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率种亓耍淳褪悄切┭ё孕辛硕狭耍老衷谒裁挥信靼拙烤故窃趺椿厥隆T跄嗡绞毖У氖醴ㄓ侄嗍枪セ餍缘模挥性趺从眯难安冀峤纾栽诓冀峤绶矫嫠歉霭肜踝印
    
    “卓颜,你怎么又走神了!”柳阔然一竿戒尺敲在卓颜的头上,尽管他知道卓颜很聪明,能一点就通,但是,就算再聪明的人,若是不学,也只能是枉费了这般好的天资。
    
    “对不起,太傅大人,是卓颜分心了。”卓颜起身向柳阔然作揖道歉。
    
    “学者,定以心无旁骛,凝神听之,心无杂念才可成大事。”柳阔然转身回到书桌前,重新拿起刚刚的书。
    
    “谢谢太傅大人,卓颜受教了。”卓颜有些惭愧,以前师傅给她上课的时候也说过她心不专,神不定。
    
    今日太傅大人讲的是君子守诺。君子者,上无愧于天下不愧对地,行事光明磊落,话一者不二,信守承诺,既许之,便行之。
    
    “卓颜,你对君子守诺可有什么看法。”柳阔然见后面他讲课都静心听讲的卓颜,甚是欣慰。果然是块上好的璞玉,只要精心雕琢打磨,假以时日,定成气候。
    
    “君子守诺,也不是一个人的事,他既然要信守承诺,那也要有个能让他愿意许诺的人。您说是吧。君即上者,上者时有金口玉言一说,既然是金口玉言,何来不守一说。”卓颜淡定自若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好好,好一个既是金口玉言,何来不守一说。卓颜,你断不可辜负了自己这一身的才气啊。”柳阔然笑意满满的看向卓颜,眼神里尽是慰然。
    
    当日,柳阔然因宫里急召而早早的结束当日的课程,临走时他也不忘让卓颜好好的温习当日的课程,正所谓,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一连几天,柳阔然都因为朝廷上的事情未能来沈府为卓颜授课,卓颜也清闲了几日。
    
    九月九,重阳佳节。皇宫里举行宴会,群臣皆携家眷前往,而做为姜国首富的沈家,也在受邀的名单中。
    

14、入宫前夕(2)

    “姐姐,爹爹让我来告诉你,重阳要进宫赴宴。”沈卓熹在暮烟楼后的树林里找到了正在练功的沈卓颜。
    
    “熹儿,重阳是什么时候?”卓颜收起平时练功用的木剑问。
    
    “明日啊。姐姐,你怎么连这都记不得。”沈卓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明日就是重阳了啊,姐姐这都给忘了。熹儿,进宫赴宴是全家都要去吗?”卓颜蹲在沈卓熹面前问。
    
    “对啊,听说今个儿一大早,宫里的总管带着皇帝的口谕来的。”所以爹爹才让他来找姐姐,让姐姐明个儿别只顾着练功而忘了进宫这事情。
    
    “嗯,我记着了。”卓颜站起身,带着弟弟出了这小树林,因为师傅说过,这树林里容易进污秽之物。
    
    “皇宫,听上去不错。”他们两人刚离开,就在他们刚刚待过的那个地方,一棵树上,一个白色的人脸浮现出来,嘴露出一个僵直诡异的笑。
    
    重阳到,黄花满庭芳。
    
    皇宫夜宴。
    
    这次重阳宴设在了御花园,在御花园的池水上搭建了戏台,而正对戏台的就是看戏的瑶华台。这瑶华台是先帝为了怀念宠妃端木扶摇建的,起初这台子谁也不能上的,后来先帝驾崩,现任皇帝便把这穷尽奢华的瑶华台做为了宴会专用的场地。
    
    “这儿真漂亮啊。”卓颜看着这流苏垂地,金银闪耀的瑶华台不禁感叹。
    
    姜宸阳远远的就看见了一袭红衣立在灯火阑珊的瑶华台下,眼神清澈明亮,把这一晚的灯火都比了下去,这九月的菊花,也被她比了下去。不少王宫大臣的公子小姐们,纷纷在她周围四下大量着她,毕竟以前她在宫中场合露面都是以红纱遮面。
    
    “沈小姐。”姜宸阳微笑得走到了卓颜身边。
    
    “太子殿下。”卓颜微微朝他行了一礼,又开始四处大量。若说沈府的美是温婉流水,那皇宫的美就是滔滔江水的大气滂沱。
    
    “沈小姐觉得这瑶华台可美。”姜宸阳细细的大量着她的侧脸,虽然还有些稚嫩,但其间的美,早已从眉宇间显现出来。
    
    “很好,真当得住这瑶华的名字,恐怕与那九天之上王母的瑶池都不相上下了。”卓颜觉得这样说也不为过,这瑶华台上全以琉璃为瓦,深海夜明珠照明,又以水晶玛瑙等奢华之物装饰,正对着的池水在灯光的照应下,仿佛水底还有一座水晶宫似的。
    
    “沈小姐真是蕙质兰心,这般比喻,恐怕也只有你才敢用了。我们这些俗世里的东西,怎么能与天上的东西争辉。”姜宸阳的眼里全是笑意。
    
    “并不是只要是天上的东西就是好东西。”卓颜笑了笑,却看见弟弟在父亲身边向她招手,于是辞了姜宸阳,向父亲赶去。
    
    沈连城刚刚收到一封书信,上面写着卓颜亲启四个字。于是便四下里找自己的女儿,一时间人太多,并没有看见,最后到了瑶华台附近时,看见了与太子殿下站在一起的女儿,便让小儿子卓熹喊她姐姐。
    
    “爹爹,您找我?”卓颜来到父亲身边低声询问。
    
    “嗯。颜儿,这是刚刚送到的信。”沈连城把信递給了女儿。
    
    “是师傅写的。”卓颜一眼便认出信封上的字,是她的师傅君岚绎的字。
    
    拆开信,里面寥寥数语,却看得卓颜冷汗直下,果然,愈是平静,背后的狂风暴雨就愈加的猛烈。
    

15、司徒小姐(1)

    天慢慢的转黑,宫里的各处的灯也亮了起来,天越是黑了,卓颜的心就越是不安,她捏紧师傅传来的信,坐在瑶华台属于沈家的位置上,看着四处。师傅说今晚天现异象,皇城之内有血光之灾现。而伤人性命的,不是人,儿时怨鬼。若是以往有师傅在,卓颜到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如今师傅不在,她担心自己应付不过来。
    
    此时的夜,更黑了。卓颜又急又恨,急的是怕那怨鬼趁人多之时伤人性命:恨的是自己没有开天眼,无法确定那怨鬼具体的位置。而且来参加这重阳晚宴的人不但多,且她又不认识几个玩意怨鬼附身在了那个参加宴会的人身上,混在人群堆里,就算她卓颜开了天眼,也未必好大张旗鼓的去对付那怨鬼。
    
    如今敌在暗,尔等在明,这样又大大的增加了怨鬼得手的机会。于是卓颜只能等,等那怨鬼出手。
    
    “颜儿,你师傅在信上可有说些什么?”沈连城见到女儿时不时的皱下眉头,便关心的问。
    
    “爹爹,待会儿若发生什么事,您一定要坐在这里,不要动。”卓颜说完伸手在桌下塞给爹爹和弟弟一张辟邪符。还好母亲因为奶奶生病在家照顾奶奶,没有进皇宫,否则她的辟邪符可不够用啊。
    
    宴会无不外乎就是各家的小姐们争相展示自己才艺的时候,企图飞上枝头变凤凰。在看完几个节目后,卓颜悄悄的退出了瑶华台的大殿,站在外围的栏杆处仔细的观看瑶华台的布局,若待会儿与怨鬼相斗,好知道这地形,也不至于在地形上处于下风。
    
    “你可是沈家小姐。”正在卓颜准备到瑶华台后方时,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柔柔的声音。
    
    “你是?”卓颜看着身后的女子,她很美,是那种柔弱的美,让人看了心起保护之意。
    
    “我爹爹是司徒丞相。”原来是丞相家的千金。
    
    “不知司徒小姐找我有何事。”卓颜对这种没有什么架势的官家小姐比对那种蛮横无理的千金们印象好得多。她本来就不爱与人闲谈,处于礼节,她还是问了一句。
    
    “不知沈小姐可否带我带哦大殿去,我,不认识路了。”卓颜看看了这比较偏僻的偏殿,想必这丞相千金定是刚刚出来却找不到去大殿的路了。
    
    哦,跟我走吧。“卓颜想了想,决定带她回了大殿再去后方查看。
    
    一路无言,待到了大殿的台阶时,卓颜停了下来,送她到这里就可以了。
    
    “沈小姐,你可否陪我上去,我怕。”司徒小姐看了看站在两边面露凶相的守卫,如同受惊的小鹿般慌张。
    
    “那好吧。”卓颜看到这般的司徒小姐,摇了摇头,带她向大殿走去,可是为什么越靠近大殿就越心慌。卓颜默念了一下定神咒,举步踏进了大殿。
    
    卓颜看到父亲正在呵斥弟弟,一时间走了下神,待回头去看司徒小姐时,发现她不见了。
    

16、司徒小姐(2)

    可能是见到自己的家人,走了吧。卓颜这样想着,向父亲走去。
    
    “爹爹,你怎么在训斥弟弟。弟弟他可做错了什么吗?”卓颜看了看眼眸带泪的弟弟,轻声的问父亲。
    
    “刚刚你出去了,他便吵着要出去找你。”沈连城又疼的看着小儿子。
    
    “爹爹,这不是什么大事,弟弟还小顽皮了些,爹爹别气了。”卓颜拍了拍弟弟的头,替他在父亲面前说好话。
    
    “这到还没什么,他把前来与为父商量事情的丞相撞到了地上。人家丞相年大病初愈了,哪经得起他这一撞。”沈连城想到刚刚被撞到地上一时没站起来的丞相,脸上立刻又乌云密布了。
    
    “啊,那丞相大人可有事?”卓颜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有实在想不出来是哪里不对了。
    
    “丞相大人由他的几个儿子一同护送回家了。”沈连城叹了口气,责备的看了眼小儿子。
    
    “爹爹,丞相大人一家都走了吗?”卓颜看见了站在人群里冲她微笑的司徒小姐,那个丞相的千金。
    
    “是啊。他的夫人和儿子都回去了,一家人在你回来时刚走。”沈连城不解。
    
    “那他的女儿还在啊。”卓颜又看了眼人群里的司徒小姐。
    
    “颜儿啊,你常年不与外人接触,也难怪会不知道,丞相只有四个儿子,没有女儿。唯一的一个女儿也在两岁时被大火烧死在了她的房间里。”沈连城笑了笑,这种事,京城里恐怕也只有自己这个不爱与人打交道的女儿不知道。
    
    “爹爹,此话当真。”卓颜再看向那个自称是司徒小姐的人,她依旧站在那里对这她微笑,次时卓颜不在觉得那是微笑而是嘲笑。
    
    “这还有假,若算起来,那个小姐和你是同岁。”沈连城的话说完,却发现女儿目光呆滞的看向一个地方,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啊。
    
    父亲的话让卓颜只觉浑身冰冷,而那个自称丞相千金的人呢,或许说是鬼,正缓缓朝卓颜走来,而她甚至在边走边告诉卓颜,真是谢谢她带她进来了这有龙脉之气护着的大殿。
    
    “你便是丞相家早死的四小姐。”卓颜看着那停在她面前的鬼问道。
    
    “是啊,你可知道,我死得好惨啊。”那女鬼终于现出了原型,一个小小的女娃娃。
    
    “可是你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该在人世间逗留,去你该去的地方吧。”卓颜试着用道理说服这个怨鬼。是的,她怨恨这个世间上活的好好的人。
    
    “哼,你没死,你怎么可能知道死亡的恐惧。”小女娃身上突现的怨气,黑压压的向卓颜袭来。
    
    “人世间关有它的好,但是你执意留在世间,定会引起这三界六道混乱的,还是早些进入轮回,投胎转世吧。”卓颜边说边不动声色的躲开那团怨气。
    
    大殿内其他人依旧在欣赏着歌舞,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已经身陷困境。这就是人,永远都只能是在危险出现在面前是才知道恐惧,杂危险来之前,却只知道享乐。
    

17、重阳佳节(1)

    比起其他人的安之若素,卓颜的内心十分的不平静,她一边要想着如何与这只怨鬼相斗,一边又要考虑怎么把它引到外面去,如果在大殿里打起来,势必会伤到这里的这些普通人,若是布上结界,突然她在大家的眼里凭空消失,恐怕会引起更大的恐慌,所以,卓颜她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突然,卓颜觉得大殿里的真龙之气在减弱,她急忙看向大殿的首座。原来是皇帝陛下近来身体不好,今晚在瑶华台待了这么久,身体有些吃不肖了,于是皇帝便携同皇后一起离开瑶华台。如果皇帝皇后一走,这里的护卫也会减少,那样的话,在这个以女性居多的瑶华台里正阳之气也会减少,女子属阴,这些阴气会对这只怨鬼产生强大的辅助作用。
    
    笨以为太子殿下会留下,但当太子殿下护送着皇帝与皇后同时消失在瑶华台的大门处时,卓颜觉得整个大殿的气温骤然下降,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越来越浓重的怨气在整个大殿里弥漫。
    
    “怎么样,你怕了吧,如今皇帝走了,这大殿之上也没什么能压制住我了。”怨鬼的声音徒然便的更加的阴冷。
    
    “皇帝虽走了,但你莫要忘了,还有我在这里,断不会让你伤了这里任何一人的性命。”卓颜开始凝神运气,想着师傅锁说的话,与妖对持,心要平,气要稳,方可抵制妖媚惑其心智。
    
    “如果你师傅在,我到会怕你,但今日你师傅不在,我何须惧怕半桶水的你。”只见怨鬼小小的身子突然凌空而起,整个大殿突然热了起来,在大殿的人终于觉得了哪里不对,有人觉得太热,便向门外走去,可是快要门口的时候。瑶华台的大门突然关了起来,就连窗户也关了起来,大殿里一盆盆菊花如同缺少水分般迅速变成了一盆喷的干花。
    
    “啊,有鬼啊。”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大殿里的人们开始惊叫,每个人脸上透露的都是恐惧,还好他们看不到那个正漂在空中的女鬼,否则,会更加惊恐吧。
    
    “孽障,快快住手。”卓颜突然看到了火光,知道这只怨鬼是想死亡重现,那火光便是她死的时候锁遭遇的,而现在的这个大殿,估计也成了她死的时候那件房子的再现。如果不阻止,很快,这间房间里的普通人便会如同她死时那般死去。
    
    “晚了,今日,我便要你们通通都来陪我。”怨鬼现身。此时就连普通的人也看到了她,还有那满室的火光,正开始向他们席卷而来。
    
    “啊,鬼啊鬼啊。。。。。”所有的人都开始四处乱窜,当有人被那火挨到后,立刻迅速烧遍了全身。卓颜见状,立刻引了一道水符向那个被火烧到的人扔去。
    
    “大家不要慌,都到这里来。我沈卓颜今日定会保大家平安无事。”卓颜边说边暗念静心咒语,迅速的结起了一个蓝色的结界,这个可以撑半个时辰。卓颜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里,她的话静心咒似乎起到了作用,所有的人都镇定了些纷纷进了那个蓝色的结界里。
    

18、重阳佳节(2)

    “爹爹,你一定要帮女儿稳定住他们的情绪。女儿定会救大家出去。”卓颜来到父亲和弟弟的身边,在父亲的耳边小声的交代了一下,然后举步踏出了结界。
    
    “孽障,本来我还想超度你,引你进轮回,怎奈你自己不愿,那我就让你魂飞魄散。”卓颜的一袭红衣在熊熊火光中更加的明艳了。
    
    “本事不大,口气道是大。”怨鬼的衣服突然也变成了红色,但它的那红色,看着就像是浓重的血液般,那上面该有多少人的血啊。
    
    卓颜不再说话,冷冷的看了那怨鬼一眼,然后结起了一个却邪手印,口中念着往生经文。那些经文从她的口中年出来,变成一个个的金色的梵文,一个个的向怨鬼缠去。
    
    “哦,束鬼索吗?”怨鬼看着缠在自己身上的金色梵文,讥诮的问。
    
    “何止啊。”卓颜知道这简单的束鬼索对这怨鬼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最多只能将它困在原地。立刻从腰间抽出了师傅送的白玉笛,放在唇边,这时,“束鬼索”的束缚的力道小了些,怨鬼里卡额把周身的怨气凝结成一个个黑色的骷髅头,一个个全向卓颜打去。骷髅在空中长开黑乎乎的大口,朝着卓颜的身体咬去。
    
    卓颜提气凝神,让自己的身体在空中翻飞躲避着骷髅的攻击,趁着“束鬼索”的力道没有完全消失时吹起了“镇魂曲”。“镇魂曲”又要比“清魂咒”强数倍不止,“镇魂曲”的调子慢慢的转换会徵调,杀音现,一切妖物皆破散。越到调子的后面,卓颜就吹得越费力,额间的也沁出了薄薄的细汗,就在这个时候,在她最费心神的时候,一只骷髅头没有躲过,胶在了她的肩头,立刻流出了黑色粘稠的血。
    
    此时卓雅和这怨鬼比的都是最后的执念,谁先松懈,谁就输了。卓颜把体内剩余的灵力全部提起来,准备做最后一搏。怨鬼与她的想法相同,也聚集了自己所有的怨气,准备着最后一搏。
    
    可就在此时,在卓颜快撑不住的时候,这个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道真龙之气被卓颜的灵力吸引,与她的灵力想汇集,形成一道强大的灵力,瞬间让卓颜的“镇魂曲”的最后一个杀音爆发。怨鬼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被“镇魂曲”迅速吞噬的身体,在最后扔不忘将自己的最后一点灵力聚集的怨气之剑射向了卓颜。
    
    当那真龙之气与自己的灵力想结合射向怨鬼时,卓颜重重的松了口气。看着被“镇魂曲”锁吞噬的怨鬼,卓颜不是没有起怜悯之心,但是是那怨鬼自己不珍惜投胎的机会,也怨不得别人。却不想被怨鬼最后的怨气凝结的怨气之剑当胸穿过。
    
    在整个大殿恢复正常的时候,卓颜吐出一口乌黑的血,然后向后倒去。失去意思之间,她似乎看到了师傅。
    
    这个重阳佳节,似乎不算是佳节。
    

19、一梦千年

    被怨鬼的怨气凝结的怨气之剑当胸穿过的卓颜倒下去的时候,被人接住了,然后获救的众人向沈连城道谢后,便纷纷离开皇宫回家了。沈连城也带着小儿子急急忙忙的往家赶去,他很担心自己的女儿。
    
    走了很久很久,却仿佛一直走不到头,卓颜惊慌的看着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周,她这是在哪里?前面似乎有光亮,卓颜加快了脚步向着光亮走去,刺眼的光出现在卓颜的眼前,伸手挡住光,等适应了那光亮后,她感觉到了阵阵的灼热。出现在她眼前的是火红的岩浆,就像是无间地狱的虫虫火海一般。她在哪里?
    
    跳下去吧,跳下去吧。在卓颜的耳边,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像是最温柔的母亲的呢喃一般。卓颜想了想,这里已经没有路了,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跳向那滚滚岩浆,于是她纵身一跃,跳进了火热的岩浆,感受着烈火灼身的疼痛,看着自己的身体化成灰烬。就在卓颜快绝望的时候,她的身边那些滚烫的岩浆不见了,出现在自己身边是小桥流水的宁静安详。
    
    这里仿佛是一处住宅,处处透露着生活的气息。而她锁在的地方似乎是在院子的庭院里,她看到了在院子中间种着一株小小的菩提树,却又不知什么原因,显得病恹恹的。
    
    “你来了。”正在卓颜出神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在和我说话吗?”卓颜不确定的问。
    
    “是啊,我都等了你上千年了啊。”那个声音似乎就在耳边,但是却看不到任何人。
    
    “千年?你是谁?”卓颜突然警惕起来,向四周看着。
    
    “我吗?我与你在千年之前就合二为一,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那声音哧哧的笑了笑。
    
    “那也只是千年之前的事,如今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我早已经不记得了。”卓颜十分不解,到底她现在在哪里?
    
    “你可知道这棵菩提树为什么看上去病恹恹的?”那生意也不恼,只是又换了个话题。
    
    “不知道。”卓颜摇了摇头。
    
    “你回去吧,待日后再说与你听。”那声音刚说完,卓颜只觉得身体突然一轻,然后又陷入了黑暗。
    
    这次卓颜在黑暗中并没有摸索多久,便又看到了光亮,顺着光亮,她走了過去,刺眼的光再次让她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等适应过来时,她才发现自己在暮烟楼中自己的闺房内。
    
    她似乎在房间里感受到了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可是起身环顾四周,房间里除了自己,就没有其他人了。卓颜试着动了动身体,除了胸口处有些闷疼外,肩上被那怨鬼的骷髅头咬的地方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赶紧气沉丹田,试着凝聚自己的灵力。却又发现自己的灵力如同清泉般,顺着自己的调息而涌遍全身。
    
    抱歉昂,今天上传晚了点,玩游戏玩的太激动把这事都差点忘了。见谅见谅啊
    

20、伤好归来

    “怎么会没事呢?”卓颜不解的下了床,刚在桌边喝了杯清水,便看到娘亲推门而入。
    
    “颜儿,你真的醒啦。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玉蝶儿依旧如同王城般去暮烟楼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