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所以今夜,他要替天行道。
    

149、遣尧心意

    君岚绎心中对青蝠的厌恶十分的深,本来修道之人应对万事万物平等的待遇,但是这青蝠网费了自己给的该过机会,竟然想要报仇,并害的这么些无辜的凡人,所以今日他定要替天行道。
    
    “给了你机会你不要,那么就别怪我心狠了。”君岚绎看着青蝠,目光中还有一丝的怜悯,但是很快便消失殆尽,然后伸手捏诀,很快,他便将青蝠围在了自己的结界内,这样即使他们打斗也不会损坏村民的房屋。
    
    陆宴知道对付青蝠君岚绎一个人便够了,所以他只是站在结界内,没有出手,只是警惕的盯着四周,若是有任何异动也能即刻便感应到。
    
    “你以为就我一个人来吗,我不过是个诱饵,将你与这宴陆引出来,点昙大人恐怕现在已经在庙内对你那美丽的徒弟下手了。”青蝠心中有些恐慌,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君岚绎的对手,所以他只能尽力拖延时间,知道点昙大人将庙内的人解决再来救自己。
    
    “你这话若是放在一个月前说我还会担心,可是你们并不知道我那徒弟的能力,即使点昙今日来了,我也可以放心颜儿与点昙一战。”君岚绎目光有些疑惑的看着陆宴,却不知为何那青蝠要说他是宴陆,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陆宴只是传音与君岚绎,事情完后再解释,所以君岚绎便将心思放回了青蝠身上,“你可知拖延时间也还是免不了你一死。”
    
    杀伐之气瞬间弥漫整个结界内,君岚绎虽然知道卓颜现在有了一股很强大的灵力,但是现在的她并没有完全掌握,所以他要速战速决,解决完青蝠再去帮卓颜。
    
    庙内,点昙看着与自己相对的卓颜,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可是现在的美却带着妖异的摄人心魄,特别是眉心的金色莲花,似乎能将人的魂魄吸入一般,让点昙有些畏惧。
    
    “点昙,听我一句劝,今日你若与沈卓颜战,你必输。”遣尧一脸无赖的看着花醉心,多日不见,还真有点想念着女人。
    
    “遣尧,你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点昙眉心紧皱的看着遣尧,这个妖狐遣尧其实并不是妖圣大人能控制的,所以遣尧总是想做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他感兴趣的事情,妖圣并不能阻止。
    
    遣尧深深的看了一眼卓颜,打量着其眉心的金色莲花后,叹了口气,在点昙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并是不是看看卓颜,当两人嘀咕完了后,点昙略带深意的看了卓颜一眼,与遣尧点了点头后,竟然不战而退。
    
    “女人,你和你的朋友是不是该感谢我啊,要不是我,你们今天可少不了一场大战。”遣尧摇着折扇,半掩面的冲着花最新眨了眨眼。
    
    “哼,你自己不是也说了,那点昙并不是颜儿的对手吗。”花醉心不以为然的看着遣尧,在心里狠狠地咒骂这个妖孽的男人,怎么可以长得这般好看呢。
    
    “呵,虽然点昙占不到便宜,但是你朋友现在并没有驾驭那股力量,所以她与点昙一战,顶多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遣尧收起折扇,看了看这些早已经下破了胆的村民,突然将一样带着金光的东西扔给花醉心,“这当是我送你的礼物了。”
    
    花醉心伸手将东西接住,一看之下,不可思议的看着遣尧,咬牙道,“死狐狸,你到底是谁。”那块布是花醉心千岁时遗落在子虚山上的东西,自己千万年来一直寻找,却没想到在这死狐狸手里。
    
    “你这么说可真是伤我心了,这可是你自己放在我面前的。”遣尧似笑非笑的看着花醉心,然后一阵风一样的消失在他们面前。
    
    遣尧在月下狂奔,不时的传出爽朗的笑声,果然就是她,自己从懂事起就开始努力修行,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与那个将小小的自己从饿狼堆里救出的女人并肩,能保护她。没想到自己寻了千万年,总算是找到她了。
    

150、往事(上)

    待到遣尧走后,外面的君岚绎将青蝠收进了炼妖壶中,等明日上山后,交予自己的师傅清虚道人。
    
    “陆大哥,我们进去吧。”君岚绎带着探究的看着陆宴,等着陆宴告诉自己关于他的事情。
    
    “花姐姐,这是什么。”卓颜看着花醉心手中拿着的东西,这是刚刚妖狐遣尧仍给花醉心的,上面闪着祥瑞之气,应该并不是妖界的东西。
    
    “这是当年一个人送予我的,我能修炼为人,也全靠那人和她给的这个。”这其实只是一块当年那人衣服上的一块布,她渡自己聚了灵识后,又撕下一块裙摆上的布,在上面写着修仙的法门,后来她成人后,那个人身死后,她四处游历,似乎在鸿蒙山上赠与了一只小狐狸,现在想想,那只狐狸应该就是现在的妖狐遣尧,真是的,若是早知道那只小狐狸现在会与自己成为敌人,那么她怎么也不会看到其有慧根,就将它从妖狼口中救下,并将这休闲法门的布交予它。
    
    “那怎么会在遣尧手中。”卓颜不解,既然是花醉心的东西,又怎么会在遣尧手中。
    
    大概是几万年前,反正花醉心是不记得了,她已经修炼成人数万年了,天地间的统治也由最开始的神、仙、妖、魔四界变为由人类统治,神已经不见了踪影,仙则隐居在了九重天之上,要全部因得那场大战而居住在了万妖山中,而魔则在无间地狱中被压制。
    
    但是也有像花醉心这样的亦仙亦妖的在人世间游走,那日花醉心四处游历到了鸿蒙山,刚进山就听见了动物的哀嚎,循声而去世一只银狐被几只已能化身为人的妖狼捉住,准备吃下后提升修为,因为银狐传说是上古时代的神族,只是后来因为那场天地动乱,而几乎灭族的种族,不想竟然被花醉心遇见。
    
    花醉心救下了银狐,与那银狐待了几日后,将那银狐送回了青丘仙山中,并将那修仙法门的布系在了银狐的腿上,希望它能早日修炼成仙。
    
    “难怪我总觉的遣尧身上有一些若有似无的仙气,原来还有这等原因。”卓颜不由笑了笑,然后看着花醉心打趣道,“更难怪那遣尧追着姐姐不放,原来这缘分是姐姐自个儿千万年前结下的。”
    
    “你这丫头,嫁人了就知道说混话,定时那君岚绎没有好好管教你。”花醉心被卓颜说得脸颊酡红,煞是好看。
    
    “我哪里没有管教好。”君岚绎走进来,然后站在卓颜身边,打量下见其没有受伤也就放下心来。
    
    “得了,你们是夫妻同心,我说不过你们。”花醉心将那块部收入自己的乾坤袋中,却发现陆宴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外,看着外面的一轮明月。此时那些还没开灵识的蝙蝠见自己的族长都没收了去,也就四下逃离了。
    
    “陆宴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进来,在外面看什么。”花醉心看着陆宴,不解的看向君岚绎。
    
    “陆大哥应该有话要说。”君岚绎将卓颜护在自己身后,其实他还是有些担心,若是陆宴倒戈一击,那可真真是麻烦事。
    
    “不用紧张,我与你们是友非敌。”陆宴知晓君岚绎的想法,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他们,“其实,我应该叫宴陆,只是用陆宴这个名字久了,也就忘了,若不是这青蝠提起,我恐怕真的忘了我原本的名字。”
    
    “你到底是谁。”花醉心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的熟悉,但是一时想不起来。
    
    “宴国的开国君主,宴陆。”宴陆淡淡的说着,自己竟然已经不知不觉活了千年了。
    
    “你是宴陆,那你莫不是已经活了千年了。”花醉心看着宴陆,然后迅速到了他身边,抓起他的手,查探他的气息,里面竟然有一道很强的灵气瞬间将她弹开。
    
    “这是本能的护体灵气,我不过是为了等一个人出现罢了,所以才活了这么多年,我是人,并不是神仙妖魔。”宴陆说着话的时候看了看放下警惕的君岚绎。
    

151、往事(中)

    “是人,既然是人,又怎么会活上一千年。”花醉心将卓颜护在自己的身后,她还是有些担心,陆宴,不宴陆会是妖圣投下了一个烟雾弹。
    
    “有些事情现在说也不会明白,等到了千疾山后,你们就会明白的。”宴陆说完不再多做解释,靠在进门处,便闭目休息。
    
    “放心吧,宴大哥应该不会是妖圣打下的幌子。”君岚绎通过两心知,对着卓颜说着,然后示意卓颜好好休息,明日上先上伽罗山拜会师父后,再出发前去千疾山和灵竹山。
    
    众人休息了一宿后,辞别了伽兰村的村民后,有君岚绎带领着,上了伽罗山,这伽罗山上终年云雾弥漫,普通人眼里这只是云雾罢了,但是这确实伽罗山最强的护山阵法,云海飘渺阵,凡是擅闯阵者,皆会被困阵中直至死亡,想要过云海飘满阵,除非由本门弟子亲自带路。
    
    “大家跟紧点,前面是阵眼所在,若是不注意便会困在阵中,集中精力,跟在我后面。”君岚绎对这个阵法倒是了如指掌,即便是闭上眼睛,也能轻轻松松的走出去,所以他现在要注意的,就是保证卓颜几人不会迷失在这个阵里面。
    
    几人到达伽罗山主峰后,君岚绎本想进山门去拜会师父,却见到一身绿衣的青鸾站在山门前,看到他后便向自己靠近,并交上一封署名是清虚上人的信件。
    
    “走吧,不用去见我师父了,他让我们办完正经事后再去见他也不迟。”君岚绎看完信后,回身对身后的几人说着。
    
    青鸾这时拉住君岚绎,笔画了几下后,小脸红红的看着卓颜身后跟着的白莫。
    
    “青鸾说她带我们上千疾山,那边的桃花涧只有她才能带人安全通过。”君岚绎将青鸾的小手牵在自己的手里,然后笑着对卓颜他们说着,青鸾如今已经能化人形了,可是就是还不会说话,这让清虚上人几人都有些郁闷,怎么好好的一只青鸾鸟,就是不会说话呢,还是说没有等到那个让她愿意开口说话的人。
    
    桃花涧。
    
    “我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但是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熟悉了,青鸾,这边是不是应该还有个村子。”花醉心看着这满满山涧的桃花,熟悉的感觉瞬间洋溢着她全身,可是这份熟悉中又夹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陌生,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青鸾说在桃花涧西边千万年前应该有村子存在,但是后来一夜间不见了。”君岚绎翻译着青鸾比划的手语,神情十分疑惑的看着花醉心。
    
    “我说是哪里不对,这些桃树原本不应该这样排列的,这是有人后来从新排列的阵法。”花醉心盯着桃花涧看了半天,突然兴奋的看着卓颜等人说着,然后又看着青鸾,“你可是有办法带我们走出这桃花阵法。”花醉心虽然也是桃树成精修炼成妖仙,可是对于阵法,她倒是不是很擅长。
    
    “青鸾让我们跟着她。”君岚绎说完便跟着已经化作青鸾鸟的青鸾身后,并将卓颜的手牢牢的牵在自己的手心里。
    
    “总算还是要见面了。”宴陆走在队伍的最后,看着这满眼的桃花,千年前,便是在这桃花涧外,见到了纠缠一生的人,如今,是该有个了断了。
    

152、往事(下)

    千疾山中的桃花涧里,满满的都是迷人眼的桃花,真真郁馥的香甜之气充斥在所有人的鼻间,卓颜小心的跟在君岚绎身后,而青鸾则带着大家在桃花涧里不停的变换着角度的穿行。
    
    花醉心越往深处走越觉得此处熟悉,那种感觉仿佛历经千年有回到伊始一般,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在召唤着她要落叶归根。花醉心心中有一种很茫然的感觉,那便是自己仿佛遗忘了什么一般,到了这里以后,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很多的自己仿佛从未经历却又十分熟悉的画面。
    
    “姐姐。”花醉心满眼迷茫的看着前方一身红衣的卓颜,情不自禁的喊出了这个千年前自己便经常挂在嘴边的称呼。
    
    “醉心姐姐,你在喊谁?”卓颜回眸,看着迷茫的花醉心,有些担心的询问。
    
    “没什么,我随便说说的。”花醉心回神,对着卓颜笑了笑,她知道卓颜就是千万年前的她,只是现在的她并没有以前完全的记忆,所以她还不记得自己。
    
    “你们听,有箫声。”就在大家都在专心出桃花涧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阵阵箫声,曲子却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曲子,晏国的国曲相思曲。
    
    “我们快要到了。”宴陆听着熟悉的箫声,有些激动,快一千年了,自己终于可以又和她见面了吗?
    
    “宴陆大哥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到了。”卓颜好奇的询问,难道以前宴陆来过这千疾山,否则他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因为这首曲子,这是她吹的曲子,也只有她,才能用萧吹出相思曲。”宴陆看着桃花涧的尽头,多年未见,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自己。
    
    桃花涧的尽头,是一汪清澈的潭水,上面还冒着丝丝的寒气,潭边有一处茅草房,房外的篱笆下,还种着几畦清油油的蔬菜,几只刚孵出壳的小鸡叽叽喳喳的在菜地里追逐嬉闹。
    
    “阿倾。”宴陆看着菜地边上站着的白衣女子,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她的名字,这个名字一直在自己的心里,萦绕了千年,总算又一次见面,却不是为了叙曾经的旧情,而是为了曾经做个必须做的了断。
    
    “等了你千年,你总算来了。”白衣女子听见宴陆的声音的时候,背脊瞬间的僵硬,然而很快便放松,然后收起玉箫,转身看着宴陆等人。
    
    “这是卓颜,沈家卓颜。”宴陆看着白衣女子,那个他魂牵梦萦的女子,然后指着卓颜介绍。
    
    “我知道,你来是为了凝华茄吧。”白衣女子便是千年前于宴陆两情相悦的倾舞,而那凝华茄则是千年前宴陆为了她而铸造,当年她离开晏国后,随没有带走凝华茄,但是却抽走了凝华茄中的灵气,使得凝华茄只能是一个普通的茄,而不是千年前人人都想夺取的凝华。
    
    “将凝华的灵气放回去吧。”宴陆让卓颜拿出现在的吹雪,曾经的凝华,交给倾舞,只是想让她还原凝华原本的模样。
    
    “宴陆,果然,在你心里,只有舞云,没有倾舞,连这凝华你也是为她守护的,我恨你。”倾舞接过凝华茄,看着宴陆,眼睛里还有泪花儿,她和宴陆之间,这个凝华茄已经是唯一的牵绊,若是连凝华茄都还给他了,自己还剩下什么。
    

153突变

    倾舞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是该个他还是不该给他。=倾舞缓慢的将融合凝华茄递了过去,就在宴陆将要接过来的时候,倾舞一撒手,将那凝华茄扔进了万众深渊。
    
    君岚绎知道那东西对卓颜的重要飞身跳跃起来,一把抓住但是却跌落进了悬崖。
    
    众人惊呼。
    
    君岚绎攀住悬崖爬了上来。对着卓颜笑着说:“看抓到了”
    
    宴陆看着倾舞问:“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么?你为什么这么做?”倾舞看着他说:“因为我恨你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只有别人”
    
    宴陆恍然大悟说:“轻舞我一直在想你,我是爱你的,你知道么这些年我一直在等待和你相见的机会,这次来也是为了接你回家,然后我们成亲”宴陆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他怕被拒绝,因为轻舞是神仙般的女子。
    
    不料轻舞却点头了,卓颜也不怪轻舞见君岚绎没事上前拉住他问:“前些日子说的话还算数么?”
    
    君岚绎知道他说的是自己承诺会取他的事情浴室点点头,他们几人一起回走。来到。了卓颜的故乡宴陆带着 倾舞去了集市 走在热闹的集市上,倾舞逛的眼睛都花了。“老板,这个多少钱。”
    
    宴陆回身,便看到了倾舞正挑着莲花灯和老板在哪里砍价, “买这个做什么?”宴陆不解的望向她。
    
    倾舞没有说话,只是挑了两盏漂亮的花灯兴奋的离开了。
    
    “宴陆,我们去河边。”倾舞自顾自的走着,完全没有一丝想要征得宴陆同一的意思。
    
    宴陆紧跟在她身后。夜晚河边静悄悄的,只听得见水中蟾蜍的叫声,已经芦苇丛中蟋蟀的声音。
    
    风不时的迎面吹来,带着一股河水的腥味。
    
    倾舞蹲在河边,将两盏花灯点亮,然后双手合十虔诚的祷告着,然后手一推荷花灯,它便顺着水流缓缓飘向远方。
    
    倾舞望着已经飘的很远的花灯,喃喃的哽咽着。
    
    “怎么了?”宴陆不知道倾舞怎么了,看着突然开始哭了的倾舞,他有点不知所措。
    
    “宴陆,”
    
    倾舞想起来她自从恢复记忆后从未为她们送过什么。今天正好出来了索性买了荷花灯送了去,也带上自己对她们最真的想念与问候。
    
    宴陆站在一旁静默无言 “宴陆,我们来放孔明灯吧。”倾舞忽然提议道。
    
    天时地利人全和,倾舞忽然就很想放孔明灯了。
    
    可是河边哪有什么孔明灯卖家啊,“可是这里没有孔明灯!”
    
    “你去买,我在这里等你。”倾舞坐在地上,看着宴陆。宴陆很是无语,倾舞每次都是将自己的小算盘打的特别的精。
    
    “可是,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没事啦,我又不会被狼托在,你快去快回就好。”
    
    说着倾舞便将宴陆推走了。
    
    倾舞躺在地宴上,闭上了双眼,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不觉想起了凤栖庙的那次之行。
    
    真的好想再去一次啊。倾舞心中开始计划着明天的出行之旅。
    
    “给。”陆买回来了一大堆的孔明灯,将它们统统塞入了倾舞的怀中,任由她支配。
    
    倾舞拿出几个最喜欢的颜色,然后展开孔明灯在上面小心翼翼的写着字,然后让宴陆帮着自己撑开孔明灯,点燃了火轴,孔明灯便徐徐飞上了高空,一盏盏孔明灯在空中飞舞,景色格外的美丽。
    
    倾舞看着自己的杰作,心中满是欢愉。
    
    “君岚绎,你看,孔明灯欸,好美。”沈卓颜望着天空中出现的十几盏孔明灯感慨着。
    
    君岚绎站在一旁也望着天空中的孔明灯,脑中忽然涌现了卓彦的摸样。她也会喜欢上放孔明灯的吧。想着君岚绎不觉笑了起来。
    
    “别人,你在傻笑什么呢?”沈卓颜拖着下巴望着君岚绎。
    
    君岚绎推开了沈卓颜。“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卓彦你罢了。”
    
    沈卓颜哦了一声,便低下头随意的踢着地上的碎石,君岚绎完全没有注意到沈卓颜的异样。只是继续抬头望着夜空。
    
    第二天 “小二,问下你们老板,上次我让他准备的梅花酒都弄好了吗?”宴陆走进一家酒楼对着堂内正在忙碌的小二说道。
    
    “来嘞,这就来。”小二走进了后院,再次出来时,手上拿着一小坛酒。小二笑着将酒放下,“客官您慢慢品尝。”
    
    宴陆打开了密封的盖子,将酒坛里的酒在鼻子下嗅了嗅,然后将就倒入了两个酒杯之中,一杯递给了君岚绎,一杯自己细细品味。
    
    “不错,好酒。”君岚绎对着空碗赞叹道。
    
    “君岚绎今日可不能喝醉,酒随好可是不能贪杯,我们还有正事要做。”
    
    宴陆看出了君岚绎还想继续喝的心态,便阻止他说道。
    
    “小二,告诉你们老板就这酒,我要二十坛,明天送到府,这是定金。”
    
    宴陆掏出一定银子放在了桌上,拉着君岚绎离开了酒楼,因为他不放心君岚绎,如果让他继续呆在那里,保不准他会喝道什么时候呢。心烦的人最爱借酒消愁。
    
    “君岚绎我还没有送过东西给花醉心呢,我想在成婚那日送一份特别的礼物给她,你帮我出出主意。”
    
    君岚绎一心全在刚刚那意犹未尽的酒上,完全没有听到宴陆的话。
    
    “君岚绎你还有机会喝道那酒的!”
    
    君岚绎这才转回了注意力,看着他。“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是想让你帮我给花醉心挑一份礼物。”
    
    君岚绎哦了一声,其实送礼物给女孩这件事上,他也不懂,虽然和卓彦认识一年了,可是他还从未送过东西给她。
    
    宴陆的提议不错,君岚绎忽然也想给卓彦准备一份礼物。
    
    可是女子除了首饰就是发钗胭脂水粉,还有什么东西可送呢?
    
    给女子送东西,可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这是君岚绎和宴陆逛了多家店铺之后得到的结论。
    
    “对了,君兄,不如我们为她们送我们亲手准备的礼物吧。”
    
    宴陆对君岚绎的提议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