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颜儿,你也退下吧。明晚在宫中,小心照顾好自己,别给君先生添乱。”沈连城知道卓颜明晚一定会跟着君岚绎进皇宫去的,明知阻挡不了,那只好吩咐她多加小心了。
    
    也许,这个世道真的开始越来越乱了。天下久分必合,合久必分,这天下分得太久了。
    

7、端瑶殿妖魔心事(1)

    “卓颜,在想什么?“君岚绎看着夜色中神色茫然的卓颜问。
    
    卓颜回头看了眼师傅,摇了摇头。
    
    子时将近,皇庭内妖气突然开始聚集增多,站在金銮殿上方看向整个皇宫,卓颜和君岚绎同时看向对方,略一点头,两人都向御花园掠去。
    
    猫。
    
    卓颜躲在御花园内最茂密的那棵树上,看着地上的那只白色的猫慢慢的掉去身上的毛,然后变成人形,只是她的手似乎还没有完全的变化,还留下着的是猫一样的尖爪,而且头顶上也还留着猫的耳朵,居然是猫妖。
    
    君岚绎皱着眉头看着正在化身的猫妖,明白了为什么宫里死的都是未被临幸的女子了,这只猫妖靠吃童子之身的女子的心脏来达到自己修炼长人形的目的,着实可恨。
    
    卓颜看着师傅皱起了眉头,也就知道了师傅是在不耻这只猫妖的修道方法。
    
    子时一到,皇宫里突然响起成群的猫叫,声音凄厉无比,让听到声音的恶人汗毛倒竖。就连卓颜和君岚绎也起了一身的冷汗。卓颜听到猫叫而分神之际,突然觉得一阵寒风直扑面门而来,冷光一闪,卓颜脸向旁边一侧,立刻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伸手往脸上摸了一下,然后摊开手一看,流血了。
    
    “卓颜,没事吧?”君岚绎在卓颜对面的树上,突然看到猫妖攻击卓颜,而卓颜却双眼无神的看着猫妖,便立刻来到卓颜藏身的大树上,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卓颜的脸上被猫妖的爪子抓了一道口子。
    
    “师傅,疼。”卓颜手放在伤口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君岚绎,然而,她却开口说话了。
    
    “卓颜,你会说话了?”君岚绎不可思议的看着卓颜。
    
    “师傅,我,会说话了?”卓颜自己也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正当两人为了卓颜开口说话的事感到疑惑的时候,这边猫妖突然发动了攻击,准备趁两人不注意杀了两人。而且这两人身上的灵力比它吃一百个人心更有利于它修行。
    
    君岚绎突然感觉到了带着凌厉杀气的妖力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袭来,他立刻抱起卓颜向另外一棵树跳去,多过了猫妖的偷袭。
    
    “不知死活的孽障。”君岚绎放下卓颜后,双手结印,朝猫妖打去。“自己小心点,这里不止一只猫妖。”君岚绎向卓颜丢下这句话便跳下树,与猫妖相斗。
    
    卓颜抽出别在腰间的玉笛,双眼一寒,吹起了“清魂咒”,这“清魂咒”是专门克制妖物魂魄的曲子,每一个音调吹了出来就变成一个金色的道符,每一个都有秩序的排好,只听得最后一声变徵的杀音一响,所有金色的道符全不像庭中的猫妖射去。
    
    “卓颜小心身后!”君岚绎看见道符包围住猫妖后,便看向了树上的卓颜,却看到另一只猫妖从卓颜背后袭击她。
    
    卓颜听到师傅的声音后立刻跳下树,他刚跳下树,刚刚她在的位置就已经被劈成了两半。
    
    “师傅,请不要出手,让我来。”卓颜的声音很低,却也难以掩饰她声音的清脆。
    
    “小心些。”君岚绎点了点头,便去收拾那只被“清魂咒”困住的猫妖去了。
    

8、端瑶殿妖魔心事(2)

    卓颜一路追着猫妖出去,她的红衣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皇宫最偏僻的端瑶殿,是先帝最宠爱的妃子端木扶瑶的住处,如今却成了整个皇宫最偏僻最冷清的地方。猫妖落到端瑶殿后便停了下来。
    
    “小姑娘,你可知我为何引你来此?”猫妖负剑而立。
    
    “愿闻其详。”卓颜捏着白玉笛,站在猫妖的对面。
    
    当年端木扶摇本是江南一小户人家的姑娘,却不想救了被追杀的先帝。又因为对先帝照料有加,两人在一起便日久生情,好哦来先帝的侍卫找到先帝,便接先帝回了皇宫。而先帝走前也许诺会来接她,于是端木扶摇便在家里等他来接她。
    
    第二年,她终于等来了他,军队凤驾,一封圣旨,贵妃头衔,进宫后,她和他本以为可以长相厮守,没想到的是,皇后见瑶妃一人独宠后宫,而她却在瑶妃进宫后先帝便再也没有进过她的寝宫。于是她心生了恶念。
    
    于是后宫中最大的冤案便产生了,瑶妃生下皇子姜楠玉以后,因为绳子孱弱,便没有去参加皇子的满月席。可是当先帝去端瑶殿看瑶妃时,却看见了瑶妃和一个男人躺在了一起,先帝震怒,被妒火宠昏头脑的他没有看清楚事情的真相便下令处死了瑶妃和那个男人,并且连带着那个刚满月的孩子也没能幸免。
    
    然而先帝因为太爱瑶妃,瑶妃一死,他的身体也就迅速垮了下去,不久便仙逝了。
    
    “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卓颜不解的问。
    
    “因为我是当年扶摇养的那只猫。”猫妖看向端瑶殿眼里是心痛。
    
    “也就是说你回皇宫就是为了报仇?”卓颜看向猫妖的眼神少了些寒意。
    
    “是的,可是皇太后的住的地方龙脉之气太重,我进不去,所以,我会一个个的杀光这皇宫里的人。”猫妖的眼里立刻杀机四起。
    
    “荒邈,你可知道被你们害死的女子都是无辜的。”卓颜看到猫妖眼中的杀机后,立刻警惕了起来。
    
    “要怪就怪他们自己进了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猫妖说完便提剑刺向卓颜,“你也得死。”
    
    “死不悔改。”卓颜朝后退了一部,将玉笛别在腰间,双手扣十结出符印,“南离星宫,朱雀星下,引隔离火,破。”卓颜结印向朱雀星君借得天火,引向猫妖。
    
    猫妖躲过大面积的天火,却还是烧到的一些身体。向天长啸一声,四周猫叫遂起。卓颜不屑的笑了笑,立刻再结一印,“东摇光,璇玑引,破天雷,破。”妖物都是怕雷电的。
    
    果然,天雷四起,被天雷包围的猫妖现出了猫的真身,却还是没有逃离天雷的攻击,几声惨叫后便被天雷化为了乌有。
    
    妖气散尽的皇宫又被龙脉之气护住,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在正殿之上看向皎洁的明月。
    
    “师傅,人世间的情爱真的那么恼人吗?”
    
    “傻丫头,你还小。”
    
    “那师傅你有喜欢的人吗?”
    
    “回去吧,你爹娘知道知道你能开口说话了,会很高兴的。”
    
    “好,那师傅,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师傅会不会不相信我呢。”
    
    “不会。”
    
    “师傅真好,师傅我们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好。”
    
    月影下,不变的是永生的承诺。
    

9、往事哪堪回首(1)

    宫中的妖物被除,皇宫又恢复了往日的祥和,沈家受到皇帝的嘉奖,这些年来沈家受到的奖赏很多,也没什么好值得高兴的。可是沈家的家主却很高兴,并且宴请了不少人,什么原因,因为沈家小姐沈卓颜从皇宫回来后能开口说话了。这件事情让沈家上下都很高兴,特别是沈卓颜的母亲玉蝶儿。
    
    卓颜早晨练功回到房间,丫头就告诉她说她的母亲在沈家的后山等她,找她有事。卓颜换过一身衣服后,便去了沈家后山。
    
    沈家的后山上种的全是高大的香樟树,夏天树叶茂密,散发着怡人的清香,在后山顶上,有个练功台,也是沈家的议事台,只要族内发生任何对家族不利的事情,家族里的长辈便会聚集到这里来开会。
    
    站在练功台上,玉蝶儿看向远处的高山峡谷,思绪回到了二十八年前,那个时候她也才五岁,还和自己的母亲住在邻国楼国的寂音谷内,那里很美,很美。
    
    “小小姐,小小姐,慢点。”一个穿着青衣的年轻女子追着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在一条溪边跑着,生怕小女孩摔到了。
    
    “青芜姐姐,你好慢啊。”小女孩跑累了,停在溪边一块大石旁休息,咯咯的笑着追在她身后的青衣女子。
    
    “蝶儿,你要再不听话,我可要告诉师傅了。”青芜故意板着脸说。
    
    “啊,青芜姐姐不要告诉娘啊,娘会罚蝶儿的。”玉蝶儿一听说青芜要告诉她娘她又淘气了,小脸立刻跨了下来。
    
    “那你就要听话哦。”青芜走到玉蝶儿身边,牵起她的手向回走。
    
    寂音谷内四季如春,花香缭绕,奇珍异兽,仙灵药草奇多。寂音谷的谷主玉瑾舒乃是一代奇女子,她容貌脱俗出尘不说,更是满腹学识,最难得的是她会各种道术,这寂音谷也在她的领导下名扬整个华胥大陆。只是这寂音谷的人不愿意涉足世事,无论华胥大陆上的各国多少次的来寂音谷求贤,也没有一人成功。
    
    “娘亲,你怎么还不睡啊,睡不着吗?”玉蝶儿半夜睡醒的时候,看到娘亲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
    
    “蝶儿,娘亲问你,你可愿意出谷?”玉瑾舒坐到床边,搂过玉蝶儿问。
    
    “不想。”玉蝶儿虽然不解母亲为什么这样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为什么?”玉瑾舒梳理着女儿的头发温柔问。
    
    “外面没有娘亲啊,蝶儿要一直和娘亲在一起。”玉蝶儿靠在娘亲的怀里撒娇的说。
    
    “蝶儿,记住,如果有一天娘不在了,一定要保护好水底密室里的东西,等待有缘人来取走。”玉瑾舒看着女儿,郑重的说。
    
    “娘亲,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啊?”玉蝶儿虽然顽劣,但却也知道察言观色。
    
    “儿啊,以后你一个人,一定要好好的过。”玉瑾舒搂紧了自己的女儿,看着她就仿佛看到了那个她深爱的男人,他们很快就可以相见了。
    
    大火,漫天的大火,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玉蝶儿多在寂音谷的水池里,惊恐的看着外面,平静祥和的寂音谷被妖魔攻破,青芜姐姐为了保护她死了,娘亲还在战斗。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躲在水底。
    

10、往事哪堪回首(2)

    娘亲的身体在大火里化成了灰烬,妖魔们在寂音谷里四处寻找,似乎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便离去了。可是寂音谷却已经毁了,而她,则成了寂音谷唯一活着的人。
    
    玉蝶儿在妖魔离开后,小小的她埋葬了所有寂音谷中逝去的人,然后遵守娘的遗命,在谷外找寻那个有缘人。她在谷外一找就是十年,直到她十五岁的那年,遇见了沈连城,并虽他回了沈府,三年后生下了他们的女儿沈卓颜。
    
    “娘亲,这儿风大,您身子弱,怎么能在这里吹风呢。”沈卓颜的声音拉回了玉蝶儿的思绪。
    
    “颜儿,累到了吧。”玉蝶儿拿出手帕,为女儿擦干了额头上的薄汗。
    
    “不累。娘亲找卓颜所谓何事?”卓颜把母亲扶到被封的一款石头上坐下问。
    
    “颜儿,如今你那个开口说话了,有些事情,娘亲也该告诉你了。”玉蝶儿看着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女儿,然后对她讲出了寂音谷的事情。
    
    山顶的风轻柔的抚过母女俩的身体,卓颜如同小时候一样趴在母亲的膝头,仰望着母亲,认真的听她述说着。玉蝶儿满脸的慈爱,就像小时候她的母亲看她一样看着自己的孩子。
    
    “那娘亲,寂音谷的水池里的东西是什么?”卓颜好奇的问。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玉蝶儿从来没有进入过寂音谷的水池底下的密室,里面是什么东西她也不知道。当年她躲在水池下的时候,因为害怕,也就没有去看。
    
    “怎样才算是那个东西的有缘人呢?”卓颜最好奇的是这个,那个东西又不在,又怎么可能会认出它的有缘人呢。
    
    “颜儿,我们玉家的人与那个东西有着血脉间的联系,待你过了十八岁后,只要你遇见了那个有缘人,你的右手手心便会长出一弯月牙形的红痣,而那个有缘人的左手上,也会长出相同的痣,只是那个痣是黑色的。”玉蝶儿摊出自己的右手,里面雪白一片。
    
    “那娘亲这些年都没有找到,我怎么可能会找到。”卓颜有些懊丧的看着母亲。
    
    “孩子,娘亲当年遇见你爹的时候,就因为受了重伤,失血过多,身体里有一部分的血是你爹的,所以即使娘遇见了,也不会有任何反应的。”玉蝶儿抬头看着天,再回头看向卓颜时,已经把眼里的忧伤掩盖掉了。
    
    “那娘亲是想让卓颜以后找到那个有缘人吗?”卓颜试探性的问。
    
    “颜儿,这天下迟早会乱起来的。”玉蝶儿搂着自己的女儿,幽幽的说着。
    
    “娘亲你知道什么了吗?”卓颜从未听到娘亲用这样担忧的声音说过话。
    
    “颜儿,来坐好,娘亲教你寂音谷的道术。”玉蝶儿说完让卓颜盘腿坐在地上,然后以同样的姿势坐到她的对面。双手结出莲花手印,向她传授着寂音谷的道术。
    
    有些埋在心底的东西说出来的时候,那就是诀别的时候。总有那么多的人,会在临危授命于自己最信任的人,自己没有完成的事情,希望那个自己信任的人,能够完成。
    
    华胥大陆真的乱了。
    

11、暂别离(1)

    有的人一直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慢慢的开始依赖的,假如有一天那个人突然离开了,你会觉得很不习惯,甚至你会很想他,更会想他的离开是不是自己的做。
    
    沈府今日家宴,沈家家主近似四十五岁的寿辰,从早便开仓发粮,为城里和城郊的那些穷人分发粮食,让他们与之同乐。前来沈家拜贺的人多如牛毛,宴席中途,宫里的探监总管皇帝的贴身内侍也奉皇帝的旨意为沈连城送来了寿礼。
    
    沈家四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暮烟楼。
    
    “师傅,你听说过寂音谷吗?”卓颜坐在地上,头枕在君岚绎的腿上问。
    
    “知道,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君岚绎轻抚着卓颜黑亮的头发问。
    
    “师傅,你知道吗?娘亲是寂音谷唯一存活下来的人。”卓颜有些伤感的说着,在寂音谷里埋葬了她那未曾谋面的外祖母。
    
    “你娘亲是寂音谷的人?”君岚绎有些不可置信的问。
    
    “是啊。今个儿一早,娘亲让我去了后山,还传授了卓颜寂音谷的道术呢。”卓颜说完还高兴的子啊君岚绎面前用了一个寂音谷的道术。
    
    “卓颜,你娘亲可有说你外祖母的名字?”君岚绎想了想问。
    
    “有啊,娘说外祖母叫玉瑾舒呢。”卓颜想了想,总算记起了外祖母的名字。
    
    “卓颜,你爹的寿宴快开始,你快去吧。”君岚绎看着外面渐渐暗黑下来的天说。
    
    “师傅你不和我一起去吗?”卓颜有些疑惑,师傅不是说好了和她一起去吗?怎么现在又让自己一个人去。
    
    “师傅还有点事,等做好了,就来。”君岚绎拍拍卓颜的头,宠溺的说。
    
    “那好,卓颜先去了,师傅你一定要来哦。”卓颜说完便离开了。
    
    当鲜艳的红衣消失在眼前的时候,君岚绎叹了口气,慢慢的走到书桌旁,铺开一张纸,提笔写下一封信。
    
    当你最重要的人离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心里闷得慌,整个人都会很焦躁,坐立不安。但往往这个时候,总有一大堆的事情缠着你,让你无法脱身,等你忙完一切,赶过去时,那个人,已经走了。
    
    卓颜在席间不停的看向门口,希望能够看到那个一身白衣,笑容温和的男人到来,可是直到宴席结束,她也没有看到他。
    
    她很沮丧,连带着母亲唤了她多次她都未能听见。
    
    “颜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为娘喊你老半天了,你都没听见呢。”玉蝶儿伸手探到卓颜的头问。
    
    “娘亲,卓颜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卓颜说完便向席间众人告退,一路疾行,回到了暮烟楼。
    
    站在暮烟楼下,卓颜看到的是一片黑暗,整个暮烟楼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唯有在那楼道口有一盏红灯,在暗夜的风里飘摇着。卓颜看向书房,那里一片黑暗,她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然后朝暮烟楼后面的树林跑去,那是师傅最喜欢去的地方。
    
    今天坐车去外面,传晚了。抱歉。
    

12、暂别离(2)

    找遍了整个树林,没有师傅。卓颜靠这师傅最喜欢的那棵樱花树,慢慢的滑座了下去,师傅走了。
    
    “哈哈,小丫头,你是不是想知道你的师傅去了哪里啊?”谁。
    
    “谁,出来。”卓颜看着黑暗的树林,大声的吼道。
    
    “我在你的头上,哈哈。”那个刺耳的声音立刻在她的头顶响起。
    
    “啊,你是谁?”卓颜抬头一看,那哪里是人,那只是脸上布满伤痕,血液成黑色,甚至在伤口上还长有肉蛆的女鬼。
    
    “我可是被你师傅封印在这树林里多年的冤魂啊,如今你师傅走了,我也该出来透透气了。”那女鬼咯咯的冷笑。
    
    “我师傅没有走。”卓颜忍受不了那女鬼说她师傅走了的这件事实。
    
    “呵,你师傅走了,你师傅不要你了,他嫌你碍手碍脚。”女鬼的声音带着对人的蛊惑,她想要做的,便是杀死卓颜,强占她的肉身。
    
    “不会的,师傅不会不要卓颜的。”卓颜地下头,声音硬咽,“是你,定是你*走师傅的。”卓颜突然抬起头来,双眼露出冰冷的光看向那女鬼。
    
    “我可没那个本事,是你师傅自己走的,他早就不想要你了。。。。。。”女鬼慢慢的向卓颜*近。
    
    “不要说了,妖孽,去死吧。”卓颜在那么一个瞬间,被这女鬼激怒,看着*近的女鬼,毫不留情的用出了杀着。
    
    “九阴黄泉,恶鬼覆灭,引泉之水,灭。”卓颜毫不留情的借用上了黄泉之水,那是恶鬼们最害怕的水,那水只要一覆身,它们便会魂飞魄散,再无转世轮回的机会。
    
    女鬼見是黄泉之水,立刻飘身来到卓颜背后,黑色的长发瞬间暴长,紧紧的把卓颜缠在了头发之中,并不断的收紧头发,“哈哈,君岚绎的徒弟也不过如此嘛。”
    
    可惜话说太早了,她的头发突然就烧了起来,而卓颜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她面前。
    
    三味真火啊。女鬼到魂飞魄散之时也不知道为何在她头发所著的结界内,无法施展任何法术的空间里,卓颜还能放出三味真火灭了它。
    
    卓颜失魂萝卜的回到暮烟楼,站在楼下,一抬头,却看不到师傅温和的笑脸,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师傅,你怎么就走了,你说的会来的。”
    
    卓颜静静的走进书房,点燃一支蜡烛,去看到书桌上被针黹牙住的信,上面是师傅的字迹。
    
    颜儿:
    
    为师知道这么不辞而别定会让你难过,但事出紧急,为师不得不离开,待为师办好身边的事便回来找你。
    
    留字是师傅,卓颜看着信,终于不再那么的伤心了。她就知道师傅不会离开她的,她就知道。
    
    君岚绎写好信后,吹了暮烟楼的灯,只留下楼梯口的那盏后,便拔出了自己从未在卓颜面前用过的剑,御剑飞行,去找他的师傅,他在山下寻找十年,终于找到了寂音谷幸存下来的人,而且那人还是他想要保护的人。
    
    寂音谷,寂音谷。几十年前因为里面的那件东西,引得妖魔灭其门。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寂音谷重现,是不是那个东西的有缘人也出现了。这天下,也就不在太平了。也许过不了多久,华胥大陆上又要妖魔横行,战乱四起了。
    

13、入宫前夕(1)

    自从君岚绎走后,沈连城又为卓颜请了个先生,这个人是沈家的世交。更重要的是,他是太子太傅。太子太傅又怎么样,在卓颜眼里,他依旧比不上她的师傅,君岚绎。但是爹爹说功课不可以落下,不然等她师傅回来了,发现她仍旧止步不前肯定是会生气的。所以,卓颜每日依旧如君岚绎在那般,先早起练功,然后去书房听太傅授课。
    
    太子太傅,名曰柳阔然。取义心胸阔然,年近古稀,双鬓斑白,也自是一番仙风道骨之象。
    
    卓颜发现自从师傅走后,来家里的妖魔鬼怪多了起来,但又都是些不成气候的小妖小怪,就连她也能轻松的对付。她想抓个小妖询问,但是每次要么就是她下手重了,要么就是那些妖魔自行了断了,知道现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