豁开胆子说了出来,以前自己问过花姐姐,花姐姐说自己是喜欢上师傅了,可是她不喜欢这样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她需要得到师傅的肯定。
    
    “为什么很重要,很在乎。”君岚绎心突然跳得快了起来,他自己不也是这样很在乎吗?既然自己很在乎她,为什么又不愿意说出来,是在害怕吧,怕被心中一直在意的人拒绝。
    
    “因为在我的心里,师傅不止是师傅,而是我的亲人,是我想要过一辈子的人。如果师傅说那日说的是你心里一直想说的话,那么就算一直没有和师傅成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