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今天,我们还请来了一位客人,就是除夕夜陪大家过年,和大家一起包饺子的萧排嫂子,下面,欢迎我们的嫂子给大家唱一个,战友们说,好不好啊?”
  “好!”台下异口同声。
  曹军在前面紧着扇乎,林凝觉得他不去当电视导购真屈才了。
  “大家过年好!”林凝走上台,脚底下像踩着棉花,接过曹军手里的话筒,极力的控制自己发抖的声音,“你们萧排让我先讲两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你们来说,是第一次离开家在外面过年,其实我也一样,所以特别开心和大家在一起过了一个特别的除夕,小蔡同志用啤酒瓶压得饺子皮让我印象深刻。下面,送给大家一首王菲的《红豆》,希望在这样一个团聚的日子里,大家别忘了给家里思念你们的亲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唱得不好,大家别笑话啊!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还没和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红豆》
  音乐是最好的缓释剂,林凝绷紧的情绪慢慢和缓,第一段结束已经不太紧张了。间奏的时候有好几个小战士跑上来给林凝献气球,然后大家又怂恿萧刚给林凝送了一只假的蓝色妖姬,这一举动窘的林凝把接下来的词都忘了,逗得大家都笑起来。
  在场所有的人开始和林凝一起唱,就像开演唱会一样,不同的声音同时演绎着同一首歌曲,抒发着相同的情感。看着所有人脸上洋溢着快乐的表情,林凝觉得自己也幸福起来,这就是音乐的魅力。
  下了台,萧刚递水给林凝,说:“媳妇儿,不错哦!反响热烈!”
  “是你们配合的好,太可爱了!”林凝边喝水边说。
  “那是,不看谁的兵?”
  “除了你!”看着萧刚故作生气的样子,林凝开心的笑了。
  过了初七大队就开始常规训练了,新训工作逐渐进入尾声,开始了危险系数较高的投弹训练,萧刚也就更忙了。林凝实在是无聊,想起前几天买了一只睫毛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涂着玩!林凝是极少化妆的,涂睫毛膏更是头一回,一不小心就弄了个熊猫眼。刚准备擦发现有一根睫毛快掉到眼睛里了。也不知怎么想的,林凝拿起手边的牙签准备扒拉一下,心里还想着千万小心别扎了眼睛,结果不偏不倚,扎了个正着。想合眼保护一下是来不及了,林凝清楚的感到手里的牙签被眼球弹回来的力量,尖锐的疼痛让她捂着眼睛倒在床上,嘴里倒抽着凉气,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我不会瞎了吧!”林凝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过了好一会儿,疼痛感减轻了,林凝试着努力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但还好看得见,没有发现出血,她这才放下心来。
  晚上萧刚回来,林凝给他讲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把萧刚吓了一跳:“媳妇儿,你怎么这么作啊,净干这不靠谱的事!还拿牙签,我听着心里都一颤,你怎么想出来的?”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林凝辩解着。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傻啊!”萧刚实在搞不懂林凝脑子里在想什么。
  “你才傻呢!你一天到晚的忙,我一个人无聊啊!你要是陪我,我吃饱了撑的捅眼睛啊!”听萧刚说自己傻,林凝生气了。
  投弹训练带有极大的危险性,所有人心里都绷着一根弦,萧刚忙了一天已经很累了,不想再纠缠傻不傻的问题,赶紧道歉,安慰林凝说:“我不是着急吗,眼睛多重要,你现在真没事了吗?”
  “应该没事了吧,反正没感觉了!”林凝也是给台阶就下的人。
  半夜里林凝醒了,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受伤的眼睛完全睁不开了,稍微一用力就哗哗的流眼泪,糊住了整个眼睛。
  慌乱中,她推醒萧刚:“老公,我眼睛睁不开了,我看不见了!”
  萧刚睡得迷迷糊糊的,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玩意看不见了!”
  “我的眼睛,昨天扎的那只,现在睁不开了,一用力就流眼泪!”
  开了灯,萧刚才看清楚,林凝的眼睛肿的很厉害,红红的眯成了一条缝,还不停的流着泪。
  “媳妇儿,怎么这样了?晚上还好好地啊!”萧刚也慌了神,“去卫生队看看吧!”
  “我不去,丢死人了!”林凝立刻反对,要让别人知道是自己拿牙签扎的还不得笑掉大牙啊!
  “那怎么办?”萧刚很郁闷,都什么时候了还死要面子。
  “我去医院看吧,没人认识我!你能陪我去吗?”林凝问。
  萧刚很为难,说:“明天开始投弹考核了,我走不开啊!”
  “那我自己去啊!我这瞎了一只眼你放心啊?”
  “要不你找教导员嫂子陪你去?”
  “康康这两天咳嗽呢,嫂子走不开!”
  “那没办法了!这样,你明天到门口打个车去,这样既安全又快!”
  “好吧,只能这样了!”林凝只得无奈的接受现实。
  因为不停的流泪,林凝只得用纸巾捂着眼睛,几分钟一换;怕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她还特意等到基本上所有人都去训练了才敢出门。即便是这样,到大门的时候还是引起了哨兵的侧目观看,谁没事老捂着眼睛啊!家庭暴力了?
  走出大门林凝拦了一辆车,北京的出租车师傅都好聊天,看见林凝捂着眼睛很奇怪,就问:“姑娘,眼睛怎么了?被人打了?”
  “没有,昨天不小心被牙签扎了!”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原因。
  “我的天,你真行,就这还熬了一宿?”司机师傅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时以为没事呢,睡了一觉不行了,肿了!”
  “你自己一个人啊!看你从部队大院出来的,家属啊?”
  “嗯!您看出来了?”林凝很好奇。
  “我老在这跑,一眼就瞧出来了!这个部队女的少,有女的基本上就是家属!不过你都这样了老公都不陪着?”
  “训练忙,出不来!”提起这个,林凝也很郁闷。
  “当军嫂可不容易,我要有姑娘可舍不得。”听了师傅的话,林凝心情更不好了。是啊,每次最需要关心和陪伴的时候萧刚都不能陪在身边,即便是这次她都住到了部队依然不行,难道爱上军人真的就注定了要独自承担一切吗?
  医生仔细的检查了林凝的眼睛,情况不好不坏,那根罪魁祸首牙签在她的**上留下了一个印,好在位置靠边,程度不重,用点药就行了,但还是要难受几天,那个罪魁祸首睫毛膏也被林凝扔进了垃圾箱,同时更深刻理解了什么叫无事生非!
  

三十八 归乡

  萧刚的休假申请批下来了,就要回到魂牵梦绕的家乡,看到含辛茹苦的父母了,萧刚很激动,而且,这次回家不是一个人,他是带着老婆一起回去,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林凝很紧张,俗话说的好,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这一关必须得过。出门的时候妈妈千叮咛万嘱咐,到了婆家一定要有眼力价,而且农村不比城里,一定要给萧刚留面子,不能使小性。
  一上火车,林凝就明显感到了萧刚的不同,频繁的操着老家口音打电话,家人、亲戚、同学、战友,一网打尽,而自己仿佛只是他众多行李中的一件,只要保证不丢就可以了。林凝反复的告诉自己,也就忍半个月,等回北京再秋后算账!
  出了火车站,迎面就看见了来接站的大哥大嫂,林凝算是见识到四川人特有的热情了。大嫂拉着林凝的手高八度的声音立刻响起:“你看嘞个手,细皮嫩肉的,啷个是做活计的手啊,老幺,你咋啷个会选噻!”
  林凝听不太懂四川话,一脸迷茫的看着萧刚,可那位同志已经拉着大哥走在前面了,还不忘回头说一句:“大嫂,林凝交给你了嗖!”想想在北京,萧刚从来都是拉着自己手的,这入乡随俗的速度真够快的,林凝心里有些不高兴。
  饭桌上,萧刚倒是没忘了给林凝夹菜,可满满的一碗腊肉,林凝嚼的腮帮子都疼了,而且这里的川菜和北京的实在不一样,又麻又辣!萧刚同志倒是吃的很香,给人感觉在吃饭方面他在北京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除此之外,让林凝浑身不自在的是婆婆一直在观察自己。这也难怪,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又是儿媳妇,自然要好好看看,可一直盯着看,也实在让林凝如坐针毡。实在吃不下去了,林凝轻轻捅了捅旁边的萧刚,小声说:“我实在吃不了了,给你吧!”以前林凝吃不了的东西都是萧刚吃,俩人都习惯了,所以萧刚也很自然的把碗递过去,任林凝把饭倒进去。正倒着林凝发现桌子上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表情有点异样,想起了临行前妈妈说的话,千万不要把吃不了的东西给萧刚吃。林凝暗叫不好:“踩了雷了!”
  吃完饭,婆婆和嫂子忙着收拾,萧刚悄悄在林凝耳边说:“媳妇儿,去帮忙洗个碗噻!”
  “说普通话!“林凝装傻。
  “媳妇儿,帮忙洗下碗呗!”萧刚又说了一遍。
  “水好冷!”南方的冬天湿冷湿冷的,屋里没有暖气,除了火炉边,林凝哪儿都不想去。
  “我给你烧水去!你不帮忙不合适,给老公个面子,回北京我给你当牛做马,怎么着都行!”萧刚耍赖模式已启动。
  “好吧!”无奈林凝苦着一张脸答应了,往厨房走!“妈,我来洗碗,您歇着吧!”林凝对萧刚妈说。
  “莫动,你刚来,歇到起,我们干就行!”萧刚妈忙拦着,大嫂也在一旁说:“冷得很,你莫沾手喽!”
  插不上手,离开又不合适,林凝只得站在那看着婆婆和大嫂干活,这几天日子不好过啊,林凝苦闷的想。
  接下来的日子,萧刚和林凝过的很忙。萧家是个大家族,亲戚朋友众多,用林凝的话讲,随便逛个街都能遇到好几个。萧刚好不容易回家,凡是见到的都要叫到家里去吃饭,所以他们基本没在家吃过几顿饭,真让林凝体会到吃百家饭的感觉。但实在是南北方饮食的巨大差异,没几天林凝就上火了,牙齿隐隐的疼,脸上也长了好几个疱。
  更让林凝头疼的是每次吃饭萧刚都要喝酒,在部队有纪律管着没办法,可休假了就不一样了!部队训练那么辛苦,人家放松一下不可以吗?再说亲戚朋友吃饭喝酒也是很正常的事,林凝也实在说不出什么。但看着萧刚酒桌上兴高采烈的推杯换盏,一副不喝趴下对方誓不罢休,可回家躺在床上就毫无知觉呼呼大睡的样子,林凝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打呼噜了,烦死了!”林凝用力的推萧刚,气的大叫。
  “嗯,嗯!”萧刚含糊的答应着,转眼就又睡过去了,继续打着响亮的呼噜。
  推搡无效,林凝的牙又疼起来了。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再加上不绝于耳的呼噜声,林凝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脑筋直蹦,一气之下,她用力的把萧刚踢下了床。
  “你干嘛?大半夜发什么神经?”萧刚一个激灵坐起来。
  “我发神经?自打回了家,你关心过我吗?在部队,你是属于国家的;回了家,你是属于亲戚朋友的,你什么时候属于我呀?我牙疼的都快疯了,你一天到晚喝大酒睡大觉的,问都不问一句!”
  “牙疼我给你买药去,你踢我有用吗?别无理取闹啊!”萧刚嘟嘟哝哝的爬上床,沾枕头又着了,他就有这沾枕头就着的本事。
  “你别睡了,我牙疼的实在睡不着!”林凝哭着推萧刚。
  “我去看看有没有药!”萧刚见林凝掉了泪,酒醒了一半,赶紧爬起来。林凝听见婆婆在外面问,一会儿萧刚拿着药进来了。
  吃完了药,林凝靠在萧刚身上委屈的说:“老公,我想回家,我想我妈了!”
  摸着林凝肿起的脸,萧刚心里也涌起了一丝愧疚,一个城里的女孩,和自己来到家乡,地域差异,语言交流都困难,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沉浸在归乡的喜悦中,确实忽略了林凝的感受。
  “媳妇儿,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我对不起你,但我难得回来一次,你就再陪我几天,我一定注意,不再那么喝酒了。等天亮我再给你买几种下火药去。好吗?”
  “我看见你喝酒我心里就不舒服,喝酒伤肝的!”林凝是学医的,以前上学的时候见过酒精肝的病例标本,很吓人,留下了心里阴影,只要看到萧刚端杯子心就打颤。
  “放心吧,媳妇儿,我心里有数!我又不傻!”萧刚拍着胸脯承诺。“凝儿,后天我们就上山了,和爸妈到老屋住两天,给老家儿上个坟!我结婚了,总得带你看看他们!”
  “这还不是老屋啊?”林凝很疑惑,她以为自己已经住在了乡下。
  “我们家老屋还在上面,翻过房后面那座山,过去就是了。那才是我真正长大的地方,特别美,你一定会喜欢那的!”说着萧刚搂紧了林凝,晚上没有炉火,屋里很冷,在北方待久了,他都有点受不了。“而且山上人少,没酒喝,我可以陪你好好转转!我保证!”
  “好啊,你答应我喽!不许反悔!”大概是药起作用了,林凝的牙慢慢不那么疼了,靠在萧刚温暖的怀里静静的睡着了!
  山上的老屋有一阵没人住了,需要收拾一下,所以萧刚的父母提前一天上了山,嘱咐他俩第二天早点过来吃午饭。山上的路不好走,林凝又从没走过山路,所以萧刚找了一辆进山拉煤的卡车。山路崎岖不平,卡车一路蹦进了山,如果不是萧刚在一旁搂着,林凝觉得自己都快被颠出去了,而车窗外一侧是笔直的崖壁,另一侧就是悬崖,下面是一条河。这是林凝有生以来走过的最凶险的路了,一度紧张的说不出话,见萧刚乐着指着自己的耳朵,一摸才发现原来是耳环被颠掉了一只都浑然不知。
  “师傅,停下车行吗?”突然林凝说。
  车一停,林凝就跳下车,蹲在路边吐了起来,车太颠了,还有柴油味,早上吃的饭早就迫不及待的要出来了,萧刚在一旁帮着捶背。拿水漱了口,林凝回到车上。
  “来我们这个地方你好大的不习惯哦!”司机说。
  “早上吃多了,吐出来就没事了!”林凝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还有十分钟就到喽!”司机又问萧刚:“下了车还要走多远嘛?”
  “半个小时吧!”萧刚说,见林凝瞪大了眼睛,又补充一句:“她走山路不得行!“
  

三十九 进山

  下了车,萧刚带着林凝继续往山里走。
  想到还要走那么久,林凝就腿软,怯怯地问:“真的要走半个小时吗?”
  “要我自己走十分钟就够了,带着你就不好说了!”萧刚一脸被拖后腿的表情,换来林凝一个大大的白眼。
  山上很安静,除了风声和林凝的喘息声,仿佛世上只有她和萧刚两个人。从小生长在这里的萧刚最习惯的就是这里静静的感觉,如同狙击手潜伏训练时他如水的心境,可以听得到自己心跳的静谧。小的时候和哥哥们到山下上学,十几里的山路一路飞奔,一天要打一个来回,几年下来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了如指掌,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样的生活积累帮助他在日后的侦察兵集训、特种兵选拔中脱颖而出,并最终走进特种大队成为一名特战队员。
  林凝从没走过这种路,不知道要躲着石头的光滑面,所以真的是一步一个跟头,幸好有萧刚在旁边保护着。
  “萧刚,你是在报复我以前欺负你吗?”林凝咬牙切齿的问。
  “我哪有那么阴暗,不过你的平衡感也太差了!”看着林凝狼狈的样子萧刚也很郁闷,“你可真是个娇小姐!”
  “不行,我实在走不动了!”刚才在车上摇摇晃晃的林凝无比想念踩在地上脚踏实地的感觉,但现在如果有辆车给她坐,吐死都愿意。
  “你背我吧!”林凝坐在地上耍起赖来。
  “亲我一下!”萧刚嬉皮笑脸的把嘴凑过来。
  “老公,你以前还真挺不容易的,住的这么偏!”趴在萧刚背上林凝很舒服,聊起了天。
  “那时候小,成天在山上疯跑也没觉得有什么!而且这样锻炼我的身体也好,从来没得过病!”
  “那倒是,要不你能当特种兵!”林凝很配合的拍起了马屁。
  走了一阵,前面是一条树丛掩映的小路,看不见尽头,萧刚放下林凝,说:“前面就到了,你下来自己走吧,让爸妈看见不好!”
  又走了十分钟左右,林凝听到有狗叫的声音,一排“凹”形排列的平房出现在眼前,院子里萧刚的父亲正在杀鸡。整整走了一个小时,终于到了。
  “就你们一家在这住吗?”林凝看到没有其他房子和人,很奇怪。
  “我们这和北方的村子不一样,就是很分散的,而且基本上都搬到下面住了,现在就我爸妈还时不时的上来住!”萧刚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跑出来迎接的柴火狗。
  回到真正意义上的家,萧刚马上开始忙活,一会儿修理房檐下的灯泡,一会儿去不远的水管接水,忙的不亦乐乎;萧刚的父母一个在准备饭,一个到后山摘菜,只剩下林凝一个人无事可做。看到旁边竖着梯子,林凝决定爬到房顶看一看。站在房顶上,四面群山环抱,林凝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与世隔绝的绿色的世界,手机信号在这里都变得很微弱,这大概就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吧,或许当年就是此情此景让陶大师写下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千古名句!
  在厨房做饭的萧刚母亲听到房顶有动静,很奇怪,急忙让儿子出去看看。萧刚刚走到院子里就看见林凝正准备从正屋的房顶往西屋的房顶跳,吓了一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见“咚”的一声,林凝的脚重重的砸在房顶上,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这么二啊!”萧刚直接扒着墙头爬上屋顶,看见林凝抱着脚疼的直哎呦,真是哭笑不得。“你不愧是属猴的,一会儿不见就上房揭瓦啊!我扶着你站起来,慢慢活动一下!“萧刚一边扶着林凝活动一边数落着。
  “你怎么那么烦呀!我不是闲着没事嘛!”林凝辩解道。
  “闲着没事自残呀!这么远你也敢蹦?你不当特种兵亏了!”
  “我觉得问题不大才跳的……”
  “行了,别再干傻事了啊!没事干下来帮我干活!”萧刚打断了林凝的话。
  透过厨房的窗户,刚好可以看见后山,这一看不要紧,吓了林凝一跳,几处坟地赫然展现在眼前,还立着几块墓碑,刚才在房顶上光顾往远处看了,还真没注意脚下。
  “那是谁的墓碑?”林凝悄悄的问萧刚。
  “我爷爷奶奶!”萧刚边说边忙着手里的活。
  “怎么就选在房后?这么近!”
  “我们这就这习俗,都这样!”萧刚一脸的不以为然,“你学医的还害怕这个?”
  “谁说我害怕了?”林凝嘴上逞着强,心里却不停的打鼓,有意无意的躲避着窗户,“我想上厕所,在哪儿呢?”
  看着用木板搭成的厕所林凝彻底绝望了,穿过木板间的裂缝,她能看到下面猪圈里那头大肥猪。想起黄欣蕾曾提醒她的地域差异、城乡差异,不禁叹了口气,这差别也太大了,丝毫没有心理准备。
  初春天黑的很早,山里黑的就更早,刚过五点,屋里就要开灯了,想到偌大的山林里,就只有这一处灯火,就只有四个人,林凝就觉得不寒而栗。晚上吃过饭,萧刚的父亲在东屋生了一堆火,一家人就守着火堆烤玉米,这是林凝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很是新鲜。看着林凝找到了愿意做的事,萧刚也松了口气。这里的情况和林凝的生活相差太远了,相比之下她以前过的就是公主的生活,能不能适应萧刚心里没底。
  “林凝呀,你和老幺计划啥子时候要个娃儿?”萧刚母亲突然问。
  “妈,我俩还小呢!”林凝冷不丁被问到这个问题,没反应过来。
  “啥子小哦,我们这像你们这个年纪,娃儿都读书喽!老幺的同学朋友,不都是嘞个样!”显然婆婆并不满意林凝的理由。
  “城里消费水平高,我们等经济条件再好点吧!”萧刚见母亲有点不满,忙帮着林凝打圆场。
  “要娃儿这个事是要讲缘分的,没得哪个计划!没得钱,我不是还照样养活了你们兄弟三个?”萧刚的父亲在一旁说。
  说实话,公公还是很关照林凝的,为了照顾她的饮食不习惯,还特意买了好多零食带上山来,现在连公公都有点不高兴,林凝赶紧说:“爸,我知道了,我们一定努力!”并向萧刚使了个眼色,先应下来再说。
  “不早了,老幺,你带林凝去睡瞌睡!”听了母亲的话,萧刚赶紧带着林凝回了屋,结束了这个不太愉快的话题。
  萧刚的屋子好久没人住了,尽管婆婆新换了被子,但南方湿冷的气候让人体会不到棉花的柔软温暖,反而是冷冰冰、沉甸甸的的。林凝裹着萧刚的军大衣站在床边,不愿意上床。
  “好吧,我给你暖被窝!”萧刚只得充当人肉暖水袋。
  “晚上怎么上厕所?”这是始终困扰林凝的老大难问题。
  “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