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卓颜赋-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卓颜略微点头,心中大概也猜到原因为何了。
    
    “姑娘不必担心,在下定保姑娘三月之内再见光明。”曲流仙看着卓颜有些失落的脸,心中满是愧疚,若是他检查时细心点,定不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多谢。”卓颜颔首道谢,心中的失落与不甘也收了起来,现在还不是失落的时候,她沈家的人是不会轻易说放弃的。
    
    莫儿在曲流仙出去后,来到了卓颜身边,此时的它因为卓颜灵力不济的原因,身形暂时只能维持成小猫大小,并不是它不能恢复真身,只是因为契约的原因,它若是恢复真身,必然会对受伤的卓颜造成影响,这不是它愿意见到的。
    
    流仙谷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那日卓颜醒后,流仙便被族内的长老唤到了族内禁地,长老们并未说什么流仙不能胜任谷主这些事儿,而是围着流仙结了一个阵,不待流仙反应过来,便强行将自身的修为灌注一半在流仙身上。此后长老们皆闭关,闭关前只吩咐流仙将谷内的护谷大阵打开,将结界的强度升到最高。
    
    另一方面,君岚绎失魂落魄的站在练功台边,目光悲切的看着崖底,他就来晚了那么一步,当他看着卓颜绝望的闭上眼睛时,他连救她都还来不及,她的身影已经被重重云雾吞噬。
    
    若是他不离开,或许今日便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求上苍保颜儿此次无性命之忧,待他回师门复命后,便去找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颜儿,等着为师。
    
    幽幽空谷翠竹绕,碧波小谭,因为有外人到来的流仙谷热闹了几天后,又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此时的流仙谷,空气中飘满;饿馥郁的药草香。白冥谭的水也比往日要显得温和些,此时的潭水不似往日那般寒雾缭绕。
    
    一袭红衣的卓颜被曲流仙带到了谷中灵气最浓郁的药圃,那里生长的全是流仙谷中世世代代珍藏下来的珍贵药草,有的甚至只在传说中存在过。比如那龙血草,通体艳红,就像是被血浸泡过一般,全身都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看似诡异的药草,确实难得的灵草。传说中这龙血草只生长在被龙血覆盖的土地上,可是那龙血又岂是随便就有的稀有之物。儿流仙谷中的这些龙血草,便是那曲氏一族的老祖宗在远古时期神魔大战过后,在那被龙血浸泡的土地上收集而来的几株幼苗,并和着那龙血土地一起培养在这凡间一处灵气充裕的地方,知道千年前被贬谪下凡,他们这些后世之人才知道原来这龙血草不止是存在于传说中。
    
    流仙带卓颜来这里,便是想借用那龙血草得至阳至刚的药力,来驱除她身体里因为在白冥谭中浸泡后留在她身体中的寒气。那白冥谭是这流仙谷中唯一的一处结界薄弱的地方,但也因为那白冥谭中的阴寒之气,使得那些想要进谷的妖魔鬼怪望而却步,那谭中的阴寒之气不伤凡人,不伤仙人,却独独对那妖魔的身体无孔不入。
    
    那日卓颜从那练功台上掉入谷中时,身体硬生生的冲破了流仙谷上空的结界,本就受伤的身体又掉进了白冥谭中,谭上空缭绕的寒气虽然不伤凡人的身体,但又有哪个受伤的身体在阴寒的潭水中浸泡后会没有事。卓颜此时的身体便因为在谭中泡了几个时辰,导致现在她不但畏寒,而且还有一团寒气盘踞在她的丹田之内,阻扰着她的修炼。
    
    这章已经更好了,阿九其实真的是个很勤奋的孩子,就是马虎了点。各位如果发现错别字记得告诉阿九。謝謝
    

33、不负如来不负卿

    为今之计,只能先将她体内的那团寒气驱除了,才能动手为她治疗眼睛,不然那治疗眼睛时所要承受的痛楚会让一直无法正常修炼的卓颜难以承受。
    
    “卓颜,这龙血草中的药性十分的刚烈,待会儿我会先将它化成精纯的能量汇聚在你的四周,到时你便要动用灵力将这些能量全部吸收,然后再依靠那狂暴的能量将你丹田内的那团寒气拉扯出来,期间会冷热交替般难受,你能承受下来吗?”流仙看着一脸淡然的卓颜,仿佛那即将承受的事情不过是微风过境那般平静。
    
    卓颜微微颔首算是回应,即便是再苦再累的事情,她都要承受下来。仿佛一夜间便长大了一般,卓颜不再害怕吃苦,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变强,强大刀可以保护所有她在乎的一切。以前师傅在身边的时候,卓颜总是觉得什么事情都有师傅帮她打理,遇见任何危险师傅也都会为她解决,这些年的她因为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从来学习书法都是半吊子,没有用心去学。现在的她,在遭逢这样的巨大变故后,逐渐的坚强懂事起来,明白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一味的躲在长辈的羽翼下只能一事无成。
    
    “待会儿我会替你护法,若是承受不住了,不要强撑,我会尽量帮助你。”流仙看了看卓颜,有些不忍心,但是为了能够尽快的恢复她的伤势,也只能如此了。
    
    当流仙将龙血草化为精纯的能量缭绕在卓颜四周时,卓颜清楚的感受到了一阵铺天盖地般得灼热,她深吸一口气,结成手印,然后闭眼缓慢的吸收着那些灼热的能量。当第一缕能量进入体内后,卓颜便被那猛然上冲的阴寒之气震得脸色惨白。
    
    流仙一见又能量人她体内后,便立刻挥手在药圃里拔出几株药草,将这些药草逐一炼化,等那最好的时机将其融入卓颜体内,否则那龙血草得刚烈之气恐怕会灼伤卓颜的内脏。
    
    卓颜觉得自己像是一会儿在岩浆内,一会儿在冰雪之地。两股极端的气息一直沿着她身体内的各大经脉不停追逐、吞噬。随着越来越多的龙血草能量进入体能,那阴寒之气逐渐的凝聚成一团,然后有卓颜的灵台被缓慢的*出体内。
    
    当那最后一缕阴寒气息离体后,卓颜变幻手印,却还是被众多的龙血草能量冲进身体,那阵阵热浪将卓颜的脸变得嫣红,大滴的汗珠顺着脸颊的轮廓滴落而下,而那天灵盖上方,阵阵轻烟向上升起,越来越多的龙血草能量向心脏处汇聚,卓颜即刻感受到了锥心的疼痛,就在那团团红色的能量包裹住心脏时,卓颜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温和的气息进入了身体,直奔心脏,与那团红色的能量缓缓的融合,渐渐的渗入心脏。
    
    当最后一团能量消失在卓颜体能时,卓颜还未来得及检查丹田内的阴寒之气是否完全消失,便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留言抱着晕过去的卓颜离开药圃,回到药房后,替卓颜把脉后,才松了口气,欣慰了笑了笑。不经意间手指触碰到卓颜精致的脸颊,立刻像触电般收回了手。曲流仙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熟睡的卓颜,心里的一根弦却被无声无息的被挑起。
    
    负手而立,曲流仙站在白冥谭边,微微叹了口气,他心里或许早已明白,只怕是在见第一面时,便已经情根深种了。
    
    此生,定是不负如来不负卿,哪怕是失去性命又何妨。
    

34、诸魅

    梦魇袭来,梦里的卓颜还是几年前的小孩子,一身红衣在风中飞舞着,这身红衣还是师傅在她十岁生辰的时候,师傅在那极北之地猎捕的生活在哪里的火狐一族的皮毛编织而成。火狐一族中的战斗力虽然不强,但是它们的皮毛却是世界上最好的防御武器,有它们的皮毛编织而成的衣服更是可以媲美上古战神的铠甲般刀枪不入,且这火狐衣更能随主人成长而合适主人的体型。
    
    梦中的卓颜额间的菱花痣在微光中熠熠生辉,墨如绸缎的长发被扎成两个小髻,白嫩的小脸上已经可以看见日后的倾国倾城。在她的旁边还有着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卓颜知道哪一定是师傅,除了师傅,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一身白衣穿得那般的丰神俊朗。
    
    好像是自己生辰那天吧,师傅把那火狐皮毛编织成的衣服送给自己后,自己在师傅面前笑得那般的美好,那个时候,她每年生辰师傅都会给自己送上一份特别准备的礼物,可是师傅,你如今在哪里,颜儿好无助。
    
    美好的场景在梦中一幕幕的划过,突然间,火光冲天,那是沈家那日的大火,大火中的卓颜不停的寻找着自己的家人,直道最后到了练功台,又是那撕心裂肺的一幕,父母惨死在自己面前,奶奶叔伯们为保全自己而放弃生命,掉下练功台的她似乎一直努力的看着,她在等待着,等待着师傅的到来。好像是自己昏迷前,她真的看到了那一袭朝思暮想的白衣从上而下,想要拉住自己,却只抓到了一捧飘散的云雾。
    
    梦中的卓颜一直在梦魇中挣扎,而在流仙谷中的白冥谭边,曲流仙和莫儿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不停翻滚怒吼的谭水,在那潭水中央处,一个带着妖气的漩涡在不停的旋转着,拉扯着周围的水流,似乎连那花草树木中的水分都在消散似地。
    
    莫儿此刻已经恢复了真身,并幻化成了人身,那是一个俊朗的黑发年轻男子,一身银色龙鳞铠甲衬托出往日人中战神手下战将风采,眼神冷漠的看着那还在不停翻滚的潭水,手中煞气浓重的红色长剑上也同样泛着冷光,这把剑便是那当年让妖界众妖闻风丧胆的灭魂剑。
    
    曲流仙掐指一算,谷内的结界并没有出现任何裂缝,但是这水妖又是如何进来谷中的。曲流仙遥看了下远处族人居住的村落,眼睛里的漫不经心已经收了起来,现在他脸上的表情看着才想是一族之长。
    
    “白虎神君,请助小仙将此地封闭。”曲流仙看向白莫,这位战将定也是知道他心中所想的。
    
    白莫微微颔首,然后从腰间取下一只乾坤袋,这只袋子可以包存空间进去,任何装进去的东西,除了他以外,就算是上神都无法打开。白莫将乾坤袋打开,然后施法将这水潭装进了乾坤袋中,曲流仙也在同时施法将这方圆用术法遮掩起来,这样就不会惊扰到谷中的族人了。
    
    就在他们刚刚布置好一切,那水中的漩涡突然向天冲起,一股大的能量水柱在触碰到乾坤袋的空间屏障时立刻被强大的阻力弹回了谭中,旋即水中升起一个透明的由水组成的身影,白莫二人并不着急的出手,只是等着那身影慢慢现形。待那身影越来越明显,四周的妖气也越来越盛大,白莫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诧异,那水中而来的,竟是妖圣手下的四护法中魑魅魍魉中的老二,诸魅。
    

35、试探罢了

    “叽叽叽,没想到竟然可以在这里遇见四神将中的白虎和你们司药神曲氏一族的人。”那说话之人竟是一个苍老且刺耳的老妪。
    
    “数千年不见,你们妖族还是这般不知好歹。”白莫神情冷漠的看着那诸魅。
    
    “叽叽叽,白虎啊,如果是千年前,我看见你恐怕还会躲着,可是现在的你,找了个不中用的主人,我怕你做甚。”那诸魅也不多说,她心里其实清楚,这乾坤袋不但是白虎的法宝,还是那人中战神陨落前一直贴身佩戴之物,这袋子有着不小的净化作用,他们妖族若是被净化了妖气,也算是废了一半的妖力。
    
    白莫手持灭魂剑,手捏剑诀,横剑便是一斩,然后一声轰响,那诸魅的偷袭便被破掉。曲流仙也不含糊,他们曲氏一族本性属木,木克水,正好是那诸老妖的克星,只见那水中突然水草狂生,那疯长的水草在靠近那老妖后突然变成锋利的绿色小剑,密不透风的包裹着诸魅。
    
    破风声响起,白莫手中的灭魂剑红光一闪,那被包裹住的诸魅顿时被横斩而过,光华消散,只剩下异地的水草与水,却不见那诸魅的尸首。
    
    “叽叽叽,白虎战将与曲家小子,老身时间有限,便不陪你们玩了。下次再见,定取你们二人性命。”霎时间,那浓重的妖气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莫收起乾坤袋,掐指细算,却并未发现那诸魅的身影,“已经走了,恐怕这次只是妖圣让其来试探的。”说完便变回了小猫一样的身形,缓步走向卓颜休息的地方。
    
    这恐怕只是刚刚开始。
    
    若是身逢巨变身无一物,那便身似琉璃吧。不在乎最后是否被烛火融身,只要能达到目的,结局是破灭又如何。
    
    卓颜醒来的时候衣衫已被汗湿,浑身酸软无力,以往那灿如星子的双眸如今空洞无神的看向那虚空,她依旧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她仿佛在眼里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缓缓的抬起手,在那空气中勾勒着师傅的样子。
    
    曲流仙一进门便看到这一幕,或许那个人在她心里的位置很重要吧。
    
    “卓颜,你现在怎么样了。”曲流仙坐在离床不远的竹凳上问。
    
    “多谢曲公子出手相救,现在情况已大好。”卓颜向曲流仙声音处微微一笑,她卓颜定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无妨,无妨。”流仙静静的看着一笑倾城的卓颜,为了这美人的粲然一笑,即使那笑最终不属于自己又怎么样呢。
    
    卓颜待自己身体稍好些,便每日带着莫儿在流仙谷内修炼灵力,并且练习着目不能视后对外界的感知,她不能在这里等着流仙替自己治好眼睛,她现在必须尽快适应过来,然后去寻找那个寂音谷中水滴密室东西的有缘人,那是她外祖母和母亲用生命一直守护的东西。如今母亲去世,卓颜也算是寂音谷的人,所以她也必须担当起自己的使命。
    

36、身似琉璃

    还有两年的时间,她的血脉才会与那有缘人产生联系,这两年的时间里,她必须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的力量,并且她相信,师傅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只要相信一个人,那便要无条件的相信他。
    
    “流仙,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卓颜立在流仙谷的药圃里,对着流仙站得地方道。
    
    “卓颜,你真的要离开流仙谷?”曲流仙将手拢在双袖里,没有微皱。
    
    “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三个多月了,伤已经好了,虽然眼睛不能看,但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我的其他感知比一般人要强很多。”卓颜心里清楚曲流仙对她的担心,只是她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凡事都躲在他人背后了。
    
    “那你可有打算要去的地方。”曲流仙听她这般说,便知道她留不住她的。
    
    “寂音谷。”卓颜轻声的说出这个名字,她想去看看那个曾经那般美丽的地方。
    
    “你要去那里?”曲流仙眉头更是皱了起来,寂音谷如今早已断壁残垣,并且时不时有妖魔出没,他还是很担心卓颜。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卓颜开口解释。
    
    “也罢,待我处理好着谷内的大小事务后,便前去寂音谷替你治好眼睛。”流仙默然,只好稍后再去寻她便是。
    
    “多谢,那今日我便带着莫儿现形离去,咱们寂音谷见。”卓颜说完朝着曲流仙的位置拱了拱手算是道谢,然后转身离去。
    
    莫儿幻化出真身,伏着卓颜冲开流仙谷的结界,却并没有立刻向楼国方向奔去,而是向姜国的国都而去,莫儿与卓颜定下了契约,自然是明白卓颜的心中所想,沈家大宅虽然被大火焚烧毁坏,但是那里毕竟是卓颜出生成长的地方,所以离开前,必定要回去拜别一番。
    
    当那一袭红衣破开云雾远去,当那怡人的莲香终于散尽,曲流仙放才收回自己的目光,然后朝后山禁地去了,他知道长老们将一半的修为传给他并不是那么的简单,或许有什么事情是他们要交代自己去办的吧。
    
    在禁地待了三日后的曲流仙出来了,在他的脸上布满的不可思议,恍惚了片刻后,他摇头苦笑,手心里捏着的是曲氏一族的镇族之物,岐黄玉,这块玉是当年老祖宗坐化后留下的宝物,即刻救人,也可杀人。
    
    能站在你身边陪你,帮助你也好。曲流仙这样想着,然后回到药房,准备把治疗卓颜眼睛的药配好后再去寻她。
    
    卓颜眼睛上系着白色的绢布,静静的走在已经被烧毁的沈家大宅子里,她在暮烟楼转了一圈,然后蹲在一处,在哪里挖了几下,然后一只碧色的玉簪出现在手中,或许别人眼里只是平常的玉簪,但是卓颜知道,这是她沈家金库的钥匙,当日奶奶放在她手心的蜡丸上,便是告诉了卓颜这个秘密。
    
    卓颜手捏着玉簪,欣慰的笑了笑。
    
    随后她又来到了父母以前住的瀚海楼,在毁坏的楼外直接跪下,对着楼磕了三个头,“爹,娘,孩儿不孝,你们仇,孩儿一定会报,希望你们的在天之灵保佑我,保佑弟弟平安无事。”
    
    卓颜现在已经给自己目标,报了家人的仇,寻找下落不明的弟弟。
    
    人这一辈子,只有在打击中逐渐成长坚强。
    

37、缘起罢

    属于自己的,要牢牢的抓紧,不是自己的,要不惜一切代价变为自己的;而原本是自己却不慎失去,一定要让它再次属于自己。我命不由人,不由天,由自己。
    
    卓颜再曾经的沈家大宅待了几日后,整理了一些物件后,准备先在京中处理完家族里的一些事情,沈家虽然家破,但是只要沈家还有一个人在,就不会让沈家就此在姜国败落下去,她沈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平庸之人。
    
    沈家在姜国之所以能够影响经济的运行,那是因为沈家在姜国所有商业上都有涉及,上至朝廷贡品,下至平民百姓的差米油盐。精细到宦官夫人小姐的绫罗绸缎珠钗首饰,粗陋到山野樵夫的砍柴刀,只要是有人要用的,那就有沈家族徽的身影。
    
    卓颜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在京城中最大的珠宝首饰店,宝凤斋。传闻这家首饰店每年的收入可以供养一个百人的军营半年的开销。
    
    当一身红衣的卓颜走进宝凤斋的时候,着实也被店内的人声鼎沸惊住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自己家族的店面。
    
    “姑娘想要买些什么,本店有整个皇城最齐全的珠宝首饰,姑娘随便挑随便选。”卓颜刚在店内立定,便有机灵的小儿前来招呼。
    
    “带我去见你们店得老板。”卓颜并没有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这个恐怕有些难,老板现在正有客,要不姑娘先在店内转转。”店小二并没有因为卓颜不是来买首饰而怠慢卓颜。
    
    “你去禀报你们老板,就说十里无商,他会明白的。”卓颜手抚摸着蜷缩在怀里打盹的莫儿,淡淡的开口。
    
    “那姑娘先随小的去花厅坐坐,小的立刻去禀告老板去。”店小二说完便想卓颜做了个请的动作。
    
    卓颜跟着小二到了花厅,安静的坐在花厅等着宝凤斋现在老板到来,现在的卓颜,必须拿出一个家主的样子来,她要沈家所有商号的老板都信服于她。
    
    宝凤斋的老板秦展风皱眉听着小二的传话,这句十里无商是他们沈氏所有商铺的接头语,十里无商,唯独兴沈。后面那句是沈家的第一任家主说的,后来也成为了沈氏商号的暗号。
    
    数月前沈家大宅被一把火烧毁,沈家的人更是下落不明,当时他们这些商铺的所有掌舵人还聚在一起商讨过这事,但是由于大家都是对沈家死忠的,所以他们依旧一边继续经营着各自管辖的商号,一边暗自请沈家的暗卫四处打听寻找沈家人的下落,却不知今日来的这位是谁。
    
    秦展风快到花厅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阵淡却怡人的莲香,不禁皱起眉头,这才三月初春,那池塘里的莲如今连叶子都还没长出,哪里来的莲花香。待他进了花厅后,看见那花厅中端坐的红衣女子后,才明白过来,来的竟然是沈家的大小姐,下一任沈家家主候选人之一,沈卓颜。那个一出生就名动京城,后来更是艳名远播的沈家大小姐。
    

38、莫欺少年穷

    “不知大小姐都来,属下知罪。”秦展风在卓颜身外几米处俯身行礼。
    
    “秦先生无需多礼,今日我前来不过是想询问下秦先生,最近这段时间,可否遇见任何难处。”卓颜浅笑着说。
    
    “大小姐多虑了,宝凤斋一切安好。”秦展风放才抬头,却看见卓颜眼睛上蒙着白色的绢布,想必沈家确实出事了。
    
    “不知秦先生可认识此物。”卓颜立起身来,将象征着沈家家主身份的玉佩放置于秦展风的眼前,她的脸上写满了倨傲。
    
    “属下秦展风参加家主。”秦展风看见那玉佩后,先是错愕,随即立刻半跪于卓颜面前,向她行着面前家主时的大礼。
    
    “秦先生起吧,今日我来着宝凤斋找你,就是想告诉先生,沈家确实如你们众多舵把子所猜已经遭到了不测,但是,只要我沈家还有一个人在,那么,我沈家便不会衰败下去。”卓颜说完的神情是那般的君临天下,她要的是绝对的臣服,以及绝对的震慑,她不想沈家各家商号的舵把子在知道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