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20、伤好归来

    “怎么会没事呢?”卓颜不解的下了床,刚在桌边喝了杯清水,便看到娘亲推门而入。
    
    “颜儿,你真的醒啦。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玉蝶儿依旧如同王城般去暮烟楼看女儿,她一推开门,便看到了喝水的女儿,欣喜之意,实在无以言表。
    
    “娘亲,怎么这么说呢。女儿不是醒来了吗?”卓颜笑着走过去,挽着娘亲的手臂,小女儿般撒着娇。
    
    “傻丫头,你从皇宫回来到如今,都昏迷了十天了啊。你让我这个做娘的怎么不担心。”玉蝶儿让女儿坐在床边,仔细的检查着女儿是否没事了。
    
    “十天了啊,这么久。”卓颜将头靠在娘亲的肩上,有些感叹,自己这一睡竟已过了是天了。
    
    “孩子,别想太多,醒来就好。饿吗?娘让人給你做点东西送来可好。”玉蝶儿捋了捋女儿耳边的乱发问。
    
    “娘亲,女儿不饿。”卓颜很享受的靠着娘亲,突然她想起了自己身上的伤,怎么回事,“娘,是谁帮女儿治的伤啊”
    
    “是你师傅,君先生。”玉蝶儿在说君岚绎的名字的好似后,一直看着自己女儿的反映。
    
    “那师傅他人呢?”卓颜在问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她似乎都猜到了答案。
    
    “你师傅给你治好伤便走了,说现在不是见面的时候。”玉蝶儿看着女儿听到君岚绎名字时的欣喜和听到他走了时眼里的失落,肿肿的叹了口气。
    
    “哦。”卓颜不在做声,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外面正是阳光明媚,树上的鸟儿欢快的准备着南迁。
    
    卓颜连娘亲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当她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娘亲已经走了。
    
    自从卓颜在皇宫里救了那晚的人以后,那晚被救的人皆来向沈家道谢。一时间,在京城里又有各种传言四起,但是大多是一些好事着夸张了那晚的事情。
    
    “姐姐,你现在可是这京城里的大名人了哦。”沈卓熹最近一有空便跑到姐姐的暮烟楼,缠着姐姐教他几个法术。
    
    “浑小子,就知道来打趣你姐。”卓颜宠溺的点了下弟弟的头。
    
    “姐姐,我这可不是打趣你啊,这京城里谁提起沈卓颜不是竖起他们的大拇指啊。”沈卓熹嘿嘿的笑着,在他姐姐面前把这几日来京城的传闻一个一个的说给她听。
    
    在暮烟楼里时不时的传出欢声。
    
    在暮烟楼后的树林里,君岚绎立在最高的那棵树上,看着暮烟楼里那一袭红衣,脸上时不时的露出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突然手上捏着的那个紫檀木葫芦不停的晃动着,然后瞬间从君岚绎的手中飞出,向沈府外飞去。
    
    君岚绎再看了眼在教沈卓熹道术的沈卓颜,足尖一点,立刻向那紫檀木葫芦追去。
    
    卓颜正在教弟弟道术,突然又在空气中察觉了那日在自己闺房里的那份熟悉,似乎是从后面的树林传来的,她向树林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她笑着摇了摇头,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吧,有事又专心的教起了弟弟。
    
    天还是那个蓝色的天,但是在那蓝色里,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灰色正在不停的吸收四周的灰色之气,慢慢的增长着,天真的在变了。
    

21、造访者

    转眼便到了年关,今年年关的时候,京城又开始下雪了,洁白的雪下的很大,似乎想要洗刷这京城中隐匿在黑暗角落的罪孽一般。卓颜小的时候便听师傅说过,在他小时候住的地方,每年到新年的时候就会下雨,是因为山神老爷要把每年在山上发生的罪孽冲刷掉。这雪肯定也是这样的吧,卓颜站在书房的窗边看着被大雪遮盖的院子想着。
    
    “姐姐,姐姐。”沈卓熹跑到暮烟楼下,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姐姐站在窗边看着楼下出神。
    
    “熹儿,快上来吧,估计等会儿又要下大雪了。”卓颜听见弟弟的呼喊,急忙向弟弟招手让他上来。
    
    “姐姐,你快下来,君先生来了。”沈卓熹刚刚到爹爹的书房把今日的功课交与爹爹检查,却发现君先生在。爹爹便让他来找姐姐,让姐姐过去。
    
    “师傅来了?”卓颜听见弟弟这么一说,一时愣住了,但是马上又回过神来,立刻想楼下跑来,“熹儿,师傅在哪里?”
    
    “在爹爹的书房。”沈卓熹伸手指了指书房那边。
    
    “那我们快过去吧。”卓颜牵起弟弟的手,每走一步,心里就一阵激动,就连手心都有汗渍了。
    
    正当他们要离开暮烟楼的时候,一团带着杀气的雪球向两人射来。卓颜走着突然觉得背后有破风声和杀气,立刻拉着弟弟向右一闪,身形刚站稳,在他们二人刚刚站的地方,一团雪球在那里炸开了,连地上的雪都被击的四处飞杨。
    
    “何方妖孽在次作祟。”卓颜一声大喝,看向白茫茫的院内。
    
    “咯咯,小丫头年纪不大,脾气到不小哦。”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从院内传来,却无半分人影。
    
    “出来。”卓颜不理会那人的调笑,只是盯着一棵树,突然就向那棵树甩过一记天火符咒,*那人出来。
    
    “哎呀。小丫头真是不乖,怎么可以这么粗鲁呢。”话音一落,在刚才被天火符咒击中的树旁,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
    
    “你是谁。”卓颜看到她后,稍稍松了口气,从她身上的灵气可以看来,她的心不是向恶的。
    
    “我可是你未来的师娘。”白衣女子掩嘴轻笑,她生的极美,黑发如瀑,一双丹凤眼熠熠生辉,皮肤白皙,一身白衣更衬得她如同仙人,这满园子的白雪也在她的映照下黯然失色了。
    
    “师娘吗?”卓颜突然觉得心里闷闷的,在看看白衣女子,师傅也喜欢穿白衣的,他们两人都将白衣穿得那般好看。
    
    “哎呀,我得走了,记得替我向你师傅问好。”白衣女子看了看卓颜身后,“记住了。我叫雪姬。”
    
    雪姬说完便消失在雪地里,仿佛她一走,这院子里的雪也失去了生机般。卓颜愣愣的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她是师娘吗?
    
    “姐姐,姐姐。”卓熹唤了好久才把失神的姐姐唤回了神。
    
    “怎么了?”卓颜看向弟弟。
    
    “姐姐,我们快走吧。爹爹和君先生还在书房等咱们呢。”卓熹拉了拉姐姐的袖子,让她赶快走。
    
    “嗯。”卓颜应了声,和弟弟一起踏出了暮烟楼。
    
    “姐姐,你说那个雪姬真的是君先生未过门的妻子吗?”卓熹觉得那个雪姬真的很好看,似乎和姐姐和娘亲不相上下了。
    
    “可能吧。”卓颜心神不宁的答了句,她真的是师傅未过门的妻子,自己未来的师娘吗?
    

22、美人雪姬

    其实自从卓颜在皇宫受伤以来,来沈府作祟的妖魔便也绝迹了,卓颜本以为今日来的又是什么妖魔,却不想是一个自称是自己未来师娘的人。
    
    一路无语的到了沈连城的书房,卓颜在门外深吸了口气,才推开门进入书房。只一眼,便看到了在书房中的那一抹白色,白得那般的耀眼。
    
    “爹爹,师傅。”卓颜一一行礼后便低着头立在了一旁。
    
    “颜儿,你师傅专程回来看看你,你怎么就站在那儿不说话呢。”沈连城在刚刚和君岚绎谈了一番,越来越欣赏这个年轻人了。
    
    “沈老爷,我带卓颜先出去。”君岚绎说完便向外走。
    
    卓颜看了看父亲,见他点头,便也跟着出去了。
    
    沈卓熹见姐姐和君先生一前一后从书房出来了,便进了书房。爹爹说了,待姐姐和君先生出去后他便进去。
    
    沈家大宅子里,一白一红,一前一后在雪地里缓缓的前行。卓颜看着师傅的背影,发现师傅的背又宽阔了,似乎头发也长了些。有好多话想要问师傅,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默默的跟在师傅背后。
    
    “颜儿,最近可好。”君岚绎来到了沈家的莲花塘边边的亭子里,回头问着。
    
    卓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颜儿可是在恼师傅的不辞而别。”君岚绎看着这样的卓颜,微笑着再次问道。
    
    一提到这个,卓颜点了点头,眼眶也立刻红了。那日的事情又浮现在心头,那是师傅第一次骗自己。
    
    “师傅給你道歉了,那日也是事出紧急。”君岚绎叹了口气,伸手理了理卓颜耳边的乱发。
    
    “师傅,刚刚卓颜在去书房的路上碰到了一个女子,她让颜儿代她向师傅问好。”卓颜声音小小的说着。
    
    “女子?颜儿你可知她的名字。?”君岚绎微微皱了下眉头问。
    
    “她说她叫雪姬。”这哦眼在说出她的名字的时候,一直看着师傅的表情。
    
    “她。颜儿,她可有伤着你。”君岚绎一听雪姬的名字,眉头更加皱的紧了。
    
    卓颜摇了摇头。
    
    “颜儿,你下次遇见她定不要和她发生冲突,她是千年雪妖,并不是你的能力可以对抗的。”君岚绎的话一说完,卓颜立刻愣了。
    
    “师傅,她他他真的是雪妖吗?”卓颜不可置信的问。
    
    “是的,当日师傅在天山遇见她,正好撞见她度过千年劫。”君岚绎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她说她是师傅你未过门的妻子啊。”卓颜在说这话的时候,看到师傅从来都是温和的脸突然阴沉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
    
    “颜儿,妖的话,不可尽信。”君岚绎知道这雪姬虽然暂时没有伤害人的打算,但是她毕竟是妖,且是上了千年的妖,最近华胥大陆上的妖魔多了起来,这种千年妖物也不少啊。
    
    “嗯,知道了。”卓颜在知道那雪姬不是师傅未过门的妻子的时候,心里明显的放轻松了。于是又问了些师傅离开后的事情。
    
    这个年一过,卓颜就十六了。真的很快啊。
    
    今天两更已完。鼓掌,撒花。
    

23、天玑山

    冬至那天,卓颜的生辰到了。那日一早,君岚绎便带着卓颜出门去了,还特意告知了沈老爷与沈夫人,不用等他们吃午饭,留晚饭便可以了。
    
    “师傅,你要带我去哪儿。”卓颜欣喜的问,她有多久没和师傅一起出去过了。
    
    “今日是你的生辰,师傅送份贺礼给你。”君岚绎微微一笑,牵起卓颜的手一路向西疾行而去。
    
    在京城的西边五百里外有一座山,这座山在华胥大陆的地形上微妙,在山的这一面是姜国的一个商业重镇,因山为名,天玑上下天玑镇,镇子里卖的大多是各种珍贵的草药,这也跟天玑山有关,天玑山上珍贵的草药很多,山上的各种奇珍异兽也很多,很多人甘愿冒着生命的胃炎也要上山去收集草药。
    
    毕竟有的人在钱财面前,生命的威胁也可以放在第二位。
    
    而在山的另外一面,属于的却是楼过,山的另外一面确是笔直的陡崖,山的下面更是一望无尽的黄沙,曾经有人爬上了天玑山顶,站在山顶上也被那遮眼的黄沙震撼住了。
    
    临近晌午十分,卓颜与君岚绎二人到了天玑山脚下的天玑镇。此是正是隆冬,天玑镇却并没有如同京城那般大雪纷飞,在这里只有零星的下着点小雨,街上仍是人声鼎沸,茶竂的伙计坐在小桌旁打着瞌睡,偶尔伸手揉一揉被风吹得有些发痒的鼻子。
    
    “卓颜,咱们先去客栈吃点东西,待会儿要上山。”君岚绎说完带着卓颜进了一家名为悦来的客栈。
    
    “师傅,我们上山做什么。”卓颜不解的问。
    
    “师傅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你吗,礼物就在那天玑山上。”君岚绎微微一笑,便座到了二楼的一个临街靠窗的角落里。
    
    “那师傅给我说说,那是什么东西啊。”卓颜做到师傅对面,十分好奇的问着。
    
    “佛说:不可说,不可说。”君岚绎笑着招呼小二哥上菜,然后默便默不作声的看着街上的行人。
    
    卓颜静静的看着师傅,在她的映象里,师傅似乎从来没有生过气,从来都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所有的人和事,这样的师傅让卓颜从第一次见面便很喜欢。
    
    店小二来上菜的时候,看着这卓静静的看着其他的两人,那心跳得啊,他活了二十几年了,还是头一次在这天玑镇上看到这么两个天仙般的人物啊。男的白衣似雪,不染凡尘,女的红衣鲜艳,艳压群芳。看得他的心扑腾扑腾的只跳。
    
    “两位客官,你们的菜上齐了。”店小二把那些菜一一放好后便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两人离开。
    
    “师傅,你看,你把那小二哥的魂都給吸去了。”卓颜看着回过头来的师傅,打笑着说。
    
    “你这丫头,就知道凭嘴。”君岚绎伸手敲了敲卓颜的头,“快点吃,不然上山晚了,那礼物可就跑了。”
    
    “啊,那师傅我们别吃了,先去拿礼物嘛。”卓颜一听说礼物要跑,立刻急着要去拿礼物。
    
    “不急,不急。吃了饭去刚刚好。”君岚绎说完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卓颜见状,无奈也只好吃饿了起来。这顿饭吃了一个时辰,君岚绎站起身,付了账便牵起卓颜的手想天玑山去了。等到了山脚下,卓颜吃惊的看着这座翠绿的山。
    

24、灵兽白虎

    “颜儿,莫要走神,师傅要使用御剑飞行,你要站稳了才行。”君岚绎说完便低念咒语,顷刻间,一柄通体泛着冷光的剑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卓颜点了点头,两人上了剑,便向天玑山上飞去。君岚绎看了看天色,微微一笑,然后向天玑山上的水池疾行而去。
    
    “吼。”还未到水池,两人便听到一声类似于猛兽的嘶吼。
    
    “师傅,那是什么声音。”卓颜有些害怕的问。
    
    “那就是师傅送你的礼物。”君岚绎的话一说完,他们已经来到了水池上空。而两人看到的,在水池边上,一只白色的成年老虎在池边小憩,刚才那声嘶吼便是它发出来的。
    
    “师傅,那是老虎吗?”卓颜看着那白色的老虎,突然心里涌起一阵熟悉。
    
    “它不可是一般的老虎,它是天上的白虎神兽,每日的这个时候它都会从天界下到这个水池边休息。”君岚绎笑了笑,将剑降落,到了白虎的身后。
    
    “那师傅怎么将它送我呢。”卓颜不解。
    
    “颜儿,你要自己去驯服它,让它成为你的灵兽。”君岚绎看着卓颜,眼里是鼓励。
    
    “可是,我要怎样才能让它成为我的灵兽啊?”卓颜有看了看白虎,虽然很喜欢,但是要她自己去驯服它,她还是有些怕的。
    
    正在两人说怎样收服白虎的时候,白虎却被两人的谈话声给吵醒了。并转过身来看着两人,眼神倨傲的一一扫过眼前的两个凡人,当眼神看向卓颜的时候,眼里多出了一分迷惑。
    
    君岚绎见卓颜呆呆的看着白虎,便伸手在她背后轻轻一推,卓颜立刻向白虎扑去,结果那白虎轻轻向旁边一闪,卓颜便扑倒在了地上,十分的狼狈。
    
    卓颜气恼的看着闪开后懒洋洋的白虎,一时间便来了气,于是抽出白玉笛,向白虎飞去,那白虎见她又向自己扑来,又想旁边一闪,结果卓颜却趁机一个翻身,骑到了白虎的身上。
    
    “你这畜生,竟敢让我那般狼狈。”卓颜爬在白虎的背上,伸手揪住它脖子后的一团软毛对它说。
    
    “吼。”白虎似乎很不满卓颜骑在自己身上,便一跳一甩,立刻把卓颜从自己背上甩了下来。君岚绎见卓颜被甩了下来,想要去接住她的时候,去见她在空中一翻,白玉笛在手,从白虎的额头一路划下到它的鼻间处一提,仿佛是在刮它的鼻梁调笑一般。白虎一怔,这个动作,只有千年前的那个她才会对自己做,它愣愣的看着卓颜,她不像她啊。白虎请吼一声,来到刚立定的卓颜的脚边,轻轻的蹭着她的腿。
    
    “莫儿。”卓颜眼神迷离的唤了一声,这个动作,好熟悉,这个名字也不自觉的从口中喊出。
    
    “吼。”白虎听到她的那声呼唤,整个身体一震,她真的是那个她。难怪天界的老头要自己每日这个时候来这里,说在这里可以等到它想等的人。
    
    “颜儿,快点用自己中指的血点在白虎的额头,在唤它的名字结成契约。”君岚绎见白虎在卓颜的脚边,便轻声的体醒她。
    
    卓颜照师傅说的做了,然后唤着白虎莫儿。白虎请吼一声,应承了她的契约。
    
    一身红衣立在白虎身边,却也是那般的和谐。
    
    “师傅,白虎这么大,带回家,会吓到家人的。”卓颜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么大的白虎。
    
    “傻瓜颜儿,这白虎是神兽,你可以让它变换身形的。”君岚绎呵呵的笑了,揉了揉卓颜的头发。
    
    “这样啊。”卓颜说完便看向白虎,“莫儿,你可以变的小点吗?”白虎听了她的话,立刻变化身形,将自己变得如同普通的猫一般大小,一只像老虎的猫。
    
    两人到沈府的时候,刚好赶上沈家人为卓颜庆生宴开始。
    
    灵兽配佳人,亦是完美。
    

25、新年已至

    时间如流水般很快便到了年三十那天,京城里依旧下着鹅毛般的大雪,街上的人也早早的收了摊,准备着回和家人热热闹闹的过新年。偶尔在街上行走的人,也是步履匆匆,他们肯定也是急着往家赶吧,家里的人,还在等着他们。
    
    卓颜自从那日在天玑山上得到了灵兽白虎后,每天更加勤快的练功了。因为师傅对她说,白虎是天界的神兽,如果它的主人力量太弱了,它也有可能会与主人接触七月,重新寻找新主人。所以卓颜要努力提高自身的功力,好让自己能够与白虎并肩。所以即使今天是年三十,她也早早的起床到树林里去练功去了。
    
    卓颜很喜欢莫儿,每次看到它恢复本尊打盹儿的时候,她就会觉得特别的亲切,仿佛与它已经熟识了千年一般。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总是喜欢在自己练功的时候让白虎待在自己的身边,那样她会觉得很安心。
    
    君岚绎本来是打算在沈家过完年三十再走的,可是今个儿一大早,便收到了师傅的密信,让他速回师门。他也就不得不去与沈家的人道别,然后回师门。
    
    “颜儿,师傅要回师门去了。”君岚绎在暮烟楼后平日里转眼练功的那棵树旁看着卓颜说。
    
    “师傅,你答应过我,过完年再走的。”卓颜低着头,委屈的说。
    
    “对不起,颜儿,师傅办完事一定回来。”君岚绎如果知道他这一走会让他差点失去卓颜的话,那他一定不会走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可是,卓颜舍不得师傅走啊。”卓颜依旧低着头,不去看师傅,她觉得委屈极了,师傅怎么可以骗她呢。
    
    “颜儿,你长大了,就应该学着独立了,师傅不可能保护你、陪着你一辈子的。”君岚绎叹了口气,手放在卓颜的头上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师傅是不是有了师娘以后,就不会再要卓颜了。”卓颜声音闷闷的问,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师傅。
    
    “不会的,颜儿永远是师傅最疼爱的人。”君岚绎看着突然抬起头的卓颜,她真的长大了,如今的她已经是倾城之姿,在也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了,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会一如既往的保护她。
    
    “真的吗?”卓颜听到师傅的回答,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师傅什么时候骗过你。”君岚绎笑了笑,对于卓颜,他恐怕是永远都放不下了。
    
    “那好吧。师傅你早去早回哦。”卓颜笑着挽住师傅的手臂,踮起脚在师傅的脸上留下一个吻,然后带着白虎欢快的跑开了。
    
    君岚绎愣在了原地好久,然后看着跑远的那一抹红色,嘴角的幅度更加的大了。颜儿,师傅定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陪你。
    
    卓颜仿佛听见了君岚绎心里的声音,脸上扬起一抹红晕,然后快速的跑回了暮烟楼。一声剑的轻啸,卓颜知道,是师傅御剑走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沈家的人都如同往年一般,聚集到了沈家的宗室祠堂,有辈分最高的沈老夫人带领众人一同在祠堂向沈家先祖们祈福,保佑沈家新的一年更加的繁荣昌盛。
    

26、年关传玉佩

    卓颜做为沈家家主的长女,顺位站在第四位,她的前面是奶奶,爹爹,弟弟,而母亲则站在她的后面,第一次来祭祖的时候,她还会问为什么娘亲要站在自己的后面,但是后来长大了,奶奶便告诉她什么原因,以后每年祭祖的时候,她也就安静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说任何一句话,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