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姗姗要来了,太好了,总算见到庐山真面目了!没问题,我去,几点啊?”林凝总听姗姗的名字,这次终于要见面了,高兴极了。
  “晚上十点!”
  “啊!这么晚,那我住哪儿啊?”
  “老郭说给你找地方了,就算没有我也能给你找到地方,放心吧!”
  “对呀,又不是没住过储藏室!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这次我终于有伴了!”林凝一口答应下来。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老郭要转业了,报告已经交上去了,估计这次姗姗就是来接他回去的!”
  “怎么这么突然?发生什么事了?”林凝一听郭志新要转业,也吃了一惊。
  “具体情况我回头和你说,我一会儿要夜训了。对了,还提醒你一件事,姗姗的母亲刚去世了,你说话时注意点,别犯二啊!”林凝的口无遮拦有时真让萧刚头疼,赶紧叮嘱道。
  “我知道了,我哪有那么二!”林凝听了萧刚的话有点不满。挂了电话,林凝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郭志新是萧刚的战友兄弟,也是她的好朋友,一下子要分开了她心里也很难受。
  

四十五 姗姗

  火车晚点了,快十一点才到。
  大概是郭志新也经常在姗姗面前提到林凝,又有着同是军嫂的相同经历,再加上姗姗只比林凝大一岁,所以两个人很快就熟悉起来,聊得热火朝天的。
  “林凝,真不好意思啊,这么晚还让你接我!”姗姗是典型的的南方女孩,小巧玲珑的,说起话来细声细语很好听。
  “哪的话,我还能早点见到你,多聊一会儿呢!姗姗,今天见到你我算是知道郭志新为什么对你那么痴情了,连我是个女的都喜欢呢!”林凝说的是实话,第一眼见到姗姗,林凝就觉得她像极了金庸笔下的双儿,温柔婉约。
  “没有啊,你们北方人性格豪爽,交往起来不累!”
  “老萧老说我二呢!”林凝一边说一边挥手拦车,已经深夜了,要赶快打个车到大队才行。
  “其实我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的,志新不在家的时候不都是我一个人,他啊,总把我当小孩看!”
  是啊,独自在家的军嫂们承受的太多太多了,有时会忘了自己也就是个女人,是个需要丈夫呵护的女人,看着姗姗与外表完全不匹配的坚强个性,林凝沉默了片刻,说:“老郭是觉得愧对你,人家要表现,你就安心接受嘛!正好也给我和老萧创造见面的机会!”
  车来了,林凝帮着姗姗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放在后备箱,然后一起坐在后排。
  “师傅,XX路,到了我再给您指路!”林凝对司机说。
  “那么偏的地儿啊!”师傅有点犹豫,但还是开了车,“要不是看你们是俩小姑娘,我还真不去!”
  “师傅,谢谢您了,这么晚给您添麻烦!”在北京时间长了,林凝也是一口的京片子。
  “这么晚的车也没个男的接啊?”司机又问。
  “部队的,忙!”林凝提及部队,一方面让司机安心,同时也给自己壮胆,毕竟夜深人静的。
  “你俩是女兵还是军嫂?”司机透过后视镜上上下下的打量林凝和姗姗。
  “军嫂!怎么?不像啊!”林凝问。
  “现在还有女孩愿意嫁给军人啊!真难得!”司机的话和一年多前林凝扎眼睛那次遇到的司机的话异曲同工。林凝和姗姗相视一笑,笑容里都带着无奈。是啊,愿意嫁给军人的女孩太少了,军人的爱情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这片绿色很吸引人,但要走进他,融入进他的生活,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毅力的。
  在林凝的指引下,车子停在了距离特大门口十几米的地方,前面就是军事管制区,不允许停留。
  “你们挺不容易的,给你们打个折,四十,给个油钱就行!”司机师傅边说边下来帮忙拿行李,“部队门口,我敢下车,踏实!”北京爷们特有的豪爽和幽默把姗姗逗得直乐。
  “走吧姗姗,我们进去吧!老萧说已经和门岗打好招呼了!”见姗姗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望着大门上的“八一”徽章发呆,林凝折了回来,问:“姗姗,你怎么了?”
  “林凝,我上次来的时候志新还是班长,可这次,我是来带他回家的。要离开部队了,连我都有一点不舍,他心里得多疼啊!”姗姗喃喃的说。
  “姗姗,老郭有你,他不怕!”林凝劝说道,“外面冷,我们赶紧进去吧!”
  第二天是周末,林凝不用上班,下午三点就跑到珊珊家,说好了晚上一起包饺子的,她过来帮忙。萧刚和郭志新都在各自的连里忙活,两个有着共同经历的女人在一起一边干活一边聊天,高兴地不得了。
  “林凝,你的项链好特别,让我看看行吗?”姗姗无意中发现林凝掉在毛衣外的项链,奇怪得很,好像是一枚硬币。
  “没问题!”林凝擦擦手,把项链取下来递给姗姗。
  “真的是一块钱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上面还有一个洞呢!”姗姗边看边说。
  “这是老萧04年参加狙击手集训的时候用狙击步枪打的,留个纪念!”
  “一直听志新说萧刚是神枪手,真是名不虚传啊!我听志新说萧刚还用子弹壳戒指向你求婚呢!真羡慕!”
  “这俩人,什么都说!”林凝不好意思起来,“姗姗,你别夸了,这个好是好,就是硬币太脏了,特别容易把衣服搞脏,我很少戴呢!”林凝边说边戴了回去。
  “不会呀,你去买些线缠一圈不就行了?”姗姗提议。
  “真是个好主意,姗姗,怪不得人都说南方女孩秀外慧中呢,我就从来没想过。谢谢你啊!”因为不带这条项链萧刚说过好几次,怪林凝不珍惜他送的礼物,这下可解决了。
  “姗姗,你这次过来准备让老郭带着你去哪儿逛逛啊?”林凝问。
  姗姗叹了口气说:“你也不是头一次来大队了,他们什么样你还不知道?昨天两点多回来的,一早又走了,话都没说几句!”
  “我怎么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俩没少为这个吵架。可你大老远过来,而且老郭不是开始工作交接了嘛,应该不那么忙了吧!”林凝很奇怪。
  “人家说了,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我明白,他是舍不得。唉!忙就忙吧,过了这几天,想忙都没人让他忙了!北京的大景点我也基本都去过了,没什么新鲜的了!”姗姗说。
  “让他们男的忙去吧,明天我还休息,我带你玩去!”林凝大包大揽了。
  “好啊,其实说熟悉,他们都比不上你,天天老关在这大院里,出去就是训练,哪哪都不认识!”姗姗好像想起了什么,笑出声来。
  “这我信,我和老萧出门都是我带路的,要不真丢了。我觉得他们就适合生活在野外,进城就瞎了!”见姗姗笑的异常开心,林凝赶紧又问:“姗姗,想起什么好笑事了,这么开心?”
  “跟你说个好玩的事,但你可千万别让志新知道啊,要不他肯定要发火的!”
  “好,没问题,你说!”林凝连忙保证。
  “还是我上次来探亲的时候,正好有几个老乡也在北京,大家就约好了去故宫玩,来北京好几年了,志新也只是在99年阅兵的时候去过天安门安保,里面也没进去过,正好一起。当时说好了到了打电话。第二天打电话的时候,那边说在午门见面,怕找不到就多问了一句‘你知道午门不?’你知道志新说啥?”
  “说啥呀?”
  “知道,不就是五号门吗?”
  “哈哈哈哈,老郭还这么逗呢!真想不到,哈哈哈,笑死我了!”林凝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止都止不住,菜也丢在一边,‘不行不行,我今天不能见老郭,一定会笑喷的!”林凝有个毛病,笑起来就停不下来,更何况这也太搞笑了。
  “这可是老郭心头永远的伤疤,那天就被笑话了半天,后来跟我说和谁都不许说,否则一定翻脸。林凝,你可要忍住,别害我啊!”姗姗也是使劲忍住笑叮嘱林凝。
  “好好,那你先让我笑痛快了,要不太难了!”林凝抽出一张纸巾,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对了,姗姗,老郭有没有和你说过,藏獒是什么意思?”林凝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
  “藏獒是狗啊,你不知道?”这回换姗姗奇怪了。
  “不是,我结婚的时候来大队住,有次我和老萧吵架,老郭来劝架,走的时候管老萧叫藏獒,后来陆陆续续也老听有人这么叫他,问了好几次就是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
  “这个呀,我还真知道!”姗姗又笑起来,“这是夸老萧对媳妇好呢!人都说藏獒忠诚,一辈子只认一个主人,用这形容你家老萧对你忠心不二,只爱你一个呢!偷着乐去吧!”
  “你不也一样,老郭也是藏獒!”林凝反驳着。
  说说笑笑着门开了,郭志新走进来,看见姗姗和林凝聊得正开心,就问:“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乐乐!”
  “我回家拿点东西,你们慢慢聊!”看见郭志新,林凝马上想起了五号门的典故,真怕控制不住赶紧跑了。
  “这人怎么走了?”郭志新糊涂了,转过头问姗姗:“媳妇,你俩密谋啥坏事呢?”
  姗姗乐的不置可否,继续忙手里的活。
 

四十六 情义

  五点多的时候,萧刚也过来了,四个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做饭。林凝擀饺子皮,姗姗和郭志新包,萧刚则在厨房里做他最擅长的川菜。
  “老萧,辣椒悠着点放,房子点了我们就没地方住了!”郭志新对上次萧刚做辣子鸡丁时辣烟滚滚的场面还是心有余悸,赶紧叮嘱。
  “放心吧你,我是谁呀?”萧刚对于郭志新的质疑很是不屑。
  “老萧,我发现姗姗和林凝在一起挺好,既做了伴儿还不给我们生事,不错!”
  “就得让她们军嫂之间多接触,撒撒气呀,商量商量怎么照顾我们呀,策划策划怎么收拾我们呀!”萧刚附和着说。
  “切!稀罕的你!”林凝和姗姗还没等萧刚说完,就集体鄙视了他一番。
  “老郭,你媳妇明天交给我了啊,我带她玩去!”林凝说。
  “跟着你我放心,老萧跟着我你也放心!”郭志新内心里非常感谢林凝可以陪姗姗,这样可以弥补一些他对妻子的亏欠。要离开部队了,他除了很多实质性的工作要交接,还有内心也需要交接,而内心的交接往往更重要,此时此刻,他希望姗姗可以再理解他一次,让他全身心的过完在军营的最后一段时光,然后永远的封存起来。
  趁着到厨房拿面的机会,林凝悄悄对萧刚说:“我看老郭的状态不像是要走,还是很敬业啊!”
  “你没当过兵你体会不到,老郭现在心里是最难过的!”萧刚放下手里的刀,对着外面说:“一会儿我要炒菜了,把门关上!”转过身一边切菜一边继续对林凝说:“我们毕业才两年,正是雄心壮志干事业的时候,明年的大比武,后年的奥运会,这么多年吃苦受累,摸爬滚打,不就是等着国家需要我们挺身而出的这一天吗?媳妇儿,我们是军人,是特种兵,是国家最坚强的壁垒,这不是唱高调,我们时刻准备着为了国家、人民,献出我们的一切,这是我们从入伍的第一天就铭记的誓言。可现在,志新要走了,不是跑不动了,不是打不过了,而是还债!或许他还了姗姗的心债,但他永远的欠了自己的债。”
  萧刚放下刀,拉着林凝的手,说:“媳妇儿,我说这么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这身军装在我们心里有着多重的分量,所以以后我如果真的因为不可抗拒的力量无法给你关爱,不能在你身边,请你一定理解我!”
  看着萧刚有些湿润的眼睛,林凝被深深地打动了,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不知说什么好。她轻轻的伏在萧刚肩头,说:“不理解你就不会嫁给你!其实姗姗也是支持老郭站好最后一班岗的,你们的心思,我们都懂!”说完转身推开门出去了。
  看见林凝擦着眼睛出来,郭志新立刻开起了玩笑:“林凝,你真是记吃不记打,萧刚炒菜你还敢在旁边看着!”
  “我是不想给你俩当灯泡!”林凝看见郭志新和姗姗正在比谁包的饺子好看,就笑着打趣。“对了,老郭,你还请别人了吗?”
  “本来胜利也来,连里临时有事,就不过来了!”郭志新说。
  热腾腾的饺子上了桌,所有的菜也到了位,萧刚两口子、郭志新两口子,四个人乐乐呵呵的围坐在桌旁,准备开动。
  “我先说两句啊!”萧刚站起来准备发言。
  “在谁家呢?”郭志新赶紧把他按下,“这活是我的,你怎么老想抢啊!打认识的第一天就抢!”
  “让你让你,小心眼的样儿!”
  林凝和姗姗都习惯了他俩吵嘴,谁也不吱声看热闹。
  “特别高兴,今天我们可以聚在一起,吃饭聊天,以后像这样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所以我特别珍惜!在座的,有我的兄弟,有我的爱人,还有我的朋友,感谢这些年你们对我的照顾,甚至是容忍!虽然我从没说过谢谢,但在我心里已经说过无数遍了!这第一杯酒,我先干为敬!”
  “第二杯,我要敬我老婆!”说着郭志新把姗姗拉起来,牵着她的手,说:“姗姗,这么多年,你受苦了,今天当着我兄弟、朋友的面,对你说一句:‘老婆,你辛苦了,感谢你这么多年的付出,你放心,等我回家了,我保证一定好好地对你,做你永远的依靠!”看着郭志新,姗姗的眼睛模糊了。这么多年心甘情愿的付出,能换回这么一句话就足够了。
  “必须的,交个杯!”萧刚在一旁起哄。
  “再等会儿!”郭志新示意萧刚,“我还有份礼物送给姗姗,你们等我一下!”之间郭志新像变魔术一样掏出一个长条的红绒盒,递给姗姗。打开盒盖,一条白色的珍珠项链静静的卧在里面。
  林凝一见,立刻说:“珍珠温润柔和,最适合姗姗了!”
  “来,老婆,我给你戴上!”郭志新取出项链,当着萧刚和林凝的面,郑重其事地给姗姗戴项链,然后说:“来,我们老夫老妻给他俩做个示范!”郭志新说着,挽过姗姗的手臂。
  林凝清楚的看到一滴眼泪滑过姗姗的脸庞。
  “林凝,这第三杯酒我和姗姗敬你和萧刚!”听了郭志新的话,林凝和萧刚也站起来。
  “林凝,你和其他的嫂子不一样,你认识萧刚的那天也就是我们认识的开始,其实我们更像是朋友,更容易交流。作为朋友,作为你俩感情的见证人,你们对彼此的付出我都看在眼里,被你们感动着。我为我兄弟能找你这样的女孩而高兴,谢谢你包容他!今后,我希望你能继续支持他,照顾他,萧刚这小子别的我不敢保证,但他对你是绝对的,忠心、上心。你对他好,值得!来,我们两口子敬你们两口子。”
  “老萧,这最后一杯酒我敬你!以前都是我送别人,今天终于轮到我了。从98年到特大,一转眼八年了,咱们兄弟基本没分开过,在一起的时间比和自己媳妇在一起的时间都长。一起参加特种兵选拔,一起参加野战生存,一起跳伞,一起参加演习,一起经受他娘的‘特殊训练’,还一起在学校啃了两年书本,虽然苦,但兄弟们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而且我们都挺过来了。什么都不说了,这辈子,有你这样的兄弟,值了!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我能出的上力的,说一声!”郭志新眼睛红红的。
  “志新,什么都别说了,都在酒里!”萧刚也很激动,声音有些颤抖。
  “虽然我走了,但我盯着你呢,明年的比武要是输了,丢了咱特大的人,坐火车我也要回来收拾你!干了!”
  “干!”
  “干!”
  两个酒杯重重的碰在一起,这就是战友之间的情感,是同生共死、甘苦与共的情感,是普通人很难理解却同样为之动容的情感。
  喝完了酒,郭志新坐下来,继续说:“老萧,我有个提议,你跟不跟?”
  “废话说的,跟!”
  “在部队这几年,我们基本上天天唱歌,训练唱、吃饭唱,高兴唱,不高兴也唱;今天,两个媳妇儿都在,我们给她们唱一个吧!”
  “行啊,你说唱什么?”萧刚问。
  “还记得毕业那年我们组织的实兵演练吗?”
  “当然,这辈子都忘不了!”
  “记得那天刚搞完二十公里武装奔袭,我们累得都瘫坐在地上,当时队长让我们唱个歌,发泄一下!呵呵,还发泄一下!我本来特别讨厌杨絮漫天的季节,但自从发泄了那次,唱完那首歌,每到飘杨絮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回到那个场院里,再唱一次那首歌!老萧,你还记得是什么歌吗?说实话,很久没唱了!”
  “《为啥要选当兵的路》!”萧刚的回答很简短。
  “对!”郭志新竖起了大拇哥,“我起个头,咱走着!”
  有人说咱当兵的苦,爬冰卧雪别享福;
  有人说咱当兵的傻,妻儿老小都不顾;
  有人说咱当兵的粗,跳舞也像走正步;
  有人说咱当兵的穷,摸爬滚打别想富;
  嘿呦嘿呦嘿呦嘿呦,
  为啥要选当兵的路,为啥要选当兵的路。
  总要有人来吃苦,扛起钢枪保国土;
  国不泰,民不安,哪里还有乐和福;
  万家团圆万家乐,战士心里也舒服;
  能为祖国做贡献,这比有啥都满足;
  为啥要选当兵的路,为啥要选当兵的路。
  ------《为啥要选当兵的路》
  这是林凝最喜欢的一首歌,看着萧刚和郭志新,她的眼泪流了下来!泪光中,她仿佛看见那漫天飞舞的杨絮,偌大的场院里,一群身着迷彩的年轻军人,疲惫却动情的唱着他们心中最真挚的歌……
  

四十七 醉了

  萧刚和郭志新都喝多了!从郭志新家出来的时候,萧刚还帮着姗姗把郭志新送到了床上,脱衣服躺下,然后才和林凝出了门。其实萧刚的酒量不错,一般只有一种情况会让他喝醉,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举杯消愁愁更愁,就是这种状态吧!
  临近年底,大队家属楼紧张,郭志新好不容易才在前面的机关宿舍里给林凝找到了一间办公室,凑合住了。和萧刚认识四年了,除了结婚那次是正儿八经的在家属楼住过,其他基本上都是应付一下,林凝也习惯了,她笑称,这样下去,等老萧转业的时候,整个大队都能让她住遍了。
  一路上萧刚一句话不说,只是走路,而且越来越快,不知道的人甚至看不出他喝了酒,林凝也不方便喊他,只得在后面一路小跑的跟着。刚进屋,萧刚就瘫坐在地上,吐了起来。林凝吓坏了,赶紧去床下抽出洗脸盆,扶着萧刚吐,一边还给他拍着背。一股股刺鼻的酒味和食物的酸腐味直冲鼻孔,林凝觉得自己都快忍不住了。
  好不容易吐完了,林凝把盆放在一边,开始用力的拽萧刚,准备把他扶到床上去。萧刚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一百四五十斤的分量,又喝了酒,一米六五不到的林凝要扶他起来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是动不了。
  “老萧,你配合一下,你自己不用点力我真不行!好吗?听话!”林凝知道他喝醉了,发火也没用,所以只能先耐着性子说。
  “媳妇儿,我自己慢点起,你先等会儿!”萧刚也知道自己喝多了,残存的一点意识让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稍微休息了一下,借着林凝的劲儿,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扑倒在床上。
  “喝这么多图什么呀你!”林凝看着萧刚难受的样子是又生气又心疼,端着盆到外面的水房洗,然后又把地上的污秽收拾干净。见萧刚和衣趴在床上,林凝又开始给他脱衣服,肉大身沉的搬不动,气的林凝在萧刚的屁股上狠狠的甩了两巴掌,还是没反应,真是气死人不偿命。无奈之下林凝只得生拉硬拽的撕扯,一通衣服换下来,被子盖好,累的是满头大汗。
  宿舍里是一张单人床,昨天晚上萧刚因为拉练回来的晚,只是林凝一个人睡,现在只老萧同志自己一个人就四仰八叉的铺满了整张床,根本没有林凝的地方,而且呼噜声震天推醒也不现实,这一宿不好过啊!旁边有三把椅子,幸好是软面的,林凝把椅子拼起来,一头挨着床,然后把自己的羽绒服垫在椅子上,这是办公室,桌子上有好个几笔记本,摞起来当枕头,最后盖上萧刚的军大衣……
  “通讯员,通讯员!”突然萧刚大喊起来,把林凝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怎么了?”林凝鞋都顾不上穿就跑到床边。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见媳妇儿,见媳妇儿!呵呵,见媳妇儿!”萧刚根本没醒,说醉话呢。
  “神经病!”气的林凝又在萧刚屁股上狠狠甩了两巴掌。
  不知道睡了多久,萧刚醒了过来,揉了揉头,有点疼,喝断片了。突然意识到昨天是和林凝一起去郭志新家吃的饭,怎么只有自己了,林凝呢?挣扎的坐起来,眼前的景象让萧刚愣住了,林凝头枕着一摞笔记本,躺在三把椅子拼成的简易“小床”上,身上盖着自己的军大衣。林凝睡得并不舒服,皱着眉头。
  “媳妇儿,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