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为什么呀?”林凝很奇怪。
  “你刚毕业就忙这些事,公司会认为你不上进不努力的,这对你的发展不好!而且在大家眼里,一贯认为结了婚的女人是很难投入工作的,更何况你是军嫂,更是事儿多的典范。好歹过了试用期,转了正再说!”
  “不会这么可怕吧?”林凝觉得黄欣蕾太小题大做了,小的时候父母单位如果有同事结婚,可是一件让周围人都很高兴,沾喜气的事,现在反而要藏着掖着,见不得人似的。
  “你还太嫩,不了解职场有多险恶!女人本来职业生涯就短,再加上家庭、孩子各种生活琐事的影响就更不稳定了,你说哪个公司愿意聘用一个一天到晚请假,不安心工作的员工!”黄欣蕾说得很对,林凝也认同。
  “听你这意思你好像深受其害似的!”林凝开玩笑的说。
  “我倒是想呢,谁和我结啊!是我公司一姐妹,结婚半年多了都没敢说,怀孕了都不能要,请假打胎都不能说实话!我看着都替她难受!”
  “为啥?”林凝真是搞不懂了。
  “怕丢工作呗!”
  “那不违反劳动法啊?”
  “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想办法呗!调岗、降薪,方法多的是!”
  “真的假的,你别吓唬我!”听了黄欣蕾的话,林凝一个劲的咂舌。
  “像你们那样的小公司更是这样,你也上了一阵班了,知道在公司里职位,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可数的。公司还指着你一个萝卜好几个坑呢,你一天到晚闲事不断,一个坑都站不好,公司自然要想办法给你换掉!哎呀,反正你听我的没错,先别让公司知道!长点心眼儿,一定挺过试用期!”黄欣蕾又强调了一遍。
  “好,我知道了,真够麻烦的!我好歹也是军人家属呀!”林凝很郁闷。
  “人家军人过‘八一’,你过吗?你们那个同学说的很对,军嫂是身份,不是职业,凝子,你还是要现实一点!”
  黄欣蕾的话让林凝很不开心,但她不得不承认,这都是事实。
  按照林凝的指示,萧刚周五一早就直奔西四,林凝要上班,选影楼的工作自然就交给他了。一上午的时间,从东到西走了个遍,得到的答复基本一致,没有空缺,最早的预定也是九月初,只能先留下联系方式,看有没有退订的。看来自己真的是脱离社会了,萧刚想不明白,为什么拍个婚纱照还要提前那么久预定,在大城市生活真是麻烦!
  天气很热,萧刚买了瓶水站在树下喝,这时手机响了:“您好,请问您是萧先生吗?我是百合情缘影楼的员工,刚才您在我们这咨询过拍摄的事情,现在有一个客人退订了,是周六上午的,您要是还有意向麻烦过来谈一下!”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萧刚挂了电话就往回跑,生怕晚了这个机会又没了。从影楼出来,萧刚感觉特别轻松,一切按计划进行,而且影楼工作人员得知自己是军人后,还送了林凝一套礼服的拍摄,搭配他的军装;最重要的是知道他周日就要归队,决定优先洗他们的照片,以方便他有时间参加选片。
  “林凝,我订好了,明天上午八点!”电话一通,萧刚就兴奋得在林凝面前显摆自己的能力。
  “你还真行!”怕公司的人知道自己要拍婚纱,林凝出了公司门才敢接电话。
  “你使美男计了?这么难的事都让你办成了!”
  “什么话?我堂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部队军官,怎么会用这种方法?你蕾姐说的真对,太难订了,刚好赶上有一对退订的,这不咱们就补上了!”
  “太幸运了!要不你白请假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他们知道我是军人后,又在套系规定的礼服外给你加了一套,刚好搭配我的军装,你可以多臭美一下!”
  “噢,老公,爱死你了,我要穿拖得长长的婚纱!”
  “没问题,明天我帮你挑,一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对了,下班我去接你吧!”
  “我晚上要去医院采访,约的七点半,不知道什么结束呢!”
  “没事,我等你。以前一直是你等我,怎么也要我尽尽义务了!”
  晚上,林凝在医院里做采访,萧刚在对面的商场里挑项链。认识快两年了,自己还从没送过林凝贵重的首饰,明天怎么样也要让林凝戴自己送的项链拍婚纱。萧刚的钱很有限,以前从没逛过珠宝柜台,今天才见识到价钱如此的不菲,千挑万选,才选好了一条18K的铂金项链,配了一个彩金的心形吊坠,再配上当初那对心形耳钉,相得益彰。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虽然选好了,但萧刚心里还是有一股说不出的难过。


二十三 冷水

昨晚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又一大早爬起来去拍婚纱,公交车上,林凝觉得自己的眼皮像涂了502胶一样难舍难分,索性靠在萧刚肩膀上睡回笼觉,人都说拍婚纱可累了,她可要抓紧一切时间休息。
  进了影楼,就有专门的陪同人员迎了过来,萧刚比较简单,五分钟搞定,随即到服装区为林凝挑选礼服。凡事林凝的事,萧刚都愿意参与,更何况是打扮自己的新娘,萧刚一定要亲自上阵,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最了解林凝的那个人。第一组拍军装,既不能太奢华又不能太随意,萧刚在琳琅满目的礼服间来回穿梭、寻找。不远处给林凝化妆的女孩羡慕地说:“你老公真体贴,连礼服都亲自给你选!”
  “他闲的没事干!”林凝舒服的靠在椅子上说。
  “那可不是!我干这行也三四年了,基本上男士都是甩手掌柜,女孩问半天意见都不管,最后两口子气的吵架的也不新鲜。像你老公这样多好!”
  通过化妆镜,林凝看着萧刚的背影,幸福地笑了。
  萧刚最后为林凝挑了一款双肩水钻鱼尾的室内婚纱。化妆、梳头、换礼服,当林凝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萧刚呆住了。这件礼服就像是为林凝量身定做般的合身,流水般的裙摆从纤细的腰间滑落,再搭配上白色的头纱和斜插在鬓角的白色百合花,萧刚感觉林凝就像是从梦中走出的仙子般灵动唯美,今天的五位新娘里,属他的凝儿最漂亮。
  “先生,您太太不同意戴我们给搭配的首饰套装,非要戴这条项链,有点小,拍出来效果可能不太好!您劝劝她吧!”陪同的女孩看见萧刚就跑过来说。
  “媳妇儿,亮一点拍照好看!这条平时戴好吗?”听了女孩的话,萧刚立刻过去和林凝商量,他也知道昨天选的项链实在太小了。
  “不要,我就要戴你送我的项链!小怎么了,意义重大!”林凝很坚持,“她小孩,不懂!”林凝说着偷偷瞟了那女孩一眼。“怎么样?我漂亮吗?”林凝一脸兴奋的问萧刚。
  “那当然,我媳妇儿天生丽质,再配上我给选的衣服,那绝了!”萧刚一向对林凝的赞美都是不遗余力,他喜欢看林凝开心时得意的表情,像个孩子一样惹人疼惜。萧刚把已经准备好的白玫瑰花束递给林凝,说:“你最喜欢的白玫瑰,只可惜是假的,等结婚的时候我们一定拿真的!”
  “好,你不许忘哦!走吧,摄影师叫我们呢!”林凝笑着挽住萧刚的臂弯,两人一起向摄影棚走去。
  真心话,拍婚纱实在太累了,摆POSE,调角度,保持表情,林凝觉得自己像个木偶一样任摄影师和助理摆弄来摆弄去,反正是怎么难受怎么来,两组照片拍完已经是累到不行。看着萧刚在一旁大快朵颐的吃东西补充能量她都快嫉妒死了,因为怕妆花了,林凝连吃东西都不能尽兴,只能是小口小口的装淑女。
  “先生小姐,还有最后一组唐装了,再坚持一下哦!”见两人休息的差不多了,陪同的女孩又来了。
  “走,上套!坚持就是胜利!”
  摄影师设计的最后一组场景是萧刚坐在前面拿着书在看,林凝从后面微微附在他的肩头,手指着书本,一副夫唱妇随红袖添香的温馨场面。看着两人有些僵硬的表情,萧刚那昏昏欲睡的双眼,摄影师突然来了灵感,细声细气地问他的助理:“老公,这个字怎么念呀?”助理很有默契,立刻心领神会,答道:“念‘困’!”话音刚落,大家都爆笑起来,摄影师立刻抓住了这难得的一幕,说:“这张最自然了,好,收工!”
  回到衣帽间,林凝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看,因为怕丢,就把手机锁在了柜子里。这一看不要紧,林凝觉得仿佛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打了个激灵,五个未接电话,都是刘秘书打来的的。一定是项目的事,林凝不敢耽搁,马上回电话。
  “你干嘛呢,手机也不接,谭总都生气了!”刘秘书的声音很着急。
  “出什么事了?”林凝赶紧问。
  “我给你约的普仁医院的宋主任下周被安排出差了,所以把时间提前到了今天,谭总让我通知你赶紧过去,你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急死人啦!”
  “我在外面,手机声音小没听见!我马上过去!约的几点啊?”
  “下午四点,好在离你家近,具体信息我马上发短信给你,你快点啊,千万别晚了!”
  “啊,我在市里呢,还要回公司拿东西,现在已经三点了,我怕会迟到呀!”林凝慌了神,这个宋主任很难约,刘秘书费了好大得劲才搞定。
  “我以为你在家呢,那怎么办呀?”
  “那你能不能打电话商量一下,稍微晚一点,五点就行!”
  “哎呦,你真行!我只能试试看,不敢打包票。你先往那赶吧!”刘秘书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林凝急忙换好衣服去找萧刚:“老公,公司有急事找我,我得马上走,你和我一起还是先回去?”
  “一起,我去收拾东西,诶,你还没洗脸呢!”萧刚看见林凝还带着妆,不禁喊了起来。
  “逼死我算了!”林凝咬着牙着往洗手间跑。
  所有的资料和录音设备都在公司,林凝和萧刚不敢坐公交,直接打了车就往公司跑,然后又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周六下午的车流量很大,巨堵,林凝被困在车里,听着四周狂躁的喇叭声,着急却没有一点办法,刚才拍婚纱的好心情已经荡然无存。萧刚看着林凝脸上不安的神情,知道她现在心情很糟糕,想安慰两句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的这个计划给林凝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他真的很内疚,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这时,刘秘书的电话来了:“好说歹说给你宽限到了五点,你可不能再迟到了!”
  “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我一定准时到!”林凝觉得此刻自己卑微的像一个得了特赦的罪犯。
  五点十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林凝冲进了医院大门,萧刚付了车费就在大厅里等。一进宋主任的办公室,林凝就看见一位男医生一脸严肃的坐着,暗道不妙,急忙走过去:“您好,请问您是呼吸科的宋主任吧?我是利康信息公司的工作人员,来给您作采访的!不好意思,耽误您时间了。”
  “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没有时间观念,改了时间还迟到,我是很忙的。我很尊重你们的工作,知道你们不容易,所以才通知你们改时间,我们之间有没有签合同,我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的。”
  “是是,宋主任,您别生气,我知道我做的不对,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我特别内疚,真的特别内疚,也特别感谢您给我这次机会,感谢您给我们公司机会,我一定会吸取教训的。”林凝小心的赔着不是,生怕宋主任下一句话就将她拒之门外。
  或许是林凝的真诚打动了宋主任,亦或许是看眼前这个女孩的呼哧带喘实在可怜,宋主任摆了摆手说:“好了,看你跑的气喘吁吁的,相信你也不是故意的,开始工作吧!”
  听到宋主任这么说,林凝稳定了一下心神,拿出资料,打开录音机。延续了公司以往的问题设计风格,这是一份做的详细到极致的调查表,洋洋洒洒二十页,有些问题分明是之前提到过的,后面又出现,只是放在不同的模块里。宋主任之前对自己迟到已经颇有微词了,他还会有足够的耐心回答吗?林凝一边提问一边心里打鼓,不自觉的用“是不是和之前观点相同”的言语引导了宋主任的回答,这些话都一五一十的记录在了录音带上,急于完成任务的林凝并没有察觉。
  “小姑娘,刚毕业吧?”访问做完了,宋主任看着收拾东西的林凝问。
  “是啊!”
  “学什么专业的?”
  “中医!”
  “那怎么没进医院呢?”宋主任很惊讶。
  “我没有北京户口,进不了正规医院,不进正规医院就不能考医生资格证,私立医院不可能招没有医师资格证的,所以就放弃了!”这段在面试中说过无数次的犹如绕口令般的话林凝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张口即来。
  “那你怎么不回老家去啊?回去进医院待上几年,考完医师资格证再来北京嘛!”宋主任不理解林凝的选择。
  “我男朋友的部队在北京,我不想两地分居!”
  “就因为这个?你太年轻了,这么轻易的放弃学了五年的专业,不值得!”宋主任摇着头叹息,“从你今天的表现,我能看出你是个负责的人,如果干本行,一定会是个好医生,可惜了!”
  “宋主任,谢谢您的关心,我父母也在北京,在老家也没有什么关系,进医院也挺难的,要花钱找人。北京还是机会多一点。而且我现在做医药类的市场调研也是为患者服务嘛!谢谢您对我工作的支持,再见!”
  “那祝你好运,再见!”
  坐在回家的车上,萧刚和林凝都没有说话。这五味杂陈的一天,让林凝充分体会到走入社会的无奈与艰辛,唯美的校园之恋彻底结束了,她更多地要活在残酷的当下,学着以军嫂的身份去适应这个社会。而一边的萧刚突然觉得自己很弱小,很无能,他和林凝似乎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对于林凝的困难他毫无办法,连言语都变得苍白无力。明天自己又要出发了,一别几个月,林凝只能独自面对所有的艰难困苦,承受心理上的巨大压力,想到这些他的心疼的都要碎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拉着林凝的手,传输着自己微薄的力量。


二十四 报应

  今天是公司大客户来稽核的日子,黄欣蕾一大早就赶到公司,她是企划部的陪审接口人,很多准备工作需要做,大到资料表单、PPT演示稿,小到茶水咖啡纸杯,都要照顾到,忙的是脚不着地。一个同事刚把最新的数据送了过来,她又忙着更新PPT。
  “小黄,你准备勺子了吗?”企划部经理突然跑过来问。
  “什么勺子?”黄欣蕾被问懵了。
  “你给客户冲咖啡没有勺子怎么行?”经理有些不高兴,“赶紧去楼下超市买,马上就到我们部门了!”
  黄欣蕾放下笔记本就往楼下跑,回来时所有参会人员已经在会议室就坐了,经理正准备用她笔记本上的PPT资料给客户做企划部上半年的工作总结。
  “各位,下面由我来介绍本公司企划部上半财年针对贵公司的产品所做的一系列推广取得的成绩以及下半财年的跟进计划。请大家先看月度达成表……”所有人都呆住了,业绩表上赫然空着几个大格,就像一张白净的脸上长了几颗青春痘般醒目刺眼,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这是黄欣蕾的杰作,她还没有做完更新就跑去买勺子了,经理不知道直接拿着笔记本就走了。刚才送数据来的同事眼疾手快,立刻把单子递给经理,好让他一边输入一边讲解,经理很尴尬,解释说:“我们公司的网络昨天坏了,有几个城市办事处的数据没传过来,耽误了。今后我们会加强这方面的管理……”这理由,太牵强了!
  后续经理说什么,黄欣蕾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大脑一片空白。她知道,这是公司的大客户,近一半的营业额都来自于他们。今天犯了这样大的错误,经理一定不会轻饶了自己,说不好还会捅到总经理那去,丢了饭碗也是有可能的。想到可能会失业,黄欣蕾就更加六神无主起来。还买房子呢,要是丢了工作,连那小蜗居都住不起了!
  散会了,经理第一时间把黄欣蕾叫到了办公室,劈头盖脸的大发雷霆:“小黄,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犯了多严重的错误,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我们在客户心中的办事能力大大打了折扣,你知不知道,你的错误会直接影响到我们下一步的合作,你到底知不知道?”
  “经理,我知道我今天错了,可我真的催他们了,天天催!”黄欣蕾试图辩解。
  “你知道什么知道?你这是知道的态度吗?强词夺理!我要看的是结果,不是你的过程!你明天交一份检查上来,另外我必须提醒你,做事不认真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出去吧!”
  从经理室出来,黄欣蕾立刻躲进了卫生间,捂住嘴无声的痛哭起来。为了今天这次稽核,她已经连续一周加班到十点了,五六个PPT都给她一个人做,那几个城市的数据她每天都催好几遍,催的对方听到她的声音头都疼。现在经理批评她不认真,她觉得自己实在委屈。
  整个一天,黄欣蕾的眼睛都是红红的,话也很少。快下班的时候她给林凝打电话,问有没有时间出来坐坐。
  接到电话,林凝听黄欣蕾那边语气低沉就加快了速度,整理完所有的录音资料,把文档发给谭总后就出门了。站在公交站上等车的时候,抬眼看见西边的天空铺满了漂亮的晚霞,不时有几只小鸟飞过,略带凉意的清风吹过,林凝觉得无比的轻松,再有半个月自己的试用期就满了,这次的项目完成的还算不错,转正应该没问题。萧刚也走了一个月了,中间打过几次电话,说集训收获很大,还当上了狙击小组的组长,一切都向好的方向有条不紊发展着。林凝希望自己的好心情能带给黄欣蕾,让她不那么失落。
  快到的时候电话响了,一看是公司的,林凝的心又提了起来,不知道哪里有出了纰漏。
  “林凝,你马上回公司,我有事找你!”电话那边谭总的语气听起来很不好,事不宜迟,林凝赶紧给黄欣蕾打电话说抱歉,立刻下车返回了公司。
  见到林凝,谭总一脸严肃的说:“林凝,普仁医院的采访怎么做的?后面几页的问题都是你引导回答的,这样的问卷我是提取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的。如果客户抽查到你这样的记录,我们的工作就白做了。”
  “我那天感觉对方有一些抵触,担心不能做完,所以就自作主张采取了别的询问方式!”林凝回想起那天的情景,不禁有些心虚,说话声音越来越低。
  “自作主张,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胆子也太大了,你这样的问卷和不做完的结果是一样的,都是无效的。你赶快再去约一个同等级别医院的同级别医生,明天下午下班前把整理好的录音和问卷交给我。”可以听得出来,谭总真的是生气了。
  “知道了,我马上去!”林凝刚要走,谭总又叫住了她:“等等,我想起来了,这个宋主任的采访是打电话联系不到你那次吧!你干什么去了?”
  “谭总,那天我忙点家里的事,手机声音小没听见。我知道我错了,以后一定注意!”
  “林凝,你现在参加工作了,已经不是学生了,一定要有责任心,工作上的事情是绝对不可以想当然、掉以轻心的。我们虽然是双休制,但要想把工作做好,只在工作日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是要随时做好加班的准备的。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因为私事影响工作。好了,去打电话吧!”
  林凝在会议室里绞尽脑汁寻找目标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是萧刚!一个星期没消息了,他一定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机会,浪费五分钟吧,林凝没有多想接通了电话。
  “喂,媳妇儿,吃饭了没?”萧刚基本上每次打电话第一件事都是问吃。
  “没有,加班呢!本来和欣蕾约好吃饭的,我都快到了被拎回来了!”林凝可怜兮兮的说。
  “怎么回事?你们老板真万恶!”
  “就是咱俩拍婚纱那次,那个采访做的不合格,要重做……”突然,林凝看见谭总的身影在会议室门口闪了一下,顿时她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过血了,一片空白。
  “喂,媳妇儿,你怎么不说话了?”
  “完了,我们老板一定听见了!”林凝喃喃自语。
  “听就听见了,你们公司总不会不允许拍婚纱吧!这都要限制?”萧刚很不理解。
  “跟你说你也不懂,反正是完了!”林凝想到之前黄欣蕾提醒自己的话,郁闷透了,世界上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那你忙完赶紧回家吧,我一会儿就要夜训了!”萧刚叮嘱着,他见识过林凝工作的紧迫,可除了言语上关心一下,别无他法。
  离开公司的时候林凝见谭总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就走了进去,不管他是不是听见了,林凝都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先下手为强。
  “谭总,我已经约好了,明天早上七点,您放心吧,我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了!”
  “我知道了!”谭总头也不抬的说,语气不温不火,听不出情绪。
  “谭总,我要向您坦白一件事!”林凝鼓足了勇气。
  “哦,你说吧!”谭总抬起头。
  “采访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